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四章 苦练神识,重伤的麒麟

王紫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那些裹挟着邪恶气息的竹箭,像是被召唤出来的恶灵,在阵法中横冲直撞,这要是有人进去,不得眨眼间被捅成筛子眼了?王紫胳膊上无端的爬过鸡皮疙瘩,阵法从开始到结束很快,维持的时间没有超过一分钟,可是这么大的阵法,就这一分钟内,她不能想象如果是自己进去的话,能不能成功脱身。

而在阵法的能量耗尽之后,一切自动恢复平静,呈现在王紫眼前的,只有一片好像经历过战火的树林,颓败的不成样子,无数参天古树七零八落的倒在地上,很多古树都被肢解的面目全非,就在一分钟前还美丽如童话的森林,现在却好像恶魔过境,满是死亡的气息。

王紫不禁看向身前的云泽,也许她得重新定义一下他,面上冷漠,还带着矛盾的圣洁气息,本以为他心中装着一个丰富的世界,他创造的一切都让人心旷神怡,可他毁灭起来也毫不含糊,这种矛盾的对比让王紫更加确信,归鸿和云泽两兄弟还真是兄弟……

“该你了。”正在王紫漫无边际的想这两个兄弟的时候,却听云泽忽然说道。

“我布阵吗?”

王紫说道,见云泽只是点了点头,王紫任命,想到刚才分分钟用光的竹箭,那可是她削了好多天才削好的,王紫只好转身去找竹林,看回来一对竹子再一次开始了漫长的削竹箭行动。

削竹箭的时候必须精神全部集中,王紫不敢分神,但是有了之前的练习,这次已经熟悉了很多,以防万一,王紫削了几千根竹子,她心里当然希望自己可以一次性通过,这样的话就不用她再浪费那么多时间去做这些准备了。

等竹箭都削完的时候,王紫抬头看了看云泽,却见他眉目淡淡,并没有开口指点的打算,王紫心里一顿,虽然这样的老师似乎真的很不敬业,但是归鸿和云泽向来不是别的人能比的,云泽会自己创造阵法,能为她演示一遍已经是相当于教学了,能学到多少东西在于她自己,所谓师傅引进们,修行在个人,王紫便也没什么怨言了。

怕自己在禁止上出错,王紫清理出一片空地,用树枝在上面将上千个禁制一个一个的画出来,然后看向云泽,她直到云泽一直在看着,却见云泽点了点头,面上的冷漠在看到王紫将全部的禁制绘制出来后缓解了些,似乎很是满意。

王紫又将所有竹箭的位置在地面上标注出来,直到得到云泽的认可,王紫才开始着手准备布阵。

在阵法上王紫的领悟力比其它地方强了很多,接触的阵法越多举一反三的能力就越强,因此在阵法上王紫向来很自信。

王紫选择的地方仍然是云泽刚才布阵的地方,削竹箭已经小号了很多的神识,王紫等着神识全部恢复才开始布阵,现在没有办法召唤九转阵盘,这个阵法若是能有九转阵盘相助的还,她会轻松很多,但是云泽似乎也并不希望她一直以来九转阵盘。

王紫深吸一口气,没有就没有罢,她就试试这么强大的念阵,大不了多试几次!

半晌,王紫缓缓的运气,双手扬起,地面上上千根竹箭随着她的动作飘入空中,并且快速的旋转起来,王紫的眼神变的很认真,她在反复的瞄准竹箭落下的地方,忽然,却见王紫双臂猛地一挥,那些竹箭带着破空之势飞入已经颓败一片的树林,向着王紫预定的地点飞速的扎根!

王紫的动作快的不可思议,禁制的打入一刻都不能停,否则无法贯通便是前功尽弃!在这种紧张的时候,王紫的脑海中清晰的回放着一个又一个禁止,像是被订好了顺序的幻灯片,顺序分毫不差!

