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安之若素,前妻离婚无效

403裴少篇:裴寒轩求婚(5000+加更)

看着裴寒轩站起来,容思颜心里不禁抽搐了一下。

这家伙,到底要干什么?

裴寒轩大步流星的走上主席台,又向主持人要到了话筒,拿着话筒,深情的望了容思颜一眼。

然后,裴寒轩这才不紧不慢的开口道:“不好意思,我想耽误大家几分钟的时间,因为我希望大家和我一起见证,我和容思颜小姐的爱情。”

话音刚落,裴寒轩就走到容思颜的面前,从上衣口袋里拿出准备了很久的钻戒,单膝跪地。

“思思,嫁给我吧!”裴寒轩的话并不多,却字字铿锵,坚定有力。

他继续说道:“其实,早在刚刚你在台上表达你的设计理念的时候,我就有一种想要拥抱你的冲动。”

“我们一起走过了五年的时光,这期间我们经历了许多。是你,把一个原本沉迷于花花世界,根本不相信爱情的我拉了回来。是你,帮会了我什么叫爱情。”

“现在,我发现我不能没有你,我的人生你得负责到底,也只有你才能负责。”

“我想给你一份平平淡淡,却又真实温暖的幸福,我想每天早上都让你一醒来就看到我这张帅帅的脸,想每次拥你入眠。你愿意嫁给我吗?”

还不等容思颜回答,裴寒轩又加了几句,“反正,不管你同不同意,我都娶定你了,同意当然最好,如果不同意,我明天就把你绑去民政局。”

听着裴寒轩的自恋又霸道宣言,容思颜真是欲哭无泪,可是心底却是非常感动的。

想起这五年两人经历的那些曾经,眼泪再也忍不住了,她拼命用力的点头,嘴里说着:“我愿意,我愿意……”

看到容思颜猛点头的模样,裴寒轩也激动极了,他立刻将戒指戴在了容思颜的无名指上,站起身一把将她拥入怀里。

台下,所有人都给了他们热烈的掌声,容思颜觉得自己幸福极了。

结束了比赛,裴寒轩以庆祝为由,非要拉着容思颜去了自己的家中。

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时间就失去了意义,直到现在,容思颜却还没有完全从方才的惊喜中清醒过来。

裴寒轩端着两杯咖啡,放在他们面前的茶几上,拥抱容思颜:“想什么呢?”

容思颜抬起头来,亮晶晶的眼睛看着裴寒轩。

“我在想,为什么我总是这么幸运,能遇见你们这么多支持和帮助我的人。我有你,有晓琳,有百里尚老师,真的是太幸福了。”

听到百里尚三个字,裴寒轩就像条件反射一般,立刻说道:“百里尚?他现在在你心里的地位都可以和我一样了是吧?”

看见裴寒轩吃醋的样子,容思颜噗嗤一下就笑了。

她在裴寒轩怀里歪着脑袋,轻声的说:“我发现你吃醋的样子就像一个小孩子似的,特别可爱。”

裴寒轩听着她这样说,觉得她是在转移话题,便有些不开心了。

“不要转移话题,容思颜,你今天必须告诉我,是百里尚重要还是我重要?”裴寒轩的嘴巴气鼓鼓的。

容思颜从未见过他如此的幼稚,又好气又好笑,忽然就很想逗一逗他:“这还用说吗?当然是百里尚老师……”

见到裴寒轩就要发怒的表情,立刻补充道:“没有你重要啦。”

裴寒轩松了一口气,刚开始听到百里尚三个字的时候,他觉得自己马上就要暴走了,这丫头,竟然这样耍自己。

看见裴寒轩的脸色有所缓和,容思颜才慢慢的说道。

“在我心里,谁都不能取代你的位置,因为你对我来说,就像是一道阳光,有了你,我才能这么安稳踏实,才能这么幸福。”

裴寒轩听着容思颜的话,心里早就乐开了花。不过,他并不打算就这么轻易的放过她。

“那你说,如果我在你心里是阳光,那他在你心里又是什么呢?”裴寒轩问容思颜。

容思颜简直要疯了,这家伙,简直就是十万个为什么了,怎么就有那么多问题呢?

容思颜眨眨眼睛,反问裴寒轩:“你为什么不直接问我,如果你和百里老师两个人掉进水里我会先救谁呢?”

“拜托,我有那么无聊吗?”裴寒轩回答。

“咳咳……”容思颜故意清了清嗓子,“我觉得某人刚才问我的问题要比这个无聊多了。”

裴寒轩怎么可以容忍容思颜这样评价自己,“好呀,你个坏丫头,竟然这样说我,看我不收拾你……”

说着,裴寒轩就把手伸向容思颜,挠她的痒痒。

“哈哈,我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两个人在沙发上闹成一团。

不知闹了多久,两个人才停了下来,肚子已经开始严重抗议了。

作为一名标准吃货,容思颜当然不能委屈了自己的肚子,她抬起头向裴寒轩说道:“我饿了,我要吃东西。”

裴寒轩*溺的摸着容思颜的头发:“没问题,想要吃什么,我请客。”

容思颜嘟着嘴想了半天,也没有想到什么好吃的,她忽然跳起来,对裴寒轩说道:“不如,我们自己在家做吧?”

