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五九六:水天悦和鬼颜的处

缓缓前行的道路中,风雪渐渐从天而降!

明明该是清晨骄阳似雾的场面,可此时却因风雪的骤降而变得阴沉昏暗!

车内的苏苓裹紧身上的狐裘,而后睇着对面的凰老三,轻声问道:“你真的把月流华送走了?”

这一路上,苏苓一直在想着月流华的问题!

这两天她确实没怎么看到月流华的身影,该不会是她那天说完狠话之后,他就带着玻璃心回汴城了吧!

“没!只是让他先和落冰等人去了废城,想让他走也没那么容易!”

凰老三不乏戏谑的语气让苏苓也巧然一笑!

有时候一想到月流华那张美艳的脸蛋却充斥着各种情绪时,倒也是一道别样的风景!

同一时间,在苏苓和凰老三浅淡之际,他们后面的马车中,水天悦和鬼颜是在相当尴尬的相处着!

性格活泼的水天悦如坐针毡的看着对面闭目假寐的鬼颜,气氛尴尬的让她无所适从!

良久,直到她清晰的看到鬼颜的眼睑轻轻颤动时,水天悦终是忍不住的开口,“额,你叫鬼颜?”

无声!

沉默!

心下一惊后,水天悦想起了他不会说话的事实!

不由得轻轻咳嗽了一声以掩饰自己的尴尬,水天悦实在无法忍受马车内沉闷的气氛,而后推开身后的车窗时,看到外面簌簌飘落的小雪,惊奇的说道:“你看,竟然又下雪了呢!

在权青国的时候,那边气候临海湿热,就算是腊月寒冬也很少会飘雪!

没想到在齐楚国,竟能看到这么好看的雪景!”

水天悦的注意力的确被马车外清凉的雪景所吸引!

她细声的念叨,感慨万千的口吻终是让鬼颜缓缓睁开了眸子!

一瞬间,那眸子内清辉灿然的精芒几乎堪比星芒日月,他幽暗深邃的瞳仁一瞬不瞬的看着水天悦伸手在外面接着飘雪的举动,唇角也几不可察的微侧!

恰在此时,水天悦回眸,而一眼之间就和鬼颜的眸子对上!

突地,仿佛有什么东西在她的心跳划过,心速有些紊乱!

四目相对之际,水天悦虽感觉到气氛的尴尬,但她还是强行让自己对上鬼颜的眸子!

也许是因为他许多次都让水天悦感觉到故人的亲切!

也或许是因为,在前路未知的凶险中,她想以此来化解心里的担忧!

“鬼颜,我也不知道你能不能听见我说的话!不过我看到你和苏姐姐的互动,我觉得你应该只是不会说话而已!

其实,我真的觉得你和我一个……朋友的身形特别相似!

我也说不上为什么,有时候特别像,但有时候仔细看去,又感觉一点都不像!

我想,我可能就像是苏姐姐所说的,已经思念成疾了!

也不知道你有没有过这样的经历,苦寻一个人却始终不可得!

这次我知道前路可能很危险,但是我不想放过任何一个可能会找到他的机会!

你说,我是不是挺傻的?!”

水天悦的目光始终定在鬼颜那双清冷的眸子中!

她以此种口吻来诉说自己的思念,可是不论她如何打量,鬼颜的眸子依旧没有任何变化!

她可能真的是傻了!

不然怎么会一直认为鬼颜是权太子!

权太子那么风华无双之人,举手投足都无比牵动着她的内心,又怎么会是眼前这个下颚布满了疤痕,而且脸颊上还覆着面具的鬼颜呢!

水天悦轻嘲一笑,不期然的将眸子看向了车窗外!

天地渺茫的雪景让她的悲凉油然而生!

如果可以的话,这一次之后,也许她真的应该放弃了!

权太子那么喜欢苏姐姐,可他消失这么久,天地之间竟杳无音讯!

如果一个人有意要藏起来,那么无论如何也是很难找到的!

况且,她和苏姐姐相处了这么久,已经深切的知道,她的确没有骗自己!

如果权太子连苏姐姐都要回避的话,那么他可能真的是心灰意冷了!

如此,她到底还能用什么方法,才能找到他?!

他有意回避,这就好比那句话一样,你永远也无法叫醒一个装睡的人!

水天悦同样知道,在权太子的心里,恐怕她的地位,还不如他的亲信楚夜来的重要!

