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安之若素,前妻离婚无效

409裴少篇:飞机遇强气流(5000+)

“走错方向了,洗手间在左边!”见容思颜朝离洗手间相反的方向走,裴寒轩急忙提醒,“要不要我送你过去啊?真怕你回来找不着路。”

“不用了。”容思颜有些不好意思地挠挠头。今天自己是怎么了,怎么总是晕乎乎的?

容思颜换好衣服回来时,裴寒轩已经把她的厚外套拿在手上了,并对她招呼道:“快过来把这个穿上,小心着凉了。”

裴寒轩的话就如同这午后的阳光一样,暖暖地照在了容思颜的心坎上,被心爱的人这样体贴的照顾着,真的很幸福。

上了飞机后,容思颜发现机舱里的情侣好多,她想起杂志上曾把夏威夷称为“全世界第一浪漫蜜月地”。

莫非他们都是去那里度蜜月的吗?这样想着,她的脸上不由得泛起一片红晕。

“在想什么?脸红成那样。”裴寒轩望着身旁的容思颜,问道。

“呃……没什么。”容思颜慌忙掩饰。

“是不是很期待那一刻的来临?”裴寒轩将嘴巴附在容思颜耳后,悄声说道。

“才不是!就你的思想不纯洁。”容思颜的脸越发滚烫。

“我从来就没说过我思想纯洁吧?”裴寒轩坏笑道。

“懒得跟你说。”容思颜转过头,看窗外的机场,容思颜故意冷着脸,不答理裴寒轩。

在空姐提醒大家飞机即将起飞,要关掉手机、电脑等电子设备后不久,飞机进入跑道,然后加速起飞。

飞机正在高空平稳地飞行,天蓝得几乎透明,雪白的机翼掠过白云,和童话一般美好。

两个空姐推着装有茶水、咖啡、可乐、橙汁等饮料的餐车走过来。

因为没有直飞夏威夷的航班,裴寒轩选择的是经首尔转夏威夷的大韩航空。

所以两个空姐都来自韩国,身材高挑,长得也很漂亮,五官精致,皮肤细腻,笑容也很可亲。

容思颜本来要了咖啡,裴寒轩却自作主张地给她拿了橙汁。

理由有两个:一是喝咖啡对身体不好,橙汁含有维生素,对身体有益;二是在飞机上没必要那么兴奋,应该乘机好好睡一觉。

什么破理论!

裴寒轩故意多看了那两个空姐一眼,想知道容思颜会有什么反应。他很想看看容思颜为他吃醋的模样。

孰料容思颜根本没有注意他刚才的举动,自顾自地喝着橙汁,还一边喝一边翻看着杂志,一副悠闲自得的样子,完全没了最初的紧张模样。

“你不觉得刚才送饮料的那两个空姐很漂亮吗?”一计不行,裴寒轩只好另用一计。

“漂亮又怎样,还不是整容技术下的产物。哪有我这样的纯天然美女好?”容思颜大言不惭地说。

一句话把裴寒轩噎得不行,害他差点把饮料喷出来。

飞机抵达首尔仁川机场后,旅客们稍作停留,登上了另一架飞往夏威夷的航班。

天色已晚,月亮也跑出来散步。

透过玄窗看外面,可以看到地面上星星点点的灯火。

夜晚适合睡眠,容思颜靠着椅背,闭上双眼,很快就睡着了。

裴寒轩细心地将自己的大衣盖在容思颜身上,望着她沉睡中的容颜,心里充满了甜蜜。

也许是太疲惫的缘故,容思颜睡得很沉,连广播里说“飞机遇上气流,请系好安全带”都不知道,还是被裴寒轩叫醒的。

飞机有些晃动,那感觉犹如坐着大巴在崎岖的山坡上行走。

裴寒轩帮容思颜系好安全带:“睡得这么沉,把你卖了都不知道吧。”

“飞机怎么震得这么厉害啊?”容思颜睁开蒙眬的睡眼,打着哈欠。

“飞机遇上强气流了。”

“啊?要紧吗?”容思颜身上的瞌睡虫立马飞到了九霄云外。

“谁知道呢?遇到这种事,只好听天由命了。”裴寒轩耸耸肩,做无奈状。

“不会吧?我怎么这么倒霉?第二次坐飞机就遇上强气流。”容思颜苦着脸说,然后轻声问,“会不会死?”

