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安之若素,前妻离婚无效

397裴少篇:容思颜现场设计完胜魏雪儿(8000+)

连番遇上这样不顺心的事情,昨晚喝高了,今早迟到了,被挂牌通报了,现在位子被人抢了,这个土包子还不肯让座,真是气死人了!

百里尚一上台,大家就瞬间安静下来,没有位置的魏雪儿像根葱白似的,杵在前面离讲台很近的地方,位置很是显眼。

百里尚也不开口,就那么幽幽看着魏雪儿,意味明显。

小姐你就这么逍魂的站着,我无法开口,看着你无法讲课求你赶紧坐下好么?

魏雪儿满脸通红,快要哭了,她魏雪儿,堂堂魏家的掌上明珠什么时候丢脸丢成这样了。

不远处的方子元想要冲她招手解围,却在百里尚一瞪眼的威压下不敢开口了。

终于,忍耐不住诡异气氛的百里尚,终于开了金口:“我理解你迟到后想要找个位子的迫切心情……”

底下又有人不厚道的笑了。

容思颜也笑了,不过笑得很含蓄!

百里尚这话说的太戳心窝了。

什么叫做“我理解你迟到后想要找个位子的迫切心情”?一句话概括了魏雪儿迟到加蛮不讲理占位的无耻作态,骂人却连个脏字都看不进,高,这才叫高。

“百里老师……”小白莲准备用最擅长的武器,眼泪!

可是,百里尚是谁,这是一个看见眼泪就想抽人的家伙,从来不会怜香惜玉。

在百里尚眼里,学生就是在凌虐中得到升华的蝼蚁,一两滴眼泪就想得到他的同情?简直是痴心妄想。

“这位同学,你要是伤心的话,出门往右拐,可以去洗手间待会再来。”

百里尚拿起铅笔,“如果你真的想挤出一个位子来听课,喏,那边有个小凳子,快点搬过来坐下听课吧,不要耽误大家时间。”

百里尚的语气终于缓和了,众人以为出现了幻听,刚才还犀利毒舌的某位老师怎么会忽然间转性了?

众人往那边一看,哈哈哈,小凳子,果然是个小凳子,不知道这位美女敢不敢坐啊,那个高度,穿着裙子一坐下可就看到*了。

百里尚大师果然是心狠手辣,很多对他抱有幻想的妹子顿时死了心。

她们没有那个魏雪儿好看,也没有人家有钱,人家还是设计部的设计师,哭起来特别招人心疼,这都被百里尚欺负这么惨了。

她们这些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女生,谁还敢往上冲啊,不说别的,就说这羞弄人的手段,谁受得了。

灰姑娘的梦不是谁都能做的!

魏雪儿顿时安静了,想要退回到后面去,又不忍心。

看到不远处容思颜一脸淡然的看着她,心里就火气大盛。

在众人下巴掉下来的咔吧咔吧声中,魏雪儿小姐毅然决然拿着小板凳,毫不示弱的将长裙往回拢一拢,双腿闭紧,一脸视死如归的……坐下了。

众人表情各异,内心为她默默竖了大拇指!

容思颜扭头不去看她,她的注意力只在上面的那个讲台上,她知道自己要做什么,自然不会将精力放在那些无聊的争斗上。

百里尚漠然的看着容思颜的样子,心里还是比较满意的,他看上的一定是最好的。

容思颜很不错,性格坚毅,温柔中带着果敢,是个很有潜力的女孩子。

关键是,她身上没有娇弱造作的忸怩,就连示弱的时候都很大方坦然。

百里尚收回目光,其实吧,他觉得魏雪儿坐在这么一个显眼的位置其实挺碍眼的,但是又不想因为她浪费时间。

百里尚从来不会将个人情绪带到工作中,如果魏雪儿是个有才干的设计师,他也一定会对她另眼相看。

可惜的是,这个女孩子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吸引他的地方!

放眼望去,又有几个人能吸引他的目光呢!

