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五八三:深夜入宫

“好,你随母后来!”

夏绯罗看得出凰烟儿的紧张和小心翼翼,是以她二话不说,便带着她走向了自己的寝殿!

从御花园回到寝宫后,夏绯罗遣退了所有的下人!

寝宫内只有她们母女二人手拉手坐在偏殿!

“烟儿,你怎么才回来!你知不知道这段时间母后担心死你了!”

夏绯罗看着凰烟儿苛责的开口,但语气中的担忧却毫不掩饰!

闻声,凰烟儿很快就红了眼眶,垂眸看着地面,委屈的说道:“母后,我也不想的!可是我被苏苓设计,又被二王爷当街甩了休书!

发生这种事,我哪还有脸回来!而且,母后你不知道苏苓有多么可恶!

她竟然是权青国的公主,就连她的女儿也被封为小郡主!母后,如果不是苏苓的话,我根本不会变成今天这样子的!”

“什么?!”

夏绯罗听着凰烟儿的解释,旋即她脸色倏然一变!

脸色有些沉重的看着她,反问,“烟儿,这些事你都是听谁说的?她怎么会是权青国的公主?而且这件事本宫根本没有听说过啊!”

“母后!这是千真万确的,是我亲眼所见,难道还能有假吗?你都不知道苏苓在权青国有多么的嚣张!

你们不知道这消息也不奇怪,后来我离开权青国的时候,就发现好像有人故意将这消息给隐瞒下来!

说不定,他们就是故意的!母后,我……我真的是走投无路,所以才不得不回来的!

但如果被父皇看见我的话,我想他一定会龙颜大怒!毕竟我当初是带着两国邦交而去和亲的!

母后,你要帮我啊!”

凰烟儿红着眼眶说着自己的遭遇,而夏绯罗似是感同身受,不停的安抚的拍着她的手背!

如今的她,虽然没有了皇后的身份,但是那高高在上的姿态和久居高位的浸淫,周身依旧散着不容小觑的权威!

“烟儿,你放心,这件事母后一定会帮你做主的!你现在落脚在何处?”

夏绯罗的眸子内泛出阴冷的暗芒,脸颊上也仿佛覆盖了一层冷冽!

“母后,我最近在平候府里,京城和我交好的官家小姐不多,我也只能先留在孙琴儿那儿!

但是,这并非是长久之计,今晚我冒死入宫,就是想和母后商讨一下对策的!”

凰烟儿的口吻逐渐变得急切,而在夏绯罗陷入沉思之际,她不禁举目,打量着寝宫的周围!

刚才从御花园回来的时候,由于害怕被发现,所以他们的步伐匆匆!

但此刻她仔细的观察才看到,这里并不是凤宸宫!

“母后,我们怎么不回凤宸宫?”

凰烟儿无知的一声询问,顿时让夏绯罗的脸色又难看了几分!

她目光定在偏殿的某处,眯着眸子冷笑,“凤宸宫?!呵,那是皇后才能居住的地方!

本宫现如今……这一切,还不都是苏苓!”

似是被凰烟儿的话踩到了痛处,所以夏绯罗的脸色阴沉如墨!

甚至激动之下,一把就将身边的茶盏挥落!

凰烟儿心下一惊,紧紧的扣住夏绯罗的手,不敢置信的问道:“母后,难道……你现在……”

“烟儿!多说无益!你放心,这次本宫一定会帮你的!

眼下你也不必回平候府了!这皇宫里,虽然本宫的身份不再是皇后,但若想要保你,也不是什么难事!

本宫还就不相信了,她苏苓还能一手遮天!”

夏绯罗不愿提及自己被削了封号的事,但是凰烟儿却随即摇头,“母后,皇宫里面我不能久留!

如今我已说通了孙琴儿,索性她对苏苓也是恨之入骨,所以我们一直在想着法子要如何对付苏苓!

若是身在皇宫里的话,很多消息我都不能及时了解!

母后,这两天我和孙琴儿都发现了一件诡异的事情!”

“哦?是什么?”

凰烟儿颇有些神秘的语气,顿时就引起了夏绯罗的兴趣!

她看了看夏绯罗,冷笑的说道:“母后,不知近来苏苓可有进宫!

