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一章 为她正名!再见宿雨现疑云

几人的面上都是难以抑制的喜色,紧紧的盯着王紫头顶那晶莹的光环,星星点点,渐渐的融入王紫的头顶消失不见,他们没有看错,这些真的是信仰之力!

信仰之力来自于人心底最直接最单纯的信仰,不掺杂任何杂志,将最好的愿望融汇在那信仰之中,是所有修真之人可望而不可求的东西,当初鸿、泽二兄弟在修补仙界支柱之后,筋疲力竭之时也是靠着无数人的信仰之力才活了下来!

“她、体内本就有信仰之力!”

冷殇有些难以置信的说道,这些信仰之力并非突然出现的,而是王紫体内本就有的,信仰之力并非人能掌控得了,它自会朝人体需要的地方而去,这信仰之力在王紫体内也不知道隐藏了多久,竟然在如今王紫正是紧要关头的时候出现!

“我想起来了,在修真界时她就收到过齐恒大陆的信仰之力,仙界时也收到过演阵院弟子的信仰之力!”

穷奇眼神一亮说道,他记得很清楚,这些他都是陪着王紫一起走过来的!穷奇面上带着发自内心的笑,从来不信因果的他现在也不由得相信,若不是王紫当初救齐恒大陆于水火,虽然在演阵院抛头露面也惹到不少麻烦,但是收获了这些信仰之力,却很有可能时王紫度过今天困境的关键!

“立刻将小紫修补了凡间界支柱的事情昭告天下!”卫子谦马上说道,温润的眼中闪过精明,似乎想到了什么。

“我有记忆水晶,九幽,我们去一趟仙界吧。”在卫子谦的话音刚落,慕千厷就紧接着说道,九幽眼神动了动,看了看王紫,只对着她的背影说道:“小公主,等我回来!”

说完便站起身来,慕千厷也马上起身,既然信仰之力可以救王紫,他们当然要用最快的速度去收集信仰之力,慕千厷的记忆水晶一直带在身上,没想到现在却起到了作用。

王紫的体内的信仰之力不知道有多少,他们不能干等着,必须先着手收集,而现在仙界当然是最好的去除,王紫什么六界联盟军的统帅,他们亲眼看到了王紫为战胜影族做的努力,现在正是收服他们信仰的最佳时机。

而且有九幽的结界在,即便已经过了快一个月,六界联盟军现在还困在苍岚城内,从这里去仙界九幽的速度也是最快的。

“我先率军回妖界,将记忆水晶复制一份给我。”饕餮也立刻站起来说道。

“看好小紫紫。”慕千厷说道,说完三人的身形便一起消失,众人的眼神放在王紫身上,紧张的等待着。

而九幽三人到了仙界之后,一个月来仙界已经在渐渐恢复了,乐九在刚刚稳定凡间界界面支柱后就将善后的事情交给了爵爷他们,现在仙界的硝烟味和尘土味道还没有尽数散去,但是一切都在复苏,那种充满希望的气氛是怎么都忽略不了的。

苍岚城的结界始终都没有打开,直到九幽三人出现在苍岚城外的时候,苍岚城内几百万人几乎沸腾了!只是令他们奇怪的是,出现的之后三个男子,是王紫身边的人,但是王紫本人并没有出现!

血红色的结界终于掀开,苍岚城重见天日,所有人都围上来想从九幽三人口中得到些消息,想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所有的将军马上到中军指挥部!”

饕餮沉声喊道,三人的脚步不停,自空中急掠而过,直接奔向了中军指挥部,北皇几人等的最着急,现在什么话都没说便紧跟着去了,张猛亦不在话下,他深知饕餮的命令跟王紫的命令是一样的。

其他人也不敢犹豫,以为是什么军情大事,收起了之前兴奋的情绪,尾随而去。

“王上现在如何?是否安全无虞?”

东乾一脚刚刚踏进门便问道,面上的斯文不见,快一个月了,他们在这里等消息等的很着急,不同于仙界那些人,他们深知界面支柱不是什么挥挥手便能补上的小地方小事儿,六界恢复正常了,可他们去高兴不起来,如果这一切都是王紫做的,那她现在十有*并不好……

“王上到底怎么了?”北皇问道,浓眉紧皱,九幽三人的虽然冷静,但是他们也隐隐能感觉三人冷静下的隐忍,再者,只有他们三个人出现在这里,这本身就不是一件正常的事情。

“等一下一起说。”慕千厷说道,凤眸转向门口,看着一个个匆匆而来的人们,北皇和东乾相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神中读到了相同的担心。

苏茂林和苏城也在盯着门口,来的人渐渐少了下来,基本上都到齐了,苏城也猜想九幽三人肯定是有要事要说,便转过头来说道:“三位有什么话就直说吧,统帅现在何处?可还安全?”

