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安之若素,前妻离婚无效

393裴少篇:姚珺盈的阴谋

大伙嘻嘻哈哈吃了饭,然后拐进酒吧继续逍遥,几个不喜欢吵闹的提前离场。

为了炒热气氛,方子元大大方方叫来了自己的朋友,两个长相帅气气质猥琐的男人加入了狂欢的队伍。

零点酒吧是个非常传统的酒吧,一众人进门后发现很多白领学生都聚在了起来。

方子元对这地方太熟悉了,他嘴角勾起,看着那些正儿八经坐在一起交谈的人们有点不屑。

都是来玩的,还装着么高雅,想高雅来酒吧干嘛啊,酒吧就是疯狂的地方。

尤其是这间零点酒吧,外围是给大众娱乐的,高级会员在内围可是有很多玩的。

当然,也有很多少儿不宜的。

看着身边跃跃欲试的同事,方子元大方的打了一个响指,递给服务生一张贵宾卡:“大家好好玩,今天所有消费算我账上,我们去里面,很多好玩的!”

除了魏雪儿一脸淡然,其余的男男女女都欣喜若狂,这么疯玩要多少钱啊,有钱就是任性!

方子元看了看魏雪儿,见她一脸严肃的样子,不由的觉得好笑。

也不知道她是见多不怪还是根本不感兴趣,不过既然她来了,方子元还是很高兴的。

一边的哥们戳戳他的胳膊:“嘿,今天的这几个*各有千秋啊,快给兄弟们介绍介绍。”

“就是就是,你一个人怎么能够享用这么多,我喜欢那个坐在一边文雅不爱说话的*。”另一个摸着下巴道。

“你们千万别,人家可都是魏家的掌上明珠,除了她,其他人随便你们搭讪,至于上不上勾嘛,就得看你们自己的本事。”

方子元呵呵一笑,“至于魏雪儿,她可是我的猎物。”

“哟,这么快就有了猎物,你小子不是要当设计师了吗,第一天就把同事捞出来泡,不厚道!”

“你看她身上的那些衣服,全是高端定制,而且你也说了她是魏家的人,你小子想要用钱砸死人家,也得看人家能不能看得上你。”

方子元的这几个朋友都是同道中人,浑身上下就俩字可以形容:有钱!

“女人都一样,但是我喜欢跟我条件相当的,谁喜欢那些看见我满眼打着$的女人,多俗气。”

方子元呵呵一笑,潇洒的招呼大家去了内围的贵宾席——

窗外,一轮冷月高挂,随着初冬的临近,天气慢慢寒冷了起来。

街心公园里,三三两两的人群结伴穿过,似乎不愿停留太久,比起夏日的公园,眼下的时节太过清冷了。

一个高挑的长发女人穿了一件黑色的风衣,在枯黄的草坪边上来回踱步,不时朝周围张望,她站在暗色的阴影里,背对着路灯,只能看到她的微卷长发。

不一会,公园远处的小路上慢悠悠晃过来一个男人,身材很高,从轮廓看是个修长的男人。

只是他此时微微佝偻着脊背,一边走路一边摇晃,就像是喝醉了酒。

黑色风衣女人转过身来,朝着不远处走来的男人皱眉,这个女人正是下午才去过容家的姚珺盈。

经过路灯,露出男人清瘦却微微发黄的脸,跟姚珺盈差不多的年纪,长相也算是不错,只是看上去精神不振。

如果是白天的话,还能看到他泛黄的眼白,下眼皮也微微的浮肿,带着一股淡淡的青色。

姚珺盈非常生气,在冷风里等了一个小时,这个男人才来,显然他迟到了,迟到了一个多小时。

男人似乎并不觉得有什么错,非常坦然的晃到姚珺盈身边,高出她一个头的身高显得压迫感十足。

“舒文骥,这都什么时候了,我在这里等了你一个多小时,你就不能上点心吗?”

姚珺盈的美眸中满是怒气,一脸嫌弃却又不得不接近的样子,看上去忍了很久。

“女人,你这么大脾气干嘛!”

