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安之若素,前妻离婚无效

407裴少篇:成为真正的裴太太(9000+)

百里尚当然读懂了容思颜的心思,他挨个的对容思颜做着介绍。

“你也知道,詹妮弗是法国自然派的代表人物,她的作品大多表现了人与自然的和谐统一。”

“所以你可以很清楚的发现,在詹妮弗的作品中,有很多自然的元素在里边。”百里尚认真的说着。

容思颜一边听着百里尚的介绍,一边煞有介事的点点头,表示赞同。

两个人一边参观,一边向展览馆楼上走去,幸运的是,詹妮弗本人正好也在展览现场。

看到詹妮弗本人的时候,容思颜再一次惊呆了,一个人怎么可以这么随性,这么美?

詹妮弗穿着一件棉布的亚麻色外套,金色的头发想瀑布一样散开,皮肤白希,眼神深邃而有光泽。

百里尚走上前去,亲切的和詹妮弗打招呼。

容思颜这才知道,原来百里尚和詹妮弗早就相识,而且关系相当不错。

随后,百里尚又介绍了她和詹妮弗认识,詹妮弗一边和百里尚交谈,一边意味深长的看着容思颜。

虽然来到法国只有短短一个月的时间,但因为容思颜一直在自学法语,所以还是可以大概听得懂他们之间的谈话内容。

原来,詹妮弗误以为容思颜是百里尚的女朋友,正想要打趣他们两个。

而百里尚却否定了这个说法,却向詹妮弗给出了对她的另外一个定位,那就是“自己正在追求的女人”。

听到百里尚这么说后,容思颜觉得自己的心里就像是打翻了五味瓶一样,不知道该是什么样的滋味。

虽然这么长时间以来,自己越来越确定百里尚对自己的感情,但从心底里,容思颜更希望百里尚只是自己的老师,自己的好朋友而已。

可是,为了不伤害百里尚的面子,在詹妮弗面前,容思颜并不能做过多的解释,她只能假意地欣赏作品,迅速的走开。

接下来的整个过程,容思颜根本没有好好的看展览,她的心思全部都在想,自己应该怎样和百里尚把这件事说个清楚,又不会伤害到对方的感情。

两个人从展览馆里出来,还没等容思颜说话,百里尚就叫住了她。

“小颜,待会儿你有事吗?如果没事的话,咱们能不能找个地方坐一坐,我有些话想要对你说。”百里尚的眼底似乎有火花在闪烁。

闻言,容思颜略微的思考了一下。

正好,趁着今天这个机会,就把该说的都说个清楚,不然两个人总是含含糊糊的,这不是自己的风格。

就这样,容思颜和百里尚两个人走进了一家咖啡厅,坐下之后容思颜竟然觉得有些尴尬。

同样还是百里尚首先打破了沉默,他抬起头来问容思颜:“额,我刚刚给詹妮弗说的话,你是不是都听懂了?”

听到百里尚开门见山的问她,容思颜也不准备有什么铺垫了:“嗯,听懂了。”

百里尚忽然就有些不好意思了,他的眼睛像水一样,看着容思颜:“那么,你愿意给我一个这样的机会吗?”

容思颜一时之间不知说什么,她也有些窘迫:“百里老师,你知道的,我有男朋友,而且我已经答应了他的求婚,我们很快就会结婚了……”说着,容思颜低下了头。

百里尚似乎早就想到了的样子,他耸耸肩:“我当然知道。”

没等容思颜说话,百里尚又继续说道:“可是人生这么长,谁还没谈过几次恋爱呢?我并不在乎这些。”

“可是我在乎。”容思颜打断了百里尚的话,“好吧,形式这些也许可以不在乎,可是我爱的人是他,所以即使我和他还没有到结婚那一步,我依然不会选择别人。”

听到容思颜这么坚定的回答,百里尚有些诧异:“可是,如果你爱他,为什么还要来巴黎,为什么我看见你一直都在发呆,为什么一直都很不开心?”

