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安之若素,前妻离婚无效

411裴少篇:裴四少又吃醋了(8000+)

回到夏威夷,在拉斯维加斯发生的一切对容思颜来说,仍然如同梦境一般,那么美好浪漫,那么令人回味,那么像童话故事一般的情景居然真的在她身上发生了。

只有看着真切的婚纱照,看着张叔叔用相机拍下来的那些画面时,她才知道这一切并不是在做梦。

从此之后,她又多了一个身份——裴寒轩的妻子。

“在看照片上的我吗?”裴寒轩推门进来,笑着问容思颜。

“不是,在看照片上的我们。”容思颜回答道。

“这个婚礼是不是太简陋了?等回国后,我会补给你一个豪华的婚礼,好不好?”裴寒轩坐在*沿,怜爱地望着容思颜说。

“不用了。我觉得这个婚礼已经够好了,就像童话一样美好。”容思颜吸了吸鼻子,认真的说道。

“傻丫头,你还真是容易知足啊!”裴寒轩伸出手轻点容思颜的鼻尖。

“但是,以后肯定还是要在国内再举办一次婚礼的,不然我爸妈也不乐意啊。总要让身边的亲戚朋友知道我们已经成为了合法夫妻,让他们感受到我们的幸福。”

“幸福不需要做给别人看吧?只要我们自己幸福就好了。”容思颜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不是做给别人看,而是要让大家知道你已经嫁入我们家了,堂堂正正地娶你进门,大家才会认可我们啊。”裴寒轩耐心的解释着。

听到裴寒轩这么说,容思颜觉得似乎也有道理,只能点了点头。

容思颜忽然想起来问道:“对了,教堂什么时候给我们颁发结婚证书呢?”

“两周后会邮寄到国内。”裴寒轩回答。

“没想到我们这么快就成为夫妻了,真的好快。”容思颜由衷地感叹。

“是啊,我们以后每天都可以在一起了。”裴寒轩在容思颜的脸颊轻吻一下。

“天天待在一起你不觉得腻吗?”容思颜问。

“怎么会腻?我求之不得呢。”裴寒轩顺势伸出手环抱着容思颜。

“我们在美国结婚的事情,你跟爸妈说了吗?”虽然现在裴爸裴妈还没有接受她这个儿媳妇,可是她现在毕竟是裴寒轩名正言顺的老婆,称呼当然得改。

容思颜其实还是有些紧张,毕竟两家的家庭背景悬殊很大,而且在裴父裴母心里又已经有了更好的儿媳妇人选,她觉得有些不安。

“你呢?跟岳父岳母说了吗?”裴寒轩反问道。

容思颜轻轻的摇了摇头,神色有些黯然,“我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如果爸妈知道我就这么悄悄的就把自己嫁了,他们一定会生气,特别是我哥,肯定不会理我了。”

其实容思颜心中也有自己的小算盘,她想等裴父裴母同意之后,再告诉她爸妈。

因为如果现在告诉了他们,他们一定是会替自己开心的,可是如果之后裴父裴母一直反对,那爸妈也一定又会为她操心,她不想这样。

裴寒轩又怎样不了解她的想法,于是附在她耳边轻声说:”我们生米都煮成了熟饭,他们即便反对也拿我们没办法,更何况我爸妈也不是真的不喜欢你,他们只是被白晓晴暂时蒙蔽了而已。”

“老婆,要不我们先生个宝宝吧,我保证我爸妈如果看到孙子,绝对立马就把那个什么白晓晴给忘得一干二净。”

“讨厌,满脑子尽装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容思颜面红耳赤地说,同时给了裴寒轩一记粉拳。

“老婆……”裴寒轩靠近容思颜,轻揽住她的肩头。

“嗯?”容思颜抬头回望着他。

“老婆,老婆,老婆……怎么都叫不腻呢,以后我终于可以光明正大的叫你老婆了。”

