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重生之商业女帝皇

第184章:背叛者的下场

祥子狠怒的对着张大头说道,“因为真正罗刹帮的兄弟不会说出‘人心不稳’这话出来的。说,你为什么背叛罗刹帮?”

祥子的话音一落下,在场的所有兄弟个个都对张大头愤然怒视,擦拳摩掌的要上去把这个张大头揍一顿才解恨。

张大头也是被祥子的话更是一惊,他真没有想到,就是他小心翼翼的“人心不稳”这四个字,竟然露出了破绽。

不过,就算露出了破绽又如何,他的确是通过了罗刹帮考核过来的,只不过用了一点小手段而已。

张大头抬起头对上祥子的眼睛,据理力争的说道,“老大,我没有背叛罗刹帮,我只是过于担心其他帮派对此时罗刹帮不利,毕竟罗刹帮已经经过两次爆炸了,而且二当家及军师大人都已经身亡。我没有背叛罗刹帮,没有背叛罗刹帮……”张大头看着祥子的眼睛,一直强调着了他没有背叛罗刹帮。

祥子开始的眼神,有锐利坚定到了迷雾涣散,他张开口道,“我,我相……”本说我相信你的,可是……

砰,砰,两声枪响的声音。

啊!一声痛苦的男人惨叫声。

突然的枪声,突然叫声,让所人愕然不已,目瞪口呆。

此时,祥子突然被震醒一般,看着被打枪打中双腿的张大头,瞳仁猛然剧烈紧缩。

好一会,祥子看向枪声的来源方向,正看到大胡子刚好收起那把手枪。

“三哥,”祥子惊喜的叫着,随即更让他震惊激动不已的则是大胡子旁边的一个带着蝴蝶面具,穿着红裙的女子,他激动的兴奋快速走向那女子面前,弯腰道,“大小姐!”

“大小姐!”跟着祥子过来的那批精英,此时也认出这个女子的身份,同样是情绪分外激动兴奋,弯腰异口同声的大声喊道,“大小姐!”

新来的被这突来的一幕,震撼不已。

他们在加入罗刹帮之前,早就听说过,这罗刹帮除了帮主之外,还有一个大小姐,而这个大小姐才是罗刹帮真正的掌权人。只是除了最高层,谁都没有见过她是什么模样。只是外界传说,她每一次来罗刹帮,都会是一身妖艳的红裙,带着一张蓝绿色的蝴蝶面具。

现在这个传说中的大小姐,突然出现在朱江分派,让他们能一睹风彩,真时太让人激动不已了。

“大小姐!”这一次是那些新人大声响亮的喊着。

萧摇没有应声,妖艳红裙带着黑玫瑰的裙摆一甩,然后穿着一双黑色高跟鞋的脚步很是有力以威严的气势,往张大头方向而去。

张大头早在被人突然开枪打倒在地时,就已经惊的半傻了,他明明快要成功了,只要成功了,只要成功了,他就会是朱江罗刹帮的帮主,然后目标再是总部帮主,到最后他们就可以称霸黑道了。

可是,为何偏偏在最关键的时刻被人打断,还被人打伤?为何?难道真是天要亡他吗?

萧摇盛气凌人的站定在这个坐在地上,双腿流血不止的张大头。

萧摇身后跟着的大胡子及祥子,祥子看着张大头,弯腰很是自责的道,“对不起,大小姐,这人是叛徒,我现在才发现,害了老张及老李,是我的失误,任杀任罚,请大小姐随意处置。”心里有着紧张,两次的大爆炸,伤了这么多人,都是因为他这个帮主识人不清,让帮里蒙受两次这么大的损失,让帮里的兄弟受伤,还失去了几个重要的兄弟。

“你的事,过后再说!”萧摇清冷的说道。这是她开口说的每一句话。

随即,萧摇就看向此时狼狈不堪,痛苦不已的张大头,犀利的问道,“别白费心机了,你以为你那点催眠术在本小姐面前有用?说,到底是谁派你混进罗刹帮的?”

