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一百四十一章 双方激战,瞬息万变!

如王紫所料,影族对苍岚城的地形并不是很清楚,或者他们就算知道也不在乎那些伤亡,黑压压的人数从苍岚城四处奔袭而来,就算在路上遇到了王紫军队的事先埋伏也毫不停滞,不断的推进。

永寂森林外都是仙界的军队和修士,在影族的军队到来时,高阶修士负责打散对方的队形,仙界的军队负责冲杀,虽然不曾演练过,但是稍稍几次磨合之后所有人都默契的配合起来。

永寂森林有王紫事先让司空长歌他们布置的阵法,让贸然冲进来的影族军队吃了不少亏,而对方的负责施咒的人群,在裁决者冲进去之后也消停了不少,就算有重兵保护也死了不少。

苍岚峰三座山峰之间的山道狭窄而悠长,北皇的人埋伏在这里,几次阻断了影族的军队,很快那狭长的山道上回荡着此起彼伏的惨叫声和浓重的血腥味,而埋伏之后北皇便派人撤走,给他们一个出其不意的重重打击之后撤离,这里只负责打伏击,若是在此交战,对北皇这边也没什么好处。

影族也试图从苍岚峰封顶飞渡,不出意外的在被山顶的人击退了,北皇这边有事先布置的传送阵,往这里输送和撤退人手都很方便,而影族好不容易到了山顶却被早就有所准备的他们打了下去,想要从山顶飞渡完全不可能了。

即便死亡的人数一路飙升,影族的军队还是在踏着他们同类的尸体毫不停留的推进,最后在苍岚峰山口出与北皇的军队正面交锋,双方的人都杀气腾腾,北皇一声令下:“不能放任何一个人过去!”

他们身后不远处就是苍岚城,而这里就是他们的决战之处,而北皇的命令一出,魔界的军队一拥而上,顿时法术横飞,剑气四起,魔气冲天!

最痛快的恐怕当属位于苍岚城南部的妖河谷了,此处绝对是影族料想不道的,本就是一座天谴,在加上妖界二十万禁卫军的埋伏,这里的简直成了死亡的收割机!

张猛留下了桥上的那唯一的一根铁索,影族的人拼命想要度过这条铁索,否则想要飞渡这三百多米的宽的河道,再加上层层水雾的掩盖下埋伏的危险,简直不可能,而在哪奔腾的水中,怒吼的水声掩盖了外界的声音,让他们相互传递消息变的困难起来。

水中被每隔五十米就被张猛下令埋下几十米高的刀墙,那上面密密麻麻的刀子全部都是加急赶制的法器,落入水中的影族之人在流水猛烈的冲刷之下,哪能那么快稳住自己的身体,而就在他们还没有反应过来之时,已经挂在那索命的刀墙之上了!

这边杀的痛快,影族那边也渐渐收到了消息,他们似乎一开始久胸有成竹,可是现实的情况让他们越来越愤怒,这不是他们料想的结果。

“那个女人,的确有点意思。”

阴沉的声音响起,似乎很感兴趣的样子,但他的感兴趣更多的是取人性命的兴趣,此人正是影族的族长,身上披着宽大的斗篷,斗篷之上绣着华丽的暗纹,手放在座椅之上,缓缓的敲击着,帽檐下的眼镜看着远在城楼上的王紫。

“我早就提醒过你,不要把她想的太简单。”

岿敕声音平板的说道,居高临下的看着四处混乱的杀戮,还有与他们在远远的城楼上对望的王紫几人,他从小步步为营,经营着这一场迟早都会到来的复仇,几乎没有失算过,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由于身份之便,子车家族自古以来的资料是整个六界都及不上的,他从小翻阅子车家族的所有典籍,这个世界之大,这个界面的历史悠久,他比谁都更早的知道,他知道混沌石落入创世主宿雨手中。

他千方百计查到宿雨死后混沌石的下落,前往凡间界寻找,一找就是几百年,而在终于找到的时候,却因巧合落入了王紫手中,那时他只当王紫是一个与众不同的凡人,没有多放在眼中。

他将王紫逼入华夏的边界,本想从王紫手中抢回混沌石,却没想到王紫竟然想跟他同归于尽,以那样匪夷所思的能量毁灭了他带去的所有人,那是魔气吗?再后来的很长一段时间他都在困惑,那能量到底是什么,而也在那个时候,他才知道他一直以来以为的、只是有些与众不同的凡人王紫,竟然也是有着修炼的根基的。

而她竟然逃过了已经不在修行等级界限内的他,前世的王紫死了,一并连带着混沌石也消失了,这是他做过最失败的事情,他向来是注重效率的人,而为了混沌石他在凡间界滞留了几百年,竟然让那混沌石就这样消失了!

