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一百四十章 首战爆发!

两天的时间,各方的人马不停蹄的调兵遣将,王紫在苍岚城也根本没有空闲的时间,堪堪将苍岚城初步部署完毕,苍岚城现在里三层外三层重兵布防,城内城外都是严肃紧绷的氛围,来到这里很轻易的便能感受到战时的紧张。

到了约定的第三天清晨,仙界各方的军队回来的陆续回来,城主和将领安置好军队之后就来到了中军指挥部,王紫早已等在这里,众人进门便看到了全然不同于离开时的场景,原本的宴客厅已经完全变身成为一个一应具全的中军指挥部。

再加上来时在街上听到的见到的,众人不觉在心中对王紫多了几分敬佩,短短两天的时间内已经把苍岚城治理成一个军纪严明的所在,街上不见闲散的修士,几乎全民皆兵!能做到这样的程度,效率简直高的难以想象!

“统帅,所有人都已经到齐了,这里是你让我拉出来的单子。”

苏城走上来说道,向王紫地上一份刚刚登记好的名单,那上面是此次前来的军队具体的人数和领军的将领,王紫接过那名单看了看,与她预想的几乎没有出入,看了看已经集齐的人,王紫合上那名单说道:

“你们带来的军队共计八十万,分为二十支军队,所有军队按照你们城池的名字命名,还有十几支小的军队,整合一处,由风广任将军,战时由他全权指挥,我说的,你们有什么要补充的吗?”

众人面面相觑,最后纷纷点头,相继说了没有问题,军队按照原有的单位保留,已经是很好的结果了,再说两天的时间也足够他们认清形势,在统一王紫做这次六界联盟军统帅的时候,对于王紫的命令,他们就没有反对的权利了。

“属下没有问题,愿意听从统帅的安排。”

“早闻风广道友战无不胜,将军队交给风广道友自然没有问题。”

那几个小城池的城主见王紫看了过来,很快表态。

王紫见此也不耽搁,将这八十万兵力的部署情况分配完毕,又商议决定各方修士的编制情况,到目前为止,慕名前来的修士约有十二万人,多数都是高阶修士,将他们分配在各个军中,配合军队的行动。

直到把宣布完这些,王紫一行才来到城楼之上,八十万军队已经全部在城外集结,见统帅和各路将军终于出来了,所有人都抬头挺胸看了过来。

王紫站在城门楼上,眼神在下面浩荡的军队之上扫过,这不是她第一次指挥战斗,可这一次却比以往的每一次都慎重,因为她的对手、是影族。

“所有将士听令!”王紫的灵力灌输在声音当中,那清冷却带着沉稳的声音传入八十万将士的耳中。

“参见统帅!”整齐的铠甲碰撞之声,整齐的呐喊之声,八十万将士单膝下跪,绵延数里,浩浩荡荡,气势非凡。

“都起来吧,你们今天初到苍岚城,风尘仆仆,理应让你们休整几天,吃好喝好休息好,然后在上战场,可现在的形势你们都清楚,我们没有那个时间!影族能在两天的时间内拿下鬼界,我们也没有任何理由慢腾腾的准备,所以,你们只能马不停蹄的铸就工事,提起警惕,日夜轮岗,时刻做好与影族生死相搏的准备,这样,你们有什么怨言吗?”

王紫扬声说道,听到的不只有这八十万军队,还有城内城外的所有修士,此刻都驻足聆听。

“没有怨言!誓与六界共存亡!”城下一个魁梧的将军洪声大喊。

“没有怨言!誓与六界共存亡!”紧跟着八十万将士齐声呐喊,城内外的修士也跟着喊,他们为与影族决战而来,而不是为享受或者凑热闹而来,否则天大地大,他们何须来苍岚城?

“苏城主。”

王紫朝身后唤了一声,苏茂林点头,似乎明白王紫叫他干什么,向什么后的两个士兵做了个手势,却见那两个士兵共同捧着一面旗,旗面卷在旗杆上,还看不到那上面的图案,却也能看到那面旗通红的色泽。

两个士兵很快上前,将手中的旗杆插在城门之上,卷着的旗面也迎风展开,却见通红的旗面正中是一个六芒星图案,而六芒星中间是一个气势慑人的字眼——盟!

