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重生之商业女帝皇

第180章:顶罪!

凤家地下实验室,以令人发指、残忍的手段研究“基因密码改造”项目,成百上千个活人,就这样活生生的被人拿去做实验,而且从曝光的照片上看,其无人性的研究,让这些人都成人各式各样如怪物一般的模样。而且从活下来的人中描述着他们每天所要遭受的折磨,让人无比的痛恨与愤怒。

因而,凡是看到过这些报道的人,心里都会被报道上所描述的事实给激发出全部的愤慨与痛恨。

冤有头,债有主!

既然这是凤家违背着国家法律给作下的,那么就要国家给所有受害人给一个交代,要国家处置凤家,否则他们要举行游行抗议!

一时之间,凤家处在了风尖浪头!

凤家人都不敢走出家门,因为一旦踏出了家门,就会被人围攻,丢臭鸡蛋菜叶子。因而,就是号称京城小霸王的凤家二少凤弈平平时在京城横行霸道,耀武扬威,此时也是害怕极了,缩在家里不敢出门。

凤家外头,也是被包围着那些正义之士,一面举着国家的旗帜,一面喊道,“凤家丧心病狂,灭绝人性,我们要交代!”

这是个口号!

凤来仪和凤弈齐听到下人的汇报之后,赶紧到了监控室里,看着把凤家被包围的层层人群,再听着他们口中的口号,两个也是恼怒极了。

“这些刁蛮的贱民!”凤弈齐骂道,随即对着那凤家护卫队队长大骂道,“这么多人包围着凤家,你们是死人吗?不会赶啊!”

真是太气人了,只是一些贱民而已,他们凤家要拿他们来做实验,是他们的荣幸,到时人类基因密码破译了,人类真能活百年千年,他们就是为这个科技做贡献的先驱者,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唉,凤弈齐也不想想,那些人都是被他们偷偷抓来做的,无人知其姓名,就算这个技术真研究出来了,功劳也只是在凤家,而他们也只是在人们口中的小白鼠,哪是什么先驱者啊。

凤家护卫队队长擦了擦脑门上的冷汗,弯腰的说道,“三少爷,我们赶过,只是我们去赶人,他们就是不会离开,他们说,他们说……”说完小说的看了一眼脸色冷的吓人的凤家家主。

“他们说什么了?别在吞吞吐吐的,你还想不想干了?”凤弈齐看着队长小心的模样,憋在心里的火一股脑儿就朝着他发出去。

队长硬着头皮说道,“他们说要见家主,而且必须要家主向那些受、受害人道歉,除了要给那些受害人家属赔偿,还要凤家家主辞去中央副理一职,并接受国家的法律的相关惩罚。”队长把那些游行者的原话都小说的说了出来。

“做梦!”凤弈齐听到辞去中央副理一职及要接受相关惩罚时,真是怒气冲天。如果母亲真辞去了副理一职再接受惩罚,那时他们的凤家连一个二流都不如。因而,这么荒唐的要求,凤家怎么可能答应呢。

凤来仪听闻这些对于凤家来说这么荒唐的要求,本是红浮肿的脸,气得更是一会白一会青。

这怎么可能的事,她凤来仪奋斗努力了大半辈子了,她要的不就是拥有权势嘛,她是宁愿死,也不会把这些权利交出来的。

只是现在该怎么办?因这次事情,触犯了主家那边,惹恼了首领,这些凤家的事,主家是不会出手帮忙了,她只能自己救自己了。

“家主!”正在凤来仪深思时,她的秘书匆忙过来汇报道,“刚刚央办来电,让你速去开会!”

此时开会,只能是针对凤家这次的事件。如果没有一个很好理由撇清这次事件,那么别说自已主动辞去中央副理一职,更有可能是直接开除了。

这怎么办?

凤来仪锐利的眼睛猛得盯着凤弈齐。

凤弈齐突的被母亲锐利的眼神盯住,猛得似乎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

凤来仪道,“三儿,别怪母亲,要怪就怪你自己了!”

凤弈齐一开始被母亲这话有点糊涂了,但凤弈齐毕竟不是吃素的,他很快明白凤来仪要做什么,同样红肿的脸,突得的一白。

他伤心带着失望痛苦,不敢相信眼神看着自己的母亲,他摇了摇头道,“什么,母亲?我是你儿子啊!”虎毒都不食子,他的母亲怎么可以这样。

凤来仪看着对她伤心失望的三儿子,红红双唇中则是绝情的吐出一句话,她道,“地下实验室本就是一直是你在暗处做的,我一点都不知道。”

凤弈齐从来没有如今天这么受打击。谁能想到,在外人眼里一直疼他,爱他的母亲,竟然会是如此的自私,会拿着儿子顶罪。

难道儿子真比不过权势吗?

只是凤弈齐怎么甘心一辈子呆在牢里?他也才二十多岁,他还有大把的青春年华没有想受,怎么可能会甘心呆在有蟑螂老鼠的黑暗监狱里。

凤来仪可能意识到自己说出的话太过绝情,她摸了摸被她打肿的凤弈齐的脸,对着他说道,“三儿,母亲没有放弃你,只要凤家还保持着凤家大家族的地位,只要母亲还在那个位置上,只要等凤家的风声过去之后,母亲立马就可以调动关系,把你救出来的。相信母亲!”说这话很温柔,就如平常家正常的母亲关心自己的儿子的生活一个样。

