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安之若素,前妻离婚无效

396裴少篇:倒霉的魏雪儿

方佳佳心里暗暗骂了几句腹黑,看到裴寒轩特别热心的给自己腾了一个位置,还特别的宽敞。

那意思非常明显,他就是挨着这个让人讨厌的方佳佳,也不愿意挨着她魏雪儿!

容思颜扯了扯他的袖子,这人都进来了,后面该怎么办?

裴寒轩眨眨眼,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男人就走了进来,零点的老板,一脸暴发户的横肉,看上去凶巴巴绝对不是好惹的,但是见到裴寒轩笑得脸皮都快抽了。

“裴少,你怎么来了,蓬荜生辉啊!”

这老板绝对比裴寒轩大,还不只是大一点!

可是他的样子看上去对裴寒轩特别敬畏,还是发自内心的那种。

“今天带同事过来玩。”裴寒轩看了看已经疯狂脑补的各位年轻人,嘻嘻一笑,“老板,我要这些!”

他摆出几个手指,做了一个奇妙的姿势,那老板脸上横肉一抖,开心道:“裴少,你等着,马上就好。”

“轩,那是什么意思?”容思颜不解。

“扎啤,白酒,洋酒,放开了喝,就是不能上果汁。”

裴寒轩睨了一眼惊呆的众人,思思说要请你们喝酒,他一定会很大方的。喝吧,喝吧,敢来骚扰他的约会,一个个的真够胆量!

不一会,几个服务生逐次上来,将美味的水果和数量众多的酒瓶搬了上来。

裴寒轩扬了扬手:“我们今晚不醉不归。”

众人彻底傻眼!

谁说要不醉不归了,说好的跳舞泡妞呢,怎么会变成这样?

裴寒轩眼神亮晶晶的,特别开心,容思颜明白,他是在发泄被打扰的不满。

魏雪儿看着黑压压的酒瓶,怔了怔:“轩,我不会喝酒。”

自从裴寒轩不让她叫他轩哥哥之后,她就一会叫寒轩一会叫轩,反正怎么亲近怎么叫。

这个时候,也许是声音太小,裴寒轩根本没有听见,又或者是明明听见了当作没听到而已。

方佳佳往后面缩了缩,真是后悔来趟浑水了,原来以为魏雪儿是个淑女,没想到这么……不要脸!

裴寒轩的脸都成那样了,居然也敢靠上来。

“容姐姐……”魏雪儿声音稍微大了一些,却叫了容思颜,这回,大家显然都听见了。

容思颜微笑道:“魏小姐不舒服吗?要不要回去休息?”

她做回好人,毕竟她不想让女孩子在外面喝醉酒,但是魏雪儿怎么肯离开裴寒轩啊,她急忙摇头:“容姐姐,能给我要杯果汁吗,我喝不了酒。”

谁知,裴寒轩却忽然接话:“每个人喜欢的饮料都不一样,看来酒不适合你,还是放弃好了。”

魏雪儿眼神一滞,裴寒轩这是什么意思?

裴寒轩慢悠悠跟对面的男职员干了一杯,继续说道:“没错,就是你想的那个意思。”

方子元觉得这时候的魏雪儿有点可怜,裴寒轩在这么多人面前不给她面子,看到魏雪儿可怜兮兮的小脸,煞是心疼。

于是他伸出手,刚想拿过魏雪儿对面的酒杯,就看到魏雪儿忽然间伸出手来,白希的小手和纤瘦的胳膊显得特别扎眼。

“雪儿,你干什么?”方子元压低声音问了一句,她没有回答,而是拿起那瓶啤酒仰头灌了下去。

众人又一次呆了!

今天到底是什么日子,连续不断的冲击波袭来,脑子都快不够用了。

这些有钱人还真是会玩,各种狗血剧再现。

“喂,你不会喝,干嘛硬撑。”方子元恶狠狠瞪了裴寒轩一眼,这个男人不知道怜香惜玉吗?

“不会喝,学着喝,喝着喝着就习惯了!”

魏雪儿呛红了眼,咳咳了半晌,也没有见到有人安慰自己,唯一一个想要解围的方子元都被她晾一边了,脸色很不好看。

容思颜用眼神对始作俑者说:你看吧,都说了人家不吃你这套。

裴寒轩微微一笑,压低声音说:“喝着喝着不是会习惯,而是会反胃!”

