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安之若素,前妻离婚无效

410裴少篇:简易却不简陋的婚礼(8000+)

刚在沙发上坐下没多久,老爷子就拉起容思颜的手问长问短,仿佛容思颜是他的孙女,而裴寒轩则是个局外人一般。

“你这个丫头,都和寒轩在一起这么长时间了,也没有给我打过电话。”外公望着容思颜说。

“对不起,外公,以后一定会经常给你电话,向你老人家问候。”

虽然第一次见面还有些不好意思,不过见老爷子很慈祥,对她又好,容思颜便慢慢的不那么拘束了。

“这还差不多。”老爷子满面春风,很显然,裴寒轩和容思颜的到来让他的心情大好。

“这次既然来了,就多玩几天。如果觉得这里不错,也可以考虑在这里定居啊。那样,我这个老头子就不寂寞了。”

看得出来,虽然是第一次见面,外公还是十分喜欢容思颜的,早已把她当做了一家人看待。

“外公,你的这个想法很不错!我在国内确实待腻了,来到这里的第一眼就爱上了这个城市,这里真的太美了!如果思思没有意见,我真想多住上一段时间,甚至在这里定居,不过,她舍不得放弃她的设计师梦。”裴寒轩说着瞅了容思颜一眼。

“夏威夷也有很多设计公司,你如果喜欢做设计师,在这里也可以继续做下去。”外公说。

“外公别拿我开玩笑啦,我的英文很烂,连句话都说不周正,何况在这里工作呢?我觉得还是国内更适合我发展。但是我保证,以后我会经常给你电话。”

“而且,只要有长假的时候,我就过来看你。这里确实美得如同仙境一般,我喜欢外公,也喜欢这里,以后绝对不会少往这边跑。”

容思颜都佩服自己,怎么这么会哄老人家开心呢。

“那你要说话算数!”外公的表情突然严肃起来,就差要和容思颜说“拉钩上吊,一百年不变了”。

外公有时候真像个老顽童一般,喜怒哀乐都有些夸张,却很可爱。难怪有“返老还童”这个说法。

“没问题!我一定会遵守自己的承诺的。”容思颜郑重其事地说。

外公和容思颜在沙发上交谈得不亦乐乎,裴寒轩都插不上嘴,对此他当然也乐见其成,只要把外公搞定,还怕搞不定爸妈吗?

“外公不在的时候,寒轩有没有欺负你啊?”外公笑容可掬地问容思颜。

容思颜望了裴寒轩一眼,嘴角浮现得意的笑。

她的意思是,这下我总算逮着可以检举你的机会了。

这个小动作被外公看到了,外公不由得笑了:“没事儿,你不用担心他会报复你,有外公帮你做主,他不会对你怎么样。”

“外公,你怎么就知道是我欺负她,不是她欺负我呢,你也不先问问我有没有受她虐待啊?”裴寒轩忍不住“恶人先告状”了。

“哦?是这样吗?”外公略做沉思状,过了一会儿,他坚定地说道,“不,你小子是什么人当外公不知道啊,谁能欺负得了你!我不信你,思思丫头,你说。”

容思颜闻言心花怒放,喜上眉梢;而裴寒轩则皱着眉,大叹世事不公。两人的表情形成鲜明对比。

“外公你真好。”看到如此慈祥如此疼她的外公,容思颜心里有些感伤,自己从小就没有得到太多的亲情温暖。

虽然妈妈一直很疼她,可是因为很小的时候就以为自己是捡来的孩子,所以即使再好,心里也总会隔着一层膜。

现在想到自己嫁给裴寒轩后,就多一个长辈疼自己,心里是真心的开心。

裴寒轩当然明白她在想什么,轻轻的在她手背上拍了拍,意思很明显,以前的都过去了,以后一定会越来越好。

感受到了裴寒轩的无声安慰后,容思颜收拾好不好的心情,重新展开笑颜,亲昵的挽着老爷子的手臂,巴结道:“轩最近对我都挺好,但是保不准以后会不会像现在这样只对我,要是以后他对我不好了,或者是移情别恋什么的。外公,你一定要为我作主。”

说完,还故意恨恨的瞪了裴寒轩一眼,她可没忘记这家伙那数不清的前任。

“你都想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你对自己这点信心都没有吗?如果对你不是认真的,我会这么迫不及待想跟你结婚吗?”不等外公发言,裴寒轩就抢先说道。

“你们要结婚了?太好了!”外公顿时喜形于色,然后转向容思颜问道,“思思的进修也快结束了对吧?”

