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安之若素,前妻离婚无效

413裴少篇:容爸爸出事了(8000+)

当裴寒轩坐着车行驶在柏油马路上,他忽然转眼看到街边的大屏幕上看到有一则广告,这则广告内容十分新颖,创意也很棒,裴寒轩看到这也广告最后的制作公司名叫“飞凯工作室”。

“飞凯工作室……”裴寒轩在嘴里自言自语着,“怎么从来都没有听说过这个广告公司?”

裴寒轩立刻打电话给自己的助理林明:“小明,飞凯工作室这个设计公司你听过吗?立刻给我联络这家工作室,如果可能的话,我要收购它。”

“是,老板。”林明答应着。

不到十分钟,林明打来了电话:“老板,我已经查过了,飞凯工作室是英国DB公司旗下的一家工作室,近几年来一直都有好作品出来。

不过,因为资金不足,工作室已经入不敷出,DB公司为了减少开支,已经放弃了这个工作室。如果你现在想要收购它的话,应该还是一个不错的机会。”

“嗯,太好了。马上联系财务部,对飞凯工作室进行财务评估。”裴寒轩总是这样,自己说出的话就一定要实现。

“好的。”林明说着就挂掉了电话。

经过评估,收购飞凯工作室这个决定果然没有错误,这个工作室潜力很大,如果裴寒轩能对其注入资金,一定会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唯一有点麻烦的是,因为飞凯工作室原本属于英国DB公司,如果想要对其实现收购,必须派人前往英国,亲自与DB公司进行谈判。

裴寒轩心里很清楚,对飞凯工作室的收购将是ARS国际跨足广告业的第一步,对ARS国际的发展举足轻重。

为了以防万一,裴寒轩还是决定,要亲自前往英国进行谈判,一举拿下飞凯工作室。

在和容思颜通过简短的电话之后,裴寒轩就乘坐着当天最晚的一班航班飞达了英国。

而在另一边,还被蒙在鼓里的容思颜并不知道这些情况,她还沉浸在自己和裴寒轩新婚的喜悦之中。

同时,自从裴寒轩与容思颜从夏威夷回到国内,整个ARS国际里就开始传播两个已经登记结婚的消息。

这倒也没什么,可是都说流言有一千万分贝,一件好好的事情,一旦经过口口相传,就总会掺杂着不对味的元素。

而裴寒轩和容思颜的婚事也是这样,虽然两个人的关系早就在公司半明朗化,但在公司职员的眼里,裴寒轩还是那个高高在上的总裁大人,容思颜只是平凡的不能再平凡的灰姑娘。

其实,在ARS国际的大部分员工看来,裴寒轩和容思颜的感情只是一只吃惯了山珍海味的狼,对一道清粥小菜感兴趣,所以换一换口味而已。

哪里会有人愿意相信,这两个人真的有矢志不渝的感情。

所以,当裴寒轩和容思颜的婚讯传来,所有人关注的重点在于,容思颜是利用了什么方法才能将裴寒轩这样一个“高富帅”拿下。

也正是基于这样的情况下,整个公司开始谣传,容思颜为了让裴寒轩与自己结婚,不惜以死相逼,甚至还有传闻得更难听的,说容思颜假称自己怀孕,才使得裴寒轩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

这天,容思颜正好结束了一份设计作品,拿着自己的杯子去公司的休息区借咖啡,却在休息区听到了公司中的谣言。

聊天的是ARS国际公司的前台和裴寒轩的其中一个助理阿May,两个人也正好在接咖啡。

只听到其中一个人对另一个人说道:“哎,你听说了吗?咱们的四少和设计部的容思颜已经在美国结婚了。”

另一个显然也对这个消息十分感兴趣,忙不迭的回应:“对啊对啊,我也是听别人说的,听说,容思颜已经怀孕了……”

“哪里是怀孕了,你看她现在进进出出都穿着高跟鞋,怎么可能?”

“也对,如果真的怀孕了,依照四少的性子,怎么还会让自己的老婆还在公司上班。”

“就是就是,依我看来,他们两个人还不就是露水夫妻,咱们四少是什么样的人,怎么可能这么快就让自己走进婚姻的围城。更何况,对方还是一个平凡的不能再平凡的麻雀。”

“可是,为什么很多人都说那个容思颜已经怀孕了呢?”

