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五七七:不得好死

地板上的赵春萍,身上还穿着白日去相府时的那一身深绿色烟丝碧罗衣,只是在袖管和脚踝处,却染着干涸的血迹。

苏苓站在原地看着赵春萍的惨状,随即她蹲下身,轻轻抬起赵春萍的手臂时,这才发觉她的手腕处竟然已经和手臂脱节!

啧啧,这是被直接斩断了手筋和脚筋?!

苏苓眯着眸子看着赵春萍,她虽然已经身亡,但是脸上惶恐和惊惧却依旧存留!

尤其是她那双死不瞑目的双眼,瞳仁已经扩散,但是在深夜的房间内,仍是十分骇人!

看样子,杀死她的人,应该是用了极为狠戾的手段对付她!

不然她临死前也不会这么惊恐万分!

到底是谁呢?!

难不成对方费尽心力的杀了赵春萍,目的就是为了陷害她?!

值得吗?!

难道他们不知道,赵春萍本来就是她的心腹大患?!

就在苏苓蹲在赵春萍身前,一点点看着她僵硬的尸体暗自思忖时,房间的某处蓦地传来一声异响!

‘咚!’

“谁?”

苏苓凤眸冷冽,寻声看去,并尽量的压低嗓音喊了一声!

簌簌声陡然响起,苏苓的脸色此时愈发冷鸷了几分!

然而,但刚看到那人一身黑袍从暗处走出来时,苏苓却极为惊讶!

“鬼颜?”

苏苓此时不敢声张,毕竟门外还有精兵的把守!

只不过,鬼颜的出现,倒是在她的意料之外!

他怎么会知道自己在这?!

许是看出了苏苓的困惑,鬼颜缓缓的伸手探入黑袍前襟内,继而他便拿出了一张宣纸,递给了苏苓!

噙着疑惑的苏苓看了看宣纸,又望着鬼颜,待她接到手中并打开时,不免感到好笑!

宣纸上仅仅写了六个字,我是你的属下!

看着宣纸摇头失笑的苏苓,站起身后,上上下下打量着鬼颜,轻笑的说道:“所以,你是一路跟着我来的?”

鬼颜点头!

见此,苏苓轻声叹息,睨了一眼地上的赵春萍,又看着鬼颜,开口,“既然来了,那就一起看看吧!”

鬼颜也毫不推脱,见苏苓再次将视线凝聚在赵春萍身上后,他也站在苏苓的身边,一点点沿着她的周身看去!

不多时,房间中沉闷的气氛似乎愈发的凝滞!

而这时候鬼颜目光忽地一闪,正要倾身出手时,苏苓的指尖也适时的伸出!

此情此景,苏苓抬眸看向鬼颜,两人相视一笑,而后不约而同的将目光定在赵春萍的指尖上!

那上面,是一块只有指甲大小的碎布,若非两人够心细,恐怕一时半刻还真的很难发现!

鬼颜直接伸手将赵春萍指腹上的碎片拿在手里,而他微微停顿的动作,也引得苏苓一怔!

“有什么发现?”

苏苓缓缓凑近鬼颜的指尖,而她这样的动作,也直接让鬼颜清晰的嗅到了她身上的清雅香味!

不同于胭脂的甜香,也不似香包那般腻人,苏苓身上的清淡香气仿佛有洗涤心灵的作用!

鬼颜的目光一瞬不瞬的定在苏苓的脸蛋上,而连他自己都没有发现,那目光中饱含的深情和蜜意足以溺死人!

然而,此时将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碎布上的苏苓,却对此毫无察觉!

她纤细的指尖从鬼颜的手上轻轻捻起碎布,由于只有指甲盖大小,所以苏苓的动作十分小心!

待她摊放在掌心中,一点点翻看着碎布时,却有些惊诧!

这碎布上竟然绣有字迹,可是太小了,而且绣的字也只剩下半片!

另一半究竟是什么,却根本看不出来!

只不过,这指甲大小的碎步上,隐约能够看出一个‘日’字!

但这个字的左侧,好像应该还有另一边,从那丝线断裂的地方便能看出这日字绝不是全部!

“日?”

苏苓低声的呢喃,日字的另一边会是什么?!

而且,怎么赵春萍就这么巧合的拽下了这半边的字迹?!

这么说来,如果她想要将自己洗清嫌疑的话,那么这块碎布,就是重点!