这么多的禁制,消耗的都是强大的神识,王紫咬着牙,忍受着渐渐侵入身体的无力,她能记住是一回事,能全部打出来却是另一回事,千万坚持下去,王紫在心中跟自己说着。

可事实总是那么让人力不从心,在禁制就快要全部打出的时候,王紫忽然身形不稳的退后几步,口中大喘着气,皱眉看着前方的树林,差一点就成功了……王紫在心里可惜的想。

明明在她预想中这些都是能克服的,但是在实际操作中,她还是太慢了,前面所有的禁制都有维持的时间,从她打出第一个禁制的时候她就必须时刻掌握着这个禁制到底能维持多久,然后在这段时间内将所有的禁制都打出,若是在规定的时间内阵法不能将这些禁制串联在一起,那么这些禁制就只能失去作用。

而她便是慢了,眼睁睁的看着那些禁制带着竹箭自燃,毁了这个阵法……

王紫盘膝坐下来,稳定了自己的气息,经过一番折腾,她第二次尝试必定要再等一段时间了,虽然想到了自己可能需要几次次啊能成功,但是在紧要关头力不从心的感觉还是让王紫心中有些不甘。

等恢复了神识,王紫站起身来准备再试一次,然而身后却传来云泽的声音:“不要试了,这次你也不会成功。”

那肯定的声音让王紫的动作一顿,虽然他说的有可能是对的,但是这么肯定的说出来真的不担心会打击到她吗……王紫转身去看云泽,他旁观了这么久,现在又有什么吩咐?

“你过来。”云泽说道,盘膝坐在大石之上,王紫也走过来坐下,看着云泽要干什么。

等了半晌,王紫却只看到云泽双手像是舞蹈一样,十根手指快速的活动着,真的像是灵活的舞者,那纤长的手指看起来特别有观赏性,王紫还在想着云泽难道就是为了让她看他这放松的表演吗?

可紧接着,王紫便看到了一场神奇的魔法,就在两人坐下的大石上,缓缓的生长出了嫩绿的小草,一簇一簇,渐渐长出了一大片,然后小草中央长出了星星点点的小花,好像将一个生物生长的过程按下了快进键,王紫清晰的看着那那些花和草从萌芽开始快速的长大,而那稚嫩的绿叶上似乎还带着初春时特有的芳香!

这不是一般的法术,王紫瞳孔微微放大,她很清楚,这些小草和小花是真是存在的,与大自然的生长出来的花草分明是一模一样的!

王紫的眼神随着那一簇花草移动,直到云泽将它们移植到了地面上,而它们也就此落地生根!王紫不由的跳下那个高高的大石,蹲在地上看着那花草半晌,稚嫩的花草还是随着微风轻轻摆动。

王紫再次抬头看向云泽,愣愣的半晌都没有反应,完全都叹为观止!

“你……你竟然能造物!那紫极阵里边的所有一切都是真的,并非幻境了?”

王紫忽然跳上大石,半跪在石头上前倾着身体问云泽,那种忽然想知道的答案的好奇心怎么都阻挡不住,她一直对紫极阵内亦真亦假的一切很怀疑,说这里是假的吧,她的直觉却告诉她这是的空气、生物都是活生生的。

说它是真的吧,王紫至今还没有见过真的能造物的人,别说见过,就是听都没听过啊,所以她压根儿就没往这个上面想,可是云泽刚才那一手忽然让她再次考虑起这个问题。

法术凝结出的幻境往往让人难辨真假,而不同的人创造出的幻境当然也天差地别,王紫曾想过,如果云泽弄出的幻境,以她的修为看不出来也不足为奇,可刚才那花草让王紫几乎肯定,这里的一切都是真的!

紫极阵也许本来就是一个很多元的空间,她跟云泽现在所在的地方是一种的一个次元,而上次她学习大地隐的地方定然是另外一个地方!而她见到的所有东西都是真的!

比如现在的树林,几步外的小溪,更比如她在第一次进来时看到的所有天灾地难!如果这么大的手笔都是出自云泽手中的话……王紫心中的震惊已经无法用语言能表达出来了,这两天归鸿和云泽这两尊大神给他的震撼真是一个接一个,一点都别让她休息的。

“有些是假的,比如那些太古的神兽,我不可能把它们抓来这里。”

云泽看到了王紫眼中的震惊,却只是缓缓的说道,并没有卖关子,承认起来也毫无压力,王紫听了却身体往后一座,颇有些脱力的感觉,云泽自己就能创造一个世界,这么逆天的人、原来是存在的……

“你试试。”半晌,却听云泽的声音再次传来,王紫下意识的“嗯”了一声,思维好像倒回了阵法上,正打算在站起来去练习阵法的时候,身体却一顿,忽然转头看云泽,口中说道:“你让我试哪个?”

