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五九二:初雪

“皇上圣明!如今并非是因传言,而是老臣在朝为官多年,虽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可即便如此,当年依旧没能护我妹妹周全!

如今,老臣祈求圣上怜悯,能让老臣最后护苏门一脉平安!老臣不想在功成身退之际,再失了疼爱的女儿!还望皇上成全!”

苏宝生的语气十分沉重,而且他看着凰毅的神色也是一如平常那般认真!

彼时,凰毅既然还有更多的挽留,可在对上苏宝生那双一瞬不瞬的眸子时,他竟什么也无法多说!

不知沉默了多久,凰毅才看着苏宝生,惋惜的说道:“宝生啊?你真的想好了吗?”

苏宝生点头,“还望陛下成全!老臣能做的已经都做了,至于方才夏妃所说的话,圣上也大可放心,一定不会发生的!”

闻此,凰毅除了苦笑就只能是苦笑!

很明显,之前夏绯罗所说的话,他早就在文渊阁的门外都听得一清二楚!

最终,凰毅除了叹息,便只能是叹息!

他轻轻点头,“宝生啊,你我君臣一场,既然你心意已决,朕也不好再挽留!

但朕在你临走前,还有一个要求!那就是等苓丫头她们回来之后,你再请辞,如何?”

见此,苏宝生只能淡淡的点头,“一切但听圣上安排!”

深夜匆忙而来的苏宝生,很快就和凰毅告别后,一路驱车回了相府!

而独留在文渊阁内的凰毅,此时却如孤独老人一样,坐在龙案边,神色有些恍惚!

*之间,似是瞬间惨老的他,幽幽的看着门外的深秋之色,已经临近初冬,可还不曾下过一场雪!

“陛下,夜深了,该就寝了!”

司宇送走了苏宝生后,回到文渊阁之际,就看到凰毅一个人坐在上首!

听到司宇的声音,凰毅的眼神微微闪烁,而后颇有些感慨的说道:“司宇啊,如今……朕身边……就只剩下你了!”

“陛下严重了!老臣定会一辈子陪着皇上的!再说,皇上还有太子和尘王,更何况二王爷也与您摒弃前嫌,这都是好兆头啊!”

司宇安慰的话,让凰毅悠悠一笑!

“老二回来不是与朕摒弃前嫌的!他是为了雪丫头,回来朝朕借兵的!

如今,兵马已借走,他怕是也不会再回来了!”

凰毅感叹的看着文渊阁外的夜幕,回溯过往,似乎他的身边除了司宇就只有苏宝生一人为他鞠躬尽瘁了!

朝廷上下,百官群臣无数,可哪一个心里没有自己的盘算!

唯独苏宝生,将他的一生都贡献在齐楚!

哪怕他的亲妹妹惨死,他依旧不顾旁人笑言,为了齐楚与他肝胆相照!

这份情谊,直到即将消逝的时候,他才不免感怀!

也许,他欠苏家的实在是太多了!

哪怕这次他来请辞,自己依旧是算计了凤家宝藏的五分之一!

这样想着,凰毅唇边的轻嘲也愈发的明显!

心里千头百绪的凰毅,终是将目光缓缓定在司宇的脸上!

忍不住轻声问道:“司宇啊,你可想离宫告老?”

闻声,司宇有些惶恐,拿着拂尘的手一挥,连忙跪地,“陛下,老奴惶恐!若是老奴做错了什么事,还请陛下言明!告老一事,老奴不敢想!身为宫中宦官,老奴……老奴愿意陪在陛下身边,直到寿终!请陛下开恩!”

司宇惶恐得样子让凰毅的心里愈发的沉重,他亲自起身上前,倾身扶着司宇的手臂迫使他站起来!

而后,他神色挂着一抹淡淡的苦笑,“司宇啊,朕不过是问问!你这是作何!既然你不想离开,那权当朕方才是玩笑一言!

走吧,夜也深了,即便丞相要告老,索性朕还有你啊!”

“老奴谢皇上开恩!”

司宇感激的看着凰毅,他是从小就一直跟着凰毅经历了无数风雨才走到今天的!

小时候他是他的书童,青年时他帝临天下,他也毅然决然的净身入宫!

如果说他还有什么未了的心愿,那便是看着齐楚日益昌盛!

他已无家可归,无人可念,剩下的只是这残破的身子能够陪着陛下,他就已心愿足矣!

