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三章 两尊大神

“你这么说话我可不爱听,什么叫我骗你?我骗你什么了?”

面对王紫的不信任的指责,呐青衣男子只顿了顿,然后状似很无辜的说道,刚才点拨王紫是的认真和高深莫测消失的无影无踪,赖皮的样子让王紫竟然一时语塞,但是她很清楚自己被骗了,这个人刻意表现出了她学会了一柔掌就可以离开的意思,但实际上并没给她肯定的答复,只是她一时心急,将那些都忽略了。

王紫看着那面上很是无辜的男子,虽然他隐瞒了很多,但是王紫潜意识里对他还是很信任的,只是在她的信任之下,这个人却三番四次的欺骗她,王紫忽然觉得她的信任真的不适合对眼前这个人。

“你到底想做什么?”王紫忍无可忍的问道,拳头握的咯吱咯吱响。

“没想做什么,我不是在按照你想做的安排吗?你想恢复神识,我就给你腾出地儿,你想学一柔掌,我也教你了,我……”

那人摊了摊手说道,样子颇为无辜,好像现在倒是变成了他被逼无奈一样,王紫听着那低沉的声音在耳朵里回响,本事很好听的声音,她却怎么都听不进去,只看着那人一开一合的嘴,身形一闪,逼近那人猛的出拳!

“恼羞成怒了?”就在王紫的拳头距离那人分毫之处的时候,那人不慌不忙的后仰着头,一手看似轻松,实则飞快的抓住了王紫逼近的拳头,化解了她的拳劲,口中还不消停的说道:“你这算不算是目无尊长?我好歹是你的半个老师了。”

“如果你算是我的老师,就不会这么算计我了!”

王紫冷声说道,她已经不想跟这个人理论了,这边被他钳制,王紫动作不停的侧身飞踢,直取那人的下颚,可是也是在千钧一发之际,那人才不慌不忙的化解!抓着王紫的脚踝,似笑非笑的看着他,那样子好像在说、还有什么本事一起使出来吧。

王紫真有些恼羞成怒了,因为那人的漫不经心,好像在告诉她,无论她出什么招式在他面前都讨不到便宜,因为就像他说的,他算是她的半个老师了!

王紫顺势屈膝攻击那人的腹部,迫使那人松开了手,只是身形极快的一闪,王紫力道十足的攻击就在电光火石间落了空!那速度太快,作为近身战来说,他没有使用法术,竟然能够让身体达到如此诡异的速度!

王紫心中闪过惊讶,心中更加谨慎,除了想解气之外,也生出了想要跟他较量的想法,她倒要看看,这个身在天极图内深不可测的男人,到底有多大的实力!

两人仿佛暗中达成了协议一样,都没有用法术,完全是在近身搏击,说实话这一点一直是王紫引以为傲的,前世没有法术,她一直以近身搏击保命,这一世虽然有了华丽的法术,但也从来没有放弃过近身战的训练,尤其是在接触到巫术和武道之后,王紫深知灵力也有局限的时候,所以在这一点上对自己的要求更加严格!

可没想到的是,跟那人几十招下来王紫愣是没有讨到一点便宜!反而处处被制!那人始终都是漫不经心的样子,好像不管她出什么招式都在他的预料之中一样!王紫安安心惊,这人不只是有着让人摸不到边的法术和修为,所有的战力都强到让人琢磨不透!

王紫渐渐的冷静了下来,从一开始所谓的恼羞成怒完全冷静下来,她的思维转移到了怎么能够成功的压制对方,这样挑战强者的行为让她的血液渐渐沸腾,心底的战意也被激发出来!

感受到王紫越来越浓郁的战意,那青衣男子暗自挑了挑眉,虽然面上的表情还那么欠,但是心中却在暗暗赞赏,王紫的实力他向来都很清楚,否则也不会选上她,遇强则强的特质让她不管遇上什么样的对手都能让对手喝一壶的。

对战中时,大多数时候王紫自己都不清楚她自己下一招会怎样出,但就是那样出其不意的招式让那青衣男子也渐渐认真起来,她的招式和刁钻,但也很直接,让人防不胜防,每一招都直取要害,这也让那青衣男子越来越满意,他最欣赏的就是王紫简单直接的性格,包括她出招的方式,跟她的性格一模一样,毫不拖沓!这与他战斗的方式不谋而合!