“是啊,统帅现在如何?统帅与几位尊者合力退影族,又救六界于水火,我等想不到如何才能报答统帅如此大恩,但也希望当面致谢,以谢统帅救命之恩呐!”一人上前说道,面对九幽三人态度也是恭敬的不得了。

“是啊,统帅乃六界恩人,理应再出来接受我们最虔诚的朝拜啊!”其他人也跟着说道,一个个都把王紫捧到了天上,那恭敬的姿态,好像王紫已经是神坛之上高高在上的神了,而他们正是极尽所能朝拜的信徒。

见人来的差不多了,慕千厷也不多说,直接拿出了记忆水晶,那上面纪录了他么离开后的全过程,众人刚开始还不明白三人怎么一句话都不说,直接放出了这些记忆水晶。

记忆水晶前面的部分是大地隐,也就是王紫还在跟影族打的时候,这个在场的人已经不是第一次看了,因为那场大战很多人都记录在记忆水晶中,这快一个月来,他们反反复复的看过无数次,没有一次不是深深的震撼。

而在看到后来的时候,众人眼睛渐渐睁大,身体也往前凑来上来,因为后面的是他们没有看过的,他们看到了王紫出现在了凡间界的界面支柱前,诺大的屋内顿时安静了下来。

透过影像,他们似乎也能看到那界面支柱上庞大的能量,他们看到了王紫布下了擎天大阵,那浩瀚的能量不断在界面支柱周围游荡着,可以想象王紫到底消耗了多少精神力和神识才将那阵法独自布下!

不是所有人都懂界面支柱的法则,但是他们知道王紫在布阵结束之后一直都没离开界面支柱,那天火将她包裹的严严实实,时间慢慢的过去,他们隐隐约约能看到了王紫的身影,界面支柱也越来越清晰纯粹起来。

他们隐隐知道,这里面还有什么未完的事情,王紫还在继续做,直到看到王紫口吐鲜血跌倒在地,直到盘膝而坐,那个单薄而坚韧的背影,始终坐在那里!

慕千厷将记忆水晶拿在手中,妖孽一般的脸上现在却是没有丝毫笑的痕迹,众人也迟迟不语,因为心中的震撼已经夺去了他们的语言,那个背影重重的打击在他们的心里,虽然他们与王紫之间打的交到不多,虽然他们与王紫并肩作战也没几天,但是现在心里却真是的疼着!

疼,还有惭愧,更有敬佩!敬佩这个一个侠肝义胆的女子,敬佩她舍身为六界,更敬佩她不计前嫌,不惧流言蜚语,坚持做她自己要做的事情!

“统帅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我们要怎么做才能救她?”

苏茂林猛然回神,颤抖着声音问道,起初只是觉得王紫众望所归,更是花溪谷力捧的人选,他一切听从王紫总是没错的,后来他渐渐认识到这个女子的不凡,她满腹韬略,她善恶分明,叫他打从心底里敬佩,现在见王紫明明是陷入困境当中,也许这二十几天的时间里,他们沉浸在胜利的喜悦当中,而王紫却是徘徊在死亡的边缘!

“是啊!我们应该怎么做才能救统帅?原来这二十多天来她一直在争取六界的稳定!我们都做了些什么啊!哎!”

另一个男子也着急的说道,似乎想到这几天来甚至有些得意忘形,每日庆祝,那人一手拍在桌子上,后悔不已,他怎么就忘了,统帅还未归来,他们怎么能轻易庆祝!

“三位快说吧!只要我们能做到的,要我们做什么都行!”