夜愈发冷凉,寒风萧索,远远地看去,文渊阁的大殿之中,司宇搀扶着凰毅,缓缓踏入了寝宫!

这一晚,也彻底开启了四国不平静的一切!

*

翌日

在墨宇被鱼白渐渐驱散之际,日出劳作的百姓纷纷惊奇的站在自己门口!

这*之间,满目京城竟已是一片皑皑白色!

琼顶黛瓦上皆被簌簌的白雪所遮盖,放眼看去满城纯净的白!

还带着淡淡黄绿之色的枝桠,已经被白雪压得弯了几弯!

而街头一片纯净之色,地上干净的雪白甚至让人舍不得踏上一步!

彼时,尘王府中,也同样传出不少惊奇的声音!

毕竟,今年的初雪似乎比往年来的更早了些!

“小姐,小姐你快起来啊!下雪了呢!”

西园门外,碧娆兴奋的喊着,而房间里的苏苓和水天悦,闻声相视而笑!

对于初雪来说,苏苓并不陌生!

但是值得她欣喜的是,这次的初雪,乃是她在古代第一次看到的!

当年她离开,辗转直接去了珍珠岛!

以至于珍珠岛在沿海腹地,常年的气温都是不变,除了刮风下雨,便从没有下过雪!

如今,时节更替,她简单的披上了一件纯白色的狐裘!

领口一圈圈的白色绒毛更是衬托出她的脸蛋出尘绝艳!

房门口的碧娆,兴奋的小脸上红彤彤的,一听见脚步声,回眸睇着苏苓,便有些惊艳!

“小姐,你好美哟!”

听见碧娆毫不掩饰的夸赞,苏苓反而有些尴尬的轻咳了一声!

似是愠怒的剜了她一眼,嘀咕道:“你又不是第一次见我,开什么玩笑!”

“小姐,真的哇!我虽然一直陪着你,但是也没见过你穿这种白色狐裘啊!果然还是王爷最了解你,这狐裘看起来好漂亮啊!不过穿在小姐身上更漂亮!”

一大早上,碧娆的小嘴就像是抹了蜜一样!

就连她身后的水天悦也是连忙帮腔,“是啊!苏姐姐你就别不好意思了!”

“你俩,有完没完!”

苏苓被两个人的打趣声说的怪不好意思的,只是当她迎着清风踏出房门时,一股子清新沁凉的空气便扑面而来!

狠狠的吸了一口气,连苏苓双腮的发丝也被清风吹得撩拨不已!

站在门口,看着地上被铺了一层清浅的白雪,而上面还有几个小脚印!

更让苏苓觉得好笑的是,看着那些脚印,她好像诡异的发觉特别像两个字——玉树?!

见此,苏苓含笑的看着水天悦,随即斜睨着碧娆,古怪的问道:“碧娆,夜里遭贼了吗?”

“啊?小姐,没有啊!”

被苏苓的询问虎的一愣一愣的!

碧娆一时间也没有回过味来,水天悦也立马踏前一步,看着地面,啧啧称其,“苏姐姐,你看地上的脚印,是玉树不?该不会是玉树昨晚上跑到我们这里偷看了吧!”

水天悦的一声戏谑,顿时让碧娆的脸蛋红了一片!

她站在原地,脚尖轻轻踢着地上的雪块,一脸怨怼的嘀咕道:“小姐,天悦姐,你俩大早上别开玩笑!人家多不好意思!”

“噗——”

被碧娆的样子逗得笑不可支,苏苓和水天悦也难得开怀大笑!

一场初雪,让人的心情都似乎明朗起来!

当三人还在西园内互相打趣的时候,西园门外已经有人跨步走来!

听见脚步声,三人同时侧目!

而苏苓脸颊上还未消退的笑靥,在看到凰老三的时候,不免轻轻惊诧的挑起了柳眉!

她一直都知道凰老三很好看,只是他常年不笑,冷厉的俊彦似是总是将一切的表情都掩盖在皮面之下!

只是这个清晨,她看着凰老三唇角那一抹悠然自得的浅笑,险些觉得自己花了眼!

他依旧是一身黑深色墨袍卷裹着昂藏傲岸的身躯,而他的身后,此时也披着一件狐裘!

深黑色的狐裘穿在他的身上也是那般的傲然,剑眉入鬓,芝兰玉树……

题外话:

这是二更,今天有加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