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一百三十七章 推举统帅,调兵遣将

接到花溪谷的消息后,所有的人都先一步来到了苍岚城,他们总不会让花溪谷等着的,等将花溪谷的十万军队暂时安顿好之后,乐九一行进入城主府,与各方的人简单的见面之后,各自离去布置。

大多数代表王紫是见过的,仙界的人居多,其次是修真界,王紫一人就代表了魔界和妖界,所以她的分量众人绝对不敢小觑,北皇四人会在明天过来,白衣也带了几个人已经来了,包括早就盼星星盼月亮要蹭来的灵杉。

城主府将一片亭南居都划归王紫和乐九他们支配,城主府很大,而这亭南居指的是一片翠湖之南的一片居所,有六处很是雅致的院落,刚到这里王紫只占用了一处,乐九四人一处。

晚上的接风宴是必须到场的,届时所有人都会前去,王紫暂时没有什么需要她做的,但是去露露面也是必须的。

接风宴设在城主府的宴客厅,能容纳几百人都不是问题,王紫只带了饕餮和白衣随行,等来到宴客厅的时候,众人纷纷站起来施礼,有真心也有假意,不管因为什么,王紫的身份摆在那里,他们说什么都得起身施礼。

“魔王快请坐,今日匆匆一见,也没有时间仔细招待魔王,有招待不周之处还请魔王见谅了,诸位住在寒舍,有任何需要都可差人来告诉我。”

一个中年男子迎上来说道,却见那男子看起来五十岁所有的年纪,谈吐大方,体格健硕,面目却有些儒雅气息,不愧是这苍岚城的城主、苏茂林,苏城也确实与苏茂林有几分相像。

“苏城主客气了,你宾客众多,分身乏术,我自然知道。”王紫说道,这人是苏城的父亲,王紫自然要对他几分礼遇的。

“魔王果真与城儿描述一致,威而有礼,日后我们并肩作战,实乃苍岚城上下之福!”苏茂林顿时笑着说道,很是欣赏王紫,年纪轻轻,却如此不凡,若不是身为苍岚城的城主,苏茂林也没有机会与王紫面对面交谈。

“苏城主客气了。”王紫说道。

“魔王稍坐,我去招待其他宾客。”苏茂林拱手说道,见王紫点头,苏茂林欠身走开,走时不忘吩咐下人仔细伺候好王紫这里。

乐九、妙绮、爵爷、顺尧四人就坐在王紫对面,并非主位,王紫与对面几人点头,很快也明白,关于日后统帅五个界面的绝对权交给谁,想必今天晚上就一定会决出一个结果的,现在谁都不能妄自坐上那个首座,而再今天晚上过后,一切都会有结果。

世外域的人很多,各个家族的代表少不了,修真界的代表仍然有姬炎、西门流云、北秋离,姬炎的深色似乎更加深沉了,坐在座位上一言不发,也没跟旁人交流,灯光的投影将他的视线遮挡在阴影中,那视线始终停在王紫身上。

他们之间的交集,难道就只剩下这种正经的不能再正经的场合,同僚一般,朝上相见朝下各自归去,再无多余的话语,姬炎正要拿酒来灌,却被西门流云按了下来。

西门流云看了看王紫,紧了紧手中的惊雷扇,贵公子的形象一如既往,只是口中叹息了一声,将姬炎手中的酒壶拿走,压低了声音说道:“宴还未开,你就要醉,这不妥。”

“哼,有什么不妥的,醉不醉这里的事有我何干?”姬炎说道,满心的郁结按耐不住的自语气之中带了出来,有些赌气的意思,因为心里放了一个得不到的人,他的冷静自持也越来越少了。

“我还是高看你了,还未饮酒,就已经醉了。”西门流云说道,只是把酒壶远远的拿开,吩咐身后的伺候的人不必再给姬炎这里放酒。

“西门……”