虽然他曾怀疑过,是不是混沌石帮助王紫的灵魂重生了,因为他让地府的人查遍了轮回的名单,奈何桥上天天派人盯着,也没见到王紫的灵魂轮回,这是件很棘手的事情,六界那么大,他很难找到王紫重生的身体。

然而他向来不是因为点困难就算了的人,他让六界培植的力量全力追查王紫的下落,长时间的没有消息,巧合的是他在修真界亲自遇上了他,本想在修真界引动一场混乱,却不想就那样遇上了重生后的王紫。

他以为他找到王紫会费很多力气,然而在见到王紫的那一瞬间,他才知道,也许王紫的存在就是来威胁他的,让他一次又一次的尝到失败的味道。

王紫的气息那么独特,虽然外表变了很多,但是只要她的气息在,躯壳是什么样子的好像都可以不在意了,她进步的很快,这也让他更加阴沉,因为他几乎可以肯定,混沌石一定是已经融入了王紫的身体!

他精心策划的一切,竟然是为王紫做了嫁衣!他本想干脆解决掉王紫,除去这个让他屡次受挫的人,然而穷奇的出现,包括花溪谷的人,包括邪彤,这些人都似有若无的保护着王紫,让他无法动手!

又是一次让他几乎气的内伤的事情,王紫就在他眼前,他却再一次不得不放了她,而他精心策划的齐恒大陆大战,也被王紫化解,此后王紫所去的地方,所契约的人,越来越走出他的预料。

他是个很理智的人,当然也越来越清楚,单独针对王紫这么愚蠢的事情已经不能再继续了,否则很多人的视线都会对准他这个鬼界的界主,而在他最终的目的还没有实现之前,他绝不允许鬼界界主的身份受到质疑。

混沌石丢了就丢了,他迟早会用另外的办法衬出这些碍事的人,他始终不会忘记,他想要的、是这个肮脏的仙界一并消失,至于现在充当仙界守护者的王紫,那就正好一起喽。

“不简单……只会让这个游戏变的更好玩而已,如果这么快就结束了,本座准备了这么久,岂不是太过无趣了?”那影族的族长笑着说道,即便是笑也充满了阴森的味道,声音时粗时细,像他深藏在斗篷下的身体和埋在身体内的灵魂一样、难以捉摸。

“哼,最好能够快点结束。”

岿敕哼了一声说道,他并没有那族长那样变态的享受情绪,他只想看到结果,他说过,他向来最注重效率,他清楚王紫的手中的力量,清楚她总是充当着让人预料不到的变数,他不想在这里欣赏这场大戏,只有看到这片仙界沦为不毛之地,他才会安心。

岿敕这样的话一出,那影族的族长气息顿了顿,周身边的危险起来,那庞大的威压散发开来,让周围的所有人都颤抖起来,他的力量不是这些人能承受的,岿敕也一样,即便身上犹如泰山压顶,但是他却巍然不动。

紧握着拳头,脸上的肌肉有些扭曲,但是眼神中仍然是不屑,不管影族的族长多自以为是,在他这里都只是一个必要的合作伙伴而已,说的更直接一点,他只是他借刀杀人的工具而已,即便这把刀的力量远比他手中的力量要强大,他也不惧。

如果有更好的选择,他也不会选择影族,这个野心勃勃的种族……

“呵呵,你可真是本座见到的第一个如此‘大义灭亲’的人啊,六界也是你的家,你竟然心甘情愿卖给本座,啧啧,你比那个宿雨有气魄多了,不像他,竟然在我面前反悔,不过也没关系,对于早已死掉的人,本座向来都很仁慈,况且,这界面漩涡还是他为本座打通的。

本座忽然发现了一个很有趣的事情,越是正义的人,他的另一面越是邪恶,邪恶的、让本座喜欢的很啊!哈哈……创世主宿雨,上界之门的守护者,就是这样的人,却一手帮助本座重回六界,啧啧,本座都想不到该怎么感谢你们了!