“只是先试试造些小物件,你的神识已经暂时停滞了,如果不突破的话,很难再有进步,之后的阵法也只能耗着,当然,你出去的时间也只能拖着。”

云泽说道,王紫已经起来一半的身体又坐了下来,有些疑惑的看着云泽,这么说来他倒是在处处为她着想了?可是……

“即便是小物件,造物不需要火吗?”

王紫说出了自己的疑惑,等着云泽解答,此刻在云泽面前,王紫忽然觉得自己像是什么都不知道的小学生一样,明明她现在的修为也已经跳出登记了,可偏偏遇到这么逆天的人,让她看起来还是刚入门一样。

“万物有灵,借天地之精生长,是灵力的集合体,火的本质是造灵,不是造物,这里已经是一片完备的世界,你只需将灵凝聚在一起,用神识炼出你想要的生物。”

云泽缓缓的说道,他的话却在王紫脑海中一遍遍的回想,他说的话对于从来没有听过这些的王紫来说似乎很高深,王紫不得不多费些功夫才能将这些话消化掉。

火的本质是造灵不是造物……王紫好像明白了点什么,火创造的是世界的本源,而如果一个世界已经成型,那造物就不需要再以火为媒介了,也不对,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做到云泽这样逆天,也许世人听了云泽这样说,指不定还会说他妖言惑众吧?

“可是我怎么才能知道我想要的东西是怎么构成的?”

王紫不由得问道,如果是炼器,每一种炼器都有响应的规则,她只需严格按照规矩来就好了,要让她想云则一样做到凭空创造出一个生命,她完全无从下手!

“你只需忽略有火的那一部分,将所有的法则融进你的神识中,双手来操作灵力,神识来操作形体和过程,将你的神识当作熔炉。”云泽说道。

“把神识当作熔炉?”

王紫口中呢喃着,这倒是稀罕的说法,王紫隐隐有些眉目,也不用等云泽再点拨,王紫已经开始尝试了,此时也忽然明白什么云泽刚才动起手来像是跳舞一般,只有这这样才能将灵力聚拢在一定的范围,当真如熔炉一般,不能跑出这个范围。

虽然摸到了些门路,可惜还是失败了,就像第一次炼器时,总是在关键时刻散了形状,王紫也不气馁,盘膝坐着,重新开始尝试,神识中不断的凝结出那些需要的法则,将无形的法则和灵力揉在一起,然后着手凝炼小草的形状。

虽然只出现一个根部就失败了,但王紫还是止不住信息,好歹她有了成果,如此一来王紫便赶紧抓着方才的感觉继续,一遍遍的尝试,一便便的失败,也不知道在第几次的时候,王紫终于成功的凝练出一株小草!

看着那小草下面细小的根部,王紫不敢耽搁的将它移植到了土壤中,凝练出来是一回事,只有放在真正适合它的环境中才能继续生长!王紫那小小的一根草,虽然在大片的草地中渺小的很,也普通的很,但这可是她手中创造出来的,当然不能一样了!

“继续吧。”云泽说道,忽然站起身来,似乎要走的样子。

“你要去哪?我要练到什么程度才可以?”王紫马上问道。

“能炼出一片竹林,就可以了。”云泽说道,伸出手在远处的树林中比划了一下,那意思好像在说、就在他所指的范围内,炼出一片竹林就可以。

“什么?”

王紫简直惊讶,朝着云泽指着的方向看了看,能炼一片竹林,还就、可、以、了?!要知道她只是炼一根小草都废了九牛二虎之力,神识的消耗也跟倾倒似的,完全没准儿,要炼出一年竹林,王紫真的怀疑,她到底还有没有出去的可能了!

“为什么一定要……”

王紫皱眉说道,虽然这个能力简直逆天,但是现在一切都没有出去重要!可王紫回过头来要跟云泽理论的时候,眼前哪里还有云泽的身影?!王紫急急的似乎去看,却一点风吹草动的声音都没有,完全没有云泽消失的痕迹!

