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重生之商业女帝皇

第174章:萧平安出车祸,绑架?

当萧摇和冷昶睿心急火燎赶回香江市,赶到这里时,萧摇听见了外公外婆痛哭的声音。

殡仪馆外停满了各式各样的车辆,里外外站满了各式各样的人,或是黑衣,或是穿着朴素。

童家五兄弟站在家属位置,正代表着死者家属接待客人。

老远有人就看见了萧摇,立马大呼道,“萧摇回来了,萧摇回来了!”她这一呐喊,所有人都是神情严肃的看向萧摇,似乎想要安慰她,只是看了看旁边的冷峻威严的守护神,动了动嘴唇,终归没有再说什么。

童家的几个媳妇,听见萧摇回来了,忙出来,就怕萧摇过度伤心接受不了这样的事实,她们可以帮忙劝劝。

徐丽珍今天一身素净,眼睛也是红红的,看到萧摇,她神情哀伤的道,“摇儿回来了。既然回来了,就去见平安最后一面吧。人死,”说到这,徐玉珍有点哽咽,好端端的一个孩子,怎么说没了就没了呢。平安这孩子都懂事啊,怎么老天就不长眼,让他遇上不幸身亡呢,“摇儿,人死不能复生,你就节哀啊。”

没错,现在就是在给萧平安所搭设的灵堂。

这话追述到一天之前。

萧摇和冷昶睿来藏西的目的已经完成,本就该收拾收拾回去了。

冷昶睿出来这么久了,军队里有事,因而俩个肯定是要分道扬镳离开了。

至于小霸,灵力虽受损,但因在墓穴里收集了不少的高级玉,这些玉足够让小霸重新恢复。但恢复也不是一时半刻就好,萧摇就打算再留在酒店几天,毕竟他们来时,小霸可是出现在了大众的眼前,尤其是水幽然的眼前。如果小霸突然消失,肯定会遭到怀疑的。

水幽然呢,出了墓穴之后,冷昶睿就直接丢回给他的保镖。回来之后,身体就好像生病了,找医生,直接说是水土不服,只要多吃几天的豆腐,再修养几天就没事了。

水幽然和他们又不是一道的,因而,萧摇俩人的计划一切与水幽然无关。

只是就在冷昶睿要启身坐飞机回军队之时,萧摇接到了来自家里的电话,顿时如晴天霹雳。

“摇儿,平安他,他出车祸身亡了!”对面的人说道。

萧摇整个人都呆住了,怎么也想不到,那个活泼天真的萧平安,竟然会出车祸。

怎么可能出车祸呢?

“师妹,师妹,”冷昶睿很是担心的叫着,他也是怎么也想不到,只是短短几个月的时间,萧平安就与他们阴阳两隔了。自从唤醒萧平安以来,萧摇是真心把萧平安当作弟弟的。“师妹,我陪着你一起回去。”说完,就给人打了电话,放下电话之后,也没有什么要收拾的,就要拥着师妹赶往机场。

就算军队再大的事,也不能师妹的事大。他实在不放心此时离开师妹的身边半步。“姐姐,别担心,我感应到小主人还活在这世上,他并没有死。”就在萧摇伤心欲绝时,小岁的话传入到萧摇的脑海之中。

此时,萧摇反应过来了,以小岁和平安的关系,如果平安真出事了,小岁会不知道?

萧摇反应过来之后,冷昶睿正想拥着萧摇离开,萧摇说道,“师兄,等等。”

看着师妹终于恢复正常了,顿时觉得放心了,可是一会又觉得不对劲,他极尽小心的安慰道,“师妹,想哭就哭吧!”他以为这是萧摇伤心过头了。

萧摇看了看这个房间,没有监控,但为了保险起见,萧摇还是利用隔音阵法隔绝了与外界任何声音。

冷昶睿越看师妹若无其事一般,越是担心,脸上的表情也是哀痛的,这伤心到了极致了吗?

萧摇看着冷昶睿的哀伤又心疼表情,很是认真的说道,“师兄,放心,我没事的。我是要告诉你,刚刚小岁跟我说,平安没事。”

冷昶睿闻言,紧皱着眉头,“刚刚明明是外公打来的电话啊?外公没有理由骗我们的?”就算是别人冒充外公来给萧摇打电话,也是不太可能的。

萧摇点头道,“对,这就是我疑惑的地方。刚刚打电话通知我消息的人,我很肯定就是外公本人。如果真如平安真如外公说的话,平安是车祸身亡的,可刚刚小岁我,平安还活着。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一个是外公,一个是小岁,这俩人都不会拿着平安生死之事开玩笑的。

冷昶睿微眯锋利深邃的眼眸,道,“很可能有人绑架了平安,然后制造出一场车祸,再以另一个人的身份取代平安的身份,出现在车祸现场。”