看着裴寒轩像个孩子一样在那傻乐,容思颜也幸福的笑了。

剩下几天的时间,裴寒轩和容思颜就在这宛如人间仙境的度假圣地度过。

他们除了每天去海边漫步,还到海洋生物保护区恐龙湾,登上闪闪发光的钻石山,也曾到有名的海港——珍珠港。

参观了位于海上的亚利桑那纪念馆,观看了陈列着的军舰模型及“珍珠港事件”的历史纪录片。

晚上,他们会去市里最有名的国际广场逛夜市。

土著人别致的火把、灿烂的霓虹灯将广场照得熠熠生辉,令人眼花缭乱。

广场的入口处是榕树形成的大门,广场内种满了椰子树、棕榈树和芭蕉。

裴寒轩和容思颜也会常常坐在中央的喷水池处看夜景,还会去逛周边的商店,有时候买一些小饰品,或者买一些富有夏威夷风情的衣服,还为各自的朋友家人买一些礼物。

两个人的时光固然十分甜蜜温馨,不过裴寒轩也没有忘记自己这次到夏威夷来的另一个重要的目的,就是调查清楚白晓晴的身家背景。

只有这样,才能弄清楚她出现的直接目的,只是为了骗他爸妈而已还是有别的阴谋诡计。

因此,在陪老婆大人各地游玩的同时,裴寒轩在暗中的调查正在有条不紊的进行。

由于他成日都陪在容思颜的身边,而且调查的事他也暂时不想让她知道,所以这件事他便交给了弑盟美国分部这边的情报组负责。

几日之后,终于知道了当初白晓晴救下裴父裴母的真相——

原来,自从N年前裴寒轩狠心抛弃了白晓晴之后,白晓晴心中便十分不满。一向都自负的白晓晴发誓一定要报复裴寒轩,让他为自己的行为感到后悔。

白晓晴原本以为自己的复仇计划要等待很长的一段时间,却没想到,没过多久,就等来了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这个机会的制造者就是魏佟,魏佟其实从很早就想打ARS国际的主意,可是光是魏家的力量还远远不够,直到某天白晓晴找上他,说要合作。

在这之前白晓晴当然早就已经查清楚魏雪儿和裴寒轩之间的关系,否则也不会找上魏家。

她和魏佟达成共识,由魏雪儿负责破坏裴寒轩和容思颜之间的感情,然后她则负责搞定裴爸裴妈。

要知道虽然ARS国际现在的大股东是顾安之裴寒轩几个小辈,但是裴妈妈家族的生意也不可小觑。

而白氏和魏氏在S市的地位差不多,如果两家联手也不是没有希望与ARS国际一斗,所以这个提议对魏佟来说也不是没有吸引力。

“白小姐,我只是想知道,你报复裴寒轩的理由,你不是很爱他吗?”魏佟轻啜一口咖啡,身子朝后面的椅背靠了靠,戏谑的问道。

白晓晴微笑着看向魏佟:“魏总,你难道不知道女人什么都可以忍受,就是忍不了背叛,受不了被抛弃吗?”

听到白晓晴这么说之后,魏佟耸了耸肩道:“好,这个理由我接受。不过,就如你所知,魏家与裴家的关系一向很好,我为什么要帮你呢?帮了你,我又能得到什么好处?”

“魏总,我们明白人就不说暗话,你想要什么我很清楚,我只是个小女人对商界的事并不感兴趣,唯一的要求就是想要裴寒轩和容思颜分手而已。至于ARS国际和裴寒轩外公那边的企业,我完全没有兴趣。”

