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安之若素,前妻离婚无效

404裴少篇:第二个魏雪儿出现(7000+)

每一件事都好像在往好的方面慢慢发展着。

可是,好景不长。

某一天,林明忽然发现ARS国际的网络系统,受到了不明来源的入侵和干扰,而且干扰力度比此前的情况要严重的多。

林明立刻向裴寒轩报告了这个消息。

裴寒轩立刻组织网络安全部门,进行阻拦与反击。

在同一时间,弑盟的网络系统也同样受到威胁,ARS国际这边很快便查出来攻击者是谁,可另一股不仅针对ARS国际,连弑盟都一并攻击的神秘力量却一直不能查明来源,这让裴寒轩十分头疼。

一天之内,ARS国际受到了严重的威胁,旗下的商场和酒店都遭受到重创。

让裴寒轩更担心的是,另一股未知势力的来源一直没有查清楚,所以裴寒轩也没有办法制定出切实有效的回应策略。

整个一周内,不断都有股票下跌、客户减少的情况传来,裴寒轩没想到这次的情况竟然如此严重,他再次慌忙来到基地,想要调查清楚整个事件的来龙去脉。

经过裴寒轩的调查,他才知道了真相。

原来,魏雪儿在离开Z国之后并没有闲下来,她在国外投靠了一间专门搞恶意竞争的低劣公司。

该公司让魏雪儿专门进行商场专卖品的采购和批发,因为国外的东西普遍要比国内便宜许多。

魏雪儿便刻意降低商品价格,恶意竞争,吸引了很多客户去购买他们的商品,这才造成ARS国际的客源严重流失。

得知这一情况,裴寒轩才发现自己还是轻视了魏雪儿的能力。

他以为魏雪儿只是自己想明白了,所以选择了放手。没想到,原来她出国的目的只是为了报复自己。

让裴寒轩头疼的还不止这些,裴寒轩真正在意的,就是另一股未知势力到现在还没有搞清楚来自哪里,要知道如今的ARS国际已经被它的夹击搞得几乎快要倒闭了。

面对着近几年来从未遇到过的商业风暴,裴寒轩自然是不敢有一点马虎。

ARS国际是他们兄弟的心血,怎么可以就这样毁在自己的手里?

裴寒轩发誓,一定要查出这次事件的幕后黑手,并将他们一网打尽。

自从ARS国际遭遇经营以来最大的危机后,裴寒轩就推掉了外界的一切的活动和应酬,当然顾安之穆昊焱也同样都投入到工作中,暂时将老婆放在一起。

因为有顾安之和穆昊焱在,公司的事裴寒轩不需要太操心,他主要就留在弑盟尽快找到解决公司困境的方法。

然而,接下来发生的事瞬间就让裴寒轩明白了什么叫做“屋漏偏逢连夜雨,船行又遇打头风”的感觉了。

原来,早在半年多之前,ARS国际就与美国的赛欧公司合作,联合研发出了一款适用于普通手机安卓系统的新型软件,计划明年找到合适的机会推出上市。

但这个计划却一直处于搁浅状态,裴寒轩清楚的知道,一旦这款软件推入到市场之中,因为其受众群体广泛,ARS国际将会在成功逆袭口碑的同时,获取至少几十亿的营业利润,前景十分可观。