“这是我们六界联盟军的旗帜,我们代表六界与影族决战,誓要将影族赶出这片土地!你们有没有信心?”王紫扬声说道。

“有信心!有信心!有信心!”八十万人齐声呐喊,看着那面迎风展开的旗帜,好像在那面旗帜竖起来的时候,也代表着他们将为了这面旗帜与影族决一死战,誓死不归!

“还有几个时辰的时间,你们马上按照之前商议的结果安置军队,务必要在明日一早前妥当,期间不可疏忽城内外的警戒。”王紫回身跟城楼上其他将领说道。

“是!统帅放心,末将一定做到!”

一人回道,手我在剑柄上转身快速的离开,其他人也相继告辞,也许是王紫已经在苍岚城构建好的严肃氛围,那种紧张感,好像影族就在身后追着一样,让他们也丝毫没有了歇息整顿的打算,况且在这种气氛的感染下,所有人都不自觉的将自己投身到战斗的准备中,热血沸腾,那里还会有懒散的想法。

其他人也相继告辞离开,各自带着队伍迅速的奔向自己布防的区域。

“张猛,妖河谷那里怎么样了?”待其他人都离开之后,王紫转身问张猛。

“已经布置妥当,妖河之中也埋伏好了,妖皇放心。”

张猛说道,声音虽然被他可以压低,但还是和嘹亮,引的旁人不由的纷纷看过来,本来张猛的个子和身板站在众人中间就好像巨人一样,后来知道这就是妖皇禁卫军的总领之后便没敢多看了。

“北皇,你那里如何?”王紫又问。

“也已经妥当,苍岚峰峰顶与地面的传送阵也好了,已经派了三队人上去警戒。”北皇说道。

“嗯。”

王紫点头,脚步不停的往回走,事实上她恨不得现在就让所有的布置归位,但是她知道心急不得,只一晚,今天晚上过后所有的环节都会运转正常,她有预感,跟影族的战斗就要开始了……

……

下午,王紫好不容易坐在自己的房间里,手里拿着一块传讯晶石,可是无论她传过去多少消息,另一边都不会回应,这个传讯晶石是邪彤留给她的,她还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情况。

王紫漫无边际的想着,到底是邪彤根本就没有受到她的消息,还是收到了却没有办法回复?她到底在哪里?

鬼界的事情发生后就一直没有收到幽冥地狱的消息,邪彤联系不上,更没有冥王的联系方法,现在她根本不知道幽冥地狱是什么情况,本来她很清楚幽冥地狱不会有事的,但是因为好几天都没有消息,王紫也不由得想东想西,到底幽冥地狱发生了什么事情。

“寒巳。”

王紫唤了一声,寒巳应声出现,黑影漂浮在空中,一如既往的传递过来喜悦的情绪,绕着王紫转了几圈,但是看王紫并没有跟他互动,飘在王紫面前,歪着头似乎在思考,他的主任似乎并不高兴。

寒巳学着王紫的样子坐了下来,虽然只是作出了坐下的姿势,身体漂浮在椅子上而已,静静的陪着王紫。

“你还是这样,什么时候才能恢复意识?”

王紫看着寒巳说道,不知道是在问他还是在问自己,她只是忽然想到,她最后一次见冥王就是他把寒巳和死亡之木的心血一并给她的时候,那时他们之间似乎还有误会,只是后来发生的一连串事情都太突然,加上冥王又一次离开,她也根本忘了这茬事,可现在想起来,冥王该不会还在意那天的事情?

王紫摇摇头,否定了自己的想法,冥王怎么可能这么无聊,这样的小事他应该是不会在意的吧?

寒巳歪了歪头,他知道主人是在跟他说话,但是他不知道她在说什么,身体在原地飘了飘,有些着急,他觉得他也应该说点什么,可是他越是着急就越是说不出来,不知不觉便失落起来。

王紫倒是诧异的看了看寒巳,如果她没感觉错的话、寒巳现在情绪很低落?这是除了喜悦和愤怒之外,王紫从寒巳身上解读到的第三种情绪,这算不算是进步?