百里尚傲娇了一会,终于开始讲课。

百里尚对设计师的基础画工做了讲解,然后又唰唰唰财大气粗的完成了又一张草图设计。

他戳了戳图纸,用极为专业的语言描述了构图设计关键,粗粗几笔显示的实力让人侧目。

当然,在年轻的设计师里,最不缺的就是不认输和争强好胜,有几个男生已经跃跃欲试,百里尚请他们几位上台做演示的时候,这几位明显对大师的作品不屑一顾。

这张图看上去比刚才那一张要简单很多,只不过是一张收腰长裙的草图,线条凌乱,虽然很有灵动的气质,但是看上去过分草率了。

百里尚看着小年轻们眼神里的挑衅,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然后,几个毛头小子就开始在各自的画纸上忙碌了起来,几位看上去是素描高手,阴影处理的非常巧妙。

十几分钟后,几个人完成了各自的作品,他们照着百里尚的草图用自己的风格来描画,走下台的时候还脸带笑容看了看百里尚大师,一脸的得意。

百里尚也不生气,虽然他不喜欢这些菜鸟的显摆,但是他却不讨厌他们的自信。

因为只有这样才能让他们明白跟自己的差距,从而彻底打垮他们的自信,让他们在脚下臣服。

想到这里,百里尚微微一笑,倾国倾城的瑰丽笑容带着狡黠,助理大卫顿时感到非常不妙,百里尚大师又要不按常理出牌了。

果然,百里尚走到一幅作品面前,指着这一张很有功力的素描作品,问大家:“你们觉得这张图如何?”

“很细致!”

“细节处理很好,看上去素描功底不错!”

“高手!”

众人七嘴八舌!

百里尚摸摸下巴:“我也觉得不错呢!”

他冲容思颜扬了扬下巴:“容思颜同学,你觉得怎么样?”

容思颜抬起头:为啥是我?这叫躺枪啊!

其实她心里特别不想说,她怕说出口会得罪人,树大招风她可不想。

但是,看着百里尚戏谑又认真的样子,容思颜没办法只好站了起来。

“我觉得图虽然很规整,但是没有灵动性,作为一个设计图而言,不够好,比不上百里尚老师原图的活泼。”

众人:……

有人小声议论开来。

“容思颜明显是在拍百里尚老师的马屁嘛,我本来以为她这种性格是不会做这种事的,没想到为了能进进修班,容思颜也一样什么都肯做呀。”

“我觉得她说的挺对的,我也觉得这图不错,可总觉得少了点什么,听她一说,好像明白了。”

“灵动性是什么,不懂,太深奥了!”

“我就是觉得她在拍大师的马屁!”

百里尚愣了愣,然后嗤嗤笑了起来,一点都不严肃,容思颜被他笑得心惊肉跳,他该不会又要出什么损招了吧!

谁知,百里尚走到那几个图跟前,一张张取下来,然后唰唰唰的将其撕了一个干净。

众人又风中凌乱了,百里尚大师带给他们的不但是实力上的冲击,还有幺蛾子频出的刺激,真是神一般的体验。

“不错,容思颜说的很对!”

他指了指自己图上的一些细节,“你以为我做这些无聊的点线是为了好玩?图纸上的每一笔都是有意义的,所以,别用你的任性来理解我的作品。”

众人的目光又带了一丝嫉妒,这个百里尚对容思颜含蓄的赞美,在他们看来可是无上的荣耀。

谁见过百里尚表扬过人啊,被骂哭的倒是一堆。

“设计师必须有好的画工,但是你的画工不是用来显摆的,是用来设计的,是用来彰显灵感的,孩子们,懂吗?”

众人表示,他们已经被百里尚大师玩残了。

容思颜安静的坐回原位,丝毫没有因为百里尚的表扬感到激动,因为她觉得人家说的是事实。

百里尚很满意容思颜*辱不惊的样子,嗯,很好,有我的风范,为师很满意。

魏雪儿此时已经坐不住了,小板凳太低了,腿老是并在一起,时间久了很累,还不如站着舒服。

她看了看那个占着自己位子的黑眼镜,小声说道:“咱俩能不能换换,你的这个位置真的是我的,我不跟你计较了,现在我坐累了,你跟我换一会可以吗?”

魏雪儿觉得自己已经非常低声下气了,这个土包子一定不会拒绝吧,毕竟那个位子本来就是她的。

她现在骑虎难下,又不能在众人面前大大咧咧走到后面去,太丢人了。

但是这么下去,整个下半身跟僵尸似的,难受死了!

哪里知道,这位黑眼镜根本不吃她这一套,她推了推眼镜,连一个眼神都没有给魏雪儿,断然回绝:“我不想跟你换。”

魏雪儿又一次被内伤了!

