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重生之商业女帝皇

第179章:凤家母子被打

“啪”的一声,一个响亮的耳光声音。

“啪”再一声,第一记耳光。

“啪”

……

直到她的双颊浮肿,看不清人的模样时,已经不知道被打了多少记耳光。

然而,被打的人,双腿跪着,连一句求饶的话都不敢说。

响声不在响起时,这人已经基本不能看了,整个猪头。

这个大堂的半空中,一个身穿白色衣裙的女孩子正在跳舞,看过去,赫然是萧摇曾在冷昶睿父亲的生日宴会上跳的钢丝舞。只不过,这女孩一手抱琴,一边要跳出堪比萧摇的舞艺,然而却是跳不出萧摇百分之一的柔软优美。

“碰”一只杯子丢在地上的破碎的声音。

“下去!”一声低沉磁性又威严霸气男人声音,带着一张死神面具,一身黑衣十分霸气的高座在金黄色的九龙宝榻上,“如果再跳不好,你这双腿就不要了!”根本就跳不出萧摇的半分韵色,这都是第几次换舞娘了,是20次还是30次,总之没有一个舞娘跳得好,而这一个也只是有点像而已,却与萧摇所跳还是相差十万八千里。

“主上饶命啊,主上饶命,”跳舞的女孩忙磕头知罪,“清清下次一定会跳好的。”其实她已经跳好了,为何主上还是不满意。

“下去!”男人再一次喝道。“知道错在哪了吗?”前一句是对着那女孩的,后面一句则是对着被问的被打之人。

“主上,朱雀知错!”那女人忙磕头认罪道。

“那好,哪错了?我听听!”突然间男人带着一丝丝慵懒可又不失霸气的语调,整个身体微斜躺在九龙宝榻上,手上还带着一份国民日报。

那份报上的头条赫然是:凤家枉千条人命,只为寻求长生不死,伤天害理!

叫朱雀的女人磕头,连头不敢抬,低着头回报道,“属下知错,求主上饶命!”

“知错,知错,就知道知错,”男子突然怒着喝道,“好个知错!一个地下实验基地,一个基因改造计划,一个长生不死,呵,这么多年了,竟然敢在本座眼皮底下做这些动作啊?如果这事不是突然爆出来,你是不是等本座在你凤来仪坐上那个位置之后,才能知道你有了不死之身呢?嗯……”嗯,这个音拉得特别长。

他这个“嗯”字一落下,不仅把跪在地上的凤来仪吓得大汗淋漓,同时两旁站着的人,全部跪下,大声呼道,“主上息怒!”

男子确实很怒了,他的四大护法之一的朱雀,竟然就在他的眼皮底下搞了么一个动作,他这个主子却要从大众口中得知属下的行为。

“请主子责罚!”朱雀大声的道。以主子的性子,她现在什么都不能解释,因为越解释会越描越黑的,到时可会越罚越重,丢了性命也有可能。

在这个男人面前,她可不是那个权高位重的凤家家主凤来仪,而只是一个奴才——朱雀。

男子摆了摆手道,“凤来仪,看来你年纪大了,该好好休息了。让凤奕修接任第38代朱雀位置!”凤奕修凤来仪的大儿子传说中最不得凤来仪欢心的孩子。

然而,有谁知道,凤奕修从第一天生下来就是被认定的家主,而凤来仪也只是代替他掌管凤家而已。

凤家祖先是轩辕丹凤的仆人,原先不姓凤,只是为了逃避追捕而改为了凤,就是轩辕丹凤名的最后一字,以表示对她的忠心耿耿。

因而,凤家的后人就同样是轩辕丹凤后来的仆人,生生世世为轩辕丹凤后人服务。

轮到了凤来仪这一代,凤家嫡系继承人只有凤来仪一个,及旁支一个庶女凤婉玲。本是理所当然的是凤来仪继承凤家所有的一切,然而,事实并非如此。

凤来仪的父亲体弱多病,好像随时可以倒下似的的。

有一天凤家来客人了,其中一个客人手中还抱着一个小婴儿。

凤来仪被叫到大堂时,她父亲、凤家长老及几个陌生的客人。

她一进大堂就被喝令向那几个陌生的客人下跪。

“就是她吗?”一个为首比较大的老人问道。

“回大长老,这就是小女。”凤来仪的父亲恭敬的回答道。

“嗯。这丫头一看就是有倔强有野心,行,就交给她吧。”叫大长老的一句话,就改变了她的一生。

不过,那时她也才十六岁,根本就不知道,什么叫就交给她。

但从那以后,病重的父亲与凤家的各个长老,尤为看重她,教她如何管理凤家。凤来仪从小就是一个有野心之人,一看这种架势有什么不明白的,不就是等她父亲死后,她就直接是凤家家主了,因而学什么都分外勤快。

可是,有一天,给她的野心一个沉重的打击。

“仪儿,事到如今,你该知道一切,这是家族的秘密,这个秘密只有家族族长及族老才有资格知道。”那个体弱多病的父亲虚弱的说道。

随即凤来仪知道凤家的来历,知道凤家一千年来都是为另一个名为轩辕主家的家主当仆人。

只要主家家主有令,不得不从!

