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一百四十二章 后方火起!这是我的责任!

“确实出事了,莲生死了。”

莲生看着王紫,一字一句的说道,那双雪白的眼睛如天地间飘落的雪花,洁白无瑕,但是很冷,尤其是现在,王紫感觉那冷一直往她的骨头缝了钻,冷的她想哆嗦。

“什么叫、莲生死了?”王紫的脸上没有表情,因为她做不出任何表情,犹如她此刻的心,好像没有任何心情,冷殇说的话很直白,可为什么她就是听不懂!

“你告诉我,什么叫莲生死了?他怎么可能会死!我走的时候把他交给你了,那是我相信你,相信你冷殇就算天塌下来也会保住莲生的!你说了他只是需要静养,可他为什么会死?为什么?我离开才几天!如果你做不到,为什么还要答应我?我宁愿把他带在我自己身边!”

王紫愣愣的看着冷殇,却忽然上前抓住冷殇的前襟,狠狠的揪到自己面前,情绪有些失控的低吼,她不是不懂,她明明也查看过莲生的伤势,他怎么可能会死?怎么可能?!

自从上古莲生受伤之后就再也没有清醒过,那个总是缠着她呱噪不已的莲生,那个总是缺根筋的莲生,怎么可能会死?她不相信,莲生明明是属小强的,打不死了,现在为什么会不声不响的就走了!

被王紫这样抓着,冷殇眉心渐渐聚拢在一起,让那张冷静的脸上也多了些波澜,垂着眼皮看王紫,这是他第一次见到王紫这么不冷静,那双墨眸中席卷着风暴,有悲伤,有愤怒,更有愤恨,那样子好像将莲生的死怪在了他的头上,好像他就是杀死莲生的凶手。

“你为什么不说话,莲生的呢?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就算是尸体,你把他给我!”

王紫的眼中出现猩红的血丝,眼泪似乎也被愤怒压了回去,她无数次的告诉过自己,她绝对不会允许身边的任何一个人掉队,绝对不会!可是只有几天而已,为什么莲生走的这么突然!

“王紫!王紫你冷静点!听冷殇把话说完,他怎么会……”

梼杌甩开了对手奔回城楼,可迎面看到的就是王紫浑身冒着挡都挡不住的杀气,一并向冷殇包围过去,眼神也好像在看不共戴天的仇人一样,手中的能量若隐若现,似乎在压制,而不知道在那个控制不住的点上,她就会对冷殇出手!

梼杌一收抓着王紫的手,一手抱着她想要把她跟冷殇分开,可王紫的灵力一震,梼杌并无准备,被震的退后几步,梼杌皱眉看着冷殇,他虽然不知道忽然之间发生了什么事情,但他只知道一点,冷殇绝对不会做让王紫伤心的事情!

“他只是死了你已经如此痛了,我敢告诉你别的吗?”

冷殇垂眸看着王紫,相比起王紫,冷殇从始至终似乎都冷静无比,可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多不想看到王紫这个样子,冷殇抬起手,轻缓而坚定的覆盖在王紫的手上,即便王紫的杀气不断的涌向他,他也没有表现出丝毫的不悦。

也许是冷殇沉重而认真的话让失控中的王紫听进去了,也许是那句话的弦外之音太明显了,也许是冷殇自始至终都是欲言又止的表情让她忽然意识到了,王紫的狠狠的愣住。

“什么叫只是死了?还有别的什么?”王紫抓着冷殇的手没有放手,依然仅仅的抓着那厚厚的狐裘,似乎感染了冷殇手上冰冷的温度,王紫的手几乎僵硬,身体也渐渐僵硬起起来。

“九幽。”

冷殇却移开了视线,眼神看向王紫身后的九幽,九幽半边的眉毛一挑,面色却很很冷酷,甚至也渐渐蔓延了寒冰,冷殇这半晌的欲言又止,他似乎已经猜到了是什么原因。

“带着王紫回血族吧,趁时间还来得及。”

冷殇说道,他能感觉到面前的王紫身体狠狠的一僵,渐渐松开了手指,眼神却有些呆滞,那双墨眸中什么都没有,好像如她的灵魂一样,现在空洞的厉害。

梼杌也是一惊,冷殇为什么会说出这样的话?回血族,也就是说、六界待不下去了吗?而能让六界待不下去的原因就只有……六界支柱出事了吗?