“那是我自己的事,我不开心,只是因为之前我以为谁都不必去依赖谁。直到我来到巴黎,我才明白,原来我根本就离不开寒轩,原来他早已成为了我生命中的一部分。”

容思颜的眼神清澈而坚定。

听完容思颜的话之后,百里尚才发现,原来自己一直以来的感觉都只是在臆想。

容思颜看了一眼百里尚,继续说道。

“百里老师,我很感谢你一直以来给予我的所有帮助和指导。特别是这一段时间以来,你不仅在我的工作方面给了我很多帮助,也陪着我度过了一段很艰难的日子,我很感激你。”

百里尚虽然心底知道自己已经没有了可能,但他还是不愿意放弃。

“可是为什么每次你和我在一起,你都会笑的那么开心?这些裴寒轩可以做到吗?小颜,我爱你。”

容思颜并不想再做过多的纠缠,她略微的闭了闭眼睛:“他可以。你知道吗,你对我的感情根本就不是爱,只是喜欢而已,你对我并不了解。”

百里尚并不赞同容思颜的话:“我对你不够了解?不,我很了解你,了解这个东西从来都和时间没有多大关系,我能看到你的优点,这就够了。”

容思颜听了百里尚的回答之后,有些哑然失笑。

“只看到我的优点就够了?你知道吗,从前我妈妈一直都给我说一句话,到现在我才明白这句话真正的含义。”

容思颜看了看百里尚,继续说道:“我妈妈曾经对我这样说过,喜欢,是和一个人的优点谈恋爱,但是爱却不一样,它是和缺点过日子。”

“你怎么知道我只是简单的喜欢你,而不是真诚的爱你呢?”

百里尚有些急了,想要立刻证明自己的心意。

容思颜看了看百里尚,认真的说:“百里老师,在你的眼中,我只是一个还算有天赋的设计师,你只看到了我的聪明,我的善良,不是吗?”

没等百里尚回答,容思颜又继续说道:“可你从来不曾知道生活里的我究竟是什么样子?真实的我只是一个邋邋遢遢,粗枝大叶的女孩子,还有着自己的坏脾气,你能接受这样一个我吗?”

百里尚一时之间不知道如何回答容思颜的问题,虽然不能说他只是爱上了她的优点,但是她在生活中的另一面,的确是他不怎么了解的。

容思颜看着有些哑口无言的百里尚,微微的笑了。

“我想我已经知道你的答案了,可是寒轩他可以,他愿意拉着整日素面朝天的我满世界溜达,也愿意包容并接受我所有的坏脾气,在他面前,我可以真实的做自己。”

百里尚听到这儿,自觉有些无言,事实上,从这场谈话开始,自己就没说的上几句话。

直到容思颜噼里啪啦的发表完了自己的观点,百里尚才抬起了自己一直都低着的头,没有了那份原有的自信,眼里满是失落。

容思颜觉得自己有些恍惚了,百里尚的眼睛里竟然有些受伤,是自己看错了么?

百里尚并没有理会容思颜有些诧异的眼神,看着容思颜:“你说完了吗?”

容思颜这才意识到自己在这场谈话中稍稍有些失态,她窘迫的点了点头:“哦,说完了。”

百里尚深吸了一口气,认真的看着容思颜:“好,那现在由我来说。”

“首先,我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发现你在我心中的位置越来越重要,我对你越来越在乎。”

“我也知道裴寒轩的存在,我知道自己的这种行为很不正确,甚至有些龌龊,但是我没有办法,我控制不了自己。”百里尚的声音很轻,却又似乎很有力量。

“一开始,我努力的克制自己的这种想法,随着我们相处的时间越来越长,我开始幻想,会不会你对我也有一种特殊的感觉。会不会,你也会在某一个瞬间喜欢上我,像我喜欢上你一样。”

“可是,我们今天的谈话让我才真正的看清了自己,原来一切都只是我自己的臆想而已。”

没等到容思颜说话,百里尚接着说道:“通过今天的谈话,虽然我不赞同你说我只是喜欢你的优点这种看法。”

“不过你让我明白了,原来在你心里,裴寒轩的位置有那么重要。原来即使你们分开了这么久,他在你心里还是无可取代,原来和他比起来,我根本就没有任何资格。”

往日里洋洋得意不可一世的百里尚,今天的话里竟然有了一些自惭形秽的味道。

容思颜再也忍不住了,她使劲的摇了摇头:“百里老师,不是的,不是你想的那样。”

“我喜不喜欢谁,只是因为他更适合我,和其他的因素都没有关系。”容思颜接着说道。

“你是个很好的老师,也是个很好的朋友。”容思颜顿了顿,“所以,总有一天你能找到适合你的那个人,找到属于你的幸福。”

