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二章 矛盾的灵魂,一柔掌

“你不仅跟影族交过手了,而且还见过他了。”

那人只看着王紫皱眉纠结半晌,见她最后说了这么一句话,虽然没头没尾,但他却似乎听懂了,没什么表情的说道,撩起了衣摆席地而坐,双手搭在膝盖上,一派随意。

“你不打算告诉我,你是谁吗?或者他是谁?”

王紫仔细看了看对面坐着的男子,愈发觉得这个人琢磨不透,虽然跟他的交流并不是很多,而且每次也仅限于他教授她招式,但在她印象中他也是个很沉稳内敛之人,更是个正派之人,这是直觉,好像她从来没有担心过他的存在会不会对她造成什么危险。

可是今天相见,王紫竟有些怀疑自己之前的看法,当她的思维快固定的时候,他忽然出现在了她的面前,那沉稳的表现之下深藏着很多不确定的因素,王紫总觉得,此人不是她一时半刻能看清的。

紫极阵和天极图,本就是出自两兄弟,虽然后来两本书各自流落在历史的洪流当中,经过了几十亿年,这两本书又同时落在她手中了,而眼前的人跟紫极阵中的蓝衣人又是一模一样的容貌,要说他们两个人之间不认识或者没有更深的联系、她绝对不相信!

“你不是说,我是宿雨吗?”那人看着王紫,似乎不在意的说道,那样子好像是谁不是谁对他来说没什么意义一样,相较于王紫现在的疑虑重重,他倒是轻松的很。

“你知道所有的事情,可这些事情都是围绕我的发生的,不要告诉我这些都是你策划的,那我见到的人,我遇到的事情,我所经历的生生死死,也许都与你有关系,如果你是宿雨,或者干脆你是另外一个有着很复杂背景的人,无论如何,我都有权知道事情的真相。”

王紫皱眉,眼前的男子淡然随意的样子让她不自觉的窝火,天极图是从她在华夏开始修炼的道路时就存在的,一直是她最大的倚仗,她一直以为这也只是她的运气,让她机缘巧合得到了天极图,让她蜕凡修真。

可是现在看来,眼前这个男子分明就是从一开始便存在的,他那掌控一切却非要高深莫测的样子怎能让她不生气?天极图内的招式总会在他生死关头出现,如今想来,天极图就好像一直在充当一个看不见的手,似有若无的操控了这一盘棋。

而她,也是其中的一枚棋子?!

王紫怒从心头起,她对天极图的感情已经不是简单的对一本书了,在她心里,天极图陪她出生入死,她不止一次对庆幸过自己能够拥有这样一本神作,可现在让她隐约猜到,在她单纯的想法之下,竟然藏着一个阴谋的时候,她还如何淡然?

尤其是对比眼前稳如泰山的男子,她竟然想就这么冲上去刮花那一张脸,像之前一样模糊的样子多好,为什么一定要显出原貌!

“我身在太极图之中,只是一抹魂魄,如何能策划你走过的所有路,你倒是真看得起我。”那人说道,看着王紫一副‘你抬举我了’的表情,不慌不慌的否认。

“那你倒是告诉我,你到底是谁?”王紫简直不敢相信她看到的,眼前的男子是在跟她耍赖吗?

“……你觉得我是谁,我就是谁。”

那人忽然撑着头看着王紫,眼神中满是疑惑,欲言又止,那样子好像是疑惑王紫为什么要就着这个不放,他认为这个并不重要,思虑片刻才说道,心想王紫应该仍然不会满意这个答案的,果然,在他的话音刚落,王紫忽然起身,动作太急几乎在他面前扇过一阵微风,那人仍然坐在地上,抬头看王紫,一副‘我就知道你会这样’的表情。

“……我们没办法交流了,我要出去。”

王紫看着那人,也是欲言又止,她是因为气的,这还让她怎么说?这个人诚心隐瞒了所有的事情,太极图跟她之间有契约练习,她现在很肯定不管这个人是谁,都不会对她的生命造成威胁。

不管他是谁,就算他现在改变注意要说了,她也不想听了!王紫四处走了走,但总有种原地打转的感觉,除了能召唤出天极图的卷轴,她什么都做不了,好像被困在这个地方了一样,不管用什么办法都出不去。