“寒巳?你在想什么?”

王紫不由得转头去问,寒巳见王紫又说话了,情绪很直接的转变了喜悦,只要王紫的注意力在他身上,他都能第一时间感觉到,可是即便他很想知道王紫嘴唇一开一合那声音表达了什么意思,但是脑海中总有一团雾,挡住了他所有传达信息的途径,无论他怎么努力都突破不了。

“你是不是在思考?你是不是已经有感觉了?你能听到我说话吗?”

王紫连续问道,虽然这个可能性很小,王紫还是忍不住想,伸手去触碰寒巳的身体,可那还是一具飘渺的魂魄,她的手没入了寒巳漆黑的身体,哪里空荡荡的,好像只是伸进了一团空气当中。

寒巳却忽然身后铺盖在王紫的手上,他的情绪依然很好,像是一直处在很高兴的状态中,只是他的手穿过了王紫的手,当他试图再来一次的时候,他的手仍然无法触碰到王紫的手,无论他尝试多少次,结果都是一样的。

最后,寒巳只将手跟王紫的手重叠在一起,看着那在一团漆黑的轮廓中包裹着的手,寒巳呆了一会,似乎第一次怀疑自己的身体,低着头在自己身上看了好半天。

“寒巳,你不要灰心,你已经进步了,你的思维已经开始运转了,这已经是很大的进步,再过不久,也许你就可以正常思考了,只要你的思维回复,加上你的修为,想要修炼出身体并不是什么难事。”

王紫收回手,心中有些高兴,现在她已经确定寒巳已经在慢慢恢复了,总算是一个好消息,而寒巳歪着头看了王紫半晌,不知道有没有想什么,很快,刚才的低落好像没出现过一样,寒巳的情绪又愉悦起来,只安静的坐在王紫对面。

听到外面的脚步声响起,王紫收回了手中的传讯晶石,随后几人便相继走了进来,是九幽他们。

“小紫紫什么时候回来的?”

慕千厷上前抱起了王紫,像抱小孩一样直到坐在床上才放了下来,把王紫安置在自己腿上,王紫这几天所有的心思都放在了军中,这种虽然距离很近,王紫却忙到没有时间跟他们待在一起的感觉,真是不怎么好啊……

“没多久。”王紫说道,她去永寂森林看了看那边的布置,回来之后就直接到了自己房间,刚没坐多久他们就来了。

被慕千厷抢先抱着王紫走了,其他人只好各自找了地方坐下,寒巳却忽然飘向了王紫,身体飘在空中看着慕千厷抱着王紫,看着慕千厷的手牵着王紫的手,歪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呵呵……”慕千厷却忽然低声的笑了,似乎想起了什么好笑的事情,王紫奇怪的看他,却见他根本没停下来的意思,看着王紫的眼神还有些戏谑。

“你笑什么?”王紫不由的问,有什么好笑的吗?

“我在笑,小紫紫你在城门楼上说的话。”

慕千厷挑眉,缓缓的说道,王紫想了想自己都说了些什么,其实她都没怎么记得了,她身为统帅,要见将士是必须的,要动员也是必须的,虽然她不擅长,但也必须说,但是她似乎没说什么好笑的事情吧?

“我笑的是,我家大统帅让八十万军队热血沸腾,恨不得立马就上战场沙地,抛头颅洒热血在所不辞,可我家大统帅什么都说了,就是没说要跟六界共存亡,要誓死守护仙界。”

慕千厷笑着说道,别人没看出来,他或者王紫身边的其他人却都清楚的很,王紫能对魔界和妖界的军队说出一定会带他们回家的话,也就是一定要守住魔界和妖界。

可刚才那‘誓与六界共存亡’的喊声震天,所有人都沉浸在那种热血的时候,王紫却从始至终只负责点火,只说一定会消灭了影族,只字未提保全仙界或者与仙界共存亡这样的话,王紫分明是另有打算的。

