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春闺玉堂

198 生气

幼清紧紧的揪着被子,气的发抖,她从来没有想过这里面的还有这么多事情!

小的时候,她不懂事问起母亲的时候,父亲总是顾左右而言他,后来她懂事后就不再问了,就连贺娘和她说时,她也不愿意去听……可是这并不代表,她不想要一个母亲,看着别人家的孩子在母亲的怀抱里撒娇,她羡慕的不得了,常常躲在墙角偷看,幻想那个臂弯里的温暖,踏实,是不是每个母亲身上都是香香的,让孩子们留恋!

但是她没有,一次都没有感受过,长大后,她也偶尔会去想,或许她的母亲真的死了呢,如果死了那她就没有理由恨她,死,是这个世上最应该被理解包容原谅的事情,因为你决定不了,母亲也决定不了。因为死了,所以没有办法陪伴她,因为死了,所以没有办法来爱她……

她在福建时,甚至偷偷去庙里给母亲立过一个牌位。

她希望她的母亲已经死了,而不是在这个世上的某个角落里,幸福的生活着。

但是没有,她还活着,虽过的并不好,但是她还真真切切的活着,影响着父亲的生活,影响着她的生活……甚至会毁灭她们的生活。

她哪里来的胆子,在那么大的事情和变故之后,竟然敢独自出宫,和父亲相爱甚至一度以夫妻相称结婚生子,她忽然理解了方兆临的愤怒,一个来历不明的异族女人,勾引了他前途光明的长子,不说方兆临,便是她,也会将那个女人打出去!

还有父亲,他到底知道不知道倪贵妃的身份呢,知道不知道,他们的相爱会引来杀身之祸,会带来灭顶之灾……

宋九歌,他一开始就知道了,知道了父亲和母亲的过往,知道了母亲的身份,所以他才会关注十一皇子,才会在重重思虑过后决意帮十一皇子……他口口声声说时机不到,根本就不是时机不到,而是他不敢说!

他和父亲一样,他们能说的出口,她是倪贵妃和父亲生的孩子吗,他们能告诉她,她的母亲就是一个不守妇道的女人吗,她母亲的身份一旦暴露在人前,不止父亲,所有知道的人都活不吗。

瞒的她好苦啊。

瞒着她有什么用,瞒着事情就不存在了吗,瞒着这件事就永远不会发生吗,幼清闭上眼睛,眼泪簌簌的落,她听的到自己的牙齿在嘴里打着颤,咯咯的让她觉得无比的冷。

“太太。”采芩在外面敲了敲门,低声道,“大老爷来了!”

幼清眼睛猛然睁开,掀开被子,面无表情的看着门口,发泄似的吼着道:“不见,我谁也不见!”话落,用被子将自己蒙起来,道,“你若将别人放进来,立刻就给我收拾包袱离开!”

采芩和周芳对视一眼,为难的朝孤零零站在院子里的方明晖看去,夜幕下,他身影单薄佝偻,无奈的让人生怜,他听到了幼清盛怒决绝的声音,他的妮儿从小到大没有和他使过小性子,也从不和他任性……今天是第一次!

方明晖心痛如绞,摇晃着动了动,过了许久才缓缓的抬了眼帘看着采芩,道:“那就让她歇会儿,时间不早了,记得让她用晚膳!”话落,他抬了抬脚,身子却是一颤,采芩要去扶他,“大老爷……”也跟着红了眼睛。

“没事。”方明晖说的很慢,声音嘶哑的让人听不清,“好好照顾她。”便慢慢的,慢慢的往院门口走,身影渐渐消失在影壁之后。

采芩抹着眼泪,她也不知道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了,昨天太太还好好的,笑眯眯的让周芳去将老太太的远门关了,还要在院子外头守着,只要有人跳出来,就敲晕了抬走……她要给方家的人长长记性。

可是今天什么都变了,太太不是应该生老太太他们的气吗,为什么突然不理大老爷了,到底怎么回事。

“我也不知道。”周芳拧着眉头,低声道,“听着,好像是和……和夫人的娘有关。”

采芩一愣,愕然的看着周芳:“太太的娘?”她恍恍惚惚的依旧想不明白,或者是不敢往宫里头想,“我去看看太太。”她提着裙子进了房里,站在门口想要去推门,周芳拉住她,摇摇头道,“你现在别去,你让夫人自己静一静,不要惹她。”

夫人最在乎敬爱的就是大老爷,可她现在连大老爷都不见,换做别人去说话,只会是火上浇油!