先前来凤家的几个老人家,就是主家那边派过来的几个长老。

凤家没有男孩,主家那边就抱了一个男孩子过来,这个孩子就是凤弈修。

凤奕修不是凤来仪的亲生儿子,他是从主家抱到凤家,并对外称是凤来仪的亲生儿子。而凤来仪因借了这个“大儿子”的光,直接坐定凤家家主位置,并在主家训练两年之后,担任主家首领的朱雀护卫一职。

那一年她才刚刚成年,十八岁,豆蔻年华之纪,却担任着另一重任务。

从此,在主家训练回来之后的凤来仪,如鱼得水,很快接管了凤家所有产业与权势,把凤家的威望蒸蒸日上,而凤来仪更是成为了女强人的代表。使很多人尊敬及崇拜,也是女性励志的代表。

可凤来仪唯一的让人诟病的地方,就是二十岁的她,竟然有个四岁的儿子。这在中夏国只能在十八岁以后的怀孕生子的国情中来说,凤来仪十六岁就生了一个孩子,可是要被人口水沫子淹死的啊。好在,她的出色的能力掩盖了这诟病,让所有人不太在乎。

当然了,凤来仪对于这个可能会随时把她的一切抢走的“大儿子”,可是有大大的敌意,恨不得他立马消失。然而,这个“大儿子”的一切都有主家那边的人安排,凤来仪插不了手。最主要的是她不能露出杀意,否则死的人就是她。这种受制于人的感觉让她分外不甘啊。

好在,凤弈修懂事之后,对她稍微疏远,凤来仪对凤弈修眼不见为净,久而久之,外界就传言凤来仪对大儿子分外冷落。那时她的亲生儿子凤弈平及凤弈齐已经陆续出生,而主家对凤来仪这种行为也不管,睁一眼闭一眼。

后来,这种传言却传到了凤弈修长大,只是传言归传言。这个凤弈修却深入简出,几乎京城中人只言其名,却不见其人。反而,凤来仪的二儿子小霸王似的横霸京城,三儿也是凤家定下人的继承人,只有大儿子,几乎就如无此人一般。

然而,只有凤来仪这个凤家家主明白,只要主家一句话,凤家家主之位就是凤弈修的,一切权势也是凤弈修的,而她半辈子的奋斗也只是给他人做嫁衣而已。

对于野心勃勃的凤来仪来说,哪能甘心。

她想要摆脱主家的控制,因而,瞒着主家的人,做了很多事。如云城官员调包事件,那个为她制作人皮面具的人,是她用身体换来恳切请求他瞒着主家的,再比如,偷偷的建立地下实验室,开发“基因改造密码”计划项目,就是了能活得更长时间,让她有更多的时间与主家对抗。

可是,计划不如变化快,却没有想到暴露的那么快。

现在,主家家主一句话,却抹杀了她的所有,而她现在却不能有所作何反抗。

本来凤弈修早在几年前就可以接管凤家了,只是一是她也不太愿意放手,刚尝到权势的滋味,哪能说放手就放手的,二是凤家已然在凤来仪手中已然的越来越强大。最后一个最重要的一个原因就凤弈修不愿意这么快接手凤家,他还不想这么快挑这个担子。因而,才让凤来仪继续做这个凤家家主。

男子刚做完对凤来仪的处置,就有人来了。

“慢着!”一道清冷的男声传来过来。

高座上的男子,看着浑身带着书生气质优雅走过来,同样带着一张白色面具的男子,微蹙了眉头道,“凤弈修,你要说什么?”

凤弈修微微恭了恭腰,道,“主上,凤家主只是一时糊涂犯了错,请主上原谅她一次吧,何况这几年她把凤家打理的蒸蒸日上,就算功将抵过。”

男子低喝了一声,威严的说道,“凤弈修,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你这是在质疑本座的决定!”最后一声,则是完全上位者的气势,不容任何人挑战的霸气威严。

凤弈修面具下的脸色微微一变,但仍然坚持的道,“属下不敢!只是凤家主确实是没有功劳也有苦劳。”

“好,凤弈修。今天我看在你的面子上放过凤来仪,再有下一次,”男子厉声的说道,“凤来仪,你知道后果!”前一句是对凤弈修说的,后一句则是对凤来仪。

“谢主上恩典,属下再也不敢!”凤来仪忙磕头谢罪!心里却是松了一口气,凤家家主位置保住了,在主家朱雀位置也保住了。只要这俩个位置保住了,她还有很多资源可以利用。她暗暗发誓,总有一天,凤家一定要脱离主家的控制!

真是太天真的凤来仪。如果真能这么容易脱离,凤家几百年前有野心的凤家家主就脱离了,现在还会继续被人掌控自己的命运吗?

“行了,回去吧!”那男人摆手道。至于凤家现在之事如何处理,凤来仪这么聪明的人自有对策。

凤来仪下去之后,凤弈修对男子的态度就有点随意了,他一下子从书生气质变成了痞子气,慵懒的靠在后椅背上,淡淡的看向高座上的人,问道,“这次凤家之事,有没有可能与萧摇冷昶睿他们有关?”