莫非要修炼天极图新的招式才可以?王紫如此想着,便召唤出天极图来看,打开了心的篇章,那上面有清晰的人物演示图,还有文字批注,这都是她熟悉的过程,可是这一次却这么都看不进去。

王紫长长的吸了一口气,这才意识到她竟然被哪个男子气到失去了冷静!默念了清心咒才让自己渐渐平静下来。

而那青衣男子只坐在原地,看着王紫在周围转了好半天,看着她召唤出天极图,看着她渐渐从暴躁的边缘平静下来,真去修炼新招式了啊?那男子挑眉,似乎有些无趣,但也没有再主动跟王紫说什么话,好像积极响应了王紫的话,他们没办法交流了……

却见那人从王紫那里收回了视线,忽然转身躺下,双手垫在脑后,无所事事的闭目养神,这片鸿蒙空间之内再次恢复了寂静,静的好像空间凝滞了一样,那青衣男子似乎睡着了,而王紫也沉静在修炼当中,精神高度集中,渐渐忘记了不远处还有另外一个人的存在。

心的招式仍然是掌法,九重纵云掌已经是王紫见过最浩瀚的掌法了,她曾以为一定没有什么掌法能超越九重纵云掌了,然而看到眼前的掌法,竟有种眼前一亮的感觉!

卷轴上的人物演示图在王紫眼中渐渐连成一体,形成一个动态的人物图,演示着那个掌法的威力,王紫的识海快速的运转,想要记住所有其中的一起一落,还有每一句心法。

此掌看似柔和,从始至终都没有惊天动地的攻击,没有毁天灭地的效果,这跟天极图前面六个招式完全不一样!在此之前王紫一致认为天极图是极为霸道的功法,每一招每一式都是能让天地变色、鬼神恐惧的,然而现在她看到的掌法却不一样。

只一个字——柔!起势如微风拢月,无声无息,转如水落石子,动而无声,看不到终结,因为此掌的杀气几近于无,却绝对不是没有,反而是比前六个招式更甚一层,只是它所造成的杀伤力无声无息,犹如一个绝妙的暗杀者,它这边只动了动手,那边它要杀之人已经死了!

王紫的眼神徘徊在卷轴之上,迫不及待的想看到这个掌法的效果,好像完全进入了另一个境界,柔则柔矣,重点却在源源不断的余威之上!而此掌法的名字也便叫做、一柔掌!

王紫将卷轴收了起来,将所有的细节都记在了脑海中,天极图自动消失,王紫欢欢动手,一招一式按照卷轴内绘制的动作走,一点都不曾出错,配合着心法谨慎的练习,可是在没过多久王紫就闷哼一声,不得不停了下来!

王紫跌坐在地上重重的喘气,刚才太着急想出去,也在开始看到一柔掌的时候迫切想看到这个掌法的效果,以至于忘了她现在的神识还不能支撑得起这么大的掌法,不得不中断了。

不能修炼掌法是其次,出不去才是重点!难道她要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都要待在这里,放眼望去也只能看到那个青衣男子?

王紫扶了扶额,等刚才的体内的翻涌平息之后站起身来,走到那个青衣男子面前,却见那人只自顾自的仰面躺着,对她过来也没什么反应,眼睛合着很惬意的睡着。

“你应该可以送我出去的吧?”

王紫忍不住问,她可不想一直待在这里,在天极图内这个人是老大,他肯定有办法让她离开的,可是在她问完之后那人却半晌都没有回话,好像真的睡着了一般,王紫伸出脚,本想给他一脚,可是很快就收回来了,忍了忍退后几步坐下,眼神却停在那人脸上不曾移开。

“你是在问我吗?”半晌,那人才缓缓的开口,并无睡意,王紫的视线存在感那么强,他再装作没发现似乎也不合适了。

“……当然!”王紫看着那人,深深吸了口气才说道,不然她真的不敢确定会不会被这个人惹到动手,这里会说话的生物就他们两个人,她有可能自言自语吗?

