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春闺玉堂

197 答案

“娘……”乔氏沉声道,“您到底是怎么想的,我都不明白,您为什么放着大皇子和郑六爷不看,反而对十一皇子动了心思。”她虽配合汪氏,也知道汪氏这么做肯定有原因,可是她并没有想明白汪氏真正的原因。

“大皇子有郑家的支持,在朝中的势力和拥护比初出茅庐,还不过十来岁的十一皇子不知强了多少,圣上虽未立储君,也不见得多喜欢大皇子,可将来皇位一定还是他的,您现在这么赌,毫无意义啊。”十一皇子不过现在得了点圣宠,可这能代表什么呢,就算日渐长大,但比起大皇子来,他还是差了一大截。

“你不明白。”汪氏冷静下来,看着汪氏解释道,“宋九歌和南直隶的官员明面上是中立,甚至在太后的事情上,支持的是大皇子,可是暗中关注的却是十一皇子!”她当初和方兆临一听到太后失势的消息,就立刻动了上京的心思,一方面薛镇扬和方明晖都在京城,她们一来就算不待见,可他们占着一个孝字,不会和他们真的撕破脸,就算是装也得装个样子出来,有了这些她们在京城就等于有了敲门砖,她利用当年的事情和郑家搭上线,那么方明奚的仕途和方怀心的婚事就一定能顺顺利利。

可是到了京城以后,她看到了方幼清,看到了宋九歌,又目睹了十一皇子自后宫出头,她立刻就改变了主意。

比起大皇子的形势稳定,这个初出茅庐的十一皇子,很有可能才是最后真正的赢家!

“南直隶官员?”乔氏心头一怔,惊诧的道,“不会吧?他们在太后的事情上确实是支持大皇子的啊,就算是现在,宋九歌不也是和郑家和睦相处,我没有看出什么端倪来啊。”

“你不懂。”汪氏说着,方兆临自房里走了出来,负手站在桌前,看着婆媳两人,道,“单阁老也好,郭大人也好,谁没有自己的打算?一来他们和宋九歌一起推到了严安,有着同盟的情谊,二来,若是他们支持大皇子,将来大皇子继位,他们也无法再上一层,因为对于大皇子来说,首位的功臣和拥护绝非是南直隶的官员,而是以郑家为首的那些勋贵!这样对于文官来说,无异于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这样的事情他们怎么会去做。”

所以……以单阁老和宋弈为首的南直隶文官集团,反而会弃势力稳定的大皇子,而选择一个宛若白纸一样,毫无背景后台的十一皇子?乔氏心头骇然,恍然明白过来,对于大皇子来说,南直隶文官集团的支持固然重要,可这支持不过是锦上添花,可对于十一皇子来说,他们的支持就是雪中送炭就是全部,就算将来十一皇子登基,至少十年二十年内,依靠的依旧是他们!

可真是精打细算,太精明了,乔氏浑身发冷的看着方兆临,道:“那……我们怎么办?宋九歌既然支持十一皇子,以今天幼清的表现,他不可能让怀心嫁给十一皇子的,那我们岂不是……”

“这件事不着急。”汪氏给方兆临添茶,低声道,“十一皇子毕竟还小,圣上两年内若身体无恙,不会立定储君,只要储君不定,我们就还有机会!”南直隶的人想要从龙之功,他们何尝不想要,但是现在她们现在没有资格,力量也太小,所以,她要好好筹谋一番!

“娘!”乔氏低声道,“您……您不是说能和郑家还有皇后娘娘联系上吗?要不然……要不然……”她想着,要不然将南直隶文官集团的打算,告诉皇后告诉大皇子,这样一来,他们也算是立了一封功劳,将来肯定会有好处。

“不行!”方兆临道,“自古朝堂便就是臣子的朝堂,是君王的朝堂,绝无由勋贵把持的道理,我们不能做这种千古罪人,将来受万千士子的唾骂。”他说着看着汪氏,警告道,“你可以分一杯羹,但绝不能做这种事,就算眼下一时得利,将来一旦勋贵起势,这个罪责绝非是你能承担的起的。”