“这你还猜不出来么?如果不说自己怀孕,容思颜怎么可能拿下四少,这就是典型的豪门婚姻啊,用孩子来获得吸引力,这不是百年不变的把戏了吗?”

“噢,原来是这样。看来,那个容思颜虽然看起来挺独立的,却也避免不了用这样的方法来嫁入豪门呢。”

“哎,可是纸里包不住火,这种把戏迟早会被揭破,到时候还不知道容思颜怎么样收场呢。”

两个人的声音轻轻悄悄的,同时还夹杂着一份看热闹的心态。

站在两人身后的容思颜简直呆若木鸡,她怎么也没想到,原本只是简单的两个相爱的人顺利成章的走到一起,结个婚嘛,居然会被传成这样。

正当容思颜还在思考自己应该怎样面对这两个胡说八道的“长舌妇”时,那两个人接完咖啡忽然转身,三个人就这样呆呆的站在原地六目相对,场面极其尴尬。

“啊,容小姐……你也来接咖啡吗?”该还是那个前台先打破沉默。

“嗯……”容思颜其实还想说点什么,却又什么都说不出来。

“噢,那你先接,我们先去工作了……”裴寒轩的助理也赶忙说着,她甚至连容思颜的眼睛都不敢看一下。

说着,两个人急匆匆的走出茶水间,嘴里还在嘀咕着什么。

看着两个人走出茶水间,容思颜突然回过神来,自己在这惊慌个什么劲呀!

她和裴寒轩的感情怎么样,用得来这些不相干的人来批判吗?她刚刚在人家称呼她容小姐的时候,就应该大声纠正道,“请叫我裴太太!”

不过,想是想不要去在意别人怎么看,可是容思颜的心里还是挺难受的。

老实说,从自己和裴寒轩在一起的那一天开始,流言就没有停止过,自己也早已经习惯别人对她和裴寒轩的感情乱加猜测。

可是,如今的两个人都已经结婚了,没想到流言不仅没有停止的趋势,还愈加盛行,甚至,都已经危急到自己的人品与声誉。

容思颜就这样心事重重的端着咖啡走进了自己的办公室,刚坐在椅子上,好朋友李晓琳就凑了上来。

“裴太太,我们都好久没有姐妹俩一起去逛街聊天吃饭,现在当了裴太太不知道还没有时间和我们这些小人物吃饭呢。”李晓琳和容思颜开着玩笑。

李晓琳并没有什么恶意,但在容思颜听来,这分明就是在挖苦她。

容思颜抬起头,看着李晓琳:“晓琳,怎么连你也这样说我?”眼睛里是李晓琳所不熟悉的神色。

容思颜的这一句话让李晓琳有些摸不着头脑,她下意识的砸了砸嘴巴,用她带着问号的眼睛看着容思颜:“我怎么说你啦?你今天好奇怪,发生了什么事吗?”

“难道你不是在挖苦我吗?你是不是傻也觉得,我是用尽心思才和寒轩结婚,我就是个心机女?!”容思颜忽然就提高了声音,眼泪却分明在眼眶里打转儿。

李晓琳和容思颜当了这么多年的好朋友,容思颜的这种情绪,李晓琳见得还真不多。

李晓琳被容思颜的声音有些吓着了,她小心翼翼的问容思颜:“那个,思思,你怎么啦?我不就是开个玩笑嘛?”

听着李晓琳这样说,容思颜才意识到自己的反应有点太敏感,她忽然就抱住了李晓琳,这让本来就搞不清状况的李晓琳更加奇怪。

“喂,容思颜,你到底怎么啦?”感觉到容思颜在自己怀里哭了起来,李晓琳大声的问她。

容思颜的眼泪也终于在这一刻流了下来,她的眼睛红红的,脸上满是委屈:“我就是不明白,为什么所有人都觉得我和寒轩的感情是一个阴谋诡计?为什么要这样说我呢?”

李晓琳才终于明白,她今天的失常是因为什么。

她轻轻的把容思颜扶着坐在椅子上,长出一口气:“呼,还以为什么事呢,就这点小事啊。”

见好友一点都不在乎,容思颜更加不满了:“什么叫就这点小事?这对我来说很重要的好不好?!”

看着容思颜在那里抓狂,李晓琳真的是无奈了。

这丫头,是不是被裴寒轩保护的太好了,连这么点事情都承受不了。

李晓琳将桌上的咖啡端给容思颜,一边递给她纸巾,一边对她说:“办公室的流言什么时候停止过,大家每天就被关在这四四方方的小隔间里,除了说一说老板的感情生活,还能找到更好的添加剂么?”