哈哈!正义是什么东西,只有邪恶才是这个世界上应该存在的!这个世界的食物链本来就应该是残酷的、是血腥的!那个味道,才应该是整个人类最原始的味道!

我说,我们伟大的鬼界界主,瞧瞧下面杀红了眼的人,瞧他们表演的多好,瞧那鲜红的土地,瞧那满地的尸骨,这才是文明!杀戮的文明!进步的文明!不觉得很享受吗?本座与你,站在这个文明的最顶端,站在这个世界上食物链的最顶端,我们、应该一起享受才是,哈哈……”

忽然,那影族族长的威压顿时收走,所有人如释重负,长长的松了一口气,任由面上的汗水往下淌,却不敢动一下去擦,只听着那族长仰起头有些癫狂的大笑着说道,也许这就是他所说的、享受。

岿敕的嘴角不屑的勾了勾,他没有这种变态的享受,死多少人对他来说毫无感觉,这样惨烈的杀戮最多只会让他想要作呕,那种血腥的味道,并不那么好,他没有兴趣跟影族的族长解释他们之间的不同,没有说话,只静静的看着所有的一切轰轰烈烈的上演。

“左右使,本座吩咐的事情办的如何?”那影族的族长忽然想起什么来似的,手指敲击的动作一停,问两边站着的人。

“回族长,一切都已经布置妥当,只等好戏开场!”一人躬身说道,态度很是谨慎,即便左右使已经是族长身边跟圣子地位不相上下的人了。

“那就好,本座可是很期待,这些人绝望的表情的,哈哈……”那族长恢复了手指的动作,漫不经心的敲击着扶手。

“族长,属下去会会那个女人。”这是,一旁影族的圣子躬身说道,恭敬的低着头。

“去!”

却听那影族的族长说道,同时双手一挥,他身边的的二十几人也同时在影族圣子离开后跟了上去,岿敕早就不想继续跟这个变态的族长待在一起,也飞身冲向城楼。

见二十几人同时攻来,王紫几人也同时迎了上去,两方对垒,那影族的圣子笑了笑说道:“今天,分个胜负如何?”虽然是笑,那声音也好像粹了毒一样,银色面具下紫色的眼镜定在王紫身上。

“早想杀你了。”王紫说道,看着那影族的圣子,他找过她那么多麻烦,不仅要分出胜负,输的人一定要把命留下才行。

“……那也要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当然,不相干的人还是不要插手的好。”

那圣子听了王紫的话,不知为何顿了顿,那双紫眸一瞬间变换了很多情绪,气息也变的有些不稳,可只是一瞬间,快的让人察觉不到他的异常,却见圣子紧紧的闭上了眼镜,能看道那薄薄地的眼皮下不断转动的眼珠,好像挣扎一般。

很快,却见他又睁开了眼镜,那双紫眸中仍然犹如带着剧毒,阴森的看着王紫,却听他哼笑,然后仍然阴沉的说道,而这‘不相干的人’指的当然就是王紫身后寸步不离的九幽了,他始终记得九幽的力量,不是他能对付的。

王紫看着那圣子,一句话都没说,手中却忽然出现了斩天剑,周围空气的温度似乎也瞬间降了下来,斩天剑那长长的剑身,是长剑中的极品,妖异的像一个魔魅的女子,却也森然的像一个死不可挡的杀神!

剑身周围缠绕着厚厚的黑色和金色,同时将魔魅和慈悲演绎的淋漓尽致!王紫飞身而上,那态度好像在说、你的废话可真多!

那圣子也迎了上来,手中的巨大的能量朝王紫轰来,早已酝酿好了攻击,他们已经不是第一次交手,他很清楚王紫的力量几乎没有尽头,从开始他就没有放松过!

青龙飞身攻向那影族的左使,饕餮也与那影族的右使战在一处,很快所有人都各踞一片天空,打的难分难解,只有九幽在不远不近的地方掠阵,他不会参与这场战斗,如果非要说参与,他只会负责王紫的安全。

王紫的昭示毫无保留,一招次元斩使出,一片次元空间快速的笼罩了影族的圣子,无数剑影在朝着那圣子当头劈下,每一道剑影都好像完全复制了斩天剑的攻击,刚猛无比,带着可怕的魔力,而那圣子很清楚,斩天剑的伤人异常的棘手,他绝对不能让这些剑影伤到!