“你们几个,有什么发现?”

彼时,厢房门外忽然传来了精兵首领老谢的声音!

其后,被留在门外的那五名精兵,就纷纷摇头,“没有任何发现!”

“这怎么可能!房间里面你们检查了吗?这大晚上的,古怪的很!开门,看看里面有没有什么不对劲!”

身为刑部的精兵首领,老谢直觉上很不对劲!

刚才他特意去看了发出声响的地方,结果竟然是一块碎裂的瓦片!

这样一来,肯定是有人想要调虎离山,所以才以这个来转移他们的注意力!

如今相府夫人的死因还没有结论,如果节外生枝的话,他们都不用活了!

老谢话落,门外的精兵二话不说直接上前就推开了厢房的木门!

随着房门洞开,倒灌的冷风让室内的火烛摇曳不停!

而阴森的房间里陈列着尸体,摇晃的红烛忽明忽灭,无疑让人觉得脊背发凉!

“这……这好像没什么不对劲!”

房间内依旧只有赵春萍的尸体放在地上,而闪烁不停的火烛,让这些大老爷们都觉得有些惊悚!

毕竟深夜时分,跟尸体共处一室,谁能不害怕!

老谢双眸炯炯的站在门口打量着房间里面,看了半响后,发觉的确没有任何蹊跷,这才一挥手,带着人转身离去!

房门被人从外面狠狠的关上,很快别院周围再次恢复到之前的宁静!

只不过,门外的精兵却更加精神抖擞的站岗,再不敢有任何的疏漏!

当一切都归于平静后,房顶悬梁上的苏苓和鬼颜,这才轻轻舒了一口气!

虽然直接和精兵发生冲突他们也有足够的能力跑出去!

但这样一来,她就更加说不清道不明了!

反正她在赵春萍的手里得到了这样的线索,那么接下来她就要仔细的调查一下,传言究竟是从哪里流出来的!

舆论导向这种东西,如果没有人刻意的将矛头指向她,那么谁会知道她和赵春萍的过往!

而且,一切还是那么的巧合!

麻痹!

不知道这件事到底和凤门凰门有没有关系!

但现在这个时间,他们来算计自己又有什么用?!

眼下他们更加着急的,肯定是宝藏的事!

浪费时间去陷害她,这样根本得不偿失!

相信玉伯也不会这么没有脑子的!

那么很可能这背后陷害她的人,应该是宿敌了!

不用多想,也大概能知道都有谁!

只是这一刻的苏苓,却错算了一个故人!

“该看的都看到了,我们回去吧!”

苏苓再次看了看别院厢房内的情况,眸光颇有些怜悯的望着赵春萍!

她一生荣华,可惜走错一步,最后竟不得好死!

说可怜但其实也是活该!

鬼颜瞬也不瞬的在悬梁上看着苏苓的侧脸,见她目光凝聚,半饷都没有回神,不由得轻轻扯了扯她的袖管!

而苏苓被这样的动作打断了思绪,回神看着鬼颜,定定的点头,旋即鬼颜便沿着悬梁的梁木一点点移动!

轻手推开天窗后,两人迅速的闪身离开!

夜,愈发浓郁,诡异!

而别院中的气氛,也更加萧索荒凉!

*

离开别院厢房后,苏苓身边伴着鬼颜,两人匆匆离开了房顶!

待跃过三户人家后,前方房顶边缘正躺着的人,也吸引了苏苓的注意!

“玉树!”

苏苓迅捷的跑到玉树身边,心里微沉,难不成玉树遭人暗算了?!

而站在一旁的鬼颜,眼神却闪了闪!

苏苓小心翼翼的拍着玉树的脸颊,也不知道拍了多少下,玉树这才悠悠转醒!

醒来后的第一个印象,就是脸蛋子好疼!

第二个想法,他不是被人给暗算了吗?!

一个机灵之后,玉树正要反手攻击对方,结果听见苏苓的话后,他整个人都不好了!

“大晚上你睡在这,也不怕丢了小命!起来了,赶紧回府!”

玉树愣头愣脑的坐在房顶,目瞪口呆的看着苏苓和一个黑袍鬼往王府的方向掠去!

顿时,他仰头望天,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是不是?!

那个黑袍鬼,咋那么眼熟?!

题外话:

这是三更!稍候有四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