采芩叹了口气,红了眼睛蹲在了门口,她捂着脸哽咽的道:“太太她……不会做傻事吧。”别人不知道,可是她和绿珠知道,太太若真的生气了,砸个杯子摔个碟子出出气还好点,最怕她这样,一个人待着了……

幼清躺在床上,脑子里乱纷纷的,许多画面周而复始的旋转着,有的是方明晖的,有的是宋弈的……她最信任在乎的两个人,居然心照不宣的骗她,太让她寒心了。

还有那个女人,惹了那么多事,自己躲在冷宫里,居然还有脸想要让赵承修继承大统,她想怎么样,想做太后不成!

她也不想想,她有没有资格。

幼清将一直塞在荷包里的簪子拿出来,啪的一声摔在地上……

滚,滚,都给她滚!

她一个人过的好的很,谁都不需要,谁都不要来烦她!

幼清蒙着被子,无声的哭了起来,心头就跟被人狠狠的刺了一刀似的,疼的她抽不过气来……

“老爷。”忽然,外头采芩的说话声传来,很为难的道,“太太她说……她说谁也不想见,要不然您等会儿?”

幼清的哭声略顿了顿,便听到了宋弈的说话声:“她吃饭了吗?这么黑为什么不去点个灯,床上被子盖的厚的还是薄的,里头的灰尘除了没有,还有床上的帐子挂了吗,枕头是新的还是旧的……既是躺着,首饰卸了没有,扎了戳了怎么办……”

宋弈一连串的问题,问的采芩目瞪口呆,哑口无言,这是她第一次听到宋弈絮絮叨叨说这么多话。

“没……没有。”采芩木讷的摇摇头,宋弈便拧着眉,道,“我去看看!”说着,手一伸就将门推开了,随即他跨了进去,采芩哎呀一声反应过来,“老爷……”宋弈已经将她关在了门外。

采芩欲哭无泪,却又高兴,说不定老爷去哄一哄,太太就消气了呢。

宋弈穿着朝服,帽子有些歪的顶在头上,云淡风轻的走到床边,脱了自己的官帽丢在一边,坐下来,手放在被子上,轻轻拍了拍:“丫头……”他声音柔的能拧出水来,“你今晚打算在这里休息?是想回这里住吗,要是想回来,我们就搬回来好了,就是家具还要再添置一些,倒也没有多麻烦……”

“这张床我还没有躺过。”他笑容很淡,像是极力露出来的,“要是住在这里,也算是圆了我的一个念想了。”

“这样蒙着会难受,心头又该不舒服了。”他又轻轻拍了拍,幼清没有反应,宋弈又道,“被子也薄得很,你这样睡会受凉的……”

幼清蒙着被子没有理他。

宋弈又道:“你是不是还没有吃饭,我让厨房给你做饭去……”他说着一顿,道,“要不然,我去做吧,你还没有吃过我做的饭吧,嗯……虽然味道不大好,可到底还是可以裹腹的。”

房间里,院子里,里里外外安静的落针可闻,便只有宋弈温润如水似的声音,不疾不徐的说着,周芳觉得,她认识宋弈这么久,都没有听到说过这么多话。

幼清皱着眉,越听便越烦躁,她满心满肺的火正憋在心里,听着宋弈的话,她猛然翻身坐了起来,冷冷的望着他,不留情面的道:“宋大人,劳烦你让我一个人待一会儿,我现在不想见到你!”