她终于知道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是多么痛苦的一件事了。

百里尚接下来示范了一下多元化创意,用快速的构图将生活里产生的灵感记录下来,这是百里尚大师独有的修炼方法,也是他入行这么多年来形成的好习惯。

容思颜被这种方法迷住了,她不敢相信还有这么有趣的法子。

平时经常遇到灵感来袭,等到想要记录下来的时候灵感已经远走,连尾巴都摸不到。

这样的遗憾很多,掌握了这种方法,会很好的将当时的灵感最充分的记录下来,容思颜顿时有点跃跃欲试。

百里尚好像跟她有心灵感应似的,微微一笑。

下面又是一片抽气声,原来打算不再暗恋他的妹子们,又有很大一批回心转意了,仅仅是为了那个微笑,也足矣!

百里尚叫了几个菜鸟上来实践一下,容思颜也有幸被叫上了台,很多双眼睛在她身上停留着。

人们对这位名气很大、裴总的女朋友、如今又是第一个受到百里尚大师表扬加微笑的女孩子非常感兴趣,自然也很想知道她有多大的本事!

是不是徒有其表呢?还是后台很硬呢?还是……运气好的令人发指?

众人浮想联翩的时候,就听到台下又有一个女孩子站了起来。

魏雪儿已经坐不住了,她要是再不起来活动一下双腿,一会肯定会跪下。

加上对容思颜的敌对,她不怕死的冲百里尚大师推荐了自己,表示非常想要上台尝试一下。

百里尚抿唇看了她几眼,心想:这个世界这么美好,姑娘你怎么就这么想不开呢?

他点点头:“可以!”

你自己想找死,我可救不了你!

课堂上的气氛顿时热烈起来了,大家看着魏雪儿款款上台,那姿势就像后背贴了钢条,硬邦邦的。

她当然选择站在容思颜的身边,没有比较就看不出来差距。

她在国外可不是完全荒废岁月去了,她的底功可是被几个外教都夸了呢!

再说她也没有彻底见过容思颜的实力,非常想要给她一个威慑。

设计室外面的大平台上,一块大的突兀的玻璃窗下,两个男人站在那里,显然已经有一段时间了。

穆昊焱看着老四裴寒轩一脸得意的小眼神,就知道他在显摆他的思思是多么多么的能干,多么多么的出色。

“老四啊,你好歹谦虚一点,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你多能干呢!”

穆昊焱看了一眼前方讲台上站立的女孩子,不卑不亢,眉头紧锁,陷入了深深的思考当中。

“我也想低调一点谦虚一点,但是实力太嚣张不允许我藏拙啊!实在不好意思!”

裴寒轩呵呵一笑,眼神落在容思颜身边魏雪儿身上的时候明显冷了很多。

魏雪儿下意识朝着身后黑压压的人群看过去,有点骄傲。

忽然间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心里一动,寒轩在那里吗?他在看着她吗?脸颊微微一红,素描笔也跟着抖了,果然,她还是没有办法将他忘记!

方子元在不远处暗暗冲她挥挥手,给了她一个加油的手势,但是很可惜,思维跑远的魏雪儿压根没看见。

“开始吧!”百里尚微微一笑,“给你们二十分钟,灵感快速素描的主题是:飞翔!”

飞翔,一个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主题,都被人玩烂了的创意!

所有人都不陌生,也就意味着,难度非常大。

要出精品,很难,还是短短的二十分钟,考验的不仅是画工,还有灵感捕捉。

几个人开始在画纸上慢慢油走,容思颜站在画板前细细思考,然后僵着不动了,别人都开始动笔,只有她在思考着什么。

魏雪儿微微笑起来,得意非常,怯场了吧!

在这么多人面前当众拿出看家本事来表演,对一个设计师的心理素质也是一项考验,她魏雪儿见过不少这样的场面,自然是不会怯场。

想到这里,她又往后看了看,那个熟悉的身影已经不见了,顿时心里一阵失落!

这时候,魏雪儿却发现,一直思考的容思颜已经开始动笔了,二十分钟已经过去了一半,很多人的图已经有了雏形,而容思颜却用了宝贵的一半时间来思考,真是愚蠢。

容思颜进入了忘我模式,每当遇到具有挑战性的主题时她就会脑细胞快速运转,忘了周围的一切,她还有十分钟的时间,其实对她而言,已经足够了。

百里尚不远不近的看着上面几个人的动作,蹙眉,思考,瘪嘴,不屑,吃惊,所有的表情都用了一遍,直到慢慢踱步到容思颜跟前的时候,他的眼神才猛然间一亮!