“是啊,还有一个多月。”容思颜回答道。

“也快了。我早就说了嘛!结婚的事情不宜拖得太久,你们早点结婚,生个孩子,我也可以安心地去了……”外公说。

“外公,你一定会长命百岁的。”容思颜打断外公的话说。

“好,好,外公会长命百岁的。瞧瞧,思思这孩子嘴巴多甜,说起话来让人听着就是舒服。”外公喜笑颜开地说着。

晚饭过后,裴寒轩携着容思颜的手去附近的海边散步。

从外公的住宅步行到威基基海滩只需要十分钟。

几只海鸟时不时地鸣叫一声。

紫色晚霞布满天边,树影婆娑,金帆点点。落日的余晖把修整得像一把硕大雨伞的热带大树照得泛着金光。

威基基海滩的夕阳实在是美不胜收,沿海的路两旁是高耸的酒店,路过一家酒店时,正好看到有人在跳草裙舞,于是裴寒轩和容思颜停了下来,坐在外面的围栏处观赏。

海浪声飘过温柔的四弦琴,红衣长发的夏威夷女郎缓缓摆动着手和腰,浑身洋溢着激情和动感,让观赏的人心情也不由得跟着快乐起来。

“看着她们尽情地舞蹈,才发现原来快乐是这么简单。”裴寒轩感慨道。

“那你要不要加入他们的行列?”容思颜灵机一动。

“我?”裴寒轩颇感意外。

“是啊!你看,你今天穿的衬衣还蛮花哨的,挺富有夏威夷风情的。你如果去跳,应该感觉不错。”容思颜打趣道。

“是吗?”裴寒轩笑道,“那你就不怕你老公因为抢尽风头被别的男人嫉妒吗?而且,如果我被那群夏威夷女郎盯上,给我一个熊抱的话,你不会吃醋吗?”

“切,才不会呢!你真以为你是中西方通吃的帅哥吗?想得美!”容思颜嗤之以鼻。

“信不信由你。”说着,裴寒轩就拉着容思颜的手向舞台走去。

“干吗拉上我啊?我又不会跳这种舞。”容思颜原本是开个玩笑而已,没想到裴寒轩会真的去舞台,更没想到,他还要拖自己下水。

裴寒轩拉着容思颜混入正在跳草裙舞的夏威夷女郎当中。

裴寒轩很快就跟着音乐扭动腰肢,他跳得并不娴熟,甚至样子在容思颜看来有些滑稽。

“愣着干吗?快跳啊。”裴寒轩对正在犯傻的容思颜说。

“我不会啊。”容思颜面露尴尬,“我走了,你自己跳吧。”说着就要离开。

裴寒轩捉住容思颜的手,说道:“不要在意你的舞步,只要尽情扭动,你就会感觉到快乐。”

“真的?”容思颜半信半疑地问。

“当然,你试试?”裴寒轩的声音有种蛊惑人心的魅力。

容思颜开始尝试着扭动身体,摆动手。渐渐地,她找到了感觉,那种轻盈的感觉,快乐的感觉。

也不知是裴寒轩太帅吸引了游客的缘故,还是大家发现这种舞蛮好玩的缘故,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到草裙舞的行列。

这种舞蹈居然能够让人忘记了疲惫,忘记了烦恼,什么都不用去想,只要管好扭动的身体就好。

直到跳累了,裴寒轩和容思颜才离开跳舞的人群。

孰料裴寒轩刚离开,就有几个热情如火的夏威夷女郎走过来,将五颜六色的花环套在他的脖子上,并满面笑容地说:“Aloha。”

“Aloha。”裴寒轩对她们回以灿烂的笑容。

这个小小的细节让容思颜感到很不爽,凭什么裴寒轩有花环,她没有?明显是重男轻女嘛!

“哈哈,我就说我有魅力你还不信。”等那几个夏威夷女郎走后,裴寒轩得意地说道。

“切,给你点阳光你就灿烂了。”容思颜不屑一顾地说,“夏威夷人天生淳朴好客,他们献花环,就好像我们见面握手一样平常。所以,没什么了不起的。”

“但是某人连平常的待遇都享受不了。”裴寒轩故意打击容思颜。

“那你就抱着那些花环过日子吧。”容思颜说完便开始跑起来。

海风迎面吹来,让人心旷神怡。

“喂!干吗跑那么快?把你弄丢了我可没法跟外公交代。”裴寒轩把花环摘下来,扔在路边的垃圾桶里,然后追上去。

“咦?你的花环呢?”容思颜停下奔跑的脚步,望着裴寒轩问。

“扔了。”裴寒轩淡淡地说。

“那些姑娘知道了,岂不是会很伤心。”容思颜故意替那些夏威夷女郎感到遗憾。

“伤心就伤心呗,我无所谓。她们集体伤心也抵不上你一个人生气啊,只要你不伤心就好。”