本朝虽不曾见过这样的事,但以前科考还没有时,不就是这样的情况。君王虽是君王,可朝堂决策走动的皆是那些尸位素餐,因祖辈立的一份功便就能享福数代的勋贵,那些人没有十年寒窗苦读,不懂稼轩,不懂食宿,不了解百姓疾苦真正的民声,宛若蛀虫一般,将国家一点一点蚕食,最后蛀空……

若真是这样,历史的车轮转了一圈,岂不是又回到了原点。

他方兆临可以算计,可以为了利益不顾许多东西,但这是千古的大事,是底线,不但他不能越,便是整个方氏也不能越。

因为没有人能担得起这个责任。

“妾身明白。”汪氏点头道,“妾身若真的什么都不顾,早就拿着当年的功劳去找皇后娘娘了,妾身之所以没有,只用它来要挟拿捏了一番子修,不就是这个原因吗。”大是大非面前她还是懂的。

更何况,方明晖和那个女人的事若真的东窗事发,要被砍头被问罪,他们作为近亲也脱不了干系。

方兆临放了心,点了点头。

乔氏似懂非懂,她担心紧张的还是自己女儿的婚事和夫君的仕途:“那……那我们就安安分分的待在这里,到时候求姐夫和宋九歌帮逸忠谋划一个好官位?”

可是汪氏不甘心,方明奚就算得了一个官位,可离振兴门楣还差之千里,没有捷径走,她便要劈开一条捷径。

“成者为王,败者为寇,自古夺嫡便是如此。”方兆临对汪氏冷然道,“你若想走皇后和郑家这条路,便要趁早,等夺嫡的势头一起便立刻收回来。到时候有致远和子修在,不会牵连到我们,但若迷途不知返,到时候他们恐怕也不会保我们。”

乔氏听来听去,越听越糊涂,她看着方兆临,问道:“父亲,您的意思是……”乔氏话落,又朝汪氏看去,汪氏摆摆手,道,“此事你不要多问,我心里有数。”

“是!”乔氏虽嘴里这么说,心里却觉得没了底,她辞了方兆临和汪氏回去,方怀心已睡了一觉醒了,坐在她房里吃东西,见着她回来,便不高兴的道,“娘,祖母想到办法了没有,方幼清太过分了,一定要好好收拾她,将她打怕了,她就不敢作威作福了。”

“小孩子家的,知道什么。”乔氏心事重重的在桌边坐下,自己给自己倒了茶,方怀心就道,“我怎么不懂,你不要小看我。”

乔氏宠爱的看了她一眼,满心里都在想着方怀心的婚事。

“娘。”方怀心坐过来,看着乔氏道,“十一皇子的事情不成也好,我还不想嫁给他呢,他比我小不说,长的什么样儿我都没有见过,尤其是他的身世,我可是听说他不过是圣上身边的一个女官生的,那女官生完他就死了,十一皇子就一直养在冷宫里,字都不认识几个,能有什么出息,到时候至多封个穷酸贫瘠的番地罢了,我可不想去那种穷乡僻壤过一辈子。”

“可你祖父和祖母都觉得他好。”乔氏明白方兆临和汪氏的打算是对的,可是女儿是她的,若是十一皇子输了呢,若是南直隶的文官集团输了呢,她的女儿岂不是要跟着一起陪葬!

他始终觉得条件最好的是郑六爷,其次便是大皇子,嫁给郑六爷是正室,嫁给大皇子虽身份高但总归是个妾!

郑辕虽不是大皇子嫡亲的舅舅,可是他手握兵权,和嫡亲的有什么区别。

“我觉得郑六爷好。”方怀心道,“虽然年纪大了一点,可是人家有本事,又是国舅,多好!”两个人说着话,方怀朝自外面进来,见母女两人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他道,“你们在说什么呢?”

“哥,你见到父亲了没有?”方怀心皱眉看着方怀朝,又道,“还有,我们被关了一天一夜,你怎么也不来给我们开门?”

方怀朝一愣,回道:“父亲在房里睡着的啊,你不知道?!”他说着微顿,又道,“什么你们被关了一夜,谁关你们的?我出去玩了,昨晚回来的完,今儿一起来就过来看你们了,不知道这件事。”

“你太过分了。”方怀心就将事情经过说了一遍,“……祖父,祖母还有娘,我们饿了一天一夜,方幼清太可恶了。”

方怀朝挑眉朝乔氏看去,乔氏没有说话,他先是愕然,继而便道:“一定是你们做了什么得罪人家的事情了吧,人家才会这么做。要不然这几日她一直客客气气的,怎么会突然翻脸。”

“你到底帮谁。”方怀心哼了一声,道,“不和你说了,我去找郭姐姐玩。”只有和郭秀在一起,说起方幼清来才最爽快。

方怀心一走,乔氏望着方怀朝问道:“你爹爹怎么回事?”

