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安之若素,前妻离婚无效

390裴少篇:搭讪魏雪儿

“人家那样的身份,也得她能留得住!文霞今天看上去就对他很有兴趣,呵呵,他要是花花公子,估计很快就……”

“容博涛!”梁妙彤冷着脸看着自己狭隘的丈夫。

原来的他阳光大方,沉稳开朗,根本不会这么小心眼,现在变得越来越难缠,对自己的女儿说话尖酸刻薄,就算不是亲生的,他也不能这么做,太过分了!

“颜儿是我的女儿,还是说你现在乱发火就是因为今天看到了姚珺盈,让你想起了你们的曾经?”

梁妙彤冰冷的看着容博涛,这个男人越来越陌生,让她渐渐对他失去了希望。

如今见到自己的一双儿女,梁妙彤忽然间觉得他们才是她一生的珍宝,至于眼前这个只会谩骂女儿的丈夫,已经变的越来越难以打动她了!

“你说什么?我跟她有什么曾经!”容博涛听到这话就像被踩到了尾巴似的,非常恼怒。

“你是恨她当初把那亲子鉴定给我,把你*的证据给我,你心虚才会怨恨,所以看见姚珺盈就忍不住想到你的过去?”

梁妙彤心里一疼:“我早就说过,我没有做任何对不起你的事情,你宁可相信一个外人的话,也不相信我!”

她没想到自己身边最亲密的老公,到现在都还在怀疑她,这让梁妙彤相当的失望。

“我怀疑你?”容博涛显然不愿意在这件事情上松口,分明从头到尾受害的是他,他接受了不贞的梁妙彤,还养了容思颜这个野孩子。

“别忘了是我当初不计较你的*,跟你过了这么多年,你不感恩也就算了,还反过来指责我!”

梁妙彤眼角流下一行泪,心却是冷了,她知道容博涛对她好,但是却介意着她的曾经,那些过去已经将两人的生活折磨的支离破碎,这样的日子太磨人了!

见到妻子不说话,容博涛觉得她默认了,心里却更不是滋味。

今天看到那个对自己紧追不舍的姚珺盈,心里有些感慨,让他又再次想起了年轻时候的很多事,时间一晃,现在三人都已经人到中年了。

那些事情,无论真相是什么,已经没有意义了,容博涛这么想着,完全没想到今天与姚珺盈的重逢会给他的家庭带来极大的影响,甚至让他们夫妻真正决裂。

另一边,容思颜被裴寒轩带回了公司,进了他的办公室。

两人在办公室里看着林明传来的资料,容思颜脸色很不好看。

上面记录的东西很详细,也很隐秘,都是关于梁妙彤跟姚珺盈的那些过去,还有那个女人对梁妙彤做的事情,容思颜的心情特别郁闷!

“思思,你别担心!”裴寒轩抱了抱她的肩膀,“我让你看这些只是想要让你提前有个心理准备。”

在刚开始一看那三人的眼神,裴寒轩就大概猜到了会是什么事,只是没想到当年的事还牵扯出了另一个男人。

虽然他与思思的妈妈只见过这一次,可他觉得当年的事一定有隐情。

容思颜和裴寒轩的想法一致,她不相信妈妈会背叛爸爸,会有婚外情。

只是,现在她总算明白了为什么爸爸这些年会如此的讨厌她,不管她做得多好,都得不到一句肯定的话。

原来这与她是否优秀一点都没有关系,只是她出现在他们世界里的时间不对,他把对妈妈地所有怨恨都转移到了她的身上。

这么一想,容思颜反而没有那么难过了。至少,有爱才会有恨,因为太爱才会在被背叛的时候如此痛恨。

只是,爸爸依然还是不够爱,如果真正的爱妈妈就该信任她,自己最爱的女人是什么样的人,难道他都不清楚吗?

姚珺盈一生未婚,再后来有一个交往的男朋友,后来她怀孕生了一个女儿,就是今天的新娘子。

而他的男朋友却在很久前就失去联系了,所以,姚珺盈是个单亲妈妈,一直未婚。

容思颜想,她一直未婚,是不是跟父亲有关呢!

