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五七六: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苏苓看着水天悦和碧娆,菱唇闪出一抹揶揄的笑,“如果你们是刑部的人,你们会相信我的身边人所作证的言辞吗?”

一句话,便让水天悦和碧娆双双一愣!

就连玉树的脸色也愈发的难看!

“行了,你们别一副苦大仇深的模样了,这件事摆明了有人针对我!

相信即便你们出来给我作证,那么他们也一定会找到强有力的反驳证据!

所以,走一步看一步吧!”

不是苏苓心大,而是她早知道这件事的严重性,只是没想到竟有人为了陷害她,会不惜要了赵春萍的命!

不过,有得必有失,她懂这个道理!

虽然接下来即将面对的事,可能会波澜起伏!

但至少赵春萍死了,这也算是了了她的心愿,不是嘛!

如果让她知道是谁动的手,她想她一定要好好感谢他一番!

“小姐,难道……就这么等着刑部的人来问话吗?那怎么能行!树哥,王爷呢?这件事你告诉王爷没?”

碧娆最是不能看苏苓遭罪的人,一想到自家小姐将要被提审到刑部问话,她可不能坐以待毙!

玉树点头,“临风已经去通知王爷了,不刻应该就会回来!”

“碧娆,你和天悦先去休息吧!”

苏苓陡地开口,让碧娆和水天悦均是一愣!

“小姐?”

“苏姐姐?”

苏苓看着两人同样不解的模样,依旧笑着说道:“你俩先去休息,这件事等明天再说!”

“可是……”

“没有可是!还不去给天悦准备房间!”

苏苓虎着脸瞪着碧娆,声音微冷,碧娆不得不从!

她最怕小姐生气了好嘛!

“是!”

水天悦见苏苓心意已决,想说的话也彻底僵在了唇边!

直到她们两个一前一后的离开了内室,苏苓才再次染上了笑意,对着玉树哄骗道,“玉树,我对你如何?”

“啊?王妃对属下……十分的好!”

好吗?

玉树在心里默默地摇头!

他可没忘记当初王妃算计他,说他喜欢临风的事!

“既然这样,那本王妃有困难,你是不是应该出力?”

苏苓边摩挲着光滑干净的指尖,边斜眼看着玉树!

她这姿态,完全把玉树唬的一愣一愣的!

几乎下意识的,玉树就点头,“王妃放心,属下一定万死不辞!”

“嗯!万死不辞就不用了,那你现在就陪着本王妃去别院看看热闹吧!”

话落,苏苓径自起身,随手抄起屏风上的披风,在空中斗卷一圈,就披在了身后!

但,这也差点把玉树吓尿了!

“王妃?您……开玩笑的吧?”

“你哪只眼睛看出来我在开玩笑?”

苏苓轻轻瞭了一眼玉树,下一刻她便直接走出了内室!

这下,玉树真的不淡定了!

“王妃,王妃你听属下说!现在别院那边已经都被刑部的人给把守起来,而且……”

“行了,你废话那么多呢!我没让你跟我去别院,我让你给我带路!我哪知道劳什子别院在哪!赶紧的,再废话我就把碧娆嫁给隔壁老王!”

玉树:“……”

擦,又特么是隔壁老王!

麻痹!隔壁老王到底是什么鬼?!

有能耐你出来,爹要跟你绝对!

“王妃,请跟属下来!”

玉树欲哭无泪的在头前带路,两人的身影也很快就消失在王府的夜色之中!

恰在此时,两个身影已远远地攀上房檐,在夜空中两抹人影一起一落的奔向了民居方向时,自王府上空再次闪出一抹黑色的暗影!

速度之快,眨眼便消失在夜幕之中!

赵春萍所居住的别院,原本就位于相府三条街之外的地方!

而那别院也是当初皇上赏赐给苏傲的!

在玉树的带领下,他们二人此时就站在别院不远处的房顶,由上而下的观察着,苏苓就清楚地看到别院周围都布满了刑部的精兵!

“王妃,就是那!”

此时,玉树小心的将苏苓护在身侧,指着前方朴素却充满贵气的府邸低声开口!

苏苓眯着眸子站在房顶,墨色的星河漫漫,她身后的披风迎风斗卷,犹如暗夜幽灵一般,俏脸芳华无双,凤眸却冷冽刺骨!