容思颜听着李晓琳的话,心里更加难过:“可是,他们什么都不知道,凭什么这样说,还懂不懂尊重别人啦。”

容思颜的话刚说完,李晓琳就无奈的摇了摇头,说:“你呀,与其自己和自己生闷气,还不如好好查查看,这种流言是谁传出去的,总归是有一个谣言制造者吧。”

闻言,容思颜猛的站了起来,她觉得晓琳的话有道理。

对哦,发生这样的事,自己不应该一直这样和不相关的人生闷气,而是应该看看是谁这样恶意中伤自己。

“我听说,裴总的助理阿May逢人就提这件事,我估摸着,这件事和阿May肯定脱不了关系。”李晓琳低声对容思颜说道。

阿May?真的是她吗?好巧,刚刚在茶水间的时候,不也是阿May说起这件事的么。

因为裴寒轩还在英国,容思颜并不想因为这件小事就麻烦他,她决定自己弄清楚这件事。

就在容思颜走在回家的路上,一个新的发现让她更是吃了一惊。

当容思颜路过街道旁的咖啡馆时,正好看到裴寒轩的秘书阿May,而和阿May一起喝咖啡的不是别人,正是和容思颜有过一面之缘的白晓晴,看起来,两个人的关系十分熟悉。

虽然只和白晓晴见过一面,但容思颜并不是不知道白晓晴的身份,现在看到她们两个人在一起,直觉告诉容思颜,这件事一定和白晓晴有关系。

容思颜并不笨,她也并不愿意因为这件事和她们有什么不愉快的地方,考虑了很久,她还是决定,要和阿May谈一谈,把话说个清楚。

第二天中午快下班时,容思颜走进总裁办公室,此时阿May正伏案写着什么,并没有注意到容思颜的出现。

“阿May,还在忙吗?”容思颜笑着停下来。

“嗯?容小姐?你有事吗?”显然,阿May对容思颜的到来有点摸不着头脑。

“嗯,对的。我……有件事想和你聊一聊,不知道你有空吗?”容思颜回答着阿May。

“呃……那好吧,你稍等,还有一点公事没处理好。要不,一会我们午餐我们边吃边聊?”阿May虽然还是没想明白容思颜来找自己的来意,还是同意了。

下班后,两个人走进一家中餐馆,点过餐之后,还是阿May先开口道。

“容小姐,我想,你找我出来应该不会只为了和我吃一顿饭吧?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是和四少有关系?”

容思颜不禁在心里暗暗佩服这个一直在裴寒轩身边的小秘书。

“是的。自从我从法国进修回来,公司里便有一些不实传言……”容思颜还在想着,应该用怎样的措辞来向阿May问个清楚。

“没错,这些话是我说的。不过,只是大家的玩笑而已,你不必当真。”阿May并没有经过任何思考,就这样承认了。

面对如此爽朗的阿May,容思颜反而一时之间不知道说什么。

或许容思颜从没有想过,一个人怎么可以在乱嚼了别人的舌根之后还能如此坦然的承认。

“可是,你知不知道你们所谓的这些玩笑都伤害了我,对我的名誉都有很大的影响?”容思颜有些愠火。

“容小姐,你既然都能拿下四少,怎么可能连这些谣言都承受不了呢?”阿May竟然反问着容思颜。

容思颜是在无法理解阿May的逻辑思维,她只好换了一个方式:“好吧,那么,你为什么要这样说我呢?是因为白晓晴吗?”

听到容思颜知道自己和白晓晴熟识,阿May竟然没有容思颜设想中那么惊讶,反而非常淡定的承认:“我不否认和她有一些关系。”

看见容思颜完全楞在那里,阿May接着说道:“容小姐,我已经在四少身边呆了十年的时间,总有一些待在大老板身边的经验,不知道你是不是感兴趣?”

容思颜完全没想到是这样的结果,或许她一直觉得,像阿May这样的长舌妇,在被当事人抓个正着的时候,应该找个地缝钻进去,没脸见她了才对。

容思颜喝了一口冰水,点点头:“但说无妨。”

阿May也点了点头,开始了她的长篇大论:“容小姐,我知道你的想法,你一定觉得,我是因为和白晓晴的关系比较好,所以才这样说你的,对不对?”

