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六零三:一切了然

“玉爷爷,我娘什么时候来啊!”

院落外,大毛堂而皇之的蹲在厢房门口,而苏苓和凰老三则躲在一棵老树后面作为隐藏!

少顷,神色凝重的苏苓很跨就听到了熟悉的嗓音!

“丫头,怎么了?想你娘了?”

不可否认,玉伯的声音那般真实的传来之际,苏苓还是有那么一瞬的恍惚!

脑海中似乎也在刹那间就回想起在珍珠岛玉伯临死前的那一幕!

如今,玉伯的声音真真实实的传来,事到如今,她即便不想相信,也只能是自欺欺人了!

只不过,玉伯这么处心积虑的算计一切,看样子在他的心里,最重要的始终都是光复前朝!

正当苏苓的心绪此起彼伏之际,房间内的玉伯再次开口,“丫头,你不是有两只白虎吗?另一只哪去了?”

闻声,五月也似是非常惊讶,看了看自己脚边的二毛,随后站起身,“对啊,大毛哪去了呢?”

此时玉伯看着五月一脸困惑的样子,心里也放心了不少!

随即还不待两人继续开口,大毛就直接从门外破门而入!

一看到大毛的出现,玉伯所有的怀疑也瞬间消失无踪!

他依旧慈爱的看着五月,随后细声叮嘱了几句,便旋身离开了厢房!

良久,五月都安静的陪着大毛和二毛,一人两虎什么动静都没有!

知道聪明伶俐的五月忽然看到俩毛从地上一跃而起并不停的摇着尾巴的时候,她这才眨着乌溜溜的大眼睛,一把就抱住了大毛,“大毛大毛,他走了吗?”

俩毛闻声继续摇着尾巴,五月也彻底的放了心!

悄悄的拉开房门,打开一条缝隙便对着外面静静的看着!

“大毛,难道娘亲没有跟你一起来吗?还是说,她在别的地方等我呢?”

五月低声的呢喃着,小脸上也很快就泛出失落的神色!

看了半响之后,五月垂眸将门扉再次紧闭!

回身看着大毛和二毛,她一轱辘就坐在地上,两只小手也抱着大毛和二毛,愈发的沉默!

‘咚!’

安静的夜晚,尤其是在凤府这座荒凉破落的府宅中,任何一丁点的声响,都十分的明显!

五月笑脸忽而一闪,蓦地回眸看去,结果眼前一白一黑的光影闪过,她再次定睛看去的时候,小脸上就迸发出激动的神色!

“娘亲,爹爹!”

五月惊喜莫名的看着凰老三和苏苓,那双大大的眸子上也瞬间就染了几许碎光!

而后她陡地从地上站起来,二话不说就冲到了苏苓和凰老三的身前,小手一伸,就抱住了两人的腿!

即便是这样的激动,但是五月的嗓音依旧压的很低!

她抬眸看着苏苓,小脸上又是激动又是委屈,很快那漆黑灵动的眸子中就泛出了泪花!

“娘亲,你怎么才来?!”

苏苓动容的垂眸看着五月,虽然她一直都知道五月聪明,但是和她分别这么久,再次相见后,看到她完好无损的样子,苏苓的心里还是十分的感慨!

她倾身将五月抱在怀里,将她稚嫩细白的小脸狠狠的扣在怀里,同时轻声的安慰道:“五月,对不起,我来晚了!”

五月的小手紧紧揪着苏苓的衣襟,听到她明显歉意的话时,五月在她的怀里摇头,闷闷的说道:“娘,玉爷爷骗了我!”

一听见五月的话,苏苓无声的叹息了一瞬!

眼下的情况,她该怎么告诉五月,关于玉伯所有的事呢!

“他怎么骗你了?”

苏苓本想着暂用缓兵之计,毕竟五月的年纪太小,而且她一直那么听信玉伯的话!

如果现在让她知道玉伯的为人,对她来说也是太打击太残酷了!

但,五月本就是聪明的!

苏苓不说,但是她玲珑的小心思也几乎看透了一切!

五月没有多想,从苏苓的怀里抬起头时,便说道:“娘,玉爷爷骗我!当时他给我传信,说是你和他在一起!

而且还给了我娘亲的亲笔信函!我当时还在王府内,我真的以为娘亲和玉爷爷在一起!