两人之间的动作飞快的变换着,也不知道走了多少着,王紫的眼神越来越深沉,越来越凌厉,就好像被战意主宰的兽,她现在最想要的就是击败眼前的人!

王紫飞起一脚踢向那人的左侧耳朵,不无意外的被那格挡,并且顺势抓住王紫的脚踝一甩!王紫的身形在空中急转,卸去了那人施加给她的力道,只是并未落地,身形在空中诡异的一转,竟然联系两次反转,单腿直勾!死死的勾住那人的脖子!

那人一手但在脖颈前,另一只手反手去袭王紫,王紫居高临下,手上与那人展开眼花缭乱的较量!此时王紫几乎是坐在那人的肩膀上,虽然十几的情况并非那么美,反而是剑拔弩张,虽然被王紫死死的制着,可那人脸色从始至终也没有变化,很是冷静,虽然王子的爆发力让他一时难以应对,但这也不会对他构成丝毫威胁!

两人由此僵持半晌,那人口中说道:“你打算这样赖皮的取胜吗?”

“如果能赢,赖皮不赖皮不重要。”

王紫回敬一句,如果对别人,也许她不会这样的,但面对一个赖皮惯了的人,她这是以其人之道反制其身,虽然她也很想用绝对的优势赢他,但是打了这么久,她知道这时不可能的,这个人的力量已经强到她摸索不到的地步,这样的差距打下去也没意思了。

“呵……你倒是学的快。”那人低笑一声,随后用很低的声音说了一句,那声音太低,再加上他的动作忽然一变,王紫根本没有听到。

而就在此时,那人的身体竟然毫无预兆的向后一倒,连带着王紫一块倒下去,这要真倒下去王紫还不得给他压的够呛?顾不得别的,王紫松开对那人的钳制,翻身向前跳去!

可就在落地的一瞬间,那人也诡异的稳住了身体,单手呈鹰爪状,几个疾点,那尖锐的手指直取王紫的脖颈!他竟是先甩开王紫,却在瞬间追击上来,王紫不防,眼看着那人欺身上来,无处可躲!

王紫看着那人脸上似有若无的笑,跟一开始一模一样,好像从开始他就预料到了结局一样,王紫俄眉心皱起,本打算就这样结束的,输了也不丢人,可就是见不得那人脸上招摇的笑。

也不顾那人的手就抓着她的脖颈,也许是确信那人不会真的用力,一手呈刀状砍向那人的手肘,趁着他手稍一放松的时候,王紫猛的向前,硬生生的拉近了两人之间的距离,屈膝攻向那人的下身!

时间仿佛静止了,就在刚才那一瞬间,那青衣男子三指扣着王紫的颈部的大动脉,另一只手却在身下堪堪挡住了王紫这么出其不意的一招,那人的眼神渐渐眯起,挡住了眼中划过的暗光,那瞬间他身上的气息变化的快而复杂,让王紫一时间分辨不清楚有些什么,但是有一点她很清楚,那就是危险,一种很危险的气息,他认真了!

“我输了,不打了。”

王紫忽然说道,收回了自己的腿,两手举在身边,认输倒是爽快的很,见那人只是眯着眼没反应,王紫试探着把手伸向还扣着她脖子的手,把他的手指一根一根的掰开,直到成功掰开他的手时,王紫状似很自然的后退,虽然那人现在很安静,但就是这种安静,让她有种很渗的慌的感觉。

只是刚刚退后两步,那人忽然欺身上来!王紫意识到了,也在最快的时间内反应过来她应该立马闪开,可是一切与她的思维都大相径庭!她想退,但是退不了!

那人紧紧的扣着她腰,居高临下的看着她,身上的气息忽然变得很强大!这还是她第一次见识到他泄露自己气息的时候,那威压好像一张无形的网,在他们两人身边密集的撒开,隔绝了外部所有的空气!

王紫只感觉到强大的压迫感!那种无孔不入的强势,让她几乎没有反抗的力量!王紫心中简直震惊!太强大了!王紫无法估计这么强大的威压之下,这个人的实力会是多么可怕!

