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春闺玉堂

200 夜宴

宋弈喝了药,幼清逼着他睡了一个时辰,一家人便收拾一番准备回去。

“小的也和你们一起回去吧。”路大勇担忧的望着幼清和方明晖,“若是有什么事,也能跑个腿,打个下手。”

幼清还没有说话,封子寒就嚷着道:“你走了,我的草药怎么办,岂不是要冻死了。”

路大勇就垂了头,他想跟着回去保护方明晖和幼清,可答应了封子寒,又不好言而无信。

“草药都弄好了,难不成路大哥在这里,它们就冻不死了。”戴望舒望路大勇前面一挡,挑眉看着封子寒,“等下雨的时候你还打算让他抱着你的草药护着?”

封子寒瞪眼,不服气的道:“不管怎么说,有人守着,总比没有照顾的好。”

“那你照顾好了。”戴望舒叉腰,横眉看着封子寒,“夜里这么冷,我们要回府里去!”

封子寒指着戴望舒就和幼清道:“你瞧这小丫头,嘴皮子跟刀一样。”又回头看着戴望舒,“我得罪你了?你问问路大勇,他是听我的还是听你的。”

幼清看着三个人直笑。

戴望舒和封子寒就刷的一下转头,都盯着路大勇,路大勇一愣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他没有想到自己的一句话,就让他们抬杠了:“那个……要不然……”路大勇看着戴望舒,“你跟夫人回去?”戴望舒虽没了武功,可一般人她还可以制服的。

封子寒顿时乐了,得瑟的朝戴望舒挑眉,一副我赢了的样子。

“回就回!”戴望舒瞪了眼路大勇,回头对幼清道,“夫人,奴婢跟您回去,谁要冻死就让他冻着好了!”

幼清掩面而笑,方明晖就出来做和事佬,微笑道:“我看,这几天估摸着不会下雨,路大勇就回去住几天吧,若真下雨了再回来也不迟!”

“大老爷,他是个木头人,根本不懂好赖。”戴望舒撇了眼路大勇,拂袖大步出了门。

方明晖愣了愣,似乎明白了什么,幼清就朝方明晖挤了挤眼睛,方明晖立刻明白了过来,和路大勇道:“大勇,你去看看戴姑娘!”

“知道了。”路大勇知道戴望舒是生他的气了,可是不明白她为什么生气,便跟着出去,封子寒就笑着坐在幼清身边,低声道,“戴望舒说的没错,路大勇就是个榆木脑袋。”

屋里的人都忍不住笑了起来,幼清和封子寒道:“是,我们这里的人,就属您最精明!”

“那是当然,我走的桥比您过的路都多。”封子寒昂着头,一副志得意满的样子,幼清失笑,低声道,“您老今年高寿。”封子寒的年纪一直都是“未知数”。

“咦……”封子寒转头看着幼清,不满道,“你怎么又说起我来了,我年纪你看不出来吗?”又指着方明晖,“你瞧瞧,我是不是比你爹爹还要年轻几岁。”

单从外貌和皮肤来看,封子寒捯饬一下,还真的会比方明晖年轻几岁。

“我爹爹比您年轻。”幼清笑着道,“您看着,估摸着没有八十也得七十五了吧。”

封子寒不乐意的哼了一声。

外面,路大勇跟着追了出去,戴望舒回头瞪他,冷声道:“你跟着我做什么,我要回去了,以后你就一个人待在这里吧,多清净,都没有人打扰你。”

“戴姑娘。”路大勇尴尬的道,“我没有别的意思,我想跟大老爷回去,是因为担心她们。可是封神医说的话也没有错,那草药对他很重要,所以我想,你若是能回去夫人和大老爷身边也多个人保护,那我不回去约莫也没有事。”

也就说他很相信自己了?戴望舒冷嗤道:“我回去不回去,是我的事,你凭什么给我决定。”

路大勇一愣,点头道:“是我唐突了!”