“以后的事情谁会知道?我只负责铲除了影族这颗毒瘤。”

王紫说道,确实,她并不会作出这样的承诺,她不会利用仙界,她不屑这么做,她的目标是影族,仙界将来的路要怎么走谁能确定?早在魔界的时候她就已经暗自发誓,要给魔界换一片天,如果六界将来不是六界了,她既然清楚这一点,为什么还要说什么誓与六界共存亡的话,她明知道她做不到的。

“呵呵,小紫紫……”慕千厷不由的有笑了,捧着王紫的脸,凑上去给了她一个重重的吻,放在王紫语气中的几分冷漠几分薄凉,还有几分胸有成竹,这样的王紫真是让他爱的不得了!

“我总觉得,有些不太好的预感。”

王紫推开慕千厷妖孽般的面孔,说出了盘踞在自己心中的忧虑,众人看过来,他们知道王紫所说的不好的预感多半不是单纯的预感,高阶修士的预感是对未来可能发生的事情的感应,也许真的会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

“大战在即,你疲惫或者担忧也是情理之中的,你只将能做的都做好,如果又意外,我们再见招拆招,不必太过忧心。”青龙说道,大战之中哪里会事事都在预料之中,总有掌握不了的事情会突然发生,这是他们担心都担心不来的。

“我知道,别的我都可以见招拆招……还是叫子楚和修文先回来吧。”

王紫说道,她不知道这种预感来自何处,但是能让她心乱的就只有她在意的人,卫子楚和简修文去找仙界支柱的最后一个守护者,虽然现在还没找到,但是为了保险起见,这件事情还是先放放吧,另外她必须多派点人去保护夏筱莲,虽然为了让她放心,妙绮几乎已经亲自负责夏筱莲的安全了。

几人相互看了看,也不再劝,只要能让王紫宽心,她说什么都可以。

……

又过了两天,苍岚城已经完全步入了正轨,城内城外犹如层层加厚的堡垒,不管影族如何出现,他们都能作出最快速的反应,陆陆续续还有不少修士赶来苍岚城。

六界传来消息,影族已经停止了所有的动作,似乎全部退回了鬼界,影族的人分布最多的凡间界和修真界也全部撤走了,这样的安静让所有人都在猜测,影族与六界之间的风暴已经在膨胀了,指不定什么时候就瞬间爆发!

这天,王紫经过一个军队的时候,迎面遇到了三人,姬炎、北秋离、西门流云,姬炎那双狐狸眼愈发深沉,紧紧的盯着王紫,好像不想放过如此近距离的接触,下次这么近看到她,还不知道会是什么时候。

“王紫。”

西门流云唤到,一袭紫衣,精明的桃花眼看向王紫,一如既往的贵公子气质,虽然似乎应该叫统帅,但是面对王紫的时候,他怎么都叫不出来,就算失礼也没有办法,如果没有以前刻骨铭心的爱过,如果没有亲密无间的相处过,他也许可以像别人一样,恭敬的叫一声统帅。

西门流云看了看姬炎,每次见到王紫他都必须看着姬炎,也分走了他许多对王紫的关注,在修真界的时候,他怎么都没想到他们终究会跟王紫落下如此远的距离,那日王紫站在高高的城楼上,他们站在城门外,或许只是纵身一跃的距离,可是他却知道,这个距离比他想象中的还要遥远。

他们应该有很多话可以说,就算没有,应该也有很熟捻的氛围,这是他以前一直认为的,可是一次次见面、一次次失落,他们的熟捻,真的遗落在齐恒大陆了,偏偏那个地方是他们再也回不去的地方了……

“你们没有回修真界吗?”