“难道不是这样吗?”容思颜有些搞不懂。

“当然不是,我只是因为无聊。所以解解闷儿而已,白晓晴虽然是我的朋友,我也没必要帮助她。同样的,我也没有义务维护你,你懂吗?”阿May说的振振有词。

“我从没想到需要你来维护,我只是不明白,为什么你们不能好好祝福我们?而要费尽心思的编出这样的谣言。”

“祝福?我们为什么要祝福你们?你知道在公司有多少人都想取你而代之吗?你有什么资格得到所有人的祝福?”

阿May的话就像一把一把的匕首,深深的刺在容思颜的心里。

“我知道……在你们的眼中我配不上寒轩,不过……”容思颜本来的意思是想说,你们觉得配不上无所谓,总之他爱的就是我,你能怎样。

不过显然阿May也误会了她的意思,以为她是自卑了。

“容小姐,别妄自菲薄了。让我来告诉你,在所有女人看来,除了自己的其他人都配不上裴寒轩,就算今天不是你,而是奥黛丽赫本,所有人也会觉得她不配,就是这样。”阿May的话果然深刻。

“所以,只要你选择和四少在一起,就意味着要承受全世界的目光,接受所有人的评头论足,接受其他女人嫉妒的目光。”

阿May的这一段话虽然不怎么好听,倒也很有道理。

只不过她还是不觉得外人有什么资格,可以对她的爱情,她的婚姻指手画脚。

算了,谁让她嫁的老公这么受欢迎,那些长舌妇们想说什么就让她说好了。

容思颜没有再说什么,阿May倒是可能难得有机会可以给她“上上课”,所以一个劲的在那说个不停,桌上的美食几乎动都没动。

于是,和阿May的谈话就这样在阿May的科普之中结束,一整个下午,容思颜都觉得脑袋昏昏沉沉的,有点头疼。

这大道理吧,果然是不能听太多,听多了会头痛。

快下班的时候,办公室的门再次被敲响,是百里尚。

一个多月不见,百里尚还是那副看样子,看着清高,却又透着一丝温暖。

“思思,这么久不见,回公司了也不来看看我这个师傅?”

“百里老师,这两天有点忙了……”

容思颜笑着和他寒暄着。

原本他是听到了流言想来安慰她,结果没想到人家完全没事。

“我听到公司最近有一些不太好的谣言,你没事吧?”

容思颜耸耸肩,无所谓道:“你也说那是谣言啦,我怎么会有事。不过,还是谢谢百里老师的关心,我可没那么脆弱。”

百里尚笑了笑,接着说:“这么做就对了,我觉得吧只要你有强大的内心,一切都不是问题。”

“强大的内心……”容思颜自言自语着。

的确,只要她自己足够勇敢,这些谣言又能代表什么。

“我明白。真是不好意思,又让你担心了。”容思颜笑着对百里尚说道,脸上还是如粲的笑容。

…………

和百里尚聊完天后,容思颜的心情就更好了,原本见过阿May后就没什么事了,现在就更是完全的无所谓了。

容思颜已经想开了,毕竟她嫁的男人的确是一个优秀的男人,与其整天小心翼翼的吃醋,不如想开一点,给予裴寒轩多一点信任。

只要他爱她,其他的流言全是屁话。

当然,自己也得变得更优秀,这样才能毫无质疑的站在裴寒轩的身边。

这天是个周末,容思颜还在公司的设计室级里忙活着自己的设计。等到容思颜在办公室忙完,已经快到两点多了,容思颜伸了伸懒腰,拎着包走出了公司。

裴寒轩此时还在国外,所以容思颜也没有其他什么事干,正好能安安静静的想一想自己的设计作品。

以前总觉得裴寒轩太黏人,没想到裴寒轩真正离开了这么久,自己还真有一些想念他。

正当容思颜拿出手机准备给裴寒轩打个电话时,手机却抢先一步响了起来,容思颜一看,是妈妈打过来的。

“喂?”容思颜的声音里明显带着一丝疲惫。

“颜儿……”妈妈的声音忽然就哽咽了。

听到向来温和平静的妈妈忽然这个样子,容思颜忽然觉得有些不对劲,她赶忙安慰着妈妈:“妈,你怎么了?别急别急,慢慢说。”