却见那圣子周围出现一片耀眼的金光,随后一个巨大的钟罩在那圣子周围,次元空间内无数剑影落在那金色的大钟之上,不断碰撞出剧烈的声音,嗡鸣之声传的老远,震的人耳膜发疼,心神不宁,而那声音久久不停,战场中的人只得停下战斗,痛苦的用手捂着耳朵!

次元斩只是招式,迟早有退去的时候,待次元空间消失,那无数的剑影也一并消失,可那嗡鸣之声却一圈圈的回荡在空气中,久久才散,王紫惊讶的看着那金色的大钟,这世上没有什么法器能成熟的出斩天剑如此猛烈的劈砍。

而这口钟却可以,在看那钟与那圣子完全不一样的气息,古朴而正气,这样的法器王紫不是没有接触过,乐九的手中的伏羲琴如此、李战手中的轩辕剑如此,那如果她没有猜错的话,这口钟就是、东皇钟!

“怎么,很意外吗?”那圣子的身形再次出现,将那东皇钟缩小了好几圈,漂浮在自己头顶,紫色眼眸看着王紫,好像有些得意,得意于终于有一件事情可以让王紫吃瘪。

“是。”

王紫很诚实的说道,她的确很意外,意外于东皇钟瞎了眼,虽然它本来就没有眼睛,可堂堂上古十大神兵之一的东皇钟,竟然会臣服于这样的主人,叫她如何不意外?手中的斩天剑一指,再度闪身攻去,意外归意外,他的性命、她照样取!

只是这一次的战斗明显胶着起来,那圣子每在危急时刻便用东皇钟来挡,如此你来我往的战斗良久,两人的体力都在消耗,却丝毫没有进展!

“既然躲在龟壳里,趁早滚回去得了,还打什么?”王紫忽然抽身退出,再打下去只会浪费时间浪费体力。

“你有斩天剑在手,就不许我用东皇钟护身?难道还要任你伤我?”那圣子才不会承认自己的无耻,反而说道,斩天剑在哪都是优势的一方,他想要赢,但是绝不会再吃斩天剑的亏,就算这样的打发无耻了一点,他也要逼王紫收回斩天剑才可以。

王紫墨眸眯了眯,手中的斩天剑一收,凭空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把锋利的短匕,是冷封!而在看到冷封的时候,反而是那圣子紫眸暗了暗,鲜红的嘴角却笑了笑,头顶的东皇钟也收了回去,再次飞身攻来!

王紫与那圣子已经胶着很长时间,王紫现在也不知道各处的战况如何,她已经不想跟那圣子再磨蹭下去了,因此攻势变的异常的猛,大开大合,那圣子暗暗心惊,王紫的招式如此刚猛,杀气如此慑人,她又进步了很多,这样刚猛的招式很少在一个女子身上看到!

其他人也打的难分难解,这些人修行的时间几乎都是难以用数字计算的,王紫清楚影族的圣子是自太古时期就存在的,而其他人也差不多,比他们所有人都有着更悠久的修行功底,经历过漫长的修行岁月,有着世间的等级无法限制的修为,更有着深藏不漏的力量!

李战手中有轩辕剑,战神一般的李战往往从来都是无往不胜的,却见李战眉心的红色好像燃烧一般缓缓的流动着,刚毅的面上满是森寒,每一个招式都如猛虎下山,势不可挡!让跟他对战的人不由的越来越心惊,上古神兽传承七代,却丝毫不逊色于第一代!

慕千厷幻化出华丽的朱雀本体,虽然美,然而翅膀划过的每一道弧度都带着夺命的危险,周身升腾着火红的异火,成就了战场上最华丽的一片天空,即便是杀戮也如此高调!如此夺目!

饕餮的力量只有在战场上的时候才会肆无忌惮的展露出来,那影族的右使捂着胸口,手指间流出暗红色的血液,快速的疗伤,喝下一瓶灵药,缓缓的移动着步伐,斗篷的帽檐下,那双眼睛犹如探照灯一样锁定在饕餮身上。

可在看到那双狂肆无比,又霸气无比的眼神时,那人心中一惊,就在气势上险些败下阵来,以前从没有跟这些正面接触过,但心中想着都是些不成器的后代,即便是传承高贵,实力也搞不到哪里去,然而直到现在交手,他才知道他以前的想法有多离谱!

