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安之若素,前妻离婚无效

412裴少篇:与白晓晴谈判(第一更5000+)

裴寒轩回到家时,裴妈妈早就在客厅等他了。

“寒轩,你总算回来了,想死妈妈了。”裴妈妈忙上前,将裴寒轩一把抱住。

虽然这个儿子总是很固执,但是他以前从来没有去国外失去联系这么长时间。

这次一连一周见不到他,怎能不让她这个当妈的想念呢?

“老妈,你这样,我真的很不习惯。”裴寒轩笑道,“我给你买了礼物,要不要看看?”

“好啊!”裴妈妈放开裴寒轩,眉开眼笑地说。

儿子难得有给她买礼物的时候,虽然这次给她买礼物难免有为他不声不响离家出走,又不声不响把婚给结了开脱罪名的嫌疑,但她还是很高兴。

裴寒轩打开箱子,准备将给老妈买的礼物拿出来。

“这是什么?”眼尖的裴妈妈一眼就看到了箱子里的相框。

“我和思思的婚纱照,在拉斯维加斯的教堂拍的。”裴寒轩平静地回答。

裴妈妈拿起相框,看见裴寒轩和容思颜身着礼服在照片上笑得很开心,心情却陡然变得低落起来。

“妈,你别这样嘛,你这心情不好,儿子的罪可就大了。”

裴寒轩揽住裴妈妈的肩,有些撒娇的靠在她肩上。

“就你嘴乖,这丫头也是被你这张嘴给哄骗了吧。”

“什么啊,我对她可是真心的。”说完,裴寒轩才发现,妈妈对思思的态度好像有些改变了。“妈,我结婚没告诉你,你不生气了?”

“我不是生气,只是觉得自己做人很失败,连儿子结婚都悄悄的去结不敢告诉我。臭小子,你到底把妈妈当什么了,你觉得如果告诉我,我就不同意非要拆散你们吗?”

裴妈妈难得的把自己的内心话说出来,“你别插嘴,我还没说完呢。”

裴寒轩耸耸肩,双手一摊,意思是说你继续你继续。

“你爸已经把全部的事都告诉我了,怎么不早点告诉我呢,你觉得妈妈是这么不懂道理的人吗?”

“即使最初我不喜欢思思,可是她是你喜欢的女人,如果我知道你真的确定就是她了,我又怎么会阻止你们结婚。”

“真的吗?妈你说真的啊,你真的同意我们结婚了吗?”听到妈妈这么说之后,裴寒轩的嘴角立马都快扯到了眼角。

“不同意有用吗?你不是都已经结了,明天让思思过来一下,我有东西给她。还有,也和你的岳父岳母约个时间,我们见面商量一下你们婚礼的事宜。”

“妈!我就说你最疼我了吧,妈,我好爱你啊!”裴寒轩连忙放下行李箱,跑到妈妈面前,抱住她,高呼“老妈万岁”。

“你也别高兴得太早了。如果你以后太爱你老婆完全不理我这个老太婆的话,那我想我还是不会喜欢这个儿媳妇哦。”裴妈妈故意打趣道。

裴寒轩知道妈妈这只是说说而已,于是笑道:“那当然,我再爱老婆又怎会超过爱妈你呢。”

“现在说得倒好听。别贫嘴了,快去收拾收拾,准备吃饭吧。”裴妈妈的语气也缓和了很多。

“嗯。”裴寒轩答应道。

回国后,容思颜便把自己和裴寒轩结婚的消息,告诉了好朋友李晓琳。

晓琳听到这个消息时,表情很激动,仿佛结婚的人是她一样。

“太好了!思思,我为你感到高兴。裴寒轩大老板那么难搞的人,你居然真的把他搞定了,现在都结婚了!思思,你简直太了不起了!”

晓琳脸上堆满笑容,并对容思颜竖起大拇指,接着压低声音问,“对了,你们也已经那个了吧……”

“哪个啊?”容思颜明白晓琳话里的意思,却故作不懂,但脑子里却开始浮现和裴寒轩*的画面,顿时脸上浮现一抹红晕。

“你明明知道的,还装不懂。我们可是最好的朋友,别在我面前害羞嘛!说说看,第一次什么感觉啊?”