“我只是以为、我们没办法交流了而已。”那人却又道,保持着原来的动作没有变,可他的话却让王紫一噎,他是在拿她的话回敬她吗?似乎是担心王紫再一次一甩头离开,他们就真的没办法继续交流了,在王紫说话之前那人先说了:

“不是我送不送你离开的问题,而是你还不能走。”

“为什么?那就是你不愿意送我出去了?”王紫很快问道,还好那人终于说道了正题,不然他们只见真的会很尴尬,可是什么叫做她还不能走?这话怎么听着都像是那人不愿意动手送她离开啊。

“原来我在你心里竟然是无所不能的,你似乎觉得什么事情到我这里都是信手拈来的啊,你还不能走是你的问题,这跟我没关系,你总是这么冤枉我,我想我们真的没办法继续交流了。”

那人忽然睁开眼睛,翻身坐了起来,那双墨眸看着王紫有些钻研的味道,说着摊了摊手,好像在不满意王紫总是针对他的态度,即便知道什么也不说了。

“……那就请赐教,我怎么样才能离开天极图,我想出去,还有很多人在等我。”

王紫顿了顿,她竟然被指控了!眼前的人一会儿深沉的让人闷的慌,一会儿赖皮的让人手痒痒,他有多大的能力她是不知道,但是直觉上他不简单的很,而她一向很相信自己的直觉,但是为了出去,王紫只得退后一步说道。

“可你的眼神……”

听了王紫的话,那人顿了顿,忽然紧紧的盯着王紫的眼睛,身体前倾,那双墨眸忽然变的很认真,似乎想从王紫那双漩涡一样的墨眸中读到什么东西,王紫也是一愣,因为这人身上忽然认真之极的气息让她侧面。

有一种人,他的情绪转变会将周围的一切都带上,他喜,便是轻松,他怒,便是紧张,他认真,连带着周围的人和空气也不由得认真,而眼前的人显然就是这种人,一个人身上的气息、为什么要如此矛盾?

“可你的眼神告诉我,你还是不相信我。”

那人接着说道,将刚才那没说完的话说全了,王紫面上的思索却好像破了冰的湖面,四分五裂,在她以为他会说出什么很认真很有价值的话的时候,他就来了这么一句!王紫握了握拳,她觉得在这个人面前总有种暴力倾向。

“你会进入天极图是因为你的意识沉睡了,是你自己醒不过来,不是我把你困在这里,这一点你必须得知道。”

那人退了回去,依旧盘膝坐着,双手随意的搭在膝盖上,眼神从王紫紧握的拳头上掠过,眉毛微微挑起,眼中也似乎闪过些笑意,又一次在王紫暴怒的吧边缘迅速切入了正题。

“我的意识沉睡了?什么意思?”王紫问到,拳头却没松开,好像在个那人警告一样。

“沉睡就是沉睡,本该是自我催眠自我封闭,但是你是被动的沉睡,界面支柱给你的压力太大了,你不想被控制的情况下让你的意识锁在你身体里,等界面支柱的事情解决之后,你的身体虽然在自己恢复,可你的意识仍然自行沉睡,被动的你知道是什么意思吗?就是你醒来的时机是什么时候、没有人知道。”

那人说道,看着王紫的脸上一点点出现疑惑,尽可能仔细的解释。

“你的意思是,有可能我很快就醒来,也有可能我永远醒不过来?”王紫问到,怎么会沉睡?这是她怎么都没想过的事情,可事实上,虽然她的意识沉睡了,但她只是无法醒来,而在天极图中的她分明还很清醒。

“你愿意这样想,我也拦不住你。”那人说道,那无所谓的样子似乎在说、就算你永远醒不过来也跟我没关系。

“不对,一定有别的办法,我是因为受到重创所以被迫沉睡的,如果我的身体和神识都恢复了,这个醒来的时机一定很快就会出现的。”

王紫想了想,忽然说道,想到外面还有很多人在等着她,她多睡一天他们都会多煎熬一天,王紫不淡定了,忽然直起身上,盘膝打坐,她必须先把神识恢复过来才行。

“看来你是真的很想出去……”

王紫听到那人声音低低的说道,想回他一句‘废话,当然想’,可是终究没说,沉下心来打坐,而那人坐在王紫对面看着她,方才面上的情绪也渐渐消失,变得高深莫测,忽然站起身来,走了几步便忽然消失了,整片空间内就剩下了王紫一个人。

不知道过了多久,王紫缓缓呼出一口气,她知道恢复神识要慢慢来,循序渐次,也给自己做好了很长时间出不去的心理准备,可是第一次打坐却让她收获颇丰,竟然没有想象中那么慢,应该说很快了!