姬炎转头看向西门流云,他想生气,可是在看到西门流云看着他摇头的样子,怒气顿时就散的差不多了,西门流云似乎再高速他,他再怎么自我痛苦也只能是自己折磨自己,那个距离他不到六米远的女子根本不会知道,他这样做非但徒劳无功,还会让自己离她越来越远。

姬炎握了握拳,到了一杯清茶一饮而尽,甘苦的味道顺着喉管一路向下,让他发热的脑袋渐渐降温,姬炎紧握着茶杯,看着好像丝毫没有注意他的王紫,嘴角轻扯,有些嘲弄,那嘲弄是对他自己……

不久后,苏茂林走向正前方的主坐,走到王紫和乐九席位中间时脚步稍稍顿了顿,还是走上去坐下,苏城就坐在他下手,苏城看起来倒是比苏茂林泰然许多。

众人顿时也明白这其中的由头了,除了苏茂林的主坐之外,最尊贵的地方莫过于王紫和乐九两人所在的地方,而现在关于大战的统帅还没有一致的结果,而此时作为苍岚城本土的东道主,苏茂林此时坐在主位确实是最恰当的了,而今晚这场接风宴,定然也是要苏茂林主持的。

“哈哈,今日是我苍岚城的大日子,史无前例,后世也定然会载入史册,作为苍岚城光辉的一笔,我仙界、魔界、妖界、修真界、凡间界,五个界面汇聚于苍岚城,实乃盛事!在还未谈及正事之前,我提议大家干了杯中美酒,为庆贺我们汇聚于此共商大计!”

苏茂林沉声说道,神色间也满是认真,倒是有些震慑全场的威严,苏茂林举起酒杯,碰酒于前,众人纷纷举杯。

“苏城主说的对,为我五个界面史无前例的汇聚一处共商大计而干杯!”

“庆贺我们汇聚苍岚城共商大计!”

“干杯!”

众人饮酒,酒后开怀大笑,正事还未说起,但是看众人样子,倒是有些豪爽之气,正如苏茂林说的,五个界面汇聚在一起,为共同对付同样的敌人而来,这确实是史无前例的,虽然这其中令人寒心的是、鬼界恐怕也在敌人之列。

但是最起码众人跟汇聚在苍岚城可以证明一点,他们心中还是牵挂着同一片天,同一个太平盛世,他们可以团结一处,可以为同一场战斗而沸腾,他们并非孤军奋战!

王紫放下酒杯,口中是温热的酒水,带着些许辛辣的味道,但毕竟今晚是要商议大事的,所以这里准备的酒也并非醉人之酒。

“哎,今日我们还能在此饮酒,还不知这样太平的日次能过几日。”众人方才畅快之时,一人重重的叹息,瞬间抓住了所有人的听觉,也驱赶了放在的豪气,众人不由得跟着叹息,这时迟早都要面对的事情。

“影族到底有什么厉害!两天,就两天!铜墙铁壁的鬼界就被他们拿下了!哎!”一人说道,手掌排在案上,那人粗旷的眉头仅仅的皱在一起,怒意难平。

“影族是上古时期便与巫族争斗不休的一族,上古时只有巫族能镇压得了影族,这影族消失了几十亿年,巫族都销声匿迹了,影族竟然还会出来蹦跶!还将我六界弄的乌烟瘴气,一片灰暗!现在鬼界落入影族之手,更是让天下人心惶惶!我们可一定要想出个办法将这影族铲除,才能还我六界清平盛世啊!”

又一人说道,鬼界丢失是一个沉重的话题,在六界之人的眼中,鬼界的实力强大,一直是很神秘的存在,就两天的时间,他们做梦都想不到一个诺大的鬼界几乎在眨眼之间没了,乍一听到这消息的时候他们都还在以为开玩笑呢。

“大家稍安勿躁,鬼界的惨况让我们所有人都无比痛心,今日召集大家前来就是为了商议对付影族之事,影族在神秘,那层黑纱也迟早会被揭下来的,我们也迟早会知道影族致命的死穴在哪里!