听完白晓晴的话后,魏佟对于这个合作相当的满意,就这样两人便达成了共识。

于是两人便大家分工合作,制定计划。

白晓晴认为想要对ARS国际发出有威胁性的攻击,就必须大量的收集关于ARS国际的相关资料,才能找到攻击的突破点。

不过,大家都知道ARS国际的内部资料数据,严密得让人无法想象,这些年有许多想打他们主意的都以失败告终。

所以必须得从别的途径获得才行,虽然裴寒轩的父母与ARS国际没有直接的关系,可裴母娘家的企业与ARS国际却有很紧密的合作,也许可以从那边入手。

况且原本她就计划着要接近裴寒轩的父母,以达到拆散他和容思颜的目的。

白晓晴也清楚,裴父裴母物质资源丰富,当然不需要用物质来获得他们的好感。

她知道两位老人为人热情,特别是裴妈妈非常的善良,想要博得他们的好感,必须用真诚打动才行。

于是,在打听到了裴父裴母的路线后,她被打了当地的一些小混混假装去打劫,然后自己再伺机出现施以援手,这样便能成功赢得他们的信任。

之后的日子里她会在不经意间提到裴寒轩,让他们知道两人曾是恋人关系,并且以前很相爱只是因为一些误会分手,而自己对裴寒轩的感情一直没变,从而让裴父裴母对她好感大增。

更能名正言顺的出现在裴寒轩家里,为自己以后的报复行动收集情报,扫清障碍——

当裴寒轩知道整个事件的真相,双手握得咯吱咯吱声,这居然是一个精心编织的大骗局,而且还编织了这么久。

白晓晴这个女人的心机之深,真是……无法用言语形容。

虽然在白晓晴出现时,他就已经想到会是这个结果,可是真相还是令他感到震惊,他没想到连魏雪儿的出现也只不过是她这个阴谋中的一部分。

他很想立刻将这事告知父亲,可是冷静下来之后又犹豫了,现在父母特别是妈妈非常的信任白晓晴,如果他轻举枉动,白晓晴狗急跳墙伤害了他们,他定不能原谅自己。

反正现在白晓晴并不知道他已经知道了真相,何不就这么将计就计,再从长计议。

而另一边,还被白晓晴蒙在鼓里的裴父裴母还将她当亲生女儿一般对待,甚至让白晓晴帮他们料理自己名下的各项产业和集团的事务。

白晓晴现在已经逐渐取得了裴母娘家企业的实际控制权,报复计划在按部就班的实行当中。

晚上,容思颜睡下后,裴寒轩拨通了家里的电话,他知道思思对于他爸妈对她的认可与否特别的看重,于是想了很久还是决定告诉他们。

刚拨通响了一声,裴母焦急的声音便传了过来,“寒轩,你现在在哪里?这几天你的手机为什么一直打不通,你是想把你妈活活急死吗?”

“妈,哪有那么严重,只是公司有点事,我暂时会留在美国这边处理。我想既然来了美国就顺便看看外公,我现在正在外公这边,我都多大的人了呀,你不用担心我。”

裴寒轩也知道裴母是不会真的和他生气,只需要几句好话她的气便没了。

“这次没有和你商量,是儿子的错,回去后,要打要骂任凭你处置,好不好?”

“我都急成这样了,你还有工夫跟我耍嘴皮子啊,你说说你,就算走得再急,给我们打个电话,发条短信的时间总有吧。”

经过白晓晴这一段时间的洗脑,裴母也有一种儿子被容思颜抢走,没有以前那么孝顺的错觉,所以这次裴寒轩一言不留便离开S市的事让裴母很不能接受。

“老妈,这次是我不对,让你们担心了。对不起,你就原谅儿子这一次吧。再说,我还不是被你们逼婚逼得太急才会想到出国。”

“你也知道的,白晓晴都住在我家了,而且还派人暗地里跟踪我,搞得我一点人身自由都没有。”

“你说,我还能待得下去吗?我当然要出来散散心,好好放松一下。老妈,你也要体谅一下儿子的苦衷嘛!而且,外公也一直叫我过来,我这次也是来看望外公。”

裴寒轩一边竭力劝说自己的母亲,又一边试图将话题转移到别的地方。

“夏威夷真的很美,老妈,下次我带你过来玩。我这次还会到周边城市逛逛,回去给你带好东西,相信你会喜欢的。”

“没用的,不要用‘糖衣炮弹’轰炸我。外公身体还好吧?”虽然嘴上说没用,但裴寒轩母亲的气已经消了大半。

“外公身体比去年回国还要健朗,他说看到我们,心情就非常好,病情好得很快。”见妈妈终于不再围绕着他悄然离家出走展开讨论,裴寒轩不由得在心里松了口气。

“你们?你还和谁一起去的?难道是容思颜?”

果然,裴寒轩设定的这个不小心说漏嘴的“我们”被心细如发的裴妈发现。

“嗯,对啊,除了她还能有谁。”裴寒轩回答得相当的理所当然。

“你们难道真的已经……”裴妈妈心头刚熄灭的怒火又“噌噌噌”地开始冒起来。

“没错,就是老妈你想的那样,这样难道不好吗?老妈也可以早点抱孙子啊。”

裴寒轩就是想让老妈误解,白晓晴不是在老妈面前添油加醋地说他们俩之间怎么样吗?现在他和思思可是名正言顺的可以那啥了,还怕她说不成。

“你……”这才是真的生米煮成了熟饭,裴妈妈气裴寒轩在她明明反对的情况,还与那个女人发生关系,“你太不像话了!你还嫌自己惹的事不够多吗?你这怎么对得起晓晴?”

