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春闺玉堂

190 打架

幼清第二日一早将宋弈送出府,便回房换了衣裳,在梳头时想起什么来,对绿珠道:“今儿你就别和我一起去了,你的婚期越来越近,得抓紧时间筹备。”

“也没什么事。”绿珠将首饰盒里各式各样的发钗出来,摆在桌子上挑着,咕哝道,“……奴婢都不想成亲了。”

成了亲至少得好长一段时间,不能在幼清身边做事,她不想这样。

“说傻话。”幼清白了绿珠一眼,叱道,“你不想成亲和江泰说去,别在我面前嘀咕,我可不想给你做主。”

绿珠嘻嘻笑了起来:“太太别生气,奴婢就只是说说。”话落又道,“其实奴婢不去,一个人待在家里太无聊了。”

幼清不和她啰嗦,转头去吩咐采芩:“你喊周芳和玉雪还有小瑜随着我一起去。”

采芩应是而去。

幼清梳了一个牡丹髻,别了一支赤金的石榴花发钗,脑后则是一只玉质的梳篦,穿的是橘色撒红花的滚边褙子,下面是条鹅黄的马面裙,清清爽爽的出了门,玉雪和小瑜有些紧张的站在院子里,因为有采芩和绿珠在,两个人虽跟着幼清好些年,可都只是做院子里的事情,幼清的身边事依旧是插不上手的。

今儿,她们是头一回跟着幼清去宫里。

周芳倒是很镇定,简单拾掇了一番朝幼清行了礼,四个丫头便簇拥着幼清往垂花门而去。

刚到门口,就听到戴望舒的鞭子声,幼清微微一愣回头望着周芳:“路大哥不在,她一个人在练吗?”

“是!”周芳也朝那边看了看,只能看得到戴望舒孤零零的影子,“她都是独来独往,出了找路大哥练鞭子,旁的人她都是一概不找的。”其实家里有些人可以陪她练的。

幼清想了想,和小瑜道:“你去把戴望舒请来。”小瑜提着裙子跑过去,过了一个戴望舒缠着鞭子快步走了过来,超幼清行了礼,并不知道幼清找她什么事。

“倒是没有要紧的,我要出门,见你在这里练功,便喊你来说说话。”幼清望着戴望舒,仿佛想起了什么,“说起来,路大哥受封神医之托种的草药,怕是不能过冬,可以他的性子,指不定就要在庄子里搭棚子护着草药,可他一人肯定是忙不过来,你若是闲着可愿意去庄子里帮帮他?”

戴望舒一愣,看着幼清:“夫人……奴婢不想去。”她的话一落,周芳就皱了眉头,幼清倒是没有什么,微笑道,“这事儿随你的意思,你若不想去,那便不去!”

戴望舒点点头。

幼清一开始并没有多想,只是戴望舒这个人的性情很古怪,独来独往不说还常会得罪人,但唯有和路大勇一来二去反而越来越熟,渐渐的她便生了点别的想法,路大勇一直一个人生活,身边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若是戴望舒对他真的有那么一点意思,她很高兴也很愿意撮合一番。

现在看来可能是她想多了。

“走吧。”幼清不再多说踏着脚蹬进了马车的车厢,采芩和玉雪以及小瑜也跟着上了车,周芳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撇了眼戴望舒,坐在了车辕上,赶车的婆子挥了鞭子,马车得得的动了起来,戴望舒站在原地没动,过了一刻她忽然快走了几步,“夫人!”

马车停了下来,幼清坐着没动,就听到车外戴望舒低声道:“奴婢愿意去!”