戴望舒气的不得了,可是这火又莫名其妙,她连说都没法说,只好一把将路大勇推开:“滚开,别挡我眼前,碍事!”话落,就回自己房里随便抓了几件衣服,对着门里的幼清道,“夫人,我在路边等你们。”

路大勇觉得莫名其妙,完全不知道戴望舒为什么突然翻脸,他想追过去解释,可是又不知道怎么解释,怕更让戴望舒生气,周芳看不过去,追着戴望舒出去,喝道:“你这是做什么,莫名其妙的对人家发一通火,有话不会好好说啊。”

“我的事你不用管。”戴望舒自己也很懊恼,她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回事,周芳也不高兴,朝院子里的路大勇看了一眼,又望着戴望舒道,“你的事我是管不着,可你不能欺负路大哥,他那么老实,哪里懂你这些没名头的把戏!”话落,拂袖而去。

戴望舒冷哼了一声,撇过头去,站在路边自己生自己的气。

采芩朝外头看了看,见路大勇又追了过去,她走到幼清身边,低声道:“太太,路大哥他……您要不要去看看。”

“没事。”幼清还没说话,封子寒就道,“小两口吵架,一会儿就好了。”

一屋子的人瞪眼,笑了起来。

“什么小两口。”宋弈自房里走了出来,幼清迎了过去,笑道,“你醒了,好些了没有。”就伸手去摸了摸宋弈的额头,又摸摸自己的,不确定的道,“好像退烧了!”

“小病而已。”宋弈摸了摸幼清的头,笑望着大家,“我们启程吧,免得回去晚了。”

众人都赞同的点头。

路大勇站在戴望舒身后,咳嗽了一声,歉意的道:“戴姑娘,要是我哪里做的不对,还请你原谅!”

“你哪里都没错。”戴望舒的火蹭的一下便燃了起来,“错的是我,你道什么歉,你是不是就喜欢道歉?”

路大勇被骂的忍不住面露愕然,戴望舒满脑门的怒:“早饭做的不好,你和我道歉,天气冷了你和我道歉,路远了你和我道歉,我生我自己的气你和我道歉!”,又道,“邻居家没饭吃你道歉,猪跑了你道歉,鸡死了你道歉,这些事和你有什么关系,你还会不会说别的话,你就知道道歉吗。”

路大勇嘴角抽了几下,结结巴巴的道:“那些事确实和我有关系,我自然要道歉的。”

戴望舒抚额,摆摆手道:“我和你没话说,你快走,我不敢保证一会儿我还能好脾气的和你讲道理!”

这小丫头脾气也太大了,路大勇露出无奈的样子,往回走了几步,戴望舒转过身不看他!

路大勇叹气,回了房里,众人都望着他,路大勇和周芳道:“戴望舒生气了,还劳烦周姑娘宽解她几句!”

“我也没有这个本事。”周芳不想掺和,“她的事,别人说不通。”臭脾气。

路大勇点点头,出去将马车套好。

幼清看看他,摇了摇头,便和大家道:“那我们走吧……”大家就一起出了门。

戴望舒站在路边没动,路大勇套好了车牵过来,采芩扶着幼清上了车,方明晖和宋弈也随着上去,其它几个人便骑马随着,幼清掀了帘子朝坐在马上的戴望舒看了一眼,戴望舒默不作声的显着怒气。

马车动了起来,走了一会儿,戴望舒却越想越气,忽然停了马和宋弈还有幼清道:“……你们先走,奴婢马上追上来。”便马头一调跑了回去,路大勇还站在门口,惊讶的看着去而复返的戴望舒,“是不是有什么东西忘了。”

戴望舒翻身下来,抽了腰间的鞭子,照着路大勇就抽了过去,路大勇灵活的避开,一脸的不解:“戴姑娘……你……你有话好好说。”

“和你没的说。”戴望舒没头没脑的一顿鞭子,路大勇左躲右闪幼清掀了帘子,就看到两个人在院子门口练气了把式,方明晖担忧的道,“这戴姑娘的脾气太烈了,大勇他只怕是招架不住。”

“爹爹,您别管,随他们去好了,戴望舒不会真的伤路大哥的。”幼清轻轻笑了起来,路大勇根本没往男女之事上想,戴望舒呢,也不知道如何表达,两个人就跟两块石头似的,不敲碎撞裂了,都不会明白自己和对方的心意。

戴望舒挥了半天,只听到鞭梢呼呼炸响,路大勇果真是没有伤着,他有些无奈,瞅准时机抓住的鞭子,紧紧扯着依旧好脾气的道:“戴姑娘,你到底怎么了。”

