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五八九:凰烟儿的哭诉

司宇公公手捧着圣旨站在平候府的正堂内等候许久,而王长平的脸色也因为久等不到来人而愈加的难看!

终是,在足足一盏茶的功夫过后,孙琴儿顶着一张高高肿起的脸颊,缓步回到正堂!

听到脚步声,王长平立时回头,见她身后依旧空无一人,这下他忍不住咬牙切齿的问道:“公主呢?”

闻声,孙琴儿的眼神看着王长平,微微瑟缩了一瞬,轻声嗫嚅:“回侯爷,司宇公公,公主……公主她已经先行回到皇宫了!请公公原谅,毕竟她贵为公主,所以……”

孙琴儿的话虽然没有明说,但是司宇和王长平也都听出的弦外之音!

看样子,公主是知道自己的行踪暴露,所以率先离开了!

只不过,她真的会回皇宫?!

这一点,司宇表示怀疑!

但由此,他手中捧着的圣旨也没能宣读,双眸内噙满睿智的慧光,瞬了一眼孙琴儿后,便对平候王长平说道:“既然如此,那杂家就回宫了!”

“老臣恭送司翁!”

王长平略带急切的想要尽快送走司宇!

毕竟今天的事对他来说,简直是措手不及!

这一切,都是孙琴儿的错!

司宇自是看出了王长平的急切,但他款步走出正堂大门时,却又蓦地站定,回身看了看满屋子诚惶诚恐的侯府众人,不由得再次笑道:“侯爷,杂家这次前来,是奉了圣上之命要带公主回宫的!

不过,皇上也让杂家给侯爷问好,你曾身为朝堂忠臣,皇上一直都十分挂怀!”

王长平似是受*若惊的抬眸,见司宇脸颊含笑,忙不迭的点头,“圣上严重了!还请司翁代老臣感谢皇上的惦念!”

“嗯!”司宇似是十分满意的点头,“侯爷知道圣上的苦心就好!既然公主已经回宫,杂家也就不久留了!

希望侯爷一切心中有数,毕竟当朝公主若是再次失踪的话,那……”

有些话司宇并未明说,但是话里话外所透露出的警告,生生让王长平的额头上滑了两滴冷汗!

该死的孙琴儿!

这一切,都是因为她!

“司翁放心,若公主真的出了意外的话,老臣一定亲自向圣上负荆请罪!”

得到王长平的保证,司宇这才满意的离开!

直到侯府门外,他亲自看着司宇的马车远走向皇宫,眼神登时一变!

再没有任何耽搁,原路返回到正堂,而他怒极的脸色和迅捷的步伐,也看得出他此时的怒火有多么浓郁!

匆匆回到正堂内的王长平,并未看到孙琴儿的身影,问过下人后,才知道她竟率先回了自己的阁楼!

彼时,王长平目染厉色的看着一众下人,冷冷说道:“从今天起,本侯要你们将夫人的所有动向一五一十的告知与我!

如有隐瞒,本侯扒了你们的皮!”

“奴婢/小的遵命!”

王长平冷哼着甩袖离去,而此时的孙琴儿,还不知道自己即将面对是何等惨痛的折磨!

*

日落日山

司宇公公也已经从平候府匆匆的赶回到皇宫文渊阁!

彼时,他依旧手捧圣旨,原封不动的再次放到了凰毅的面前!

见此,凰毅并未有任何的惊诧,反而睇着他,神色平淡的说道:“都办妥了?”

“回圣上,公主并未和老奴一同回来,而是……”

“她已经回来了!只不过,正在夏妃的宫里哭诉呢!”

司宇的话被凰毅打断,他面露惊诧的看着他,一时间也不知还能说些什么!

本来他以为公主不会这么轻易的回来,真是出乎意料!

“司宇啊,你准备一下!一会估计她们母女就会一起来告状了!”

“老奴遵旨!”

果不其然,正如凰毅所说的那样,还不到一个时辰的时间,在墨色渐渐驱散了夕阳的余晖时,夏绯罗就带着凰烟儿,母女俩皆是双眼通红的来到了文渊阁!

“臣妾参见皇上!”

“儿臣……参见父皇!”

虽然凰烟儿的身侧有夏绯罗的陪伴,但是她依旧诚惶诚恐的看着上首的凰毅!