为了让陷入困境之中的ARS国际获得重生,裴寒轩决定马上启动该项目,来缓解最近一段时间以来ARS公司的各种压力。

为了说服美国赛欧公司提前对这个项目展开运行,裴寒轩两次亲自赶赴美国,与赛欧公司进行了紧锣密鼓的谈判。

经过裴寒轩的不懈努力,美国赛欧公司终于同意了裴寒轩的提议,决定将此产品重新投入市场。

正当裴寒轩看到一线希望的时候,ARS国际的法务部门再次传来噩耗,ARS国际收到了一封来自美国的的起诉书。

而起诉ARS国际的,是一家名不见经传的小型设计公司,名字叫做凯撒。

凯撒公司寄给ARS国际的诉状中表示,ARS国际涉嫌抄袭他们自行研发的作品创意,要求ARS国际承担相应责任,停止对自己创意的有效侵害。

相对于ARS国际遇到的困境,凯撒的起诉状无疑是雪上加霜的事情。

当然,如果ARS国际不想进行这场商贸官司,也可以换个方式解决问题,那就是与凯撒公司进行谈判,向凯撒公司支付一笔不菲的专利费用。

裴寒轩觉得自己已经被逼得有点喘不过气来,眼看着自己的产品马上就要投入市场,却在这个时候让自己的公司名誉扫地。

裴寒轩知道,面临这样的困境,并没有一个切实有效的解决方法,任何一种选择都有利有弊,鱼和熊掌不可兼得。

第一种方法,当然就是默认凯撒公司的提议,为了尽快营造出良好的公司形象,扫清新产品的发展阻力,向凯撒公司支付一笔价格不菲的专利费用。

可是,裴寒轩清楚的知道,这件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一旦他们展开与凯撒的谈判,就意味着他们承认其产品确实属于剽窃。

这个消息一传出去对公司口碑有所影响,而且也会让凯撒这样的商业蛀虫的歼计得逞,裴寒轩并不希望这样做。

然而,第二种方法就是ARS公司接受凯撒的诉讼请求,与凯撒展开贸易官司。

可是,每个人都很清楚,这个方法并不利于困境的解决。

因为一旦涉及到两个国家的贸易诉讼,程序都相当之反繁琐,ARS国际一定会陷入这场拉皮条一样的过程之中。

这是他们的合作伙伴,也就是美国赛欧公司所不想看到的。

所以,想要解决当前最为棘手的问题,就需要证明,他们所研发的软件,完全具备自主知识产权,而非像凯撒说的那样,来源于剽窃。

不过,证明的过程同样面临重重阻力,ARS国际的各位股东都不赞同与凯撒公司这样硬碰硬,纷纷表示希望能够尽快灭火,以保证新产品的顺利上市。

可是,作为一个公司的领导,裴寒轩并不愿意就这样放下尊严去进行与凯撒的谈判。

他甚至觉得心痛,因为他清楚的知道,与新产品上市后几十个甚至几百个亿的利润相比,自己最后的尊严实在太过渺小,甚至不值一提。

经过裴寒轩的深思熟虑,为了整个ARS国际的生死存亡,裴寒轩还是选择,与凯撒公司谈判求和,并向其支付专利费用。

可是,裴寒轩的退让再一次让凯撒公司得寸进尺,他们得知ARS国际有意与他们谈和的趋势,便坐地起价,将原本要求的专利费用整整提高了五倍之多!

裴寒轩这次完全被激怒了,他决定就是拼尽自己所有的身家,也要把凯撒这样的商业蛀虫消灭的干干净净。

他迅速召集集团内法务部门的所有成员,要求他们不管用什么方法,都要尽快查找出有利于ARS国际的确凿证据,与凯撒集团进行一场长久的贸易诉讼。

终于,皇天不负有心人,经过所有人三天两夜的努力,终于搜集到了能够一举打败凯撒公司的严密证据。

原来,当初在ARS国际内进行产品研发的某位工作人员,在研发了该类软件之后,便将自己的电脑处理给了一位M国公民,因为电脑在变卖之前进行了整体的格式化过程,他并没有想到会因此为ARS国际带来这样一场风波。