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帮助她恢复神识,那是一种很奇怪的能量,她触摸不到、指挥不了,可是它却真实存在,王紫不由的坐在原地想了半晌,这才忽然想起来,她在跟界面支柱胶着的时候,就是这股温暖的能量忽然出现救了她,似曾相识……

是什么呢?王紫心中想了半晌,忽然眼睛一亮、那是信仰之力!原来如此……王紫眼中闪过了然,什么都清楚了,以前得到过信仰之力,一直以为那东西飘渺的很,不受控制,虽然它的好处被传的神乎其神,但是她真没感觉到,久而久之也就忘了。

没想到这一次却真的乘了它的好处,救了她一名,可就齐恒大陆和演阵院得到的那些信仰之力根本不可能这么多,而且大有源源不断的架势,想来肯定是九幽他们还做了什么,才会如此……

不知道外面怎么样了……王紫心中叹了口气,站起身来,下意识的去找那青衣男子,可看了一圈都没有找到人,那人神出鬼没,即便是在这天极图内,平时若只有他一个人的时候莫不是还跟自己玩捉迷藏吗?

王紫收回了飘远的思绪,神识恢复了些,虽然还不能练习天极图内的招式,但是连连别的也没问题了,用神识化出一把长剑,自顾自的练习起来。

如此练练剑,再继续打坐,打坐醒来继续练剑,然后接着打坐……如此循环,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王紫喘着气坐在地上,心里不止一次的想过那个青衣男子怎么忽然消失了,自从刚开始见过一面之后,后来的很长时间内都没有再见到他。

这地方安静的可怕,总有种这世上就剩下她一个人,那种感觉也很可怕,几乎能够蚕食她心中的冷静,让她渐渐不安和暴躁,然后逼的她不得不念清心咒让自己安静下来,然后去打坐恢复神识,想着早点出去。

王紫看着手中神识凝结的长剑渐渐散去,在这片空内唯一的声音就只有她轻轻的喘息,有一种恐慌的感觉,王紫不知道自己怎么会出现这种感觉,这不适合她,可是她控制不住。

也许是时间太久了,她从来不曾刻意计算她到底在这地方待了多久,就算想计算也无从算起,时间没有差别的一点点流失,快的慢的她都不知道,真的很久了吧,久到她开始怀疑那个蓝衣男子到底是不是出现过,到底有没有跟她说过那一番话?

她到底是不是沉睡了?还有,她到底要多久才能离开这里?知道呼吸也渐渐平复,王紫紧紧的闭了闭眼,再一次让自己冷静,不就是沉睡吗?不就是自己困住了自己吗?不要想太多,否则她出去的可能性会越来越小……

王紫继续打坐,可是这一次却怎么都平静不下来,就算是清心咒对她也没有作用了,王紫忽然睁开眼睛,墨眸中风云变幻,带着怎么都掩饰不了的压抑,手中一握,长剑再次出现在手中。

王紫干脆不打坐了,飞身跃起,长剑横扫,气贯长虹,只是这一次剑招之中满是暴戾,好像终于不想压抑这么多天的暴躁一样,一股脑的将那些压抑爆发了出来,杀气涌动,王紫一套剑法结束后紧接着另一套剑法,一刻都不曾停止。

耳边有呼呼的风声,时长时短,王紫可笑的想,在这鬼地方,她的耳力竟然越来越强,只要一点风吹草动她就能准确的分析来路,又化出一把剑,双剑并用,两支手完全走两套剑法,自己跟自己打。

似乎也只有这样,她才能感觉到她是活生生存在的,那份如魔鬼一般的安静也不会来蚕食她,王紫觉得自己越活越回去了,有时候已经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干脆想做什么便做什么,这不是她,但……也是她……

不知过了多久,直到王紫大汗淋漓的跌倒在地,手中的双剑也维持不了渐渐消散,王紫勉强动了动身体,换了一个比较舒服的姿势身体呈大字型仰躺在地上,累到没力气胡思乱想,这感觉真不错……

王紫胸膛剧烈的起伏着,疲惫的闭着眼睛,半晌,却又忽然睁开了眼睛,眼睛直直的看着那个视线中倒置的人影,一身青衣,墨眸淡淡的,只是也再钻研了王紫半晌后,那墨眸中渐渐出现了戏谑,似乎在嘲笑王紫现在的样子。