夏寻说道,却见她满是皱纹的脸上更多的是焦急,她现在恐怕是最矛盾的人吧,身为夏家的老祖,又是现在暂时担任的长天派掌门,当年将王紫驱逐出去时她没有插手,三十年后王紫回来也让她失望而归。

可事实证明了,当年那所谓的祸世贪狼,她没做什么天理难容的事情,反而做出一件件让天下人佩服的五体投地的事情,直到现在才一件件的揭晓,一件件的呈现在了世人的眼中。

今天更是已经成长为能独自化解历史上臭名昭著的影族,先救仙界于水火,后力挽狂澜,将摇摇欲坠的六界再次托起!当初仙界支柱损毁时,鸿、泽而兄弟以两人之力都险些命丧当场,如今在能量强大深不可测的界面支柱面前,王紫又怎么会好?

世外域的老祖都看向夏寻,眼神中有深深的懊悔,他们现在的想法都是一样的吧,事实以这么直接的方式告诉他们,他们曾经的家坚持的看法是那么的可笑!

“知道我们能做到,就算是上刀山下火海,为偿统帅救命之恩,我们亦不会有半句托词!”

宇文善说道,沉重的声音、坚定的态度,让所有都不禁侧目,世外域的家族一直以来都保持沉默的态度,虽然不曾反对过什么,但是也是出于大局考虑,但也不曾积极过,可是这一次,宇文家的发言实属第一次,看来再根深蒂固的想法,也有转变的一天。

“不需要你们上刀山下火海,小紫紫至今未醒,灵力和神识消耗殆尽,现在在靠着一口气支撑着,你们……只需将这记忆水晶送往仙界各大城池,将小紫紫之名传播出去,便可。”

慕千厷低沉的声音说道,在他说话时其他人自动停了下来,仔细的听着他说的每一句话。

“现在就给我一份,我立刻赶回魔界!”东乾说道,面色很凝重,在别人还想着这是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怎么能救王紫的时候,他已经明白了慕千厷的用意。

“我去召集军队,一起回去。”北皇也道,说完便转身疾步出去,刚出便飞身而去。

“饕餮尊者……”张猛上前一步,高大的身影在房间内很引人注目,张猛似乎想对饕餮说什么,饕餮却直接打断他说道:“去召集军队,我随你一起回一趟妖界。”

“是!”张猛立刻应道,声音如洪钟一般,在屋子里竟然还有回音,他正要请示他是不是先带军队回妖界,饕餮便先说了,随即也毫不犹豫的出门去了。

“原来如此!三位是想以信仰之力救王紫吧?仙界自几亿年前就已经废除了兴建庙宇的这一项,此后仙界再无朝拜之人,如今若能救王紫一名,再兴庙宇又有何难?我这就派弟子回世外域,为王紫塑金身,造庙宇!这样世人朝拜也有所去处,奉香也能传对了人,再加上将记忆水晶散发出去,效率会高很多。”

夏寻也很快明白了慕千厷的用意,浑浊的眼神亮了亮,立刻提议,他的想法却是让慕千厷、饕餮和九幽都有些惊讶的,兴建庙宇确实在仙界已经绝迹了,仙界都是得道飞升而来的,要么是土生土长的仙界之人。

他们的优越感很强,在他们心里,他们就是仙,他们就是神,何必再去庙宇中求仙拜佛?可从庙宇传达的信仰之力又是最直接和最高效的,所以夏寻的提议当真是再好不过了!

“掌门,这件事情交给弟子去办吧!”司空长歌上前说道,他虽不是什么将军,但是是阵法小组的组长,直接听从王紫的命令,所以中军指挥部他也是有资格来的,现在王紫有难,他当然坐不住了!

“好,你即刻便回,宇文华宇文乾一同返回,刻不容缓!”

夏寻立刻说道,他们晚一刻王紫就要多煎熬一刻,刻不容缓四个字说的掷地有声,宇文华、宇文乾、司空长歌三人答应了一声,便即刻转身离开,可走到门口的时候,司空长歌忽然停了下来,从腰间拿下了储物袋,走到中间的长桌旁,将储物袋一阵倾倒。

众人一看,竟然是一大堆的卷轴,起码也有上百张,司空长歌说道:“这些都是传送卷轴,有大有小,诸位根据自己的需要选择。”

司空长歌说完便走了,一点都不留恋那些卷轴,虽然那都是稀罕东西,但对他来说,他随时都可以画,而且现在他后悔的是平时没再多准备一些。

众人愣愣的看着司空长歌放下这些卷轴便急匆匆的走了,回顾神来后都急着上前抢了几个自己能用到的,倒不是他们贪图这些,而是有了这卷轴就有了速度,他们都想立刻回自己的城池兴建庙宇,再将那些记忆水晶带回去。

