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一百四十四章 我的法则,信仰之力

却见鲜血沿着王紫的手掌不断涌出,在王紫的引导下,围绕着界面支柱在脚下蔓延开来,那血滴不断的变幻,形成一个个古朴的符文,在王紫脚下渐渐组成一个庞大的阵图,即便鲜血的大量流失让王紫身体也开始出现不适,但她始终知道从现在开始她每一个环节都不能出错!

王紫咬了咬了,用气血平复了手掌上的伤口,神识在界面支柱周围游走,确定所有的禁制都准确无误,而此时若从高空俯瞰下去,就能看到一个鲜红的阵图,庞大而古朴,宣示着如果它成型的话,将会蕴藏着多大的力量!

半晌,王紫周身的天火忽然暴涨!像是知道阵法的轨迹一样,沿着阵法蔓延开来,很快便将将整个阵法覆盖起来,天火久久不熄,煅烧着阵法,而王紫的的禁制也没有停下来。

半晌,却见界面支柱周围环绕的天火变换着形状,渐渐的出现了形状,呈现伞状将整个界面支柱包围起来,像是一双巨大的手掌,将界面支柱托了起来!

界面支柱上符文和文字形成的光斑还在不断的消失,王紫心中知道这些光斑消失的越多,凡间界将会越混乱,这都凡间界那边天空下的法则,这些法则的缺失会造成什么样的混乱她也说不清楚,但是她知道,现在也许凡间界就处在一片浩劫之中,她的速度越快这场浩劫才能越快结束,可是她偏偏急不得,所有步骤都必须有条不紊的进行!

而远远等在外围的人也只能心急如焚的等着情况,现在王紫是什么情况他们都不知道,没有人说话,各个神情严肃,心都在高高的悬着。

而王紫猜想的没错,现在的凡间界的确正在经历一场史无前例的浩劫、一场末日!就在界面支柱动荡的一瞬间,末日毫无预警的降临,晴空之上乌云密布,高山崩裂,九州动荡,城市毁灭,都是在瞬间的事情!

死亡的人数在不断的攀升,位面的格局发生着重大的变化,潜在的法则摧毁,一切都在发生着变化,魑魅魍魉趁乱而出,横行在这片乱世之中,末日毫无预警的到来,人类道德和法律的准则都在经受着考验,进而在这种考验之下快速的崩塌!

天空中泄露出强大的无色能量,照耀着凡间界的人类,那是界面支柱的能量,幸运的人们被那光束眷顾,不知不觉觉醒了名为异能的东西,超自然的能量促使着这群人类跟残酷的末日做着最后的斗争!

而末日中不幸的阴暗面,那些死去的人们,由于凡间界此时已经跟六界渐渐脱轨,鬼界更是由于在影族攻占的时候封闭了轮回,死而无所去处,灵魂不能轮回,邪恶的气息蔓延在凡间界的天空之下,促使着死去的人进化成新的种族——丧失!

他们邪恶,然而同样拥有着快速的进化能力,遍布在凡间界的各个位面,花草树木、一切灵物都在发生着人类完全想象不到的变化,仙界一天,凡间界一年,而在王紫开始拯救凡间界的界面支柱时,凡间界已经过去几个月!

那是一段残酷而灰暗的历史,整个凡间界几乎都被蒙上了死亡的丧布,阴沉的让人看不到希望,凡间界在期盼着救赎,期盼着奇迹的出现,期盼着这个灰暗的世界快点过去!

而此时的凡界面位面中央,浩瀚的星际,擎天大阵已经初具原型,王紫的神识在以前所未有的速度速度快速的支出,半晌,却见王紫手中飞速的掐诀,口中更是一刻不停的念念有词。

却见王紫周身的能量暴涨!灵力在一瞬间爆炸一般散发而出!界面支柱的周围的阵法忽然发出耀眼的光芒!让人看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

然而就在这么一瞬间,六界的所有人都感受到了震撼的变化,尤其是凡间界!只见灰暗的位面之下忽然晴空万里!云开雾散!连续几个月的死亡之雨忽然停下,衣衫褴褛骨瘦如柴的幸存者不敢置信的看着这一切,以为他们集体做梦了!