依照晓琳大大咧咧又直来直去的性格,自然不会轻易放过容思颜。

“还好吧……”容思颜满脸通红。

“哈哈,想不到我们那么勇敢的容思颜同学现在变得这么胆怯了。”

“我哪像你啊?连闺房秘事都要跟我说,也不知道害羞的!”容思颜忍不住还嘴。

“切!咱们都是成年人了嘛!怕什么!你们在国内还会再举办婚礼吧?”李晓琳一脸鄙视,接着问容思颜。

“嗯。”容思颜没想到裴寒轩的父母居然很爽快地就同意了他们的婚礼,反而是她这边,她还不知道应该怎么告诉爸妈呢。

“说好了啊!我要做你婚礼的伴娘!”李晓琳开心的说。

“放心,非你莫属!”容思颜爽快的答应了。

夜幕降临,月色撩人。

容思颜下了班,由裴寒轩送她回家。

“思思,我们现在已经是夫妻,我不想每天还这样送你回家,我想像在夏威夷一样,每晚都拥你入眠。”

裴寒轩这也算是给她下了最后通牒,他明明是有老婆之人,为什么要向可怜单身汪一样,每晚都独守空房。

“如果你不好开口的话,我去说,现在我就跟你一起进去给岳父岳母说清楚,请他们同意把你嫁给我,如果不同意的话,我就……我就……反正都结了,他们也拿我没办法,哈哈。”

容思颜轻轻的推了裴寒轩一下,“别胡说,你相信我,今晚我一定会告诉爸妈。”

之前她是担心他爸妈不同意,现在他们都同意了也没什么不可以说的,她相信爸妈如果知道她瞒着他们去结婚会有一点生气,但更多的一定是开心。

“好,我信你,反正我已经叫人把新房收拾干净,明天我俩就一起搬进去。”

之后两人在家门前又卿卿我我了好一阵,才依依不舍地道别。

进了门,容思颜才发现爸妈竟然还没睡,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一起看一部电视剧,不时地还笑出声。

“爸,妈,我回来了。”容思颜说。

“饿了没?晚上做的饭菜还剩一些,放微波炉里热一下就可以吃了。”妈妈看着容思颜问到。

“嗯,吃过了。”容思颜答应着,又顿了顿,继续说道:“爸,妈,我有事要和你们说。”

听了容思颜的话,爸妈纷纷抬头看向她,这让容思颜有点紧张。

容思颜深呼一口气,该面对的总要面对,向父母走去。

其实,看着一直以来都活泼大方的女儿这个样子,容思颜的父母早就猜出了几分端倪。

容思颜走过去,坐在沙发上,抬头看着自己的父母,眼神从未那么认真。

“爸,妈,我……我和寒轩……结婚了。”容思颜终于说了出来。

听到这个消息,容思颜的父母虽然早就想到了这个结果,但得到了肯定的回答,他们还是有些惊讶。

“结婚了?什么时候的事?你怎么都没给我们说过呢?”容博涛的表情有些严肃。

“嗯,一周前,在美国拉斯维加斯。”容思颜小声的回答。

看见父亲脸色有些不对劲,容思颜又赶紧补充着说:“我们已经商量好了,会在这边补办婚礼,在美国只是简单的注了册而已。”

听见容思颜结婚的消息,梁妙彤倒是一点不恼怒,她只是有些不舍,自己的宝贝女儿以后就是别人家的人了,还有些不适应。

“不知不觉女儿都长大了,都嫁人了,看来我也真的老了……”

容思颜看着父母,继续说道:“爸,妈。我知道,你们一直都希望我能幸福,我相信,寒轩就是那个能够带给我幸福的人。”

听见容思颜这么说,容思颜的父亲这才缓了缓,对容思颜说:“嗯,其实这件事说到底事你自己的事,你自己想清楚就行。”

听着一向严厉的父亲这样说,容思颜这才松了一口气,咧开嘴笑了:“嗯嗯,谢谢爸爸妈妈。我以为你们会反对我和寒轩呢。”

“傻孩子,只要你幸福,我们有什么同意不同意的呢?”容思颜的妈妈拉过容思颜的手,说道。

“我就知道你们对我最好了。”容思颜给了妈妈一个大大的拥抱。

月亮在云端穿梭,看着屋里温馨的这一幕,仿佛也在浅笑。

另一边,白晓晴和魏氏企业对ARS国际的攻击并没有停止,反而愈加明显。

为了报复裴寒轩,白晓晴甚至搭上了自己的全部身家,将公司的所有股票都投入市场,大有与裴寒轩的ARS国际决一死战的架势。

都说男人在失恋后都是一名诗人,而女人在失恋后都是刽子手。

裴寒轩很清楚,这将是一场损人不利己的商业战争,为了避免这样一场商战的发生,他还是决定好好和白晓晴谈一谈,解开两个人的误会。

这天,白晓晴刚刚结束一天的工作,准备下班,走出办公室,却发现裴寒轩出现在门口,很显然是有事来找自己的。

看到裴寒轩的时候,白晓晴不知道该怎么样形容自己的心情,他看着裴寒轩熟悉的脸,心里忽然有些难过。

白晓晴不得不承认,与其说自己恨裴寒轩,不如说自己还在心里爱着他。

裴寒轩首先打破了平静,他清了清嗓子:“嗯,下班了?”

