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安之若素,前妻离婚无效

392裴少篇:容思颜是容博涛的亲生女儿

客厅里梁妙彤和容博涛各自坐在沙发的两头,容天祈则站在一旁,脸色比两位老人家更差。

在看到裴寒轩居然也跟来后,三人都同时一愣。

梁妙彤的脸上有点尴尬,眼睛红肿明显是哭过了,想要站起身招呼裴寒轩,却又不好让晚辈看到她这个样子。

容天祈则在看到裴寒轩之后,原本就皱着的眉,皱得更紧了些。

而当事人裴寒轩却好像什么都没有看到似的,任由容思颜给他倒了一杯水,他也不把自己当外人,直接走到沙发上坐下。

这时家里的气氛,任谁都看得出来,非常的古怪。

裴寒轩完全没有一点第一次去女朋友家的紧张,容思颜顾不上他,也没有把他当成外人。

容思颜想,反正上次姨妈家婚礼他都跟着去了,给他倒了杯水后就把注意力放在了氛围诡异的父母身上。

容博涛显然没有料到裴寒轩也跟来了,一时间脸色微变。

他双眼微陷,看上去很不精神,但是跟平时的飞扬跋扈不同,他今天特别安静,安静的诡异。

只是,容博涛的眼神在看到容思颜的时候还是起了变化,虽然变化很细微,但还是没能逃过裴寒轩的眼睛。

裴寒轩比较感兴趣的是,容博涛在看着思思时,那眼神中的恨意他能明白,可是那几分很细微的愧疚是怎么回事?

还有容天祈,上次他就看出来了他的心意,他对思思根本就不是什么兄妹之情,而是真正的男女之爱。

他现在这表情是什么意思?梁妙彤是失望,可他这分明就是绝望!

“小颜,你过来一下。”容天祈将容思颜叫到自己身边,也没有再顾虑裴寒轩的存在,非常严肃的看着他最心爱的妹妹。

“既然你也来了,那就一起听听吧,反正也不是外人。”

如果是一般人,虽然身为男朋友,毕竟还不是女婿,这好歹也算是别人家的家事,大多会避嫌躲开。

但是裴寒轩不是一般人,他在关键时刻总是会有一颗二货的心和多管闲事的脑子。

在他的心里,这家里的事情等于思思的事情,而思思的事情当然就是他裴寒轩的事,所以,今天这件事,他当然也就不打算置身事外!

还有一点,他看这容博涛越来越不顺眼了。

怎能容得了他一个大男人欺负这两个女人呢,别人他管不了,可是他的女人岂能让别人欺负了,即使这个别人是思思的养父也不行。

“阿姨你别伤心,有什么事情跟我说,我会帮你解决的!”裴寒轩一开口,容博涛的脸色便是五光十色,更加难看了。

容思颜跟他不对盘,现在又来了一个把自己不当外人的男朋友,偏偏这个年轻人还不是一般人,惹不得!

容思颜怪异的看了看裴寒轩,心想你还真不把自己当外人啊,看到母亲也没有避讳的样子。

容思颜想了想,裴寒轩这么做也是为了她,如果不是她的家人,以他这个大忙人,哪有闲心来操心别人的家务事。

其实裴寒轩也是有私心的,毕竟这个容天祈对他的亲亲女友可是有着不轨之心,虽然说是哥哥,可是没有血缘关系呢,他当然得小心提防。

在他的认知中,这个容天祈是个比百里尚威胁性强百倍的人物。

“你真要让这件事闹的沸沸扬扬吗?”容博涛冷哼一声,显然没有底气。

“事情都还没有定论,你就相信她的话?天祈,我是你爸爸,你就这么不相信我?”

