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五九零:相爷求见

凰毅冷声的质问,凰烟儿顿时哑口无言!

也许在凰烟儿的心里,她从来没想过,凰毅竟然会知道权青国这么多的事情!

她以为凭借她的遭遇,一定能够让凰毅对苏苓另有成见,却没想到,到头来她还是一无所获!

这,怎么能行!

凰烟儿的沉默让夏绯罗焦急在心!

于是她看了看面色慌乱的凰烟儿,又睇着凰毅莫名的怒火,不禁开口解释,“皇上,难道就因为这样,所以你就认定了是烟儿的错?

不论如何,她毕竟是我齐楚国的公主,在权青国若不是有苏苓从中作梗,那么又怎么会闹出这么多的祸端?”

夏绯罗再次将话锋指向苏苓!

然而凰毅此时似笑非笑的神色,令她也无法捉摸他心里的真实想法!

“是吗?如你所说,若当真都是苏苓的错,那为何她被休之后,不敢回来?

时隔这么久,现在回来告状,你们当朕老眼昏花了吗?!”

凰毅再次怒极的吼了一声,这下夏绯罗心里的怒火也渐渐被点燃!

“皇上,试问如果当初事发之后烟儿就回来,难道你就不会降罪与她?

就如同现在你知道苏苓的做法,可你依旧对他们苏门一家如此的包庇!

难道在你心里,我们母女还不如苏门重要,他们难道就值得你这么维护?”

夏绯罗的嗓音尖锐刺耳,与凰毅针锋相对之时,她的眼眶也不由得酸涩!

“废话!若他们当真有错,朕自然会按照国法处置!

如果不是她心胸狭隘,连个孩子都容忍不了,又怎么会闹出这么多笑话!

你们当真以为苏苓能够只手遮天吗?如果烟儿没有做错,那权青国的二王爷,岂是会随意休妃之人?

嫁过去三年都无所出,她的心思从来都没有放在王府主母的身份上,别以为朕不知道她的小心思!”

凰毅声色厉荏,平素温雅的脸颊上也染了愤怒的红晕!

闻声,夏绯罗面色一窒,痛心疾首的看着凰毅,“这么说来,不管烟儿说什么,你都认为是她的错了?”

“这难道还用说吗?还有一点,朕也很好奇,烟儿不如你来告诉朕!

这段时间,你从权青国离开之后,去了哪儿?”

凰烟儿震惊抬眸,慌张的眼神不停的闪烁!

支支吾吾半饷,却什么都没说出来!

而夏绯罗却连忙帮腔,“她一个女子,还能去哪!皇上今日都已经派人到平侯府宣旨,不也是知道了她的去向嘛?!”

“荒谬!你们当真以为朕什么都不知道?

凰烟儿,朕问你,你去楼越国,是怎么回事?!”

一声冷硬的询问,凰烟儿已呆若木鸡!

父皇都知道?!

他竟然什么都知道?!

说不上是什么原因,这次回来企图向凰毅告状的凰烟儿,总是发觉凰毅似乎和往年那种温雅淡然的样子大行径庭!

到底是当年他在伪装,还是说她从未了解过自己父皇真正的性情?!

“烟儿?你去过楼越国?”

此时回来的凰烟儿,的确有很多事情都未曾告知给夏绯罗!

以至于她在听到凰毅开口后,脸颊上充满了不可置信!

凰烟儿看着凰毅和夏绯罗双双疑惑打量的神色,紧张的不知所措!

可她心里忽然想到了一件事,便故作镇定的点头,“父皇,母后,儿臣的确去了楼越国!

但也不过是去看一个故人!相信父皇还不知道,当初儿臣被苏苓打伤了,又被她命令两个下人一路钳制着打算送回到齐楚!

说来父皇也不会相信,儿臣在回程的路上,被他们五花大绑,而且……而且还差点遭了他们的毒手!

若不是儿臣机警,恐怕……儿臣也就不会活到今日了!”

凰烟儿自导自演的一出戏码,很快就开始苦笑!

这让夏绯罗信以为真,立马心疼的上前,一把搂着她的肩膀,反问,“烟儿,这些都是真的?”

凰烟儿苦笑点头,“母后,这种隐晦之事,儿臣怎敢妄言!”