容思颜觉得自己终于表达清楚了自己的想法。

百里尚看着容思颜努力解释的样子,忍不住笑了笑:“你不用解释了,我这么玉树临风帅气多金,我当然会找到适合我的人,希望这份喜欢没有给你带来负担。还有,小颜,你要幸福。”

听到百里尚这样说,容思颜才长出了一口气:“恩,你也是,百里老师。”

“那,还是朋友?”百里尚问容思颜。

“当然,而且是一辈子的好朋友。”容思颜的眼睛像星星一样闪亮。

容思颜终于解决了自己和百里尚这段让她尴尬的关系,心情也好了很多。

接下来,她开始将全部的心思放在自己的学业上,抽空再过着和裴寒轩牛郎织女一样的生活,她觉得很知足。

而在另一边,裴寒轩除了应对公司的各种或大或小的事务,还要提防着自己的前女友白晓晴的各种攻势,还要应对父母有意无意中对他的洗脑教育,这让他有点心力交瘁。

裴寒轩开始考虑,是否可以向老大申请,把自己调到巴黎分公司去上班。

这样,自己既可以了容思颜相聚,结束这样两地分居的日子,也可以给穆昊焱他们几个兄弟腾出空间,更好的反击对方。

自己也可以避开魏氏企业的注意力,抓紧时间调查清楚这场阴谋背后的一切。

反正现在是网络信息时代了,不管人在哪里都照样可以工作。

裴寒轩并没有告诉容思颜自己的这些打算,因为他很清楚,自己如果想要去法国,第一个任务就是要说服自己的父母。

趁着周末,裴寒轩来到父母的家中,正好白晓晴不在家中,裴寒轩觉得,这应该是个难得的好机会。

裴寒轩才刚坐下来说明自己的来意,裴妈妈就表示了强烈的反对。

“我不同意,从前你的事我和你爸从来没有过多的干涉,可是你现在竟然要为了一个女人就抛下自己的父母,放下自己的事业,独自前往法国。”

以前不管儿子和谁谈恋爱,他都总是把父母放在第一位,可现在为了一个容思颜,却把他们丢下,这让裴妈妈心里很不乐意。

裴寒轩也只能耐心的做着解释:“我并不是要抛下谁,我不否认我去法国的目的是为了思思,但除此之外,我还想好好的调整一下自己,这段时间我真的是太累了。”

可裴妈妈还是不同意他的说法,从心底里,她还是更喜欢救过她和裴爸的白晓晴。

“晓晴把你们之前的事情都告诉我们了,她说你们之前的感情非常好,只是因为一些小矛盾才导致了分手。”

裴母的语气还是那么严厉,不容有任何的质疑。

“我说你啊,怎么冲动毛躁的性格一点都没有改过来,晓晴那么好的女孩,说分手就分手,你要知道,放手了可就很难追回来了。”

没等着裴寒轩说话,裴母又开始絮絮叨叨的说着:“男人,本来就应该先立业后成家,年轻的时候玩一玩都没什么,但你现在都快30岁了,也应该收一收心了。”

裴寒轩听了妈妈的话,才知道又是白晓晴添油加醋的对父母说了什么,才会让父母有了这样的想法。

当然,裴寒轩并不会责怪自己的父母,他也很明白,父母的所有想法都是在为自己考虑,他们只是希望自己不要始乱终弃而已。

也正因为是这样,听完父母的话,裴寒轩还是很有耐心的解释道。

“我承认我之前有些贪玩,甚至有些混蛋,我也承认,自己有些对不起白晓晴。”

“但是,思思不一样,如果不是因为遇到她,说不定我到现在还是像以前那样浑浑噩噩的过日子,根本不会真心的爱谁。”

裴寒轩停了一下,很认真的看着父母,“希望爸妈你们能明白,我这辈子只爱她一个人,从前是,现在是,将来也是。”

“所以,容思颜就是那个我想要和她走完一生的人。爸妈,如果你们真的希望我幸福,那就请替我想一想,站在我的角度,考虑考虑我的感受。”