容天祈看了自己老爸一眼,没有理会,而是直接对妹妹说。

“小颜,我现在要说的这件事……我也想过到底要不要告诉你,这其实是爸妈以前的事,可是……”

容天祈说到这里时,梁妙彤又开始哽咽,显然这件难以启齿的事让她相当伤心。

可是她却和平时不一样,以前她伤心时都会将女儿抱入怀,这是一种最好的自我安慰。

可是现在,容思颜主动想要去抱梁妙彤,她居然像吓到一般,退了好几步。

容思颜的手悬在了空中,一时之间不知如何是好。

妈妈从来没有这样对过她,当然是退后的时候,她也能看出梁妙彤的心里也不好受。

对她的感情好像很纠结的样子。

容思颜急切的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哥,你快说吧,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容思颜多多少少有些预感,这件事一定与她有关系,否则哥哥不会欲言又止,妈妈也不会这么拒绝她。

“小颜,你还记得前段时间我们回乡下,参加表哥的婚礼,见到的表嫂的妈妈吗?”

容天祈看了爸妈一眼,终于还是开了口。

容思颜拧了下她漂亮的眉头,“哥,你是说姚珺盈?”

她并不觉得自己直呼这个女人的名字有什么不对,在裴寒轩给她看了当年的那些资料之后,她对姚珺盈就完全没有好感。

容天祈轻轻的点了点头。

“和她有关系?她来找妈妈的麻烦了,是吗?”说完,容思颜还转头瞪了爸爸一眼。

那个女人和爸爸之间当年一定有什么事发生过,所以妈妈才会如此的伤心。

“事情还没有调查清楚,你就非得先闹得人尽皆知吗?”容博涛再次出声制止。

裴寒轩这时也皱起了眉,这件事似乎并不只是夫妻俩斗斗口角这么简单,他犹豫着是不是该回避呢。

可他还没行动,就听容天祈大声回应道:“爸,这件事不光是你和妈妈地事,小颜也是当事人,她有资格知道。”

梁妙彤很难接受这个现实,知道儿子即将说出口时,她双手抬起捂住了耳朵,不想再听一次这让她心痛的事实。

“到底怎么回事,哥,你快说。”容思颜被他们调足了胃口,越来越好奇,却又因为有不好的预感,又不太想知道。

“小颜,姚珺盈上午来过,她说……你是她和爸的女儿,是她将你丢在我们家门口的。”

容天祈纠结了许久,最终还是把这个让他绝望的消息说了出来。

说完后,他冷冷的扯动了一下嘴角,真是太可笑了,他爱了这么多年的女人,居然真的是他同父异母的亲妹妹。

容博涛其实也同样的觉得难以相信,这个他一直骂是野种的女儿,居然是他的亲生骨肉?

可是,一日没有做亲子鉴定,他便不愿相信这个事实。

“妈妈,你告诉我,哥是骗我的对吗?”容思颜傻了,“这不可能,这怎么可能呢?”

她宁愿自己是个孤儿,也绝对不要跟那个女人有任何关系。

梁妙彤眼圈也再次红了:“颜儿,我的颜儿,你说,我现在该怎么办?”

颜儿是她最疼爱的女儿啊!

她对她的疼爱,付出甚至超过了亲生儿子容天祈。

砰地一声,容博涛手里的茶杯掉在地上,冒出一片白烟!

“妈妈,她这么说一定是有目的的,我怎么会是她的女儿,不可能,我不相信。你也不要相信,她一定是嫉妒你,所以才会这么说,故意破坏我们家的感情。”

容思颜无法接受,但是一想到当初刚看到姚珺盈时,父母的表情,她又不得不胡思乱想。

容博涛呆了呆,显然不知道如何处理这件事。

梁妙彤一直将容思颜当做亲生女儿来看待,姚珺盈是她心里的最大阴影,但是她却没有想到,这个女人居然告诉她,她最爱的女儿是她的老公背叛她的证据。

她现在无比的纠结,明明知道这件事与容思颜没关系,她却做不到完全不芥蒂的像之前那样对她好。

可是如果让她放弃这个女儿,她也做不到。

看着妈妈纠结的脸,容思颜的心里更不好受。这件事不管怎样都需要一个明确的答案,于是……

“哥,帮我和爸做DNA亲子鉴定吧!”

