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一百三十九章 妖河绝谷,苍岚险峰

戎佩白知道王紫一定是要接什么重要的人,所以期待了一路,毕竟要王紫亲自前去的人定然简单不了,苏城在半路就跟王紫他们分开了,王紫还交代了他其他的事情。

王紫几人一直来到永寂森林外很远的地方,一片荒野,三人等了半晌,王紫要接的人还没有来,倒是等来了一个兴奋莫名的灵杉。

“主人你在等妖界的军队吗?他们要是知道妖皇亲自在此迎接,肯定会高兴到哭!”

灵杉在王紫身边说道,灵杉仔细看了看王紫,从现在开始,她的主人就是这六界联盟军的统帅了,她会用她的行动证明,她将会是这个世界巅峰的强者,而妖界也会深深的以此为荣!

“啊?是妖界的军队要来吗?天哪我怎么没想到!好激动!”

戎佩白好奇了很久,灵杉这么轻易的给她解密了,她总是忽略王紫现在的身份,而妖界军队的到来也强烈的在表达着一个事实,他们的六界联盟军真的已经形成了,虽然还没有跟影族正面交锋,但是这场战斗、已经开始了!

确实很激动,因为他们可以跟王紫并肩作战,可以为了同一个目的而战,甚至有种强烈的感觉,他们苦心修炼这么久,为的就是这样的时候!

王紫看向不远处,那里灵力持续的波动,不久,十几人同时出现在原地,王紫几人与他们也就相距不过三四十米,那些人刚出现的时候还有些警惕,可在看清了王紫这里的人时,顿时变得兴奋起来。

“司空师兄!”戎佩白先叫了一声,也很高兴,向前跑了几步,看着几人说道:“你们来的挺快的啊,而且好巧,正好赶上我们在这里等人,要等的人还没来,就先等到你们了。”

“得,刚才空欢喜了,我以为王紫小师妹也会亲自来等我们,戎佩白你这张嘴真的可以闭上了,一开口就扫人的兴!”

旗子轩摊了摊手,还叹了口气,装出很失望的样子,虽然听到王紫不是专程来等他们有那么一点点的失望,但是他们此行来这里最大的愿望就是见到王紫,所以并不影响他现在仍然很激动的心情。

“喊什么小师妹啊!现在王紫时六界联盟军的统帅,还不快拜见统帅!”戎佩白一巴掌打了过去,旗子轩正看着王紫,竟然被戎佩白给打到了,怒瞪了她一眼,嘴里嘟囔着‘好男不跟女斗’,迈步朝王紫这里走过来了。

“王紫小师妹,我们终于又见面了,你在世外域的时候发生了很多不开心的事情,过去就过去吧,你现在不是长天派的弟子了,小师妹自然是不能叫了,我便厚脸皮叫你一声王紫,因为我,不只是我,我们演阵院的弟子永远当你是朋友!”

旗子轩站在王紫面前,端详着这个越来越精致、越来越美丽的女子,当然变化更大的是她的修为,所谓一日千里放在她身上都有些慢了,还记得出现王紫时他就觉得惊为天人。

王紫在演阵院的时间不长不短,但是足够让那段情谊刀刻一般印在他们心里了,他们接受过一次又一次的挑战,云痕峰上他们经历过一次又一次的生死,王紫不知道把他们从死亡线上拉回来多少次,王紫救过他们,不只有这具躯壳、还有这具灵魂!

在他们心里,王紫亦师亦友亦恩人,小师妹是一个印记,代表着他们曾有过同窗的情谊,但那终究于王紫不是一个好的印记,可以换一个称呼,但换的只是称呼,属于他们的过往,谁也不能抹杀。

在世外域所有人都声讨的王紫的时候,他们很痛苦,面对家族的催促和门派的逼迫,在痛苦的抉择之后他们之中很多人选择脱离了家族,留在了门派之中,仔细想想,家族是抛弃他们的人,王紫是拯救他们的人,做这样的选择、值得!

这些他们没打算跟王紫说起,演阵院的很多弟子已经离开,但是留下的人就永远不会改变!