容天祈曾经告诉过她,母亲在生产后有过严重的产后抑郁症,那段日子是梁妙彤最难熬的。

那几个月里梁妙彤间多次想要自杀,是容思颜的出现缓和了她的病症,可以说,容思颜是妈妈走出病痛的关键因素。

“思思,你要是再愁眉苦脸,我可要亲你喽!”裴寒轩揉揉她的脑袋,心里想的却是另外一件事,那个新娘子跟容博涛,究竟是什么关系?

“轩,我只是有点累!”

“嗯,确实累了,要照顾阿姨,还要跟哥哥诉说衷肠,还要监视李文霞给我献殷勤,劳神劳力!”

裴寒轩的表情特别认真,“不过你放心,李文霞那边不用你操心,我看不上她!”

容思颜被逗笑了,她当然看见裴寒轩被烂桃花砸到了,但是她却没有担心,好像经过魏雪儿那件事以后,她对他越发放心了,不,是越来越信任了!

“你还是好好操心对付百里尚吧,他花样可多呢,还有,魏雪儿既然留下来了,你也不要多想。”

“行了,我又不是那么小气的人,魏雪儿要是凭才能把我压下去,我还得佩服她一下呢。”容思颜说的很实在,有些东西不是耍些小手段就能赢的。

“不,你说错了!”裴寒轩顶着容思颜的额头,亲了亲,“就算她各方面都超过你,我也不会喜欢她。”

“你就不怕魏家找你麻烦,或者说你父母会因为你受到魏家的……威胁?”自从见过魏佟,容思颜就断定,魏家不是看上去那么纯善的家族。

裴寒轩遐想了一阵,有人威胁他父母啊,呵呵,他真的想不出来他亲爹被人威胁的样子呢,那一定很好玩!

“思思,我们晚上……”

“我要回家!你休想!”

“我给你查了这么多资料,你一点酬劳都不给!”裴寒轩闭上眼,长长的睫毛在眼底形成美好的阴影。

容思颜一怔,这个家伙越来越妖孽了,但是,她却笑着凑上去,给了他蜻蜓点水的一吻。

裴寒轩顿时便觉得圆满了!

他有时候也在想,自己以前为什么就这么管不住自己的*呢,几乎是夜夜笙歌。

自从和容思颜在一起后,就越来越觉得精神上的满足远远比身体的满足来得重要。

因为弑盟M国的分部出了点问题,裴寒轩只能恋恋不舍让容思颜先离开。

看着佳人远走,裴寒轩脸色顿变,和老三联系之后便拿起车钥匙出了公司大楼,朝弑盟驶去。

真是一点都看不得他清闲啊,才多长时间没操心,就又冒出来事了。

还真以为弑盟是摆设吗?裴寒轩一点都不介意让对方瞧瞧他的实力。

穆昊焱看到老四忙活的样子,干脆也不说话。

老四给他打了电话后,他便也飞速的赶往盟里。

最近不光是弑盟,还有很多ARS明面上的产业都受到了不知名势力的干扰。

看来对方是有备而来,但是他想了想,又想不出得罪了谁——因为得罪的人太多了,数不过来!

只是,知道弑盟和ARS国际有联系的人,并不是很多。

一个小时后,裴寒轩冷着脸非常满意的看着自己的杰作,相信对方要忙活一阵了。

穆昊焱看到裴寒轩嘴角的冷笑,问道:“你反击了?你做了什么?”

“将对方的黑手斩断,顺便给他们送了点病毒,相信不久之后,对方的很多资料就会源源不断的给我们送过来!”

裴寒轩轻描淡写,只有受到攻击的那方会明白,那些资料和病毒带来的损失有多少!