戴望舒往会拽鞭子,怒道:“问你自己。”抽了几次也没有抽动,她索性走过去,看着路大勇,其实路大勇长的不算好看,尤其和宋弈或是方明晖相比,他不过是农夫,皮肤很黑,高高壮壮的,一条腿还不灵活……戴望舒不明白,这样一张脸她为什么会觉得好看……

她忽然反应过来,自己为什么这么生气。

她想到了有一回胡泉看见周芳与江淮在一起说话,转头就走,过后好几天胡泉都没有来见周芳,寻常他不是买一些小玩意送来,就是带各式各样的点心,每一天都是如此换着花样,偶尔几天没来,不单周芳便是她都有些不习惯。

她明白胡泉当时的反应,是因为吃醋了,是因为喜欢周芳。

那她呢,她这样莫名其妙的发火,莫名其妙的替路大勇打抱不平,莫名其妙的气他不跟着一起回去……是为什么?

戴望舒倒退了一步,丢了鞭子掉头就走:“鞭子是你的,你自己留着吧。”翻身上了马追着幼清几个人而去。

路大勇真的是一头雾水,云里雾里的收了鞭子,看着戴望舒绝尘而去,依旧没有明白缘由。

一行人到家时已经是下午酉时,幼清和宋弈与大家分开,两人回了正院,蔡妈妈,绿珠以及辛夷小瑜几个人都迎了出来,绿珠红着眼睛道:“太太,您总算回来了,奴婢想您想的都好几天没睡了。”她自从服侍幼清,两个人还从来没有分开过。

幼清笑着拿帕子给她擦了擦眼泪,道:“都快成亲的人了,还哭成这个样子,羞不羞。”

绿珠破涕为笑,道:“奴婢就算成了亲,也要每隔几天就回来看您的,见不着您奴婢吃不好也睡不香的!”

大家都笑了起来,幼清和蔡妈妈几个人打了招呼进了宴席室,宋弈和江泰在院门外说了几句话,便进房和幼清道:“我去趟西苑!”

“你还病着呢。”幼清和他一起进了卧室,担忧的看着他,“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宋弈脱了外衣,幼清将朝服拿给他换上,宋弈低声道:“昨晚十一皇子掉到莲花池里去了,说是要摘池子里的莲花,失足的……不知现在如何!”

“掉到水里了,身边不是跟着人的吗,怎么这么不小心。”幼清愕然,帮宋弈系上腰带,宋弈凝眉道,“现在还不清楚。晚上你不用等我回来吃饭。”

幼清点了点头,忧心忡忡的道:“他进了西苑,肯定有这样那样的风险,若不然在他身边多派几个人护着吧,这或许才开始而已。”

“嗯。”宋弈点了点头,在幼清唇上亲了亲,“我走了。”

幼清送宋弈一直到垂花门,看着他上了轿子才回去,绿珠拿了药瓶出来,倒了三颗药递给幼清:“您三天不在家,药也断了三天了!”这三种药是封子寒制的,说是一天都不准落下。

“知道了。”幼清服了药,望着绿珠和蔡妈妈,问道,“这几天对面怎么样,都做了什么。”

蔡妈妈朝外头看了看,低声道:“老太太和方二太太自前天开始,每天都出去,今儿还没有回来呢,不知道干什么去了。”她说着一顿,道,“二老爷还是老样子,早上睡到辰时去国子监待几个时辰,晚上便出去玩,都是后半夜才回来,奴婢还好奇,他夜里回来也没有人盘问。”

“约莫是跟那几个公子哥儿一起进出的。”幼清淡淡的说着,绿珠也低声说道,“还有二小姐,天天和郭小姐在一处说话,两个人好的跟亲姐妹似的。”

幼清想了想,正要说话,辛夷掀了帘子,道:“太太,老太太和二太太回来了。”

“知道了。”幼清坐着没动,也没有打算过去拜见的意思,直到晚膳时间,汪氏终于过来了,幼清笑着迎了出去,“祖母!”

汪氏笑着颔首,打量着幼清:“怎么好几天没有回来,还瘦了一些,做什么去了。”

“庄子里有些事,去待了几天,走的急也没有和您说一声。”幼清和汪氏一起进了暖阁里,汪氏捧了茶,道,“你祖父昨儿还担心的,说要去找找,你们一个一个的不回来,我们心里都没了底。”

“让您担心了。”幼清笑着道,“祖母这几天可还好,有没有出去走动走动?”