“颜儿,你爸爸在家忽然晕倒了……”容思颜的妈妈声音明显在发抖。

听到妈妈说出这样的消息,容思颜忽然觉得自己的脑子里炸开了一道白光。

可是容思颜也很清楚,在此时此刻,自己必须立刻冷静下来,安慰更加慌乱的妈妈。

“妈妈你别急,我现在刚走出公司,你先打120,把爸爸送去医院。”容思颜可以保持着冷静。

妈妈在那边匆匆忙忙的答应着,另一边的容思颜也赶紧打了车往回赶。

说实话,虽然平时容思颜爸爸的身体也有一些小毛病,到从没有检查出其他问题,看着容爸爸忽然就晕倒不省人事,容思颜和妈妈都被吓得不轻。

好在救护车也来的很快,医护人员在救护车上也对容博涛做了简单的检查,检查结果竟然是,急火攻心。

容思颜听到这个结果,皱了皱眉头,她转向妈妈:“爸爸怎么会急火攻心呢?你们吵架了吗?”

梁妙彤一边带着哭腔,一边说道:“不是,我们怎么可能吵架。还不是咱们家隔壁家老张,两人下棋也不知道为什么下着下着就开始吵起来了,然后你爸爸就这样了……”

容博涛向来脾气比较急,脾气也很火爆,这一点容思颜还是很清楚的,邻里之间有一点小口角也是正常的,容思颜也不能再说什么。

等到两人心急火燎地把爸爸送到医院,然而,得到的却是拒不收治的结果。

急诊室的医生看了看躺在病*上的病人,无奈地放下电话,摇了摇头,“先在急诊室挂水吧。”

住院部不肯收,他也没有办法,看看面容惶急的一家人,他给了些安慰:“在这边也一样的,先挂一天水看看情况。”

容博涛在挂水的时候便醒过来了,人却还糊涂着,没有清醒的意识。

刚刚在来医院的路上,容思颜和妈妈才发现她爸爸浑身发烫,腰部竟然有大块的红肿,部分地方甚至发黑起泡了。

这并不像是被气倒的,估计容博涛已经不舒服好一阵了,只是怕麻烦她们,不到挨不住就不肯说。最后和邻居那么一吵,才让他急怒攻心地发作了。

既然急诊的医生这么说,那也只好如此了,现在已经是下午了,容爸爸刚刚经过了一圈检查,实在经不起再去另一个医院折腾一遍了。

何况,到了别的医院就会比在这里好吗?

大城市里看病难容思颜时有耳闻,事到临头落在自己身上,才知道这个“难”字竟然是那么的难写。

这个急诊室的医生还是很热心的,来看了好几回,下班前还嘱咐了家属一番注意事项。

晚上挂完水,容爸爸安稳地睡去,容思颜和妈妈总算放下了点心。

第二天依旧是挂水,情况不好不坏,但是医生的笃定还是给了他们治愈的信心。

明天就是周一了,容思颜的妈妈让容思颜去上班,容思颜虽然不放心,可是想到有妈妈在,一时也用不上她。

假请多了,有事的时候反而不好请了,便点点头,决定先去上班。

谁知道就在周一上班的路上,容思颜就接到妈妈焦急的电话:“颜儿你快点过来,急诊室医生说是不让住了。”

急诊室是每天都要重新开药方的,今天急诊室换了个值班医生,态度就不同了。

早上容爸爸去开挂水的药还好好的,没过多久,那个医生竟然过来说让他把*位让出来,坐着挂水。

容博涛现在还在发着烧,腰部红肿未退,哪里能坐得起来,容思颜的妈妈据理力争,然而医生始终摆着不理不睬的表情,还说急诊室本来就不能过夜的,他们这样不合规矩。

梁妙彤又气又急,儿子又在国外,她也只能打电话找容思颜,抹着眼泪对女儿说:“本来好好的,那个医托跟他说了什么,就这样了。”

急诊室周围有不少游手好闲模样的中年男人,容思颜也是昨天才知道这些人就是医托。

昨天有个医托过来,容思颜和妈妈都没理他,结果没想到今天就遭了报复。

一向安静的梁妙彤拿出了泼辣劲:“我们就不走,看他们赶我们!”也只能这样了。

容思颜在旁边的椅子上缓缓坐了下来,心里头一片冰凉无力。

她一直知道这个世界现实而势利,可是在她普通的人生里,并没有太多机会遇到这样*裸的歧视。

题外话:

今天的更新送上,有点晚,明天恢复早上七点的稳定更新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