王紫看着那人嘴角渐渐出现了一个在她眼中很欠揍的笑,喘着气没有动,他出现的真是时候,即便他一出现就让她手痒痒,可巧的是她现在累到一根手指都不想动,也没说话,只看着那人。

那人也居高临下的看着王紫,摇了摇头,口中还发出“啧啧……”的声音,更欠揍了,扶起衣摆坐了下来,又仔细整理好,手住着头看着王紫,嘴角的若有似无的笑一直都没有消失过,半晌却听他道:

“双剑是好,可未免怒意太盛,如此暴躁,实在不适合练剑。”

王紫闭上了眼睛,那样子有点不想看到他也不想听到他说话的意思,那人看似劝她,可那语气那表情,怎么都像是在幸灾乐祸,然后不咸不淡的补刀,王紫现在没力气跟他计较,即便在那他出现的时候,王紫心里是长长松了一口气并且隐隐开心的。

因为他的出现至少让她否定了之前那些不安的猜测,让她知道这里不是只有她一个人,而她也一定会出去的,她做的努力都是会收到成果的。

“这才多久,你似乎已经受不了了。”那人又道,很直接的戳穿了王紫,她的确受不了了,她想出去,这一次王紫睁开了眼睛,看着那人,那眼神似乎在说话,但是说了什么那人却没会意。

“有什么话不妨直说。”那人说道,那悠闲的样子实在气人,王紫动了动唇,那人却挑眉说道:“你说了什么?”,王紫只动了动嘴皮子,根本没发出声音,那人不由得凑近了些问,王紫又说了一遍,那人却好笑的看着王紫说道:

“累成这样吗?那就等你缓过来再说吧,虽然我是个本分的正人君子,但是作为你来说,你应该要清楚,这地方不只有你一个人,你这样香汗淋漓的躺在我面前,做出这般……邀请的姿态,这会让我很为难,我想我是不应该出现的,你我真的毫无默契。”

那人又凑近了些,可是王紫说了他还是没听到,于是叹了口气说道,拍了拍衣角准备站起来,可身上一重,虽然那重量于他而言并没有什么,可他还是顺着那力道倒下去了。

那人双手举在头顶,那样子好像在说这一切跟他没关系一样,而此时,王紫正结结实实的趴在他身上,头埋在那人的肩膀上,口中呼出的热气喷在了那人脖颈上,虽然那人面上还是戏谑,可身体却僵了僵。

“你这是要霸王硬上弓吗?”那人仍旧戏谑的声音传来,现在看不到王紫的脸,不然他还是很想知道她现在做何想法的,他刚说了邀请、还委婉了?

“你别装,你知道我怎么才能出去。”王紫的声音在距离那人很近的地方响起,几乎就是挨着他的耳朵说的,热气不断的往他的耳朵里钻,那人不禁下意识的躲了躲,虽然王紫的声音仍然微弱的可以,但是这一次他还真听到了。

“我为什么要装?”那人道,似乎觉得王紫这话有些好笑,便当着笑了起来。

“因为你有不可告人的秘密。”王紫又道,他为什么不说她怎么会知道。

“你可真了解我。”那人说道,可那语气听起来也不知道是肯定还是在开玩笑,接着又道:“那你现在不打算起来吗?难不成我不说出点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你还打算要、我、好、看吗?”

王紫听着那被特殊强调的‘要我好看’,懒的理会他,别说她不会对他做什么,就算会,那人又不是绵羊,他是猛虎,怎么会任她怎么样,王紫开口,声音仍然很微弱:“我累了。”

那人一顿,显然没想到自己先后说了那么多话就换来王紫这么冷淡的一句话,更让人无语的是,这简单的三个字却好像怎么都反驳不利了,累了似乎就该休息,就该不被打扰……那人张了张口也没说什么,举在头两侧的手收了回来,反正王紫也看不到,垫在了头低下。

王紫是真的累了,她也不知道她到底练了多久的剑,用光了所有的力气,所有的神识,刚才看那人要走,情急之下扑了上来,她都不知道那力气是从哪里来的,她只知道他还不能走,她还有没问完的话,这次一定要问出来的……

