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安之若素,前妻离婚无效

399裴少篇:姚珺盈的阴谋被识破

容天祈不喜欢看到容思颜这么怕他,他这几天的躲避只是不知道如何面对她,这个他当女人爱了很多年的妹妹,居然真的是他的亲妹妹,这让他一时之间无法接受。

“你刚才说有证据,是什么意思?”容天祈看了容博涛一眼,淡淡的问道。

容博涛自从知道容思颜真的是他的亲生女儿之后,也不知道如何面对这个女儿,以前他觉得女儿是老婆*的证据,所以对容思颜一点都不好。

可现在事实证明容思颜不是老婆*的证据,而是他对不起老婆的证明。

从那天之后,他没再找梁妙彤吵过,每次她提离婚,他就当没听到,或者是转身去做别的事。

可是他也知道,这件事不是一味的逃避就可以的。

对于姚珺盈,他真的没有一点感情。

至于她提到的二十多年前,他喝醉酒与她有过**这事,他有一点印象,是有一次他喝醉了酒,第二天醒来的时候身边躺着姚珺盈。

因为他就只有这么一次失误,所以他记得很清楚。

可是当时,姚珺盈明明说他们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怎么会又有了容思颜呢?

不管怎么有的吧,他决不会和梁妙彤离婚,他这辈子爱过的人只有她。

“你确定这么重要的是就在这里说?”姚珺盈明显是有备而来,她倒是不介意被人围观,反正这些人也不认识她。

容天祈看了容思颜一眼,冷冷道:“进来吧。”

说完,自己先转身进了屋。

容思颜听到哥哥都这么说了,也没办法阻挡,毕竟现在这个家不是她的了。

于是也跟着容天祈转身回到了屋内,看到憔悴的梁妙彤出现,她想上去扶她,手刚抬起却又放下。

怯怯的喊了一声,“妈。”

梁妙彤对容思颜勉强笑了笑,对这个女儿她没有办法真正恨她,更何况她知道思思是无辜的。

只是,当梁妙彤的视线对上了跟着进来的姚珺盈时,她的表情立刻变得恨意十足,“你来这里干什么!容博涛,你别太过份,要想让她进这个家门,你先把离婚协议书签了。”

“妈,是我让她进来的。”容天祈简单的解释了一句,又回头看了姚珺盈一眼,“有什么话,你现在可以说了。”

姚珺盈也没有废话,直接把一份很相似的文件递给容天祈,“这是我和思思的亲子鉴定报告,上面说得很清楚,思思是我的亲生女儿。”

听到这,容思颜最后一丝希望也破灭了,绝望的跌坐在沙发上。

她不想承认这个事实,却又不得不面对它。

容博涛闻言立刻抢过那份亲子鉴定,果然如姚珺盈所说。这个时候他心里也不好受,他知道梁妙彤和姚珺盈当年是很要好的朋友,他和谁有染都没有和姚珺盈有*,让梁妙彤伤心。

几个人中,容天祈看似最淡定,瞥了一眼坐在沙发上,眼泪在眼眶里打转的妹妹,回头看向姚珺盈问道:“那你想怎么样?”

“有句话先声明一下,不管小颜是谁生的,她现在是我们容家的女儿,是我妹妹,这一点不会因为任何事而改变。”姚珺盈还没开口,容天祈又冷冷的补充了一句。

“我已经和思思分开这么多年了,我想要和女儿一起生活,她是我的女儿,你们没权利阻止。我……”

姚珺盈的话被一个冷漠到极致的声音打断,“谁说思思是你的女儿,就你……”

从门口直接走进来的裴寒轩,轻蔑的看了姚珺盈一眼,“你怎么可能生得出像思思这样的女儿,想当她的妈妈,你……还不配!”

