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重生之商业女帝皇

第177章:愤怒惊起,修罗再现!1

萧摇几人疑惑的看着这空荡荡的是烂尾楼,“小岁,你确定平安就是在这里?”

小岁动了动软肉,道,“确定!我能感受的小主人的气息,就是在这个烂楼的地底下。”

萧摇三个没有怀疑小岁的话,只是到底是什么人,会把平安绑架到津市来。

冷昶睿冷峻的脸,此时也是凌厉,一双锋利的眼睛,打量着这栋大楼。他隐隐猜测到,平安被绑架的原因了。既然对方来了一招偷天换日,让所有人都以为平安是真的车祸死的,只是为了阻断他们的寻找。只怕对方是怎么也不会想到,有个与平安十分亲密,陪伴过他五百年的太岁王,能感应到平安的生死。

只是,对方精心设计了这么一出偷天换日之计,再把人绑到这个前不着店,后着村,再一天到晚无人影的郊区,恐怕就是为了想利用平安做什么事了,而且还打算永久的利用平安了。

只是,平安的身上有什么地方可利用的,让对方那么的费尽心机。武功,不是,现在不缺有武功的人;或者是看上平安的样貌,想要平安成为禁脔,恐怕也不是,因为现在的平安早就被师妹用了药物改变了样貌,在所有人的眼中,萧平安并不是貌美的少年,最多也就是刚跟帅沾上一点边而已。

那么,到底是什么原因呢?除非……

萧摇和冷昶睿相对视一眼,心有灵犀一般,都想通了平安被绑架的真正原因。

可恶,平安只是在认亲宴会上展示过一次,他辨识药物的天份,竟然就被有心人了盯去了。

童颜棣一听小岁说萧平安就栋楼里,二话不说就想冲进去,找萧平安。

萧摇一见,扶了扶额头,忙拉住激动的童颜棣,道,“小叔叔,别冲动,我们先查看一下情况再行动也不迟。如果贸然冲进去,发生什么不可预知的情况就不好了。”心里却在嘀咕着,这个如小伙子一样冲动的小叔叔,是她当初认识那个严肃、冷酷、眼神中带着锋利的小叔叔吗?

不过,看来这缘分就是奇妙啊。

童颜棣被萧摇拉着,听着萧摇的劝说,也知道自已冲动了。只是他还是不放心的犹豫的道,“可是……”

萧摇打断了他的话道,“小叔叔放心,既然那人想要神不知鬼不觉的绑架平安,就说明平安对他们有利用价值,平安暂时是安全的。”

萧摇的话刚落话,萧摇和冷昶睿俩人,突然眼神锐利的盯着一处地方,然后,萧摇立马启手了隐身异能,顺带着童颜棣也在其中。

“你们必须好好看住那人,知道吗?”严厉的声音传放到冷昶睿和萧摇的耳中。“还有必须好好伺候那人,如有一点闪丝,唯你们是问!”

只是萧摇听到这个略微耳熟的声音时,怒气顿时大起。

她还在想着不太可能是凤家二少凤弈平绑架的平安,因而也就排除了凤家的作案动机。

可没有想到,是不是凤家二少绑架的平安,可是却是凤家三少凤弈然绑架的平安!

真是可恶,这凤弈然到底要干吗?

凤弈然下令之后,就带着几个属下离开了这个地方。

童颜棣此时也完全冷静下来了,只是当他看到的竟是凤家三少从这栋楼里出来时,就可以想到,是谁绑架了平安了。

童颜棣此时也是愤怒惊起,这堂堂一个凤家少爷,竟然会用这么下作的手段去绑架一个孩子。

童颜棣如雷霆之怒般的想要冲到凤三少面前质问,只是再一次被萧摇拉住了。

“摇儿,你拉着我做什么?放开我,我倒要问问凤弈然,到底把平安关到哪去了?”童颜棣大怒道。只是他似乎没有发现情况不对,就是凤奕然带着几个属下就在他们的面前经过,却没有看向他们。

“嗯,刚刚是有人说话吗?”凤奕然疑惑的问道。他刚刚似乎听到摇儿与平安这两个名字,难道是因为绑架了萧平安而过于敏感了吗?

几个保镖先是警惕看几四周,然后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然后一个保镖半弯腰的道,“主子,没有。”其实是听见了,但他们都没有看见人,因而是为产生的错觉。

凤奕然“嗯”了一声,然后坐上他的专车,施施然离开了这个地方。

看着凤奕然他们走远了,冷昶睿把童颜棣的哑穴给解开。

此时,童颜棣才再一次惊愕,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那些人好像看不见他。

他看向萧摇惊异的问道,“摇儿,为什么他们……”为什么他们似乎看不见我们。这话他不说出来,萧摇也知道他要问的什么。

萧摇很是认真的道歉道,“对不起,小叔叔,这个暂时不能告诉你。”这是她和师兄平安三个人的秘密,当有一天,童颜棣真的与平安……,她才会有可能告诉他。

童颜棣看着萧摇不说,也知道他问的有点唐突了,这是人家的秘密,而且看这秘密,当然有很可能会危及性命,当然是越少人知道越好。他现在已经知道太岁王的存在就是摇儿告诉她的秘密了。如果让外人知道萧摇手中掌着一个成了精的太岁王世间至宝,那这个世界还不疯了。