这是她在权青国被休之后,时隔多日才归,单单看凰毅深沉的脸色,就知道他此时一定极为震怒!

凰烟儿愈发细弱的声音,带着惊惧的神色看了一眼身侧的夏绯罗!

但见她递给自己一个安稳的眼神,凰烟儿这才放了心!

“起来吧!”

凰毅的目光和注意力此时都放在手中的奏疏上,看都没看凰烟儿和夏绯罗!

面对他这样冷漠的态度,夏绯罗的心里愈发不平衡起来!

是以,连说话的口吻都有些冲,“皇上,这次你一定要为烟儿做主!”

夏绯罗镇定如常的看着凰毅,而后者却依旧淡漠如水,“什么事需要朕做主?她身为公主,除了叛国还有什么是她不能自己做主?”

这话,一听就知道凰毅对凰烟儿早就心生不悦!

尤其是凰烟儿,闻此更是有些慌乱!

是以,她刚刚站起身子,又连忙跪下,语气悲苦的说道:“父皇,请父皇做主,儿臣这次真的没有做错!一切都是苏苓在背后搞鬼!

如果不是她的话,儿臣也不会被二王爷休弃,最后也就不会闹得天下皆是的地步!

父皇,苏苓在权青国勾结权青太子,又和权帝不清不楚,这一切都是烟儿亲眼所见!

之所以这么久不回来,就是害怕再次被苏苓所陷害!父皇不知,儿臣当时在街头,差点被苏苓和她的女儿打死!

若不是儿臣心智坚韧,恐怕早就没有命回来见父皇了!”

凰烟儿说着就开始啪嗒啪嗒的掉眼泪,那样子别提有多么伤心!

就仿佛当日的事情再次浮现一样,她边说边发抖,看起来倒是有几分可怜!

眼看着凰烟儿说的泣不成声,夏绯罗也不由得帮腔,“皇上,看到烟儿这样,难道你还要任人唯亲吗?那苏苓……”

“放肆!”凰毅随手就将奏折狠狠的摔在龙案上,“你还好意思怪罪别人?她若不是被你*坏了,又怎么敢做那么多错事?

你们扪心自问,如果不是你们一次次去挑衅苓丫头的底线,她又怎么会做出这等反击?身为公主,不识大体,朕怎么会有你这么不争气的女儿!”

凰毅龙颜大怒,凰烟儿惶恐不安,就连夏绯罗都因此而哑然!

文渊阁内的气氛,一度凝结!

不消多时,凰烟儿在夏绯罗会意的眼神中,再次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泪水连连的说道:“父皇,你为何只怪责儿臣,这一切根本都是苏苓的错!

儿臣身为齐楚国的公主,身兼两国邦交的巨任,但她苏苓当时当街伤害儿臣,还有她的女儿,也是目中无人,完全不顾及我是她亲姑姑的事实!

父皇,即便你偏向他们,但怎能不顾事情真相,就抹杀儿臣的一切努力,儿臣真的是被她们算计的!”

凰烟儿哭诉的口吻别提有多么的痛彻心扉!

如果有外人在场的话,也一定会为她掬一把同情泪!

可惜,她们此时面对的是心如海底针的凰毅!

虽然凰烟儿的话句句泣泪,可凰毅的面色依旧平静无波!

甚至在凰烟儿话落之际,他反而冷笑的问道:“若事实如此的话,那不如你告诉朕,当初你抓了南夏国太女的皇子,又是所为何事?”

一句话,凰烟儿蒙了!

就连夏绯罗都噙着几许困惑的视线看着她!

什么南夏国太女的皇子?这又是怎么回事?!

当初凰烟儿在权青国被休的事,她们都是很快就得到了消息!

但是个中缘由,却始终不得其解!

包括她怎么也想不通,五年后回来的苏苓,到底有多大的能耐,能在权青国掀起这么大的风浪?!

“怎么?说不出话来了?”凰毅缓缓从龙案起身,跨步走下高台,眸子内幽冷如深渊,“既然你说你委屈,那你告诉朕,当你决定对南夏国皇子动手的时候,你有没有考虑过自己的身份?

你又有没有想到你这么做,会给齐楚带来什么灾难!若你能说出缘由,朕便饶你被休之事!”

题外话:

这是一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