“她算什么,我凭什么要对得起她。妈,我再给你说一次,我和白晓晴之间根本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关于她给你们说的那些破事儿,都过去多少年了。更何况,以前我是交了很多女朋友没错,发生关系的也不是一个两个,可唯独这个白晓晴,我还真就没有碰过她。”

裴寒轩现在真的很庆幸,当初因为她是重要客户的女儿,而且她那性格真心不是他的菜,就算勉强自己也吃不下去,所以他是真的和她之间没什么。

“算了,你的事我不管了,不过人家晓晴在美国的时候救了我和你爸,咱们可不能忘恩负义,你就不能对她好点吗?我觉得晓晴这个女孩子真的很好,我很喜欢。”

裴妈还想说什么,却被裴寒轩打断。

“妈,有一件事我知道说出来你一定会生气,不过希望你也不要太生气。”

“说吧,什么事?”裴妈妈稳了稳心绪,静待儿子开口。

裴寒轩打这通电话本就是为了要和父母说明,他已经结婚的事,于是也没有过多的犹豫,开口道:“妈,这次看了外公之后,我和思思去了拉斯维加斯,我俩已经注册结婚了。”

怕妈妈太生气,又急忙补了一句,“外公知道,外公非常喜欢思思。”

“你……”裴妈妈气得完全说不出话来,这小子居然连结婚都是事后再通知他们,裴妈妈将手机直接扔给老公。

“臭小子,你到底和你妈说了什么,气得她眼泪都出来了。”

裴寒轩对着手机耸了耸肩,“也没说什么啊,就是把我结婚的消息给妈说了一声。”

“臭小子你刚刚说什么!”脾气暴躁的裴仲宇冲着手机便是一阵怒吼。

“爸,爸,你先别激动,不就是结个婚嘛!我上次带思思回来不就给你们说了我已经求婚,那求婚之后当然就会结婚。”

裴寒轩既然把结婚的事已经说了,当然不打算继续在这件事上纠缠,他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和老爸谈呢。

“爸,你先别激动,我还有一件事告诉你,关于白晓晴的……”

裴寒轩知道老爸的性格,他比老妈要沉得住气,也更精,所以这件事他思来想去,还是得告诉老爸,让他提防着才行。

“总之,白晓晴这个女人为了达到目的,可以不择手段。”

听完之后,手机那头的裴仲宇久久没有说话,过了一会声音才缓缓传来,“我明白了,你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

“我这边已经有计划了,你们只需要按兵不动就行,最重要的是得保护好你俩的安全。”

“恩,我知道。你好久没有去陪过你外公,既然去了就在那边多玩几天,玩开心点。对外公好一点……”裴仲宇稍微顿了一下,接着说,“还有,帮我对思思说一声抱歉。你小子,既然娶了人家就得好好待她,对她负责,我们裴家的男人结了婚就没有离婚这一说,明白吗?”

“放心,老爸,我会的。”——

在美国玩了大约一周时间,裴寒轩和容思颜便决定起程回国,因为白晓晴那边提前了行动的时间。

身在国外的裴寒轩得知了这一消息,当务之急就是要赶回国内,解决可能出现的问题,而容思颜也决定陪同裴寒轩一起回国。

回国的前一天,容思颜接到了百里尚的电话,原来,百里尚也已经结束了法国的学习,回到了ARS国际。

电话里百里尚问容思颜:“是不是玩得太开心不想回来了?连个电话都不打给我。”

“哪有?”其实是有的,在这么美丽的环境下,又有爱人相伴,容思颜真的有种不想回去的心理了。

“我这次打长途电话,不是有意要给中国移动作贡献,而是向你求救的。”

“求救?”容思颜听得一头雾水。

“没错。你再不回来,业务主管就要拿我问罪了。”

“呃……你当初和晓琳不是拍着胸脯保证台长那边你们俩撑着的吗?现在怎么……”容思颜有些纳闷。

“是这样的,你离开之后,晓琳替你完成了一些客户要求的设计作品。交给客户过后,就有客户打来电话,问为什么不是你设计的,而是换上了晓琳,也许,客户更喜欢看你的作品吧。”百里尚解释道。

“真的假的?我的作品会比晓琳好很多吗?”容思颜觉得很不可思议,晓琳这些年的进步可不是一星半点,就算有点差距也不至于这样。

“是啊。这个打击对晓琳可真够大的。如果只是一个客户这么说倒也罢了,结果不断地有客户打过来。还有,主管说,你回国后就是公司的首席设计师,薪资翻倍。”

徒弟这么厉害,百里尚也替她开心。

“真的吗?”容思颜如坠云里雾里,她真的不敢相信百里尚所说的一切,“呵呵,今天应该不是愚人节吧?”