这些人的实力明明强的让他们始料未及,刚交手没多久就吃了饕餮的亏,饕餮就好像一个披上了羊皮的野兽,野性埋的太深太深,远比你想象的深,一旦你试图挖掘的时候,才发现这头猛兽根本是你招惹不起的!

那好像会掠夺一切的眼神,好像一个生命在他面前,只要他想取,就不会失手一样!这才刚刚开始,而他现在锁定的目标就是他,他已经成功的让深埋在那羊皮之下的野性破封而出,利齿不咬断对方的喉咙是不会罢休的!

穷奇的双手同时兽化,兽掌死死的钳制着他的对手,高高的举过头顶,看着那人失去方寸一样挣扎不停,嘴角冷笑,然而侧面忽然有旁人来攻,穷奇用空闲的一只手去对付另外一个人,而被他钳制的那人好像也从方才的慌乱中冷静下来,松开了抓着穷奇兽臂的手,掌间忽然出现黑色能量,瞬间覆盖了全身,而只是一转眼,穷奇手中的人竟然突然消失!

“还有什么本事,不如一起拿出来让大爷瞧瞧。”穷奇嘴角勾起,不屑的看着对面咳个不停的人,另外多了一个帮手,他倒是忘了,影族很多法术与巫族是相通的。

“或者,再多叫点帮手过来。”穷奇又道,对面的两人却愤怒异常,他们从未遇到过如此大的挫折!两人动作一致的同时消失,穷奇神识留意着周围,跟他玩这样的把戏还是太嫩了,虽然他并不是真正的巫,但他知道的巫术也不少。

卫子谦的战斗并不像他的人那么温柔,反而果敢无比,眼神凌厉,好像变了一个人一样,威严而慑人,眉间那抹流动的墨色,像极了他本体上缠绕的巨蟒,让人不敢直视,那种眼神,好像看一眼就会心生怯意一样。

白衣在空中肆意的张扬,人形就已经如此难以招架了,如果划出本体该是多么的震撼!此时交手,恐怕影族所有人心中的想法都是一样的,他们把对手想的太简单了!

腾蛇幻化出本体,银白色的身体在阳光下闪耀着水波一样的光芒,流畅的两翼在空中肆意的划过,将他的对手缠的死死的,红白相见的眼镜,灯笼般镶嵌在腾蛇的头上,却没有以往的可爱,那里面满是凌厉的杀气,这样的战斗让他想到三千万年前的战斗。

他可以完全支配自己所有的力量,毫无保留,只是三千万年前他为了他的前主人宿雨而战,而现在他是为了他今后唯一的主人、也是唯一的爱人而战!

卫子楚的爆发力是让对手都惊讶不已的,本以为只是一个人类修士,交手不久后才渐渐的发现,卫子楚的力量大的可怕,而且身体也在战斗中强悍的可怕,竟然能够单手捏碎他的法器,方才他的胳膊也险些像那发起一样废在卫子楚手中!

他竟然是已经失传许久的武道后人!武道是连他们都陌生的道派,依靠强悍的身体和与别的能量完全不同的星魂力,是他都摸不清的法术,别说去压制了!王紫竟然真的把这些人都聚齐了!

而卫子楚看着好对付,竟然是遇强则强!对方越强反而越是让他兴奋,他的力量也总能达到他想要的成都,好像他体内有一个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力量源泉供他取用一样!

那人想离卫子楚远一点,他擅长的是法术,可是卫子楚力量太大,每次攻击的几乎没有间隔,让他应付起来很吃力,可多少次尝试都没有成功,卫子楚将他缠的死死的,怎么都逃脱不了!

简修文手中再一次出现了那月牙状的双面弯刀,什么人用什么样的法器,那对成的弯刀也好像简修文一样,外表看上去优雅无比,一旦旋转飞出,优雅之下却藏着夺命的杀机!

那金丝边眼镜早已被他收了起来,短发下是一双泛红的眼眸,带着魔性的眼神,让那张斯文的脸也妖异起来,西服下挺直的身躯,无论做什么动作都欣赏性十足,抽空望了望王紫那边,嘴角带起些笑,他的小师妹,真是一优秀的让他移不开眼。

梼杌紫蓝色的衣摆纷飞,如果仔细看的话,就能发现真正战斗中的梼杌比跟王紫交手时的他锋利了很多,像是一把锋利的剑,一往无前,而以前在试图激怒王紫而跟她打时候,好像藏在剑鞘中,虽是一把绝世好剑,但却没有亮出他的杀气!