舒文骥嘿嘿一笑,原本带着几分斯文的气质荡然无存,露出一口淡黄色的牙齿。

他刚才手气很好,跟几个兄弟在一起玩牌赢了不少钱,要不是这个女人多事,他今晚一定会发笔横财。

但是他又不敢不来,姚珺盈这个女人他最清楚了,看上去长得不错,工作也体面,但也是个不好惹的女人。

加上他在她身上得了不少好处,他虽然很不愿意,依旧来赴约。

“你又去赌?”姚珺盈看了看舒文骥的脸色,就知道他刚才在干什么了。

“我给你的那些钱你不好好生活,都拿去玩牌,你这个无底洞谁能填满。”

姚珺盈咬牙切齿,这个舒文骥不是别人,正是她姚珺盈女儿的亲生父亲。

大家都认为姚珺盈是单亲妈妈,养着一个女儿很辛苦,也听说她的男朋友病故很久了,所以对舒文骥,几乎没有人知道他是谁。

加上姚珺盈跟舒文骥如今已经不在原户籍地工作,两人又都刻意的做了隐瞒,所以身边很少有认识他的人。

这个舒文骥在姚珺盈年轻的时候疯狂的追求她,两人曾经一度差点走到了一起。

但是姚珺盈心里有人,而舒文骥又是个不折不扣的赌徒,还没有正式工作,别说养孩子老婆了,就连自己也养活不了。

姚珺盈自然不敢将自己托付给这样一个男人,自从容博涛跟梁妙彤结婚并生了两个孩子以后,她心中嫉妒的野草就越发疯长。

“说吧,叫我过来干什么?”

舒文骥看到姚珺盈发呆,似乎很不高兴,“这么晚叫我出来就是看你发呆?”

呵呵,还以为你是青春貌美的少女呢,露出那种表情给谁看。

“我让你做的事情你办的怎么样了?”姚珺盈问。

“你不是知道了吗?”舒文骥呵呵一笑,伸手搓了搓手指。

“你之前不是找过那个女人了吗?你已经达成目的,让人家夫妻俩闹得快离婚了,你还来问我。”

姚珺盈看了看男人的动作,知道这是他问她要钱的手势,不由非常愤怒:“我已经给过你一笔了,你怎么还要。”

“那几千块钱能干什么,请朋友去唱歌吃顿饭都不够,你当我是要饭的吗?别忘了,我给你办了多少昧着良心的事。”

舒文骥不是什么善茬,他知道姚珺盈的软肋,这么多年帮助她动手脚,但是好处也不少。

“我做的这么多事情,难道还不值得你多付点辛苦费?”

加上他捏住了姚珺盈不敢动他的把柄,经常找借口问她要钱。

“我没钱了!女儿刚刚嫁人,你这个当爸的不管她,我总不能一点嫁妆都不给。”

姚珺盈真想抽这个男人一耳光,但是她知道他还有用,所以只能忍住。

舒文骥呵呵一笑:“那好,你不给,我就问女儿要去,反正我也不怕丢人,正好趁这个机会见见女婿和亲家也不错。”

“你不能去找她!”她的女儿不能有这么一个丢人的爸爸,姚珺盈拖住他的胳膊,想了想,还是从包里取出一千块,“我现在只有这么多了。”

“算了,我也不想难为你,谁让你跟我……那么有缘分,你放心,你让我给你弄的亲子鉴定报告我会想办法。”

她是他的女人,却像狗一样使唤他。要不是看在她还有点钱的份上,他早就把这个女人收拾了。

“你刚才说的,他们真的快要离婚了?”

姚珺盈之前跟梁妙彤见面后,不能一直监视着他们,只能让舒文骥帮着盯住他们的一举一动,因为舒文骥的房间就在容思颜家的对面楼。

“嗯,你的情敌要跟你的老*离婚,看来你的挑拨已经起作用,只要你把你和容思颜的亲子鉴定报告给他们看,应该就会彻底如你的愿了。”

“不过今天容思颜的男朋友,裴寒轩也跟着一起来了,这个男人可不好惹。”

舒文骥的唇角轻挑,姚珺盈一听便知道他这又是要问她要钱了。

果然,舒文骥立刻说道:“你要知道我帮你做这个假的报告,也是冒了很大的风险,这份报告是不是应该至少值这个价呢?”