“你这样是不是有点……太棒了!你已经不干坏事很多年,我以为你金盆洗手了!”穆昊焱一脸看好戏的样子。

“既然魏佟他们想送我大礼,我也没有必要藏着自己的实力。你知道,装谦虚是一件特别累人的事情。”

“我以为你们已经和好如初了。”

魏雪儿留在了ARS,跟他想的不一样,他以为裴寒轩一定会将那小白莲铲除出门。

“没错,我们是和好如初了啊,只不过和好了也可以再闹翻的嘛。”

裴寒轩冷笑一声,好像在容思颜面前的嬉笑都是假的,“再说老大不是也愿意让他们魏家的人留下吗,我c什么心。”

“魏家的生意越来越多,也越来越有趣了。”有趣的是自以为黑白两边生意全沾,做得有声有色,就什么人都不放在眼里。

他会让魏家的人知道,他早已不再是当年的那个毛头小子。

裴寒轩阴测测一笑,妖娆万分,却又带着一股邪气。

穆昊焱附和道:“希望我们的思思顺利进入进修班,让那小白莲瞧瞧。”

“那是我的思思!”裴寒轩信心满满,“她进不去的话,还有谁进得去?”

平心而论,容思颜是个有实力的设计师,面对很多赞誉的时候都能不骄不傲,安下心来工作,有这份定力很不容易。

只是一想到顺利通过筛选后,他的女人又要面对百里尚那个妖孽,裴寒轩心里又开始泛酸。

果真是鱼肉和熊掌,不可兼得啊!

第二天,容思颜上班进到自己的工作间后,看到偌大的工作室只有她一个工作台,眯着眼笑得心满意足。

虽然她很想表达一下自己的友好和宽容,可是,她决定自私一回,安心接受裴寒轩给她的特别优待!

李晓琳羡慕嫉妒恨,却又为朋友的初战告捷激动万分。

公司因为扩展业务,外加百里尚的心血来潮,又招了一批设计师进来。

一瞬间,原有的公用工作室显得特别拥挤,加上设计师都喜欢安静,所以人多起来的后果就是摩擦不断。

魏雪儿咬着嘴唇看着眼前乱哄哄的场景,肺都快气炸了。

容思颜那间房特别宽敞,别说两个人,就是五六个人也绰绰有余,可是现在,她只能委屈的呆在外面的大办公室,跟这些菜鸟新人一起画设计图,还时不时受到干扰!

魏雪儿虽然因为绯闻在公司也算稍稍火了一把,但依旧有很多人不了解她。

特别是刚进公司没看到当初她如何公然抢别人男友的人,看到她文文雅雅的样子,多半以为她也是个新人菜鸟,还是那种小家碧玉风格的淑女。

有认识她的也不是特别关注,毕竟在这里靠实力和作品说话,有精力的人都放在了进修班筛选的作品上了。

有几个新到的设计师也搬了进来,为了给彼此留个好印象,当然是想办法和之前的设计师搞好关系。

于是,老一批设计师们便通通都被搭讪了,来找魏雪儿的是一个长得非常阳光的男孩子。

男孩有一张娃娃脸,一头黄色的蓬蓬头,看上去既青春又幼稚,明显不是魏雪儿喜欢的类型。

蓬蓬头看到魏雪儿时眼睛一亮。

哇,这是我喜欢的女孩子类型,端庄文雅,笑不露齿,关键是,看上去一点都不轻浮!

“你好,我是方子元。”钱多可爱长得帅,他心里默默补充,“认识你很高兴!”

“你好,我是魏雪儿。”伸手礼貌的打了招呼,她从方子元眼睛里看到了爱慕的亮光。

“魏小姐也是来这里学设计的吗?”方子元明知故问,无非就是想要跟她套近乎,脸上的笑容特别真诚。

“我是刚来的,好不容易才经过筛选进到ARS的设计部,呀,真是艰难的过程,我差点以为自己要被淘汰了!”

想起进到这里的艰辛历程,方子元叹息。

一方面也是想要向魏雪儿展现一下自己的优势,能在这个时候被招进ARS的他多少是有些才能的!

“真的吗?那你真了不起!”魏雪儿眼神真诚,心里想的却是,那个宽敞的设计室,那里只有容思颜一个人享用,条件自然优越很多,心里的嫉妒就更加明显。

“我来这里有段时间了,以后有什么不懂的地方,尽管问我,只要我知道的,我一定会帮你。”

“但是我知道的也不多,这里的优秀设计师都有自己固定的工作间,要比我们这里的环境好很多了!”

魏雪儿微笑,看到方子元眼神一亮,知道他对自己更加的上心,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又继续道。

“你们新来的设计师应该会在主管的带领下,参观设计部的工作区,到时候你可以见到很多优秀的设计师!”