“冷殇,到底怎么回事?发生什么事情了?”梼杌皱眉问道,语气中不难看出他的急切。

“小公主……”

九幽走了过来,紧紧的抓住王紫手,见王紫丝毫没有反应,九幽心里一片阴霾,他很早以前就发过誓,不会再让他的小公主受到这样的伤害,可为什么还是发生了?心里杀戮的心思不停蔓延,可什么都比不上让王紫恢复正常重要。

九幽上前抱住王紫,紧紧的,好像要让她感受到来自于他的温度,让她感受到她身边还是有永远不会离开的人,王紫呆呆的被九幽抱在怀里,脑海中却像电影的胶卷一样,缓缓的倒带,那些斑驳的画面里一张一张都是那个神经质的莲生。

“我莲生在此起誓,誓死追随眼前的女子,认她为主,绝不敢有一丝违逆,若违此誓,便让莲生坠入幽冥地狱,永世不得超生!”那时连横蓬头垢面,黑溜溜的猫眼中却满是精打细算的小聪明,他被迫发在重誓,也是因为这个誓言,他从此赖在了她身边。

“我可是为了亲亲主人,放弃了整片森林的人啊!”这句话不知道他喊过多少次,可是每一个人当真过,莲生的话水份太大了,以至于他认真说一件事情的时候已经没人愿意去分辨这件事情的真实性了。

“主人啊,你对我的救命之恩我该如何相报啊?莲生身无长物,只好吃点亏以身相许了!主人你可得好好待我啊,我把我的余生都交给你了啊!”那时莲生解开巫蛊的时候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在在王紫面前哭着说,王紫只当他又抽风,丝毫没有放在心上。

在王紫的记忆中莲生所有的一切都那么无厘头,似乎根本没有记住的理由,可现在想起来却那么清晰,他得瑟的样子,他假哭的样子,他狐假虎威的样子,他算计人的样子,他欺软怕硬的样子,当然也有他精明时候的样子。

记忆停顿在莲生跟她过的最后一句话,那时他浑身是血躺在地上,开口便是浓浓的鲜血涌出来,他只用平生最痛恨的样子看着影族的圣子,让王紫杀了他。

她一直不曾想过莲生那时的眼神,好像积聚了很久很久的仇恨,根本不是依照一心能形成的,也并非因为王紫的仇恨而仇恨,后来拼着一死也要重伤影族的圣子……

“你是如何捡到他的?”

“仙界,你不知道吗?”

“他的伤已经无碍,理应该醒了,但是他的神识好像沉浸在了什么地方,一时还无法清醒过来。”

“神识沉浸在某个地方?这是什么意思?”

“他应该是清楚周围发生的事情的,但是神识被某个东西绊住了,他突破不出来,就好像梦魇一样,也许是他自己困住了自己,你们碰到过什么人吗?”

“碰到过,除了打伤他的人,他应该没有跟别人深入接触过了。”

这是她与冷殇的对话,就在前几天,就在前几天……莲生,你的神识留在了哪里?

“……那个窝囊废是怎么喜欢上你的呢?还爱的死去活来的……”

王紫的身体忽然哆嗦了一下,牙齿磕在一起,发出轻微的响声,墨眸波动着,好像从回忆中醒了过来,可是她宁愿自己没有想通这一切,莲生,不会做出她不想看到的事情,她不相信。

“小公主,别这样,还有我在,还有很多人在……”

九幽轻轻的吻着王紫的额头、眼睛、脸颊,想安抚王紫的情绪,唤回她的神志,他的小公主那么聪明,除非她不愿意想,否则,相同这一切也只是分分钟的事情,他什么都做不了!

如果莲生现在在他面前,他可以用最残忍的方法让他死,可即便那样也弥补不了王紫心里已经鲜血淋漓的刀口,那时由莲生亲自插进去的,也许在落霞山第一次见到那个蓬头垢面的莲生,这把刀就已经埋下了,直到现在才拔出来。

而真正疼的便是拔刀的时候,那汹涌的鲜血和狰狞的伤口让他都几乎手足无措,连带着王紫幼时受过的伤一并翻出来,他千防万防,还是没有防住,还是让他的小公主受伤了,……

在城楼上的士兵看都不敢看这里一眼,他们只是看到统帅忽然撤回来,跟那几个人说了些什么话,就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一个男子抱着统帅亲吻,而背景就是这个猩红的战场,谁能告诉他们这是怎么回事?