汪氏目光一闪,淡淡的笑道:“倒是出去了几回,可也没什么可逛的,便回来了。”又道,“你们平安回来了就好,我也就放心了。”

幼清笑着应是,汪氏便望着她,试探的道:“你这回……不是和九歌吵嘴了吧?”幼清挑眉,汪氏又道,“为的什么事。你可别怪祖母多管闲事,这男人啊,你还是要管着才成。这普通百姓都能纳妾养外室的,更何况像九歌这样的,那些个小姑娘还不跟狂蜂烂蝶似的往上贴,这事儿啊,你可不能放任了,免得哪一天他要是没把持住,你便是哭都来不及!”

这是干什么?幼清微微笑着道:“祖母是不是听到什么了?”

“我能听到什么事。”汪氏摆了摆手,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想了想还是下定了决心似的道,“我听你妹妹说,那郭家小姐可是一直惦记着九歌呢,那姑娘容貌出色,出身又好,还是个有才情的,你虽说不比她差到哪里去,可若九歌……你到时候怎么办,人家可不会做妾室的,难不成你要把正妻的位子让出来。”

“原来是这事。”幼清脸色很明显的一变,感激的看着汪氏,“我还真不知道,多谢祖母提醒。”

汪氏满意的点点头,心里最想问的,却还是幼清是不是知道了倪贵妃的事了,但这话不能问的突兀,只能一点一点来。

“和祖母客气什么。”汪氏拍了拍幼清的手,“你们能过的好,祖母才高兴呢。”

幼清颔首,笑着道:“二妹的婚事,您可有着落。”又道,“若不然,这事儿交给我吧,我来操办好了!”

汪氏一愣,立刻就摆着手道:“不用,我和你婶婶有数,更何况,她年纪也还小,不急这一两日的功夫。”

不想她掺和,她偏要掺和:“祖母放心,她是我妹妹,我不会害她的。”

汪氏的眼神便冷了冷,勉强笑道:“你的心意我领了,这事儿就不麻烦你了。”说着,站了起来,“既然你没事,那我就回去了,你祖父还在等我一起用膳呢。”

幼清也不留她,笑着送她回去!

汪氏一走,幼清就让绿珠将江淮请了过来:“你想办法今晚让杨公子送二老爷回来。可能办得到?”江淮愣一愣,木然的点点头,道:“属下,试试。”没有明白幼清的用意。

“那就辛苦你了。”幼清笑看着江淮,江淮却是满足苦涩,为什么这种事情每次都找他,最坏的就是江泰,装的一脸老实样子,专门欺负他。

“太太。”江淮一走,蔡妈妈就领着郭家的一个婆子进来,婆子笑着道,“我们老夫人说您和宋大人好久没去家里窜门了,她惦记的不得了,所以就让奴婢来问问,宋太太和宋大人明晚可有空,去家里坐坐!”

“多谢老夫人惦记。”幼清笑着道,“您回去回老夫人的话,我晚上问宋大人一声,他若是明儿没事,我们一定过去。”

婆子笑着应是,辞了幼清回去了。

晚上,幼清和方明晖一起用了晚膳,在房里等了一刻宋弈,便累的在床上打着盹儿,直到后半夜她被外头吵醒,喊了辛夷进来:“老爷回来了吗?”

“您睡了以后,江泰大哥回来过一回,说是老爷今晚就留在西苑了,十一皇子高烧不退,老爷不放心!”辛夷说着话给幼清倒了杯清水,又道,“方才外头闹腾了一会儿,奴婢想来回您,蔡妈妈见您歇了就没让奴婢进来!”

幼清将茶盅递给辛夷,挑眉道:“是二叔回来了?”

“是!”辛夷回道,“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由杨家的小公子送回来的,同行的还有曾大爷!”