魏雪儿的眼泪刷一下就滴下来了,裴寒轩的不留情面,她终于领教到了,他可以尽情撕碎自己的尊严,没有一丝感情,一点留恋都没有。

心很疼,魏雪儿完全没有注意到周围见鬼的眼神,一瓶瓶啤酒灌下去,如果喝醉了,裴寒轩会送她回去吗?就像原来那样。

这就是她一个劲灌酒的真正原因,她觉得裴寒轩虽然当着这么多人面不给她面子,可是如果她喝醉了,看在以前的份上他不可能就这么放任她一个人在酒吧。

朦胧中看到一张急切的脸,但是看不到那人长什么样子,只觉得有些熟悉,是寒轩吗?

魏雪儿觉得眼皮子特别重,好像整个世界都闭上了眼。

第二天,魏雪儿是在自己的公寓*上醒来的,很可惜,她没有看到想要看到的人。

桌上留着一张小纸条,大意是昨晚喝多了,所以方子元和方佳佳还有三位同事一起将她坐车送了回来。

魏雪儿非常郁闷,但又觉得这也是意料之中的事。

裴寒轩的性格如此,*一个人的时候可以*上天,可一旦他不再*你的时候,也可以让你瞬间下地狱。

昨晚的一幕幕浮上脑海,再一看表,啊,明显已经迟到了。

熟悉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是大哥魏佟,魏雪儿感觉很不好,觉得大哥这时候打电话过来一定不寻常。

“大哥!”魏雪儿嗓音明显带着刚睡醒的沙哑,“你怎么这么早打电话过来?”

“这么早?”魏佟在电话这边皱眉,“雪儿,你看看表,现在还不起*会迟到的。昨晚喝多了,你还记得是谁送你回去的吗?”

魏佟昨晚跟客人谈生意,结果在饭局上接到裴寒轩的电话,然后他叫秘书继续应付场面,自己风一样赶到了酒吧门口,然后便看到了被几个人架着出来的妹妹魏雪儿。

从小到大,他还没见过她喝过酒,并且还喝成那个样子。

她身边扶着她的那个蓬蓬头男人,明显将雪儿的身体紧紧拥住,那个姿势要多*有多*。

魏佟脸色马上就不好看了!

人群后,裴寒轩搂着容思颜出来,满脸泛红光,显然也喝了不少。

“寒轩,这是怎么回事?”魏佟脸色很不好,一看就要跟裴寒轩兴师问罪的样子,“雪儿喝成这样,你也不管管。”

容思颜眯着眼看了看这位英气十足的男人,呵呵,这话说的,好像裴寒轩是他妹夫似的,凭什么管啊!

“不好意思啊魏大哥,你妹妹不能喝酒,我说别喝了,她就是不听,结果还跟人斗酒。肯定是同事出来玩高兴坏了,我这不是叫你来接她回去了吗?”

裴寒轩露出我也是很无奈的表情,魏佟青筋一抽,走过去很粗鲁的将妹妹抱上了车。

结果,方子元不知道这就是魏雪儿的亲哥,害怕人家对他的小白花做些什么,愣是要跟着将魏雪儿送回去。

方佳佳决定跟着看好戏,再说她住的地方跟魏雪儿顺道,魏佟也可以顺路将她送回去,所以方佳佳也礼貌的跟了过来。

魏佟黑着脸将这一车人带走了。

“大哥,我没事,不跟你聊了,我要去上班了,已经迟到了。”

魏雪儿这么上进自然是因为裴寒轩,魏佟也知道他妹妹的性格倔不好劝,只能叹气挂了电话。

来到公司的时候,设计部大厅的液晶显示器上挂着今天缺勤的名单,魏雪儿光荣上榜。

上榜的还有昨晚几个喝高的同事,那闪闪发光的名字非常讽刺的扎着她的眼睛,裴寒轩你怎么能这样打我的脸?!

路过的同事看着小白莲愤怒皱眉的样子,都觉得很好笑,原来这个淑女也不是看上去的那么温和无害嘛,啧啧,平时装的真好。

有几个后勤处的小妹妹更是好奇的跑来看公告牌,呵呵,据说这个缺勤显示屏很久都没有亮过了,为什么今天忽然间亮了起来?真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

上面那一溜显眼的红名单,魏雪儿还是头一个。

助理小妹讪讪看着来找茬的魏雪儿,不知道如何是好,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会亮灯啊!