他们占了一个鬼界,我们还有仙界,还有魔界,还有妖界,还有修真界,还有凡间界!我们五个界面团结在一起就是最锋利的武器!这毕竟是我们经营的天下,现在暂时被影族哪去了一角,我们岂有不拿回来的道理?

今日花溪谷的四位城主已经带着十余万裁决者来到苍岚城,魔界和妖界的界主同样到来,世外域各大家族的老祖,长天派掌门亦赶来这里,还有我仙界诸多隐士高人。

想必大家也清楚,我们今日、定然要选出一人作为此次大战的统帅,一旦选出这个统帅,我们五个界面将不再各自为战,尊其为首,将手下兵力的调动权全权交给此人,不论战事输赢,我们与此人共进退!

大家都是睿智聪慧之人,多年的修行也非弄虚作假,如何判断自己心中的明主,诸位心中定然也有分寸,接下来大家都说说,畅所欲言,我们为的是日后能够一心对敌,当然是要征集所有人的意见!”

苏茂林的声音中不觉带了些灵力让,让这几百人都安静听他说完,这苏茂林倒是有几分口才,虽然可能事先有所准备,但是能说道这个份儿上已经是不简单了,强调了现在他们必须一致对敌才有出路,又温和的说了让众人畅所欲言,点燃大家的热情,不必瞻前顾后。

众人顿时面面相觑,片刻的安静后小声讨论起来,确实,在这几百人中,都是各个界面身份地位非凡之人,定然都有些傲气,就算在场坐着有些他们不能比的人,选择站在谁的队还是由他们决定的。

“掌门,您看……”

宇文乾侧身看向夏寻,其他人都讨论的热烈,宇文乾心中并无中意之人,要放在以前,他定然毫不客气的选世外域,但是自世外域发生一连串的大乱子之后,宇文乾变的更加成熟,褪去了以前许多的许多傲慢,也能静静的倾听许多别人的意见了。

夏寻挥手,示意宇文乾先别说话,她看向王紫,恰巧王紫也朝这里看了过来。

王紫看的不是夏寻,而是自进来之后就一句话都没有说过的宇文华,方才听到宇文乾称呼夏寻掌门、而非宇文华,莫非宇文华的掌门之位被罢免了?

还真是王紫猜测的那样,自从王紫的魔界军队把世外域打的一团乱之后,宇文华因为以往许多为难王紫之处,还间接招致了王紫带魔军攻打世外域,那时隐于长天派多年的夏寻出山,暂时代替了宇文华的掌门之位,宇文华成为长天派的副掌门。

还有一点值得注意的是,长天派不知道怎么处理的,但是史家的两个副掌门都被别人取代,而其中一位竟然就是演阵院的院长战文石,而这次长天派来到苍岚城的人就是这几人,夏寻、宇文华、宇文乾、战文石。

宇文华的眼神淡淡的,好似以前见到的一般,以前在长天派宇文华是被世人景仰的掌门,自后来发生的许多事情之后,与文化部被降为副掌门,这从曾经在巅峰待过的人来说是极大的耻辱,一般人恐怕造就愤然离去了。

可宇文华非但没有表示任何反对,还在副掌门的位子上安稳的坐了下来,现在的宇文华看起来仍然神秘,仍然让人望而生畏,似乎感觉都王紫的注视,宇文华抬起眼眸看来,见是王紫后轻轻点了点头便一开视线。

很平淡的一眼,不论过去是否相识,是否两人之间有过你死我活的战斗,那一眼像是最普通不过的礼节,王紫却是眉心微动,离开世外域之后她几乎把世外域的一切都搁置在了记忆深处,可现在看到宇文华,王紫忽然想起了她似乎忽略的事情。

当初宇文华要抓她多半是因为梼杌的授意,而梼杌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冷殇的吩咐,那她被收进宇文华的玲珑宝塔之中,宇文华莫不是按照剧本做的?还是单纯巧合?