“王紫。”

司空长歌也唤了一声,轻轻的笑了,他一向是深思熟虑的人,做决定前总会权衡利弊,但是在选择站在演阵院还是回到家族的时候,他竟然选择留在了演阵院,别人拿着看白痴的眼神看他,但他想,他们跟王紫之间的默契恐怕是他人永远无法理解的,他是个谨慎的人,但不是一个没有原则的人。

“王紫,我们来投奔你了,不知道身为大统帅的你,能不能给我们开点小灶什么的?”

池天翰笑道,王紫看了看池天翰,池天翰是一个深藏不露的人,以前的他笑容和调侃背后总有很多阴霾,但是现在,他的笑爽朗而真诚,好像挣脱出了心里的枷锁,整个人都变的轻松起来,看着这些人,王紫不由的想,在她离开之后,演阵院应该发生了很多事情。

“王紫,在这里是能吃饱的吧?”

赫连妹的问题让旁人不由的喷笑了,却见她圆滚滚的身体站在最后,眼睛被脸上的肉挤的几乎看不见,面对其他人的哄笑赫连妹也只是挠了挠头,反正王紫是直到她的食量的。

“胖妹,不要只想着吃好不好?我们什么时候饿着你了吗?”戎佩白忍不住说道。

“我只是问问啊,吃饱了才有力气打仗嘛。”赫连妹尖尖的声音说道,那声音像撒娇又像是适得其反,灵杉第一次见赫连妹,不适应的抖了抖身体。

“欢迎你们来到苍岚城,如果你们告诉我传送的地点,我专程来接你们也不是不可以。”王紫看了看众人,见几人面上都有些惊喜甚至受宠若惊,王紫又补充道:“因为我们是朋友啊。”

是啊,她还有一群丢在演阵院的朋友,这无关身份和地位,很单纯的朋友,几人听了都是一滞,就是王紫这样的一句话,却让他们清楚的知道了,他们的选择没有错。

“王紫,能听到你这句话,真的很高兴……”旗子轩说道。

“作为统帅的朋友,开小灶当然是必须的。”王紫笑了笑,又道。

“什么?”

池天翰惊讶的问道,简直以为自己听觉出问题了,王紫刚才说了要给他们开小灶?这还是那个事事一本正经的王紫?池天翰愣愣的看着王紫,见到那抹笑容的时候,池天翰以为自己视觉也出问题了,不然他为什么看到王紫笑了?

“哦天哪,王紫你不可以这么笑,我的心跳都被你这一笑笑没了!”旗子轩捧着心口夸张的说道。

“瞧你们那点出息……王紫你刚才说开什么小灶来着?”戎佩白鄙视的看了看其他人,虽然她只是稍微比他们反应快了那么一点而已,眼睛盯着王紫,这么久不见,王紫真的变了很多啊……

“司空,你先带着大家回苍岚城,这个你拿着,直接回城主府,我让人在城门口接你们,你们先安顿下来,我确实有些事情交给你们,等我这里忙完再说。”

王紫看向司空长歌说道,她不是在开玩笑,演阵院的弟子擅长什么她很了解,能有一支阵师组成的队伍的话在战场上一定会有妙用的,便也不闲谈了,她这样说司空长歌应该知道该怎么做的。

“好,那就回见。”司空长歌说道,也不耽搁,转身就走。

“我也回去吗?”戎佩白问道,她还没有看到妖界的军队啊!

“走吧,别留在这里添乱了!”旗子轩路过戎佩白的时候顺便扯上了他。

“我怎么会添乱啊喂!别扯我的头发啊混蛋!”戎佩白没办法,叫嚷着也回去了,他们早不来晚不来非要挑这个时候来,如果不是他们的话,她也许还能看到传说中妖皇的禁卫军啊!