老板一大早就将这个名单给了她的上司,然后……

“魏小姐,你别生气,这都是我们公司的规定,你跟我发牢骚也没有用。”助理小妹很冤枉。

“为什么你之前就没有挂名批评,今天就例外了?”魏雪儿不依不饶,原本迟到的她显然成了很多人的笑柄。

这个魏雪儿小姐真的不应该,不就是被通报批评一次嘛,大家都是小喽啰,干嘛这么较真。

有个好心的男同事还上去跟魏雪儿解释了一番,小助理快要被弄哭了。

“这个魏雪儿真是的,这么欺负人家一个小姑娘。”愤愤不平的女路人甲。

“可不,昨天他们一起跟裴总和容思颜去酒吧玩,据说喝多了,但是我一大早就看到裴总来办公室了,容思颜人家也没迟到,她自己迟到了还有理了?”

“走吧,百里尚大师的培训课已经开始了,我们可以旁听的,进修班之前的培训是对外的,非设计部的人都可以参加,我们别在这里浪费时间了!”

“是啊是啊,人家设计部的位子都有限制,我们这个时间点去一定得站着看了。”

“站着就站着,你知道百里尚大师在外面上一次课多少钱吗,给你白服务你还不高兴。”

他们也不去看魏雪儿了,匆匆朝着设计部公用大设计室走去。

魏雪儿的纠缠丝毫没有任何效果,听到那些人嘀咕后,她才想起来今天设计部要开始在百里尚的管理下进行前期的培训了,这可是进入进修班的第一步。

想到这里,魏雪儿也不多停留,只能狠狠瞪了那个小助理一眼,匆匆赶往设计室。

结果她人一到门口就傻眼了!

两百号的大厅里座无虚席,很多临时加派的椅子也挤挤攘攘的,很多人拿着录音笔,笔记本,一脸专注。

很多人在走廊和后面的空位上站着,表情非常严肃,大厅前方,是设计部的座位,因为魏雪儿来得晚了,她看到自己位子上已经有了人,是一个新面孔,她不认识。

百里尚已经开讲,跟平时的毒舌不同,工作中的百里尚非常认真。

他一手拿着激光笔翻阅自己的教案,上面密密麻麻记录着自己的设计理念,另一只手在黑板上的素描纸上刷刷做示范。

运笔行云流水,线条优美,几笔之后,一个服装素描图就出现了。

这是一个好设计师要花上一周才能完成的细致图纸,底下新人菜鸟们看着百里尚的鬼斧神工,都暗暗吸口凉气。

乖乖,这个男人的素描功力跟人一样惊人。

前排座位里,容思颜认真的看着百里尚的动作,脑子里飞快的思考着,这时候的她已经被百里尚大师的神来一笔完全吸引住了。

她也想要做一个这样强大出色的设计师!

百里尚幽暗的目光在众多菜鸟设计师的脸上转悠了一圈,似乎对大家的认真态度感到比较满意。

但是,远远不够!

他狠狠敲了敲画板,然后指了指自己的教案道:“别以为听我讲课很嗨,看见我的图也觉得很嗨,我不是让你们来看着我嗨的!”

他眼神精光乍现,容思颜就觉得这位大师要出什么幺蛾子了。

百里尚继续说,“我的这张图就相当于涂鸦作品,我要你们展现的作品远远不是这个水平,无论从画工还是从构思灵感上,都不能比这个差,这是最基本的要求。”

底下的菜鸟们开始颤抖了。

百里尚大师果然是一刻都不让人消停啊,好好听个讲课还要这么费脑细胞。

大师那画工可以跟专业级的画师比美了,再说如今设计师又不是要求每个人都必须有绘画的基本功。

更何况现在的作图软件这么多,电脑上鼓捣一下就可以完成设计了。

百里尚显然就是没事找抽的典型,或者说,他就是专门派来欺负他们菜鸟的。

百里尚看着大家不服气的眼神,显然已经料到了他们的想法。

他鄙视的微笑,声音里带着明显的看不起。

“我知道,你们都喜欢用电脑,你们的脑子跟那种点点豆豆就能弄出设计图的机器真是般配,活该一辈子成不了出色的大师。”

百里尚觉得自己说的还不够狠毒,于是又添一把火。

“你们这种点点豆豆设计出来的垃圾,只配拿到大街上跟卖年画的放在一起,等到过年十五的摆出来显摆一下,糊弄一下外行还行。”

“设计师想要走捷径,你们穿衣服怎么不走捷径?穿什么**长裤衬衫啊,直接裸奔不就得了?”