按理说她已经突破了天神期的最后一层,她的力量确实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可是在这个人面前,还是差了不止一星半点!这样的差距让王紫震惊!她忽然想到很久以前穷奇说过的话,等级内的人比的是等级,等级外的人比的才是力量……

确实,等级内的人只要有等级就有压制,可等级外的人,没有束缚,只有谁比谁更强的力量,那才是绝对的压制!她的力量,竟是刚刚开始而已,王紫不禁有中全新的认识,每一次突破,都是新的开始,如果骄傲于形式上的突破,就永远不可能达到真正的进步!

王紫不禁去想,自己身边强者云集,他们却从来不曾在修为上主动督促她,任由她有缘则进,无缘则悟,青龙他们从来不在她面前用这么强大的力量,以至于王紫现在也并不清楚像青龙几人的力量是在什么层次,九幽的力量来自于传承,是硬生生的接受了第三代该隐的力量,只有他控制不了的,没有他达不到的程度,冥王的力量她更是没有机会见识过。

她的每一次突破都来源于战斗,而她每一次认识到力量的弱小也都是来自于对手,那种战斗时力不从心的感觉会让她渴求力量的心放大无数倍!

记忆中能让她如此没有还手之力的人只有两个,一个是秘境岛遇到的美人鱼,另外一个就是眼前的人……

“虽然我现在是魂魄,但是你该清楚,有些事情于也是可以做的,你这样三番四次的挑衅我,难道是觉得我就不会对你做什么?天极图内除了招式还是招式,自古进来过的人还只有你一个是女人,我说过了,我本是正人君子,但若是你屡次提醒,那就另当别论了……”

正在王紫处在震惊的中的时候,那人低沉的声音缓缓的响起,墨眸中晦暗不明,胳膊也渐渐勒紧了王紫的腰肢,将她帖在自己的身体上,许是因为刚才两人打了那么久,身上还带着没有褪去的沸腾的热度,一并传到王紫身上,好像在配合着他的话提醒着王紫什么。

王紫墨眸睁大,她理解了他的意思,但是她想不到只是一个下意识的招式会将两人之间的处境变成这样,虽然这在她眼里并不算什么,谁会在意危及的时候用什么招式,男子的下身也本来就是要害之一。

离得这么近的距离,他们之间似乎不是第一次,但是这种让人几乎窒息的压迫却是第一次,更过分的是,王紫根本无法挣脱他的束缚,任何力道刚刚出来的时候就会被那人敏锐的卸去!

这样受制于人的情况让王紫怎么都接受不了,这种不由她掌控的局面让她心中的反抗因子飞速的膨胀,她不会害怕,只有不甘!两人过招她可以毫无压力的承认自己的输了,但是这种时候却不一样,她绝对不会愿意承认自己输!这是气势的较量,也是灵魂的较量,她绝不会输,不会承认自己的灵魂屈居人下!

“刚才算是平手,你认为折损了你的尊严吗?现在你想说明什么?我只会认为、你输不起!”

无法挣脱这个人,王紫索性不浪费力气,抬起眼眸迎上那人晦暗的眼神,‘输不起’三个字清晰的从她口中吐出,那双墨眸深不见底,那精致的面上也没有多余的情绪,反而更冷,只是那隐藏在这具身体里的灵魂却好像在嘲笑,嘲笑眼前的人才是恼羞成怒,才会用这种根本不在一个档次的力量以大欺小!

而在王紫的话说完的时候,那人的嘴角也缓缓的绽开一个笑,那笑容的弧度很小,但却很复杂,那笑传达了他现在的内心,王紫别的看不懂,但是那种如影随形的危险气息却从来都没消失过。

那人缓缓的靠近,即便王紫在用尽力气的后退,可在他的钳制下就好像被冰冻了一样,全身的关节都僵硬了起来,只能看着那人不停的靠近,直到两人之间再也没有距离,王紫拧眉,呼吸之间带进另外一个人的气息,意外的干净,可那种压迫的感觉让她什么都注意不到。

王紫几乎是瞪着眼睛看向面前的人,两人的唇贴在一起,比起王紫的愤怒,那人倒是冷静了许多,一如既往的漫不经心,还有些欣赏的看着王紫此刻的表现,看着她由内而外的反抗和愤怒,这都是冲着他来的,但是他似乎根本不在意一样。

“我已经很久没输过了,如果你能让我尝到输的滋味,我乐意之至……”

那人说道,嘴唇擦着王紫唇不断的开合,手指点在王紫的背脊上,在她摇动之前阻断了一切可能,王紫只能瞪着眼睛看那人,那眼神几乎恨不得将眼前的人生吞活剥了!