一口气憋在胸口,王紫站起身来走到小溪旁,捧着小溪里的水扑在脸上,冰凉的溪水才让她渐渐冷静下来,想着紫极阵完全是云泽的世界,他想要去什么地方根本不是她能拦的住的,也不是她吼几句就能把人吼出来的。

王紫转身,看着被云泽圈出来的地方,第一次来的时候,她感觉在紫极阵内待了至少几个月,可出去后外面只过了几天而已,也许这次也一样,即便她在紫极阵内耗费的时间很多,可外面过去的时间应该很慢。

王紫只能这样想,才能安慰自己冷静下来,否则向着外面还有人在等她她就无法安心。

任命的坐下,看着小溪里摇曳的水草,王紫缓缓的动起了手,一步一步来,总会有轮到竹子的时候……

就这样,王紫能够凝炼出的草丛已经是一簇一簇的铺满了好大一片地面,期间王紫歇一会儿继续一会儿,直到小草这样的小玩意儿在她手中已经很熟练的时候,王紫才去寻找更大一些的目标。

就那些灌木了,王紫想了片刻,才谨慎的开始,又是反反复复的尝试,也不知道尝试了多少次,失败了多少次,然后才有了第一次的成功,这么久以来王紫的心态已经是很平静了,沉浸在那种反复的宁静中,而一旦执着的结果出现的时候,她心中平静却开心,嘴角露出浅笑,那是一种自我突破,可是这样的喜悦她只能自己品尝。

王紫靠在身后的大石上,头顶是几乎不会改变角度的太阳,那热度真是的存在着,此时的王紫已经是又一次的精疲力尽,身上的衣服也不知道被汗水浸湿过多少次了。

她刚刚熟练了凝炼低矮的灌木,这次休息好之后便打算尝试竹子,她都不知道这个过程到底用了多长时间,她只知道自己已经一个人在这里待了很长很长时间了,她真的很想九幽,很想卫子谦,很想青龙,很想慕千厷,还有很多人,她真的很想……

王紫摇了摇头,她似乎不能停下来,一停下来满脑子都是他们,支撑着疲惫的身体坐起来,王紫将脚伸进溪水当中,冰凉的水钻进了衣服当中,让她身体也莫名的放松了许多。

王紫索性站起来走下水中,寻了一处深一点的水洼,想接着溪水解解乏,可衣服贴在身上实在舒服不起来,想着云泽在她完成任务之前是不会出现了,便解了衣衫放在岸边,自己泡在水中。

阳光洒在缓缓流动的溪水之上,王紫的白皙的身体在水中若隐若现,长长的魔发有生命一样在水中缓缓飘荡着,莫名的让整条溪水都旖旎起来,王紫闭着眼睛趴在岸边,神识的消耗让她只想沉沉的睡一觉,这也是她平时恢复神识最快的办法。

王紫将自己的衣服拖进来,手抓着衣服的一角,就让溪水在流动中缓缓的冲洗着她的衣服,然后将衣服晾在大石上,这才闭目养神起来。

等到王紫醒来的时候,晾在大石上的衣服早已经干了,王紫取来穿上,身上疲惫感消失的无影无踪,这才走向云泽圈出来的那片空地,着手凝炼她的竹子,却见王紫深吸一口气,好像做好了又是一场硬仗的准备。

果然,竹子的控制更加难,跟小草和灌木完全不在一个层次,对神识和灵力还是有她自身的控制力更加难,稍微有一点兼顾不到就前功尽弃了,就只是第一根竹子,王紫在成功的时候就已经用了很长的时间,而且只是一根竹子下来,王紫已经累到几乎倒在原地了。

王紫拖着疲惫的身体走进溪水当中,泡了许久才又上来,总归是已经开了头,接下来虽然很费劲,但难度也减少了很多了,就这样,王紫的神识耗用一空,在溪水当中泡一段时间再上来,如此反复,云泽只是之中都没出现,到后来王紫也就不去想这么个人了。

眼看着一根根翠绿的竹子在树林当中屹立起来,那种畅快的成就感已经是王紫现在唯一的安慰了,直到云泽圈出来的地方已经种满了竹子,王紫看着,嘴角缓缓绽放了一个笑,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可是现在她已经快累瘫了,摸索着走到小溪边,泡进那冰凉的溪水当中已经是她很久以来习惯的放松方式了,可是也许是今天的太累了,也许是完成了任务,一直紧绷的神经也在这时候放松了,王紫走进溪水时,衣服都没来得及脱,便面朝下一头栽进了那片如浴缸般的水洼当中。