那人微微垂眸看着王紫,却只能看到她精致的耳廓和纤细的脖颈,王紫的呼吸渐渐平稳而规律,那人面上出现些怪异的神色,她竟然就这么睡着了!她还真是放心他……

移开了视线,那人看了看鸿蒙的天,身上贴了一具女子的身体,每一次呼吸都带着另外一个人的重量,渐渐两人的气息几乎交缠在一起,那人嘴角笑了笑,却不知因何而笑。

……

王紫感觉她睡了很久,就像以往好多次一样,这样沉沉的睡一觉,醒来应该会看到等她的人,也许是九幽,也许是卫子谦,也许是青龙,也许是穷奇,也许都在,可是睁开眼睛的时候,微微醒了醒神,摸了摸身下,忽然意识到她身下压着的竟然是一个人!

“这床怎么样?”

紧接着一个声音就在她耳边响起,陌生却也熟悉,王紫一转头,嘴角挨着那人的脖颈擦过,王紫一顿,赶紧撑着身体做起来,动作利索的坐在一旁,离开了那人的身体,她的动作仅仅有条,虽然心中对这不该有的接触又瞬间的慌乱。

“作为一个被你吃了很久豆腐的受害者,你如此淡然,我竟然有种无处伸冤的感觉。”那人缓缓的活动着手脚,似乎在缓和刚才被王紫压了很久的身体,口中却是说道,好像自己的确因此吃了很大的亏一样。

“那作为一个被你利用了很久的人,我又该去找谁伸冤?”王紫看着那人说道。

那人挑眉看过来,有些许惊讶,那钻研的眼神里似乎在想,王紫只是睡了一觉怎么就变聪明了?应该是说变冷静了,却见那人翻身坐起,见王紫始终用一种‘这一次你别想逃’的眼神看着他,好险是盯紧他了。

“诶你希望我说什么,不如你告诉我,我原话来说!”那人忽然说道,似乎被王紫看的没有办法。

“我想不通你怎么会跟紫极阵里的那个男子长的一模一样,你跟他的有什么关系我都想不通,但你应该……就是宿雨,是你把青龙的神识封印进来的,天极图之前属于宿雨,而你只是之中对他避而不谈,因为你就是宿雨,对不对?如果你想利用我做什么事情,或者你想离开天极图,你都可以跟我直说,我会帮你想办法,但我现在只想出去,你懂不懂?”

王紫说道,墨眸看着那人,颇有些语重心长,如果换做别人,现在恐怕早就拽着他的领口爆粗口了,别他妈再跟她兜圈子了有话直说!

“你说了这么多,我没记住原话……”

只是在那人又把她的话当作耳旁风的时候,王紫真的想动手了,紧紧的闭了闭眼,可在睁开的时候,本以为还是那张让她手痒痒的脸,可没想到只瞬间的功夫,那人变换上了一副正儿八经的脸,深沉的墨眸,疏远的气质,好像刚才不断开玩笑挑战她底线的人不是他一样,王紫这边一愣,那边那人已经又说话了:

“你的神识恢复了?”虽然是在问,但语气似乎很肯定。

“嗯。”王紫点头,说着也内视了自己的识海,却是恢复了,她只是睡了一觉,但是效果似乎出奇的好!王紫怀疑的看着对面的人,可那人却毫无异色,也并没有把王紫的怀疑看在眼里。

“那就开始吧。”那人却说。

“开始什么?”王紫下意识的问,却见那人一挥手,一个卷轴迎面飞来,缓缓的落在王紫面前,并且展开,直到停在了第七式,王紫看着面前的天极图,那人是要让她练一柔掌?

“不想出去了?”那人说道,居高临下地看着王紫,再也没有了开玩笑的意思。

“我学会一柔掌就能出去吗?”王紫站起来问道,跟这个情绪变化很快的人交流真的很累,但是相比起另一面,现在的他还是比较可爱一点,最起码能说到她想听的话。

“你能不能学会还是问题。”

那人却没有给王紫肯定的回答,而是说道,王紫也不再说什么,专心看了一遍掌法,在之前她就已经全部记在心里了,只是神识亏损的太多,一直没能实际操作,温习了一边之后就开始练习起来。