舒文骥比了一个二字。

“两千?”姚珺盈小心翼翼的问道,当然她也猜到肯定不可能会这么少。

“你当是打发要饭的吗?两万。”他当然也不会开口二十万这么多,因为他知道姚珺盈给不出,两万的话还有可能。

“如果不给的话,那我可不敢冒这个险,要是被裴寒轩发现了,我就惨了。”

舒文骥在S市混了几年,当然也知道裴寒轩是什么人物,他之所以敢这么做,就是认定他对容思颜只不过是玩玩而已,像他那样的公子哥怎么会对哪个女人从一而终。

“不过,我先说好,这是最后一次,以后我不会再为你做任何事,也不会向你要钱,以后我们最后见都别见。”

“哼,窝囊废,连个毛头小子都害怕。”姚珺盈故意激他。

舒文骥脸色一暗,猛然跨上前一步,狠狠抬起了姚珺盈的下巴,此时他的脸色非常阴郁,在夜里显得很可怕。

“女人,别用那种无聊的激将法,对我不管用。你如果有精神,就多花点精力在容博涛身上,我觉得人家就算被老婆踹了也看不上你。”

“还有,别挑衅我,我的脾气可不是永远都那么好!”

姚珺盈脸色一变,色厉内荏道:“你别给我装大尾巴狼,你吃我的花我的,还这么对我,你想造反吗?”

“宝贝!”舒文骥呵呵一笑,“我不是想造反,我是想看看……你最后会活得多惨。”

他虽然是个小混混,可是论心机论恶毒,他完全不能和姚珺盈比,二十多年前他可是亲眼看着他怎么算计容博涛梁妙彤两夫妻,把人家原本幸福的家庭折腾到现在快要离婚的境地。

“你混蛋!”

“报告过两天我会寄给你,记得明天把两万元打到我的帐上,否则我就直接拿着你的那些证据去找裴寒轩,我想他应该很有兴趣,而且他出的价想必比你高很多。”

说完,舒文骥便冷笑一记转身离开。

看着舒文骥大大咧咧走远的身影,姚珺盈狠狠握拳,她知道舒文骥给自己做了些什么,从一开始就让他参与了自己的所有阴谋。

她万万没想到,这个男人越发像条毒蛇,让她难以控制。

但是想到刚才舒文骥的那些话,容博涛终于跟梁妙彤走到了婚姻的尽头,她心里还是非常愉悦的。

梁妙彤,不知道当她看到她准备的这份亲子鉴定报告,会有什么样的美好表现呢?

想到当年容博涛对梁妙彤呵护备至的样子,她尽管对容博涛百倍讨好也得不来他半点的温柔体贴,姚珺盈心里就非常愤怒。

她梁妙彤凭什么就比自己好?凭什么跟自己争?

如今,梁妙彤的一双儿女事业有成,才貌双全。

而她自己,有一个默默无闻的女儿,单亲家庭,又找了一个平凡的女婿,怎么看,都比梁妙彤差了很多。

她不甘心!——

另一侧,喧嚣的零点酒吧,十一点准时开始的乐队驻唱已经拉开了夜生活的帷幕。

舞池里,伴随着越发激烈的音乐,男男女女疯魔般的肢体扭动着,吵闹着。

容思颜被裴寒轩带到二楼的一个包间内,低下头就能看到舞池里满地的男男女女,不由感叹年轻就是好啊,真是可劲的折腾也不会腰酸背痛。

“思思,你想什么呢?是不是这里太吵了?”

裴寒轩看着她怪异的表情,这里已经比大堂里安静多了,但是还是能够听到*的音乐声,毕竟这里不是来吃饭的,而是来放松和狂欢的。

“不是,我就是想吧,你说现在这些人怎么都喜欢这些骄奢淫逸的东西呢。”

“思思,我也喜欢。”裴寒轩温柔一笑,“这里最不缺的就是道貌岸然和衣冠*了!”