从水面上能隐约看到水滴趴着的人,面朝下,那墨色的长发随着溪水的流动自顾自的飘着,一身白衣也隐隐动着,乍一看去竟有些诡异阴森的感觉,王紫却毫无知觉的趴着,并没有趴在水底,只是漂浮着而已。

许久,水中忽然传来几声与安静的环境颇为不搭的声音,是脚步声,那脚步声由远及近,本是轻盈之极的,可不知为何忽然也重了起来,节奏很快的脚步声踩在了水中,很快来到了王紫所在的水洼,待看到面朝下飘着的王紫时,来人冷漠的面上几乎划过了慌乱的神色!

却见来人猛的钻进了水中,抱着王紫从那深深的水洼中出来,浅蓝色衣衫上浸透了溪水,湿湿的帖在身上,与此时的王紫一样,全身湿透,软软的躺在那人怀中。

“王紫?王紫!”

那人摇了摇王紫的身体,半身还站在水中,看着毫无知觉的躺在他怀中,那双清冷的几乎圣洁的墨眸中闪过很多情绪,口中唤着王紫的名字,见她一点反应都没有,那人将王紫上半身抱起来开在自己肩膀上,腾出一只手才去探王紫的脉,可结果却是……一切正常!

那人的身体一僵,站在水中半晌都没有动,许久,那人才放开抓着王紫脉搏的手,重新改为双手抱着王紫,返身走回岸上,将王紫放在那块平坦的大石头上,将她的头发和衣服蒸干,又将自己的湿透的衣服也蒸干,才扶着王紫的头轻轻的放在自己腿上。

却见那人垂眸看着王紫,跟刚才比起来,脸上的情绪已经在这半晌渐渐消失了,只剩下一片冷漠和死板,只是看着王紫的眼神藏着深深的疑惑。

王紫只是太累了,身体强制让自己进入了深度睡眠,也是她对周围的一切都放心的很,所以才毫无防备,而刚才跌入水中,她也下意识的屏住了呼吸,用身体去吸收她需要的空气,所以才会看起来毫无生命气息。

也之所以才让来人那般紧张,而这忽然赶来的人,当然就是云泽了……

王紫睡了很久,她自己不觉得,反正她平时她这样的情况也不少见,可是这一次醒来时不一样,平时是哪里睡着的便在哪里醒来,这一次却不是,意识刚刚清醒的时候便感受到身上暖融融的阳光,头下软软的枕头还很舒服。

王紫睁开眼,抬手遮挡了一下头顶的阳光,却从指缝中看到头顶的人,略显冷硬的下巴,修长的脖颈,干燥清新的味道,王紫几乎立刻坐了起来,颇有些晕乎乎的看着那仍然一脸冷漠的云泽,她怎么会以这种方式醒来?

怎么会枕着云泽的腿?她不是泡在溪水里的吗?不对……王紫忽然低头看了看自已身上的衣服,平时都是脱光了下水的,那会不会……王紫脸上渐渐出现尴尬的神色,不会是云泽把她捞上来并且给她穿的衣服吧?

不会吧……怎么这一次云泽忽然出现了?也不对,好像最后倒进水里的时候她是没脱衣服的……

“你可以试千竹藏了。”

就在王紫还在苦思冥想自己到底有没有脱衣服的时候,云泽的声音从面前传来,那声音仍然好听,但也仍然死板,王紫抬头看去,见他眼神只看着她种的那片竹林,忽然觉得自己刚才纠结的没有必要了。

不管她的身体有没有被云泽看到,似乎都没什么大不了的了,云泽就好像已经脱离世间疾苦、了断七情六欲的佛,即便她赤身*在他面前,也许在他眼中也是如婴儿一般单纯,她若去胡思乱想别的,反倒好像是玷污了那副高尚的灵魂了……

如此一想,王紫便真的不纠结了,取来了早就准备的好的竹箭,那日未学成的阵法便是、千竹藏。

王紫闭着眼睛想了想那些禁制,在睁开眼睛时,墨眸坚定的看着远处那片仍然颓败的树林,扬手挥起那一推竹箭,很快,却见那上千根竹箭飞速的冲劲了树林当中,在王紫制定的地方深深的扎根!