世人的传说是太岁王具有起死回生之效,长生不死之能,永保青春之用。这无论是哪个功效,都会让那些贪婪贪生怕死的人类疯狂。到时就算冷昶睿这个皇太子,还不知道能不能保护住萧摇呢。

因而,他不会怪萧摇不告诉他另外的秘密。因为这是人生存保护自己的本能。

三人一太岁,慢慢走近烂尾楼,顺着小岁的指示走去。当然,他们现在都处隐身状态。

顺着大楼的一处地下室的方向走去,然后找到了一部电梯。只是这电梯似乎需要密码,他们三人一物无一人所知开启。

既然这条电梯坐不了,萧摇利用透视寻到了一处角落有辘轳。很明显这个辘轳就警防电梯坏了的时候所用。因而,这个辘轳藏得很隐蔽。

萧摇三个顺着辘轳,先后拉着往下掉去,只是他们好像很深的样子,他们紧拉着绳子,一直走,一直走,没有近头一般,然后萧摇他们发现,这个地下室很深,有近三四十米的样子,相当于地面上的十多层楼这么高。

怎么建这么深的地下楼?

萧摇他们三人不知掉了多久,似乎终于到了最底层了。

然后,脚一落地,他们就听见了人说话的声音,童颜棣下来时不小心碰到了一张长凳子,然后砰的一声,倒落在地。

“你们有没有听见什么声音?”电梯口处,有俩个黑衣守着。

“你听错了吧,有什么声音,我没有听见啊。”另一人回道。

“哦,那可能是真听错了吧。只是为何我听见辘轳那边传来的声音啊。”那个保镖不解的说道,“不行,我看看去。”辘轳离电梯并不远,只是辘轳在角落里。

那个保镖就朝着辘轳检查一下情况,一眼入目的就是倒地长凳子,此人顿进四处警惕的望了望,“奇怪,没有人呢,这凳子怎么倒了?”扶起凳子,就走向同王伴,对着同伴说道,“没事,就是平时我们坐着的那张凳子倒了。”

“哦。”同伴答道,“老黑,你说三少带来的那个少年真的在药物上有研究吗?”

“谁知道呢?不过,少爷向来不会费心弄一个废物进来的。”那人答道,“现在少爷如此费心,那少年现在受伤了,还让他休息好,同时交代属下要照顾好他。就知道那少年肯定在这方面有过人之处。”

“是啊。以前每次弄来的那些人老头老太太,哪看见少爷这么好的态度啊。直接让他们听话,不听话,直接杀了或者是他们的家人威胁。只是这次为何,要弄个偷天换日,而不是对那少年的家人威胁呢?”

“这个我倒听说一点。我听说这个少年是那人女朋友的弟弟,”

“那人?”

“笨啊,”拍了同伴一个脑瓜,“你说那人是认谁啊。在京城,除了那人,主子哪个不敢惹?”

被同伴一提醒,了然的点了点道,“那这少年又和那人女朋友有什么关系?”

“有,有关系,关系大了去了。”同伴激动的说道,“我可是听黑哥说,那少年是他那女朋友的弟弟。你说,主子能威胁到他们吗?”

“哦,原来是这样啊。怪不得,少爷要来个偷天换日,把人弄成车祸死了,然后那边也不会怀疑到有不对的地方。”

“我还听说,主子为了绑架那个少年,特地策划了两个多月呢。”

……

两人就这样围绕着新来的少年一直在眉飞色舞的聊着。

殊不知,他们所说的那人及那人的女朋友就在旁边听着看着。

“救命啊,救命啊!”从走榔处跑来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脸色浮肿,双唇发白。她如疯了一般,穿着病号服,赤脚的就往电梯出口跑去,她的后面还跟着两个穿着白卦的医生模样的一男一女,男的三十来岁的样子,女人四十来岁,手中拿着一只针筒,针筒里的液体是红色的。

“妈的,这个女人又跑出来了。”刚刚聊天的两个黑衣人,低骂了一句,就开始阻拦这个疯女人的路,一人一边抓住她的胳膊,就往回拖。

“你们放开我,放开我。我要回家,我要回家,我不要吃药找针……”那个女人一直挣扎着。“放开我,我要见我女儿,我要见我老公……”

“啪”那个女医生一巴掌打在那疯女人的脸上,凶狠的对着疯女人说道,“回什么回,我告诉你,你一辈子就只能做我的药人,你就放弃挣扎吧,说不定能少吃一些苦头。”

那个疯女人一又仇恨的眼睛,如毒蛇一般直射向那个女人,憎恨恼怒的恶狠狠的说道,“你们拿活人做实验,会有报应的,一定会有报应的。”