“我们知道该怎么做了,现在耽搁不得,我这就带人出城!”一个城主说道,其他人也陆续说道,说完便一刻不停的往回奔,那急匆匆的样子,即便是九幽三人冷血的心里,也不由得有了些暖意,只要是能救王紫的,他们便领这一次情。

“姬炎你去哪里?”西门流云抓住忽然转身就走的姬炎问道,以为他冲动的要去找王紫,心想他怎么可能找得到凡间界的界面支柱。

“回齐恒大陆。”

姬炎甩开西门流云的手,头也不回的继续走了,西门流云一愣,他竟没想到姬炎是另一番心思,匆匆转身跟慕千厷苏茂林他们告辞之后也追着姬炎去了。

“你等等,我们一起回去!”

西门流云追上姬炎说道,六界支柱的事情主要还是发生在仙界,冲突也大多集中在仙界,修真界还是知道的很少的,所以即便是修真界的人多,在修真界给王紫找一些信仰之力也是很困难的,不如在仙界来的快捷,毕竟仙界的人们才是真正从这场死亡的战线上真正经历过的。

可齐恒大陆不一样,王紫本就从齐恒大陆来,那里本就有王紫的庙宇和金身,只是这么多年过去了,也不知道是什么情况了,他们这次回去,将六界统帅便是王紫,也就是他们齐恒大陆走出去的战神王紫昭告天下,定然会收到不错的效果。

“谢谢你,肯救我的女儿。”

一个冷清的女声在夏寻身后想起,夏寻一愣,下意识的回头,直到看到来人,眼神在她身上定格了三秒钟,才肯定来人就是跟她说话,再一想她方才说话的内容……她的、女儿?

“你是……筱莲?”

夏寻难掩惊讶的说道,浑浊的眼睛顿时睁的大大的,眼神在夏筱莲身上仔细的打量着,夏筱莲真的活过来了吗?夏寻的手有些颤抖,拄着那跟发白的拐杖颇有些颤颤巍巍的靠近夏筱莲,看上去像是一个普通的老人,可夏筱莲却在她上千的同时,不慌不忙的退后了一步。

夏筱莲一直在苍岚城,她发自内心的为她的女儿骄傲,可也一直在备受煎熬,因为王紫每一次涉险都牵动着她的心,在得知九幽三人回来之后,她便急忙赶了过来,赶到的时候正好听到夏寻说的那些话。

她当然直到夏寻是谁,只是她看她现在冷清的样子便知道了,夏家的夏筱莲已将在三十多年前死了,这世上再也没有世外域夏家的夏筱莲,她与夏家再无关系!

“筱莲,你真的是筱莲!你父亲叔父知道你还活着一定会很高兴的!”

夏寻激动的说道,几乎落泪,在她已经彻底认识到夏家当年做出的决定是多么的草率,多么的错误的时候,夏筱莲竟然活生生的站在了她的面前,那是不是王紫也会有一天原谅夏家?毕竟夏筱莲还活着,这事情还没到不能挽回的地步。

“夏掌门说笑了,夏筱莲只有一个丈夫是魔界前任的魔王,只有一个女儿她叫王紫,不曾有什么父亲和叔父,夏掌门许是认错人了,但无论如何,我还是要感谢夏掌门肯想到这么好的办法来救我女儿的。”

夏筱莲清冷的声音继续说道,虽然面上带着笑,但那完全是另外一种状态,慕千厷走上来搀扶夏筱莲,心中也有些讶异她此时的反应,在他的印象中,夏筱莲从来都是个温婉的女子,如此好像穿上了一层铠甲的夏筱莲还是第一次见。

“母亲莫担心,小紫紫会好的。”慕千厷扶着夏筱莲在前面坐下,既然她不想与夏寻多交谈,他便阻断了两人的视线。

“小紫……如此倔强,就算知道危险的事情,也一定要去做完不可,好在……还有你们,她一定不会舍得丢下你们不管的。”夏筱莲叹了口气,面色顿时疲惫了许多,不似方才的伪装。

“母亲别因此担心坏了身体,叫小紫紫醒来后要怪我们了,她体内本就有信仰之力,现在情况已经在好转了,为了我们,她一定也在努力的尽快醒来。”