“别把肉麻当有趣!”容思颜在裴寒轩胸前轻轻捶了一拳,心里却是甜蜜的。

“看样子你挺喜欢帮人按摩的嘛。来,给我捶捶背吧,记得力道比刚才大一点。”裴寒轩将背对着容思颜,嬉皮笑脸地说。

“懒得理你。”容思颜推开他,径直向前走去。

海边的沙滩上到处都是白色的珊瑚和细软的黄沙。

威基基海滩上的人很多,很是热闹,但大家各做各的,倒也不觉得拥挤而喧嚣。

树下一对情侣相依相偎,那双戴着婚戒的手在落日里见证着两情若是久长时的朝朝暮暮。

还有一位老人正躺在长椅上看书,他或许并不是真的在看书,而是偷得浮生半日闲,只是为了享受傍晚的阳光吧?

沙滩边硕大的榕树下,精致的小道边,修剪整齐的草坪上,散落着一个个烧烤台。

缕缕炊烟从林间升起,暖暖的清风挟着烤鱼虾的香味,来自各国的游客正品尝他们的美味,享受着大自然赐予的美景。

海边有一群男孩,用那种小型的滑板在海边沙地滑沙,容思颜第一次看到这种运动,觉得蛮有趣的。

“这里的人好像都很快乐,脸上堆满笑容,仿佛没有烦恼一般。”容思颜望着那群滑沙的男孩说。

“没有谁会在脸上贴上‘不开心’的标签,谁会把烦恼写在脸上呢?”裴寒轩苦笑。

“也是哦,人要是没有烦恼那该多好。”容思颜轻叹道。

“怎么了?你有烦恼?”裴寒轩问。

“我其实挺为以后该怎么面对你父母烦恼的,第一次见面就有些不愉快,还有那个白晓晴……”容思颜说出了自己的顾虑。

听到容思颜这么说,裴寒轩也有些惆怅了,但他仍然尽力不表现出来。

“不会的,那是因为他们都不了解你,等到大家慢慢接触后,他们一定会喜欢你的。你看,外公对你多好啊,我看着都嫉妒。”裴寒轩认真的对容思颜说道。

“真的吗?你可别骗我。”容思颜还是有些怀疑。

“我骗过你吗?”裴寒轩问。

“当然骗过,就前几天还骗过呢!”容思颜其实也不是真的要追究,不过他都问起了,那当然得说道说道。

“不知道之前是谁说他是第一次来着,你以为我是三岁小孩无知少女啊,那么好骗。”

“是第一次,和我心爱的女人的第一次,我哪里说谎了。”裴寒轩表情严肃,可一点开玩笑的意思都没有,在他的心里,和容思颜的那一次的确是让他体会到了真正的身心合一的感觉,以前那些都不过是身体的需要而已。

容思颜才不会让他一两句花言巧语就给糊弄了,“你以前抱着谁不是说她是你心爱的人呀,谁信啊!”

“这种事我怎么会骗你呢?况且这都陈年旧事了,那不也是因为之前没遇到上嘛。要早知道会遇到你,我一定洁身自好,等着你帮我开荤。”

裴寒轩煞有介事的说着,不过这倒也是他的心里话。谁不想把自己最好的一面留给自己最爱的人,如果不是遇到容思颜,说不定他到现在都还成日流连花丛。

“你真的不后悔吗?为了我一朵花放弃了整片花园?”

“我不后悔,和你在一起,一辈子我都还嫌短,怎么可能会后悔。”说着,裴寒轩再度牵起了容思颜的手。

一辈子,这是多么朴实无华的词语,同时又是多么刻骨铭心的词语。

这样的话,投射到容思颜的心里,让她平静的心湖氤氲出袅袅的雾气,却又从这雾气里透出幸福的味道,映在她的脸上,盛开出一朵娇羞的花。

第二天。

“出去透透气吧,待在家里怪闷的。”吃完早餐后,裴寒轩提议道。

“好啊!我正想去海边散步呢!”容思颜欣然应允。

“昨天下午不是刚去过海边的吗?去珍珠港、恐龙湾等景点玩怎么样?”裴寒轩提议道。

“早晨的海和傍晚的海那哪能一样啊,现在时间不早了,就先去海边看看,然后下午再去珍珠港吧。”容思颜看向手腕上的表说着。

“好的,全听老婆大人安排。”裴寒轩的嘴就像抹了蜜。

“又来这一套!等结婚了再叫不迟。”容思颜看着裴寒轩。

“我才不管。”裴寒轩微微笑着,非但没住口,还连着叫了好几声,“老婆老婆老婆!”