同一时间,在凰烟儿这样平白抹黑苏苓之际,身在王府中的墨影和醉清,纷纷打了个喷嚏!

踏马的,谁在背后说他们的坏话!

当初被凰老三下令送回齐楚的墨影和醉清,在凰烟儿的嘴里,莫名的躺枪,而且中箭无数!

彼时,夏绯罗无比心疼的搂着凰烟儿,而凰毅闻声也是神色一闪,讳莫如深的样子!

“皇上,现在你也听到了,你认为烟儿在遇到这么多事之后,她还敢轻易回来吗?

这一次,若不是有琴儿那丫头的收留,说不定……说不定烟儿早就遭受苏苓的毒手了!”

夏绯罗越说越激动,最后竟嘤嘤的哭了起来!

这让凰毅无比的头疼!

“行了!说来说去,无非都是陈年旧事,如今人都安全的回来了,还说那么多有何用!”

凰毅倍感烦躁的回身走到上首龙案,即便他知道这些事情里面一定另有隐情,但一时间却不想再多做纠缠!

“皇上,难道就这么算了?这一切都是苏苓的错,若是皇上不惩治她的话,那如何向天下人交代?”

夏绯罗久居深宫,曾经她能够只手遮天的场面如今已随流水而逝!

所以,她迫不及待的想要让凰毅惩治了苏苓,这样一来也算是了了她的心头大患!

如此,接下来的一切才能正常进行!

“混账!向天下人交代?她苏苓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需要向天下人交代?

如今,这四国天地中,谁不知道我齐楚国的公主是因为犯了七出之罪才会被休的,你现在怪罪苏苓,还有没有脑子!

难道你们想要让朕被冠上昏君的头衔吗?!”

凰毅烦躁的瞪着夏绯罗,那双眸子在看着她的时候,没有半点的感*彩!

忽然间,沉默了良久的凰烟儿,眼神一闪,跪在地上的身子缓缓站起,道:“父皇,儿臣相信有一件事父皇绝对不曾知悉!

她苏苓与权青国太子有染,并久居太子东宫!而且,儿臣还听闻,权帝有意册封她为公主,包括她的女儿也已经被册封了凤苓郡主!

父皇,如果说苏苓和权青国太子一清二白的话,儿臣不信!

况且,当时苏相的二夫人在皇宫和权帝也是不清不楚!这可谓是上梁不正下梁歪!

当朝相爷的夫人和别国皇帝有染,当朝王爷的王妃又与别国太子不清不楚,父皇,这等秽乱宫闱的事,论罪当斩!”

凰烟儿好不容易找到了足以击败苏苓的铁证,以至于她此时说话的力度都铿锵有力!

似乎恨不得在下一刻,就直接将苏苓定罪!

然而,凰烟儿所说的话,除了让凰毅的眼神微微闪烁并拂过一抹了然后,她想象中的龙颜大怒,却并未如约而至!

良久的时间里,凰毅都沉默的不发一言!

而这下凰烟儿更是觉得自己找到了足够扳倒苏林的理由,更加肆无忌惮的说道:“父皇,儿臣在权青国的时候听说过,那苏苓的娘亲和权帝之间关系*!而且,儿臣还听说,苏苓根本就不是相爷的孩子!

如果事情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么儿臣是不是有理由怀疑,她苏苓是相爷夫人和权帝苟且所出!

而之所以后来又嫁给了相爷,其目的就是想要离间两国的邦交!父皇明察,这件事儿臣绝无胡说!”

“那你之前的事,又有几件是胡说的?”

凰毅凉凉的说了一句,而后他淡漠深沉的脸颊挂着一抹意味不明的笑!

夏绯罗和凰烟儿,面对凰毅这等故意偏袒的态度已是满心怒火!

几乎是不假思索,夏绯罗冷不防的开口,“皇上,如果到了这等地步你还要视而不见,那么国将不国,我齐楚还有什么声誉可言!”

“夏绯罗,你放肆!”

凰毅怒火中烧的瞪着夏绯罗,连眸子都氤氲了猩红的愤怒!

恰在此时,“启禀圣上,相爷求见!”

司宇启禀的声音方落,文渊阁内的几人便神色各异!

此时天色已晚,相爷怎会突然求见?!

“宣他进来!”

题外话:

这是二更,今天更新完毕!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