紧接着便是禁制,王紫飞速的将那些禁制一个接着一个打进了竹箭当中,期间从容不迫,虽然没有九转阵盘的辅助,但是王紫这一次明显有了掌控一切的轻松感,好像这千竹藏已经不是她之前叹为观止遥不可及的阵法,而是像任何一个她已经很熟悉的阵法一样!

王紫知道自己的神识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在最后一次晋级之后已经发生了颠覆性的变化,没想到因为凝炼那些花花草草再加上一片竹林,她的神识竟然又硬生生的提上了一个档次!

这让她再次操作千竹藏的时候从容了太多!直到把将近一千个禁制全部打出,直到操作阵法成型,直到那边剧烈的白光落下之后,王紫竟有种她才只用了三分之一的力量的感觉。

王紫看了看自己的双手,她一直在按照云泽说的做,并没有去验证自己的成果,而直到千竹藏的完成,跟第一次布阵有了强烈的对比,王紫才发现她竟然已经有了如此大的进步!

她的神识,她的动作,不管是哪个环节都快了不止一点!看着那阴暗的阵法,一分钟下来,本来就经历过一次摧残的树林在这一次更是完全变成了一片废墟,东倒西歪的摞着残败的古树。

这便是千竹藏,彻彻底底的杀阵,布阵的毫无踪迹,开始的迅捷无比,只有一分钟,可能在这一分钟内活下来、难度可想而知,千竹藏看似比大地隐威力小了一些,但是用处不同,若是用在埋伏,当然是千竹藏取胜,若是用在大规模的摧毁敌人,当然是大地隐更甚一筹。

大地隐是用自然之力,千竹藏更多的是用人为的力量,还有她已经掌握的擎天大阵,更是自然之力和人力的超强结合,千竹藏更多的是邪恶的力量,从那些禁止中她就能感觉到,召唤的都是死亡的邪恶之力,大地隐更多的是大自然的力量,无所谓正邪,王紫这才忽然有种感觉,阵法本就无正邪善恶之分,你要看什么人用、怎么用……

“千竹藏只是一个框架,你以后可以自行尝试扩大和缩小阵法,只需添置和取消部分禁制便可。”

身边传来的云泽的声音,将沉思中的王紫拉回了神志,王紫只点了点头,她也想过,虽然添置和取消部分禁制她还需要仔细研究,但是基本的真发已经掌握了,再做延伸定然没有那么难了。

王紫忽然看向云泽,就一眨不眨的看着他,直到那强烈的视线让云泽怎么都不能忽略,云泽这才看相王紫,口中说道:“有话便说。”

“我什么时候才能出去?”王紫问道,她神识也突破了,千竹藏也领悟了,可事实上她还在这里,这才是她现在最关心的事情。

“跟我来。”

云泽却道,忽然拉住王紫的手,云袖一扬,几乎在瞬间两人便消失在了原地,王紫只感觉眼前一晃,再睁开眼睛的时候一切已经变成了另一番情景。

眼前郁郁葱葱的森林,森林中的走兽还隐约可见,这片森林打得很,一眼忘不到边,这里分明已经是另外一个地方了,果真这里云泽是老大,想去哪里就去哪里。

“带我来这里干什么?”王紫问道。

“你已经打开了紫极阵的第七篇,跳过了其中的五篇,理论上你必须将中间的五篇全部学会。”云泽缓缓说道。

“所以你要带我学新的阵法?”王紫立刻问道,而云泽口中理论上王紫也不想追究了,肢解打开第七篇擎天大阵是情非得已,她掌握千竹藏已经用了这么长时间,要把剩下的四篇都掌握不知道要花多久了,想到此处王紫的眉心渐渐皱了起来。

“以你现在的神识,本应不需要很久的。”云泽忽然说道,这便是相当于安慰了吧,似乎也是看出了王紫的耐心在一点点减少,他不得不出言安抚她的情绪。

“接下来的阵法是什么,开始吧。”却听王紫说道,她现在恨不得一口气把四个阵法都吞下,她就不信她出不去!

“你准备好了?”