“不知道啊。”方怀朝一脸不解,“他一直睡着,我还以为他昨晚回来的迟,还没起呢。”

乔氏凝眉便去了自己的卧室,方明奚已经醒了,乔氏就蹙眉望着他,问道:“你昨天是怎么回事,过去了也不来给我们开门?”又打量了他的身上,“受伤了?”

“没有,就磕着腿了。”方明奚揉着脖子坐起来,也是一脸的懵懂,“我怎么睡在这里?”

乔氏露出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转身就走了。

幼清也冷着脸一个人坐在暖阁里,方兆临和汪氏为什么回来京城,为什么能让父亲说不出话来,为什么这么笃定自信的打起了十一皇子的主意?

她一早便想到了是什么,可是,每每想到这些,她便会不由自主的抵触,不愿意去想,像是她最疼的地方,碰一碰她便就会痛。

宋弈支持十一皇子,包括单阁老,郭大人也各自表了态,虽大家不曾坐在一起去商量接下来的方案,但在每个人的心中都已经有了方向和打算,他可以理解单阁老和郭大人,甚至于薛镇扬……等等的南直隶官员支持支持十一皇子的初衷和目的。

谁都有目的,谁都要为自己打算,他们这么做是聪明之举,无可厚非!

但是宋弈呢,她一直没有问,除了和单阁老他们一样的缘由外,他还有什么原因,他不是为了抱负就盲目的人,也并非急功近利的人,所以,没有足够的理由宋弈绝不会贸贸然就做出决定。

尤其是,宋弈在很早就关注了十一皇子……十一皇子有什么值得他关注的,一个女官生的孩子,出生后就一直住在冷宫之中,连出冷宫的次数一只手都能数的过来,他有什么吸引了宋弈了呢?

还有方兆临和汪氏,她定然是得知太后出事后,就起身来京城了,他们凭什么认为他们一定会不计前嫌的帮他们?凭什么底气十足的站在京城,打算在这里立足?汪氏手里的把柄是什么。

方明晖又为何讳莫如深的不和她说,他在顾忌什么……

这些事看起来似乎相关,又似乎无关,但是她觉得都是因果,归根究底,便是她的母亲!

一个异族女人在临安和方明晖相遇相爱,却得到方氏的人认同,两人便私定了终生……被赶出临安后,他们去了宁夏卫,在那里有了她,不过半年后那个异族女人便消失了……她去哪里了,是死了还是活着?

幼清摇摇头,以前她就知道,她的母亲没有死,不过在她的心里,她等同死了,没有分别。

可是现在有分别了,因为她的存在,影响了方明晖,影响了宋弈,现在也影响到她!

她在哪里,什么身份,和十一皇子是什么关系?

想到这里,幼清忽然站了起来,她将汪氏来时给她的那支簪子拿了出来,捏在手里仔细端详……

这簪子和当初大皇子妃头上戴的那支,非常的像……尤其是做工上,如出一辙。

幼清心里咯噔一声。

汪氏是在暗示或者提醒她,她的母亲在宫里?

是了,只有在宫里,才能解释的通这一切的事情……那么十一皇子呢,和她什么关系?

她心里砰砰跳了起来,想到了一个令她无法接受的事情。

十一皇子莫非就是母亲所生,若真是这样,那宋弈的行为便就能解释的通……母亲是他的岳母,十一皇子是他的妻弟,无论从哪个层面说,宋弈肯定会关注,就算是以前,他们没有成亲,以母亲和宋弈母亲的关系,宋弈也会关注。

幼清无法接受,她将簪子啪的一声砸在炕上……她抛弃了他们父女,就因为要入宫?

为了荣华富贵?

所以呢,她在冷宫熬了这么多年后,便一心想要十一皇子成为储君,这样,她就是将来的太后了,就能得到一切的荣华富贵了?