杨公子,便是内阁首辅杨维思的幺子,今年是十七还是十八,自小聪颖,三岁能诗五岁能画……杨大人极其喜爱这个儿子,虽是庶子却养在了嫡母的名下,却不想被嫡母养歪了,越大越不像样子,声色犬马无所不会,吃喝嫖赌样样精通,尤其是杨大人晋升首辅之后,更是越发没了收敛……方明晖第二回去牡丹阁就认识了杨公子和曾毅的长子,三个人好的跟兄弟似的,其后蔡四爷也一起随行,中间几日方明奚有意之下,还和蔡彰和张茂省厮混过几回。

幼清想了想,颔首道:“两位可都是贵客,老爷不在家,你去请大老爷去外院招待一下,还有方怀朝你也叫婆子去打个招呼。”又道,“让厨房起来生火,捡着两位公子爱吃的爱喝的上,无论如何都要留他们在家里宵夜!”

“太太,您这是……”辛夷满脸的惊讶,看了看时间,这都快丑时了,家里这一阵闹腾,不就天亮了,幼清笑笑和辛夷道,“杨公子杨首辅的公子,曾大爷是曾大人的长子,这样的贵客难得上门,我们若是慢待了,岂不是要得罪人。”

辛夷似懂非懂,不过却觉得幼清说的话绝对不会错,便马上过去一通吩咐,蔡妈妈听了消息一边穿着衣服一边进了卧室:“太太这是出了什么事,奴婢吓了一跳,家里的人一下子都起来了。”哪家会大半夜在家里点着灯忙的热火朝天的,又不是婚丧嫁娶的大事。

幼清掩面而笑,道:“妈妈既然起来了就去外院服侍吧,辛苦一夜,白天您再歇着。”

蔡妈妈点头应是,在门口拿了数字随便的梳了头,就小跑着去了外院。

杨公子全名杨懋,表字,志泽,如今是秀才……容貌不大像他父亲杨维思,但生的确实不错,剑眉凤眸,鼻若悬胆,唇瓣不知是吃了胭脂还是点了胭脂,红艳艳的显得很精致但透着一丝女气,薛潋也是这样的男子,但却要比他英气了壮实了许多。

曾大爷全名曾翰昭,表字没有,不过外号倒是有上一箩筐,京城人称曾八郎,为什么有这个外号,幼清还是听徐鄂说的,有一回他在牡丹阁,一个人叫了八个女人伺候,在房里疯了两天两夜,若非被自己老子曾毅撞上打回了家,他只怕还要再添几个。

这两人和徐鄂关系不错,人也相似,浑都是浑在女人身上,别的事倒不是敢做,也没有胆子做!

“这……这怎么好意思。”杨懋浑身酒气,愕然的看着丫头婆子们进进出出的,看着蔡妈妈问道,“是你们太太吩咐的?”他和宋弈因为不是一路人,所以没什么来往,不单如此,便是在朝堂,宋弈和他父亲也不是多亲近的。

所以,他头一回儿来宋府,还是这大半夜,杨懋和曾翰昭顿时酒醒了三分,有些受宠若惊。

蔡妈妈点着头,笑眯眯的回道:“是!我们太太说杨公子和曾大爷头一回来府里,若是慢待了就是我们太失礼了。所以,还请杨公子和曾大爷稍歇息一会儿,饭菜一会儿就来,我们大老爷和大少爷这就来了。”

说着话,方明晖和一脸睡意未散的方怀朝来了,方怀朝还好,方明晖心里却是纳闷不已,尤其不是半夜会起来待客的人,更何况,杨府也好,曾府也罢,莫说来的是两位公子,就是杨阁老亲自来了,也不用半夜三更的请人吃酒设宴。

但宋弈不在,他只得硬着头皮上,尴尬的和两个人打了招呼,各自落座,有一句没一句的说着话,幸好方怀朝自来熟,陪着两个人一会儿就熟悉了,聊的热火朝天的。

蔡妈妈回房将外院的事告诉幼清,幼清点了点头,道:“让小瑜去看看对面都醒了没有。”这么闹腾,她就不信她们没醒。

“醒了。”蔡妈妈笑着道,“奴婢回来的时候特意去看了看,两个院子里都亮着灯呢。”

幼清颔首,静静的坐在宴席室里喝着茶,过了半个时辰,外院花厅的宴席开了,方明晖略坐了坐就告辞回去了,他毕竟是长辈,来露个脸显示出宋府的诚意即可……

方怀朝就陪着杨懋和曾翰昭聊天,酒桌上话本来变多,方怀朝又素来是个会聊天的人,一来二去花厅里热闹的不得了。

乔氏在方明奚被抬回来的时候就醒了,带着婆子服侍他擦脸擦手才松了口气,她埋怨的和婆子道:“天天这么喝,书也不看,国子监也不去,真不知道他明年春闱怎么办。”

“二老爷书念的好,一定能高中的。”婆子自然捧着方明奚,“太太,您去歇着吧,这里奴婢守着就行了。”

乔氏点点头,厌恶的看了眼方明奚,往外走,等出了门就看到对面正院里亮堂堂的,她愕然道:“这是怎么了,大半夜的不睡觉,都起来作甚?”