演阵院一帮人离开之后,这里就剩下了王紫和灵杉,灵杉倒是高兴的很,这样跟王紫独处的时候实在很难得,眼神是不是的瞟向王紫,引的王紫奇怪的看过来时,灵杉只傻笑,王紫便也不能说什么了,只觉得这灵杉实在让她想不通,就她现在这傻劲儿,还不如第一次见时那蛮横劲儿呢,最起码那样看起来还精明一点。

“主人,其实你心里没有外表看上去那么冷漠啊……”灵杉看着王紫说道,这个结论她琢磨了很久了。

王紫看向灵杉,见她一脸傻笑,王紫皱了皱眉,真的很怀疑她是不是脑子出问题了,莫非是被她打傻了?

就在王紫快忍不住要把灵杉轰走的时候,远处的天空一沉,巨大的灵力波动,直到天空中中被猛的撕开一个巨大的口子,天地间的灵力形成一个巨大的漩涡,呼呼的灌入那个缺口当中,席卷着地面上的落叶也迷蒙了天际。

“是禁卫军来了吗?”

灵杉激动的看去,却见一片黑影,直到落在地上才看出人行,过了好半晌天空中那缺口才渐渐合上,而地面上的人也全部到齐,整齐的军队,一眼望不到边,那种独属于军队的肃杀之气扑面而来,让人不由的心惊!

“末将北皇率魔界二十万军队前来,叩见王上!”

北皇很快就看到了王紫,上千两步,身上披着戎装,俨然一副将军模样,单膝下跪,扬声喊道。

“叩见王上!”

而随着北皇的的声音落下,他身后的二十万将士全部单膝下跪,齐声喊道,喊声震天,上一次见到他们的王是在攻打世外域的时候,这一次他们再次光明正大的踏上了仙界的土地,而他们的王已经是六界联盟的大统帅,他们骄傲!

灵杉急急的退后好几步,离的远远的,这二十万将士拜见的是他们的魔王,她好像站错地方了,这个时候灵杉才发现留下来让她好囧。

“所有将士平身!”王紫满意的看了看这整齐的二十万军队,包括龙骑军团,一片开铠甲响动的声音,所有将士站起身来,目光直直的迎向王紫,却听王紫又道:“你们是我魔界最骄傲的利器!你们知不知道这次让你来仙界是要干什么?”

“知道!为了魔界而战!”一个士兵吼着嗓子说道,好像用尽了全身的力气。

“为了六界而战!”另一个士兵也吼道。

“为了王上而战!”又一个士兵也喊道。

“那你们知道你们的敌人是谁吗?”王紫又问,声音在灵力的传递下覆盖了二十万将士,即便军队中的大多数看不到王紫的身影,听到她这样的声音也澎拜不已。

“知道!影族,一个早该灭亡的种族,历史没把他们消灭干净,就由我们来做!”

一人高喊,声音中传递出的勇敢无畏是那么的振奋人心,这就是一支优秀的军队,石刻都保持着高昂的士气和一往无前的精神,这是任何一个单独的高阶修士都不能比的,无论他的修为有多高。

“没错,影族确实早该消失,他们神秘,他们行踪诡异,但你们相信你们自己吗?相信我吗?”王紫又道。

“相信王上!”

“相信王上!”

“相信王上!”

又是三声整齐的呐喊,二十万将士举起手中的剑戟,这是他们的王上,他们不相信她还会相信谁?

“好!是我派你们来仙界的,我现在便答应你们,不久之后铲除影族,我一定带你们回家!”王紫坚定的说道,她说得出,就一定要做得到!

“铲除影族!一起回家!”

“铲除影族!一起回家!”

“铲除影族!一起回家!”

又是三声整齐的呐喊,王紫只几句话就让二十万将士的士气燃烧了起来,不论前方将会面对什么样的战斗,有王紫这句话,他们绝不会回头,铲除影族,他们才会满载荣光回到魔界故土!