梼杌脚步动了动,王紫现在的情绪揪好像一双手,紧紧的揪着他的心脏,那尖锐的指尖刺进了他的心脏,生疼生疼的,可是他也做不了什么,抬头看了看冷殇,却见冷殇只半垂着眼皮,让人看不到他眼中的情绪。

“王紫……”乐九从战场声退了回来,长长的衣摆随着他的动作落下,几乎在瞬间他就感受到这里的气氛的紧张,缓缓的走到了王紫身边,想要开口时却忽然咽回了想要说的话。

“没时间了。”冷殇的声音再次响起,好像只有他才是在场唯一清醒的人,其他人都在担心着王紫的情绪,只有他反复的强调着事实。

乐九转头看向冷殇,似乎在想他说的话,而后在脑海中做了联想。

“乐九,发生什么事了?”

而此刻,忽然听到王紫说道,她仍然趴在九幽怀中,那声音很冷静,冷静的似乎有些空洞,九幽垂眸看着王紫,他最不想看到的就是王紫这样,明明心里受伤了,可是理智却能比任何人都清晰,他的思维和情感分离了,分开的那么干脆,也那么疯狂。

“煅魂水的阵法忽然出现了,笼罩了整片世外域和海域。”乐九的声音空灵,以他的聪明何尝不知道王紫现在的情绪正在朝着他们掌控不了的方向发展,而他更清楚,他最正确的做法就是顺着她的思路走。

而就在乐九的话刚刚落下的时候,卫子楚也旋身落在城楼之上,而且面上一脸焦急之色,还没站稳脚跟就说道:“仙界支柱恐怕出事了,我的感应很强烈,似乎在召唤我!”

卫子楚紧紧的皱着眉头,他现在的身体很奇怪,背后的图腾灼烧的他难受,可还有什么感觉在身体里乱窜,让他无法集中精神,卫子楚靠在城墙上,抵着额头似乎有些痛苦的样子。

随后回来的简修文,眼神在几人之间扫过,他想他已经不必要说什么了,在场的人已经都知道了,只是王紫的情绪似乎很不对……

王紫双手撑在九幽的胸膛,缓缓的站直了身体,离开了九幽的怀抱,九幽只一眼不错的看着王紫,看着她轻垂着眼帘,看着她再抬眸时眼中漆黑如墨的色泽,看着那墨色后无边的黑暗,她硬是将悲伤和失望化作了坚硬的小石头,堵在了她的伤口上,疼、已经不在乎了。

却见王紫缓缓走到了城楼边缘,看着远处那影族的圣子,他似乎也隔着老远的距离看着她,可是不知为什么,那视线落在王紫身上时带着挣扎。

“青龙,子谦,李战,千厷,饕餮,混沌,穷穷,你们都回来。”

王紫在神识中说道,战斗中的几人听到王紫如此平板的声音都愣了一下,但是也没有犹豫,同时将对手逼退,闪身飞回了城楼,看了看王紫,知道暂时从她哪里也得不到答案,便看像其他人,询问发生了什么事,可其他人也只是摇摇头,他们也无法全部说清楚。

“哈哈哈,是不是已经收到我们送你们的礼物了?挺快的啊,本使以为至少也要再等一个时辰的,没想到这么快啊!看来你这女人还真是听从的!”

忽然分开的双方,那影族的右使看了看气氛凝重的城楼,忽然仰天大笑,好像忽然猜到是因为什么事情一样,笑的张狂不已,顿时其他人也跟着大笑。

“聪明又有什么用,不出两个时辰,都要埋在一片废墟之中,哈哈哈哈,真是期待啊!看他们现在的样子多赏心悦目啊!到时候一张张绝望的脸该是多么的精彩,如果你们肯跪下来给爷爷磕几个响头,或许爷爷会大发慈悲,考虑给你们一条生路,哈哈哈……”