太可笑了!那她算什么,父亲算什么!

一个过客?一个留不住她的过客。

幼清目光落在那枚刺眼的簪子上,眼泪无声的落了下来……

她站了很久很久,采芩在外面掀了几次帘子,却不敢进去,又小心翼翼的退守在门口,忽然,里头幼清带着怒气的道:“采芩,准备轿子,我要出去!”

“是!”采芩应了一声,朝闻声而来的绿珠打了收拾,她自己则跑到外院去安排轿子。

幼清换了衣裳,沉着脸带着几个丫头一路出了正院,在门口碰到了正一起出来的方明晖和方怀朝,幼清没有行礼,转身就走,方明晖觉得奇怪,喊道:“妮儿,你怎么了?”他觉得幼清有些不高兴。

幼清顿了顿:“我出去一下。”她现在不想看到方明晖,怒其不争……为了一个不爱他们不爱家的女人受了一辈子的苦,到头来还被一些不知所谓的人拿捏,她气的恨不得手刃了所有人才解气。

幼清抬脚就走。

“她怎么了。”方怀朝看着幼清的背影,回头对方明晖道,“怎么觉得怒气冲冲的。”好像生的还是方明晖的气。

方明晖立在门口浑身冰冷……

妮儿那么聪明,一定知道了,一定是在生他的气吧……他不是不想说,而是,不能说,妮儿已经很辛苦了,他不想再给她那么大的压力!

若真有一日这件事大白于天下,幼清也能有一个不知者无罪的庇护,至少能留她一命吧!

方明晖叹了口气,拍了拍方怀朝的肩膀:“大伯累了,你自己去看书吧,改日再与你说。”便沉默的转身往内院而去……

方怀朝望着方明晖的背影,忽然就觉得他又苍老又疲惫,不堪重负一般。

幼清的轿子过了棋盘街,停在西苑外就再进不去,她隔着轿帘和周芳道:“你拿着银子和名帖去找小黄门,请他们交给张公公!”

“是!”周芳知道幼清有事,却没有想到她会到西苑来找张澜,她自幼清手里接了东西,去找小黄门,幼清则对采芩道,“旁边有间茶馆,你去定个雅间!”

采芩应是而去。

幼清的轿子就静静停在巷口,上一次,她就是在这里等的宋弈!

过了一刻周芳回来了,低声回道:“小黄门帮我们通禀去了,只是不知道……”西苑那么大,他们不定会全力帮他们找张澜,就算找到了,张澜也不定能脱得开身啊,“夫人,要不然先找老爷,让老爷帮您找张公公?”

“不用。”幼清态度很坚决,他们要瞒着她就瞒着好了,她自己有办法了解。

周芳应了一声眼中露出惊讶之色,朝回来的采芩打眼色,采芩也只是摇着头,走过来小声的回道:“雅间定好了,掌柜说我们可以从巷子过去,后院进门,他们有专门的婆子伺候女眷!”

幼清嗯了一声,采芩令抬轿的婆子起轿,跟着她一路往巷子里头走了,随即进了茶馆的后门,下了轿子便直接上了二楼进了雅间里。

婆子进来问喝茶还是吃饭,幼清点了一壶茶,婆子便退了出去。

采芩和周芳守在门口,不知道过了多久,外头突然响起了敲门声,周芳眼睛一亮,隔着门问道:“是谁?”

“奴婢小武。”是个小孩子的声音,周芳听着就朝幼清看去,幼清也拧了眉头,“这里一般人不敢来,你开门便是!”

周芳应是开了门,随即愣在了门口,就看到门口站着两个小内侍,其中一个生的很清秀,皮肤白白的,一双眼睛圆溜溜的清澈灵动!

“你们是……”周芳不认识,回头去看幼清,采芩却是一眼认了出来,指着其中一个小男孩道,“十……十一殿下!”

幼清听到采芩的话,也站了起来,果然看到十一皇子站在了门口。

“宋太太!”赵承修朝幼清摆摆手,“我就猜到是你在这里。”他话落又笑眯眯的和周芳道,“我和你们太太认识!”就挤了进来,又快速的摆着手,“快关门。”

赵承修留了小武在后面,跑到幼清面前站着,笑着道:“我正好路过大门口,就看到小黄门拿着你的名帖去找张公公,我就偷偷溜出了来。上次见到你我都没有和你说话,太可惜了。”又道,“你不要喊我十一殿下,什么殿下不殿下的……我叫赵承修,我娘取的名字!”