慕千厷说道,看着夏筱莲面上疲惫的神色忽然也自责起来,夏筱莲心中一定担心坏了,也许从始至终都在提心吊胆,但正因为她知道王紫对她的牵挂很深,才装作一直都很放心,深知一直都很开心的样子。

慕千厷尽可能的把好的情况告诉给夏筱莲,否则他不知如何才能让夏筱莲轻松起来……

“你们不用担心我,明天我就随苏城返回花溪谷,你们去陪小紫,她若醒来,第一时间一定通知我。”夏筱莲闭了闭眼睛,现在她最好的去除便是花溪谷,让慕千厷他们安心去救王紫。

“母亲,小公主会没事的,你要宽心,有我们在的。”九幽也走过来说道,他叫一声母亲,便是真的将夏筱莲当作自己的母亲的,爱屋及乌,他爱王紫,定然会将她深爱的母亲一并放在心上。

“好,就是因为有你们在,所以我才能放心的回花溪谷,小紫就交给你们了。”夏筱莲疲惫的面上这一次真实的露出些笑意,她现在是真的越来越清楚的知道,这些个男子们对王紫的爱至死不渝,如果原来还有些担忧,现在竟是都放心了。

夏寻站在不远处,看着兀自交流的三人,完全没注意她的存在,夏寻心中一震,才是真的明白,夏筱莲对夏家已经是难以释怀,更别说王紫了,心中直叹气,夏家种下的苦果,迟早要自己吞下去。

现在救王紫要紧,别的事情都暂缓吧,日后她再回夏家从长计议……

自九幽三人将记忆水晶带回来之后,北皇四人先行整顿军队回魔界,魔界的军队固执的想他们的王上回来,因为他们还记得王上说了要亲自带他们回魔界的,可在北皇拿出那个记忆水晶之后,所有人都沉默了,然后毫不犹豫的回了魔界,他们的王上,还等着他们去救!

妖界的军队由饕餮亲自带着回去,仙界的人也在不到半个时辰内全部撤去,速度之快令人咋舌,半个时辰前还是满城军队,现在竟然变成了满街的空旷。

九幽和慕千厷正要回去的时候却碰上了一身僧袍似乎也是匆匆赶来的慧远和慧能两位高僧,看慧远面上的急切的神色,似乎已经知道了王紫发生了什么事情,还没站定便快速说道:“你们二人身上可有王紫的随身之物?”

“这是她的衣服,不知算不算?”慕千厷想了想,他身上还真没有什么王紫的随身之物,将很久以前收在自己空间的衣服拿出来说道,可这衣服她也许久不曾穿过了。

“算,只要是她穿过的就行,你们二人快去吧,贫僧也要赶紧赶回佛门,为王紫集些佛光,许是杯水车薪,但愿有用。”

慧远说道,慕千厷点头,真如他猜测的一般,佛门隐世而能知道外界发生的大小事情,不简单的很,不过此时也不是想这些时候,见慧远匆匆而来又匆匆而去,慕千厷看了看九幽,二人也动身前去王紫那里。

仙界忽然之间大兴庙宇,而以及水晶也在各大城池广为人知,现在所有人心中都有一个崇拜的偶像,那就是王紫!一瞬间关于王紫过去传的沸沸扬扬,现在就算是在大街上素不相识的两个陌生人,在提到王紫的时候都能熟络的畅谈许久,然后欢欢喜喜的散去。

不知是如何挖出了王紫原来是凡间界来的人,又是齐恒大陆的飞升而来的修士,然后一步一步走到了魔界和妖界两界界主之位,至于之前紧抓着不放的贪狼之说、现在非但没消停,而且议论的更加热闹!

可这次议论的原因不是什么贪狼出而六界乱之类的,而是八个字——逢乱而出,为平天下!用的正是花溪谷当初为王紫正名的八个字,现在如果谁还敢说贪狼的不是,定然会在大街上被围攻的!