这小家伙,总是会给他带来意外的惊喜呢!

容思颜素白的小手在纸上刷刷移动着,运笔如行云流水,加上她笔锋间的特别跳跃度,整个画面显得无比闲散和自由。

其实根本不用画什么飞翔,这个女孩子往这里一站,就有一种快要飞翔起来的感觉。

风渐渐吹起她的衣角,她的身体慢慢变得轻巧,飞翔,果然是一个好的不能再好的主题了。

百里尚淡淡的想着,丝毫不掩饰双眼中的得意和满意,真是有其师就有其徒。

十分钟后,所有人停下笔,百里尚又傲娇了一把。

他让所有在场的设计师给他们几个的作品打分,有人画了鸟,有人画了风……

容思颜的纸上是一个美丽的少女,少女身上穿着的是一件旗袍。

只不过这件旗袍非常特别,一个大大的羽毛覆盖了全身,少女一只脚抬起,另一只脚点地,就想要飞起来一样。

美丽的容颜和别致的服装,容思颜甚至给少女的五官都做了精致的勾勒,将整个人的气质都烘托了出来!

百里尚心里笑,这么短时间完成这样一幅作品,这已经是很多大师级别水准了,并且整张图一点都不草率,该有的点睛之处全都做到位。

不能不说,百里尚非常满意!

当然,比起自己的水平她还是有很大的进步空间,但是时间一长,容思颜的成长速度一定是非常惊人的。

人们毫无保留的将最真实的分数给了这些作品,容思颜毫无疑问的名列第一。

跟平时一样,容思颜并不在意这个成绩,她非常享受这个过程,酣畅淋漓,让思维完全投入进去,她甚至已经忘记是在这么多人面前当众表演。

但从画工来看,容思颜的水品已经很惊艳了,魏雪儿极为不甘心的看着容思颜的那张图,心里唯一的一点优势都被比没了。

魏雪儿不但输给了容思颜,就连平时她看不上眼的几个面孔都比她评分高,这让她极其郁闷。

走下台后,这堂课也到了尾声,百里尚离开后,就有很多人围了上去。

大家都对容思颜的专业水准非常好奇,虽然容思颜入职比她们时间长一点,但是水平拉开不只是一个档次,当差距过大时,人们就从最初的嫉妒变成了羡慕以及崇拜。

容思颜好脾气的跟大家交流着,一点架子都没有,很多人都对她刮目相看了!

百里尚走出门后,看到裴寒轩站在门口朝他点头,不由想到了什么:“裴总,没想到你对我的课很感兴趣?”

“百里尚大师,你手里的那张图可以给我吗?”裴寒轩早就打算好了,思思现场秀的*作一定得是他保留,谁都不能跟他抢!

百里尚睨了他一眼,非常不给面子:“我要回去入档案的,这都是进修班的基础成绩之一。”

一看裴寒轩就知道他打着什么鬼主意,他的徒弟作品是能随便给人的吗?当师傅的要保密。

“哦,基础成绩啊?”裴寒轩看了看那一叠纸,然后也不坚持,就离开了。

百里尚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喃喃:“真是奇怪,今天怎么这么懂道理了。”

裴寒轩心里的真实想法却是……你不给我,没关系,我可以偷啊!

直到后来,百里尚大师心血来潮想到这张图纸的时候,想要翻出来看看,结果却翻遍了家里和办公室连同垃圾桶都没有找到。

为此,百里尚大师非常生气,被他骂哭的设计师菜鸟又多了一成,当然,这已是后话。

裴寒轩转身走进大设计室,里面的人一看裴总来了,都笑嘻嘻朝着他打招呼。

大家心知肚明,裴总这是来看女朋友来了,话说两人的办公室已经搬在一起了,不至于这么黏糊吧!

裴寒轩走到一群人围着的容思颜跟前,真苦恼,他的思思不是他一个人的了。

“轩!”魏雪儿走过来,冲他凄凄然一笑,“昨天晚上,真是谢谢你了。”

周围的人顿时竖起耳朵,有八卦!

魏雪儿刚才跟裴总说:昨晚谢谢你了?!难道,他们昨晚在一起?

不是说裴总请他们好多人喝酒么?怎么会……

裴寒轩对魏雪儿越来越没有耐心,也觉得她越来越讨厌了,总是说这些模棱两可的话来毁掉自己的名声,严重影响到他和思思的感情。

他干脆不吭声,冷眼看了魏雪儿一眼,沉默,难堪的沉默!