听到裴寒轩的声音,白晓晴两眼无光的看着裴寒轩:“嗯,你有事吗?”语气里有着一丝不耐烦。

裴寒轩也没有想到白晓晴会这样对自己,他下意识的摸了摸鼻子:“待会儿有约吗,我们可不可以谈一谈?”

白晓晴从鼻子中哼出不耐烦的声音,眼睛怔怔的盯着裴寒轩。

“谈一谈?有什么好谈的?是要谈一谈怎么补偿你对我的伤害吗?”语气里充满了戏谑的味道。

闻言,裴寒轩闭了闭眼睛,看着白晓晴说道:“我只是想要和你把从前的事说清楚,我们有一些误会……”

白晓晴看着裴寒轩,倒是想听听他怎么说,关于以前的事到底还能解释什么:“那么走吧,一起吃饭。”

裴寒轩和白晓晴一起来到一家中餐馆,点过菜之后,两个人的对话正式开始。

白晓晴先发制人:“说吧,我误会了什么?”

听到白晓晴这么说,裴寒轩也不打算绕圈子了,他开门见山的问白晓晴:“你为什么会回国?是想要报复我吗?”

白晓晴听了裴寒轩的话,有些满不在乎的看着裴寒轩:“报复?我为什么要报复你?”

听着白晓晴的话,裴寒轩更加不理解:“那你为什么要放弃美国的好工作,跑来国内?”

白晓晴的眼神忽然像是失了光泽:“我只是有些不甘心……”

“不甘心?哪里不甘心?”裴寒轩追问着。

白晓晴听着裴寒轩竟然这样问自己,不禁心头有些怒火,她用眼睛盯着裴寒轩。

“有什么不甘心?因为我不甘心就这么被你骗了,因为我不甘心被你抛弃了还不知道为什么?!我长到这么大,还没有尝试过这种滋味呢!”

裴寒轩低下了头,垂着眼睑,沉默了好一阵子。

终于,裴寒轩抬起头:“晓晴,之前的事我承认都是我的错,但是,我并不是有意要伤害你,那时候年轻气胜根本也不懂什么是爱,的确是伤害了很多女人。”

如果早知道会遇到容思颜,他绝对不会和这些个女的有任何的纠缠。

白晓晴听到裴寒轩的话,不屑的笑了笑:“你现在说这些还有意思么?”

“我知道现在说这些于事无补,但我还是想为之前的行为向你道歉,如果有伤害到你,也请你原谅我。”裴寒轩认真的说。

“原谅你?!”白晓晴的情绪有些激动了,“为什么要原谅你?每个人都应该为自己做过的事付出代价,难道不是吗?!”

裴寒轩虽然早就知道是这样的结果,可他还是不愿意放弃,他问白晓晴:“那么,究竟我怎么样做你才会放手?”

听到裴寒轩的话后,白晓晴竟然有些发愣,这还是他所认识的裴寒轩吗?

白晓晴似笑非笑的看着裴寒轩,说道:“除非……你也像当初抛弃我一样抛弃容思颜,你愿意吗?”

白晓晴明明知道,裴寒轩根本就不可能这样做,可她还是问出了这句话。

“你……晓晴,你明明知道这是不可能的。”

“对,我就是明知你做不到这一点……所以,我的意思是,事情的发展根本就不可挽回。”白晓晴说出了自己最想说的话。

裴寒轩有些失望的长出一口气,靠在餐馆里的椅背上。

终于,他放弃了对白晓晴的游说,他随意的打了个响指:“OK,你随意,我奉陪到底。”

说着,裴寒轩拿起搭在椅背上的衣服,在结过帐后扬长而去。只留下还没清醒过来的白晓晴,仍旧沉浸在痛苦之中。

“好,裴寒轩,既然你如此无情,那就不要怪我无义了,我迟早会让你后悔的!”白晓晴咬着牙,在心里暗暗想着。

离开餐厅之后的裴寒轩并没有放松警惕,而是立刻回到了公司,他很清楚,和白晓晴的这次谈判的结果,会直接影响到ARS国际接下来可能发生的一切。

当裴寒轩到达ARS国际,发现暂时没有异样,公司运营一切正常,他这才松了一口气。看来,白晓晴似乎还没有采取自己的行动。

当务之急,就是要把ARS国际从之前的困境中彻底解脱出来,所以,裴寒轩考虑着要为ARS国际寻求新的市场和业务,让ARS公司有进一步发展。

当裴寒轩坐着车行驶在柏油马路上,他忽然转眼看到街边的大屏幕上看到有一则广告。

这则广告内容十分新颖,创意也很棒,裴寒轩看到这也广告最后的制作公司名叫“飞凯工作室”。

题外话:

今天还有更新,至于多少暂时还不知道,总之还有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