那左使也说道,勾着右使的脖子笑的前仰后合,只有那影族的圣子,站在原地动都没动,背对着太阳,斗篷宽大的帽檐在脸上投下一片厚重的隐隐,让人看不到他脸上的情绪。

青龙几人听了皱眉,卫子谦去扶着卫子楚,卫子楚只换乱的说了些什么,但其他人也大致猜到是怎么回事了。

王紫却好像没有听到影族那些人的挑衅和幸灾乐祸的话,墨眸在下方的战场上扫过,所有人都在毫无所知的厮杀,他们心里也许还在想着,杀退了这一波影族就是胜利,所以他们拼杀,所以他们一往无前,所以他们誓死一搏。

王紫抬头看向那影族的圣子,却听她说道:“莲生呢?”,她的声音很平稳,那声音一直送到那圣子的耳中,左右使看向他们的圣子,奇怪王紫说了什么,他们只看到王紫动了动嘴,可是说了什么话他们却没有听到。

“死了。”那圣子那边停了停,然后开口,却只有冷淡的两个字传过来,王紫只是忽然而来的一句问话,可王紫说的是什么他却好像完全知道。

“背叛我的人,我是要亲自处理的,他怎么可能死?在我没有同意之前,都不可以。”王紫又道,而影族那圣子罩在斗篷下的身体确实狠狠的僵硬了一瞬。

“他先寄放在你那里,我还有重要的事情。”却听王紫又说道,而在说完这句话之后,王紫的眼神在其他幸灾乐祸的影族之人身上扫过,灵力加诸的声音之中,紧接着说道:“你们不是想看到六界支柱崩塌吗?我在这里告诉你们,在你们有生之年,恐怕都不会如愿的,因为、还有我在!”

王紫的声音冰冷而坚硬,重重的敲击在他们心中,却见那些人脸上的笑意都是一僵,隔着这么远的距离,他们似乎也能感受到王紫身上传来的压迫,那种不受任何人威胁和安排的意志,一瞬间让他们都有种失去掌控的感觉,明明他们才是现在局势的掌控着,可是那种不确定的感觉从何而来!

可就在瞬间,大地忽然剧烈的颤动了一下,好像地震一样,地底深处传来剧烈而遥远的轰响之上,那动静出现的突然,却瞬间让所有人都惊讶了,瞪大眼睛感受着是不是还有动静。

“哈哈哈哈,已经开始了!我倒要看看,有你在又能怎么样,以你这小身板,难道你还想擎起六界都天?白日做梦!”

那右使忽然大笑,简直鄙视自己刚才的胆怯,他堂堂影族右使竟然被那个小丫头的气势给震住了!而在刚才那一下动静之后他就马上回神了,他不信,他不信这里的任何人有回天之术,包括那个狂妄自大的丫头片子!

“轰轰轰……”

地底深处再一次传来声响,地面持续的动荡起来,整片天地都剧烈的摇晃起来,苍岚城内的房屋渐渐坍塌,永寂森林的古树也被拽出了根,烈日晴空之下忽然笼罩了一层阴霾,灵力紊乱,苍岚峰也渐渐倾斜,妖河河水暴涨,愈发凶猛!

一切都发生在瞬间,瞬间所有的一切都变的不正常起来,那感觉就好像、就好像世界末日一样!

所有人都因为这突如其来的状况而惊的停下了动作,而影族的军队却好像早就知道会有这样的情况出现,竟然毫不停顿的继续杀戮,瞬间战况有些翻转,越来越多的仙界之人死在了影族军队的刀刃之下。

恐慌!这是所有人心中的感觉!

“张猛,北皇听令,率军撤回苍岚城内,不得犹豫,马上执行!”

王紫忽然通过传讯晶石命令,张猛正在安抚自己的军队,本想问难道不抵抗影族了吗?可是王紫接下来不容置喙的话让他吞回了想要问的事情,挥起大刀斩断了妖河之上唯一的铁索,命令所有埋伏在妖河之中和河岸上的军队全速撤回苍岚城。

北皇更了解王紫,况且现在这样的情况,他隐隐能猜到一些愿意,毫不迟疑的执行了王紫的命令,让人炸断了一座小山,暂时堵住影族的进攻,他们则快速撤回苍岚城。

“苏撑住打开城门,迎自己人进来,所有人退回苍岚城后,不得再有人出来!听懂没有!”王紫又道

“是……是是是!”苏茂林也在惊慌之中,可腰间的通讯晶石却忽然传来王紫这样的命令,一开始还有些恍惚,但很快连声应道,也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情,努力稳定了身形,飞速前往各个城门,亲自下达命令!