这是心里经过纠结交战的结果吗?这么说来,她没有看错?幼清心头一喜,声音却没有方才的热情了:“你不要勉强,庄子里日晒雨淋的,比家里艰苦多了。”

“奴婢从来不在乎这些。”戴望舒蹙眉道,“奴婢不愿意去是因为不想看到路大勇。”

那现在怎么又想去了呢,幼清扬眉,谁知道戴望舒接着又道:“奴婢现在想去,是……是怕他忙不过来。”

不管什么原因,幼清都不在乎,她笑着道:“这是你自己的事,我干涉不了的,你若真打算去庄子里,今儿便收拾准备一番,明天就去。走前跟蔡妈妈说一声,我让她给路大哥准备了冬衣,你一并带过去。”

戴望舒应了一声。

幼清出了家门,马车走了半个多时辰才来到皇城的西侧门,周芳过去报了家门,小黄门没有半分为难和阻拦,便放了她们进去,依旧是并不陌生的长长的甬道,幼清走的不快不慢,引路的内侍时不时回头好奇的看看幼清,又垂着在前头带路,走了一刻便在一道角门口停了下来,众人穿过那道门,幼清就看到凤梧宫的牌匾,有凤梧宫的女官迎了出来,小内侍笑着告辞而去。

“宋太太好!”女官行了礼,“皇后娘娘在正殿和几位夫人说话,宋太太请进!”

幼清笑着应是,目光在凤梧宫外一睃,就看到凤梧宫里外似乎都翻新了一遍,门上的漆游廊上的主子甚至地上的地砖,都是崭新的,看来那次宫变中,凤梧宫也受了不小的冲击。

“四位姑娘去旁边的坐着喝茶。”女官和幼清做了请的手势,又朝守在门口的内侍打了个颜色,内侍机灵的领这周芳几个人到旁边的茶房里去坐着歇脚,里头已经坐了好些丫头,有几个人采芩还曾见过几次。

幼清进了正殿,一眼就看到高坐上位的皇后,比起以前相见时她眼中的凛厉和气势上的怒张,此刻的皇后面色祥和笑容亲切随和,有种很好相处的感觉。

是啊,被太后压制了这么多年,又不得圣上的宠爱,皇后能熬到此刻,对于她来说无异于拨云见日,看见了曙光。

所以,她才会突然年轻了许多岁似的,整个人都轻松了下来。

幼清缓步走着,想到了宋弈和她说的话……若真的如他所言,凤梧宫以后她也不会再来了。

“参见皇后娘娘。”幼清上前行了礼,皇后摆手道,“宋太太免礼,请坐!”

幼清谢过起身,这才看到皇后的下首坐的是哪些人。

首位的自然是大皇子妃,她穿着件桃红的立领宫装,气质略显得清傲,淡淡的朝她这里看了一眼,点了点头,在次位上坐着的是郑夫人,她很高兴的和幼清打招呼……在郑夫人对面坐的是单夫人,再往后则是郭夫人,郭夫人身后的杌子上郭秀乖巧的坐着。

除了这几位夫人,还有“二杨”的两位杨夫人,以及戴文魁戴阁老的夫人和她的长孙女。

幼清一一和众人见了礼,走过去在末位坐了下来。

“夫人早就到了?”幼清和郭夫人低声说了句,郭夫人颔首,“一早和单夫人一起来的,你路上还顺利吧。”

幼清点点头,视线一转就看到郭秀正觑着她,她毫不在意的收回视线,和郭夫人接着道:“老夫人没有来,她老人家身体挺好的吧。”

“挺好的。你知道的,她鲜少出门也不大喜欢应酬,索性就……”郭夫人说着顿了顿,朝上位看了一眼,“稍后我们一起回去,你也去我家坐坐。”

幼清笑着点头:“我也正想去看望老夫人。”

郭夫人颔首。

“经过那一夜,宫里的妃嫔们也死伤了好些,如今剩下来的也都心灰意冷了。”皇后略显得哀伤的样子,“原是热闹的地儿,没成想成了最冷寂的地方。本宫也没个人说话,所以就把各位夫人请来了,大家一起聚一聚,各位夫人就权当舍点时间,陪陪本宫了。”