“丫头。”宋弈深潭似的眸子暗了暗,去牵幼清的手,幼清又翻身躺了下来,道,“你走吧。”

宋弈的手落了个空,看着幼清叹了口气,有些无措的就着床头便靠了下来,视线落在幼清身上,静静看着,目光悠远……

幼清能感受到他落在自己身上的目光,她越想越气,翻身坐起来,穿了鞋怒不可遏的指着宋弈:“你不走是吧,那我走,我再告诉你一遍,我现在不想见到你,你不准跟着我,否则我让你永远见不到我!”话落,开了门就往外走。

宋弈看着她决绝而去的背影,心头像是被什么扎了一下,他眉头骤然蹙了起来,好一会儿才松开!

采芩立刻跟着幼清出去,幼清上了轿子,轿子随即顶着夜幕出了院子。

周芳跟着走了几步,忽然想到了宋弈还在房里,回头看着他,宋弈已面色如常,淡淡颔首道:“跟着夫人,护好了!”

周芳应是,快步而去追上了幼清。

幼清在城门口换了辆租赁用的马车,一夜不停,马不停歇的到了大兴,周芳和采芩都不敢问,在天亮时分,幼清再次下了车,又重新换了马车去了怀柔……

清晨时分,田庄里鸟雀鸣叫,朝露如珠,处处透着清凉和舒爽,幼清盘腿坐在车上,一夜不曾开口说话,闭着眼睛不知在想什么。

采芩和周芳坐在对面,满面的担忧。

辰时不到,他们到了怀柔的庄子里,周芳下车打听了路大勇的院子,便径直让车夫将车驾进村里,她们的到来并没引起多少人的注意,直到车在路大勇的院子前头停下来,正在院子里喂鸡的戴望舒丢了盆跑了出来。

“夫……夫人?!”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么一大早幼清会到这里来,幼清沉着脸,道,“有没有房间,借我住几天!”

戴望舒呆呆的点点头,道:“有……有……”她说着,忙回身将院门全部推开,又朝房后喊道,“路大哥,封神医,你们快回来!”

幼清一进院子,满院子正在啄食的鸡吓的飞扑起来,幼清径直进了房里,戴望舒看看周芳,周芳朝她为难的摇摇头,又做了个嘘的手势,戴望舒点点头快步进了房里,速度极快的拿了新的被褥收拾妥当。

路大勇回来了,惊诧的站在门口看着面无表情坐在桌边的幼清,不敢置信道:“太太,您中么来了,可是有什么事?”

“我住几天。”幼清放了茶盅,随意的洗了把脸,对众人道,“你们各去忙吧,不用管我。”

路大勇见幼清脸色不对,便退了出来,采芩关了门服侍幼清躺下来,又轻手轻脚的退了出来,路大勇几个人正在院子东头的厨房里小声说着话:“太太是怎么了,和老爷吵嘴了吗?”

“差不多吧。”周芳点点头,道,“夫人生大老爷和老爷的气,至于是什么事,我们还不知道。”她直觉依幼清的脾气,如果不是天大的事情,她绝不会气的这么厉害。

路大勇紧紧的蹙着眉头,戴望舒问道:“那夫人到这里来,老爷和大老爷知道不知道?”她见周芳摇摇头,又道,“那我现在回去和老爷还有大老爷说一声,免得她们担心。”

“不要。”采芩进了门,摇着头道,“你们谁都不要回去说,让夫人自己待几天,或许她的气平复一些后就好了。她现在正在气头上,就算老爷和大老爷来了也只会是火上浇油,适得其反。”

几个人点点头,其实,没有幼清的允许,她们也不敢擅自回去。

“老爷应该能找得到。”戴望舒回道,“夫人也没有地方可去,老爷能想得到这里。”

周芳迟疑的道:“夫人在路上折换了两次车,老爷恐怕要费点功夫。”几个人唉声叹气的围坐在厨房里,戴望舒对路大勇到,“她们肯定还没有吃饭,你给他们做早饭吧。”

路大勇点点头,洗了手去和面,周芳看了眼戴望舒,和采芩三个人坐在院子里发呆。

宋弈一个人在三井坊坐了一夜,早上回了槐树胡同,江淮跟在后头,低声道:“爷,您要去追夫人吗?圣上不是让您去今天去西苑吗,要不然……属下去和张公公说一声?”