这一片浩浩晴空,是他们几个月都没有见过的啊,那美丽的蓝简直让他们想要高喊着去拥抱!

末日过去了!然而经营了多少代几千年的文明也就此断代,山河损毁,国不国,家不家,魑魅魍魉仍然肆虐,丧尸仍然遍布颓废大大街小巷,从此往后这便是一片全新的世界、百废待新!

“她做到了!”饕餮沉声说道,骄傲无比。

“可是还没有结束。”冷殇的声音紧接着响起,对于六界来说,六界支柱保住了,然而对于王紫来说,她真正的考验才刚刚开始!凡间界的法则,要由她的手编制出来!

众人心中也是一沉,仅仅一个擎天大阵已经用了这么长时间,王紫消耗的能量也是他们难以估计的,再加上编制法则、她……众人想不下去了,因为这个结果是他们都不确定的……

而此时的王紫心中也缓缓的松了一口气,为的是起码完成了一项,六界支柱保住了!王紫看着那些已经停止消散的光斑,可那些符文和文字还是漂浮在界面支柱周围,迟迟不肯融入界面支柱当中,这些法则已经损毁,她接下来要做的、就是修补这些法则!

要修补就要先知道这些法则的内容,王紫长长的吸了一口气,再度集中精力,庞大的神识自下而上包裹着界面支柱,运用冷殇教她的口诀读取着上面的法则,在开始的一瞬间王紫已经感觉到神识的刺痛!

她的神识一向是令她骄傲的一块,因为她的神识从来都是远远的领先于她的修为的,可是直到现在她才知道,神识永远没有止境,只是读取这上面所有的法则,分类整理,找出缺损的部分,就已经是极耗神识的一项了,王紫甚至怀疑,以现在这样的速度下去,她还能不能走到补全这些法则那一步!

而在冲进来之前冷殇他们传给她的能量,在擎天大阵之时几乎便用光了,而以她现在的神识、以她现在的灵力,只有两个字可言——危险!

王紫深知这一点,可她现在没有退路,即便她潜意识里再心急如焚都不行,她答应了他们一定会平安出去的,她不能食言,可她只是稍稍分神,神识中便是一阵钝痛!那是界面支柱在肆无忌惮的汲取着她的神识!

不行!王紫赶紧回神,界面支柱的能量太大,她只能顺之,不能分神,更不能因此让界面支柱吸引了她的神识,她要保持最清醒的姿态读取上面的法则!

王紫咬着舌尖继续,她生怕自己在某个瞬间坚持不下去,而用这种方式来提醒自己,庞大的识海飞速的运转着,界面支柱上那些符文你和文字几乎全部转入了她的识海中,这样的计算量也许几千台高科技的计算器都完成不了,而现在却是王紫一人在完成!

这个过程格外的漫长,漫长的煎熬,煎熬着等在外面的人,他们只能看到一团熊熊燃烧的天火,他们知道他们的爱人在那里面……

冷殇不由的上前一步,迈出一步后堪堪止步,雪白的瞳孔中倒映着烫红的火光,狐裘下的手苍白的几乎透明,紧紧的攥在一起,心中剧烈的翻涌着,他在担心,掩饰不住的担心,因为他很清楚,要编制这样的法则会是多么的危险,稍有不适便是……万劫不复……

“没有别的办法吗?只能等着吗?只能干等着吗?!”腾蛇忍不住说道,火光下的脸看得出来是在隐忍着什么,确实,他在忍,他在拼命的让自己冷静,他尽量的不让自己说话,否则他害怕以出口就是咆哮。

没有人说话,因为他们也想问,没有别的办法吗?如果有,他们会眼睁睁的看着王紫亲自去吗?腾蛇狠狠的握拳,骨节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身体都在微微颤抖着,艰难的让自己退后一步,尽量深深的呼吸,他不能冲动!