东乾不由的笑了,这样的王紫让他那么骄傲,那么移不开视线,每个人的幸福感不同,在他看来,能跟王紫并肩作战,能荣辱与共,能共进退,这就是幸福,甚至,能看到王紫高高在上指点江山,这也是幸福。

这边动员刚刚结束,天空中又是一阵大动静,如魔界的军队出现时一模一样,一个巨大的口子自空中裂开,当所有人出现在王紫身后的时候,魔界的军队手中的重剑出鞘,那冰冷过的摩擦声让人听着悲伤寒气直冒,在北皇做了个手势示意所有人放松的时候,魔界的军队才收回了剑。

只见来人是与魔界的军队相差无几的肃杀军队,身披金甲,不同的是所有人坐下都是一头凶猛的灵兽,这是妖皇的禁卫军统一配备的坐骑,在惊雷兽一族被贬入为位面牢笼之后,禁卫军的坐骑就变成铁犀,勇猛不输惊雷兽,只是比惊雷兽更加难驯,但看现在的样子,他们配合的很好。

“妖皇,末将率二十万禁卫军,叩见妖皇!”

一个魁梧的男子走下铁犀,魁梧的身体披着金色的铠甲,走起来虎虎生风,面目怒张,颇为慑人,小山一样的身形看起来威猛不已,这样一个男子却恭敬的跪在地上喊道,声音入洪钟,粗旷嘹亮。

此人名叫张猛,是禁卫军的总领,本体是一只蒙,蒙也是上古血脉的神兽,本体庞大,类猿似熊,善于作战,自古以来蒙一族世居妖界,更是世代承袭禁卫军总领之位,忠心耿耿从未出过岔子。

“叩见妖皇!”

二十万禁卫军齐齐跳下铁犀,埋头下跪,手撑在膝盖上,动作整齐非凡,不同于魔界的军队,妖界的军队还从未正式见过他们的妖皇,虽然现在很想抬头看看他们的妖皇,但是心里很清楚不能这么做,只屏息等着王紫说话。

灵杉这回也跟着跪下了,前面是二十万魔界军队,后面是二十万妖界禁军,她站在中间压力好大,那种扑面而来的肃杀还有对王紫的朝拜快把她淹没了,她不得不再一次后悔自己为什么要蹭上来,现在好了,进退两难,只好跟着禁军一起拜见王紫。

“张猛将军请起,所有禁军都平身!”王紫看了看整齐的妖界军队,就连那些铁犀也两只前肢弯曲匍匐着,低着头好像在朝拜。

“谢妖皇!”

众将士齐声喊道,整齐的起身,在看向王紫的同时也不得不注意到她身后不远处黑压压的军队,那是魔界的军队,这让他们很快意识到,自家妖皇也是魔界的魔王,而妖皇今天来这里也不是单独接他们的。

如今两队对垒,虽不是敌对,但面对的是同一个主上,难免产生比较和争宠的心思,妖界的禁卫军忽然抬头挺胸,更加气势凛然,他们是第一次见妖皇,不能让妖皇对他们的印象不好了,他们必须让妖皇知道,他们也很优秀!

魔界的军队似乎收到了妖界的禁卫军暗中较劲的信息,气势也变得凛冽起来,四十万军队集结在永寂森林外,早就引起了来往之人的注意,那震天的喊声也早就传的老远,很快便知道魔界和妖界的军队已经抵达,但是没人敢在这么肃杀的军队一旁观看,都只是匆匆侧目之后便离去了。

“我这是第一次见你们,你们怪我吗?”王紫走上前,越来越靠近妖界的军队,眼神在一群身披金色铠甲的将士身上扫过,半晌站定,灵力灌输在声音中,扬声说道。

“不怪!”没有犹豫的,所有将士吼着回应。

“你们应该怪,我几人坐上了妖皇的位置,没有好好治理妖界,更没有亲自面前妖界的子民,是我的错!如今我召你们前来作战,让你们来为我卖命,你们是否心有怨言?”

王紫却是说道,众人心中一热,妖皇的权利就是一切,只要王紫手握这个权利,她做什么都是对的,可是王紫现在竟然在他们面前说自己错了,众人面上涨红,那是激动的。

他们想说妖皇没错、他们想说妖皇为妖界、为魔界奔走的辛苦他们理解、想们想说他们只恨自己没现在才来能来帮妖皇,可最终只化作一句豪气干云的的呐喊:

“为妖皇而战,万死不辞!”