她竟忘了问梼杌这件事情,如果宇文华是知情的,那她和宇文华之间的一战……竟也是误会吗?宇文华因此失去掌门之位,她岂不是难辞其咎?

宇文乾看了看王紫,又看了看夏寻,莫不是掌门要尊王紫为首?

“依在下看,花溪谷众望所归,若是奉花溪谷四位城主为统帅,定然是得天下民心之举!”

一人说道,此人是世外域的一个老祖,世外域和花溪谷没有争抢的可能,谁都不可能认不清这个形式,在之前花溪谷对六界的威慑力就已经确定了,这里都是明白人,岿敕投敌,现在要选统帅,最有可能的当然就只剩下花溪谷和王紫,花溪谷还毕竟是仙界的以分子,可王紫怎么说都是外人。

“在下也认为花溪谷四位城主乃是是最能胜任之人。”另一人也说道,这是仙界的一个城主。

“在下倒不这么认为,花溪谷四位城主虽威望手段都令人敬佩,但要论用兵对敌,在下认为魔王更胜一筹!”一人扬声说道,这还是这半晌以来第一次有人提出与前面的声音不同的意见,王紫听这声音有些熟悉,眼神看去,却见说话之人正是风广。

“风广此话如何解释?”一人问道。

“呵呵,不瞒诸位,在下与魔王同出一个位面,魔王在其恒大路大战几百万邪修,守住南北命脉之所在,其用兵如神、决战千里的事迹至今仍为其恒大路无数修士津津乐道,至今我其恒大路的苏施城仍然供奉有魔王的尊像。

只是魔王行事低调,再有人暗中帮助,这些消息不曾传出其恒大路那片天空而已,如今魔王威名远扬,这些旧事在下就擅自将它翻出来了。

我们这一次面对的是影族,是一个我们并非很清楚的种族,众所周知,这一切的隐患都是魔王发现的,继而才有了大家众志成城的合作,魔王为此调查良久,我想,在坐的应该没有人比她更清楚影族了吧?

这次我们五个界面合而为一,要对抗影族以及鬼界,魔界和妖界是必不可少的,而魔王亦身兼妖皇,是两个界面所有人倾心拥戴之人,她手里有最能跟影族正面对抗的军队,这一点我们所有人都得承认。

魔王与仙界确实有些理不清的过往,但是我们大家都应该清楚,跟影族一战是六界成败之关键,让魔王统帅五个界面是再好不过的局面。

而我想,有一点大家是不能不承认的吧?魔王已然是天神期巅峰之修士,也是阵尊,更是多位上古神兽的主人,这是天意!”

风广缓缓道来,众人听了不觉沉思,风广说的他们都懂,只是自己思考的时候往往会被心里的阴暗面所覆盖,而在风广说的时候,不知不觉对他们作出一个引导,让他们自己也相信,这些都是客观存在的,他们不得不理智的面对。

“无论怎么说,她都是贪狼入命之人!指不定今天影族的出现,六界的大乱都是她引起的!”

众人都若有所思的时候,竟有一人不服气的说道,此言一出,众人跟一愣之后顿时炸开了锅,不管这‘贪狼’二字被他们忽略了多久,在提起的时候都会让他们心惊肉跳!

许多视线顿时放在了说话之人的身上,那人刚刚说完就感觉浑身冰冷,许多威压一起加在他身上,不出几秒钟那人就出了一身冷汗,连抬头的力气都没有,他只是不服气说了一句话就招致如此多人的杀心!