九幽静静的看着界面支柱的方向,那双红眸冷静的可怕,好像抽离了这个空间,任何东西都进不了那双眼睛,如果这个世界上没有了王紫,那这双眼睛便真的不会装下任何风景了……

小公主,答应的事情要做到,说过的话不能食言……九幽在心里默默的说道,现在的他好像一切感官都消失了,灵魂彻底的抽离了身体,无所谓是不是担心,无所谓是不是害怕,只有王紫站在他面前,他才能恢复正常,只有王紫出现……

“这上面的法则大大小小有几万条之多,损毁的更是有几千条!凡间界与六界息息相关,当初制定这些法则的时候是许多种族的几百大能之人制定的,她如何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全部修补完毕?”

王紫在心中想着,此刻她已经将所有的法则铭记于心,可是她也很清晰的认清了一点,她根本没有那个能力完成如此庞大的任务!

“不如……放弃了旧的法则!”

王紫心底的声音渐渐清晰!若是按照原有的轨迹修补这些法则,非叫她永远被这界面支柱困死不可!凡间界身处六界之中,但是过去以来,凡间界向来被排除在修炼体系之外,不管凡间界在不在六界的体系之内似乎并没有那么大的影响。

如今鬼界一时半刻也回复不了运作,凡间界百废待新,不能等着六界去救,这里的曲折太多,凡间界等不起!既然如此,凡间界不如独享一片天!

这种认识在王紫的心中越来越强烈,凡间界的位面众多,虽然并非修炼体系,但是凡间界的人类数量却是几倍于其他界面的,不如将凡间界独设轮回,凡间界既不脱离六界,又有自己的运作体系!

最重要的是,她可以放弃损毁的法则,重新编制!

“你有创世之才,不曾想过加以用之……”

王紫忽然想到了冷殇很久以前跟他说过的话,何为创世,开天辟地,破除洪荒,点造法则,万灵生长,此为创世,凡间界已有模型,而现在独缺法则,也是画龙点睛之笔!

她似乎明白了……为什么冷殇传授于她的是编制法则的能力了!他早想到可用这一个办法了!

想到如此,王紫忽然指挥着天火缠绕在界面支柱上,口中念着焚毁这些法则的口诀,很快,却见那些原本稳定的光斑在天火之中如蒸发一般快速的消散!

冷殇的眼睛微微亮了一瞬,她懂了!

“我要让凡间界、印上我的法则!”王紫在心里沉默而坚定的说道。

“不久后,凡间界的法则将会焕然一新,王紫,才是创世之人……”冷殇也缓缓的说道,但是声音中不乏激动。

“什么意思?”梼杌紧接着问道。

“凡间界的法则冗长繁缛,与六界搅在一起本就是一本烂帐,王紫没有能力全部修补起来,她很清楚这一点,所以烧了旧有的法则,由她来重新编制,她很理智,知道怎么才是对自己的对凡间界有利的,我想,她也一定会完好无损的走出来的。”冷殇说道。

众人听了不由的看了看冷殇,现在他们的心思都放在了王紫身上,而只要稍稍分出点心思他们就能发现,冷殇知道的东西真的太多,即便是编造法则、也一清二楚……

“我只要她好好的出现,不管是新的法则,还是旧的法则……”梼杌看着冷殇,冷淡的说道,冷殇雪白的瞳孔一凝,却没有说话。

凡间界需要新的法则,需要新的轮回,脱离于鬼界的轮回,轮回是关键……王紫在神识中一条一条的编制新的法则,按照冷殇传授给她的能力,现学现卖,而这个过程她必须非常非常谨慎。

凡间界不能完全排除在修炼体系之外,如果有人天赋异禀,六界之内任何人都有得道飞升的机会,修为在达到一定的等级时可以通过界面之门前往修真界,而这个等级,需要她来设定……