阳光透过厚厚的云层落到海面上,放眼望去,海的近处是蓝中带绿,透明得看得见海底的礁石,远处则蓝中带黑,深不可测。

白色豪华巨轮缓缓驶过,一波一波的巨浪涌向海滩,长长的海岸上铺满了白色的沙子,沙滩宽阔迷人,沙细白柔软。

容思颜把鞋子脱掉,赤脚踩在沙滩上,脚底有被按摩的感觉,很舒服,海风徐徐吹来,凉爽惬意。

“难怪张学良将军会在此一住好多年,据说他每天都由赵四小姐陪同,坐着轮椅,沿着海边散步。这里真的太美了!如同人间仙境一般。”容思颜忍不住发出感叹。

“是啊!真想一直在这里待下去。在这里,可以什么都不用去想,望着辽阔的大海,倾听着海浪的声音,仿佛所有疲惫、所有烦恼在顷刻间都化为乌有。”

裴寒轩也附和着说道。

“那……等我们老了,来这里安度晚年,好不好?”容思颜轻声问。

“好啊。”裴寒轩伸出手臂,很自然地揽住容思颜的肩膀。

容思颜依偎在裴寒轩肩头,心里是满满的甜蜜。

她真希望时间永远停驻在这一刻,没有烦恼,没有世俗,没有别人;只有浪漫,只有温馨,只有他和她。

对面是蓝色的大海,裴寒轩和容思颜迎风而立,点点浪花溅到他们身上,清爽自然。他们的衣袂被海风吹得飘扬,宛若展翅飞翔的蝴蝶。

这样的画面唯美而清新,这不仅是一幅人与自然的和谐画面,更是一幅象征着幸福的爱情蓝图。

都说在拉斯维加斯结婚的容易程度就像吃快餐,但是裴寒轩也没想到竟然如此神速。

在这里结婚不用什么婚前检查,不用等候,只花了十多分钟填表,只花了五十五美元的现金,就领到了结婚许可证。

领到结婚许可证后,裴寒轩和容思颜就换好礼服,到事先预订好那家叫做TheLittleChurchofWest的教堂举办婚礼。

这个叫做TheLittleChurchofWest的西部小教堂,是拉斯维加斯著名的婚礼教堂。

它那用褐色原木造成的楼体外貌古旧,风格朴实无华,只是一间有着尖尖屋顶的小教堂。但是,它的历史却不禁令人敬佩。

自从它在1942年被建成以来,从昔日孤零零地坐落在一片沙漠荒原上的小教堂,演变成如今屹立在思醉普大街上的一道怀旧的风景,岁月的流逝,未曾改变它的容颜,却赋予了它独特的辉煌历史。

曾有无数的名人在这座小教堂里举行过他们的婚礼,令这个教堂成为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婚礼教堂。