高座上的男子闻言,同样冷淡的回道,“有这种可能。据汇报上来说,萧摇和冷昶睿俩人同时在萧平安举办悼念仪式那天就赶了回来,随之,第二天他们又在香江市消失,随即再没有多久,凤来仪的地下实验室就曝光了。”

凤弈修道,“但这也不能证明凤家这次事件与萧摇和冷昶睿有关啊?”

“不,刚刚属下又给了汇报一则情况?”男子道。

凤弈修道,“什么情况?”

“本是车祸死亡的萧平安竟然出现在童颜棣的车里。”

“什么?”凤弈修惊愕了,“萧平安不是车祸被烧死的吗?”

“这就是我奇怪的地方,而且萧平安的死亡与复活肯定与你凤家脱不了关系,那自然而然的,萧摇和冷昶睿不会这么轻易的放过凤家了。”男子淡淡的分析道,随即又带着恼怒的道,“看来手下这些人真是太松懈了,萧平安这么一个大活人,就这么一死一生都不知道。”

凤弈修闻言,动了动嘴唇,却没有说任何话了,不过过一会道,“两年之期,将近要去了半了,你真打算萧摇十八岁之后,才开始行动?要知道,萧氏集团在短短三四个月时间,就已经在京城站足脚跟,如果真再给她一年半载,她真有可能成长到一个很厉害的程度,据我们所知,萧摇并不是只有一个萧氏集团。”

男子突然大笑起来,道,“你不觉得这样更有挑战性吗?其实,我更乐意的是等冷昶睿接任那个位置之后再下手的。”他很想跟冷昶睿斗一斗,冷昶睿到底能不能保护好萧摇。

“行了,这个冷昶睿可不是那么好对付的。”凤弈修暗然的道,“希望这冷昶睿能够比容烨更出色,把萧摇保护好吧!破了两个家族的诅咒!”

“呵呵,凤弈修我知道,你不忍心这么对待萧摇,然而,轩辕家与萧家一千年的诅咒一天不破除,我们的使命一天都不能结束,萧家就别想安平日子。”这是两家祖宗的仇怨,不是他们轩辕家说放弃对萧家复仇就放弃的,“你知道,破咒没有这么简单。”说完,面具之下的眼神同样黯然了下来,拿着一杯茶一口一口的品尝。

“其实你也不想这么对付萧摇吧?”不知沉默了之久,凤弈修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话。“毕竟你对她……”

……

“母亲,”凤家凤弈齐急忙的跑进凤来仪的房间,但一看到凤来仪的红肿如猪头的脸时,很是震惊的道,“母亲,您的脸……”

“啪”,又是一声打人耳光的声响。

凤弈齐摸着突然被打的脸颊,很是疑惑委屈的看着凤来仪,为何母亲她二话不说上来就给了他一个巴掌。

“啪”,还是一个巴掌声。

这一次,凤弈齐则是彻底愕然了,他实在不明白的睁大眼实在委屈的看着凤来仪,“母亲?”

打了三儿两巴掌,凤来仪在那个地方所受的气,才发泄出来了似的。

凤来仪拿起桌上的一份最新的国民日报,大怒着对凤弈齐道,“这是怎么回事?地下实验室之前几年一直好端端的,怎么会突然曝光的?”这一份报纸赫然就是之前那个面具男人所看的一样,关于凤家地下实验室,残害无辜的报道。

明明三儿跟她说一切都做的分外隐秘,除了该知道的人知道之外,就没有人知道这事。可现在突然又曝光了这事,而且是津市地区武警部队的人去抓人的。如果是津市公安局的人,凤家还能走通关系,不让这事流出去,可偏偏是军队的人去抓的。

军队?凤来仪灵光一闪。

军队是冷昶睿的权力机构,这事会不会与冷昶睿有关系?对了,萧平安。

凤来仪红肿的脸,只能看见本是清媚的双眼此时已然成了一条缝,但阻挡不了这双眼睛的精明与锐利。

凤来仪的双眼折射出光芒,问道,“那些人没有从那里救出萧平安?”

凤弈齐恭敬的道,“儿子正要向母亲汇报此事。儿子通过特殊渠道得知,先闯入地下实验室的是两个他们穿着长裙,手拿长剑,完全是古代江湖人的打扮,他们一剑出俏,直指眉心,一击而死,守护实验室的十八个死士全部死于他们的剑下。”

凤来仪听闻,震惊的立马从坐位上跳了起来,“什么?他们是什么人?”

“阿修罗!”凤弈齐道,“他们自己的说的他们是来索命的地狱阿修罗!”

凤来仪听到索命地狱阿修罗时,心里没由的感到一阵不安,不过她继续问道,“他们除了杀了那些死士,还做了什么?”

“他们杀了几个医生,放了一些病人,而萧平安就在那时失踪的。”凤弈齐道。

“扣扣”有人轻敲书房门的声音。

“什么事?”凤来仪恼火的厉色道。

“回家主,凤家大院外聚集了一大批游行人员,要凤家对地下实验室事件一个交代!”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