而战场之上,最调皮的应该是混沌了,说他调皮一点都没埋汰他,却见他一会儿消失、一会儿出现,仗着自己本体的优势戏耍对手,却见那影族之人身上的斗篷不知道何时变作了一条条的碎布挂在身上,身上挂彩的地方也不少,裸露在外的皮肤更不少,看上去像个狼狈的乞丐,衣不蔽体说的正是他现在的情况。

可即便那人已经怒发冲冠,青筋暴起,怒吼着让混沌出现,甚至喊出:“你还是个男人就不要跟老子躲躲藏藏!出来跟老子决一死战!”,可面对那人试图挑衅的话,混沌是笑的痞气,也笑的不屑,不紧不慢的回了一句:“爷是不是男人只要爷的媳妇儿知道就醒了,对于一个将死之人,爷不屑跟你浪费爷的时间。”

“到底谁才是将死之人还不一定呢!老子告诉你,过不了多久,有你哭的时候!还有你的媳妇儿,是那个人尽可夫的女人吧,等着吧,她也会陪着你下地狱的!哈哈哈……”那人怒极反笑,忍耐力已经被混沌逼到了极限,再这样下去他会被混沌气死!

而那人的笑声还含在口中,混沌的身影忽然消失,四周忽然聚集起一周可怕的能量,如飓风一般包围了那人,那人还未来得及作出反应,那飓风一半的能量已经疯狂的朝他逼近,如绞肉机一般在他旋转了起来!

只能听到一声短促的惨叫,其他战斗中的影族之人也察觉到不妙,但是根本无法回身来救他,只能看到那诡异的能量消失后,一团血雾夹杂着碎肉和碎骨自空中洒下,如下雨一般。

那些影族之人心中愤怒不已,而混沌的身影再次出现,似乎嫌弃一般远远的离开那团血雾,站在远处冷笑一声,口中径自说道:“你这话爷不爱听。”

再看王紫,与那圣子已经来来往往几百回合,那圣子的近身战术竟然也相当强悍,王紫还是第一次发现他的近战也如此难缠,战斗从清晨开始一直到现在,已经是烈日当空的正午,下方的战况也不容乐观,她这里也迟迟结束不了,王紫心中隐隐有些担忧战局。

可就这一分心,那圣子的手握成主爪向王紫眼睛而来,浓烈的杀气毕竟,王紫立刻收敛心神,头往后扬去,只能堪堪避开要害,但是受伤是难免的了。

然而不知为何,明明可以瞬息而至的杀招竟然没有落下!王紫睁眼看去,却见正好看到那圣子惨白的手僵在距离她咫尺近面前,手成鹰爪状,却迟迟没有落下,王紫看向那圣子,却见那圣子紫色的眼眸中风云变换、尽是挣扎!

“你找死……”

却听那圣子咬着牙说道,声音几乎是从喉咙中挤出来的,然而王紫却是奇怪,这样的话好像不是在对她说,可是也管不了那么多了,王紫身形一闪,手中的匕首一转,匕首在掌下旋转着削向那圣子的脖子!

可是那圣子僵硬的身体也忽然动了,避开了要害,可冷封却削上了他那银色面具,却见一个整齐的刀口出现,那银色的面具断成两片,从那圣子的脸上掉了下来。

那圣子忽然抽身后退,摸了摸脸,似乎在那一瞬间有些惊慌,也许是因为带了几十亿年的面具忽然掉落的不适应,王紫也在瞬间看清了那张面具下的脸!

王紫本来并不好奇,因为她是见过那圣子本来的面貌的,在上古遇到的时候,他还没有带着面具,如果忽略了那副充满毒素的灵魂,他确实是一个容颜倾城的病美男。

可是现在、那圣子的脸上竟然蜿蜒着一道伤疤,从额头划过太阳穴一直延伸到下颚,并不影响他的正面的容貌,可那伤疤却是真实存在的,虽然淡化了很多,但还是能看出来。

王紫的瞳孔瞬间紧缩起来,脑海中飞速的转动,想起了在上古与他遭遇的时候也曾交手,也曾用冷封划伤他的脸,虽然当时他满脸血迹,但是她也记得很清楚,当时她划伤的地方就在这里,与他现在疤痕的位置一模一样!

