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五七五:京城传言

她蓦地起身,三两步就跑向了花厅的门外,嘴里还喊着,“太子……”

太子?!

苏苓听见水天悦的低呼声,本能的以为是凰胤璃来了!

但是转念一想,水天悦本不该认识凰胤璃的!

那么她口中的太子……

难不成,真的是权佑擎?!

如此一想,苏苓便不再耽搁,连忙跟上她的脚步,也跑出了花厅!

然而,当水天悦的身影站在花厅门外,手中还紧紧拉着一人的衣袖时,苏苓却心下失望!

这人不是别人,而是她一路上带回来的鬼颜!

而他,又怎么可能是权佑擎呢!

“太……”

水天悦此时怔愣的拉着鬼颜的袖管,然而她也怔在了原地,口中想要呼唤,却在看到鬼颜脸上骇人的疤痕时,心头迅速一拧!

鬼颜的眼神清冷,澄澈的仿若清泉一般,深邃幽暗的不带任何色彩!

而近距离的打量下,水天悦也才发现,鬼颜的身形似乎和权太子相差甚远!

可她刚才明明觉得他的背影特别像太子的……

难不成是因为太过思念,所以看走了眼?!

水天悦心中不期然的就产生了自我的怀疑,而她身后的苏苓也适时的信步上前,站在她身边,语气清幽的说道:“天悦,他……叫鬼颜!”

“鬼颜?”

水天悦一愣,随即就放开了手中的衣袖,羞赧的垂眸,“对不起,我认错人了!”

苏苓轻轻的拍了拍水天悦的肩膀,随后看着鬼颜问道:“鬼颜,你找我?”

鬼颜却摇头,随即便一动不动的站在了花厅的门外,那姿态和动作似是决定要在此守护一样!

见此,苏苓暗暗叹息一声,拉着水天悦再次走进花厅后,见她脸上极为失望,不由得安慰道:“天悦,你放心吧!我一定会找到他的!”

水天悦苦笑点头,“苏姐姐,谢谢你,给你添麻烦了!”

闻此,苏苓看着曾经开朗天真的水天悦变成如今这般愁眉苦脸的模样,心里也是一阵揪紧!

情之一字,果然最伤人!

“苏姐姐,以后我能不能跟着你?在齐楚京都,我谁都不认识!

而这偌大的王府里,我也不想自己一个人呆着!我保证我不会耽搁你的事情,只要让我跟在你身边就好!

说不定……说不定什么时候他就突然出现了,这样我也能及时见到他!”

水天悦低声说了一句,随后便噙满期翼的神色看着苏苓!

见到苏苓轻轻点头后,水天悦这也才漾出一抹笑意,只是略显苦涩!

*

傍晚

凰老三一直没有现身,而苏苓则在碧娆和水天悦的陪伴下,坐在西园内室中,一点点翻看着手中的名单!

她就说白天看到孙琴儿的时候,为何她表现的那么猖狂!

原来这名单上,恰好就有平候!

再加上孙琴儿在她离开前,还可以撂下狠话,那么已经远离朝堂的平候,看样子也并不是那么安稳的过活!

如此一来,她倒是可以先从孙琴儿的身上下手了!

啧啧啧,想来,如果平候知道自己即将要做的事情,早就被他的貌美夫人给说走了嘴,不知道还会不会淡定!

“王妃……王妃属下有事禀报!”

傍晚的金芒色很快就被天边的墨空所取代,而这时门外也传来玉树焦急的声音!

一听见玉树的声音,苏苓还来不及收好名单,结果碧娆就立马转身,作势要走出去!

见此,苏苓轻笑,却不忍拆穿她,直到玉树和碧娆彼此含情脉脉的一同走进厢房时,苏苓和水天悦的脸颊上都挂满了促狭的笑意!

“咳!”

玉树和碧娆互相胶着的视线半饷都不移开,就这么臭不要脸的站在苏苓面前以眼神互诉思念!

若非是苏苓的一声轻咳让他们回神,恐怕这俩人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自觉的分开呢!

碧娆闻声俏脸一红,而玉树则尴尬的闪烁着眼神!

苏苓噙着促狭的视线,看着玉树似笑非笑的问道:“玉树,什么事?”