裴寒轩一脸的不相信:“你会做饭?”

听着裴寒轩竟然怀疑自己的烹饪能力,容思颜可不开心了:“喂,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真是的,我今晚一定要让你见识见识本姑娘的厉害之处。”

两个人说干就干,迅速穿好外套,向超市走去。

从超市回来,两个人的手里都提了两个大袋子,袋子里满满都是一些蔬菜和零食,裴寒轩简直都怀疑容思颜是打算要把超市搬回家里来了。

“真是搞不懂你,这点事林明就可以做好了,干嘛非要自己跑一趟。”

裴寒轩看着自己被塑料袋勒红的手,不禁向容思颜抱怨着。

“你懂什么,这叫生活情趣,整天在外面吃饭,根本就没有一点情趣好吧?”容思颜回答他。

整理好从超市买回来的东西,看着冰箱里满满的东西,容思颜心里特别满意。

带上围裙,容思颜已经跃跃欲试了。

她决定要为裴寒轩做几道自己最拿手的菜,青椒炒肉、鱼香肉丝,再来一盆西湖牛肉羹,好啦,齐活!

正当容思颜把切好的肉丝放进锅里的时候,裴寒轩在背后轻轻的抱住了她。

“别闹,肉丝要粘锅了……”容思颜嗔怪着。

裴寒轩将头枕在容思颜的肩膀上,轻轻的说道:“不行,我就是喜欢这样的感觉。”

“你知道吗,一直以来,我都自己一个人住在这么大的房子里。现在,我终于觉得自己不是一个人了。”

听见他这么说,容思颜心里忽然觉得有一股暖流。

她心里想着,或许这就是幸福吧,两个人在一起这样安安静静的做饭,分享最平凡的时光。

终于,容思颜的大功告成,看着餐桌上色香味俱全的菜肴,裴寒轩终于相信,他的思思竟然这么厉害。

“怎么样,这下相信我了吧?要知道,我可是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的新时代女性!”容思颜得意的向裴寒轩炫耀着。

闻言,裴寒轩用筷子夹起菜,放在嘴里尝了尝:“嗯,味道果然不错。”

听到裴寒轩的肯定,容思颜开心极了,她一边夹菜,一边欢快的说:“那必须好吃,要知道我从很小开始就自己做饭了呢。”

裴寒轩挑了挑眉:“很小?有多小?”

“应该是十多岁的时候吧,有一次妈妈去外面出差,爸爸又不愿意管我,我就只能自己学着做了。”

“我还记得当时学着切菜切着了自己的手,哭了好久呢。”容思颜回答说。

不过现在都好了,爸爸和她已经解开了误会,现在两父女的感情不知道多好,老爸因为以前对她不好,所以现在格外的疼她。

虽然也知道那都是过去的事,可是听到容思颜这么说,裴寒轩还是觉得有些心疼。

他伸手掐了掐容思颜的脸蛋:“傻瓜,以后我会好好照顾你,不会再让你受到任何伤害了。”

听到裴寒轩的话,容思颜才想起自己已经答应了裴寒轩的求婚。

她不禁问裴寒轩:“话说,你究竟是什么时候开始准备向我求婚的呢?是不是蓄谋已久了?”

裴寒轩傻傻的笑着,他当然不会告诉她,自己虽然戒指已经买了好久,但今天的求婚,完全是因为不愿意看着百里尚出尽风头才突发奇想的。

“就是蓄谋已久啊,从咱们开始交往的那一天,我就非常确定,你是我想要保护一生的人。”裴寒轩又开始肉麻了。

容思颜听着裴寒轩这样说,她觉得,什么语言都不能表达自己对她的感情,便探身前去,紧紧的拥抱了裴寒轩。

两个人拥抱着,时间也停止了。

听到裴寒轩已经向容思颜求婚的消息,魏雪儿彻底崩溃了,不愿放手的魏雪儿再次找到了裴寒轩。

魏雪儿说想要请裴寒轩吃中午饭,来表达自己前一段时间做了很多错事的歉意。

她还专门强调,自己只是想表达一下歉意,并没有其他意思,希望裴寒轩能给自己一个机会。

由于怕裴寒轩拒绝,魏雪儿故意加了一句,如果他实在是不能原谅她的话,她会亲自去找容思颜道歉。

裴寒轩之所以没有亲自了结了魏氏兄妹,一方面是因为小的时候魏伯父的确对他不错,另一方面因为思思不想他因她手上染了血腥。

现在魏雪儿居然还敢来威胁他,好啊,他也正愁最近有点无聊,就看看她想玩什么花样吧。

两个人走进餐厅,侍者拿上了菜单,裴寒轩还是绅士的让魏雪儿先点,魏雪儿笑笑,点了几道菜。

菜很快就上来了,魏雪儿却不让裴寒轩自己夹菜,非要自己给他夹。

“这道素炒莲花菜可是你最喜欢的,多吃点。”