“不用。”宋弈淡淡的道,“她在气头上,让她一个人待几天吧,我去不合适。”小丫头脾气还真大,等她冷静大家再谈比较好。

江淮点点头。

宋弈缓步走着,进了家门,家里头也静悄悄的死沉沉一片,胡泉哀怨的站在回事处门口望着他,宋弈撇了他一眼进了垂花门,汪氏身边的婆子在一边探头探脑的,宋弈衣角轻摆步态闲适的进了正院,一进门方明晖就从正厅里迎了出来,焦急的道:“九歌,妮儿回来了没有。”

“她走了。”宋弈轻声道,“岳父不用担心,她约莫是想出去散散心!”

方明晖一夜未睡,脸色灰败暗沉,眼睛也是红通通,他听完宋弈的话,愕然道:“出城去了,去哪里了?她的亲人都在京城,他能去哪里?”又道,“又不认识路,她一个女子走夜里很危险,你怎么不跟着过去呢。”方明晖急的眼前直发黑,抬脚就要往外走,宋弈喊住他,“岳父,她的脾气您也知道,她若想回来自然会回来,她若是不回来,你便是磨破了嘴皮,她也不会回来的。”

方明晖紧紧蹙着眉头,望着宋弈,道:“你先去衙门吧,我想办法先将人找到再说。”

宋弈点点头,推开了房门进了房里,随即站在门口微微一愣,寻常他回来,都是幼清笑眯眯的来迎他的,今儿房里空空的,没有她在,好像一下子空旷了下来……

宋弈叹了口气,自己找了衣裳换下,又重新出了门和方明晖打了招呼,便径直到垂花门上了轿子,往西苑而去。

“九歌,朕可是等你很久了,你怎么才来。”圣上穿着一件石灰色长袍,疾步往前走,“昨晚张茂省新找了张古方,你来看看,这方子可行!”

宋弈应是,随着圣上进了丹房,张茂省将方子交给宋弈,宋弈细细看了一遍,和圣上道:“单从方子看没有问题,只是火候和分量上,微臣不敢妄言,恐还要张真人多费神。”

“这是他的事情了。”圣上见方子得了宋弈的肯定,越发的高兴,“那这里就交给张茂省。”他说着一顿,道,“你昨儿写的清词呢,拿来叫朕看看。”

宋弈难以察觉的一愣,随即笑着道:“臣走的急,竟还带在身上了,稍微臣给圣上默写出来!”他将这事儿忘了。

“也成。”圣上负手往外走,含笑道,“昨儿张茂省和朕说了一个提议,朕说来给你听听!”

宋弈露出洗耳恭听的样子,圣上就道:“朕的银钱吃紧了些,但这么一直和户部打嘴仗也没有用,不如朕叫钱宁带着人去崇文门税关收税去,不说日进斗金,可维持朕的开销绝对是绰绰有余。”

“若是东厂的人去收税,那税课的人收还是不收?”宋弈挑眉望着圣上,圣上就笑着道,“朕大概想了想,可以和税课的人三七开局,他们拿七,朕拿七就足够了……再有,这盐,粮,煤,茶,等等那么多东西,我们还可以来个区别划分,这入口的归朕抽税,其它的就归他们收,你觉得可成!”

圣上派东厂的人去崇文门抢税,谁敢和东厂的热闹抢,到时候饱的是东厂的腰包,不但如此,还会引起其它的动乱……到时候,锦衣卫,五城兵马司甚至兵部礼部都可以搬张桌子在崇文门搭个窝棚,按人头抢税……

宋弈听着眉头便知道这事的弊端,但面上依旧淡淡的,含笑道:“圣上英明,此事若不出乱子,按章法行事,倒也不是可行!”