“你在这等我,如果一个时辰后我还没出来,你就直接回府!”

“什么?王妃,这……使不得啊……”

玉树的尾音还在嘴边飘啊飘,但苏苓的身影已如一只灵猴一样,眨眼间就跃上了附近的房顶!

完全不给玉树再反驳的机会!

然而,他站在原地,左思右想后,眼前苏苓的身影眼看就跃上了别院的房顶时,根本容不得他在做多想,直接动身就打算跟上!

可惜,他千算万算,都没料到,他们的身后竟然还有人!

在玉树被身后之人以刚劲的手刀直接劈晕的时候,他陷入昏迷之前,脑海中闪过一个成语,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尼玛!

别让小爷知道你是谁!

当玉树被身后之人直接给劈晕后,那人目光清冽异常,随即嫌弃且蔑视的看着一眼他倒在房顶上的身影,下一刻就如鬼魅般,刹那间闪身,无影无踪!

另一边,当苏苓攀上了别院的房顶后,她小心翼翼的匍匐在凉意沁骨的瓦片上!

她目光如炬,俏脸如虹,眯着凤眸小心翼翼的盯着别院内的情形!

一排排刑部的精兵将整个别院包围的水泄不通!

就连门外都有两队精兵不停的来回巡逻!

“他娘的,这么冷的夜,我们却要在这守个死人!刑部的日子真是越来越难熬了!”

“老谢,你可别说了!真不知道这相府的大夫人到底得罪了谁,竟然死的这么惨!你说,难不成真的是尘王妃做的?”

“谁知道了!听说之前相爷就是为了尘王妃,才把她给休了的!现在她孤身死在这别院,如果说是别人杀得,也没有理由啊!”

“嗨!这件事估计明天就有定论了!现在侍郎大人已经在和尚书去了丞相府,估计这事很快就会传到皇上耳朵里了!等通知吧!”

身在房顶上的苏苓,很清楚的听到了下面传来精兵的嘀咕声!

连她自己都知道,赵春萍的死,的确会让人联想到她的身上,只不过她大晚上的来送赵春萍最后一程,再怎么说也要给自己找到一个平反的证据!

苏苓眯着眸子,整整半盏茶的时间都一动不动!

直到她再次等到两队精兵交替巡逻之际,她身形蓦然一动,沿着房檐小心翼翼的前行!

而后,她轻轻抽出一块砖瓦,趁着精兵交替的脚步声中,蓦地掷在别院的前方!

瓦片掉落在地的清脆响动,在安静的夜色中极为刺耳!

精兵也顿时来了精神,每个人都面色激动,声音洪亮的喊道,“什么人?”

“走!去看看!”

带队的老谢一声令下就带着两队精兵跑向了别院的前方,而就在他们两队人马凌乱的跑步声中,他们的身后仿佛吹来了一阵凉风!

徐徐擦着脸颊而过,带头的老谢陡然顿步,手臂在身侧一横,旋即回身打量着周遭,道:“你们留下五个人在这里把守!其他的人跟我来!”

“是!”

然而,精兵首领老谢似乎是担心被人调虎离山,可惜,并没有什么用!

因为此时,苏苓已经进入了别院的厢房!

房间内,冉冉的火烛时而跳跃着,而房间这中央的地面上,也陈列着赵春萍的尸体!

加之这般清凉的秋夜,和一闪一闪的烛火,倒是有几分骇人的意味!

苏苓警觉的听着门外的动静,随后她的视线就被赵春萍的尸体所吸引!

刚才只是听到他们说她死的很惨!

但是亲眼所见,才觉得不是很惨,是真的惨!

想她赵春萍一生富贵荣华享之不尽,后来如果不是动了歪心思,那么也不会被老爹给休了!

当然,这里面也有她的功劳!

但,本就已经孤苦一人,结果又因为有人要陷害她,结果成了砧板鱼肉!

连死状都这么难看,可见她临死前,一定是极为痛苦的!

地板上的赵春萍,身上还穿着白日去相府时的那一身深绿色烟丝碧罗衣,只是在袖管和脚踝处,却染着干涸的血迹……

题外话:

这是二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