魏雪儿刚想说什么,就听有人追了上来,是方子元,他今天一句话都没有跟魏雪儿说上。

刚才又给她捏着一把汗,虽然他对魏雪儿是实力有点失望,但是也不介意,毕竟人家是个乖巧的女孩子,楚楚可怜。

尤其是今天还被挂了榜,想到这里,方子元觉得裴寒轩这人挺黑的。

“雪儿,我们今晚还是出去玩好不好?我带你去一个新的地方!”方子元笑米米说道,魏雪儿脸却黑了。

周围的人顿时大悟:原来昨晚是一堆人啊,这个魏雪儿说话太坏了,总是遮遮掩掩的,居心*。

容思颜已经收拾了东西,然后走出人群,看到这样一个场景……

裴寒轩背对着魏雪儿,尽量拉开彼此的距离,魏雪儿被方子元纠缠得满脸黑线,方子元则是独自嗨到眉飞色舞,甚至伸手拉了拉魏雪儿的胳膊。

容思颜抿嘴一笑,走过去戏谑道:“裴少,你有什么事吗?”

这里人太多了,裴寒轩你不能工作时间谈私事好吧!

“容设计师。”裴寒轩严肃脸,“赶紧回办公室处理公务,上课虽然很重要,不过也不要落下工作。”

容思颜忍住笑,这人太会装了。

“我知道了,裴少。”容思颜一本正经跟在裴寒轩身后离开,身后的一干人捂着胃叫疼!

见过装蒜的,没见过这么装的,真过分啊喂!当我们所有人是瞎子不成。

“抱歉,子元,”魏雪儿忍住暴走的冲动,让自己看上去温和无害,“我晚上有事,昨晚醉酒被哥哥骂了,以后不能出去玩了。”

“那个男人是你哥?”方子元大叫!

“对,他是我大哥,亲大哥!”魏雪儿道。

“坏了!”方子元心里大吼,昨晚似乎对大哥态度不好啊,大哥会记恨他么?

一定会的!那个男人看上去脾气不好,看他的眼神也特别挑剔,方子元觉得自己悲剧了。

两个人刚回到办公室,裴寒轩就从后面环抱住了容思颜,吻上了容思颜洁白的耳垂。

热腾腾的气息让容思颜有点受不了,又不忍打断他的一片情意,只能微笑着对裴寒轩说:“这就是你所谓的‘工作’?”

裴寒轩回答的特别霸气:“当然了,你是我的女朋友,安慰我受伤的心是你的义务。”

容思颜明知裴寒轩是不满意自己总是和百里尚在一起,还是明知故问的说:“哟,是谁惹我们家顾大老板伤心了?”

裴寒轩把自己的头完全放在容思颜的肩窝里,无奈的说:“还不是那个百里尚,我早觉得那家伙看你的眼神不对了。”

看着裴寒轩吃醋的样子,就像一个小孩子一样可爱,有一个人这么在乎自己,容思颜觉得心头有点温暖。

她痴痴的笑着,打趣着说:“看来某人是吃醋了呢,你说我这一路走过来要吃你那些前女友多少醋啊?”

裴寒轩有些不满了,抱着容思颜的手又收紧了一些:“能不能不要提那些女人了,我爱的是你,现在是,将来也是!”

容思颜心头感动极了,她转过身,忽然很严肃的看着裴寒轩:“轩,谢谢你。”

如果不是因为他在身边,这里家里的变故,她真的不知道能不能承受得了。

裴寒轩挑了挑眉毛,伸手捏了捏容思颜的脸蛋:“为什么谢我呀?”

容思颜认真的说:“谢谢你一直这么爱我,一直这么支持我,甚至,为了我和魏雪儿的关系都搞得这么僵……”

裴寒轩看着脸颊有些绯红的容思颜,一时情动,吻了吻容思颜的额头。

笑着说:“傻瓜,干嘛总是这样说,我们在一起这么多年,我早就把你当成了我的家人,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啊。”

一听到“家人”这个词,容思颜忽然皱了皱眉,父母现在还处于冷战状态,自己正在为他们担心呢。

虽然容思颜很快就恢复了笑脸,但细心的裴寒轩还是看到了她皱眉的动作。

裴寒轩当然知道容思颜担心的是什么,虽然容思颜和父亲的关系一直不太好,但她肯定还是不愿意看到父母离婚。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