凡间界的轮回必须从鬼界取经,她必须拿到鬼界的黄泉、弱水……

王紫在按照冷殇传给她的能力一条一条的过滤,她的神识在以极快的速度消耗,那些闪着光的符文也从王紫手中飞速的打入界面支柱,而这一次那些符文并未停留在界面支柱表面,而是融入了界面支柱当中,消失不见。

渐渐的,王紫明显的感觉到了力不从心,而成型的法则才只有不到三分之一!即便是重新编制法则都是如此的耗费神识和灵力!王紫的额头上一滴一滴的冒着冷汗,脸色也渐渐苍白,可是她不能停,否则之前所做的一切都将功亏一篑!

青龙一行心中重重的一击,忽然间的沉重,王紫那里每一次的变化都牵动着他们的心,他们能感受到王紫的能量越来越弱,她的意识也越来越飘渺!

“能不能停下来!不就是个法则,就让凡间界去乱,跟她有什么关系!为什么一定要继续下去!”

腾蛇忍不住低吼着说道,情绪几乎在失控的边缘了,他真的很怕王紫有什么闪失,他还有很多很多话没有跟王紫说,他们还有很长很长的路没有走,腾蛇身形一闪,就要冲过去,却同时被几双手拽了回来。

“你去了只会害她!”青龙也在低吼,这样让他失控的情况很少见,他们所有人都在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再让他们去劝别人,他的暴躁也几乎无法掩饰。

“去也不是,不去也不是!你告诉我要怎么办?就让我眼睁睁的看着她神识消耗殆尽被哪个该死的界面支柱困住永远出不来吗?”

腾蛇愤怒的吼道,不知道是在气自己什么都做不了还是在气青龙他们这个时候拦住了他,可是这一次回答他的是毫不留情的一记重拳!青龙满面阴沉地看着他,紧紧的攥着拳头,声音也阴沉的说道:

“不会有那样的结果,你给我等着,小主人会好好的出来……”

腾蛇也怒瞪着眼睛,跟青龙怒目相视,可青龙说完那句话之后就移开了视线,也松开了对他的钳制,饕餮和穷期也松开手,见腾蛇虽然怒但是也冷静下来了,视线同时转回了界面支柱。

腾蛇咽下口中的腥甜,嘴角还带着一块青紫,也看向了界面支柱,他是真的很害怕,害怕的情绪让他始终冷静不下来,因为直到现在,他才那么强烈的认识到,王紫对他的重要性,也那么清晰的认识到,他想说的话竟然忍了那么久,明明那么爱她,为什么一直不敢跟她直说,到了现在,方才觉得如此恐慌……

小紫,你一定要好好的回来,我还有好多好多话要当面跟你讲……腾蛇瞪着眼睛,头微微扬起,眼眶中弥漫了一层水汽,却怎么都不肯让它落下来。

而现在的王紫,那种不间断的提取神识和灵力几乎让她的意识间断,法则的编制也时断时续起来,身体在空中微微晃动着,王紫狠狠的咬了咬舌尖,思维顿时清醒了些,她万万没想到,自己竟然只能坚持到现在这个时候,剩下的三分之二、她无论如何都完成不了了……

怎么办,如果不停下,她的神识迟早被界面支柱反噬,她不会死,只会永远陪着界面支柱困在这里,要是停下,且不说她能不能顺利的停止,就算可以,也要付出很大的代价……

王紫的意识又开始飘忽起来,然而就在她进退两难的时候,一直盘踞在轮海中的五色能量忽然冒了出来,已极快的速度涌进她的经脉!混沌石也在闪烁着红光,修补她的神识。

灵力的补充快速而庞大,神识却对于现在的王紫来说仍然是杯水车薪,然而让王紫的惊喜的是,五色能量的出现并非救急,庞大的灵力沿着她的轮海不停的向上突破,竟是在帮助她突破境界!

五色石的能量会在她危难时刻出现实属不易,现在也只有晋级才能快速修补她消耗的灵力和神识……念及此,王紫的中断了法则的编制,全神贯注的冲击境界,五色石的能量太大,可即便是这么大的能量,在突破境界中王紫还是花费了很长的时间,毕竟这将是她等级内的最后一次晋级!