皇后的姿态摆的很低,笑容满面的和各位说着话。

“皇后娘娘客气了,往后您若是觉得闷,便随时召我们入宫。只是妾身本口拙舌的,就怕不但不能陪您解闷,反而添闷了。”单夫人说着掩面一笑,郑夫人就道,“单夫人太谦虚了,单凭您这番话,就可见您不是那笨嘴拙舌的。”

众人轻笑,皇后端了茶慢慢啜着,戴夫人开了口道:“夫人再不擅言辞也比妾身好,论说着不擅言辞的人,满朝的夫人里,恐怕没有人比妾身更呆笨的了。”

众人就顺着话题说着一些漫无边际的话,幼清静静坐着喝着茶,不知不觉,大家的话题就说到子女的身上,杨维思的夫人就问郑夫人:“说是三小姐月底出嫁,还是嫁去江阴这么远的地方,要我说郑二夫人也真是舍得。”

“姻缘如此,便是不舍得也要舍得。”郑夫人淡淡说着,并不是很关注的样子,杨维思的夫人听着一愣,因为早先听说郑家对姑娘格外的看重,因为儿子多女儿少,一个长女还进了宫,府里就只剩下两位小姐,郑二小姐早几年出嫁后又早逝了,便只有郑玉这么一个宝贝在府里,所以,家里的人一直舍不得将她嫁出去,亲事更是挑了挑去,直到过完年才定下来。

可如今看郑夫人的样子,并不是很喜欢郑玉的样子……杨维思的夫人便知道这话头起的不对,索性撩开了看向戴小姐,和戴夫人道:“……今年也有十四了吧,可定亲事了?”

“还没有。”戴夫人无奈的道,“她老子和娘舍不得,还想多留两年。我想着也是,家里孩子本就少,若是把她嫁了,可真是太冷清了。”

幼清听着就朝戴小姐看去,戴小姐个子很娇小,眼睛不大,但一头的青丝很好看,乌溜溜的高高的堆在头上,连假髻都没有用……人似乎也显得很娇羞,怯生生的躲在戴夫人的身后。

皇后看到戴小姐心头便是微微一动,朝郑夫人看去,郑夫人就摇了摇头,皇后皱眉,忍不住叹了口气。她是知道郑夫人给郑辕纳妾的事,可过了好几天了,也没圆房,什么好赖话都说了,他就是无动于衷,还说家里子嗣茂盛,不少他这一房。

这都说的什么话,让她对郑孜勤真是又心疼又生气。

皇后又朝郭秀看过去,郭秀长的很漂亮,个子又高非常的惹眼,她心里头还是很满意的,可一想到郑辕那个样子,莫说郭家愿意不愿意,就算娶回去,若是郑辕还是这样,岂不是得罪了郭家。

皇后想了想和郑夫人对视一眼,这边杨维思夫人已经道:“说起来裘大人家中有个次子,长的非常的周正,且已经是孝廉,如今在国子监读书,那孩子我瞧过,长的可真是不错,私心里还想着,哪一日有机会一定要牵根红线做回冰人才好。”

戴夫人听着就朝郭夫人看去,郭夫人仿佛没有在意似的,一门心思的喝着茶,戴夫人只好接了话,道:“那我就先贺夫人,能促成一对佳偶眷侣,郎才女貌!”

杨维思的夫人淡淡的笑了笑。

话题便又变成了做冰人的事情上来,忽然,戴夫人就朝幼清看过来,笑道:“宋太太和宋大人成亲时,请的媒人是郭夫人?”