这是唯一的办法,也是最快捷的方法。

梁妙彤此时已经心灰意冷,她对容博涛的信任崩塌了,对这个老公她已经失望透顶,离婚也无所谓,被姚珺盈抢去也没关系,可是她的小颜,她不能让任何人抢去。

“不要,你为什么要做亲子鉴定,你是我的女儿,和别人什么关系都没有。”

梁妙彤一把将容思颜拉到自己身边,紧紧的抱住。

“妈妈,你放心,不管结果怎么样,我都是你的女儿。做亲子鉴定只是为了揭穿那个女人的阴谋,我不可能是她的女儿,绝对不是。”

梁妙彤看到容思颜的伤心不亚于她,心中有许多的不舍,却又不能让以前那样明白的表达出自己对她的心疼。

容思颜想想这突然炸开的大雷,居然想着想着便笑了,她没想到这么狗血的事居然也会发生在她头上。

妈妈之所以这么难过,一方面是因为丈夫的背叛,而另外更大的原因则是因为她那个背叛后的产物!

这么多年,爸爸讨厌她,是因为她让他想起妈妈曾经的背叛。而现在,她的存在则是证明了他曾经对妈妈的背叛,那她的存在到底有什么意义,似乎生来就是让父母不合的。

容思颜对这个父亲真的是感情复杂,她感激他的养育之恩,却又被他的冷酷伤害着,如今他又过来伤害她的妈妈,她是那个人的女儿?不,她不相信这是真的!

“我不是她的女儿!”容思颜眼神坚定,“你去告诉那个女人,我的母亲只有一个,那就是梁妙彤,这件事,谁都改变不了。”

裴寒轩搂住她的肩膀:“思思,别急,这件事我看不是这么简单,亲子鉴定的事交给我,最快二十四小时就出来结果。”

他转头对梁妙彤微微一笑,“阿姨,这件事,你放宽心!思思一定是你的女儿。”

他才不相信那些鬼话!

“容博涛,你这么多年来误会我,你一直都相信姚珺盈的话。”

“无论过去,还是现在,只要是那个女人说的,你就一定会相信。”

“你怀疑了这么多年,我们互相迁就了这么多年,现在看来,还是我强人所难了。”

梁妙彤缓缓流泪,眼神却异常坚定,“既然这样,正好孩子们都在,我们离婚吧,咱们谁也不要牵绊谁了。”

容博涛沉默不语,头一直垂得低低的。

“没想到前后两次,都是被这个女人操控着。”梁妙彤已经完全对他心灰意冷了。

当年,她也知道姚珺盈追过容博涛,可是当时,她选择了相信他,从未怀疑过他与她最好的朋友会有染,可事实呢,证明她这些年一直相信错了人,也忍错了。

“颜儿,你从来都是懂事的孩子,不管结果怎么样,你都是我的女儿。现在我跟他,恐怕是不可能继续一起生活了。”

梁妙彤语气虽然委婉,但是容思颜知道妈妈是下了决心!

其实她心里并不希望父母走这一步,但是他们之间有很多问题没有弄清楚,她不是一个守旧的人,如果父母双方暂时分开,或许也是一件好事。

梁妙彤不可能放弃自己的女儿,哪怕她是她恨的那个女人的女儿,只是暂时她不知道如何面对容思颜而已。

这么多年来,她都一直在忍让着容博涛,因为她明白他在想什么,也知道他这样最初的理由也是因为他爱她,所以才无法接受象征着那个孩子的替身容思颜。

就因为知道,所以她没有真正的和容博涛分开,也一直委屈着女儿,可现在她觉得这二十年来,自己所做的退让都是一场笑话。

梁妙彤望了一眼裴寒轩,面带歉意:“寒轩,让你见笑了。”

裴寒轩淡淡摇头:“阿姨,我和思思都希望你幸福,其余的,你不要多想,这件事我会尽快给你和思思一个结果。放心,我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们。”

要想欺骗她们可不行,正好老五昨天从美国回来了,把亲子鉴定的事交给他,绝对会以最快的速度最完美的鉴定出结果来。

容博涛看到裴寒轩完全无视他,心里不是滋味:“你们没有权利管长辈的事情!”