云泽问道,王紫奇怪的看了看云泽,她有什么好准备的,不是要他演示的吗?可还是点了点头,而在点头的瞬间,王紫就忽然有种不妙的预感,而这预感还真准,王紫只感觉一阵巨大的推理自背后传来,一直推着她的身体向密林冲去,那力量太大,一时间她竟连回头都做不到。

直到快砸在地上的时候,身后的力道才渐渐卸去,王紫也在空中一个翻转,缓冲了一下落地,直起身来不解的看着空中,可是森林太密,已经完全看不到云泽的身影了。

本想冲出去找他的,为什么忽然推她下来,可是刚一动便停了下来,既然把她推下来,也许是这里有东西要让她看,便也不急着出去了,环顾着四周,除了很多走兽飞禽,还没有别的发现。

走兽飞禽?王紫忽然一顿,仔细的辨别了一下,发现那些灵兽虽然都是本体,但修为却一点都不低,按照等级来衡量的话,随便用i个灵兽的修为都至少是破天境!

王紫这才惊讶,云泽该不会让她来跟这些灵兽厮杀?可这也太多了吧?可是……她记得云泽说道,这里的灵兽都是假的啊,那这是怎么回事?

王紫尝试着靠近了一个灵兽,可是这些灵兽看起来几乎没有攻击性,虽然修为很高的,但是对于她的接近却好像并不放在心上,仍然有悠哉悠哉的该干什么干什么。

一群高阶灵兽和谐的生活在一起,这、正常吗?即便是王紫大摇大摆的从他们身后走过也丝毫不会引起他们的注意。

王紫在森林中转了半晌,这里的灌木几乎比她的个都高,而且根本没有人走过的路,她穿行在这其中感觉并不那么好,正打算就此离开,上去问明白云泽的用意时,前方传来重重的呼吸声却让她忽然站住了脚步。

应该是灵兽的呼吸声,而且似乎是受伤的灵兽,时缓时急,王紫缓缓转身,墨眸盯着高高的灌木丛,仿佛能穿过那厚厚的灌木丛看到被它们掩埋的灵兽,等了片刻,王紫还是拨开灌木从走了过去。

那呼吸声越来越清晰,而在王紫渐渐接近的时候,那呼吸声似乎也变的更加粗重起来,似乎有些警惕和暴躁,直到拨开最后一层屏障,王紫终于看清了那个大家伙。

周围的灌木似乎是被它压的东倒西歪,几乎清理出了一篇整洁的空地,森林清新的空气中飘荡着浓重的血腥味,地面上几乎是血流成河,而那些鲜血应该全部是出自那个大家伙一人。

王紫仰着头惊疑的看着眼前的灵兽,它身上到处是伤,到现在还插着许多巨剑,伤口还在汩汩的流着血,它似乎跟人类战斗过,而且是被围攻过,看样子战况也很是惨烈。

它身边散落着许多大片的鳞片,身上的漂亮的鳞片也大片大片的被翻了起来,被鲜血染红,只是王紫的眼神只定格在那*白色的鹿角,其中的一只鹿角被折断了,狼狈的样子让王紫这么都不敢相信她看到的灵兽是、麒麟!

没错,即便王紫自己都不敢相信,但是那身影身体呈麋、身覆龙鳞、虎尾,更独特的是那一对鹿角,这份民就是麒麟!可王紫记忆中的麒麟是被无边的花海保卫,优雅无比,一对鹿角堪比白玉,混身鳞片仿若铠甲,周身芳香流转,步步生花!

可眼前如此狼狈的灵兽,他本是象征‘生命’的祥瑞之兽,怎么会成了这般模样?会有谁对麒麟喜爱如此重手?

王紫不由的上前几步,想查看它的伤势,可是麒麟口中却发出一声沉闷的低吼,似乎在警告她不要过去,后生过后是更加粗重的喘息,身体剧烈的起伏着,带动着伤口也狰狞的翻出了血肉,鲜血更加不要命的往出涌。

“你别动,我不会伤害你的!”王紫猛的停下的动作,看着麒麟那双硕大的眼中满是敌意,王紫赶紧说道,见他的敌意还是没有减弱,王紫只好缓缓的后退,这样的动作才让他有轻微的放松。

也许他是因为跟人类战斗过所以现在不相信人类,可是、可是一个重伤的麒麟怎么会出现在这里?王紫满脑子的问号,云泽不是说这里的灵兽都是假的吗?那这只麒麟到底是不是真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