“是!”幼清笑着应了,和郭夫人对视一眼,戴夫人又道,“还是宋太太和宋大人好,两个人住一个大宅子,上无老奉养下无小缠膝,说不出的自由自在啊。”

幼清笑着,单夫人就顶了回道:“这哪是自由自在,两口子年纪都小,家里也没个老人指点,不论遇到什么事都要自己去办,是孤立无助才是。”话说着又是一转,笑着道,“不过,说起来,她还有薛夫人指点,姑侄二人情同母女,可真让人羡慕。”

大家附和着笑着,郑夫人就问道:“说起来,薛夫人今儿怎么没有来。”

“天气忽冷忽热的,姑母这几日有些不舒服,正巧祖母也要回临安,姑母正忙着给她老人家准备回乡的物什。”幼清笑着和众人解释,“特向皇后娘娘和众位夫人告罪。”其实方氏和皇后已经说过了,郑夫人问一句,不过是让幼清向大家解释一遍。

众人皆明白的点点头。

这样有的没的聊了近一个多时辰,皇后脸上便露出倦容来,郑夫人见着便起身告辞,大家也就不好再久待,随着郑夫人一起告辞出了凤梧宫,大皇子妃走在前头,淡淡的回头看了众人一眼,道:“我去文华殿看看郡王,就不和各位夫人同行了。”便微微颔首,带着人走往另外一边走去。

幼清和郭夫人以及单夫人一起前后走着,大家各自聊着天,脚步或快或忙,等走到甬道时,戴夫人和郑夫人一行人便渐行渐远,郭夫人低声和幼清以及单夫人道:“前几日圣上在西苑见过十一皇子的事,你们知道了吧。”

“听说了。”单夫人好奇的看着幼清,低声道,“可是宋大人安排的?”

幼清其实也不知道是不是宋弈安排的,她含笑道:“这事儿我并不知情,不过,料想夫君起先应该是知道的。”没有否认是宋弈安排的,可也没有肯定。

单夫人和郭夫人对视一眼,若有所思。

就在这时,几个人身后传来踢踢踏踏的脚步声,单夫人回头去看,就看到两个孩子蹦蹦跳跳的从另外一边跑了过来,个子高的那个穿着内侍的衣裳,个子略矮些的则是穿着间潞绸的夹棉直裰,眼睛乌溜溜的很讨喜的样子。

单夫人心头一转,就立刻才出来来人是赵承修,就拉着幼清和郭夫人以及避在了一边,赵承修笑眯眯的走了过来,发现三位夫人站在路边,他停了下来朝三人行了礼,道:“请几位夫人先行!”

单夫人听着一愣,抬起头来,就看见赵承修一脸真挚的看着她们,她心头一动想到赵承修一直养在后宫里,连门口的院子都不曾出来过,约莫是不懂这些人情世故的,便笑着道:“妾身不敢,还请殿下先行。”

赵承修朝身边的小武看去,小武点点头,低声道:“好像是殿下可以先行的。”

赵承修似懂非懂。

幼清垂着微抬了眼帘朝对面看去,这是她第一次见到赵承修,皮肤很白,有些瘦,小小的脸上一双眼睛显得格外的大且有神,黑黝黝的能照出人影来……

这就是十一皇子赵承修,宋弈最终的目的吗?

幼清收回目光,对面赵承修也朝她看过来,挑了眉头忽然就道:“你……你是宋太太?”

“是!”幼清心头一愣,“妾身参见殿下。”

赵承修就嘻嘻笑了起来,和小武道:“我认对了。她们说要是在宫里见到了外头进来的夫人,最漂亮最年轻的就一定是宋太太,果然被我猜对了。”

“殿下。”小武觉得赵承修这样评价外命妇有些不妥,索性赵承修不再说,而是道,“那我先走了,几位夫人慢行。”又忍不住看了幼清一眼。

幼清惊愕,倒觉得赵承修很可爱。

郭秀冷哼了一声。

赵承修带着小武如来时一样蹦蹦跳跳的往外头跑去,单夫人看着两个人的背影,低声道:“他们这是……去西苑?”因为在这之前,十一皇子是不被允许出宫的。

“应该是。”郭夫人也觉得不可思议,她和单夫人都看着幼清,幼清也摇摇头,道,“这事儿我也不知情!”