“所有军队听令,现在马上撤回苍岚城,不得有误!违令者由各将军就地处决!”王紫的命令传到了仙界军队的将领耳中,风广率领着先锋军队,在接到王紫的命令时立刻下令所有人都往回撤。

“撤回苍岚城!战事有变,听从统帅的命令!”风广扬声大吼,所有惊慌中的人也管不了别的了,转身便撤。

“按照事先定好的路往回撤,不要乱!混账,谁让你往哪跑的!给我回去!长眼睛吃饭的吗?”

风光抓着一个士兵大吼,手中的剑就抵在那人脖子上,拉开一道血线,那人回神,咽了口唾沫,险些死在风光的剑下,被风广大力一甩,直接扔出十几米,那人也不敢发什么脾气,立刻归队稳定了身体快速后撤。

仙界的军队不比妖界和魔界,撤回的时候状况百出,但总算有些精明的将领,也算整齐的往回退了。

“所有裁决者前去断后,待所有军队退回之后裁决者一并退回!”王紫的命令再次下达,直接传到了苏城的耳中,俗称率十几万裁决者风驰电掣的杀过去,十几万高阶修饰组成的军队,对影族的压制是很明显的,却见影族的追击立竿见影的停滞下来。

“司空带阵法小组,撤去所有险境的掩护,再用最快的速度布阵,如何布阵你们自己分配,裁决者退回之时你们也不得耽搁,立刻撤回苍岚城!”

王紫又道,司空长歌他们本来就埋伏在永寂森林中,虽然事情发生的突然,但也许是因为他们对王紫的信任太深刻,深刻到即便这天真的能塌下来,只要王紫说声不会他们就相信!当下司空长歌沉声答应,唤了其余十四人奔赴标注的地方。

“呵呵,强弩之末,真是一场好戏。”

而现在正有人无比轻松的观赏者下面发生的一切,这人正是高高在上,稳坐宝座的影族族长,却见那人手指摸索着下巴,即便王紫在现在的混乱中展现出了出色的冷静和指挥能力,可那又能如何?在他眼中那都只是垂死挣扎而已。

“真实愚蠢,以为苍岚城是避风港吗?整个六界都保不住了,把这些人都赶进去难道是要合葬一处吗?”右使也在一旁轻蔑的说道。

“她会不会有别的办法?”岿敕却眯了眯眼睛,以他对王紫的了解,她会不会做这么无聊的事情,除非苍岚城有什么他们意想不到的东西。

“除非她能擎起六界,上古几百大能之人才做到的事情,她想一个人完成吗?可笑!”左使说道,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命人追上去,在六界支柱还没瓦解的时候都不能停下,本座要亲眼看到这个六界消失!消失!哈哈哈……”

那影族的族长挥了挥手,一旁的人顿时严肃的答应,飞身下去指挥,而那族长似乎想到了自己多年的夙愿就要实现了,笑的愈发癫狂了起来,张开双臂,气势散发开来人,仍人颤抖不已,他则是一副撒旦的姿态,兴奋于这诺大的六界就要毁在他的手中了。

“本座在笑,你们为什么不笑?我影族流离界面漩涡几十亿年,终于回来报仇如愿,等这片六界夷为平地,在这片废墟上要让它怎么发展,都是本座说了算,也是我影族说了算,你们难道不高兴吗?”

那族长却忽然又道,阴阳怪气的样子,似威胁似享受,享受这种没有人敢违逆他,享受这种他说对就是对,他说错就是错的感觉,众人本来是兴奋的,可是听到族长这样的话,心中尽是害怕,怎敢在族长面前放声大笑?

可现在似乎也不由得他们不笑了,众人悄悄互相看了看,同时笑了起来,只是那面上的表情却是僵硬不已。

“我亲爱的圣子,你不为本座高兴吗?”