“你说,我要不要做点什么,让你知道不断挑衅我的后果……”

知道王紫不能说话不能动,那人似乎更放肆了些,眼神盯着王紫的反应,那双迷一样的墨眸中闪过的情绪真是炫目,狠戾的,警告的,还有、失望的?那人忽然又笑,似乎为自己解读到的东西而笑,一手攀上了王紫胸前的暗扣,停顿了一下,似乎在等王紫的反应。

王紫心中怒意一瞬间暴涨,灵力在静脉之中汹涌的移动着,想要不惜一切代价冲破那人设下的障碍。

看着王紫的身体隐隐颤抖起来,面上也带着些青色,那人眉心几不可察的皱了皱,她是想拼着重伤解开他的封印吗?她的神识刚刚恢复,难道不想出去了吗?那人的手再次放在王紫的脊柱上,只轻轻一点,王紫经脉的封印便瞬间解开,只是王紫眼前的情形一变,身形不稳的转变到了另外一个地方!

而天极图内就只剩下那青衣男子一人,眼神看着王紫消失的地方,刚才两人还是那么近的距离,鼻尖全是她的味道,现在却是诺整个鸿蒙空间就剩下他一个人,那人原地站了半晌,虽然天极图内的空旷和安静长久以来都是他生存的空气,可是就在此刻,他竟也有不习惯的感觉……

“怎么这么倔,如果你服一下软……”低低的声音回荡在那人周围,没有人听到,那人的声音也渐渐消音……

王紫上一刻的愤怒还积压在心里,眼前的情景竟然忽然一变!是一个空气极好的森林,她前面不远处是一条浅浅的小溪,清澈见底,小溪里遍布鹅卵石,颜色鲜艳而活波,阳光在水面上打出粼粼的波光,宁静而安详。

长时间待在天极图那片鸿蒙空间内的王紫见到这样的情景,怎么会不惊讶?怎么会不惊喜?甚至连刚才被那青衣男子戏弄了的愤怒也消失了大半,她已经出来了?王紫惊喜的想,虽然她出现的地点有些奇怪。

王紫举目张望,神识也四处散去,想找到九幽他们在不在附近,很快她便找到了人,就在小溪边那块大石后,高高的古树在那里打出一片阴凉的地方,王紫一开始并未注意。

只是王紫有些奇怪,那人的气息似乎并不是她熟悉的,举步朝小溪那边走去,大石那边的情形也呈现在王紫面前,一人坐在石头上,身边摆着许多新砍的竹子,而那人一手拿着匕首,一手拿着竹节,节奏均匀的削着。

只是在看到那人的侧面时,王紫刚刚平息了些的怒气顿时又飙了上来,身形一闪来到那人身边,带着强大能量的拳头刚刚伸出,可就在突然间,王紫急急的收了回来!

力道收回的太急,王紫不由得被自己的力量震的后退了几步才稳住身体,满腹疑惑的看着不远处的几乎没有被她影响的人,一身浅蓝色的衣衫,纤尘不染,在他周围的空气似乎也因为他的存在无端的清新了很多,坐在树荫下的他隔绝了明媚的阳光,那身冷漠的气质好像为他披上了一层清冷的月光,浑身都流动着生人勿近的气息。

他动作流畅而随意,王紫看着他每一次落刀的频率都完全一致,切口的深浅也丝毫不差,这样的细节微小,却无不说明了他的控制力已经达到了一般人无法企及的地步!