赵承修?幼清第一次听到十一皇子的名讳……她不由想到了方明晖的表字,子修,方子修。

“你有什么事。”幼清没有好脸色,抵触的看着赵承修,赵承修笑盈盈的坐了下来,乐呵呵的道,“我和你说一个秘密。”他左右看看,用手挡着嘴轻声细语的道,“我和宋大人很熟,你知道吧?所以我特别好奇宋大人娶了一个什么样的夫人。”他压着声音,笑的一颠一颠的,眉眼弯成了月牙,非常的可爱有趣。

幼清长长的吸了口气,又吐了出来,她勉强笑着,道:“那你现在见到我了,还好奇吗。”

“不好奇了。”赵承修道,“不过你果然没有让我失望,好美好美!都快和我娘一样美了呢。”

你娘,你娘是谁?幼清的脸色一变,冷笑着道:“是吗,殿下的娘亲很美吗,不是说她早就过世了吗?”她这话一说出来,周芳和采芩都愣了愣,幼清平时是不会这么说话的,这话说的有些尖锐了。

“不是我去世的母亲。”赵承修没有看出来幼清的不悦,他笑着道,“是养我长大的娘亲,她很美的……”他说着叹了口气,有些失落和遗憾的样子。

幼清听着问道:“怎么了?不是说她很美吗,殿下又为什么叹气?”

“哦。”赵承修回道,“其实只有我觉得他美,小武说她其实不美……”他话落,又和幼清强调道,“不过她真的很美,真的。”

都说什么跟什么,乱七八糟的,幼清本来就不想和他说话,现在听他这么说一通,就更加没了兴致,便委婉的提示道:“殿下,我在等人……”

“我知道。”赵承修笑着道,“我也不能久待,要不然赵颂平一定知道我偷偷跑出来,然后告诉父皇和先生,他没事就偷偷告状和捣乱。昨天还把盐放我杯子里,我喝了一口差点吐在先生的身上了……”他伸出手来,“你看,被先生罚了五个板子。”

幼清却没有看她的手,而是盯着他的脸看,赵承修长的很漂亮,这种漂亮是清清淡淡的好看,娟秀的像是春日碧绿的湖水,像是上好的美玉没有一点瑕疵的,可是她不同,她像火,是一种张扬惹眼的美……她和赵承修没有一个地方很像,完全极端的两种容貌。

若说母亲是异族人,所以她有这幅容貌,可是赵承修若也是母亲亲生的,那么他为什么一点都没有呢,她也见过圣上,赵承修的容貌虽有点像圣上,可到底还是一点罢了……

她心里转了一圈,忽然顿住,难道是她想错了,赵承修根本不是母亲生的?

是啊,不是说他的娘死了吗?如果是母亲生的,母亲在生赵承修的时候就死了,那么为什么别人在说赵承修生母时,只说是西苑一个容貌出色的女官,而半点没提这个女官乃是一个异族人呢。

若真的是异族,单阁老应该也会有所迟疑吧?毕竟身份特殊,不得不多一层顾忌。

难道就是因为如此,才给赵承修捏造一个“生母”出来?幼清有些想不通,所以,她看着赵承修轻轻一笑,问道:“有人跟你说过你生母的事情吗?”

赵承修一愣,不明白幼清为什么对他的生母感兴趣,他悄悄的将手藏在了身后,有些失落的道:“张公公和我说过,钱公公也说,还有……还有一位华姑姑,他说我是她接生的,我生母他以前在圣上跟前服侍,应该很多人都认识。”

“原来是这样。”幼清柔声道,“那她是哪里人?嗯……祖籍哪里?”

赵承修想也不想的,就道:“余杭人,叫瑾瑜……这不是别人告诉我,是我从以前女官的名册上找到的,她十四岁入宫,生我的是时候十八岁……都是我自己查的,我聪明吧!”期待的看着幼清,等待夸奖。

这么详细?也对,女官入宫都要核查这些的。

“你真聪明。”幼清朝他笑笑,又指着他的手心道,“去和御医拿点药擦一擦,会好的快一些。”

赵承修又是一愣,立刻就笑了起来,牙齿白白的晶晶亮的看着幼清,点着头道:“嗯,我回去就上药!”