裴寒轩的眼神相当的坚定,他此时的样子也是裴爸裴妈以前从未见过的。

听着裴寒轩这样说,裴父裴母也有些惊讶。

一直以来,裴寒轩都十分的孝顺,也从来都没有违逆过他们的心意,对于这个唯一的儿子,父母一直很满意。

裴寒轩接着说道:“我知道现在你们都觉得白晓晴很适合我,但这都是因为你们有一种先入为主的想法,而且从未真正去了解过思思。”

“我想,如果你们能多和她相处一下,你们就能知道,我为什么会非她不可。”

裴父裴母对视一眼,儿子长这么大,他们还从未听他真的称赞过谁。

可是裴妈妈还是有些不甘心,她对裴寒轩说:“可是晓晴也很优秀啊,何况你们又有之前的感情在……”

这次裴寒轩还没有说话,裴父握着老伴的手摇了摇头,“算了老婆,儿子也长大了,况且以后的生活是他自己在过,老婆的人选还是让他自己挑吧。”

其实从头到尾最反对的就是裴妈,裴爸爸倒是没有那么坚决。

见爸爸帮他说话,裴寒轩立刻趁重打铁道:“爸妈,其实你们就不觉得白晓晴的出现,有些太巧合,太不对劲了吗?”

“虽然我现在还说不出到底是哪里不对劲,可是我们仔细想一想,她怎么就那么巧合的,在国外碰到了你们。而且她一个弱女子,还可以赶走劫匪救下你们,更巧合的是,她还是我的前女友。”

“所以,我去法国也是为了避开白晓晴的视线,好好的调查清楚这件事。”

裴寒轩声音很轻的说出了自己的猜测,“我总觉得,白晓晴的出现绝对不是我们看到的这么简单,这背后肯定还有着更大的阴谋。”

听完裴寒轩的话后,裴爸裴妈也才慢慢的回想起来,好像确实有些不对劲,生活又不是电视剧,哪儿有这么多的巧合。

所以,他们也没有说太多,只能默许了裴寒轩的想法。

裴寒轩还是给父母千叮咛万嘱咐,这件事情一定不要被白晓晴发现,这样会很不利于自己的调查。

他倒不担心,白晓晴会对自己的父母有什么不轨的想法,因为如果她有的话,吃亏的只会是她自己。

谁不知道父亲年轻时的威名,敢去惹他那只是自寻死路。

解决好了父母这边的事情,裴寒轩心里的一块大石头才算落了地。

接下来,他开始专心的工作交结的事项,他和容思颜的重逢也终于进入了倒计时。

这天,容思颜刚刚结束在进修班的课程,有些疲劳的回到寝室,自己的手机却突然响了起来。

容思颜拿出来一看,竟然是裴寒轩。

她不禁有些疑问,这个时候,Z国不应该是在深夜了吗?难道是那边出了什么事?

容思颜想到这儿,立刻接起电话:“轩?怎么这么晚给我打电话?”

电话那头是裴寒轩好听的声音:“没什么,只是因为,我想你了。”

听着裴寒轩温柔的情话,容思颜觉得整个人都轻松了不少,眼眶中竟有了眼泪:“轩,我也想你了。”声音低低的,满是委屈。

“那么,就请你打开门,我有一份礼物要送给你。”裴寒轩轻轻的说着。

“啊?真的吗?”容思颜的语气中难掩惊讶。

容思颜打开房门,看到了门口一手拿着电话,一手捧着玫瑰花的裴寒轩,还是那样的熟悉的笑容。

看着门外的裴寒轩,容思颜简直要怀疑,自己的眼睛出现了问题。

容思颜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又使劲的摇了摇头,对着电话说道:“轩,我肯定是太思念你了,我怎么觉得,我好像看见你了。”

裴寒轩看着容思颜这一系列的动作,心头早已生出爱怜,他还是对着手机:“那你上前去摸摸他,看看是不是我。”

听到裴寒轩这么说,容思颜小心的点了点头,慢慢的移着小步子,靠近眼前的裴寒轩。

她伸出手来,摸上裴寒轩的脸颊,他的身上还是自己熟悉的那股味道。

终于确定了眼前的这个人,真的就是自己朝思暮想的裴寒轩。

容思颜手里的电话掉在了地上,她上前去,紧紧的抱住了裴寒轩,眼泪也终于像断了线的珠子掉了下来。

裴寒轩看到这儿,也伸出手来紧紧的拥抱着容思颜,一刻也不愿再放开。

两个人就这样在宿舍门口站着,旁若无人的拥抱,无需再多的语言去表达。

抱了好久,裴寒轩觉得自己的手臂都有些发麻,他才摸摸容思颜的头,满是*溺的说道:“好啦,咱们先进去吧,我可是连夜打了飞的来看你,真的好累啊。”