“不会的。”望着容思颜害怕的样子,裴寒轩很心疼,紧紧握着她的手。

她现在还不想死,因为她还没有嫁给他。他们在一起的时间也还很短很短,她要和他一起享受夏威夷的阳光,携手一起在海滩漫步,一起看海边的日出,还要在教堂里说出我愿意三个字……

容思颜把头靠在裴寒轩的肩头,呼吸着他身上好闻的青草味道。

“别怕,有我在你身边。”裴寒轩的手臂绕过容思颜的肩头,环抱着她,让她更加贴近自己。

这一刻,虽然飞行员还在与强气流对抗,飞机还在剧烈地晃动,但是容思颜的心里却渐渐地安宁下来。

即便此刻真的乘风归去,只要你在身边,足矣。

强气流总算过去,飞机终于可以平稳地飞行。

还好是虚惊一场,机舱里的乘客总算松了口气。

“如果,刚才会出事,在临死前,你会惦记什么?会对我说什么?”裴寒轩低头问怀里的容思颜。

“你呢?”容思颜反问道。

“我会惦记着你差我的钱,来生还要找你讨债。我会对你说……”裴寒轩停顿了一下,继续说,“很俗的三个字,但是很真挚的三个字,我爱你。”口气深情至极。

“我爱你”真的是世间最俗气、最简单也最能打动人的对白,特别是从自己喜欢的人的口中说出。

“我也是。”容思颜甜蜜地依在林宇燃怀里,面带微笑。

“你还欠我一个回答,告诉我你的答案。”裴寒轩轻轻地抚摩着容思颜柔顺的长发。

“那一刻,我真的不想死,因为我还没有活够呢。”明明知道裴寒轩想要的不是这个答案,容思颜还是打算“欲扬先抑”。

说完这句话,容思颜沉默了好一会儿。

“就只是不想死而已吗?没想别的吗?”裴寒轩有些失望,不满地说道。

“你急什么啊,我还没说完呢。”

“那你干吗不一口气说完啊?沉默了那么久都没话说。我以为你就只有那么一点没出息的想法。”

“其实,我不想死不是因为别的,而是没有爱够,我和你在一起的时间真的太短了。短得还没有和你举行婚礼,短得还没来得及生个像你或像我的宝宝。”

容思颜的表情特别的严肃,又严肃中又满含深情,“如果真的不得已,老天非要夺去我的小命,我会在临死前说:裴寒轩,你一定要记住我的样子。下辈子我会来找你。”

“天!原来你肉麻起来是丝毫不顾虑别人的感受的。”

“看,我身上都起鸡皮疙瘩了。你不写小说真是可惜了,刚才的一段话说得跟电视剧台词似的,简直比琼瑶奶奶的台词还煽情。”

裴寒轩心里简直了开了花,嘴上却仍然打趣道。

“人家那么深情的告白居然被你说成是琼瑶奶奶的台词,简直太伤自尊了。”容思颜不乐意了。

“我那是夸你呢!你说得很感人的,真的。”裴寒轩竭力哄着容思颜,说完,还低头吻住她噘起的小嘴。

“飞机上有人看着呢。”容思颜推开裴寒轩。

“看又怎么样?谁没有谈过恋爱,接吻是情侣间表达爱意的正常方式。你干吗老在我跟你亲热的时候推开我啊?真扫兴。”裴寒轩说完,叹了口气。

“生气了?”容思颜望着裴寒轩严肃的表情,突然很想笑,但是她又不能笑出声。

有时候她觉得裴寒轩真像个孩子,虽然他明明比她大许多。

“谁敢生你的气啊。”裴寒轩冷着脸说。

“还说没有生气,脸上都有字了。”

“什么字?”裴寒轩茫然地问。

“嘿嘿,当然是‘生气’二字啊!”容思颜得意地笑。

“居然敢摆我一道,说说怎么惩罚你?嗯?”裴寒轩的吻再度落在容思颜的唇上……

整个机舱里仿佛都弥漫着爱情的味道。

经过十小时的长途飞行,庞大的波音777开始缓缓下降。

机翼下出现了一串串珍珠般的小岛,镶嵌在蔚蓝色的太平洋海面上。远远看去,蓝色的海洋,苍绿的山脉,山和海之间是密密的房子。

机舱内和机舱外仿佛是两个世界。

机舱内的空气是干燥而带点凉意的,外面的空气则是温暖而略带咸味的。

容思颜一踏出机舱门,就感觉一股热浪扑过来。

空气格外清新,连吹过脸颊的风都是那么的温暖舒服。

裴寒轩和容思颜取完行李后,沿着指向标,向机场外走去。

走出机场大厅,裴寒轩就看到外公的贴身司机兼助理张叔,手拿紫色的花环站在不远处,他兴奋地冲张叔挥手:“张叔叔,这里。”

张叔走过来,把手上两串紫色的花环,分别戴在裴寒轩和容思颜的脖子上,还热情地和他们说着“Aloha”。

(“Aloha”是夏威夷土语“欢迎”、“你好”的意思。)