王紫问道,看了看姬炎,他好像跟沉默了,这种沉默中好像隐藏着什么让人始料未及的爆发力,不知道在什么时候会爆发出来,王紫轻轻皱了皱眉,她以为时间会淡化姬炎的执着,可似乎并没有。

“修真界有人负责,我们更适合留在这里,会会影族。”西门流云代为说道,他们已经是仙界之人,没必要再会修真界了。

“王上,张将军还在等你。”

东乾看了看杵在前面的三个人,上前在王紫耳边说道,却用了正好让三人都能听到的音量,猜测着三人与王紫有些过往,尤其是那个沉默的厉害的男子,他对王紫的只执念似乎很深,东乾在心中笑了笑,不以为意,他家王上这么优秀,不招人喜欢他才会不高兴。

但是别人喜不喜欢是别人的事,他家王上接不接受是另一回事,东乾能看出王紫与三人之间的尴尬,既然王紫并不喜欢,离开便是,当然并没有张将军等着,只是他找的托词而已,王紫也会意,点了点头,又跟三人道别后便错身离开,只会在刚刚走出几步时被姬炎抓住了胳膊,阻断了去路。

王紫皱眉,一瞬间想到上次姬炎的失控时的样子,如果他这次仍然如此,她定不会像上次那样轻饶他,西门流云也有些紧张,他一直看着姬炎的动作,稍一没注意姬炎就又犯浑了,北秋离妖娆的眉眼也有些不满起来,姬炎、似乎没救了。

“我只想跟你说,大战开始之后,你无论如何要保护好自己。”不管别人怎么想,姬炎却沉声开口,声音有些低哑,似乎很多天没有开口说话一样,那双狐狸眼看着王紫,深沉的望不到底。

王紫有些不解的看了看姬炎,他只是为了说这么一句话吗?墨眸在看到姬炎那双好像装了数不清的情绪的眼睛,忽然顿了顿,为什么一定要喜欢她?既然会让他痛苦,为什么不斩断情丝,为什么不让自己轻松一点,他完全可以做回那个潇洒不羁的姬炎。

“我会的。”王紫说道,胳膊动了动,挣脱了姬炎的手掌,姬炎顺势收回手,目送着王紫渐行渐远。

“你终于舍得开口说话了。”

北秋离拍了拍姬炎的肩膀,不知是嘲讽还是无奈的说道,姬炎这个样子,他们劝了劝过,骂也骂过,甚至打也打过,可是怎么都没有效果,只能随他去了,王紫是毒,于姬炎来说已经毒入骨髓,再无清除的可能。

姬炎却没有理北秋离,转身往营地走去了,北秋离耸了耸肩,苦衷说了句“有异性没人性”,也慢腾腾的往回走,只剩下西门流云,眼神看了看王紫离开的方向,又看了看姬炎和北秋离,那双精明的桃花眼难得的闪过疲惫,闭了闭眼睛,再睁开时刚才的情绪好像都不曾出现过……

又是三天,王紫紧锣密鼓的安排着一切能防患于未然的事情,试图驱散心中的那点不安,忙碌中才能让她冷静,好不容易等回了卫子楚和简修文,当王紫近距离看到卫子楚和简修文的时候,才深深的松了一口气,连说了两句:“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小师妹这么担心我?”简修文不由的笑道,嘴角有着浅浅的弧度,金丝边眼镜下闪过一道意外的光,那张一本正经的脸顿时变的有些邪魅,见王紫如此大的反应,心中着实有些受宠若惊,他想象不到王紫是如何担心他的……

“你想太多了,王紫殿下担心的是我!”卫子楚好不客气的说道,给了王紫一个大大的熊抱,简修文微微耸肩,嘴角的笑渐渐收了起来,似乎并不在意的样子,虽然他心里清楚、也许有这个原因。

“我很担心你们,寻找守护者的事情就先放下吧,你们都在苍岚城我才能放心一点。”王紫却是说道,引的简修文看向王紫,他敢说,这是他自跟王紫正面接触以来,王紫说过所有的话当中,最让他满意的一句话,虽然如果没有那个‘们’字会更好。