所以我就带着大毛和二毛出来找你们!但是我也没想到,等我看到玉爷爷的时候,才知道你根本没有和他同路!”

五月越说越觉得委屈,同时她小脸蛋上也泛出明显的哀怨!

“还有我的亲笔信函?”

忽地,苏苓在五月的话语中,细心的发现了一件诡异的事!

她从不记得自己给过玉伯任何的信函,更不要说是她自己亲手所写的!

也就是得知了这件事的同时,苏苓脑海中顿时又闪现出当日在权青国的一幕!

五月见苏苓的脸色冷凝,下意识的伸出小胖手,摸着她的脸颊,轻声点头,“是啊,娘!那信函上还写着让我带着大毛和二毛一起出发呢!

如果玉爷爷只给我传信的话,我可能真的不一定会去找他!

但就是因为有你的书信,所以我才直接带着大毛和二毛出府的!”

五月的小胖手一直停留在苏苓的脸颊上,而越说越委屈的她,小嘴也噘的老高!

闻声,苏苓不由得看向身侧始终没有说话的凰老三,随即垂眸看着五月,“五月,那信函你可还有保留?”

五月点头,“有啊!娘亲你等等,我去给你找!”

说着五月就提着小腿,从苏苓的怀里下了地!

然后蹬蹬蹬的跑向了一侧屏风之后的软榻,掀开玉枕又掀开了被单,而后从被单和木板之间的夹缝中,小心翼翼的拿出了那张被她保存完好的信纸!

当五月拿着信纸再次跑回到苏苓身边后,她的小脸蓦地一拧!

回头看着一旁不停摇着尾巴的俩毛,低声说道:“大毛二毛,你们两个打起精神啊!要是有人来,千万要提醒我!”

苏苓随手接过五月递来的信纸,乍然听到她对俩毛说的话,顿感欣慰!

难怪刚才玉伯离开之后,五月在房间里依旧没有什么动静!

而她和凰老三也明显的察觉到玉伯并未走远!

倘若今晚没有凰老三在侧的话,恐怕她真的不能保证自己能够不被玉伯发现!

玉伯的武功内力到底精湛到什么地步,她是真的不能保证!

只是他们都忽略了一点,那就是动物警觉的天性!

苏苓看着五月和俩毛的相处温柔一笑,而后便缓缓打开了那张宣纸!

宣纸打开的一瞬间,苏苓看到上面的蝇头小字,以及每一笔每一划的结尾处那无比熟悉的勾画时,指尖就情不自禁的用力!

直到宣纸被她捏的褶皱一团,五月也已经攀上凰老三的肩头,父女俩一同看着苏苓晦涩的表情!

“原来一直都是他!”

轻轻呢喃了一句后,苏苓便彻底将手中的宣纸揉作一团!

她目光有些悠远的定在镂空雕花镶玉的屏风之上,回忆也在渐渐的倒带!

当初在权青国的时候,她分明是为了出岛寻找五月才会再次踏上大陆!

在那之前,她早就和娘亲说过,大不了就一辈子都呆在珍珠岛上!

可一切就因为娘亲当初收到的那封书信,她以为自己在权青国出了事,所以才在再次踏上了故土!

原来,当初那封信就是玉伯所写!

她一直苦苦思寻,也想不通到底是谁要以她的安危来迫使娘亲出岛!

如今看到五月给她的宣纸,一切也终于真相大白!

玉伯,这么多年的苦心孤诣,还真的将她们所有人都蒙在鼓里!

他早就知道娘亲的旧爱是权龙,也深知娘亲对世事已了无牵挂!

而他若不是以这样的方式让娘亲离开珍珠岛,那么恐怕接下里的一切也都不会发生!

他知道自己和凰老三的一切,又促使娘亲和权龙再次相遇,而一切的一切,最终所发展的轨迹,也不过都是成全了玉伯的野心罢了!

自己和凰老三回到齐楚,而娘亲本不愿再接受权龙,最终也随她一同归来!

她就说,为何当初那封信会那么诡异的出现在娘亲的手里!

也就是说,一切都是玉伯早就算计好的!

那么权佑擎呢……

他当时出事,又那么巧的漂到珍珠岛……是偶然?是巧合?还是一场谋划好的阴谋?

题外话:

这是一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