“在你们没来之前,我答应过魔界的军队,铲除影族之后,把他们都带回家,我现在也答应你们,到时候同样带你们回家!到时候我在妖界所有大妖面前,为你们开庆功宴!”

王紫的血液也不由得澎湃,她本想安军心,却字字发自肺腑,她也期待这样的一天,这些话不是说说而已,她一定要让他们光荣的回归自己的土地!

“吼!铲除影族,凯旋而归!”二十万将士不由的激动大喊,热血沸腾,听着王紫的话,他们似乎能预见、就在不久之后,战争结束,他们凯旋而归,六界焕然一新的场景。

半晌,王紫唤来北皇和张猛,将一幅地图交给了北皇,却听她道:“北皇,你带着军队从永寂森林侧面进去,目的地是苍岚峰下,具体如何布防等我去了再说,这上面有我标出来的路,你们就从这里走,苍岚城的城主苏茂林会在城外等你们。”

“好。”北皇仔细看了看地图,觉得没问题便收了起来,沉声应道,拱手退了几步便返回去下达行军的命令。

张猛看了看北皇,这就是统领魔界几百万军队的大将军,是手握兵权最多的人,也是魔王的亲卫,一生效命于魔王的人,似乎是因为同样身为军队的将领,惺惺相惜之余较量的心思也免不了,但也知道现在孰轻孰重,在北皇离开之后张猛便低头等着王紫的命令。

“张猛,你带着禁军跟我走。”王紫说道。

“是!”

张猛应道,即便是他正常的音量,但是从他口中说出来就好像经过喇叭放大了几十个分贝一样,若是一般人听了定然震的人耳膜发麻,站在近前来看,张猛的身形更彪悍,足有两米还多的身高,肌肉盘虬,弓着背,这样子让他看起来很难接近。

王紫带着妖界的二十万禁穿过永寂森林,经过将近一个时辰的路程,二十万人浩浩荡荡的停在了妖河谷,面对滚滚妖河,水势凶猛之极,浑浊的水面让人看不到这水到底有多深。

这本是一出峡谷,后来上游的一座山脉被从中劈开,陆地上的水和海水一并灌入,地势一路往下,再加上上游河口狭窄,这水从上游下来就好像猛兽出闸一样,奔腾的气势足以吓退许多妄想横跨妖河谷的人和兽。

王紫看着这妖河谷,也不得不赞叹这片地方的得天独厚,作为一道天谴,就是一个天字级别的修士也不敢轻易横渡这妖河谷,河谷两岸足有三百余米,奔腾的妖河拍打着两岸的石壁,激荡起的水气常年在上空盘踞,能见度很小,再加上河面距离出奇的远,站在这里连对岸是什么样子都看不清。

妖河之中全是罕见的大妖,常年盘踞于此,没人敢惊扰,再说这样动荡的妖河中,也不是一般的水兽有能力生存的,整条妖河只有苍岚城背后有一根铁链贯通两岸,铁链在空中吱吱的晃悠,在气流的激荡之下,好像时刻都有断裂的危险。

却见张猛站在岸边观察了半晌,又弯下身体,耳朵贴在地面上听了半晌,站起身来后面对王紫说道:“这条河深有几百米,声音很杂,河水中都是扎堆的大石,河宽三百余米,长度,应该在几百里之外,王上,你是要我们驻守这里?”

王紫看了看张猛,赞赏的点了点头,看来张猛确实很善于分析战略位置,妖河并非全程如此汹涌,而苍岚城正好在最汹涌的阶段,三百多百里之后水势渐渐平缓,但那里已经不再他们防御的范围内了。

“这条河叫做妖河,本事一座山谷,整条河谷之上只有此处一条铁索,挑选善水之人下水埋伏,妖河中有些大妖,你应该知道怎么做,剩下的人就在要妖河谷与苍岚城之间铸就工事。”