“哈哈,那我们就乖乖待在苍岚城,王紫殿下放心好了,不过,虽然没找到那最后一个守护者,但我们也不是一点收获都没有。”卫子楚笑了笑,然后说道。

“什么收获?”王紫问道。

“我们追到了最后一个守护者的气息,但是发现那气息消失在了鬼界。”卫子楚说道,面色也忽然变的严肃起来。

“鬼界?”果然是个敏感的词,王紫惊讶的想,其他人也看向卫子楚,想从他口中再确定一遍消息的真实性,毕竟现在的鬼界可不是他们的地盘。

“没错,真的是鬼界,我跟简修文再鬼界附近的位面徘徊了很久,那人确实是消失在了鬼界,正好不久后接到王紫殿下的消息让我们回来,我们想鬼界现在也不知道是什么情况,就先回来了。”卫子楚肯定的说道。

“他现在应该还在鬼界。”简修文也补充道。

“是被影族抓去了吗?他们竟然比我们先找到最后一个守护者?他们想干什么?”梼杌不由的说道,仙界支柱的守护者现在独缺最后一个守护者,也就是修仙一族的守护者。

“肯定不是好事,掌握了这个人,怎么都能让我们不痛快。”穷气说道,影族还真有些手段。

“乐九,煅魂水那里现在什么情况?”王紫看向乐九问道。

“一切正常,影族只抓了一人,想要找到仙界支柱的位置也很难,就算能找到,他们也无法得手。”乐九缓缓说道,空灵的声音中满是沉稳和冷静,仙界支柱埋下煅魂水下,他们早已有了对策,煅魂水那里由花溪谷的人亲自暗中看守,比交给谁都稳妥。

“我们已经做好了一切准备,很快就会有结果的。”饕餮摸了摸王紫的头说道,他现在更希望马上交战,打起来才能知道影族的底牌,这个互相观望,只能让彼此都焦虑,也不利于稳定军心。

只是饕餮没想到,他这个‘很快就会有结果的’真的应验了,而且比想象中还要快!

第二天天还未大亮,王紫坐在中军指挥部,眼神落在那密密麻麻做着标记的沙盘,却忽然战起了身,她的动作太急,若是平时众人肯定惊讶,可现在却没有人注意到这个,因为所有人跟她的反应几乎一样!

“他们来了!”王紫沉声说道,看了一眼众人,转身往外走,其他人心知肚明王紫说的是什么,面上都有些凝重,跟着王紫疾步走出去。

“苏城主!”王紫边走边唤道。

“在!”苏茂林马上应道,方才一瞬间还有些慌乱,可是听到王紫如此冷静的声音,那声音一直钻进他心里,驱散了他所有的胡思乱想,顿时也神志清醒了起来,他们紧锣密鼓的准备了这么久,等的不就是今天吗?

“苍岚城内的一切就交给你了,等我们都出去之后启动护城大阵,守好苍岚城!”王紫说道。

“是!”苏茂林重重的应道,再来不及说别的,就见王紫几人飞身掠向城楼,而此事城内外此起彼伏的号角之声,所有人都紧绷起来,各自严守岗位,这是敌军来犯的信号。

王紫飞身落在城楼之上,却见本来泛着鱼肚白的天色又笼罩了一层黑,从很远的天际呈现一个巨大的圆形,好像一个巨大的陷阱,将以苍岚城为中心的方圆几百里都笼罩在内,天空中出现闷闷的‘咔嚓’声,很像雷声,但那不是。

王紫抬头看着,影族还是出现了,却见那圈黑色忽然涌动起来,天地间刮起大风,席卷着地面上的尘土和落叶,而天际也好像被整齐的划出一个圆形的口子,影族的人黑压压的出现在天际,无数人列在远远的空中,声势浩大,所有人都是身披斗篷,全身罩在斗篷之下。

渐渐的,天空中的黑暗散去,天际的裂缝也重新合上,他们的人已经全到了,王紫曾想过,她在这里精心准备,影族还敢不敢率兵深入,可事实证明,影族并不怕,而他们的底气,王紫不确实是来自于他们太自大,还是的确有信心。

王紫粗略算了算,他们的来人也有上百万人,影族的人还真不少,正想着影族的族长会不会出现的时候,却见自那黑压压的人群中忽然飞出一行人,约有上百人,扛着一把华丽的座椅,那椅子上面每一个角落都雕刻着狰狞的兽脸,一个人坐在上面,手指着头,斗篷上绣着华丽的暗纹,面带铁灰色的面具。