所有人都没想到,购买那位工作人员的电脑的那个M国公民,曾经是一个非常厉害的数据恢复高手。

他还原了电脑里面的许多内容,也包括对于那一款软件的全部程序,又将那款程序以自己的专利变卖给了凯撒公司,这才引起了一系列的风波。

得知了这一消息,裴寒轩忽然觉得整个人都松了一口气。

他态度非常坚决的向林明交代,ARS国际不会接受任何的谈判言和或是经济补偿。

而是要和凯撒公司将这场诉讼案进行到底,将凯撒这样的典型商业蛀虫彻底赶出商务界。

解决了凯撒公司的大问题,裴寒轩并没有轻松多少,因为他明白他还面临着魏氏企业和那家不明势力的冲击和干扰。

面对魏家,原本因为以前的交情没有赶尽杀绝,这一次他不会再手下留情。

这段时间,容思颜一心一意的陪在裴寒轩的身边,照顾他的饮食起居,两人的感情也愈加的稳定。

不过,好在大家的努力都没有白费,虽然到目前为止,ARS国际的客户源和股票依然还有些低迷,但就整个数据来分析,下降趋势已经慢慢停止,甚至有缓慢的上升。

而在另外一边,裴寒轩早已退休到国外游玩的父母听说ARS国际面临的困境,也选择了立即返程回国,与儿子一同分担各方压力和困难。

经过大家的努力,ARS国际的困境终于慢慢解除,ARS国际的经营也开始正常化。

得知父母从国外回来的消息,裴寒轩也十分开心。

一来自己与父母已经有很长时间没有见过面了,另外一方面,裴寒轩想要告诉父母,自己已经找到了一个深爱的女人,并且要和她结婚了。

这天,容思颜还在工作室里忙着什么,裴寒轩就走过来,告诉容思颜晚上想带她去一个地方,希望容思颜好好准备。

听到裴寒轩这么说,容思颜反而有点摸不着头脑了,她歪着脑袋,眨眨眼睛,盯着裴寒轩问道:“是有什么重要的事吗?竟然还要盛装打扮一番?”

裴寒轩看到容思颜的反应这样迟钝,只能用手敲敲容思颜的脑袋,挑着眉毛反问容思颜:“未来的裴太太,难道你不觉得是时候应该见一下你未来的公公婆婆了吗?”

看见容思颜的脸慢慢红了起来,低下了头,裴寒轩越发觉得可爱,便悄悄贴近容思颜的耳朵,轻轻的说:“你可别忘了,你已经在某一天答应了裴寒轩先生对你的求婚了哦。”

闻言,容思颜虽然有些女孩子的羞涩,可心里却是满满的幸福感。

她瞬间觉得,原来自己早就不是一个人了,她有了一种被需要的满足感。

收拾好东西之后,裴寒轩便先带容思颜到精品店去选衣服。

容思颜是服装设计师,对于衣服的挑选当然有自己的欣赏,她为自己选了一套浅紫色的长裙。

这个颜色很衬她的肤色,让她的皮肤看起来更加白希通透,黑色的长发柔顺的披在肩头,更显得容思颜落落大方。

看着眼前美丽乖巧的容思颜,裴寒轩的心里充满了期待。

他相信,自己的父母看到容思颜,一定会非常开心,说不定,还会逼着他们马上就结婚呢。

一切都收拾就绪,两个人坐上车,汽车快速的行驶在马路上,向着裴寒轩父母家驶去。

坐在车里的容思颜其实还是有一些紧张。

毕竟,这应该是容思颜第一次这么正式的去拜访裴寒轩的父母了,虽然之前也在裴寒轩家中的相片里看到过两位老人,觉得也是非常和蔼面善的人,可真正要见他们了,而且还是以这样一种特殊的身份,还真是有一种特别的感觉。

和裴寒轩交往了五年,两位老人都在国外,除了在交往前去医院探病那次见了裴爸爸一面外,便再也没有见过面。

而这个未来婆婆,她更是从未见过,她也很担心裴妈妈会像那些电视里的豪门恶婆婆,会不喜欢她。

看着容思颜纤长的手指紧紧的攥着她的衣角,裴寒轩轻轻的笑了起来,发出“咯咯”的声音。

裴寒轩凑近容思颜,在她耳边悄悄的说:“丑媳妇迟早都要见公婆的,不要紧张啦,我爸爸妈妈看见你,一定会很喜欢的,说不定……还会让你赶紧给他们生个宝贝孙子呢!”