“啊,他竟然是会使用催眠术?”萧摇的话一出,大堂上的人再一次一惊,尤其是祥子,更是惊恐。

竟然是这样!可是现在每个罗刹帮的成员在做特训时,都会训练反催眠一项啊,怎么现在他们这么容易被这个张大头催眠了?怪不得他能进入罗刹帮呢。

萧摇凌厉如一代王者的霸气喝问,让张大头整个身子猛的一颤,在萧摇如泰山压顶的气势之下,他已经不知道掩饰自己的慌张,脸上因腿伤而露出的痛苦惊恐之色,狰狞挣扎的表情,已经完全出卖了他刚才以为的不让人自知的举动。

没错,他也想对着施以同样的方法来对付萧摇,那就是对萧摇催眠。只是他没有想到他的催眠对这个罗刹帮的大小姐根本就没有用,还被一言道出。

是的,张大头之头以混进罗刹帮,就是他的催眠术如炉火纯青一般的厉害,一般人只要一看他的眼睛超过十秒以上,就被他催眠成功,而那些毅力强的人,他只是稍微比一般人耗费一点时间而已。

因而,有了这个利器,很快的,他在罗刹帮一个小娄娄就变成在帮主面前的一个内部成员,帮里的什么计划安排,他都会一清二楚的。

因此,才会有罗刹帮的两次爆炸的成功。

既然现在已经被罗刹帮的大小姐拆穿了,他也没有什么好装的了。

他不顾双腿的疼痛,梗着自己的脖子,很是有骨气的说道,“没有谁,我是自己混进罗刹帮的。”

萧摇面具下的红唇勾起唇瓣,如一朵罂粟花般,又艳又美又带着毒,她冷笑着道,“不错,有骨气。不过,我想你家那个十岁的女儿,知道他做黑道的父亲这么有骨气的话,一定也会为你骄傲的,是吧?张大头。”萧摇这是暗示他,她已经知道他的女儿在哪了。

本是抬头望天,很是傲气的一个男人,再听到十岁女儿时,这一次再傲气也变成了惊恐与心慌焦急,也不去想,这个罗刹帮的大小姐是如何知道他有个十岁女儿的。

他突然大声说道,“你想要干什么?你想要干什么?她才十岁。”这是对萧摇他们犀利的控诉一般。

萧摇看着他因失血而苍白又狰狞的脸,她冷笑道,“你也知道你女儿才十岁,那你可知道被你陷害身亡的几个兄弟,他们也有孩子,他们最大的孩子才六七岁,最小的才刚出生,就因为你的陷害,让他们失去了父亲,让他们的父母失去了儿子,你那时怎么不想到,他们也是一个父亲。父债子还,既然是你欠了他们的,你不还,那么就让你女儿还吧!”这是直接威胁他。

一堂的弟兄们,除了听到催眠之后,其他的都是一头雾水,根本就不知道,这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别说其他人,就是大胡子和祥子也是很是疑惑:大小姐也才第一次见张大头,她是怎么知道他有个十岁女儿的?难道,来帮里之前,调查过?可是这说不通啊。

张大头被萧摇一个犀利的反驳,无话可说。他不能让他那个可爱的女儿被罗刹帮的人抓了啊。他可是知道,罗刹帮的帮规,对于背叛者,可是毫不留情,一狠到底。

可是,他更是不能出卖自己帮派,因为,在被要求进入混进罗刹帮时,他一家老小包括那个十岁的女儿都被控制住了,直到他完成任务为止。

而现在,看样子,这个大小姐也是明显知道他的底细,那么他一家子如果入到了罗刹帮的手中,下场同样好不了哪去。嘿嘿,萧摇其实根本就知道他的底细。

他现在该怎么办?怎么办呢?

萧摇看着此人犹豫挣扎不已,眼底眸色沉了沉,对上他的眼睛,直接说道,“张大头,你在犹豫什么?说,到底是谁派你来的?”

张大头的表情似乎挣扎了一会,随后很是平静的说道,“是*会。”

对于这个答案,萧摇是毫无意外,不过她只是要一个真相而已。

只是对于帮里众人来说,却是惊讶之中又很快了然了。香江罗刹帮直接把*会压成狗了,对于其他地方的*会当然是一个警钟,因而,就想趁着各个地方罗刹帮势力还没有起来之时,先给打压下去。

萧摇如空灵般的声音继续问道,“哦。那么其他罗刹帮分派出事,是不是同样有你们*会参与?”