呵呵,可在这里的人,谁都知道,这温柔话的背后,却如一把锋利的刀一样,一刀一刀的割着他的心,而持刀的人正是他从小到大万分崇敬的母亲。

可是,他偏偏拒绝不了,他只能艰难的应下,“好!”不过,心已经千窟百空了。

凤来仪在家族在家族的死士安排下,顶着还是浮肿的脸,从凤家后门秘密去了中央开会。

没过多久,凤来仪和凤三少就召开记者会。

记者会上她声泪俱下,痛责不已,说凤家有个别别有用心者,利用凤家名义,做出那些伤天害理之事,她做为凤家家主,有失监管职责,督管不力,让这么多人受到这么大的伤害,她自责不已。再说的同时,抬手就给了自己一个响亮的巴掌,随即记者们似乎才反应过来,凤来仪顶着猪头模样出席,原来是因来过度自责,自己把自己打出来的。还有凤三少竟然也被打得一脸红肿。

……

这一场记者会,凤来仪不愧是凤来仪,她的哭诉,她的自责,她的痛心,无在显示自已及凤家的无辜,句句揽责,说自己平进处理国家大事,而疏忽了对家人的关心,这让她真是无脸面对那些无辜受到伤害的人。

没有一句话是把责任都推给了那些有心人士,这获得了很多人的好感。

这凤来仪这一无辜又自责又委屈的举措,竟然出乎意料的得到了很多人的同情与理解。大家族么,总是有几个人心不齐,人心不足的现象么。

或许这次“基因密码改造”地下研究项目,或许凤来仪这个家主真不知情,她只是被他人蒙骗了而已,当然了也是有人不信凤来仪的话,认为她只是找了一个替罪羊而已,等等各种猜测……

在京城咖啡厅,易容的萧摇和冷昶睿看着手上的报纸,说道,“这个凤来仪也真够狠心绝情的,竟然直接拿着自己亲叔叔顶罪。”要知道,她的亲叔叔已经年过六十了,再折腾一下进监狱,也没有几个年头好活了。“也是,不绝情,她就得自己担责了。”

凤家这件事闹得太大了,如果只是随便推出几个人来顶罪,是说服不了民众的。因而,能承担责任的,只能是凤家的自己人。这些人当中,肯定要与凤来仪有血缘关系之人。

凤来仪这一代,只有凤来仪与一个堂妹凤婉玲,而凤婉玲早就嫁入了章家豪门一族,凤来仪是不可能拿着凤婉玲来顶罪了。

那能顶罪的人,就只有凤来仪父亲那一辈及凤弈修这一代。

凤弈修,凤来仪想都不要想了,那剩下的只能是她真正意义上的大儿子凤弈平及二儿子凤弈齐了。

凤弈平,外人看着凤来仪似乎不疼他,实际上没人知道,凤来仪最疼的就是凤弈平。否则,就着凤弈平抢强霸占这么多的男男女女,还闹上了凤家及上面,凤来仪早就打断了他的双腿,哪里还能由着他再继续胡作非为。

因着时刻记着凤弈修不是她的儿子,而是她的威胁,而对凤弈修这个所谓的大儿子产生了敌意,哪里有一丝母爱给凤弈修。就这样过几年,她终于有了自己的第一孩子之后,就把所有的母爱给了她第一个孩子,又疼又宠,因而就把凤弈平宠成了京城小霸王。

尽管如此,凤来仪哪里舍得自己的最宠的孩子去监狱里受苦。

因而,凤来仪就直接挑中了二儿子凤弈齐。凤弈齐虽是凤家继承人,但凤来仪知道,二儿子根本就没有继承的凤家的资格。他只是对外公开的一个烟雾弹而已,因为是为了保护凤弈修不被外人关注而已。何况,凤来仪之前把所有的母爱给了凤弈平,而凤弈齐也只是保护凤弈平的棋子而已。

这才有了凤来仪直接对着凤弈齐说那些绝情的话,让凤弈齐伤心失望。

最后,凤来仪还是没舍得自己的儿子去受苦受罪,就在去中央开会的路上,与自己的亲叔叔达成了某种协议,做出了承诺之后,她的叔叔就答应了替她顶罪。

“母亲,谢谢您!”凤弈齐十分感激的道,“儿子以为,以为……”以为什么,以为母亲拿着他去顶罪。

一开始知道母亲要放弃自己拿他去顶罪时,他是真的很是伤心绝望。

谁料,母亲从中央会来之后,事情就来个大变,竟然是他叔公去顶罪,到现在他都不知道,他叔公为何会答应这样的事,要知道,进去了有可能再也出不来了。

凤来仪看着感恩带德的儿子,再次摸了摸被她打肿的脸,真情意切的道,“你是我儿子,我怎么可能舍得你去那个地方受苦?”

“那叔公他……”凤弈齐不太明白他叔公缘何会答应去受苦。

凤来仪柔声的道,“孩子,你还真是太天真了。你叔公进去,并不是为了他自己,而是为了他那一脉的子孙。我答应他,给他两个儿子调动一下位置,让他们有升职的机会,而他的孙子则与你有同等竞选凤家继承人的资格机会。”不过,这也只是机会而已,到时能不能成功,还不是要看他们自己了。

这是告诉他,他叔公是以他子孙的前途,换取替母亲顶罪。

是呀,他叔公已经这么大的年龄了,就算是呆在监狱一辈子再也出不来,也就是最多一二十年的时间,而如果真是他进去,那可是最少二十年的时间,甚至更五六十年这么长,谁能受得了。萧摇和冷昶睿在破坏凤家地下实验室基地之后,利用隐身异能直接用轻功飞回了京城,悄无声息暗中观察着凤家,特别是凤家及凤来仪一举一动。

当他们到凤家时,无论是报社还是网络都没有大量报道,他们就净心的看着。

只是没过多久,他们就发现了凤家悄无声息的来客人了,而他们的对话,让萧摇和冷昶睿让他们分外意外与惊喜。

“朱雀,主上人见你!”

“是!”

然后,三人又悄无声息声息的离开凤家,尽管是白天,他们仍如隐形人一样,无人发现他们曾出现过。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