半晌,直到那人全身颤抖的趴在岸上,冷杉几乎浸湿了衣服,牙关打颤,苏城起身,笑着走到那人深浅,招手让两个下人把那人扶走,口中说道:

“呵呵,今晚确实热闹,这位道友竟是醉了,说些胡话,大家可别学他,酒还是少饮为妙,我们今日还有大事商谈,莫教一些酒后秽言坏了气氛,诸位继续,那道友现在许是已经闷头大睡了,就算我们这宴客厅内人才济济不好抉择,也不可这般躲清静啊,大家可莫要学他啊!”

众人都不是凡俗之人,当然清楚刚才那人并非酒醉,而是生生被人吓傻了过去,这沿客厅内确实人才济济,而且是能不动声色将一个天灵期高手整的如此狼狈的人。

方才众人还在为那贪狼之说忌讳,现在明显是杀鸡儆猴、以儆效尤,苏城是苍岚城的大公子,又是乐九几人的弟子,这事情是谁做的自然也在明了不过了。

众人这才意识到,不管是花溪谷还是王紫,选谁都是一样的,因为花溪谷自始至终都跟王紫是一家人,更甚者,花溪谷恐怕是也是王紫的后盾!

“呵呵是啊,酒虽好,可贪杯误事可就不好了,趁在下还清醒,还是说些清醒的话吧,在下也认为魔王作为五个界面的统帅当只无愧!”

一人很快说道,多数人也跟着笑起来,都是聪明人,知道怎么应付,苏城既然说了那人是醉了,那人就一定是醉了。

“魔王年纪轻轻便能坐上魔界和妖界的界主,在下早已佩服万分,统帅非魔王莫属!”

“魔王乃女中豪杰,众望所归!”

众人顿时此起彼伏的表态,妙绮偏着身子笑了,唇上染着漆黑的色泽,看起来阴毒而妖媚,又看了看王紫,还以为会浪费很长时间呢。

“长天派也支持魔王为统帅!”

这时,却听夏寻说道,这无疑让宴客厅内几百人都轻松下来,本只是附和,现在却真是众望所归了,长天派几乎代表了世外域最重要的意见,现在夏寻都同意了,别人反对还有什么意义?

“哈哈,我看大家都有了一致的意见,四位城主……”苏茂林说道,如此场面是他再希望不过的,他才是深深的松了一口气,这主位他坐了几百年,还从未有过像今天晚上这般忐忑的。

“全力支持!”爵爷说道,态度很明确。

“既然如此,魔王,还请您上坐,战时自然有战时的规矩,如今大家推选您做我们的统帅,这位置当然要让给您的好!”苏茂林顿时起身,绕出了座位走到王紫面前作揖说道。

王紫看了看乐九,也不推辞,起身一步一步走向主位,她曾想过今天无论用什么办法都要拿到统帅之位,只是实际情况比她预想的顺利了很多,既然如此,她何须推辞?

跟影族的战斗她必须赢,所以她不容这里任何人出岔子!

“既然大家推选我做统帅,在所有事情都还未开战之前,我与你们约法三章,第一,我的命令你们必须服从,既然你们现在同意了,日后就不得有反悔的时候;第二,既然将五个界面合归一出,就不得有人擅自行动,若是连累到整体,格杀勿论;第三,五个界面平时分离,如今要合作,就不允许任何人抱有偏见,若是因此引发争斗,挑事者同样格杀勿论!

这三点所有人都必须牢记,必须做到,你们可有意见?”

王紫说道,她不会说些虚伪的感谢之词,直入正题,眼神扫过众人,观察着众人的神色,而此时众人都是震惊,王紫这约法三章便是军令!从现在开始,他们之间角色就已经切换了,王紫是统帅,而这三点也提醒着他们,刚才他们的态度不是说说就可以的,而是要被铁血的军令约束的!