她当然没打算一次就练会,这在她以往的学习中也是没有过的,所有的招心法都没有错,可还是在掌法要打出的那一刻失败的彻彻底底,所谓的一柔掌,全程柔若拂柳,可是动作一气呵成,后势渐强,余威愈盛,不动声色间取人性命,可她现在使出的掌法就只剩下柔了,一点杀伤力都没有,以至于在掌法出来的时候,跟一个普通人轻拍一掌几乎没有区别。

王紫停下,不禁觉得自己把这一柔掌打成了笑话,本该是一个惊世掌法,她竟然一点力道都没使出去,就好像在打出去的那一刻所有的力道都被抽走了,而让她无奈的是,她想不到哪个环节出错了……

不知是不是因为旁边有人看着,而这一次的掌法性质有点不一样,她要自己练会才有可能出去,所以下意识的看了看那青衣男子,却见那人负手而立,面无表情,就等着看她的自己的表现。

王紫收回视线,再一次集中精力去打,每一招每一式都认真之极,每次都在纪录着自己练习的过程,可是不管她怎么注意,在打出去的那一瞬间,都会比昂白如山倒,所有的一切准备都几近于无。

反反复复,王紫也不知道经过了多少次,她已经可以忽略那人看着她的视线了,可是直到她精疲力尽,神识无法支撑她继续的时候,还是没掌握要领。

王紫索性坐下来休息,将天极图召唤出来仔细又看了几遍,天极图内的招式很灵活,除了招式本身设计的巧妙之极外,还有许多书中所不能描述的感悟存在,如果触碰不到这一点,她就算招式练的再精,想要的效果也不可能达到。

“天极图,是极为霸道的功法,你可知道?”那青衣男子忽然说道,王紫看向他,本以为他这次不会多说一句话的,以往都是在她想不通的时候他出言点播,这一次、也会吗?。

“嗯。”王紫点了点头,表示知道,天极图的前六式,一式比一式霸道。

“一柔掌霸道吗?”那人又问。

王紫想了想,总觉他的问话有深意,可最后还是诚实的摇了摇头,一柔掌要以柔起势,否则伤身,这是天极图卷轴中写到的。

“你还是不知道,天极图本就是一个霸道的功法,不管是哪一招,一柔掌只是换汤不换药而已,九重纵云掌一重更比一重强,但是每一重都将出招人的性命也压在上面,不成功便成仁,遇上很强的对手,那会是便败具伤的局面。

九重纵云掌霸道在于视死如归,甘愿与对手同归于尽,一柔掌霸道在于纵观全局,绵里藏针,杀气要猛更要隐,该出则出,若不为杀,还霸道什么?”

那人却缓缓说道,说话间王紫又从那双平静的墨眸中看到了隐隐的掠夺,他真的是一个矛盾的灵魂,最起码她看不懂……甩去心中对那人太多的关注,王紫将注意力放在了他说的话上面。

天极图本就是一个霸道的功法,这从始至终都不会变?而‘杀气要猛更要隐,该出则出’是什么意思?王紫回想着自己使出一柔掌时的情形,她似乎的确没有释放过杀气,本以为杀气太重会破坏掌法的流畅……

“我试试……”

王紫口中说着,也歇了半晌,便翻身起来继续,杀气要猛更要隐……王紫在心中默念着,天极图中所有的招式本来就是为战而生,每一招都带着毁天灭地的能量,王紫也隐隐察觉到谱写天极图的人内心是怎么想的了。

那一定是一个疯狂向战的人,由水天幻到九重纵云掌,再由九重纵云掌到一柔掌,就如他的战意,在不断的膨胀,而在膨胀到一定的成都时,这种战意开始变得收发自如,灵活无比,就好像一个莽夫忽然学会了思考,力量与只会的结合让人望而生畏。

该处则出……王紫心中想着,杀气在一瞬间迸发!而在双掌也在同时打出,打出的掌没有对象,可是那浩瀚的掌力却仍然让王紫震惊,空气中不断激荡着推向远处,果然,一柔掌与九重纵云掌各有用处,但一柔掌的威力却绝对不可小觑。

王紫不由得转身去看那人,口中说道:“我是不是可以走了?”

本以为她已经炼成了一柔掌,神识也完全恢复,那按照之前说的她就可以离开了,可是久等不到那人的回答,自己也没离开,王紫渐渐睁大了眼睛,似乎有些不可置信的说道:“你骗我?”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