就算离的近了也看不到那人的长相,别说是王紫他们离得那么远了,而在他的坐骑两侧站着两个人,一人是影族的圣子,另外一人正式岿敕,苍岚城也有不少鬼修,在看到岿敕出现时都不由得咒骂起来。

“你就是影族的族长。”王紫眯了眯眼镜,这算是她第一次见到这个幕后指点江山的人,影族的族长,距离太远,王紫无法感受到那人的修为如何。

“就是你,屡次坏我的好事。”椅子上那人嘴唇微动,手拄着头动都没动一下,鼻子以上都藏在斗篷下,一并遮挡了那双眼睛,他说的是王紫,却并没有看过来。

“你先将算盘打到了我的身上,就该想到我会不惜一切代价让你们再次滚回界面漩涡,那儿的滋味i一定很好受吧?”王紫说道,她说的当然是发话,如果那地方那么好的话,影族也不会削尖了脑袋费尽心思再回来了。

“哼,不惜一切代价是吗?今天我就让你看看,什么是不惜一切代价!贪狼本该做些霍乱天下的事情,你偏偏做与此背道而驰的事情,想要守护六界吗?这真的是我这么多年来听到的、最好笑的笑话了。”

那人顿了顿,似乎王紫的话让他不悦了,这一次的话中带着些嗜血的味道,声音经过他可以的放大传到了所有人的耳中,阴森不已,不少人难受的捂住了耳朵,王紫也惊讶,这个影族的族长修为还真是深不可测。

“既然你不肯做个坏人,我就帮你一把,如何?我的子民们,你们还在等什么?你们不是早就想撕碎这个道貌岸然的仙界了吗?现在给你们实现愿望的机会!”

那影族的族长又说道,身体忽然动了,双手高举,激动的喊道,那样子似乎有些癫狂,而在他的声音落下之后,冲天的怪叫之声响起,影族的人挥舞着手中的法器,好像在举行一种变态的狂欢仪式。

空中那一百多人抬着影族的族长飞速后退,而停在空中的影族之人也飞身冲了下来,他们劈开界面的地方不可能精准到苍岚城附近,只能是在百里开外,此时仙界人已经动手,利用远程攻击的大型法器逼迫因影族的大批人马只能在远处落下,逐渐逼近苍岚城,也逐渐走进王紫视线名人布下的埋伏之中。

没过多久便是喊杀之声震天,本该是一个宁静的早晨,却从太阳还未升起的那一刻,大地就渐渐被鲜血染上了红色。

王紫遥望着战场,双方士气都很高涨,由于他们视线准备充分,影族的人贸然闯进来吃了不少亏,但是王紫注意到了影族的军队之后专门负责施展咒术的人群,这些人的法力很强大,他们施展出的咒术与巫族的咒术很像,但是显然影族的只会更歹毒。

这群人的存在对仙界军队威胁很大,这样的咒术即便是许多高阶修士也避免不了的,如果他们近距离交战的话,王紫很清楚影族那些人使出的能量对灵力有所压制,仙界的军队也需要一段适应的时间,但这适应的时间会让他们吃很多大亏!

“乐九,让裁决者去,专门对付那些手里拿着法杖的人,他们法力很强,但是战力不高,需要人保护。”

王紫看向乐九说道,花溪谷的裁决者修为很整齐,至少都是天字级别的修士,就算是在苍岚城总共一百多万的兵力中,花溪谷的十万军队也是他们的杀手锏,那些施咒的人被影族的人层层保护起来,想要做到深入进去杀人还能又把握全身而退的人,也只有花溪谷的人了!

“苏城。”乐九唤了一声,苏城点头,立刻飞下城楼,直奔军队所在的地方,花溪谷的裁决者军队,都是由乐九的弟子亲自带队。

四处的战报不断的传来,影族的人在以很快的速度逼近,尽管与此同时他们死亡的人数也很壮观,但是相比起逐渐推进战线来说,那些死亡对他们来说好像根本无足道哉。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