但是我利用平候府的人脉,发现苏苓和三哥的孩子,最近去向不明!而且已经有写时日不见那孩子出府了!

我已经让孙琴儿再派人去调查,如果那孩子真的不见了,我觉得事情肯定就没有那么简单!”

“此话当真?”

凰烟儿点头,“当真!母后,眼下我总觉得尘王府有点不对劲!

但具体是什么,我又说不上来!而且,今日街头上突然涌现出的传言,不知你可有听说?”

夏绯罗面色一怔,“什么传言?难不成又是关于她的?”

“没错!母后,原本相府赵春萍的死,我想设计在苏苓的头上!

但不知道什么原因,就在今天午后,京城突然涌现出一则苏苓手握宝藏金钥匙的传闻!

也正因如此,在一个时辰都不到的时间里,赵春萍的死就有人出来领罪!

而苏苓,也因此而躲过一劫!母后,你说她怎么每次都那么好命!”

凰烟儿愤恨的搅动着自己的衣袖!

她实在是没办法淡定,总觉得这天下的好事,都被苏苓占了先机!

宝藏什么的,她从来都不关注!

但是那金钥匙如果那么重要,只要是苏苓重视的,那她就一定要抢过来!

“宝藏?你说的是真的?街头上真的有人这样传言?”

夏绯罗本就身为南夏国的前皇女,对于前朝凤家宝藏的事,自然是耳熟能详!

以至于她在听见凰烟儿的话时,整个人都激动的有些坐不住了!

“母后,是真的啊!我猜想,这宝藏肯定有很多人想要夺得,说不定就是因为这个,所以苏苓才能化险为夷!

真是该死的!”

夏绯罗满目含笑的看着凰烟儿,下一瞬她看了看天色,陡然说道:“烟儿,天色已晚,不如你今晚就在这里歇着吧!

明日清晨,母后赶早命人将你送出宫去!这个令牌你拿着,以后如果要进宫,你随时进来!但切记小心!”

凰烟儿本还有好多话想要和夏绯罗倾诉,但是一听见她如此急切的口吻,无奈之下也只能淡淡的点头,“好,多谢母后!”

“烟儿,你就在这偏殿里先歇着,母后要出去一趟!”

“母后?这么晚了……”

“无碍!”

夏绯罗离去的步伐十分匆忙,甚至都没有给凰烟儿再次询问的机会!

只是当她离开寝宫后,房间内的凰烟儿脸色一凝,暗自拧着袖管,阴沉的说道:“苏苓,这次,我一定要让你不得好死!”

趁夜离开寝宫的夏绯罗,忙不迭的走向文渊阁的方向!

如果苏苓身上真的有宝藏的钥匙,那么她所得知的这一切,便会成为最有利的筹码了!

*

两日后

在安静的等着消息的这两天里,苏苓在平静的表面中,也在不停的调查着所有关于凤门和凰门的一切!

其实,她本想在柳霜投案的翌日,去刑部和她见上一面!

但是还不待她动身出门,刑部就传来消息,说是柳霜自觉罪孽深重,已经在牢房中咬舌自尽了!

这一点,苏苓始料未及!

在她看来,如果柳霜真的杀了赵春萍,又怎么会这么突然的自尽?!

即便真的是她动的手,但似乎掩盖真相的可能性更大!

比如,她为什么要杀了赵春萍!

比如,她又为何在事发后的第二日才投案?!

好多的疑问还来不及解开,柳霜的死又无疑将所有的线索都断在了此处!

但经过了两日时间的休整,苏苓已经不想再为这些事而烦扰!

就连赵春萍的殡葬之礼,她都没有出现!

毕竟,与她无关不是!

哪怕被人说她狼心狗肺,这对苏苓来说也无关痛痒!

赵春萍做了那么多恶心人的事,想让她以德报怨还真是没可能!

“小姐,包小三来了!”

当苏苓正在房间内整理着五月的包裹时,门外的碧娆就开了口!

闻声,苏苓睇着包裹中的瓶瓶罐罐,笑了笑起身走了出去!

房门外,炽烈的秋阳烘烤着大地,包小三额头上沁着汗珠,一看到苏苓就咧开嘴笑道,“小姐,查到了!”

题外话:

这是一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