容思颜瞥了父亲一眼,她心里很纠结,她也在害怕,如果真的跟姚珺盈说的一样,那么……

“我尊重妈妈的决定!”容思颜叹口气,她不会伤害妈妈,谁都不能。

她知道妈妈对这个男人依旧有很深的感情,正因为有感情,她才会受伤。

她不想承认自己是容博涛的女儿,可是该面对的必须要面对才行,“哥,麻烦你拿一根爸的头发。”

说着,她也扯了一根自己的头发,放进了一个小袋子里在上面标了记号,再将容博涛的头发放进另一个袋子里,同样标了另种颜的记号。

“轩,这件事就麻烦你了。”

“我们俩之间还用得着这么客气吗?你在家好好休息一天,我会帮你请假。”裴寒轩心疼的摸了摸她皱着的小脸。

“结果出来一定要马上告诉我,不管多晚都行。”

裴寒轩原本想拒绝,想让她好好休息,可是看到她急切的眼神,话到嘴边又吞了回去。

“好,不过你也要答应我,不要刻意等,结果出来我会给你电话。”

“妈,我送他出去。”

容思颜将裴寒轩送出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冷冷的空气刺激着毛孔,直到手被裴寒轩拉住,她才回过神来。

裴寒轩看到她眼里浓浓的受伤,不由一阵心痛:“思思,别这样,现在你必须要坚强,不然你妈妈会更难过的。”

容思颜吸吸鼻子,撒娇的靠在他肩膀上,这个男人太好看了,英挺的鼻子,微薄红润的唇,还有白希刚毅的脸,带着一丝惊艳和骄傲的样子,让人移不开眼睛。

“我知道,我只是觉得,妈妈太可怜了,我如果真的是……”

裴寒轩堵住她的嘴:“别想太多了,你只需要好好的陪着阿姨,她才是你的妈妈。有生没养的,即使真的是亲生妈妈她也没资格让你叫她一声妈。”

“走,我带你去个地方。”看到容思颜憔悴的脸色,他知道就算现在让她回去休息,她也绝对休息不好。

而现在,梁妙彤虽然知道不能怪这个女儿,她没错,可是看到她总会想到一些不好的事,还不如让彼此都暂时冷静一点。

反正这个亲子鉴定什么的,他也不会,交给老五就行了。

东城路酒吧一条街,是S市区最繁华的地方,每当夜晚降临,这里就会变得人声鼎沸,这里的酒吧大多是正规店,所以很多大学生和白领都会光顾。

将亲子鉴定的样品交给了陆温彦之后,裴寒轩就带着容思颜来了这间气氛不错的酒吧。

既然是带着女朋友去,裴寒轩当然不会去那些乌烟瘴气的地方。

两人来到酒吧的门口,容思颜不想进去。

“轩,我还是不去了,我这种心情进去也只会破坏你的兴致,算了,送我回家吧。”

容思颜病恹恹的,“我现在脑子很乱,根本不可能尽兴的玩。”

“就是因为脑子乱,心情不好才要来这里玩,我保证过一会你就会把不开心的事都忘掉。”

裴寒轩眨眼睛,“思思,自从和你交往后,我几乎就没有来过酒吧,你就当是陪我吧,来嘛,乖。”

容思颜摇摇头,罢了,她明白裴寒轩做这些也都只是想让她忘掉烦恼,心情能好点。

于是勉强扯出了一抹笑,朝裴寒轩眨了眨眼道:“裴少,那今晚就拜托了,你可别趁我喝醉就对我不轨哦,我的安全交给你了。”

“你怎么知道我的想法啊,正想着要不要把你灌醉,然后把你真正变成我的女人呢?”

容思颜知道他这么说只是为了调节气氛,让她能轻松一点而已,摇摇头但笑不语。

总之,容思颜最终还是被裴寒轩拐到了酒吧。

另一边……

魏雪儿被方子元缠的心烦,她显然低估了对方的耐心,从刚见面开始到现在,方子元已经开始呼朋唤友招呼设计部的同事们一起出来玩了。

方子元深知交友关键,那就是一定要大方,一定要热络,这样才会有人接近。

他当然是想约魏雪儿单独来酒吧玩,但是又怕魏雪儿对自己反感,所以干脆叫了一大帮同事。

大伙嘻嘻哈哈吃了饭,然后拐进酒吧继续逍遥,几个不喜欢吵闹的提前离场。

为了炒热气氛,方子元大大方方叫来了自己的朋友,两个长相帅气气质猥琐的男青年加入了狂欢的队伍。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