听到裴寒轩这么说,容思颜才发现自己都快忘了,裴寒轩可是千里迢迢长途跋涉的跑来看她的。

容思颜这才放开裴寒轩,又不舍的拉着裴寒轩的袖口,眼巴巴的看着他。

也许每一对恋人都应该经历这样的一次久别重逢,只有经历了这些,他们才能明白对方在自己的心中究竟有多么重要。

两个人提着行李走进宿舍房间,裴寒轩打量了一下容思颜的生存环境,煞有介事的挑了挑眉。

“嗯,还不错,我还以为没有我在,我们家思思会生活得惨不忍睹呢,比我想象中好多了嘛。”

“喂,你这话几个意思啊?”容思颜鼓起嘴巴,表示着对裴寒轩的不满。

“没有什么意思啊,我只是在想,我们家思思长大了,可以自己照顾好自己了呢。”裴寒轩看着容思颜,温柔的说道。

“裴寒轩!”容思颜又开始忍不住了,“我是你女朋友,女朋友!你这样一副吾家有女初长成的说法又是几个意思?我一直都可以照顾好自己的好吧?”

裴寒轩看着容思颜佯装生气的样子,觉得她可爱极了,他一把揽过容思颜,把她抱在怀中。

“我的意思就是,看来你一直都乖乖的等着我,没有红杏出墙,我很开心。”

说着,裴寒轩吻上了容思颜的额头,容思颜觉得,心里满满都是幸福。

为了犒劳裴寒轩不远千里跑来看自己,容思颜决定露一手,给裴寒轩做一顿美美的晚餐。

两个人说干就干,容思颜忙着准备食材,忙的不亦乐乎,裴寒轩就站在容思颜的身后,用手环着她的腰,安安静静的,时间也仿佛停滞了一般。

吃过晚饭,裴寒轩又抱着容思颜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就像一只八爪鱼一样,除了上下其手,好像没有别的事可做。

那锲而不舍的劲头简直让人叹为观止,容思颜刚打落他一只手,另一只又缠了上来,再拨开,下一秒又回到了她身上。

容思颜虽难以忍受这样的痴缠,但是念及他分开了这么久的思念,只要没有太过分,也就没有大煞风景地拒绝。

到了晚上,容思颜的心里开始开始打起了小鼓,整个寝室就只有一张小*,两个人应该怎么睡觉呢?

其实,裴寒轩心里也在想着这件事,要知道,早在两个月以前容思颜就已经答应了自己的求婚了。

可是两个人的关系并没有进一步的发展,裴寒轩暗暗决定,今天晚上一定要把生米做成熟饭。

两个人分别洗完了澡,容思颜还是犹豫着说出了心中的话:“那个,今晚怎么睡啊?”

看着容思颜的脸红的像个苹果一样,裴寒轩更觉得自己情动,他轻轻的靠近:“你说呢,老婆?”

听到裴寒轩称呼自己老婆,容思颜还是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当然,她也没有忘掉,自己早就是裴寒轩名正言顺的未婚妻了。

“老婆,你的记性应该不会那么差吧,不过就算你会一直忘记也没关系,因为我一定会有办法让你‘想起来’。”裴寒轩附耳低语,温热气息烘烫在她的颈项间。

“轩……”裴寒轩话中挑豆的意味太浓,让容思颜完全不敢问他要用什么办法让她想起,只能结巴地叫道。

“我在。”相对于容思颜的紧张,裴寒轩反倒视为一种调晴的乐趣,他继续坏心地在她身上点燃情热御火。

滚烫的吻落在容思颜的眉间、鼻梁、脸颊……最后覆住她不沾染颜色仍然鲜艳的双唇。

看着容思颜越来越涨红的脸庞,裴寒轩的唇离开她,温热的手掌爱怜地抚摸她的脸庞说:“你忘了呼吸。”