“当然是真的。我有必要为了一个谎言给你千里迢迢地打电话过去吗?你打算什么时候回来?我好给主管和客户一个交代。”

“我明天就回去了。”正好她已经答应裴寒轩陪他一起回去,现在又听到这个消息,容思颜更是下定了回去的决心。

“那就好,那我们就明天见。”百里尚说道。

“明天我会很累的……长途飞机哎!可不可以延迟一天?”

虽然已经请假这么多天,很不好意思了,但是要是下了飞机直接去公司,会很疲惫,她要把最佳状态展现在客户面前。

“没问题,一天时间还是可以通融的。”百里尚答应道。

“那……后天见。”容思颜开心的说。

“嗯,拜拜。”

电话刚挂断,容思颜就顺势倒在*上,接连笑了几声,她很开心自己的努力终于得到认可。

“刚才是同事打来的电话?是那个叫百里尚吗?”裴寒轩的口气里泛着明显的醋意。

“是啊。有什么不妥吗?”容思颜脸上的笑容没有丝毫收敛。

“他打电话来干吗?”裴寒轩的口气突然变得有些冰冷。

他气恼的是,容思颜刚才没有解释百里尚打来电话的目的,反而笑得那么灿烂。

那样的笑容在他看来有些刺眼,她笑得那么开心,就是因为那个电话。

那个电话是百里尚打来的,裴寒轩最受不了那家伙看容思颜的眼神了,虽然明知道思思对他没别的意思,可就是忍不住的吃醋。

“不要那么警惕啦!”容思颜伸出手,打算将裴寒轩微皱的眉头抹平,却被他躲开了:“回答我的问题。”声音是那么冷淡。

“老公……我回国后可以升为首席设计师了,我终于实现我的梦想了。百里老师打电话过来就是要告诉我这个消息的。”容思颜的言语中依旧掩饰不住喜悦。

这是容思颜第二次叫裴寒轩“老公”,上次还是他们第一次发生关系时。

他以为,她只有在意乱情迷之际,在他的“威胁”下,才会那样亲昵地称他“老公”。

一声“老公”让裴寒轩的心变得柔软,他甚至有些为刚才的冷淡口吻感到抱歉。

或许是自己太大男子主义了吧?他其实应该相信容思颜的,恋人之间相处最基本的要素就是互相信任。

“对不起……刚才我也没问清楚原因就那样对你,你不会介意吧?”裴寒轩拉过容思颜的手,略带歉意地说。

“不会介意。因为我知道你素来就喜欢吃醋。”容思颜笑道。

“谁说的?我才不喜欢吃醋,我喜欢吃你。”说着,裴寒轩就将容思颜扑倒在*……

今天晚上注定是个激情的不眠之夜。

带着外公的真挚祝福,带着对夏威夷阳光、海滩的深深眷恋,裴寒轩和容思颜踏上了返程的航班。

也许是昨天晚上太疯狂的缘故,两人都显得有些疲惫,一路上几乎都在睡觉。

下了飞机,二人打车离开机场。“去公司还是直接回家?”裴寒轩问容思颜。

“回家。”容思颜回答。

裴寒轩跟司机交代了行车路线后,就靠在后座上,望着窗外的天空,眼神突然变得有些忧郁。

在夏威夷和容思颜一起度过的七天宛如梦境一般浪漫美好,可是回来后,想到还要面对生活里那些烦心的乱七八糟的事情,他就有些头大。

“有心事吗?”容思颜望着裴寒轩微皱的眉头,问道。

“没有。”裴寒轩慌忙回道,他不想让容思颜担心。

“还说没有。你有心事从来都会在脸上显现,骗不了我的。到底什么事?我们已经是夫妻了,不仅要有福同享,更要有难同当嘛!”容思颜追问道。

“真的没什么,不要多想。”裴寒轩笑着,怜爱地揉乱容思颜的头发,然后将嘴巴附在容思颜耳后说,“可能是昨天晚上太累的缘故。”

“又开始不正经了。”容思颜的脸颊又开始发烫了。

虽然算不上老夫老妻,但两人已经有一周的亲密接触了,可是在面对裴寒轩的肢体接触时,她依旧会脸红心跳。

大概热恋中的人都会这样吧。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