王紫说道,这里的很多大妖外界也并不知道有些谁,但是选在这里定然也是不像外界打扰,加之凡是大妖,领地意识都很强,同为灵兽的张猛一定清楚。

“末将遵命!”张猛拱手应道。

“切记要派善水之人,若无把握不可下水,另外,后日一早将这些布置妥当,到时你来苍岚城内,到时苍岚城其他的部署也需你参与讨论。”王紫又道。

“妖皇放心,末将有分寸,后日一早末将准时到。”张猛又道,这里河水奔腾震耳欲聋,可张猛的声音却极有穿透力的轻松传到王紫的耳中。

“好,这个你拿着,又任何事情都可以直接跟我说。”王紫将一块通讯晶石递给张猛,吩咐完这些便转身走了,张猛一直目送王紫离开,才收回视线,目光一素,立马去半王紫交代给他的事情。

……

而王紫,独自一人飞身前去苍岚峰脚下,绕过了大半个苍岚城,但是速度也很快,到了地方时,却见魔界的二十万军队气势凛然的集结在山下,王紫早晨早早便出去,几处耽搁,现在已经是烈日暴晒的正午。

魔界的军队几乎没有沐浴过如此强烈的阳光,他们与鬼修不一样,并不惧怕阳光,反而很渴望,魔气是暗属性修炼而成,在太阳精华的照耀之下,他们自然感觉很舒服,应该是前所未有的,不是魔界之人,根本无法理解常年生活在黑暗之下的阴暗。

北皇、东乾、南阙、西诀四人正在与苏茂林交谈,苏城也在,见王紫过来便都停下了交谈。

“统帅,禁卫军可都安顿好了?还需要我做些什么吗?”苏茂林首先说道,此时看王紫即便是他做了大半辈子城主也不得不带着些敬佩的神色,这个女子的气魄无关年龄,是其他人望尘莫及的。

“暂时不必,妖界的禁军镇守妖河谷,若有问题,我会寻你的。”王紫道。

“是。”苏茂林道,便也不多说了,却见王紫拿出一幅两米来长的地图,挥手拿出一张长桌,将地图铺在上面,北皇自觉上前,他知道王紫要说的是魔界二十万军队该如何布防。

“苍岚峰是三峰对望,各个险峰,从上面飞度不可能,但是也要做相应的准备,以防万一,峰顶寒气极重,不能一队人长时间驻守,北皇你将人分组,每组八十到一百,三个时辰轮岗一次,中间的这座山峰是三座山峰重最高的,要更谨慎。

上下山路途曲折,很是耗时,至今为止还没有开辟出来的路,苏城主,又熟悉这三座山峰的人吗?”

王紫说道,说到中间的时候停下来问苏茂林,苏茂林正想着在苍岚峰上布防可是他自古都没做过的事情,他更想说想要影族要是从峰顶打进来,这纯粹就是找死,但是王紫也说了是以防万一,便也认真听下去了,此时听到王紫的问题,仔细想了想,眼神一亮、便很快说道:

“还真的有这么一个人,是苍岚城内的一个炼丹师,为了取峰顶的寒石草,他曾上去过几次,算不得熟悉,但也是唯一一个几次来往于峰顶和山下的人了。”

“可否将此人唤来?”王紫接着便问。

“可以,此人沉迷于炼丹,但我也与他有过几次接触,是个爽快之人,指路而已,想必不会推脱。”苏茂林说道,稍稍一想也明白过来王紫是要一个人指路了,苏城正要离去打听此人时,苏茂林拦住了他,说道:“此人有些傲气,还是我亲自去请吧。”

苏茂林离开之后,王紫看了看地图继续说道:“峰顶的人你要仔细挑选,主要是警戒,此外,从外界进来的路就只有三座山峰之间狭长的山道,两侧山峰耸立,若是影族进来就完全暴露在外面,可是苍岚峰太高,没有多少适合设伏的地方,所以仅有的几个地点,就算影族能料到我们在此设伏,也要重兵埋伏!