“思思,傻丫头,别哭了,不要相信她的话,她不是你的亲生妈妈。”

裴寒轩走到容思颜身边,心疼的搂着她的肩,让她依偎着自己。

“裴寒轩,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容天祈知道裴寒轩不会拿小颜的事来开玩笑,他这么说就一定是有什么确切的证据。

被叫到名字后,裴寒轩并没有急着上前解释,而是花了好几分钟安慰容思颜,轻轻的拍着她的背温柔的说。

“你放心吧,有我在,绝对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即使她原本的目的不是你,我也不会放过。”

说完,裴寒轩这才看着门前唤了一句,“把人带进来。”

众人的视线都因他的话,转向了门口。

这时,林明带着一个容思颜从未见过的男人,走了进来。

“这个男人是谁?”容思颜当然认识裴寒轩的助理林明,可是后面跟着的男人是谁呢?他与这件事又有什么关系?

容思颜从疑惑的目光望着裴寒轩,裴寒轩则轻轻拍了拍她的手,转身看向姚珺盈道:“他是谁,其他人不认识,你应该知道的吧,姚女士?”

姚珺盈没想到裴寒轩居然把舒文骥给找了来,心中暗叫不好,可是脸上却完全没有表现出来惊慌。

“他是谁我怎么会认识,我不知道。”

“是吗?看来姚女士有失忆症。行,不记得没关系,林明,帮我提醒一下姚女士。”

裴寒轩走到梁妙彤的身边,扶她坐下。“伯母,你坐下,慢慢听他们解释吧,当年的事有很多是你和伯父都不知道的。伯父,你也过来坐。”

这是裴寒轩第一次这么尊敬容博涛,这当然也是有原因的。

“这个男人叫舒文骥,是姚珺盈的男朋友,也是她女儿的亲生爸爸,二十多年前发生的那些事最清楚的人莫过于他。舒文骥,还不快说。”

林明直接一脚踢在舒文骥的小腿上,让他直接朝梁妙彤和容博涛的方向跪下。

容思颜皱着眉看了裴寒轩一眼,这还是她第一次看到斯文优雅的林特助如此暴力,她不喜欢暴力。

裴寒轩用眼神让她稍安勿躁。

“二十年前,姚珺盈找到我,给了我一笔钱,让我帮她一个忙。

于是我帮她找了容博涛的一群朋友叫上他一起喝酒,并将他灌得烂醉如泥,再让他送到姚珺盈指定的酒店房间,让他以为自己当晚和她发生了肌肤之亲,其实那会他早就醉死过去,哪还有可能发生什么事啊!”

舒文骥在姚珺盈狠毒的眼神中,继续道:“所以,容思颜根本就不是她的女儿。现在她手上的那份亲子鉴定报告,也是我帮她伪造的。”

此言一出,容思颜惊讶的望着裴寒轩,他朝她点了点头,意思在说舒文骥说的这些都是真的,她的确不是姚珺盈的女儿。

当她刚开心了几秒,又突然想到,即使自己不是姚珺盈的女儿,可是她是容博涛的女儿,这就表示容博涛除了和姚珺盈有不清楚的关系外,外面还有别的女人。

她想到的梁妙彤当然也想到了,她回头怒视容博涛。

“没想到你外面还有人?容博涛,你对我还真是够好,枉我这些年一直忍你,因为我知道你是为什么向颜儿向我发脾气,我认为都是因为你爱我。

所以我才会一次次的忍你,没想到你早在二十年前就背叛了我,而且还不只一次。”

听得出来梁妙彤相当的失望。

“伯母,这一次你错怪伯父了,思思的亲生母亲不是别人,就是你,思思是你和伯父的亲生女儿。这份是你和思思的亲子鉴定报告!”

裴寒轩将另一份报告递给梁妙彤,剧情曲折离奇,这让在场的容家人都惊讶的说不出话来。

“不可能,这怎么可能,难道我连生没有生孩子我都不知道吗?我根本没有……”

梁妙彤说到一半,突然停了下来,一双水灵的美瞳不可思议的看着裴寒轩,在看到他点头后,眼泪再也止不住的决堤,起身走到容思颜身边将她紧紧的搂在怀里。

“颜儿,我的颜儿,妈妈的女儿!”