兴建庙宇的动作很迅速,几乎在一夜之间,仙界各地皆可见到供奉着王紫塑像的庙宇,而且就在没过几天之后,所有的庙宇都星火鼎盛,来往之人络绎不绝,而那塑像也很是独特,却见是一个盘膝而坐的女子,身穿一袭白衣,墨发及腰,半敛着眉眼,人是传神之及的,冷清而神秘,更别说那面上罩着一层白纱,让人窥不到仙人姿色。

被问及为何将王紫的塑像造成这样时,所有操办的炼器时都是同一个回答,那般神人之姿,纵有巧夺天工之能,也不能表达一二,不若以面纱掩之,令人神往……

却说九幽和慕千厷返回凡间界的界面支柱时,已经看到了效果,王紫周身的信仰之力越来越浓郁,不断有星星点点的信仰之力在王紫身边出现,那都是新增的信仰之力,速度比他们预想的还要快了很多。

饕餮也在两天后回来了,不久后东乾、北皇、南阙、西诀四人也找来了,王紫的状况越来越好,最起码信仰之力已经是源源不断,他们不必在担心王紫会煎熬很久了。

“王紫殿下哪用得了这么多信仰之力?”卫子楚不由得说道,心里是真的轻松了很多,看着围绕在王紫身边那些星星点点的光电,几乎要把王紫的身形淹没了。

“信仰之力吸收的再多对身体也没有坏处,只是小紫确实需要些时间来消化了。”卫子谦接着说道。

而此时的王紫,她只能感觉到一股温暖的能量在她最绝望的时候忽然出现,然后源源不断的支撑着她的身体,滋润着她的轮海和识海,在意识渐渐回归的时候,她险些惊出一身冷汗,还好,还好在她丧失意识的时候也没放弃跟界面支柱对抗,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她不知道救她的是什么能量,只知道那东西越来越多,越来越充盈,她的身体也渐渐好了起来,界面支柱对她神识的反噬也在长时间的胶着下停止了,不知过了多久,王紫只感觉一直紧紧攥着她神识的一双大手忽然松开了!

那种忽然的放松,竟然让她有种轻盈的不知道怎么控制自己的感觉,而很快她也明白,是界面支柱的能量终于从她身上离开了,也就是说,她终于成功了!

那一刻王紫很想立刻就睁开眼睛拥抱一直等着她的男人们,可是无论她怎么尝试都睁不开眼睛,她的神识好像保持在了一条惯性的轨道上,深沉的拔不出来,醒不过来。

那温暖的能量还在不断的涌进她的身体,可她现在却只有焦急,为什么已经脱离危险了却还是醒不过来,意识很清醒,可那是一种完全控制不了自己的感觉,她听到了九幽他们试探性的叫她,她想回应,可怎么都说不出话来。

最后心中一急,竟是神识一空,忽然陷入了黑暗,再也听不到什么声音。

“小紫!”

卫子谦抱着王紫倒下来的身体,有些着急的唤道,界面支柱已经在刚才隐去了身形,那矗立了这么久的界面支柱忽然消失,几人本是欣喜不已,本以为王紫会醒来,然而没有,王紫还是没有醒来。

“王紫殿下!哥她怎么样了?”卫子楚也急道,好不容易等到了界面支柱终于被王紫甩开了,可她怎么还没醒

“她没事,应该只是太累所以昏迷了。”

被卫子楚以提醒,卫子谦才想到去探王紫的脉搏,仔细探查片刻,王紫的身体基本上都恢复了正常,轮海中的灵力也在恢复,但是神识就不知道了,所以也许她还需要休养一段时间。

……

王紫感觉她睡了很长时间,而且这期间一直处在非常安静的环境中,那种安静让她很不适应,好像这个世界就剩下她一个人一样,安静的甚至让她恐慌,直到她忽然醒过来的时候,她都在想,也许自己是因为那寂静的可怕的环境给逼醒的。

可她睁开眼睛的时候,本以为会看到满屋子等着她醒来的人,因为以往向来都是如此,好像她每次醒来都是那么隆重,可是这一次没有,一个人都没在,看到满目的荒凉,王紫心中愣了愣,竟是忍不住的失落。

许是睡的时间太久了,有些分不清楚她到底是梦还是醒,王紫站起来四处看了看,却发现这地方挺熟悉的,又想了想,脑子终于清晰起来了,这里分明就是天极图内!