如果他们同意了,便要严格的执行,否则就如王紫所说的、格杀勿论!众人不由得细细品味起来,服从命令、不得擅自行动、不得抱有偏见,这确实是一个大集体不得不面对的事情……

“这是必然,既然要合作,这些诚意当然还要有的,这约法三章都是为五个界面更好的合作,我们当然没有理由不同意。”西门流云说道,姬炎则抿着唇,他想说,却赌气的没有说,虽然他很清楚,气再多都是气他自己而已。

“此约法三章甚好,我没有意见。”

“统帅思虑周到,我也没有意见。”

这次经过谨慎的考虑,众人相继说道,他们明白,这次说了就没有修改的机会了。

“今晚回去我便将这约法三章印为军纪,下发给所有将士,定然叫所有将士都倒背如流!”苏茂林也很快说道。

“统帅,接下来有何吩咐,还请您指示啊~”

妙绮懒洋洋的坐在原地,眼皮都没有抬的说道,有些人知道妙绮一贯如此,见怪不怪,有些人却担心妙绮这态度触怒了刚刚当上统帅的王紫,不过事实证明他们显然是多心了。

“接下来的我的命令你们听好了,我只说一遍。”王紫看了看妙绮,随即说道,众人一听也打起精神来,等着王紫吩咐,却听王紫又道:“花溪谷的十万裁决者仍然归乐九、爵爷、顺尧、妙绮统领,这十万人已经到达苍岚城,听候差遣,魔界的军队也会抽调二十万,明日便达,妖界的军队亦抽调二十万,也是明日到达。”

王紫说着,魔界的军队全部掌握在魔王手中,先要抽调那是分分钟的事情,妖界的军队掌握在妖皇手中,想要抽调自然也很迅捷,说完了花溪谷、魔界、妖界,王紫才接着说道:

“仙界和修真界的兵力分布散乱,今夜散去之后,手头有军队的城主立刻回城抽调,酌情取之,该怎么做你们应该清楚,不要有不该有的小心思,同时广发告示,昭告天下,苍岚城号召有志之人来此一同战斗!

长天派也立即召集弟子前来,长天派人才济济,而我们现在正是用人之际,世外域各大家族强者云集,诸位老祖同样调取一部分人前来苍岚城。

修真界位面众多,修士无法进入仙界,你们主要阻止军队守住修真界。

苏茂林,在你的军队中暂时抽调三万将士,负责协调各方的军队,还有安置所有慕名而来的所有修士。

暂时就是这些,这所有的将士如何分配,将领又该由谁担任,负责的区域都在军队的数字拉出来之后决定,给你们两天的时间,明天、后天,大后天一早,我要见到所有的将士!”

王紫说道,说完便等着众人的反应。

“统帅,您前面说的都没问题,但是我的城池距离此处几万里,我独自来回至少都要半月,要带着军队,两天的时间是绝对不可能做到的啊!”一个城主苦着脸说道,他有些怀疑王紫是不是在愚弄他?

“我与赵城主的问题一样,我的城池还在更远的地方,来回一趟至少一个月,若只有我自己,用传送卷轴也就罢了,可带着军队,两天的时间根本不可能的事情啊!”

“是啊,这次是去调兵,必须要考虑到行军速度啊!”

众人都反对起来,这命令也要在客观的基础上吧!

“苏城。”

王紫只唤了一声,苏城示意,挥手叫来早就等在一旁的下人,众人见王紫对他们的问题视若无睹,却是叫来许多手捧着托盘的下人上来,而那托盘之上放着一摞摞的卷轴,数量还不少。

“诸位稍安勿躁,你们顾虑的问题统帅早已为你们计划好,这是统帅亲自绘制的传送卷轴,可不是你们认识的传送卷轴,这传送卷轴一打开,至少能传送十几万人,距离至少也在几万里,而且这是定点传送卷轴,地点就在永寂森林外,需要调兵的城主持此卷轴回去,给诸位两天的时间,已经是很充分的了,诸位可以仔细安排好城内的事情,然后安心率军前来。”

苏城说道,挥手让下人们把那些卷轴都分发下去,许多城主都捧着那卷轴惊讶不已,真有如此神的卷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