这个教堂在拉斯维加斯是比较专业的,除了夫妻和主婚的牧师外在场,还必须有一名证婚人。

当然了,这一点难不倒裴寒轩和容思颜,因为这次与他们同行的还有张叔叔,更何况张叔叔早就自告奋勇地要当他们的证婚人了。

因为裴寒轩和容思颜要选择婚礼类型,还得讨论婚礼照片数量尺寸等细节,还得为日后取得婚姻证书而填写各种表格。

当裴寒轩在忙于这些事情的时候,容思颜就在化妆间里,让化妆小姐为她编织头发,精心化妆。

伴随着瓦格纳神圣的《婚礼进行曲》,容思颜手捧鲜花,身着美丽洁白的婚纱挽着裴寒轩的胳膊缓缓步上红地毯,走向教堂门口,走向牧师,走向幸福的未来。

容思颜转头望向裴寒轩,发现他也正望向自己。

裴寒轩的脸上充满着喜悦,注视着她的眼神温柔至极,看得她的心“怦怦”直跳。

容思颜儿时的梦境,就在此刻翩然成真,她的心快乐得颤抖起来。

证婚人张叔和几位一直在旁边观看婚礼的陌生人用力朝他们鼓掌,周围的几名花童将篮子里的花瓣纷纷扬洒在他们身上。

裴寒轩身穿白色的燕尾服,显得挺拔而富有绅士风格。俊逸的脸上带着温柔的笑容,使他看上去是那么优雅迷人。

容思颜的脸上飞起两片红晕,加上鲜花的映衬,显得格外娇艳动人。脚下的红地毯是那么柔软,仿佛踩在云端。她只觉得每走一步,心跳的速度就会加快一次。

他们俩看上去是那么般配而无可挑剔,有路人忍不住驻足观望,甚至也有人进来为他们祝福。

主持婚礼的牧师先给他们高声朗读了爱情和婚姻关系的重要性以及祝福的话语,然后开始了那些大家早就烂熟于心的问话。

“裴寒轩先生,你愿意娶容思颜小姐为你的合法妻子,并一生一世照顾她,对她不离不弃吗?”牧师问裴寒轩。

“我愿意!”裴寒轩很响亮地回答。

“容思颜小姐,你愿意接受裴寒轩先生为你的合法丈夫,并一生一世爱他,忠贞不渝吗?”牧师问容思颜。

“我愿意!”容思颜毫不犹豫地回答。

“现在,新娘新郎互换信物、亲吻。”牧师宣布道。

裴寒轩把戒指套在容思颜的左手无名指上,也套住了她的心。容思颜也一样把戒指套在裴寒轩的左手无名指上,套住了他的心……

互换完戒指,裴寒轩伸手揽容思颜入怀,然后俯下身,将深情的吻落在容思颜的唇上。

我们终于在一起了!容思颜在心里感慨。

“嗖”的一声,容思颜开心地把手中的鲜花抛向教堂里的其他女子。

“新娘抛鲜花了!”有人在人群中欢呼。

鲜花落在了一个金发碧眼的女子怀里,容思颜不顾婚纱的牵绊走过去对她说:“幸福离你不远了,加油哦!”

由于容思颜说的是中文,那个女子并听不明白,但隐约能感觉得出应该是祝福的话语,朝容思颜点头微笑道:“Thankyou.”

容思颜用微笑代替了回答——

四月的赌城,花团锦簇,燕雀呢喃,阳光明媚,暖风习习。

街上处处可见轻衫薄裙的女人,春天已经来到拉斯维加斯。

两个人走出教堂后,容思颜深深呼吸了一口新鲜空气,看着身旁的裴寒轩说:“从来没有觉得外面的空气这么好闻,仿佛空气里都是甜蜜的糖果味。”

“那是因为心情不一样了。从今天开始,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吹过你的风,也会拂过我的脸,反之亦然。所以,你才会觉得空气中也有甜蜜的味道。”

裴寒轩揽着容思颜的肩膀,动情地说。

阳光下,两人的影子斜斜地映在地面,亲密地交叠在一起。

“咔嚓”一声,张叔叔已经将两人的影子录入相机的镜头。

“张叔叔,你还真是敬业啊!”容思颜笑着说。

“那当然!怎么说我以前读书时也是摄影协会的一员。刚才你们在教堂的情景我已经用相机记录下来了,你们好好珍藏吧。”张叔叔把相机递给裴寒轩。

“谢谢张叔叔。”裴寒轩说。

“不用客气。既然来到拉斯维加斯了,你们还想到其他地方逛逛吗?”张叔叔问。

“这就要问老婆大人了。”裴寒轩转向容思颜。

“拉斯维加斯不是号称赌城吗?我不是很感兴趣。不过,你们如果想去玩,我可以陪你们一起去。”

相比较拉斯维加斯大都市的富丽堂皇,容思颜其实更喜欢夏威夷世外桃源般的悠闲。

“今天你最大,你说了算。”裴寒轩说。

“这……”容思颜有些为难。

“你们不要顾及我,这里我都来过好多回了。你们如果想玩的话,我就去帮你们租车,然后预订酒店。如果不想玩,我就帮你们订好返程机票,咱们待会儿就可以出发。”

张叔叔看着容思颜有些为难的样子,赶忙说道。

“你不想去,我们就回去吧。”裴寒轩望着容思颜说。

“你难得来一次,不想去玩玩吗?”容思颜难以置信地望着裴寒轩。

“什么事情都没有陪老婆大人来得重要啊!走,我们回家去!”裴寒轩笑着看向容思颜。

“嗯。”容思颜甜甜地应着,小鸟依人般地依在裴寒轩怀里。

回到夏威夷,在拉斯维加斯发生的一切对容思颜来说,仍然如同梦境一般,那么美好浪漫,那么令人回味,那么像童话故事一般的情景居然真的在她身上发生了。

只有看着真切的婚纱照,看着张叔叔用相机拍下来的那些画面时,她才知道这一切并不是在做梦。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