幼清叹了口气,抿了抿唇,道:“那个……以后你吃进嘴里的东西,小心一些,若真的吃了亏,就想办法还回去,记得……不要和圣上或者先生告状!”告了状,即便责罚了赵颂平,赵承修蠢笨的印象也流了出去。

“你和宋大人说的一样。”赵承修笑着道,“我知道,我从来不告状,以后也会小心一点。”

幼清笑笑,点了点头。

“那我走了。”他站起来,朝幼清摆摆手,“等我能自由出入的时候,我去宋府找你说话。”话落,跟着小武两个人猫着腰小心翼翼的离开了。

幼清若有所思的在椅子上落座,采芩忍不住走过来,看着幼清问道:“太太,您怎么了?”

“我没事。就是心里有些疑惑,想要解开罢了。”幼清话落,垂着眼帘心里飞快的转着,采芩欲言又止,这个时候雅间的门再次敲响,周芳以为是赵承修去而复返,便开了门,“张公公……”

幼清站了起来,也朝门口看去,就看到张澜带着两个小内侍站在了门口,见着幼清他微微一笑,幼清移了一步行了礼,张澜未声张便进了门,留了两个内侍在门口。

“张公公。”幼清歉意的道,“冒昧把您请出来,没有耽误您的正事吧。”

张澜微笑道:“宋太太头一回来找杂家,若非要紧的事,想必你也不会来,所以,杂家无论如何都要来一趟的。”他说着做出请的手势,自己坐了下来,问道,“宋太太找杂家所为何事?”

周芳和采芩也退了出去,关了门。

幼清沉默了一下,将那支簪子拿了出来:“劳公公帮我看看,这支钗是不是宫里的东西。”

张澜一愣,将簪子拿了起来,仔细看了一遍,继而很肯定的点头道:“这确实是宫里的东西,不过是早期的,估摸着景隆二十年以前的,式样老,手工也和现在的工匠有些不同!”他很知趣的没有问簪子的来历。

“早年的啊。”幼清若有所思,和张澜道,“那就是壬葵之乱以前的东西?”

张澜一愣,已经很久没有提起壬葵之乱的事情了,他脸色古怪的点头道:“大约是的!左右不差几年。”

“知道了。”幼清微微笑着,向张澜道谢,“有劳张公公了,我就和您确认一下。”

张澜愕然,没有想到幼清请他出来就为了问簪子的事情,他正要说话,却听到幼清又道:“刚才您来之前,十一殿下来过了,他说她好奇我,所以跑过来看看我!”掩面而笑。

“殿下年纪小,对什么都好奇。”张澜似乎很了解包容的样子,幼清话锋一转,问道,“十一殿下的生母,公公认识吗?”

张澜点点头,因为这也不是什么大秘密,就道:“他生母原在圣上身边服侍,后来得了临幸便怀了身孕,只是她运气不大好,生产前不知怎么着和圣上闹了一通,被圣上贬去了乾西,又在生产后气虚没多久就去了。”他看着幼清,有意说的详细一点,“殿下出生时,杂家和钱公公还有以前长春宫的一位姓唐的华姑姑都在,出生就留在了乾西!”

“那十一殿下小小年纪却没有见过生母,着实可怜。”她说着掩面一笑,道,“我很能理解他的感受,不瞒公公,我自小也是如此。”

张澜第一次听幼清说起自己的身世,他含笑道:“宋太太苦尽甘来,定会越来越好!”

幼清笑着道谢:“壬葵之乱时,公公当时也在圣上身边服侍吗?”

“是,杂家当时和钱宁都在圣上身边服侍。”张澜看着幼清,又道,“那一夜可真是惊天动地,如今杂家想一想,都是忍不住后怕!”

幼清点点头,很好奇的道:“当初长春宫中,住着的是倪贵妃?”

“嗯。倪贵妃很得圣宠,不过可惜了……”这是宫廷秘辛,张澜点到为止,幼清却是追问似的,又道,“那……这位倪贵妃是哪里人?”