那女医生听到报应之后,脸上是扭曲与恼怒,拿起手上的针筒,对着那女的胸口就一针下去。

“啊!”是那疯女人痛苦的尖叫声。

“好了,你们把她拖回去,关起来,等药性发作时,我再记录效果。”那女人解恨般的说道。

“是。”那疯女人很快被拖走了。

看到了,萧摇和冷昶睿三人很快就明白了,这是拿着活人做人体实验。这可是国家严明禁令,绝不能拿活人做实验的。

三人的眼里是明显的怒火。“走,我们先去找到平安要紧,再探查这地底楼的秘密。”萧摇说道。

有小岁在,三人很快就找到了萧平安所在的房间,一路上听见了很痛苦的凄厉声,只是此时,在还没有查清状况之下,不宜打草惊蛇。

不过,萧平安房间外,也站了两个保镖守着门。小岁直接放出煞气,给他们制造幻想,如睡着一般,萧摇三个则是隐身直接进入。

萧摇他们推门进去之后,一眼入目的就是如医院一样的摆设,白色的墙,白色的床,萧平安此时似乎很是安静的睡在床上。

“小主人。”太岁看到平安头部被扎的绷带,小岁心疼的道,“小主人受伤了。”

“平安。”童颜棣叫唤着,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床上唤不醒的小人,眼底的思念与深情表露无疑。

萧摇为平安把了一下脉,道,“平安现在无事,只是被打了镇定剂睡着了。”

“那我们把抱着平安,先把平安抱回去。”童颜棣急着说道。手上也行动了。

“好。”萧摇点了点头道。“不过,小叔叔,现在抱着也不方便,我把平安放入在一个安全的地方。”

“什么地方?”童颜棣疑惑了。只是下一秒,他就惊大了嘴巴,瞪大了眼睛。平安消失了?难道摇儿真是神仙不成。

“平安去哪了?”童颜棣急切的问道。

“小叔叔放心,平安现在和小岁在一块,很安全。”萧摇说道,“小叔叔,我们现在还有事要做,不宜抱着平安行动。”萧摇特意把抱字说得重了一点。

童颜棣此时沉默了。

他相信萧摇肯定发现了他对萧平安的感情。

对,他喜欢上了萧平安。

可以说,他对萧平安是一见钟情,在萧平安之前,他从不知道什么是心跳加速及心动,尽管萧平安也是个男的。可那又如何,他童颜棣从不看人的脸色过话,也不会去理会他人对他如何看法,他喜欢上了就是喜欢上了,谁也管不着。

别人对他们看法不重要,可是对于在平安心里处特殊地位的萧摇,他必须要重视。

童颜棣此时带着紧张、忐忑及不安,他小心翼翼看着萧摇道,“摇儿,你……”他想问,你会不会阻拦他们的,毕竟男人与男人之间的爱情,就算是现代很开放的时代,大部分还是难以接受的。

萧摇很认真的说道,“小叔叔,我只要平安幸福就好!”萧摇没有说反对,也没有说赞成。但这一句,就足够说明,一切以萧平安意愿为主,她不会干涉。

童颜棣铁骨铮铮男子汉,当兵上战场,流过汗,流过血,却不曾流过泪的男人,此是却是一鼻子酸,眼里有一种感动及激动的泪光。

他带着一丝哽咽的道,“好!”

一个“好”字代表着他的承诺及坚定的决心。

冷昶睿一直在旁边看着这叔侄的一言一行,听着这童颜棣真的喜欢平安时,他冷酷的表情上有一丝惊讶与动容。

断袖之癖,分桃之好,他是听说过,只是找到真爱却是万分之难,就算找到了,一人一口水就会把人淹没在人潮窃窃私议之中,让两个男人无立足之地。

现在,童颜棣能在师妹面前承认喜欢平安,可是需要多大的勇气与决心啊。

三个很有默契的没有再把这个话题说下去,他们现在还有事要办呢。

萧摇利用透视与隐身,因为这隐身却不能隐声,萧摇就做了三个隐声符,一人一个带着,因而,就算三个发现再大的声音,外边的人也不会听见了。

这个地下楼很大,有上百个房间,有一排的的房间,连连传出尖锐的大叫声。

萧摇他们走过去了看,倒了一口冷气,然后就是愤怒,怒不可遏。

这些人都被关在一只只铁笼子里,这还不算什么,让人气愤的,是这些人身上皮肤及身上多出或少了一身体零件及还有滴血的淋淋伤口。

皮肤的颜色,有全身发黑的,有全身绿色的,还有大红色的等,而他们身上多出来的呢,要不后面有一条狗尾巴,或者是一只手装的是同样是狗肢,更或者是有几个人不知那些人用了什么,竟然让他们连接了在一起,像一只大蜈蚣一般趴跪着……

“这,这,这些是什么人干的,太丧心病狂了吧?”童颜棣震惊的指着说道。

冷昶睿和萧摇的震惊也不亚于童颜棣,这凤家倒底在做什么?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