裴寒轩看到容思颜紧张的模样,忍不住打趣道。

容思颜听见裴寒轩的这一番话,心里虽然很甜蜜,但嘴上却还是不肯承认:“谁紧张啦,像我这样天生丽质难自弃的,叔叔阿姨一看到我肯定就爱的不行了。”

听到容思颜这么自信,裴寒轩也笑了起来。

他轻轻的抓住容思颜的手,与她十指相扣,容思颜瞬间觉得安心了不少。

不一会儿,车子停在了一家高档小区的门前。

容思颜听说过这个小区,据说,这座小区里的房子贵的离谱,里面的一间卫生间都比外面那些普通的房子贵了不知道多少倍。

两个人下了车,根据裴寒轩的指引,来到了一座非常奢华的复式别墅前。

好吧,容思颜承认,自己恐怕奋斗这一辈子都不能达到这种高度了。

裴寒轩轻轻的敲门,开门的是裴家的保姆张妈。

她看见裴寒轩的时候也特别高兴,但是,看到裴寒轩身边的容思颜,张妈的脸色却突然变得有些不太自然,不过心情激动的裴寒轩并没有发现这一点。

张妈告诉裴寒轩和容思颜,裴寒轩的父母吃过晚饭后便外出去散步了,马上就会回来,并请裴寒轩和容思颜坐在沙发上稍稍等待一下。

正当裴寒轩带着容思颜四处参观的时候,裴寒轩的父母回来了,裴寒轩立刻带着容思颜下楼,他绝对不会想到,陪同父母一起进来的,还有一个不速之客。

不得不承认,当裴寒轩牵着容思颜的手走下楼,却看到白晓晴的时候,剧情的反转让他万万没有想到。

然后张妈就看到了这样一幅画面……

裴寒轩牵着容思颜,对面是裴寒轩的父母,在裴寒轩父母的身旁,站着一位深情望着裴寒轩的女人。

看到彼此的一瞬间,五个人都有些尴尬,呆呆的站立在刚进门的玄关处。

“额……”裴寒轩首先打破了现场的尴尬,“白小姐,你……你怎么会在这里的?”

裴爸爸裴妈妈也才逐渐反应了过来,他们同样没有想到,裴寒轩竟然会带着女朋友来见自己,而且还没有提前打好招呼。

另一旁的容思颜其实才是完全的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从一开始到现在,不都没有搞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

不过,凭借容思颜的直觉,她知道裴寒轩嘴里的这位“白小姐”,绝对不是个简单的人物。

可是,这位白小姐究竟是谁呢?姓白的,那应该不是裴寒轩的姐姐或者妹妹吧。

难道又是另一个魏雪儿?!

看现在的情况,如果这人真是裴寒轩的前任的话,那她可比魏雪儿难缠多了,毕竟这一看就知道裴爸爸和裴妈妈显然很喜欢她。

容思颜心里忽然有了一股凉意,她明白,自己和裴寒轩的感情又会面临另一场阻力。

和裴寒轩容思颜一脸的疑惑不同,这位不速之客白晓晴却是一脸镇定,仿佛这早已是她在想象中设定好的情节。

通过裴爸爸裴妈妈的解释,裴寒轩和容思颜才慢慢得知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容思颜也终于清楚,这位白晓晴真的就是裴寒轩众多前任中的一位。