青龙一行就等不到动静,王紫的气息好像忽然停滞了下来,他们只能靠着契约联系感应她的变化,而这种感应让他们很是被动,现在更是猜不到王紫怎么了,然而等了很久,王紫的气息竟然忽然间暴涨起来!她晋级了!

在这个时候晋级无疑是救命之举!众人面上都露出了喜色,如破天神期六层将会是天翻地覆的变化,王紫也会因此获得庞大的灵力和神识,结束她现在的困境!

王紫任由灵力在经脉中汹涌的奔腾,经脉的宽度已经是空前的三指宽!这在人类修士的静脉中已经是极限!只听识海中传来剧烈的的震动,那广袤无垠的识海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的上升着!这一次的晋级后识海竟然是以前所有积累的三倍有余!果然是天翻地覆的变化!

看起来只是一个层次,可是跨过这个砍,却完全是另一个领域、强者的领域!而这一次,王紫也成功的跳出了修炼的等级之外!连最后一个修炼等级都像打开了的枷锁一样,从王紫身上卸去,世间再无法则能约束她!

然而在王紫的晋级结束之后,她的契约兽们更是开始了盛况空前的疯狂晋级,本就已经全部解开封印的八灵体内再一次涌入一股强大的能量,其他在等级内的灵兽的境界更是大幅度的攀升!

黑子晋入了三十几阶离境!整整九阶!这是从来没有过的情况,由此也可以看得出王紫最后一次晋级是多么的可怕!梦魇晋入了三十一阶离境,旱魃晋入了三十六阶离境,三目灵狐晋入了三十六阶离境,幻影晋入了二十四阶离境,啸月晋入四十二阶掌神境,狂鸟晋入三十一阶掌神境,两条应龙晋入四十七阶掌神境,金翅大鹏晋入四十一阶掌神境。

雪风突破了掌神镜晋入三阶离境,蓝溪九魂羊晋入九阶破天境!机械兽也成功突破了破天境,晋入了一阶离境,千血鸟也突破了掌神镜,晋入四阶破天境,百变彩魔碟晋入三十九阶掌神境,黑水蛟晋入三十八阶破天境!

司马戍晋入黄阴四阶,虽然还有两阶,但是由于司马戍的资质有限,修为本来就再难寸进了,这一次晋级两阶已经是奇迹了。

远在妖界灵兽军团也开始了疯狂的晋级,那晋级的威压让整个八岐海上大大小小的灵兽都瑟瑟发抖,恐怕他们一辈子都没见过这样的晋级吧,完全不能用常人的思维去考量。

就在不久前妖界也还与其他界面一样,动荡不安,然而在刚刚稳定的时候,没过多久就出现了这样的晋级,所有人的眼神都不由得看向了八岐海上神秘的秘境岛,也许外界还不知道怎么回事,而只有王紫的灵兽军团知道,他们的主人现在正在经历着生死考验,他们虽然远在妖界,但是他们的心跳跟他们的主人同步,王紫好、他们便好!

这一次的晋级几乎都是跨越六阶以上的晋级,很多灵兽都突破了旧有境界,王紫的灵兽军团几乎也迈入了一个新的层次,而现在正在苍蓝城的龙骑军团也开始了他们另类的晋级,上一次九十九个龙骑士兵集体晋入了地元期,而这一次,九十九人再次晋级,几乎都晋入了地元期五层,西武、青山、明圣几人竟然直接突破了地元期六层,晋入了地灵期!

这让苍蓝城所有人都看傻了眼,不久前在所有的一切都奇迹般的停止之后,他们都处在极度的兴奋之中,六界联盟军的统帅——王紫真的没有走,真的救了他们所有的人!他们欢呼,他们兴奋着灾难的过去,他们高呼着‘统帅万岁!’,即便不久前很多人心中都还存在着深深的不相信,可是当事实摆在面前的时候,不管之前如何,他们现在都是发自内心的感激!