王紫的眼神移到了那人的脸上,一张完美的侧脸,她记得她第一次见到的时候还惊叹于此人神衹一般的容貌,无端的带着圣洁的感觉,可也许是在天极图内对着那个跟着张脸一模一样的人太久了,偏偏那人还不止一次的惹到她,所以在看到这张脸的时候,王紫似乎已经完全免疫了,能做到不迁怒已经是很难得了。

没错,眼前的人正是紫极阵内的另外一人,跟天极图内青衣男子有着一模一样的容貌,却是完全迥异的性格,王紫不禁在心中闪过失望,本以为她已经出来了,却没想到只是天极图出来、进入了紫极阵。

王紫上前几步,直接席地而坐,眼神看着那人机械一般做着重复动作的手上,心里不知道在思考什么,过一会儿在研究的看着那人的脸,颇有种自来熟的感觉,好像完全不担心自己的存在和这么直接的眼神会给对方造成什么干扰和不快。

事实上面对眼前这个人的时候,王紫是很放松的,也渐渐完全平息了对那青衣男子的火气,只是她想,如果下次见到,不免还是一番不愉快。

在学习大地隐的时候,王紫的这片虚拟的空间内待了很长时间,那会儿天灾地难频繁的发生,王紫就跟着眼前的人四处躲藏四处逃生,虽然他很少管她,但是也从来没有赶走过她,所以王紫赖在这里毫无压力,两人各做各的倒是有种别样的默契。

王紫现在想的是,紫极阵跟天极图一样,完全是两个虚拟的空间,只是紫极阵更丰富,这里有跟真是的世界同样的环境和感受,而天极图却只有一片鸿蒙,紫极阵内轻松而享受,天极图却是紧张而恐惧。

这样迥异的设定,王紫不得不联想到了设定这两个环境的人,是这两个一模一样的人吗?同样是神衹一般几乎神圣的容貌,眼前的蓝衣冷漠,可他内心的世界丰富,那个青衣男子性格矛盾而极端,就像那个鸿蒙的空间,也许他的内心一直都是阴沉而压抑的,他的爆发就只会为战!

刚才那个青衣男子竟然直接就把她送来了紫极阵,比她还自由,她都不知道如何能跨越天极图和紫极阵,而那青衣男子却是挥挥手就能解决的事情,好像这两个完全不同的功法,完全迥异的世界对他来说并无界限……

王紫心中有种猜测悄悄的萌芽,然后快速的发酵,她似乎想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拄着下巴的手缓缓的松开,身体直起来看着眼前的蓝衣男子,王紫用有些不敢置信的声音说道:

“你和他……该不会就是鸿、泽二人?你们是兄弟?!”

说完之后王紫更加震惊了,因为她忽然想到的猜测,鸿泽二兄弟是天极图和紫极阵的编撰人,也只有他们才能毫无障碍的玩转天极图和紫极阵,那那个青衣男子完全通晓天极图内所有的招式也不奇怪了,而眼前的蓝衣男子点拨她学习大地隐也不是巧合了?

如果是这样的话,好像所有的事情都可以解释了,那青衣男子如何轻易将他送进了紫极阵中,也对在他们兄弟二人之间,有太多默契是她不知道!

在她之前的猜测中,一直把天极图内的青衣男子跟所有联系在一起,根本没有往鸿泽而兄弟身上想,再加上从看到奇异录开始,王紫一直认为鸿泽二兄弟虽然在历史中真实存在,但是在她这里可能用于都是传说和神话。

她并不认为自己有可能亲眼见到本尊,即便是她得到天极图和紫极阵,也只当是自己走了狗屎运,只当是天极图和紫极阵在换过无数个主人、或者干脆埋没了很久之后才落到她手里,不管往日对于这两个人的猜测是谁,但有一点很肯定,王紫绝对没想过这两人就是鸿、泽二人本尊!

所以在作出这样的猜测时王紫才会显得这么震惊!连她自己都不敢相信!

王紫看着眼前的人,很想听到他给她解惑,可那人眼皮都没眨一下,气息平稳而冷漠,还在节奏不变的削着他的竹子,而那竹子被削成了竹箭的形状堆在一旁,已经有上百支,也不知道他削了多久了。

“你也不说吗?”王紫问道,心里有种深深的无奈的感觉,不管她怎么说,这两个人是不是都不会多透露一句?