“怎么,宋大哥什么都不和你说吗。”郭秀嘲讽的看着幼清,“看来,你在宋大哥眼里也不怎么样嘛。”

郭夫人脸色一沉,低声喝道:“你怎么和宋太太说话的。更何况,这里是什么地方,由的你胡言乱语的放肆。”郭秀就昂着头道,“我又没有说错,这个不知道那个不知道,不是宋大人嫌弃她不告诉她,就是她防备您和单夫人不和你们说。”

郭夫人真的气脸色都白了几分:“闭嘴!看我回去怎么罚你。”话落,转头过来朝幼清歉意的笑笑。

“走吧,时间不早了。”单夫人做和事老,拉着幼清走在前头,几个人出了宫门,郭夫人也不好意思邀请幼清去郭府,便尴尬的道,“等过了中秋,我们去看你。”

幼清也不想去,便淡淡的应是,和众人告辞上了马车,车刚到家门口,恰好碰到方明晖从侧门出来,幼清听到方明晖和周芳说话的声音,便奇怪的掀了车帘:“爹爹,您是要出去吗。”

“你姑母方才差人来报信,说薛家大姑奶奶回来了。”他拧了眉头,低声道,“周大人被撤了职,却一直没有离开京城,如今薛大姑奶奶回来,一家子人就求去了你姑母那边,说求你姑父帮忙。”

薛梅这么快就到了?那看来她在京城出事的时候就从广东出发了才丢,真是没有想到她还真又脸回来!不过,现在这个时候,她们除了求薛镇扬,也没有人可以求了,幼清冷笑了一声,望着方明晖道:“那我和您一起去吧。”

方明晖颔首,就和幼清一去了薛府。

在垂花门迎她们的是赵芫,她和方明晖行了礼,低声道:“舅舅,周大人和父亲在外院呢,姑母在祖母房里。”

方明晖其实并不在乎薛镇扬到底要不要帮周礼,他在乎的是方氏会不会在薛梅手中吃亏,想了想他看向幼清,幼清颔首道:“我会护着姑母的!”

“那成。”方明晖不再多言去了外院,幼清就和赵芫结伴往内院走,“姑太太是什么意思,让姑父帮着周大人复职?”

赵芫撇撇嘴颔首道:“在烟云阁里又哭又求又诉苦的,还说起周文茵,说怎么怎么命苦,粤安侯府如何如何没有良心之类的话……”幼清听着就低声道,“派人去请二婶了没有?”

赵芫一愣,顿时抚掌道:“我怎么没有想起来。”话落就对胡妈妈道,“快派人去那边请二婶回来。”

胡妈妈应是而去,赵芫就挽着幼清的手道:“你可真聪明,一来就想到了办法,要不然我真怕祖母会心软。这个时候要是父亲真的帮周姑父,那可真是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二婶来了好,恶人自有恶人磨,二弟的命就断在周文茵手里,二婶见到了周家人肯定恨不得扒皮抽筋才好。”

“是。”幼清点头道,“周大人是无论如何都不能帮的。”这样的人,指不定哪一日又会为了升迁不择手段。

根本就不懂得感恩。

幼清和赵芫说着话进了烟云阁,端秋见幼清和赵芫进来,便打了暖阁的帘子,幼清笑着进去,薛老太太坐在炕头上,方氏坐在下首,薛梅穿着一件半旧略发黄的姜黄色素面褙子,梳着圆髻,头上简单的别了两只玉簪,听到声音她回头过来,幼清就看到她脸上新添的皱纹,比起两年前的保养得当,肌肤莹白,此刻的薛梅脸色发黄显得又老又落魄。

在薛梅身边还坐着一个约莫十二三岁的少年,少年长的还算清秀和周文茵有几分相像,只是瘦瘦的看人时略斜着眼睛,很倔强的样子。

少年应该就是周文原,周文茵的同胞兄弟。

“姑母!”不管怎么样不喜欢,幼清还是上前和薛梅行了礼,薛梅见着幼清哭的红肿的眼睛顿时露出一丝凶光来,可还是生生压了下去,敷衍的道,“是清儿来了!”话落,拉着周文原道,“快来见过你方家表姐。”

周文原打量了幼清一眼,抱了抱拳,咕哝似的喊了句什么幼清没有听清就直挺挺的重新坐在了杌子上。

“你这孩子。”薛梅叹了口气,幼清微笑道,“原表弟年纪小不懂事,姑母不必责怪他。”幼清说着走到薛老太太身边,薛老太太关切的问道,“上午去宫里了,皇后娘娘可有什么指示?”