所有人都惊讶的看着龙骑军团,他们无法理解这个特别的军队怎么就站着都能晋级,而且是这么逆天的晋级,没有漫长的准备时间,没有人忽然,晋级就发生在转眼之间,看他们的样子也好像在自然不过,可他们明明是跳了好几个层级的晋级啊!

最惊疑的莫过于风广,因为他也曾是龙骑军团的主人,可现在不一样了,虽拜年一个龙骑士兵都不会用以前的眼神看他,更不会去听他的命令,而他明明记得,他们身上是有巫咒的……

只有北皇几人知道是怎么回事,也只有他们,现在还不敢放松,不敢欢呼,因为王紫根本就还没有脱离危险……

苍蓝城的人们像出城去,可别说苏茂林等手握兵权的人拦着不让出去,就算他们想出去,罩在苍蓝城上空血红色的结界现在也没人能打得开。

而此时的王紫,灵力晋级结束后,神识和轮海都是空前的充盈和壮大,五色石得能量却好像只用了冰山一角,此时更是功成身退退回了轮海之中,将那在王紫轮海中蠢蠢欲动的双面魔的能量包裹在内。

法则编制得以继续,那些成型的法则在天火的煅烧后快速的融入界面支柱,高高的界面支柱已经有三分之一恢复了纯洁的五色,王紫在这个过程中安静的仿佛入定,一刻都不敢分神,然而外界的世间却是在快速的流逝。

一天过去了,两天过去了,五天过去了,众人看着恢复了三分之二的界面支柱,到底还需要多久……

乐九已经在之前就通知了爵爷几人他这里的情况,也让惊鸿、唐玉那里抓紧恢复仙界的秩序,在这个过程中,影族已经退走,仙界乱做一团,鬼界更是不知道什么情况,他们现在只能先从仙界着手,一步一步来。

影族这个最大的隐患暂时不会出现了,而那些蠢蠢欲动的邪修势力还不罢休,这个时候定然不能让他们钻了空子。

又是三天,虽然界面支柱的已经恢复了一大半,越是胜利在望众人越是忐忑,已经又持续了这么多天,他们很清楚,即便是王紫之前那一次晋级让她修为暴涨,可是消耗了这么多天也已经差不多了,况且王紫现在的速度明显的缓慢下来。

如果在王紫的神识和灵力都用完之前还结束不了,可不会再有一次晋级来救王紫了……

与几人猜测的一样,王紫现在确实又陷入了几乎‘弹尽粮绝’的困境,那么庞大的神识竟然也会有用完的时候,灵力更是消耗的几乎不剩,更危难的是,越到首位的时候越困难,消耗也更大!

此时王紫与担心她的男人们是相同的想法,她已经没有再晋级一次的可能了……

王紫试图唤醒轮海中五色石的能量,可是这一次,那能量竟然稳稳的待在原地,无动于衷!灵力还是其次,关键是她的神识几乎告薨,然而神识根本没有什么补救的办法!

还有最后的收尾了,她只能……孤注一掷了!

王紫狠狠的合上了齿关,舌尖上传来尖锐的疼痛,同时腥涩的味道在口中蔓延。

“我一定会出去的,不管用什么办法,不管用多长时间,等我……”

九幽几人的耳中同时传来王紫的声音,这是将近十天来王紫第一次给他们传话,本该是高兴的,毕竟他们等消息等到自己都快把自己折磨疯了,可是听到王紫这样的话他们非但高兴不起来,反而都是心中一沉,巨痛的感觉袭来,众人身体都是一僵,眼神死死的看着前方,此刻王紫的身影已经若影若现,透过火光能看到一个单薄却挺拔的身影。

“小公主……”九幽低低的唤道,心中的疼痛快速的蔓延到了四肢百骸,不管用多长时间……那是多久……

“小紫……”卫子谦颤抖着嘴角,不敢置信的看着火光中的身影,她真的要那么做吗?那留给他们的将会是多么绝望的等待……

“王紫殿下!”