张大头继续挣扎了一下道,“是的。我们每个混入罗刹帮的人,都是各处精心挑选出来的精英,然后在*会总部严格训练催眠术,优胜劣汰,培训合格合格者被分派任务,失败者则是被秘密*会的人秘密的杀掉。”

“那,你们共训练出了多少位催眠师,又分派了一些什么任务?”萧摇轻启红唇问道。

“不知道,但是我这次的任务就是混进罗刹帮,然后取得罗刹帮帮主权力。”张大头继续平淡的说动,他是脸色却越来越苍白。

“那是不是其他也是这样的任务?”

“是的。罗刹帮的势力发展的太快,*会的一些高层,害怕罗刹帮总有一天取代*会黑道第一帮的位置。”

“你们*会的当家人到底是谁?”萧摇突然冒出这样一个问题。虽说*会有百年历史了,但每一届的当家人似乎都是分外神秘。这一届更是,以小小年纪就威慑整个帮派的当家人,他的身份就如萧摇一样,除了*会的高层,对其他人是一个迷一样。

张大头听到这个问题挣扎的很是厉害,这个问题似乎是深入内心的禁忌一般。最后,他摇了摇头道,“不知道。但是我一次听过帮会里的老人称会长是宣会长。”

“哪个宣?”萧摇道。

“宝盖宣。”

随后萧摇就再问了一些*会的计划及打算,不过似乎这个张大头不是*会的什么主要成员,所知道的有限,不过萧摇也算知道*会内部一些东西了。

“咔”

萧摇打了一个响指,随即张大头就猛然清醒一般,他惶恐的对着萧摇道,“刚刚你做了什么?”

萧摇好笑道,“呵呵,我这人最喜欢做的就是‘以其人之身还治其人之道’,你说我做了什么。”她没有用摄魂术,她是用的催眠术,不过,她是先说出张大头有个女儿,在女儿的刺激之下,张大头就有了破绽,很容易就陷入了催眠之中。

“不可能!”张大头不敢相信的道。他们是请了世界级的催眠大师经过反复的测试与训练,他们是不可能再被人催眠成功的。

可是为什么这个大小姐能够催眠成功?这个大小姐的真实身份到底是谁?

萧摇一甩裙摆,冷厉的喊道,“来人,把他押入刑堂,用十刑中的眼刑,然后再把他直接丢回*会大堂。”眼刑,是在罗刹帮刑堂中最轻的,就只是挖掉双眼,然后再往窟窿里倒入硫酸。

这个张大头本就不是罗刹帮的成员,也就不属于背叛不背叛,只是他害了帮里这么多兄弟,怎么能轻饶于他。

双眼被毁,双腿已残,再把他丢回*会,他所遭受的痛苦,肯定是比罗刹帮更甚,比下十八层地狱还痛苦,更可能连他的一家老小都会承受磨难。

不过,她可不会同情他,更不会可怜他,这就是他伤害罗刹帮所要付出的代价。

张大头受这么轻的处罚,大堂上的兄弟个个不服,恨不得杀了他,大小姐竟然还留了他一条命。

但转念一想,双眼被毁,双腿已残,他活着也只是生不如死。

就像每个进入罗刹帮里的成员,都得到这样一个警句:背叛罗刹帮,会不要你死,而要的是你生不如死!

这样一想,所有人的心情又好了起来。

张大头之事解决了,萧摇来了,所有人又好像找到主心骨一样热烈的看着萧摇。

萧摇高座于堂,左右两边分旁站着大胡子和祥子。

萧摇霸气凌厉的坐在那座上,一手攀着座延,蝴蝶面具之下的一双眼睛,锋利凌厉。

她道,“罗刹帮可不是懦夫,兄弟们的仇,一定会报!”

“一定要报!”

“一定要报!”

堂下一众兄弟兴奋激动大喊道。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