裴寒轩见容天祈容思颜都还一头雾水,也没有再卖关子,直接解惑道。

“当年,伯母在医院生下的女婴并没有死,而是被姚珺盈和舒文骥调了包,而这个女婴便是思思,思思是伯父伯母的亲生女儿。”

看到容博涛惊讶得说不出话,裴寒轩又继续道:“那个让伯父记恨了这么多年的男人,也是姚珺盈找来的,她故意让你以为伯母对不起你,想让你们分手,她好趁虚而入,这一切都是姚珺盈的阴谋。

二十年前她伪造了女婴不是伯父的亲生女儿的假亲子鉴定报告,让你以为伯母背叛了你,现在她又旧计重施,再次伪造亲子鉴定报告。”

当他知道这个真相时,还是有那么一刻被震惊到,他没想到姚珺盈为了得到思思的父亲,用了这样龌龊的方法。

如果不是因为有他,思思一家可能现在已经被她拆散。

容博涛知道自己居然误会了梁妙彤二十多年,而这个一直被他冷眼相待的容思颜,居然就是他们的亲生女儿。

而另一边的梁妙彤和容思颜母女,早就抱成一团哭到肩膀一个劲的抽搐。

容思颜知道真相后,非常的惊讶,毕竟这生活不是电视剧,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多的巧合,这么多的阴谋。

她恨恨的望了姚珺盈一眼,为了得到自己喜欢的人,竟然可以想到这么卑劣的方法。

联想到之前魏雪儿的一系列行为,容思颜居然反哭为笑,不过这笑当然是苦笑。爱情这东西真是个神奇的存在,它可以让你变成善良的天使,也可以让你失去理智变成恶魔。

看了看一直握着自己手的裴寒轩,他的眼里有一些红血丝,这次为了她的家事,肯定熬夜了吧。

想到这儿,容思颜又觉得,有这样一个男人一直守护着她,自己是多么幸运啊。

看着梁妙彤留下眼泪,容博涛也有些动容,这也是容思颜第一次见到在他那张严肃陌生的脸上,也开始有了一丝的愧疚和悔恨。

“老婆,对不起……我没想到她竟然是这样的女人,误会了你二十年,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容博涛的嗓子有点沙哑。

梁妙彤听到丈夫这样说,心里的恨意瞬间便减轻了许多。

其实,这些年不管他对她的态度再不好,她都不曾真正的恨过丈夫,毕竟这是她深爱着的男人,她也相信他那么做只是因为误会,也是因为他爱她。

直到她知道思思是他和别的女人生的孩子,那时候她才真正的有了恨意。

只是转念一想,这些年,容博涛也同样以为她曾和别的男人生过一个孩子,那种恨她现在更能理解。

所以,当这一切都真相大白后,她反而一点都不怪容博涛了。

容博涛转向容思颜,有些颤抖地拉起她的手,放在自己的掌心,对容思颜说:“孩子,委屈你了,这么多年我从没给过你好脸色,我……我真是混账!”

容思颜也被父亲的话说的有些难过,她强忍着眼泪,用力的点了点头:“你不用这个样子,要说有错都是姚珺盈的错,你也只是误会了而已。”

容思颜擦了擦眼泪,勉强扯出了一抹笑,“不管以前怎么样,现在一切真相大白,知道以前的事都是误会就行了,以后我们一家人好好过日子就行了。”

看着一家四口终于化解了所有的嫌隙,裴寒轩也暗暗地松了一口气。

作为容思颜的男朋友,他不愿意看到容思颜有任何的难过。

至于姚珺盈和舒文骥,裴寒轩不想让他们再打扰思思一家团聚,于是将两人交给林明处置——

容思颜家里的事解决了,因为误会消除家里的气氛比以前好了许多,虽然还是有一些尴尬,不过她能看得出爸爸在慢慢改变中。

而公司里,进修班学员甄选的日子也终于到了,整个会议室都散发着紧张的味道。

甄选的试题由百里尚亲自敲定,也由他亲自来评阅,工作中的百里尚,总是那样认真。

考试的试题分为两个环节,第一环节考的是笔试,而第二环节考的是实操。

在百里尚看来,一个优秀的设计师,必须是要同时具备优秀的理论水平和过人的实际操作技术,两者缺一不可。

其实,大家都明白,这场考试最大的争锋点,还是在于最后一个环节的比拼。

毕竟,对于像ARS这样的大集团来说,能够挤进这个集团,本身就意味着员工们专业的素养和理论水平。

在ARS集团的设计部当中,大约有50个人左右,这些人无一不是经历了层层筛选进来的。

其中获得过奖项的也不在少数,像魏雪儿那样在国外专门进修过的也是大有人在。

因此,单纯的考察理论水平,大家基本都在一个水平线上,并不会差太多。

但是实际操作的考察可就不一样了,设计是一个对创意和思维要求极高的工作,就像一千个人眼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一样,每个人的设计理念和设计风格都是不尽相同的。