底下人哄堂大笑!

刚才还一脸不信的新人们低下了头,他们实在想不明白,为什么画图跟裸奔就牵扯上关系了?

百里尚戳了戳自己的教案:“我的教案每一个字,回去好好研读,上课笔记做全了。”

“记住,别期望下课后从我这里拷贝教案,你们没长脑子吗?还是脑沟回不够用?我教案只在上课时候露面,平时它很忙,你们见不到它的。”

“但是考核全都靠它,你们看着办。”

底下一片无数内出血,百里尚太狠毒了,真是杀人于无形啊!

天理何在!

容思颜忍着笑,她早就知道百里尚难伺候,没想到居然*到这种地步了。

但是她心里对他充满敬畏,一个年轻人就有着一流国际设计大师的名号,他的成功绝对不是偶然,谁知道他今天嚣张的背后隐藏着多少汗水和付出呢?

她勾起嘴唇,将百里尚的所有东西都牢牢记下。

后面空位上,因为迟到跟很多人一样站着听课的魏雪儿,感觉就不那么美妙了。

她靠的那么后,又是近视眼,今天来得太急隐形眼睛也忘戴了,怎么能看见投影仪上的教案写的啥。

她对百里尚这个人非常害怕,这么紧张的气氛下,她不敢大大咧咧走过去跟那个坐在自己座位的女孩子抢位子。

只能安心等到培训间歇,等大家休息的时候再去抢回自己的座位。

想到这里,魏雪儿忍着!

方子元在最边上,他没有看到魏雪儿,自然非常着急。

他也迟到了,名字也挂在了那个显示屏上,但是他不在意,眼下他很想知道魏雪儿来了没有。

但是听到百里尚那些威胁的话语,只能全神贯注赶紧做笔记。他要上进,要让魏雪儿对他刮目相看。

好不容易等到讲课间隙,大家终于暂时松了口气,可以活动一下身体了。

魏雪儿匆匆来到自己的座位前,看着这个脸生的女孩子,一身土老帽的呢子连衣裙,黑框眼镜。

她指了指自己的位子:“不好意思,这是我的位子,麻烦你让一下。”

黑眼镜正在紧张的完善笔记,她没有笔记本,只能拿着小本子刷刷的快速写着,被忽然间打断后显得很迷茫。

看着眼前精致美丽的少女,她迟疑道:“为什么我要让?这是我提前来抢到的位子!”

魏雪儿就乐了,心想这个土包子是谁啊,这是设计部的专属座位,她一个外行来这里抢了位子还大言不惭不想让。

真是气死人了,优越感让魏雪儿脸色显得很高冷:“这是设计部的专属位子,你不能坐在这里。这是我的位子,你让开。”

黑眼镜显然不打算屈服,她其实想不明白,为什么位子空着不让人坐。

一个后来的人就可以冲上来让自己让位,这是什么歪理。

她不紧不慢推了推眼镜:“抱歉,我来这里的时候是空位,我问了工作人员,他们说只要是没有人的位子可以自由挑选,你没有权利让我离开。”

“你……”魏雪儿着急了,周围很多人已经看到了他们的争执。

显然已经认出了这一位就是最近在公司很火,今天又刚迟到的魏雪儿。

曾经追裴总,破坏人家容思颜恋爱关系的小白莲,大家开始嘀嘀咕咕起来。

没过多久就到了下半堂讲座,百里尚已经摇晃着从门外走了进来。看到魏雪儿这边突兀的争端,眼睛眯了眯。

然后一脸没事人似的走上了讲台,高雅的像个走向神坛的祭祀。

魏雪儿又羞又恼,真不知道今天自己为什么这么倒霉。

连番遇上这样不顺心的事情,昨晚喝高了,今早迟到了,被挂牌通报了,现在位子被人抢了,这个土包子还不肯让座,真是气死人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