虽然容思颜不懂“Aloha”是什么意思,但猜想应该是打招呼的问候语,所以也很开心地说“Aloha”。

“外公怎么没来?”裴寒轩问张叔。

“他知道你要来,一连几宿都兴奋得睡不着觉。从昨天晚上他就开始坐在客厅等,等得困了,就在沙发上睡着了,有些着凉,我就让他在家休息了。”张叔回答道。

“哦,原来是这样。外公的病还时常复发吗?”裴寒轩说。

“老爷子自从上次回国探亲回来后,他的心情好多了,病情也有了好转,虽然偶尔会复发,但是复发的次数没有以前那么频繁了。”张叔说。

“那就太好了,我希望外公能够尽快痊愈,然后跟我们一起玩呢。”容思颜开心地说道。

“外公在这里待了这么久,肯定好多地方都玩了很多遍了,才不稀罕跟你一起玩呢!”裴寒轩忙说。

“呵呵,是啊,老人家虽然身体有恙,但是却喜欢四处走走。这里环境不错,风景又美,他心情好的时候经常出来逛的。”

“你们俩自己去玩就可以了,我想老爷子也不想充当你们俩的电灯泡!”张叔看穿了裴寒轩的心思,笑道。

由于想法被揭穿,裴寒轩冲张叔笑了笑,完全不觉得不好意思。

坐上车后,容思颜闻了闻环在脖子上的花环,花上散发出淡淡的清香,好闻而不刺鼻。

容思颜一直喜欢紫色的花,忍不住问道:“张叔叔,这是什么花啊?”

“兰花。这种花不仅漂亮,而且最不会引起花粉过敏。这种花环在夏威夷本地叫做‘Lei’,意思是‘Welcome’。”

“呵呵,这种欢迎的方式还真特别哦!”

“切!少见多怪。”裴寒轩不以为然地说。

“……”容思颜拿眼睛瞪裴寒轩,同时伸手在裴寒轩的手臂上捏了一下。

“哎哟!”裴寒轩吃痛叫出声。

“你们俩还真是天生的冤家啊!不错不错。你外公总惦记着你们俩的婚事,希望在有生之年能够抱重孙。你们打算什么时候结婚啊?”张叔见二人打闹,忍不住问道。

张叔虽然说是裴寒轩外公的助理,可是却和老爷子的儿子差不多,很小就跟在老爷子身边,所以裴寒轩也没把他当外人。

“我们打算这次过来就先办个简单的婚礼。”裴寒轩抢在容思颜前面回答。

“好啊。去拉斯维加斯举办婚礼很方便的。到时候如果你外公不方便过去,我就去给你们当证婚人吧。”张叔说。

“好的,谢谢张叔叔。”裴寒轩说。

想到自己即将要做新娘了,容思颜的脸上又染上了一层红晕。

裴寒轩外公的住宅是院落式的,显得豪华而又不失大气。地理位置也很好,在这里可以看到远处蓝色的海面,金黄的沙滩。

夏威夷几乎是花的海洋,一路上随处可见各种各样的好看的花卉,很多花容思颜都叫不上名字。

海风吹来,带着鲜花的芬芳,沁人心脾。

张叔拉响门铃,不一会儿,一个中年妇女过来开门,看到裴寒轩,两眼放光地说:“这位是少爷吧?老爷在里面等你很久了。”

裴寒轩点头微笑,以示默认。

中年妇女的那句话那么复古,以至于容思颜听得汗毛直竖,差点以为自己回到了民国时代。

“这位是?”中年妇女将视线转向容思颜。

“呃……我叫容思颜。”她自我介绍道。

“哦,原来是少夫人啊!”中年妇女做恍然大悟状,“快请进吧。怪不得老爷老惦记着你呢,今日一见,果然是不同凡响。啧啧,果真是花容月貌啊。”

容思颜实在受不了中年妇女这么文绉绉的话了,赶紧拉着裴寒轩的手,向屋子走去。

“这是我爱人,你叫她王阿姨就可以了。她平常喜欢看古文,所以说话的口气有点怪怪的,你不要介意啊。”张叔对容思颜笑道。

“没关系。”容思颜回以一笑。

“寒轩,思思,快进屋坐吧。”外公不知何时已经来到了门口。

阳光照在他的头发上,几乎全白的头发被染上了金色的光芒,让他看上去显得神采奕奕,完全看不出他身体有恙。

“外公!”裴寒轩和容思颜异口同声地叫道。

进了屋,张叔的爱人王阿姨给裴寒轩和容思颜拿来两杯冰镇饮料,并热情地问:“饿了没?想吃些什么?”

裴寒轩摆手道:“还不饿,王姨你去忙你的,不用管我们。”

“好的。那我去准备午餐。”王阿姨退出客厅,走进厨房。

刚在沙发上坐下没多久,老爷子就拉起容思颜的手问长问短,仿佛容思颜是他的孙女,而裴寒轩则是个局外人一般。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