容思颜大笑,因为裴寒轩的自我嘲讽,她阴暗的心情瞬间好了很多。

至少,她还有他。

零点酒吧的包间与别的酒吧相比,其中一个特色便是它的包间。

它不像其他酒吧,每个包间的隔音很好,又是单独的房间,这里的每个座位两侧都加埋了木质的屏风,有单独的小门,但是顶上是通着的,周围的喧哗自然都能听的清楚。

“雪儿,你要喝点什么?”方子元一伙人进到贵宾包间后,就直接做到了魏雪儿的身边,并殷勤的招呼她。

魏雪儿微笑着摇头:“谢谢,给我来杯橙汁。”

说实话,她现在特别想回家,一点都不想跟这些人纠缠在一起。

但是想到自己以后在公司的处境,她还是忍了下来,她需要自己的朋友圈,需要有人帮自己,想起人缘颇好的容思颜,魏雪儿脸上带笑,“谢谢你招待我们!”

“你太客气了,虽然我们认识不久,不过我以为我们已经是朋友了。”

方子元大大咧咧靠在椅背上,在自己兄弟的挤眉弄眼间将自己的手臂搭在了魏雪儿的椅背上。

方子元在心里想着,我可不光只是想和你做朋友。

一起来玩的有几个男同事,还有几个脸生的女同事,魏雪儿平时也不是特别注意他们。

但是现在,她一一打量这几个人,发现了一张似曾相识的脸。

女孩子,娃娃脸,这个人上次跟百里尚发生过一些不愉快,好像跟容思颜一起进到ARS的,但是明显没有容思颜混的好。

魏雪儿笑米米往娃娃脸跟前坐了坐,给她递过去一杯果汁:“你喝饮料吗?”

娃娃脸一看魏雪儿,愣了一下,显然没有料到这位傲娇的千金小姐会对自己这么和颜悦色。

别人不知道魏雪儿,但是她却不可能不知道。

但凡跟容思颜扯上关系的人,娃娃脸都非常熟悉,就好比眼前这个人畜无害的淑女魏雪儿,之前可是听说跟裴寒轩裴总的交情不一般。

娃娃脸名叫方佳佳,年纪要比魏雪儿大一点,心智自然要比她成熟。

所以,她不会被表面上的东西欺骗,她的警惕性很高,所以看到魏雪儿的示好,心里想到的却是……

魏雪儿,这是想要把她当枪使吗?

她其实猜得没错。

魏雪儿不但想要拉拢别人,还想让他们成为自己的炮灰。

当然,这些炮灰最好经久耐用,能给自己的情敌造成致命伤。

她一点都不介意给容思颜添堵,越多越好,让她每天都不得安宁最好。

方佳佳歪着头,眼睛闪闪发亮:“魏雪儿,你很讨厌容思颜吧!”

说得非常直白。

魏雪儿当场就傻啦,这人也太直接了吧!

“不好意思,你这话什么意思,我不太明白?”魏雪儿装作很胆怯的样子,眼神躲闪。

“行了,我们好歹是同事,你也别给我装,我也不喜欢容思颜,跟她身边的裴寒轩没有关系。”

方佳佳承认的很大方,“我不服气她取得现在的成绩,所以才会讨厌她,或许应该说是有点嫉妒她更准确一些。”

魏雪儿有点无语。

这对话要怎么进行下去?这个娃娃脸太憨直了,不,是脑子太简单了吧。

方佳佳看了看魏雪儿:“所以我可以暂时成为你的朋友,跟你站在容思颜的对面。但是,我对你们的感情生活不感兴趣。”

魏雪儿的水杯抖了抖。

谈话很诡异,拉拢结果却是意外的……顺利嘛。

“我跟寒轩是青梅竹马!”既然已经这种情况了,魏雪儿索性就把话给说得更明白。

“要不是容思颜在中间做手脚,我们俩是不会分手的。我留在ARS就是为了找回我的男朋友,我跟他在一起很多年,我们是彼此的初恋。”

“哦?青梅竹马?”方佳佳想了想,其实她真看不出来魏雪儿跟裴寒轩之间有啥纠葛。

如果非要说真的有,那就是眼前这位小姐对人家裴总太太太……太热情了!

“我说了,我对你们的感情世界不感兴趣。”方佳佳微微一笑,“但是我们有一个共同的敌人,所以当盟友还是不错的。”

“谢谢你!”魏雪儿小声说。

心里想的却是,这个方佳佳真的是太不上道了。

不过这样也好,多一个盟友总比多个敌人要好,即使不是盟友,她想方佳佳也不会帮着容思颜来对付她就对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