冷昶睿说的正是萧摇也想到的,她疑惑的道,“如果真是这样,到底是认谁抓平安?抓他又做什么?”她的念头一闪,首先想到的就是凤家二少凤弈平。不过,转念一想,凤弈平就算再不甘心,也不可能直接跑到香江把人掉包走。

“还有,如果这个人真是阴谋用一具尸体假扮死亡的萧平安,外公他们却没有认出来,那么就有俩种可能。一是,那具尸体已经面目全非,要部被人全身上下划伤看不出来,要不就是车祸现场来了一个火灾,把人烧得面目全非了。”萧摇继续分析道,“不过,这两种可能,我比较倾向于第二种。对于第一种说,以现代技术来说,那些专业死人美容师完全可以让死者还原本来面目。”为会说是划而不是用硫酸毁容之类的,车祸划伤刮破很正常,但用硫酸这可是很明显的疑问及破绽。

“师妹,我们先回去,看看到底是何方神圣,竟然胆敢在香江市直接把萧平安调换走。”冷昶睿冷声的道。这冷肯定是对那何方神圣。

“不对。”萧摇又一个念头,“平安是有武功的人,就算有人绑架平安,以平安的武功与警醒,哪有这么容易。如果平安现在真被人绑走的话,那只能说是平安是真的出了车祸,被人给撞晕了,或者撞伤了而无力反抗,才会被绑走。只是绑架者是如何保证平安在这制造这场车祸中不会有生命危险的?所以师兄,现在有没有可能平安现在虽活着,但确实是受了重伤呢?”萧摇又开始担心了起来。萧摇猛然心里又是另一种担忧,道,“师兄,你说平安有没有可能被那些人绑架的?”冷昶睿道,“师妹,别多想了。我们先回去看看,怎么回事?”

“嗯。”

二人就这样匆忙的从藏西离开,赶回了香江。

萧摇神情哀伤,仿佛听不见大伯母的话,她一个一步脚印,由冷昶睿搀扶着灵堂前走去。

到了灵堂,除了外公外婆,就是连八十来岁的童老爷子也来了,童家一家子作为家属在旁边答谢客人。

“摇丫头!”童文华在大孙子与三孙子的搀扶之下,神情激动哀恸的唤着萧摇。“丫头,人死不能复生,你,你想开点啊。”

萧摇神情哀伤的看着棺材里,被大火烧得如黑炭一样的死人,可谁能知道这眼帘之下的凌厉与愤怒。事情果然如她所猜测的一样。

萧摇轻声道,“爷爷,我没事。”

“小岁,能追查到平安现在在哪吗?”脑海里与小岁在交流。

既然是有预谋的绑架,不管是什么目的,平安是活着,可却是某一处危险当中。

小岁道,“姐姐,我必须要先出去,才能追踪小主人的下落。这个空间与外界隔绝的,我感受不到小主人气息的。”

萧摇走到外公外婆面前,看着伤心欲绝的俩位老人家,萧摇的心底更是怒不可遏,混蛋,竟然敢让她的外公外婆如此的伤心,她一定会让他们付出惨痛代价,后悔动了她萧摇的家人。

萧摇抱了抱外公外婆,在他们耳边张了张,外人只看见俩位老人家不可置信的睁大了眼睛,随后又闭上了眼睛,流下了两行老泪。

萧摇吩咐几个人,把几个老人家扶回去休息,然后同样吩咐其他客人先回去。这个人又不是真的平安,她根本就不需要为他举办这么隆重的葬礼事宜。

大家对萧摇安排有点莫名其妙,不过,主人都发话了,这些客人也不再赖在这里不走,更何况又是白事,不是什么好事儿,他们也就离开了。只是有人在心里,暗骂着萧摇冷血,弟弟的死了,都没有流泪哭泣,还不让其他客人过来悼念。

剩下的客人也就与萧摇亲近的一些人了,也就是童家一家子,他们同样很是奇怪萧摇的举动,刚刚明明是一脸哀伤,怎么眨眼这哀伤就不见了呢。

“摇儿,你,你这是怎么了?”徐丽珍很是担忧的问道。难道还是接受不了弟弟的死亡之事吗?“睿儿,你也劝劝摇儿,别让她太伤心了。”徐丽珍对着身边的冷昶睿说道。

冷昶睿只是淡淡的应了一声。

萧摇摇了摇头道,“大伯母,我没事。”脸上是严肃凌厉的表情,问道,“五哥,平安是怎么出车祸的?”