那人削完了手中的竹子,将它放在那一堆成品当中,这才抬起头看王紫,王紫一喜,眼巴巴的望着那人,似乎在等着他说点什么,那人确实说话了,可说的话却王紫有种、这两人还真是一对兄弟的感觉,却听那人说道:“把这些都削好了,我告诉你。”

那人指着身边的竹子,那竹节上还带着水滴,都是新砍的竹子,目测至少有几十根,每根都是几十米高,都削成竹箭的样子,至少要上千根,而且要是按照他刚才的标准,什么时候能削完这么多竹子,王紫根本无法估计!

“必须削完这些,你才肯说吗?”王紫的视线从那些竹子上收回来,眼神看向那人,大有些视死如归的气势,就算削断了手,她也一定要听到真相。

那人点了点头,手中的匕首忽然散去,原来也是神识凝聚的,王紫会意,口中说道:“说话要算话。”,说完便凝结出一把匕首,砍了一节竹节,放在手中仔细的削了起来。

用神识做这么细致的活儿,她还不曾做过,她知道这样是可以锻炼神识的,但是她的神识向来领先于修为,所以并不需要她花费那么多时间如此磨,可真做起来还不是那么简单的。

看那人削的时候动作行云流水,跟玩儿似的,虽然她隐约知道这其中的难度,但是真正操作起来的时候难题才接踵而来,神识凝结的匕首,神识操作的动作,用力稍有些差池便算是作废了。

那人一点都没留情的抽走了王紫手中的竹节扔在一边,王紫只得再削一根,更加谨慎,力道稍有不均匀都会被作废,而那人仍起来还怎一点都不含糊,感情那削了老半天的人反正不是他是吗?

扔着扔着也习惯了,王紫只管重复着动作遍一遍的来,反正削的越多就越进步,总不能越来越差,浪费了好几根竹子,那人起身消失了一会儿,在树林中转了一圈回来,带回来几根新竹。

王紫手中的动作没有停,也没看那人,但是想也明白那人的意思,作废的不算,反正就是那么多,她必须都削完。

渐渐的,王紫的动作越来越熟练,只是动作比起那人操作起来的时候慢了很多,不能不慢,否则出错率会很高,终于有成品的时候,已经不知道削了多少废品的王紫也难免有些成就感。

王紫也越来越安静,这活儿好像真的很锻炼人的心智,动作重复的多了,就好像沉浸在某种永恒的境界中一样,那种熟捻的感觉让人莫名的舒服,也渐渐的忘了身边还有一个人的存在,王紫只知道一刀一刀的削,一样的力道,一样的频率。

这地方的太阳似乎永远都没有落下去的时候,就好像再天极图当中永远不会有太阳升起一样,王紫几乎不知道她光是削这些竹子就削了多久,只知道她的神识几番疲惫,几番停顿,几番重新开始,然后才见身边堆着的竹子有些减少,而被削成的竹箭才有越来越多的趋势。

知道最后一根竹箭削完的时候,王紫长长的松了一口气,从那种深深的宁静当中回过神来,散去了手中的匕首,眼神看向是始终坐在那块大石上的男子,如老僧入定一般,冷漠而悠远的气质几乎根身后苍翠而古朴的树林融为一体。

“我都削完了。”王紫说道,而没有说的话也不言而喻,那他是不是该兑现诺言将真相告诉她了?

那人抬眸,拿起王紫削的竹箭看了看,似乎满意的放下,同时说道:“我名云泽,他叫归鸿。”

云泽、归鸿?王紫睁大眼睛看着那人,哦现在知道他叫云泽了,她还在眼巴巴的等着他继续说,可是好像那声音戛然而止一般,再也没有开口的打算!

“你们是兄弟,是太古的人,是紫极阵和天极图真正的主人?”那人不说,王紫只好主动问道,那人点了点头,似乎是肯定了王紫的话。

王紫确实愣愣的坐在原地,终于得到了肯定的回答,可她还需要时间消化一下,这两尊大神现在就在她身边,也许云泽挥挥手也能把她扒拉到天极图,这个疑团解开了,接踵而来的许多疑虑还是让她的思维搅成了毛线团。

比如归鸿和云泽不是在仙界支柱的事情解决之后去云游了吗?怎么会以这种方式出现在她面前?而且都是魂魄?比如宿雨到底有没有在这其中扮演什么角色?比如归鸿和云泽根现在六界的种种大事有没有联系?