怎么会会这样?王紫此刻在心里惊讶的问,她在前段时间去了一趟上古,也是在那个时候伤了他的脸,可是这个伤疤怎么会出现在现在的他的脸上?难道从现在往过去看,她曾在上古一闪而过,可事实上是真实在历史中留下痕迹的吗?

她以前一直不曾想到,直到现在看到那影族圣子的脸,才忽然有了这样的认识,她之所以会没在意,是因为她并不认为她真的改变了历史,可她忽略了,历史还是记下她的足迹,只是见证的人迟迟没有出现而已,而这个见证的人,显然就是眼前的这个圣子。

“呵……本圣子以为,还会挨你这的女人一刀呢。”

那圣子将手从拿到伤疤上拿下来,刚才虽然试图遮掩,但是显然已经晚了,看王紫的眼神便是早就看到了,那下意识的慌乱也一并映入王紫的眼中,王紫很奇怪为什么他会有慌乱这样的情绪,可在听到他的话后,王紫的注意力马上就转移了。

他会说这样的话,果然是有关于她在上古时的记忆的……

“哼,知道本圣子为什么留着这道疤痕吗?就是为了让它提醒本圣子,本圣子曾经耻辱的败绩,那夜本圣子率军攻打苗戚城,损兵折将却也没把你挖出来,本圣子一直以为你是人间蒸发了,可这道疤痕本圣子却怎么都忘不了!

几十亿年,本圣子都佩服自己的耐心,竟然真的找到你了,你跟几十亿年前一模一样,年纪没有长,相貌也没有变,本圣子就一直在怀疑,你不可能真的是人间蒸发了,后来终于被本圣子想通了,你触犯时空的法则,本该是再也回不去的。

可巫族那帮老杂种手中有轮回盒!那个传说中才有的东西!竟然是那个老太婆亲自送你回来!你在上古一晃而过,本圣子却等了几十亿年!既然你已经知道了,本圣子也该报这一刀之仇了!”

那圣子说道,紫色的眼中好像聚集着风暴,低沉的声音听起来愈发毒气森森,双手聚集着能量,越来越大,越来越可怕,好像直到现在,那圣子才用了他真实的力量,离的这么远的距离也能清晰的感觉到那能量中的浩大。

王紫同样聚集能量,她却是意外,意外于那圣子会因此一刀而记仇直到现在,那个疤痕,明明可以用几万种方法消除的,但他偏偏留着给自己当作耻辱的提醒,不得不说,这种变态的想法她实在理解不了。

那圣子手中的能量早已聚集完毕,可只有他自己知道,他的胳膊僵硬到根本打不出去!那圣子心中咒骂,脸色变的更加阴沉,狠狠的咬下嘴唇,疼痛感袭来,这才猛地丢出了酝酿完毕的能量,可就是这样都好像废了极大的功夫,消耗了极大的能量一下,粗重的喘了几口气,穿上鲜红如血。

王紫的能量刚刚迎上去,侧面又是一道能量打来,一并朝着那圣子而去,那圣子防不胜防,两道能量合并一处,击碎了他的能量,结结实实的打在他的身上!

“圣子!”一旁的人惊恐的喊道,赶紧飞身前来接住被打出去的人,却见那圣子口中的鲜血不要命的涌出,快速的掐诀让平复自己的体内的的伤势。

冰冷的气息从以很快的速度逼近,在还没有看到人的时候,王紫竟然奇快的反应过来,来人就是冷殇!所以丝毫没有反抗的被冷殇拦住腰肢飞身回到城门之上。

二人刚刚落在城门上,九幽就紧随而至,抬眸看向忽然出现在这里的冷殇,而冷殇也自然的放开了王紫,退后一步看了看九幽,最终将视线放在了王紫脸上。

王紫看着冷殇那双雪白的瞳孔,仍然在平静,仍然美的如晶莹剔透的雪花,可是现在,王紫总有种不好的预感,忽然之间出现,又以极快的速度变的强烈起来,这感觉跟前几天一样,只是更加强烈了!

“出什么事了?”王紫脱口而出,心口隐隐跳动的厉害,冷殇在景天大陆,怎么会忽然出现在这里!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