对于设计的主题也会有不同的理解,除了创意和思维,设计师的绘图能力也是考察的一大重点。

都说是“光说不练假把式”,设计也是如此,不管在你脑子里有着多么伟大的创作构想,你画不出来还是等于白想。

所以,大家都摩拳擦掌,想着在实际操作考察时好好表现。

早晨的理论考试和大家想的一样,并没有什么新奇,都是一些最基本的设计知识。

或者就是针对一些设计作品说出自己意见和观点,这对于ARS公司里的人来说当然没有太大难度。

终于,下午的实际操作考试要来了。

偌大的会议室里挤满了人,毕竟对于一个像百里尚这样与众不同的大师,他究竟会选择什么样的题目来考察大家,每一个人都很期待。

“咳咳……”现在台上的百里尚清了清嗓子,对着台下的设计师们说:“我想大家都很期待今天的考试题目究竟是什么,那么,就请大家看大屏幕吧。”

大屏幕上只写了一个字:水。

看到这个题目的时候,现场立刻嘈杂了起来,大家当然不会想到,国际大设计师百里尚所出的考试题,竟然是这么抽象这么简单。

百里尚早就猜到了大家的想法,他得意的扫了一眼台下,敲了敲大屏幕,现场立刻安静了下来。

“记住这个题目相信对于大家来说是没有什么大问题的,那么,大家就回去即兴创作吧,下午5点,我的秘书会在这里等着大家来交试卷,希望你们不要让我失望。”

现场再一次炸开了锅,自己找地方去创作?难道不应该是现场创作吗,百里尚怎么会什么都不管,让大家回去创作呢?

原来,百里尚这样做是有自己的打算在里面。

在百里尚的思想中,作为一个设计师,不管你的设计作品如何,最重要的一点是,要有最基本的职业道德,具备一个设计师应该有的原则和底线。

也就是说,至少不能剽窃别人的作品。

所以,百里尚故意将这场考察课安排在私下进行,目的就在于他想看看,有多少人是能够坚持自己创作。

而又有多少人会忍不住参考别人的劳动成果,甚至,剽窃他人的设计创意。

这一边,容思颜已经在安静的工作室中咬着铅笔思考了很久,她的脑中飘过了一个又一个设计创意,却又被她一个又一个的否定掉。

总是没有一个自己特别满意的创意,容思颜不禁有些烦躁了。

而在另一边,魏雪儿隔着工作室的玻璃看着容思颜迟迟没有动笔,心里不禁一阵得意,她的心里早就有了自己的小算盘,这一次的比赛,魏雪儿势在必得。

原来,魏雪儿曾经在欧洲留学期间,看到英国的某家杂志也曾主办过一次以“水”为主题的设计比赛。

当时被评选出来第一名的作品简直可以用完美来形容,甚至说是惊为天人也一点不为过。

魏雪儿心里想着,只是一家小杂志举办的设计比赛,应该没有多少人会关注吧。

自己完全可以利用那个作品的创意,再在其中加入一些新的元素,那么第一名绝对就是她的了。

她这样想着,看看办公室里还在冥思苦想的容思颜,魏雪儿得意极了。

可是,情况再次让魏雪儿没有想到,在这种争分夺秒的紧急关头,自己的电脑却出现了故障,怎么也打不开。

“真是,人倒霉了连喝凉水都塞牙……”魏雪儿开始有点着急了。

忽然,她想起了方子元,那个傻乎乎的追求者。对,自己完全可以让他来帮自己啊。

这样想着,魏雪儿拨通了方子元的电话。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