这几个地方都是必须设防的地方,你分派八万将士埋伏拦截,剩下十二万将士于三峰汇聚之处等候,若是影族突进来,便在此处决战。”

“好,我这就派人去侦查。”北皇仔细看了看地图,记下了那几处要设防的地方,转身便先派几个士兵侦查,并将二十万军队分出八万待命。

此时,苏茂林也带着那个炼丹师来了,那人虽然在来的路上已经大致听说找他干什么了,他正要去去报名擦家苍岚城的药师队,中途被苏茂林带来了,再看到这整整齐齐的二十万军队时,还是有些惊讶的。

“这便是六界联盟军的统帅,她有些事情问你,你尽管直言,此人名叫黄子均,是一名炼药圣师。”

苏茂林将黄子均带到王紫面前说道,王紫看了看那人,有些木讷,但面目也很冷静,炼药圣师在仙界也很尊贵了,能练出九品以内的丹药,所需药材不伸手外人肯定也会想尽办法给他送来了,而他还亲自上苍岚峰上寻药,看来是个谦逊之人,最起码在对待炼药这件事情上,他是真的倾尽全力的。

“你可曾上过这苍岚峰?”王紫问道,而那黄子均刚刚拱手,正要参见统帅的时候就被王紫先行发问了,黄子均面上闪过些许窘迫,方才看到统帅是个如此年轻貌美的女子,愣了一下而已……

“回统帅,是的,这三座峰我都上去过,两处侧峰上去过三次,中间的主峰我只上去过一次,山路极险,毫无参照物,我上次上去一月有余才下来,险些迷在山上。”

黄子均收回了手,也敛起了不该有的心思,很快说道。

“那让你现在上去,可还能记得路?”王紫又问。

“两侧山峰可以,主峰、我现在也没有把握。”黄子均说道。

“好,你先回去吧,如果需要你指路,我在派人去请你,可好?”王紫说道。

“哪里,统帅只需差人唤一声,我定放下手头的事情立刻赶来。”黄子均赶紧说道。

待黄子均走之后,王紫看着地图半晌,苏茂林也猜不到王紫要做什么,怎么忽然又把黄子均放回去了?却听王紫很快又说道:“北皇,你先挑选出论守峰顶的人听候命令,剩下的人尽快布防到位,后日一早前一定要完成。”

“没问题。”

北皇立刻说道,苏茂林却惊讶的睁大了眼睛,苍岚峰三座山峰之间的山道九曲十八弯,要是拉直了加起来总厂至少也得有一百多里,这么大的工事要在不到两天的时间内完成、真的没问题吗?

苏茂林合上了嘴巴,尽管他再不相信,也不能发表什么意见,王紫是统帅,而且魔界的军队也是她才清楚的,他没有什么发言权。

……

一上午加一中午的时间,王紫总算安顿好了魔界和妖界各二十万军队,虽然苍岚峰峰顶如何布防还没有最终决定,王紫回到城内,苏茂林已经把中军指挥部收拾出来,是原来的宴客厅,现在搬走了那些华丽的摆件,中间一座长约五米、宽约两米的沙盘,是苍岚城以及周围的模拟地形。

四周到处都支着木架,上面贴着各个地方的详细地图,包括苍岚城的、包括仙界的、包括六界的,总之应有尽有,原来的宴客厅摇身一变变成了严肃的中军指挥部。

就连苏茂林自己都赞叹自己这后勤做的太合格了。

“统帅大人,您可回来了,怎么样,妖界和魔界的军队已经安置妥当了?”

混沌迎上来问道,此时很多人都在这里,九幽、青龙、穷奇、腾蛇、卫子谦、慕千厷、李战、梼杌、饕餮,还有乐九、爵爷、妙绮、顺尧,简修文和卫子楚已经动身去找仙界支柱的最后一个守护者了。

包括刚刚跟着王紫进来的南阙、西诀、苏茂林、苏城,基本上苍岚城现在的主要人物都到齐了,而且都是自己人。

“基本上妥当了,如何通向苍岚峰峰顶我还没确定,影族的诡诈,任何不可能的地方都要防着。”混沌拉了一张椅子过来,王紫顺势坐下说道。

“就是这个地方?”混沌听了,眼神在沙盘中看了一圈,手指向三座呈三角对望的山峰。

“嗯。”王紫点头。

“呵呵,你在为此烦恼吗?这很简单,我先上去探探路,将能走的路标出来,之后你再将山上和山下设一个定点传送阵,峰顶定然是不适合作战的,只能做警戒用,传送阵可节省时间,若是万不得已之时,比如遇到影族真从上面过来,便命人毁掉传送阵,让我们的人走山路退下来。”

混沌笑了笑,王紫思考了一路的事情竟然被混沌这么轻松的解决了,王紫看了看混沌,用定点传送阵她不是没想过,只是即便如此也是要有除传送阵之外可行的退路的,混沌竟说他可以去探路?