“……还让厨房起了火,这会儿正做饭呢。”婆子低声道,“说是感谢杨公子和曾大爷将二爷送回来。还请大老爷和大少爷去作陪呢。”

乔氏一脸的诧异,愕然道:“这么晚设宴待客?”想了想问道,“就是最近一直和二老爷一起吃酒的杨阁老家的公子?”

婆子点了点头,乔氏没怎么上心,不以为然的道:“保不齐她又动了什么心思,和我们没关系!”她才不会相信幼清是真的感谢两位公子送方明奚回来,而半夜设宴呢。

乔氏回房歇着去了,汪氏却睡不着了,她索性披着衣裳靠在床头和方兆临道:“那丫头又打的什么主意,大半夜的设宴,招待两个不相干的人。”杨维思虽是阁老,可那性子和手段,她还真瞧不上,这也就是朝中没人了,要不然,怎么也轮不到他坐到首辅的位置去。

“你那是什么语气。”方兆临翻了个身,道,“他能坐到今天这个位置,必然有他的过人之处。中庸之道,才是最长久的。”方兆临很欣赏杨维思,不管人家如何,如今的地位就是最好的诠释。

“算了,不想这些了。”汪氏揉着额头道,“你说,郑夫人和寿山伯议论这件事后,明年会给逸忠安排什么职位?”她去找郑夫人了,不过隐瞒了方明晖和倪贵妃的关系,她不傻,这事说出去,闹到最后方家的人都没好处,至少,在方明奚要春闱的节骨眼上,绝不能出事。

“你话说的不难听,想必郑家不会出尔反尔,至于职位,你也不要期望太高,若能谋个外放,已经是不错。”方兆临心里很清楚自己儿子的本事,就是因为清楚,他才放任汪氏去钻营,若错过这次机会,以后就再也没有了。

汪氏想到她和郑夫人说起壬葵之乱时,郑夫人的表情,她立刻就明白了,郑夫人是知道这件事的,所以,后头的事情她说起来就很轻松了:“……当年也真是凑巧的很,在临安就让我看见了,一开始还想着反正与自己没什么关系,宫里就跟高山一般我们便是想报信也无从入门,直到两年后听说蔡大人到了临安,我这才有机会说这件事……”

郑夫人没有说话,汪氏接着又道:“不过这都是过去的事情了,夫人千万别往心里去,说句不怕您笑话的话,民妇提起来,不过是想和您套个近乎而已!”

是不是套近乎郑夫人心里有数,但这话却表达了汪氏的态度。

当年皇后将人偷偷送进乾西了,现在就不可能再提起来,若真要处理,也是不声不响的将倪贵妃杀了,一了百了,不过这件事郑夫人还要和皇后商议一番,毕竟十一皇子如今冒出了头,不比从前,也要有所顾忌才是。

“听说方老夫人这回来京城,是陪方二老爷赶考的?”郑夫人目光一动,看着汪氏,汪氏就笑着点头道,“是,他说要来试试,也不知成不成。宋大人帮着他进了国子监,如今正在里头跟着先生读书呢,若是明年能高中,民妇也算是熬出头了。”

郑夫人当然听明白汪氏的话,她笑着道:“有宋大人和宋太太在,定然能高中的。”说的还是宋弈和幼清。

汪氏不介意郑夫人到底是看谁的面子,更何况,她赖在宋府,图的不就是这个。

“托夫人的吉言。”汪氏满脸的笑容……

想到这里,汪氏转头去看方兆临,忽然想起什么来,和他道:“我怎么觉得这事儿不对呢。”

“什么事不对。”方兆临睁开眼睛看着汪氏,汪氏就道,“她半夜设宴,不会无缘无故的……”她想了想忽然意识道什么,和方兆临道,“她昨儿和我说,要给心儿寻个亲事,难道……”

方兆临也坐了起来,蹙眉道:“这杨公子和曾大爷不是都成亲了吗?”