“真的?那真是太好了!”

方子元不稀罕去参观什么工作区,他现在一心一意想要跟文魏雪儿打好关系,这么气质清新的女孩子现在可是不多见了,尤其看上去很单纯的样子。

方子元是个花花公子,很会玩,男女朋友一大堆,夜场泡吧斗酒,除了不违法不犯罪,该干不该干的事情他全都干了。

他喜欢美女,而自身条件也不差,家世背景也有,他觉得他不是花心,而是给自己多一个选择而已。

平时绕在身边的女孩子环肥燕瘦各种类型的都有,但就是没有像魏雪儿这种小家碧玉,长得很仙的女生,所以方子元潜意识里对魏雪儿非常感兴趣。

除此之外,方子元对设计倒是难得有几分真心的喜欢。

他不缺钱,很少有东西让他觉得有趣,所以这一次才拼尽全力进到设计部,当然,背后也稍稍动了点手脚。

这世道,有关系背景走到哪里都事半功倍。

聊了一小会,周围的人在短暂的热闹后都投入了自己的工作中,魏雪儿也安静的开始了构图。

作为一个设计师,必要的绘画功底是前提,魏雪儿在绘画基础上可是下足了功夫,她在国外的时间很大一部分都用来干这个,所以构图基础还算是过关。

方子元看着她安静的侧脸,熟悉的画笔在图纸上发出沙沙的响声,顿时更加被吸引住。

他觉得自己活到这么大做得最正确的一件事,就是能够来到ARS的设计部,然后认识了魏雪儿。

“雪儿。”方子元称呼亲昵,丝毫不避讳对魏雪儿的欣赏,“你以后一定会成为出色的设计师!”

魏雪儿没说什么,但是她心里却微微一动。

哼,她来这里的目的,只不过是为了得到寒轩的承认而已。

一个设计师成长成国际一流品牌*设计师,期间要花费的辛苦是巨大的。

并且得到的收入和名望对魏雪儿来说也并没有太大的吸引力,魏家随便一个分支产业,给她带来的收益都会比一线设计师强上许多。

之所以还要这样装作勤勉的样子,魏雪儿心里一暗,这都不过是接近寒轩的筹码罢了。

想起那个为了未来奋斗的灰姑娘,魏雪儿的骄傲感油然而生,要不是侧着脸,估计连方子元都能看到她满脸的优越感。

一个是公主,一个是灰姑娘,难道她还想要真的穿上王子带来的水晶鞋吗?真是做梦!

“雪儿,你怎么了?”方子元看到她僵住的手,关心问道。

魏雪儿皱皱眉,觉得这个男人真是够了,见面还不到一个小时,就已经开始称呼她“雪儿”了。

但是她也没有打算拒绝,一个称呼而已:“我很好!”

快到中午的时候,百里尚忽然间出现。

逐渐变冷的天气丝毫不影响他的衣着品味,脖子上的那个限量版围巾显得他越发容颜美好。

魏雪儿一愣,因为她看到了百里尚身后的容思颜。

当然,还有她更加在意的裴寒轩。

这几位大人物的忽然到访让众人吃惊不已。

裴寒轩是什么身份大家都知道,对于这位上司,所有雌性都是满眼放蓝光,而所有雄性对他的感觉就不是那么好了。

裴寒轩一般是不会来这个大办公室,所以在众员工面前露面并不算多,这两年因为容思颜的加入,当然多了一些,但也不是所有员工都看到过他。

他今天特别出现在这里,又是和容思颜一起,想必一定在什么重要的事宣布。

在这幢大楼上班的人,基本都知道容思颜是裴寒轩的女朋友,虽然之前出现了一些小风波,但目前看来人家还是关系稳固得很嘛。

证据就是,百里尚一脸严肃说明来意的时候,裴寒轩的眼神一直贴在容思颜脸上拿不下来。

容思颜低下头,降低自己的存在感,裴寒轩似乎发现她的尴尬,于是收回目光。

温情脉脉的眼神已经荡然无存,一脸的公事公办,不苟言笑。

百里尚表情严肃的说道:“从现在到培训班开始之前的两个月,正好是筛选时间,我只想说明几件事……”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