那族长忽然说道,没有抬头看那圣子,却好像知道他现在情绪并不高涨一样,手指轻轻敲击着扶手,那漫不经心的样子却让那圣子心中一惊,鲜红的唇角顿时扬了起来,相比起那些惧怕那族长而干笑的手下们来说,他似乎老道了很多,面上也出现如那族长一般无二的兴奋和期待,弯腰恭敬的说道:

“属下岂敢?属下唯恐不能表达心中的兴奋之情,这也是属下盼了几十亿年的事情,属下急切的想看到那样精彩的结局,只是属下深知那女人诡计多端,心中还在思索她会不会在紧要关头给咱们出乱子。”

“呵呵,还是圣子考虑周到,但是你就不必多虑了,本座料想她已是穷途末路,必无翻身之术,哈哈哈……等收兵回去,本座定记你一次大功!若不是你,本座也不可能这么快抓住他们的死穴!”

那影族的族长忽然大悦,似乎那圣子的话颇得他心,大笑着说道。

“多谢族长,属下为影族鞠躬精粹,死而后已!这些都是属下应该做的。”那圣子的头更加低了低,似乎更加恭敬的说道,只有他自己清楚他在说这些话的时候心里的滋味。

而此时的城楼上,王紫墨眸沉沉的看着往回撤的军队,即便她想要让这些人瞬间撤回来,实际情况也做不到,着急于现在的形势毫无意义,她只能等,等着所有人都退回来。

“小公主,你不走吗?”九幽在王紫身后开口,看着王紫挺直的背脊,就算不问他也知道王紫的回答,她不会跟着他回血族,至少现在不会。

“不,九幽,这个六界还不能踏,我也不会输给影族。”王紫没有回头的说道,她很冷静,她现在比任何时候都冷静。

“保护好你自己,如果你出事了,要这个六界还干什么,你必须知道,在我心里,在他们心里,你才是我们的天下。”

九幽说道,他跟王紫之间的对话奇异的平静,在这种紧要关头,在天地间不停的颠簸,恐怕蔓延的时候,他们都没有歇斯底里,九幽愤怒的指责王紫的冲动,没有埋怨她将自己的生命做赌注来赌,王紫也没有回击九幽的不理解。

好像这个时候才是在证明他们默契的时候,只要一眼,九幽便清楚王紫想要做什么,他疼吗?疼,怎么会不疼,要以一人之力阻止这一切岂止困难?他怎么会舍得他的小公主如此冒险,可是他能反对吗?他不能,因为这是她想做的,他不会让她留下任何遗憾!

他能做的,只是陪他走完这一段钢丝,如果她不慎掉下去了,还有他在……

王紫这才回头看了看九幽,看了看眼神始终放在她身上的其他人,他们怎么会没有意见?可是他们都没有说出口,他们把自己的性命都放在了她的手上,不管她做什么,他们都无怨无悔。

王紫记得穷奇在为救她而强行晋级时的决绝,记得青龙拔下逆鳞时的不悔,记得卫子谦生死一线时眼中只有她的倒影,记得李战将姻缘线拴在她手上时嘴角那名为幸福的笑,记得慕千厷深埋在戏谑下灼伤她灵魂的不离不弃。

记得卫子楚每一次痛不欲生的强化身体时眼中的坚定,记得饕餮将金玉扳指带在她手上时倾诉了一生的霸道,记得乐九说她是他永生永世的妻子时空灵的眼中炫目的色彩,记得腾蛇每一次失望每一次振作时故作坚强。

记得梼杌大大咧咧背后的小心翼翼,记得混沌说为什么你不肯相信我时痞笑之后几乎流泪的脸,记得简修文不断强调你是我师妹不断在并不欢迎他的环境中安静的扎根。

她记得,她全部都记得,此刻,她比任何时候都清楚的知道,在她的心里,他们留下的痕迹远远比她知道的深刻,深刻到她永生永世都忘记不了。

她当然也记得莲生,记得他走近了她的生活,然后趁她不备给了她一刀,她疼,疼到她疯狂的想让这个世界比她更疼,可是她没有,她已经不是以前不懂事的王紫了。

他们现在眼中的小心翼翼是为了什么?为了不触碰她新鲜出炉的伤口吗?只是一个莲生而已,他们是不相信她,还是不相信自己?

“以前,我的世界很简单,只有父亲和母亲,现在,我的世界还有你们,九幽,青龙,穷奇,饕餮,子谦,子楚,李战,千厷,小初,乐九,梼杌,混沌,修文,也很简单,只有你们,这个世界来之不易,我不会舍得让任何人来威胁我的世界。

我很高兴,在你们眼里整个天下都不及我,可你们知道吗,在我心里也一样,整个天下不及你们,我现在可以转身离开,跟着九幽去血族,可影族留下后患无穷!