可她就是放不下,又有什么办法!

趴在车窗的窗框边,体会着刺骨的寒风从脸颊刮过!

一阵冰凉的感觉,让她心里微惊,伸手抹了一把才发现,她竟然不知不觉中掉了眼泪!

水天悦连忙伸手擦了擦脸蛋,而由于被泪水侵袭,所以她的脸蛋愈发的红润!

甚至在泪水干涸后,肌肤都因哭泣而变得通红!

水天悦悲从中来,感觉自己无比的惨兮兮!

鼻头也是红彤彤一片,而本就是满腹伤怀,此时再看看外面的雪景,再想想自己的处境,水天悦就忍不住开始轻轻的啜泣起来!

伤心的泪水一发不可收拾!

水天悦枕着自己的手臂,趴在窗口嘤嘤泣泪!

车外冷风呼啸,飘雪斗卷,加之马车赶路的声音,漫过了她的哭泣声!

天地之间,仿佛就只剩下她一个伤心人!

不知过了多久,久到水天悦感觉自己的脸蛋都开始发烧,尤其是被冷风吹过时,还传来淡淡的刺痛感,她才好不容易沉沉的吸了一口气,正要用袖管随意的擦拭脸颊时,眼前一抹红娟闪过,她微惊!

待水天悦定睛一看,这才发现,一直素白修长的指尖上,竟摊着红娟递到了她的眼前!

她泪眼婆娑的侧目,看到鬼颜依旧是清辉不改的眸色,再看看他指尖上的红娟,就那么一刹那间,一抹艳华高丽的红色身影,仿佛从红娟上跃然席上她的脑海!

这泪水,是止不住了!

“嘤嘤嘤——”

水天悦嘤嘤的哭声再次决堤!

可她哭的说不出话来,甚至她都没有多余的思绪去考虑,为何一身黑袍的鬼颜,身上会带着红色的绢纱!

以至于,在她这样伤心悲情的时刻,也根本没有仔细的辨别,那条放在她眼前的绢纱上,被风吹散的花香味是何等的熟悉!

水天悦的伤心从不是做做样子!

她是真的想到了权佑擎的一切,以至于在她无数次奔波后依旧无果的处境里,所有的坚强也彻底的崩塌!

那一条红娟被她随手狠狠的抓在掌心中,咬着红唇不停的流泪!

而坐在她对面的鬼颜,那眸子内的情绪却略显古怪!

尤其是看着这样的水天悦,他忍不住在想,她所四年的人,到底死的有多惨!

这样一来,鬼颜的眸色愈发诡谲的闪了几下!

直到外面的风雪愈发的猛烈,劲风吹的人睁不开眼时,鬼颜才不得已的起身,拉回水天悦后,将窗口的窗子狠狠关上!

没有了风雪的侵袭,马车内的气温很快就回升!

而水天悦这也才发现,自己的脸蛋一定是冻上了!

因为火烧火燎的感觉中,还夹杂着刺痛!

哭到没有力气的水天悦,懒懒的靠在车壁上,手中还紧紧握着那条红娟!

平复很久才将一切的情绪全部压在心底的水天悦,神智清醒后脸色更加嫣红了几分!

她竟然在一个陌生人的面前哭的昏天暗地!

这日子还能不能过了!

一时间,水天悦猩红的眸子不知道往哪摆!

少顷,她狠狠的洗了一口气,这才看着鬼颜,苦笑道:“不好意思,风太大,眯了眼睛!”

什么叫此地无银三百两!

这就是了!

鬼颜对于水天悦的解释依旧没有任何动容!

只是他默默的再次阖上双眸,仿佛要给水天悦足够的平复时间一样!

在两人这样古怪的同车前行的过程里,水天悦的好奇心也渐渐被鬼颜所吸引!

赶路的途中无聊又枯燥,她时常在想,这个鬼颜到底经历过什么,才会变成今天这副样子!

只是她从来没想到,但她亲眼看到日后鬼颜被摘下面具的一刻,她才懂得什么叫做痛彻心扉!

尤其是鬼颜那一字一句说出口的时候,她更明白了什么叫蚀骨之痛!

这时候的水天悦,依旧在心里残存着念想和希冀,可变故来的那么突然,让她没有半点的防备!

题外话:

这是二更!鬼颜的身份即将揭开!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