“没有,不过是随便聊聊家常。”幼清轻轻笑着,道,“去的也不是我一个,郑夫人,单夫人都过去了!”

薛老太太颔首,没有再接着问。

薛梅听的目瞪口呆,她没有想到皇后娘娘找人进宫聊天,都会请着幼清一起……她立刻就想到了周文茵,不知比方幼清好多少,可是现在呢,方幼清借着自己的婚事越爬越高,而她的女儿却连最后的尸首都没有找到。

薛梅紧紧咬着牙齿,努力克制自己的情绪,若不然她真的怕她脾气上来,点了火将这里所有的人都烧死为周文茵陪葬!

“娘!”薛梅很清楚此刻什么才是重要的,她哀求的看着薛老太太,道,“您和大哥若是不帮我们,那我们可就真的要露宿在街头,您忍心看我们挨冻受饥颠沛流离吗,我是您的女儿,原儿是您的外孙啊……”

薛老太太皱着眉看着薛梅,冷冷的道:“既是到了这个地步,官做不做也没什么可强求的了,我看你过了中秋和我一起回临安吧,省的留在这里丢人现眼。”

“娘!”薛梅擦着眼泪,在薛老太太勉强跪了下来,“娘,我不想回去,我现在若是回去,我的脸面往哪里搁,我绝对不能回去。”

薛老太太就冷笑一声,道:“你还讲究脸面?你若真的讲究,今儿就不会到这里来为难你大嫂了,快给我起来!”话落,就转目去看着周文原,“把你娘拉起来,十二岁的孩子了,还木楞愣的跟个呆子似的。”

周文原听着脸一红,腾的站起来过去强硬的去扯薛梅的胳膊:“娘,您快起来,我们就是饿死也不求她们。”

“原儿住手。”薛梅推开周文原,望着薛老太太,忽然就从头上拔了只簪子抵在喉咙上,哭着道,“娘,您怎么能这么偏心呢,大哥他们是您怀胎十月生养的,我也是您的女儿啊。我们是一家人,您们不帮我,谁来帮我……既然你们要逼死我们,那我们今儿就死在这里吧,往后没有我们碍眼,祝您长命百岁!”话落,就要刺下去。

不管怎么说,总归是自己生的,薛老太太惊的站起来,喝道:“把簪子放下来!”

“娘。我求求您。”薛梅满脸的绝望放了簪子拉着薛老太太的腿,“女儿今天不死,明天也得死,女儿活不成了啊!”

薛老太太撇过头去,终归有些不忍心,薛梅一看她的神色,便知道薛老太太动容了,立刻就道:“娘,女儿若不是心疼您白发人送黑人,女儿早就来的路上死了,娘啊……”

“起来,在小辈面前像什么样子。”薛老太太拉薛梅起来,薛梅这个时候当然顾不得这些东西,而幼清和赵芫也没有避出去,若是旁人或许还会,换做薛梅她们只当没有看见。

方氏也是一声不响的坐着未动,垂着眼帘克制着自己不要心软。

“娘!”薛梅哀求着,又去拉周文原,“快……快来给祖母磕头。”周文原甩着脸坐着没动,很嫌弃看着薛梅。

薛老太太长长了叹了口气:“真是孽障。”正要开口,忽然就听到外头一阵惊喝,“谁今天要是帮她,就是和我刘素娥过不去!”话落,刘氏跟一阵风似的冲了进来,一眼就看到了跪在地上的薛梅,三两步就跨了过去,揪着薛梅的脸就扇了一个耳光!