“你跟归鸿,谁是哥哥,谁是弟弟?”王紫问道,她的问题却引来云泽的侧目,她心里明明很多想知道的事情,可最后只问出这么一个无足轻重的问题,许是连云泽都疑惑了。

“归鸿是兄长。”云泽说道,语气仍然冷漠,也许是过了太久了,久到这种是不是兄弟的认识在他心里已经不是那么重要了,反正他们彼此是知根知底儿的人就对了。

“喔,我就想知道,我怎么才能离开紫极阵,我是说我怎么才能醒过来?”

王紫接着问道,怕云泽理解错了,王紫还补充了一句,在天极图的时候,归鸿倒是送她离开了,可把只是把她送进了紫极阵中,她还是在这兄弟二人的魔掌中。

她确实有很多疑问,但是她现在不想问了,因为她忽然有种感觉,这二人虽然性格迥异,但是有一点是一样的,他们不想说的事情无论她怎么问他们都不会说的,王紫几乎肯定,如果她现在追问的话,云泽一定闭口不谈。

“也许很快,也许很久,你的力量提升到一定的程度,才能离开。”却听云泽说道,那声音明明如梵唱搬轻盈好听,可被那语气中的死板给破坏了。

“一定程度是多少?”王紫也懒得问为什么了,直接问她要怎么做才可以,她就不信逃不出这两人的魔掌!

“要看你的能力了。”

云泽道,说着站起了身,忽然扬手,宽大的衣袖在王紫面前拂过,那些堆积在一旁的竹箭忽然顺着云泽扬手的方向飞起,在空中疾速的盘旋着,然后以不可思议的速度飞向树林之中。

王紫也很快站起身来,虽然云泽的身上的气息仍然如平常一般,但是按照王紫对他不太多的了解,却也猜到他可能要施展他的法术了,而能让他亲自出手的,除了阵法还会有什么?

王紫低头看了看已经消失的竹箭,这些原来是用来布阵的吗?紧接着王紫的神识快速的散布在森林中,随着那些破空而却的竹箭而去,神识瞬间高度集中,那些竹箭的去处在她脑海中好像形成了一副平面图,记忆上千根竹箭的位置于她而言还不算什么,难的是布阵的技巧,以及接下来云泽附着在每一根竹箭上的禁制。

王紫墨眸紧紧的锁定着云泽手中的动作,他的动作很快,可到了王紫眼中,却好像被分解了一样,形成无数详细的手势,云泽布阵的能力当真是王紫不能比的。

不愧是紫极阵的创造者,王紫惊叹于他能将小小的事务通过怎法无限放大的能力,惊叹于他惊人的创造力,最起码她是想不到的,因此别说云泽还没做什么让她忍无可忍的事情,就算他真的根归鸿是一个德行,王紫恐怕也会最大限度的容忍他,毕竟在王紫以往的思想中,云泽算是她一直以来最崇拜的人了。

云泽布阵时几乎完全是随心而为的,这才是真正的念阵,心念一动阵法便能成,王紫要做到这点必须借助九转阵盘才可以,而且她的念阵只能布一般的阵法,像大地隐这样浩瀚的阵法根本不可能,而云泽却完全不需要,这就是差距……

直到云泽将上千个禁制全部打出,虽然多,但在他手中似乎也没有用很长时间,树林中忽然变的安静,云泽负手站在大石之上,王紫站在他身后,屏息凝神瞪着阵法的反应,果然在不久之后,方圆几百里的阵法亮起一片白光,几乎压过了太阳的光芒。

云泽将一个废弃的竹节扔进了阵法中,那竹节风一样窜入阵中,不知触碰了阵法什么地方,只见诺大的阵法中风云突变!

王紫眼看着阵法内飞快的阴沉起来,眼看着同一片天空之下,阵法的部分仿佛瞬间进入了黑夜,黑暗中危机四伏,接下来的一切就好像电影特效一样,快的让人反应不过来发生了什么事情!

王紫只看到无数的竹箭身上裹着黑气,不辨方向的在阵法中乱飞,真的是无数的竹箭!即便王紫很清楚用来布阵的竹箭就只有不到一千根而已,而现在阵法中的竹箭并非简单的竹箭,它身上还裹着某种邪恶的能量,并不能让人轻易将它震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