“尝一下这家的糖醋排骨,我记得那个时候阿姨经常在家里做这道菜,咱两还曾经为了抢排骨打起来了呢。”

“这个橙汁木瓜还不错,你记得吗,之前咱们自己在家还学着做过呢,为了削木瓜皮我还划破了手,当时你比我还紧张,眼泪都快就出来了。”

魏雪儿不断的给裴寒轩夹着菜,嘴里还一直念念有词的说着两个人的回忆。

裴寒轩有点受不了了,他抓住魏雪儿还在夹菜的手:“魏小姐,那都是以前的事,我都忘了。”

听到裴寒轩生分的叫她魏小姐,魏雪儿终于放下了筷子,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吧嗒吧嗒的落在空盘子上。

裴寒轩并不是不知道魏雪儿为什么难过,可是他也没有办法,他已经尽力将伤害减小到最低了。

魏雪儿一边掉眼泪,一边问裴寒轩:“听说,你在全国设计师大赛上向容思颜求婚了?”

果然,魏雪儿就是因为这个消息来找自己的。

“嗯,我们已经在一起五年了,我觉得,思思就是我这一辈子都想要在一起的人。”

虽然裴寒轩觉得自己与谁结婚,和魏雪儿一点关系都没有,不过看在以前的份上,还是好心的给了她一个答案。

魏雪儿忽然抬起头,睁大了眼睛:“她是你想要在一起的人,那么我呢?我们曾经那么多回忆,你都忘了吗?”

裴寒轩有些不耐烦了:“魏小姐,你不要这样,请自重。我们都已经不是之前的那个我们了,现在都应该有新的生活,难道不是吗?”

魏雪儿对这个回答并不满意:“寒轩,你变了,我以为我们的感情会永远那样长久。可是,我才走了三年,你就放弃了我们的感情。在你心里,我究竟算什么?”

裴寒轩放下筷子,稍稍的思考了一下,然后很认真的回答她。

“雪儿,我承认,当年我确实很喜欢你,我也把你当做是我最重要的人。可是,时间会改变很多东西,该放手时,就应该学着放手。”

裴寒轩在心里告诉自己,这是最后一次叫她雪儿,魏雪儿是他的初恋,之前也没有好好的告别,这段初恋就在今天来个终结吧。

“放手?”魏雪儿有些激动了,“我们那么多的回忆,你让我怎么放手?”

魏雪儿顿了顿,又继续说道:“出国的那段日子,我一直都没有忘了你,我用尽各种方法来获取你的消息,我看着你换了一个又一个女朋友,我才知道,我是多么珍惜我们之间的感情。”

魏雪儿突然站起来扑到裴寒轩的怀里,“寒轩,我们重新开始好不好?你不喜欢的,我都会慢慢改掉。”

裴寒轩猛的推开她,魏雪儿没站稳直接摔倒在地。

而此时的裴寒轩没有半点的心疼,眼前的这个女人变得如此陌生,早就不是曾经那个他喜欢的女孩。

看着她,不禁摇了摇头:“魏小姐,你根本就不懂得什么是爱。”

“爱情,从来都和改变没有关系,就算今天思思的容貌再怎么改变,我喜欢的依然是她。而不管你怎么改,即使你把自己变成第二个容思颜,我也还是不会喜欢你,你明白吗?”

听着裴寒轩说出这样的话,魏雪儿最后的一丝希望也完全被扑灭了。

是啊,最好的爱情,应该就是你能彻底的做自己,而你的另一半依然迷恋真实的你。

时过境迁,自己还有什么理由来要求裴寒轩,和她一起捡回曾经的那一份并不成熟的感情。

魏雪儿这样想着,抬头看看裴寒轩:“所以,我们已经完全不可能咯?”魏雪儿的睫毛上还粘着眼泪。

裴寒轩认真的回答:“我想我已经说的很清楚了,希望你不要弄得我们连朋友都做不下去。”

听到裴寒轩这样说,魏雪儿终于放下了所有的想法,穿上外套,匆匆离开了餐厅。

后来听到魏雪儿出国的消息时,容思颜正在为自己设计婚纱,她心里的另外一块石头也总算落了地。

事情好像都在往好的方面慢慢发展着。

可是,好景不长。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