“思思,你好美。”裴寒轩的吻一一落在容思颜身上,同时手也不安分地在她身上油走。

“不,不要看。”容思颜害羞地想遮,但裴寒轩却早一步拉开她的手。

“不要遮,思思,你知道你现在有多美吗?”裴寒轩的双手在容思颜身上不住游移,宛如带着魔力,轻轻移划过的地方,皆引起了一股火热。

“轩……”容思颜轻颤地喃声。

“叫老公。”他徐缓地勾起嘴角*地说。

“老公……”容思颜喃喃地说。

“乖……”裴寒轩的唇舌带着热烫的温度,逐一在容思颜身上印下湿吻。

裴寒轩魅人的眼神、温柔的话语不再让容思颜惊慌失措。

以上省略你情我愿N千字

容思颜去浴室洗澡的时候,裴寒轩将带有两人欢爱印记的*单换下。

望着*单上的那一抹血色,突然之间,裴寒轩觉得自己有了一种责任感。

他以后的人生不仅要为自己负责,还要为思思负责。他以后不能再只考虑自己,浑浑噩噩地度过每一天了,他要努力工作,努力稳定好自己的事业,让容思颜幸福。

他打算回去之后,好好整顿一下公司人员。

当然,首先就是要想办法把白晓晴清理出去,她很可能是抱着*动机来找到自己的父母。

她的根本目的必然是要拆散他和思思的感情,甚至,可能还想对公司下手。

最坏的打算是,利用弑盟的资源,把白晓晴背后的阴谋调查清楚,如果她确实和之前那股未知势力有关系,那么自己一定要想尽办法找到证据,一举扳倒白晓晴,找出她的幕后黑手。

换好崭新的*单,裴寒轩躺在*上,出神地望着天花板,脑中已经勾勒出一幅和谐美好的生活蓝图。

早晨,他早早地起*为容思颜准备早餐,他在厨房忙碌的时候,突然感觉有人从背后将自己抱住了,原来容思颜已经悄悄起*了。

二人相视一笑,然后一起在厨房做早餐。早餐过后,他就开着车载着容思颜一起去上班,晚上两个人又一起回到家中……

容思颜开门进来的时候,发现裴寒轩正望着天花板傻笑,不由得问道:“你在想什么呢?笑得那么欢。”

“在想我们美好的未来啊!”裴寒轩边说边下*。

虽然两人已经有了肌肤之亲,但面对yi丝不gua的裴寒轩,容思颜还是有些不自在。

裴寒轩将桌上的两只酒杯倒满香槟,笑道:“你今天晚上还算勇敢,我精心准备的酒都没用上。”

“……”容思颜不知道该说什么好,那根本不叫“勇敢”,叫“不得已而为之”,谁叫她早答应了某人的求婚呢?

裴寒轩递给容思颜一杯酒,然后笑着说:“来吧,为我们两个人的FirstTime干杯!”

香槟依旧是香甜浓郁的味道,但因杯中倒映着爱人浅浅的笑,就让这酒香显得更加沁人心脾、回味悠长。

夜更深了,屋里很静,静得能听见窗外晚风吹过的声音。

容思颜倚靠在裴寒轩的胸膛旁,听着他的心跳,心里感到无比充实。

裴寒轩略感疲惫,闭上眼睛。

“这真的是你的第一次吗?以前……真的没有和别的女人做过这件事吗?”容思颜突然开口问道。

“当然没有!难道你不信任我?”裴寒轩睁开眼睛,望向容思颜。

“可是……为什么你的动作看上去那么娴熟?”容思颜说出了心中的疑惑。

她对男女之事并不太了解,而且也从来没发现自己身体的*,然而,裴寒轩却轻而易举地点燃了她的身体……

“……我有吗?”裴寒轩轻笑。

“有啊。”容思颜认真地回答。

“傻瓜,这是人作为动物的一种本能。”裴寒轩轻揉着容思颜柔顺的长发。

“那我怎么觉得我没有这种本能……”容思颜有些疑惑。

“你怎么还有精力说这么多?是我刚才不够努力吗?嗯?”裴寒轩嘴角浮现一丝坏坏的笑。

“不是……我要睡觉了。”容思颜急忙合上双眼。

裴寒轩在她唇上轻轻地印上一吻,随即搂着她,让她在他的怀里沉沉地睡去。

题外话:

今天更九千哦,鑫妈也是够拼的呀!还是留言留言留言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