“杨公子没有,听说刚刚退亲,也不知什么原因。”汪氏已经打听过了,“只有曾大爷家里有妻有子。”汪氏想着再也躺不住,披着衣服起来开了房门,喊了苏妈妈进来,吩咐道,“你去看看二小姐在不在房里睡觉。”说着又补了一句,“若是在房里就把她喊过来,让她晚上就睡我这里。”

苏妈妈觉得奇怪,却没有多问,转身而去,过了一会儿苏怀心就由几个丫头扶着迷迷糊糊的进了门,和汪氏埋怨道:“祖母,大晚上的您拉我起来做什么,我还没睡好呢。”

“没事,你去睡吧,床已经铺好了。”汪氏看见了方怀心才松了口气,她怕幼清一会儿使出什么见不得人的手段来,毁了方怀心。

方怀心哦了一声披着衣服去隔壁房里躺了下来,却没了睡意,和身边的丫头道:“祖母这是怎么了,大半夜把我拖过来。”又道,“你去看看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她刚才来时看到对面灯火通明的,方幼清似乎还在院子里和人说话。

“奴婢知道了。”小丫头出了门,转了一通回来和方怀心道,“二老爷晚上吃的酩酊大醉,由两位公子送回来的,姑奶奶正设宴感谢两人。”又道,“两位公子,一位姓杨是杨阁老府里的小公子,一位姓曾,是锦衣卫锦衣卫南镇抚司镇抚使曾大人的长子!”

“哦。”方怀心翻了个身,越想越觉得奇怪,这大半夜的方幼清发什么疯,她坐起来好奇的道,“你去看看,这两位公子长的什么样儿。”

小丫头为难的道:“小姐……奴婢去是不是不合适,这天还没亮呢。”

“让你去,你就去,哪里来的这么多废话。”方怀心好奇的不得了,小丫头不情愿的哦了一声,往花厅那边去,走到半道上就看到幼清也出了院子,带着一个丫头也往那边走去,她眼睛一亮飞一般的往回跑,“小姐,小姐!”

方怀心兴奋的道:“怎么了,你快说。”小丫头就压着声音道,“奴婢看到姑奶奶带着一个丫头往外院去了,您说,她不会是要亲自去招待两位公子吧?”这大晚上的,她都不好意思过去,姑奶奶却要亲自去,这……这也太夸张了吧。

“不会吧?!”方怀心哈哈笑了起来,“姐夫今天不在家唉。”她也不睡了,急着要过去看看,“走,我们去看看,等明天姐夫回来,看她怎么自辩。”方幼清果然是水性杨花的,找准了机会就勾引男人。

难怪那个什么徐三爷为她死了,郑六爷念念不忘……还听说以前大表哥还对她有情,连婚事都悔了。

“老夫人她不您出去。”小丫头拉着方怀心,方怀心指了指那边,低声道,“你去看看祖母是不是歇了。”

小丫头过去看了眼,房里的灯确实灭了,方怀心就穿了衣服,披着头发冒着腰就带着小丫头往外院而去,她边走边道:“方幼清是不是走的这条路?”小丫头点着头道,“是,奴婢亲眼见到姑奶奶从这边过去的。”

方怀心一路跑到花厅的角门边,就看到垂着帘子的花厅里热闹非凡,有人小声说话大声笑,她想进去看看可又不敢,就推着小丫头:“你过去看一眼。”

“小姐……”小丫头朝门口看看,外头还守着小厮呢,她不想去,方怀心就啐了一口,道,“胆小如鼠,你不去难道让我去啊,快去!”

小丫头不情不愿的出去,绕道了花厅的后门,后面也垂着帘子但是没有守着人,她探头探脑的朝里头撇了几眼,就看到方怀朝和一个年纪约莫二十四五的男子正喝着酒,她放了帘子又跑了回来,和方怀心道:“姑奶奶不在里面,里头只有大少爷和一位公子!”

也就是说,还有一位公子不在里头?

方怀心眼睛都快烧起来了,方幼清不会这么过分吧,在家里头夜会外男也就罢了,竟然还……还……她都不敢想,掩面笑了起来:“走,我们捉奸去!”她想了想,又觉得她们两个人有点势单力薄,应该再喊些人来,“先回去告诉娘和祖母!”