“果然宋九歌最懂朕。”圣上非常的高兴,拍了拍宋弈的肩膀,道,“这章法的事情,就交给你了,若有什么不便施行的地方就去找杨维思去,他们谁敢拦你,你就说朕说的……”

宋弈笑着应是,圣上转身就让人把钱宁喊来,钱宁听完圣上的打算,先是目瞪口呆,继而双眸明亮的道:“奴婢一定竭尽全力为圣上办事。”这样才叫正大光明的捞钱!

钱宁说完,朝宋弈看去,宋弈望着他微微一笑,和圣上道:“那微臣现在就去将清词以及收税的章法写出来呈给圣上过目!”

“去吧。”圣上满面的笑容,宋弈负手往另外一边而去,走了几步,钱宁忽然喊住宋弈,“宋大人……”

宋弈停下来看着钱宁,钱宁指了指另外一边:“您的房间似乎在着头……那边是宫里的……”宋弈眉梢一挑,朝自己脚下的方向看了看,面不改色的道,“听说那边的莲花依旧开着,在下想去望一眼!”又道,“此刻倒没了兴致了……”就掉了个头走了。

钱宁眉梢高高的扬起来,朝宋弈的背影看去,觉得宋弈今儿似乎有点不对劲儿,可又说不出哪里不对劲。

宋弈在房里坐了整整一天大半天,常公公来催了两次,才将清词写出来,常公公笑着打趣道:“宋大人寻常笔法是最快的,今儿怎么……您身体无碍吧。”

“无妨。”宋弈笑笑,将东西交给常公公,“有劳。”

常公公说不敢,便去了万寿宫,宋弈重新铺纸,可是提了笔就眼前就浮现出幼清昨晚对他横眉冷对的表情来,他忍不住叹了口气,笔尖的墨汁就落在了纸上,他放了笔将纸揪了丢了,又重新铺一张。

一直到夜幕时分,他才收拾妥当脚步极快的回了家,可等快进院子,看到里头黑漆漆的时候,他才反应,幼清这还没有回来……他叹了口气进了院子,绿珠板着脸带着辛夷和小瑜将饭菜热水准备好,宋弈一个人坐在桌边吃饭,吃了两口放了筷子,问道:“大老爷呢?”

“不知道。”绿珠要摇头,酸酸的道,“估摸着去找太太去了。”

宋弈点点头,放了碗站起来,转身出门,却是一转腿就磕在了桌子上,他步子顿了顿才继续往外走,回了房里,洗澡换了衣裳,拿了本躺在床上看书,可看了半天也没有翻页……

他放了书,目光落在里头空落落的地方,索性翻身躺下,翻了个身,又翻了个身,睁开眼睛看着幼清的枕头,手一伸将幼清的枕头拉过来垫在自己的头下,随即阖上了眼睛……

第二日一早,他上朝,下朝,到金水河时,遇见了郭大人:“你许久没去家里吃饭了,老夫人昨儿还念着你呢,今天和我一起回去吧。”

“还是算了,家里还有事。”宋弈笑着道,“改日和幼清一起去拜见老夫人!”

郭衍就笑着道:“那成,你记得和幼清一起过去。”

宋弈颔首,上了轿子往家而去。

院子里依旧很安静,方明晖不在家,方家的人在对面来回走动,他懒得去拜见行礼,吃了几口饭,放了筷子便回房歇着,第二日早上绿珠和辛夷端着热水在门外等了许久,直到卯时都过了,宋弈才晃晃悠悠的开了门,瞥了眼绿珠,回房梳洗换了朝服去朝堂,晚上依旧回来,朝桌子上瞄了一眼,淡淡的摆手道:“撤了吧。”便回房去了。

第二日早上,绿珠学聪明了,卯时才来,候在外头,辛夷就小声道:“老爷寻常丑时不到就起了,怎么这几日赖到这个时候?”