不过她不知道的是,她与裴寒轩的认识还得多亏这位前任。

白晓晴就是当初*节那天,被裴寒轩打电话欺骗的女人,如果那天容思颜不是为了她打报不平,她根本就不会与裴寒轩相识。

而裴爸裴妈在退休后,便选择了一起进行环球旅行,白晓晴就是他们在M国的旅途中认识的。

那天,裴爸裴妈正在M国游玩,忽然遇到了一群流浪汉的打劫,裴爸以前也是道上混的人物,几个流浪汉哪是他的对手。

不过当时他还没有动手,白晓晴便突然出现,化解了这场矛盾。

对于现在已经慢慢年迈的裴爸来说,不用他动武当然最好不过。而两老也一直都是情意深厚的人,便提出请白晓晴吃饭,来感谢她的帮助之情。

在吃饭的过程中,裴爸裴妈才知道这位白晓晴,居然是儿子裴寒轩之前的女朋友。

于是更是觉得亲切了不少,看着乖巧可爱,又乐于助人的白晓晴,裴父裴母很是满意,就这样,白晓晴便迅速俘获了裴寒轩父母的好感。

当裴爸裴妈在得知裴寒轩面临困境准备回国的时候,白晓晴也就理所应当的陪同他们回到了Z国,也就发生了方才尴尬的一幕。

裴寒轩这才知道了他所疑惑的一切。

原来,心机深重的白晓晴,竟然在自己甩了她之后刻意接近自己的父母,才造成这样尴尬的局面。

裴寒轩策划好的第一次见面就这样不欢而散,他的心里别扭极了。

从他的父母家里出来,容思颜就没有说过一句话,脸色也不是太好,裴寒轩知道,容思颜这下子绝对是生气了。

两个人坐上车,准备回到裴寒轩的公寓。

一路上,两个人都没怎么说话,很明显,容思颜是等着裴寒轩对自己解释清楚。

而裴寒轩则在想,要怎么才能同时解释清楚白晓晴的身份,又能做到不让容思颜吃醋生气。

回到公寓,裴寒轩便忍不住了,他侧着头看着坐在沙发上气鼓鼓的容思颜,有些嬉皮笑脸的问道:“怎么?看到公公婆婆不喜欢你,生气了吗?”

听到裴寒轩这么说,容思颜可没有兴趣和他一起打哈哈。

她把头转向裴寒轩,认真的问他:“裴寒轩,难道你不觉得应该对我解释点什么吗?”

看到容思颜一脸严肃,裴寒轩才收起自己方才的样子,他抓住容思颜的手,反问容思颜:“你是说刚刚在家里碰到的白晓晴吗?”

容思颜真的很讨厌裴寒轩这样明知故问的样子!

容思颜没有说话,她只是看着裴寒轩,略略的点了头,眼神里仿佛在说,不然呢,你还想说点什么。

看着容思颜这样,裴寒轩终于忍不住了,他笑着说:“其实,说起白晓晴,她还算是咱们两个的媒人呢,如果没有她,或许我们也不一定会遇见对方呢。”

容思颜有点不明白了,媒人?可是她从来都没有见过那个什么白晓晴啊。

裴寒轩不急不慢的接着说:“你还记得咱们两个第一次见面时的场景吗?”

容思颜陷入了回忆,好像是在她做导购打工时,裴寒轩正在哄骗自己的某位女朋友,说自己正在外地开会,所以没时间陪她过*节。

自己平时最讨厌这种口是心非,说谎骗女孩子的人了,所以便灵机一动,利用打电话的方式揭穿了裴寒轩的全部谎言。

“难道,那个白晓晴就是当时被你骗的女孩子吗?”容思颜突然反应了过来。

“哎呀,看来我们家思思的脑袋也不笨嘛,竟然这么快就猜出来了。”裴寒轩半开着玩笑。

容思颜这才明白了白晓晴的真实身份,容思颜想到这儿又自嘲的笑了笑自己,容思颜啊容思颜,你到底还要吃裴寒轩前女友的醋呢?

不知道以后还会不会有第二个魏雪儿第三个白晓晴,如果对裴寒轩没信心的话,迟早会因为这些前任前前任分手。

最初认识裴寒轩的时候,不就已经知道他所有过去了吗?现在再来介意,似乎也太晚了。

看着容思颜的脸色逐渐好转,裴寒轩悬着的心才稍稍放了下来。

他看着容思颜问她:“这下子总算明白了,不生气了吧?”

容思颜看着裴寒轩,没好气的回答他:“如果你的每个前女友都要让我生气的话,我岂不是早就气死了?”

题外话:

今天有加更哦,么么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