我暗自发誓要将影族斩草除根,要让魔界重见天日,我还没有做到,你们能等我吗?能陪我这次吗?”

王紫忽然开口,缓缓的说道,她的世界本来就很简单,可是因为他们而丰富了,也在这个过程中多了她卸不下来的责任,她知道她必须做完这些,不然他有何面目面对这么优秀的他们?

众人听了心中却是震撼,久久平静不下来,王紫的话一字一句的刻在他们心里,烫的他们难以说话,王紫的世界真的很简单,从来都是,前世只有夏筱莲和王胤天,现在却多了他们,他们为此高兴不已,但也为了王紫肩上的重担揪心不已。

王紫在成长,是他们督促她一步一步的成长起来,一步一步的突破一个小小的身体蕴藏的能量,他们是她背后的推手,王紫现在真的长大了,她学会了统筹全局,学会了独当一面,学会了责任,学会了她该做的、要做的就算无法预知生死也要做到!

他们想要王紫平安无事,可他们总是忽略把她推向危险的地方,少不了他们的手,他们自私的想就算六界没了他们也要王紫好好的,可是她能吗?已经抗在肩上的责任,任前路如何危险也要做到,否则她以后还如何面对自己?

他们可以诱哄她这没什么,她只要有他们就可以了,可她之前的成长又算什么?

“小紫,我们等你,我们陪你,而且,我们都会平安无事的。”卫子谦走到王紫身边,手轻轻在王紫的眉心划过,如果真的爱她,就不该以爱之名阻止她。

“况且,我们会平安无事的,我相信,我的主人用不完的好运气。”穷奇说道。

“小丫头打算怎么做,我们当然会奉陪到底。”饕餮也道。

“小紫紫尽管做你想做的,说什么我们都会陪你。”慕千厷说道。

“我只知道……有你这句话上刀山下火海也无所谓了。”梼杌道。

“小公主,苍岚城,我帮你守着,你做你想做的。”九幽的眼神落在王紫的脸上,红眸宠溺而包容,他的小公主想要这些人活,他便用尽方法让他们活,哪怕就此全部送入西方的界面他亦不会犹豫。

“你之所愿,我定赴汤蹈火以求之,你所不愿,我定赴汤蹈火以阻之。”九幽接着轻轻的念道,王紫却忽然红了眼睛,可她脸上明明扬起了笑意。

“六界支柱本是一体,仙界支柱已经出现了问题,其他界面也一定也已经乱了起来,影族在想法设法的拖延时间,能阻止六界支柱继续崩塌的人就只有我了,不亲眼看着六界毁于一旦他们是不会退兵的。”

王紫的手捂在了眼睛上,将自己的感动打包起来封存在心底,让自己的眼泪流回去,现在不是感怀的时候,她必须快速作出决定,半晌,王紫的手放下来,眼中还有中红色的血丝,但是理智已经归位,她沉声说道,分析了现在的情况。

“影族先下手的不是仙界支柱,是凡间界,仙界支柱有阵法的保护,而在知道了六界支柱的位置之后,他们选择了从凡间界下手。”

乐九看了看王紫,很快说道,刚才他就已经收到了惊鸿那边的消息,惊鸿负责凡间界的所有事情,现在最混乱的是凡间界而不是仙界,乐九没想到透露六界支柱的位置的人竟然是莲生,他无法保证王紫的安全,因此他本来并不打算说这些。

可是在王紫刚才说了那番话之后,乐九已经没什么顾及了,他唯一可以保证的是,王紫在,他在,王紫若是出事,他也不会独活!

“事不宜迟,九幽,你用你能使出的最坚硬的结界将苍岚城围起来。”王紫点头,并未因为乐九说的话而惊慌,很快对九幽说道。

“好。”九幽点头,身形一闪便飞入空中,手中结出一张血红的能量网,猛的将那能量笼罩在苍岚城上空,顿时苍岚城便被笼罩在一层血红色能量之中。

“青龙,白虎,朱雀,玄武,饕餮,穷奇,梼杌,混沌,你们马上按照我告诉你们的方位就位,李战,把轩辕剑给我。”王紫又道,她直接唤了八灵的名字,把人也顿时严肃起来,李战毫不犹豫的将轩辕剑送入王紫手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