“小紫,混沌既然下得了黄泉,这苍岚峰于别人来说很难飞越,与他来说却也是小菜一碟。”

卫子谦在一旁说道,正在这时王紫墨眸亮了亮,显然也在同时想到了这一点,苍岚峰上没有路,而且一路陡峰,若是迷路的话就像黄子均一样,恐怕要绕很久才能出来,但要是混沌,他的本体便是虚无,大可随着山间的气流迎上山顶,无需慢慢去找。

“那就由你去,北皇就在苍岚峰下,你可跟他商议具体的事情,我会另外派阵师随后前去,一并由你们安排。”王紫说道,这便将此事全权交给了混沌,也用不着黄子均了,让混沌去,王紫也可以放心。

“好,等我的好消息。”混沌笑了笑,仍有他独有的痞气,但也不乏认真时的魅力,说完便离开了。

王紫又差人将演阵院的那些弟子唤来,他们早在上午回来了,现在等到王紫找他们,他们自然马不停蹄的赶来了,进门之时便被这严肃的指挥部震了震,再看到许多坐在屋内的人,想来也都不是简单之人。

“王紫。”

司空长歌唤了一声,眼神在九幽身上停留了一瞬间,在五行空间时见过此人,那时他与王紫的亲密,还有他跟王紫相似的气息让他印象深刻,如今见到了真人,总是有些好奇的。

“司空,演阵院来的人,只有你们十五个吗?”王紫问道。

“我们不是从门派来的,最近很长一段时间仙界都不太平,门派已经不是以前那般严谨的课时了,我们在许多地方历练,也曾想会会影族的人,只是一直都没碰上,演阵院也许、还会有人来,现在演阵院的弟子也很多。”

司空长歌说道,演阵院现在的弟子确实很多,自王紫离开之后,演阵院与过去已经不可同日而语,很多人慕名而来,再加上战文石升任长天派副掌门对演阵院积极的影响也很大。

司空长歌的话听起来有些跑题,但王紫却能听出他的弦外之音,演阵院现在人很多,也包括以前的人,但是经常一起行动的就只有他们十五个,可以信任的、也只有他们十五个。

王紫并没有失望,反而她很欣慰这样的结果,十五个不少,于她足矣,于是便说起了她问这个的目的:“演阵院再来人也是别的安排了,你们十五人单独成立阵师小组,司空任组长,池天翰任副组长,由我直接下达命令,不必听从别人的调遣,这个决定我会在后天一早公布,苏城主会给你们准备专门的令牌。”

“啊?直接听从统帅的命令,那我们岂不是很威风?”戎佩白惊喜的说道,王紫还真给他们开小灶了。

“需要我们做什么?”

司空长歌问道,他高兴于王紫对他们的信任,但更清楚这阵师小组不是看着威风听着霸气的名字而已,之所以是王紫的信任的,他们的任务才不轻,但这正合他意,有挑战的事情做起来才有激情。

“确实,现在就有些事情,司空和高思源你们去一趟苍岚峰,在山上和山下布置一对定点传送阵,具体该怎么做去了之后北皇会告诉你们,池天翰带着剩下的人去永寂森林,摸索一下永寂森林的险境,把那些地方做好标记,必要的话用阵法覆盖,苏城主会派几个苍岚城本地的修士协助你们。”

王紫说道,这个想法是在昨天就有的,永寂森林定然是要作为埋伏和决战的地方的,但那里的陷阱一定不能让自己人吃了亏,所以先让他们去排查,后天各地的军队到齐之后就可以马上分派驻守的区域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