萧平安不喜欢坐车,因为他一坐车就晕。但是他偶尔外出还是会坐自家车子,萧平安不会开车,萧摇就从罗刹帮里调出一个开车经验十分丰富的兄弟为萧平安的接送司机。

这个司机因为知道萧平安晕车,因而每次开车的码数都不大而且都开的稳稳当当的。因此出车祸的机率根本就不大。

童俊宝很是哀伤的说道,“从调查结果来看,是在红绿灯交口处,突然有一辆大卡车闯红灯刹车失控,直接冲向了平安这个车子的,两辆车子当场车毁人亡。平安这个车子当场起火了,等消防人员救下来之后,就成了,成了”成了黑炭模样。童俊宝也是很喜欢萧平安的。因为萧平安十五岁还很是单纯毫无心机,而喜欢与讨厌都写在了脸上。

听着童俊宝毫无破绽的车祸,萧摇和冷昶睿则是心中惊骇,都撞成这样子,他们到底是怎么把人给换出来的?而且还是在有视频区的十字路口。

萧摇微蹙着眉心,道,“五哥,麻烦你去城管局把从平安坐上车一直到他出车祸为止的视频,都调过来。”

“摇儿,怎么了?平安的车祸是有什么问题吗?”童胜利最先开口问道。

萧摇看着那个铺满鲜花的死人,凌声的说道,“我怀疑在这副棺材里的人,根本就不平安。”

“什么?”都惊讶不已。

“可是,摇儿,这人明明是从平安车里出来的啊。”童俊桐疑惑的问道,“现场只有两个人,一个是平常接送平安的司机,另一个难道不是平安吗?萧摇,你是不是伤心过度了?”

萧摇严肃认真的道,“三哥,因为平安太单纯,我平常又不太在家照顾到他,我不放心他,因而我给平安画了一个连魂符,这道连魂符可以让我们彼此有感应,现在我能感应到他还活着。所以,我才能确定棺材里的人不是平安。”

听萧摇这么一解释,童家人都了然了。萧摇的本事,他们都见过,既然萧摇这么说了,那么萧平安就一定还活着。

“可是摇儿,那这人是谁?他为什么会在平安的车上?”童俊宝指着那黑呼呼的死人疑惑的问道。

萧摇摇了摇道,“我也不知道。但我很肯定这是一场有预谋的车祸。”

“啊?”众人再一次惊讶。

“摇儿,你会不会弄错,在香江谁跟平安有这么大的仇恨,要至平安于死地?”童俊宝震惊的道。

萧摇表情带着凌厉与凶狠的道,“如果不是针对平安本人,那就有可能是冲着我萧摇来的。可是不管是因为什么原因,我都会把他们找出来。”萧摇语气又有某种猜测道,“如果当时的车祸真的很严重,造成了车毁人亡,那么是不是有可能当时平安没有在车子,如果平安当时没在车上,那么平安肯定在这段路上发生了什么事。所以,我才需要把调看视频。”

“可是摇儿,如果平安没事,那他为什么不回家啊?”童俊榆疑惑的问道。

按看车祸现场来说,这是明显要至切萧平安于死地,可现在萧摇告诉他们,萧平安还活着,既然还活着那他就应该知道今天一家人都在给他发丧之事,也应该会赶回来才对。

不过很快猛然想到一点不通的地方,“不对,摇儿,难道这人是平安放在调放在车上的吗?”童俊桐指着棺柩里的人说道。

既然要至平安于死地,那肯定不会给平安生存的机会,而平安也是个有身手的人,可能发现不对,利用了什么方法,让一个死人放在自己车上。

可这又不对,谁会好端端的放一个死人在车上,就算不污了自己的眼睛,也是污染了车子啊。而且,如果真知道自己会出事的话,他这么善良的一个孩子,又怎么可能让天天接送他的司机叔叔丧命呢?

这是怎么回事啊?不过,很快萧摇就给他解开了答案。

萧摇摇了摇头道,“不是。这是有人有预谋的想要绑架平安制造出来的车祸。”

“只是,摇儿,你是怎么确定平安是被人绑了,而不是……”而不是自己离开了。这话童俊桐没有说出来。

“那平安被谁绑架了?现在又在哪?”童胜利沉声问道,“为什么要绑架平安?”这才是所有人疑惑。

萧摇摇了摇头道,“我现在只能确定平安是被人绑架,其他的,我还需要进一步调查。”

京城某处地下室

这里的地下室,不是如别处一样,狭窄、黑暗、潮湿、霉味等等。

这个地下室到处明光照耀,白墙绿皮保险门,这里有很多房间,每个房间都有着穿着白衣带着口罩如白衣天使。

萧平安一挣开眼,被撞的头还是很痛,他迷迷糊糊的打量了一眼,这个房间不太,只有十来平米的样子,可是到处却一片白,白色的墙,白色的床被,白色的桌椅。

“这是在哪?”萧平安喃喃自语道“这里是医院吗?”他曾跟着童家大哥去去一次医院,就是这个样子的。

“哟,你醒来了啊?”一个尖锐不太友好的女人声音,在萧平安响起,“既然醒来了,那就表示没事了,我就通知少爷去了。”一眨眼就出去了。

萧平安根本就没有来得及问她什么,就消失了。

在萧平安的迷迷糊糊之中,又有一个人来到这个房间。

萧平安看到此人时,睁大了他那又可爱又有诱惑力的眼睛,惊讶万分的道,“怎么会是你?还有这是哪儿?”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