张澜终于有点明白幼清今天来找他的目的了,他目光微顿,很严肃的道:“这位倪贵妃非中原人士,乃是关外遗族柔然的后裔,景隆十五年底入宫,因容貌美艳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圣上对她很是宠爱,只是可惜……出了那种事,她被人连累陷害,此后一直关在乾西之中,未曾出来过。”

“哦,原来是这样。”幼清想了想道,“那抚养十一殿下的,又是哪位娘娘?”

张澜正色看着幼清,道:“正是这位昔日的倪贵妃!”

幼清的心一下子沉了湖底,壬葵之乱,倪贵妃……柔然……十一皇子……西苑……

这一切的一切,凌乱繁杂的聚集在她的脑海里,她勉力支撑着,笑了笑道:“公公务须多心,我只是对十一殿下的身世忽生了兴趣,没有别的意思。公公不必担心我会胡乱说出去。”

“宋太太不必解释。”张澜沉声道,“你问的也并非什么秘密,虽不易多谈,可知道的人也不少,杂家也不曾为难!”

幼清站起来朝张澜福了福,疲惫的道:“那我告辞了!”她脸色很难看,煞白煞白的没有半点血色,张澜看了出来,虽好奇原因,却没有多问,颔首道,“回吧,杂家也回了。”话落,看了幼清一眼,道,“宋太太保重,往后若有事可随时来寻杂家。”

幼清道谢,张澜便径直出了门。

“周芳……”幼清扶着桌子,有气无力的喊了一声,周芳快步进来,一见幼清的脸色很难看,忙过来扶她,幼清一把抓着她的手,“我们……去三井坊。”便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太太!”周芳抱住幼清,采芩也急着跑了过来,周芳问道,“是不是旧疾犯了?”

采芩摇摇头:“不像是旧疾犯了。”她低声道,“太太说三井坊,那我们就去三井坊。”周芳颔首,又道,“要不要和老爷说一声?”

“暂时不要,太太的脾气你该知道的,她不说,你不要擅自做主。”采芩话落,搭着手抱着幼清,周芳凝眉看着眼睛闭的紧紧的幼清,虚弱的仿佛枝头上一片随时会凋落的枯叶似的,她颔首道,“好,那就先不要告诉老爷。”话落,和采芩抱着幼清下楼上了轿子,径直去了三井坊。

三井坊修葺后一直空关着,里头只有两个婆子守着门,见着周芳抱着幼清进来,两个婆子忙活着将房门打开,重新铺了床换了被子,周芳将幼清放在床上,采芩给幼清喂了几口的水……

约莫过了半个时辰左右,幼清才缓缓醒了过来。

“太太。”采芩半跪在床前,低声道,“您有没有好一些,找个大夫来看看吧。”

幼清没有吱声,低声道:“你们出去吧,我一个人待会儿。”

采芩应是,起身出去又关了门。

房间里暗暗的,幼清静静的躺在床上,看着头顶的承尘,脑海里理着张澜方才说的话……

其实不用理,答案她早就猜到了,只是,她一直不愿意去想,不敢面对罢了!

壬葵之乱……这件许多人都知道的一次以戏剧性的开始,却以悲剧结尾的宫廷之乱,她一直和所有人一样,带着玩笑甚至嘲讽的态度去看待这件事,那个女官拙劣用绳索套在熟睡的圣上脖子上,竟然打了个死扣,不等她勒死圣上便惊动了旁人,结果自然被抓了起来,那位女官做事纯度胆小,被抓后的反应也非常的古怪和迟钝,可就是这样一个看上去很蠢很拙劣的人和手段,竟然差点要了圣上的命。

圣上自然大怒不已。

但在这件事中,最倒霉的不是那个女官,而是长春宫的主人倪贵妃,因为圣上是在她的宫中出事的!

她一直以为倪贵妃已经被处死,却不曾想到她还活着……或者说,她还曾经出过宫门,在外面逍遥了三年!

难怪父亲讳莫如深,难怪宋弈说时机不对不与她解释,难怪汪氏像是抓住了他们的命脉似的,敢在她的府里颐指气使,难怪啊……

------题外话------

壬葵之乱,我前文曾经提到过三次,解释过一次,应该是刚V的第一章里有过,还有一次我也不记得哪一章了,至于倪贵妃也曾经提到过两次……咳咳……

其实,好多人都猜到了…接下来新的问题又出来了。嘿嘿。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