“我哪知道。”绿珠急的很,太太不回来,大老爷去找了,老爷却不急不慢的上衙,下衙,回家……日子按部就班的,还有对面的人也是,过的好的很……

辛夷叹了口气,咕哝道:“太太怎么还没有回来,可真是急人。”幼清不在家,感觉院子里都空了。

“什么时辰了?”蔡妈妈自后院过来,见卧室的门还关着,惊讶的不得了,她还是头一次见宋弈赖床不起的情况,“老爷……是不是病了?”说着,上前敲门,敲了几次宋弈才开了门,瞥了眼蔡妈妈,蔡妈妈问道,“老爷,您是不是病了?”

宋弈没说话,悉数,换衣,和平时一样出门。

“老爷这又恢复到以前的样子了。”蔡妈妈叹道,“以前就是这样,早饭不吃,晚饭不吃……”夫人不过走了三天。

蔡妈妈满脸的无奈,带着绿珠进去收拾房间。

方怀心愁着宋弈出门,她也收拾了一番出去,在郭府的侧门口她见到了郭秀,兴奋的道:“我和你说,姐姐和姐夫铁定是吵架了,她已经三天没有回来了。”

“走了?”郭秀眉梢高高的扬起来,问道,“去哪里了知道吗?”

方怀心摇摇头,回道:“不知道。这两天姐夫一个人进进出出,形单影只的,好可怜!”

“呵!”郭秀冷笑着道,“我就说她自私吧,自己一个人出去,将夫君丢在家里,也就她能做的出来。”

等方怀心一走,郭秀就将这件事告诉了郭老夫人,郭老夫人并不在意,笑着道:“小夫妻吵吵闹闹常有的事,和你没什么关系,你别掺和在里头。”

“祖母,这两天宋大哥一个进进出出的好可怜,连早饭和晚上都没的吃,人都瘦了一圈了。”郭秀忧心忡忡的,郭老夫人听着也露出担忧之色来,“这孩子,幼清一不在,他就不爱惜自己的身体了,可真是!”

“您下帖子请宋大哥过来吃饭吧。”郭秀道,“要不然要不了几天,他身体就垮了。”

郭老夫人就点了点头。

宋弈依旧在西苑忙了一天,钱宁支派东厂的内侍去崇文门抢税收,一时间满朝堂吵的沸沸扬扬……圣上的龙案堆的皆是弹劾钱宁的奏疏,宋弈一出西苑,外头也等了好几位户部的大臣,一个个抱怨的道:“圣上这不是抢税收,这是抢臣子的饭碗,朝廷的钱粮啊,宋大人,您无论如何都要为我们说句公道话啊,如今只有您的话圣上才会听上一二了。”

“此事下官也说了,可圣上执意如此,下官也没有办法。”宋弈叹了口气,道,“此事急不得,容下官再想想办法!”

众人朝宋弈抱拳,感激不已:“此事,就全权托付给宋大人了!”

宋弈笑笑着还了礼,目送众人离开。

待大家一走,他脸上的笑容就一点一点淡了下去。

“爷!”江淮咳嗽了一声,道,“您去找夫人吧。”他都看不下去了,就跟行尸走肉似的。

宋弈朝江淮看去,挑眉道:“去找她?”

江淮点点头。

也不知道气消了没有,宋弈来回踱着步子,在空荡荡的金水河边上来回的走,锦衣卫的人见着是他也不敢撵,只好远远的站在一边候着。

过了许久,宋弈对江淮道:“走!”

“好。”江淮跟在后面,低声道,“那您知道夫人在哪里吗?”

宋弈边走边道:“她没有地方可去,除了去怀柔找路大勇和子寒,无处可去!”话落,上了轿子径直回家,换了衣衫,便换了马,一路径直出了城门。

------题外话------

不要猜,事情没有你们想的那么恶劣,她妈妈是有多大的能耐从冷宫里出去?她既然以前能出去,为什么现在不出去呢?这些都是问题……

我们是从幼清的角度,和幼清一起去了解这件事,并没有听方明晖怎么说,宋弈怎么说,包括倪贵妃怎么说!

至于汪氏为什么这么能耐,她不是胡乱自大的人,包括方兆临,他们能这么想,还是有原因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