卫子楚的脑海中嗡嗡的响着,他宁愿自己理解错了,他无意识的喊道,想冲过去把王紫带回来,为什么又是她,为什么又是她来承受这一切,不管用什么办法、不管用多长时间,她会多疼啊……

饕餮抓住了卫子楚,死死的钳制着他的胳膊,即便他现在心里疼的要死,可理智却清醒的要死,绝望的感觉蔓延全身,他从不觉得,自己会有如此狼狈的时刻,他在阻止卫子楚,可他何尝不想不顾一切的冲进去……

冷殇的脸色忽然变的很僵,身体也好像僵硬成了一座冰雕,他……错了吗?那雪白的瞳孔忽然变得凄迷,如雪花一般的瞳孔好像被融化了,反着晶莹的水光……

王紫只来得及分神说完那一句话,便再也没有时间耽搁了,将最后的法则编制完毕,喉中的腥甜已经再也忍不住,灵力和神识都耗用一空,王紫拼着重伤才将最后的法则打进了界面支柱!

“噗……”王紫口中喷出鲜血,身形不稳的跌坐在地,王紫干脆盘膝而坐,最后的法则在快速的融进界面支柱,整个界面支柱也完全恢复了纯洁的五色,这本该是所有人都庆祝欢呼的事情,凡间界新的法则诞生,脱离了鬼界管制的轮回,可没有人高兴得起来。

九幽他们与王紫之间也就三十几米的距离,天火已经退回了王紫的体内,他们能清晰的看到背对着他们盘膝作者的王紫,她看起来只是打坐而已,可他们比谁都清楚,王紫现在正在承受着巨大的痛苦!

世上最痛苦的事情是什么,也许以前他们不知道,现在却身临其境,他们深爱的女子就在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承受痛苦,而他们、什么都做不了!

几人的双拳紧紧的握在一起,鲜血自指缝中滴答滴答的流出,可是没人在意,九幽缓缓的上前,其他人也缓缓上前,停在最接近王紫的地方,盘膝坐下。

浩瀚的星际,绚丽的界面支柱,界面支柱在盘膝而坐的女子,她身后几步只外同样盘膝而坐的男子们,本该是多么美丽的情景,可他们心中的沉重现在也许没有人知道。

凡间界的法则已经彻底修改,界面支柱也早已问稳定下来,然而外人看不到的是,王紫的神识正在跟界面支柱做着抗争,那样的抗争弱小的几乎能忽略不计,界面支柱的能量还是在不断的反噬着王紫。

王紫口中的鲜血不停的涌出,神识中传来一阵一阵的钝痛,已经让她麻木了,灵力更是一滴不剩,她不知道她在用什么抵抗界面支柱的反噬,她只知道自己不能放任界面支柱的能量侵入她的身体,让她变成一个麻木的能量体,永远跟界面支柱绑在一起。

她不后悔她做的事情,不后悔来修补凡间界的界面支柱,让她再选择一次她还会做出这样的选择,会走到现在这一步她也早有准备,可她不会任命,即便她很清楚,如果现在放弃抵抗,所有的疼痛都将过去,然而她不会,因为九幽他们还在等她。

“小公主,我陪你,不管多久。”九幽在王紫身后轻轻的说道,已经听不出他话中的语气,可见他嘴角带笑,如王紫就看着他一样。

“小丫头,你可不能放弃……”饕餮也道,声音很轻,语气中带着宠溺,像是平时与王紫闲谈一般,所有人的情绪都变得异常的平静。

“媳妇儿,咱俩打的赌,你已经输了,所以这声媳妇儿我是叫定了,你可不能让我等太久……”混沌笑道,嘴角勾起,带着他一贯的痞气。

“王紫,那天你说‘整个天下都不及你们’,你说我们是你的世界,我可是在场的,我不管,反正你是说过的,你快点醒来,不然时间长了我怕你赖账……”梼杌说道,似乎因为想到了开心的事情,面上也笑了起来,眼神看着王紫如墨的长发。