小丫头哦了一声,觉得方幼清应该不至于这样,可方怀心素来这样,她就算劝了也没有,只好跟着去,走了几步忽然就看到周芳和戴望舒从对面过来,两人提着食盒边走边说着话,方怀心一转头就躲到了抄手游廊的柱子后面,可还没等她站稳,就听到周芳大喝一声,道:“谁在哪里。”

方怀心暗叫一声糟糕,这个婢女好像学过武艺,耳力过人,若是被她看到自己在这里,明儿她不就成了笑柄,她眼珠子一转将身边小丫头推了出去……

“这么晚你在这里干什么。”周芳冷目打量着小丫头,小丫头惊魂未定,支支吾吾的道,“奴……奴婢迷路了。”

周芳似乎没有多想,蹙眉道:“快回去!”话落,给小丫头指了路,她目送她走远了,才和戴望舒过了小门。

方怀心松了口气,这才发现自己身边一个人都没有,她朝旁边的角门看了看,花厅里的声音小了下来,忽然隔着一道墙,她听到了方幼清的说话声:“回去吧,一会儿天就该亮了……”

接下来就没了声,方怀心,眼睛一亮壮了胆子就绕过花厅去了后面,这里地势很空,以前戴望舒常在这里练鞭子,地面倒还算平整,她躲在柱子后头,能看到远处一盏灯笼忽明忽暗,却看不到人……

就在这时,忽然她腰上一紧,有人拦腰将她抱住,方怀心吓的啊的一声跳了起来,对方立刻哈哈大笑,酒气冲天的道:“这小丫头挺有趣,今儿晚上爷就点你陪侍了!”

方怀心一听是陌生男子的声音,顿时吓的两腿发软。

“谁?!”方怀心这一叫,花厅里的方怀朝和曾翰昭皆是听到了,方怀朝立刻丢了杯子跑出来,“什么人。”他听了好像是方怀心的声音。

蔡妈妈提了灯笼过来。

后门外的抚廊下亮了起来,众人一眼就看到了杨懋正抱着软软的方怀心靠在柱子上哈哈大笑。

“曾兄。”杨懋喊曾翰昭,“这小丫头不错,今儿咱们一起!”

曾翰昭长大了嘴巴,一脸的震惊,不等他开口,方怀朝一个箭步过去,一把将杨懋推开,喝道:“滚!”将方怀心拦在了身后,“二妹,你跑到这里来干什么。”

方怀心吓的大哭起来,道:“我……我……”她说了半天,也说不出半句话来。

“杨兄。”曾翰昭酒是彻底醒了,拉着跌倒在地的杨懋,道,“你喝醉了,还不快和方小姐道歉!”

杨懋一愣,跌跌匆匆的爬起来望着方怀心,忽然明白过来这儿可不是牡丹阁,方才搂的姑娘更不是什么青楼女子,而是方怀朝的妹妹,他醒了酒,立刻就一揖到底,行了大礼:“实在对不住,在下酒吃多了。”目光却忍不住往方怀心身上睃。

长的一般,年纪也小,没什么看头!

方怀朝大怒,却是忍住了,忽然,一道鞭子凌空飞了过来,啪的一声抽在了杨懋的身上:“登徒子,我们夫人设宴招待你们,你竟然敢在府里乱来,你将我们宋府当做什么地方了。”说着又是一鞭子。

方怀朝拦着方怀心往后退,曾翰昭躲在一边,杨懋结结实实的挨了两鞭,顿时哭天喊地的跑了起来:“我又不是故意的,谁知道这里大晚上的站着位小姐……”

戴望舒不管,披头盖天的抽过去,杨懋脸上身上顿时抽了好几道鞭痕,疼的他直咧嘴。

戴望舒追着他打。

外院闹的鸡飞狗跳,幼清放了茶盅望着周芳,道:“老太太起了没有?”

“起了。”周芳道,“和方二太太正往那边赶呢。”

幼清颔首,道:“走,我们也去看看!”话落,整理了衣襟也出了门,周芳跟在后头,道,“戴望舒抽了几鞭子,倒不是很重,但杨公子脸上着实挂彩了。”

“知道了。”幼清冷笑了一声。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