怪不得如此荒凉了,那么也说明,她还是没有醒了,而是在她的神识中,等等,是在天极图内?王紫忽然一顿,她已经很长时间没有打开过天极图了,难道是因为这次晋级所以又解锁了新的招式?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王紫想到了天极图的招式,竟然转眼间出现了天极图的卷轴,那卷轴在她面前缓缓打开,翻过了她学过的招式,最后停在了新的招式上。

王紫习惯了每次新的招式一出现便开始练习,因为她一致认为如果她不完成这个招式的学习就无法离开天极图塑造的空间,而在开始练习之后,王紫才察觉到她的神识还没恢复,抽取的神识太多还是让她难以忍受。

王紫坐在地上休息,不行,练习天极图的招式是极耗神识的事情,如果她的神识不恢复,那她要多久才能离开这里啊!

“你跟影族交过手了。”

忽然,一个声音由远及近,好像从四面八方传来,让人分辨不出具体是哪个方向,王紫着实惊讶了一瞬,因为在这么安静的环境中出现另外一个声音,本就很吓人,不过稍稍定神便直到这声音是谁了,她曾今也听过很多次。

“你真是宿雨啊。”

王紫抬头看了半晌,直到那身着青色衣衫的男子出现,王紫才说道,不管是猜测还是肯定,她一直都还没有找到机会跟他确认,不知不觉事情搁置了这么久,从怀疑他到再次见到他,与他口中说的一样,她已经跟影族交过手了,而且已经暂时尘埃落定了,这么一想,时间似乎就长了起来。

宿雨没说话,只是拿那双似乎能看穿一切的眼神看着她,王紫墨眸动了动,这才发现她竟然看清了他的长相!以往不管他们见过多少次,不管距离多近,他都从来没有露出过真实的容貌,他身上永远都蒙着一层灰,可这一次她竟然能看到他了!

只是、王紫的眼睛渐渐睁大,脸上渐渐浮现出不可置信,王紫伸手指着宿雨,口中说道:“你……你到底……”,可是完整的话却怎么都说不出来,她现在脑子里很乱,本来还清晰的思路在看到宿雨的长相时,顿时好想被猫扯过的毛线球,都乱了!

“我到底是在天极图,还是在紫极阵,你是……你尽然不是宿雨?”

王紫喃喃的说道,一瞬间开始怀疑自己到底是不是在天极图内,但是很快就肯定了,她刚才才看到过天极图的招式,从前到后不会错的,眼前人的声音也一直是她熟悉的,可是、可是他长相明明跟紫极阵内的蓝衣人一模一样!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王紫心中惊讶不已,能让她如此疑虑的事情还真没有几件,她几乎已经肯定了天极图内的人就一定是宿雨了,可现在那模糊的人现形了,竟然不是?!这让她怎么能接受?

如果他不是宿雨的话,那真正的宿雨到底去哪了?他的过往她已经从冷殇的口中悉数得知,如果眼前的人不是宿雨,那以前那些旧账也无从翻起了?

紫极阵是紫极阵,天极图是天极图,完全是两码事!王紫忽然摇了摇头,如此告诉自己,可眼前的人却只居高临下的用那双深沉的墨眸看着他,似乎知道王紫在疑惑什么,却偏偏不解惑,让王紫自己去想一样。

王紫也渐渐从一开始的震惊中回过神来,能够仔细打量眼前的人了,这仔细一看,还真看出些不同来了,紫极阵中的蓝衣人她记得很清楚,一袭蓝衣,周身的气息好像要与那遥远的太古融为一体,那气息太过深远,太过安静,如一刻久经沧桑的古树,矗立在时光的缝隙中,默默的看着岁月的流逝,然后静静的在自己身上画下年轮。

那个蓝衣人太遥远了,即便王紫在紫极阵的幻境中跟着他度过了很长时间,可依然觉得他触不可及。

可眼前的人不一样,一身青衣,同样是古朴的气息,可是他身上总是若有似无的存在一股掠夺的气息,那双深沉的墨眸虽然波澜不惊,但是里面总好像还藏着另一个波动的灵魂,那时他的另一面,不甘于平静的另一面。

“不,你不是他,你们不是一个人。”王紫肯定的得出结论,虽然两人长的一模一样,但是绝对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人。

------题外话------

这几天都好忙,晚上码字就很晚了,没时间写题外,今天着急写了点,想说紫极进入最后一卷了,需要多久完结我也不太清楚,把坑都填了就差不多了=。=

昨天有提到丧尸啊,如果将来我会写末世文的话,就以这个为背景写,不过那都是以后的事情了=。=

晚安妞儿们么么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