“小紫,你一定要早点醒来,我有个秘密要告诉你,这个秘密大家都知道,就你装傻,这一次,我不躲,也不许你躲!”腾蛇鼓着脸,威胁一般说道。

李战鹰眸看着王紫的背影,眼神渐渐柔软了下来,连带着那张棱角分明的脸也柔和了些,他左手的中指轻轻动着,小紫、能感受到吗?千里姻缘一线牵,我白虎此生只认一人做妻子,我好不容易才找到我的信仰,好不容易才找到我的爱人,我知道你现在很疼,可为了我,坚持下去好吗,求你……

简修文从始至终都默默的看着,他不是不心疼,不是冷血,他心中照样备受煎熬,却见简修文缓缓的松开了手,去探向上衣口袋,手伸到一般却忽然停了下来,似乎才注意到手上的鲜血,忽然掏出一张手帕把受伤的血擦的干干净净,这才伸进口袋中拿出一个东西。

却是一张照片!照片中又三个人,一个很清楚,正是简修文,还有一个身穿紫色长衫的男子,那男子高大而沉稳的样子,虽然是照片,但是那冰冷和柔软的气息还是矛盾又有些和谐的融汇在那人身上。

那人只露出一张如刀刻一般的侧脸,嘴角紧紧的抿着,可那眼睛中却隐隐能看到柔和的光,那人低着头,而那人怀中竟然抱着一个襁褓中的婴儿!

那婴儿却是照的很清晰,小小的脸,在那高大的男子怀中看起来是那么的脆弱,而那婴儿闭着眼睛,似乎在睡,而且睡的很安稳,抱着她的人眼神正是一眨不眨的看着她。

简修文在照片中也是一身笔挺的西服,红眸中泛着温暖的笑意,那是王紫从来没在简修文身上看到过的,而简修文也从未向谁提起过,在王紫刚出生的时候,师傅带着她四处寻求续命之法。

直到让小小的王紫捡回一条命之后,每天把她抱在怀里,护犊子的很,就连他这个徒弟也只有看着的份儿,他曾经多少次想从师傅怀里接过小小的王紫,都被无情的拒绝了。

而那照片中的另一个男子,自然就是王胤天了……

“小师妹,如果你醒来,我把师傅的事情讲给你听,你一定很想知道吧……”简修文轻轻的说道,手指轻柔的摩挲着照片上婴儿的脸。

就这样,几人轮番跟王紫说着话,不管说什么,反正没有人停下来过,大大小小的事情,青龙他们更是把很久很久的事情都挖出来说了,互相爆料着以前的丑事,他们不停的说,然而没有一次得到回应过。

看起来像是傻了一样,可他们不介意,他们必须等到王紫醒过来,必须让她知道,有他们陪着她,永远永远……

时间不停的过去,即便他们多想时间流逝的慢一点,那样的话王紫承受的痛苦也会轻一点,但是时间不听他们的,仍然自顾自的流逝着,一天、两天……

也不知道过去多久,那几个男子面上笑着,心里却疼的麻木着,王紫始终没有一丝动静。

而现在的王紫,疼痛于她来说已经不算什么了,她已经忘了什么叫疼,也忘了为什么她一直坚持,她的脑海一片空白,白到她几乎想不起来自己在做什么,自己在哪里,自己身上又发生了什么事情,她只知道有一个不能放弃的东西,促使着她习惯性的抵抗着……

然而不知道过了多久,王紫身上忽然浮现出晶莹的光点,像是萤火虫一样,微弱,却渐渐的汇聚在一起,越来越多,真是的存在着!那光点渐渐的在王紫头顶聚集,形成一个晶莹的光环!

几人的声音忽然一停,都注意到了王紫身上的变化,冷殇雪白的瞳孔瞬间似乎放射出华彩,却听他有些激动的说道:“这是……这是信仰之力!”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