“啊?哦!王妃,属下刚刚得到消息,相府被休的大夫人……刚才……刚才在别院被害身亡了!”

“啊?大夫人?”碧娆忍不住惊讶的喊了一声。

而玉树说话间,脸上的表情已经变得十分严肃且冷厉!

见此,苏苓倏然拧紧眉头,她虽然想过要对赵春萍下手,但是因为苏煜的关系,所以她觉得先缓一缓!

可这才几个时辰的功夫,赵春萍就死了?!

苏苓心中的惊讶让她眉眼之间都染上了厉色,陡然抬眸看着玉树欲言又止的模样,她心中忽然泛出不好的预感!

“继续说!”

她想,玉树接下来要说的话,一定不简单!

果不其然,在听见苏苓的吩咐后,玉树抿了抿唇,随后沉沉的吸了一口气,道:“王妃,那赵夫人被害身亡的消息不胫而走!

现在,整个京城的街头都传言,是……是你动的手!”

“我?”苏苓啼笑皆非的反问了一句,见玉树重重的点头,她俏脸上一片冷凉!

这么看来,如果说赵春萍的死是个意外的话,谁会相信?!

她白天才和赵春萍在相府门外发生了争执,结果不消几个时辰,她就意外身亡!

但凡有谁看到这一幕,都一定会将她列为头号嫌疑人!

不过,赵春萍被害身亡的消息,会这么快就流窜入京城,她想这背后的人也真是煞费苦心呢!

“王妃,现在刑部的人已经在别院那边开始调查了!而且……而且还有不少百姓作证,说是你因为和赵夫人吵架,所以心生不满,才将她杀害的!”

玉树神色紧张的看着苏苓,他们所有人都知道,如果王妃要动手的话,完全不会有暴露的机会!

但现在街头的传言愈演愈烈,想要挡住悠悠众口,实在是有些困难!

“呵,还真巧!我和她吵架后,她就被杀了!啧啧,这叫什么?天助我也?”

“小姐!”碧娆见苏苓还有心思自嘲,不由得焦急说道:“这都什么时候了!现在我们怎么办?小姐,要不然我去找刑部的人,今天和大夫人吵架的明明是我,谣言怎能相信呢!树哥,你带我去别院,我要……”

碧娆本就头脑一根筋!

一想到苏苓要背黑锅,她焦急之下完全想不到其他的办法!

然而,在她上前拉着玉树,作势就要出门时,却听见,“站住!”

“小姐……”碧娆满目担心的回身看着苏苓,撅着嘴眼眶泛红!

苏苓缓缓起身,瞳仁平静无波,走到碧娆的身前,一巴掌就呼在她的脑袋上,“现在,清醒了没有?”

“啊?小姐,你打我干嘛啊!疼……”

“娆妹,快让我看看!”

碧娆一边揉着脑门,一边喊疼,而玉树则一脸心疼的上前,关心之色溢于言表!

苏苓好笑的看着碧娆边委屈的揉着脑门,边爱慕的看着玉树,还真是什么事都不耽搁他们俩秀恩爱!

“打你都算轻的!能不能长点脑子!你以为你去找刑部的人,就能将所有的事都扛在自己身上?

有没有脑子?这次的事,摆明了是针对我,你出面能有个毛用!”

苏苓细心的解释着,而一旁同样担心的水天悦却觉得,这件事好像对她来说并没有什么影响似的!

“小姐,那怎么办?总不能让他们这么诋毁你吧!

再说了,你从相府回来后,就一直呆在王府里面,那些人都眼瞎嘛?你哪里有杀她的时间!”

碧娆不忿的低吼,而苏苓却笑得愈发淡定从容!

水天悦暗暗沉思了片刻,随后上前:“苏姐姐,这件事恐怕是有人针对你的!”

“嗯,显而易见!”

苏苓挑眉,笑看着水天悦,似是在等着她继续说下去!

见此,水天悦也并未矫情,“苏姐姐,你下午回府的时间,大概是未时三刻!之后你就再没有离开过!

虽然在百姓的传言中,你的确有杀她的动机,但是你却没有作案时间!

如果苏姐姐相信我的话,我愿意当你的证人!毕竟这段时间我一直都陪着你!”

“啊!对对,小姐,我也可以给你证明!”

题外话:

这是一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