她的动作又快又狠,揣着满腔的怒火,耳光抽的极响,大家也在这一系列的动作之后才反应过来。

“刘素娥。”薛梅被打倒在地,顿时火了,立刻就要站起来就还手,陶妈妈见着这个情况,立刻上去将薛老太太扶着后退了几步,薛老太太气的骂道,“都我住手,发疯了是不是!”

刘氏才不管薛老太太说什么,她现在为了存着一口气就只为了薛思画,不管是谁她都不放在眼里,她趁着薛梅爬起来的时候,照着薛梅的胸口就踹了一脚:“你还我儿子命来,还我的泰哥儿!”

薛梅咚的一声栽在了地上。

没有人去拉刘氏,赵芫和方氏都坐在炕上,目瞪口呆的看着刘氏,幼清则坐在一边喝着茶,只当没有看见。

刘氏还要再上脚,就在这个时候周文原站了起来,使了力气猛然将刘氏一腿,满目血红的喝道:“不准打我娘!”话落,刘氏蹬蹬后退了几步身子砸在了多宝格上,晃的多宝格上的瓷瓶玉器咚咚掉了下来,刘氏也跌坐在地上。

“都住手。”薛老太太喝着,朝方氏看去,“你死了不成,快把人拉开。”

方氏站了起来,过去将刘氏扶起来,刘氏摔的不轻,眼前直犯晕,周文原也扶着薛梅起来,两边就对峙起来!

“娘,您不要忘记了泰哥儿是怎么死的。”刘氏指着薛梅对薛老太太喊道,“就是她养了个人尽可夫的女儿,才送了我泰哥儿的命,他可是薛家的骨肉,二房的长孙哪!”

薛老太太一怔,想起薛明来,眼睛也红起来。

“他要死管文茵什么事,我还没找你要女儿,你今儿反倒有礼了。若非薛明死皮赖脸的救缠,文茵会被逼无奈委曲求全吗,若非薛明几次三番的骚扰,文茵能死吗,你还有脸来和我较真!”薛梅好不相让,“刘素娥,你的心肝早就被狗吃了,人面兽心的东西。”

刘氏啐了一口:“你还有脸回来,我真当你这一辈子都没有脸回京城了。怎么样,当初在西山脚下你还没有被*的舒服吗,你是惦记着特意赶了回来?”刘氏的话说的非常直白粗俗,众人听的都愣了一下,薛老太太脸色一变看向薛梅。

薛梅顿时跳了起来,她没想到刘氏已经恶心成这样,当着周文原的面说这样的话,她推开儿子露出一副你死我活的架势来,抓着桌上的茶壶,朝着刘氏就砸了过来:“你这个贱人,我今天非要撕了你的嘴!”

刘氏才不怕,立刻就冲了上去,方氏被推的拐了几步,幼清忙过去扶着她,低声道:“姑母,您别管,随她们去吧”

刘氏和薛梅扭打在一起,薛老太太气的抚着胸口指着陶妈妈道:“快叫人来把她们分开!”陶妈妈应是,喊了几个粗使婆子进来,将两个人强行分开。

薛梅脸上脖子上被挠的一道道血痕,刘氏也好不到哪里去,揪掉了一缕头发,手背上咬了一块血淋淋的牙印。

两个人皆是狼狈不堪!

“胡闹什么。”薛镇扬大步跨了进来,他身后跟着的是周礼,薛镇扬走了过来,目光凌厉的看看刘氏又落在薛梅面上,“你看看你们像什么样子,以往学的东西都喂狗了不成。”

薛梅有求于薛镇扬,不好和她顶着来,便哭着道:“大哥,是她先动手的,您看看我的脸!”

“你的脸早丢光了。”刘氏冷笑一声,看着薛镇扬道,“大哥,你可不要忘记了他们是什么人,一时被人迷惑了,好心反被人利用。”她话落,又看着幼清,“还有方子修,当年他出事,我承认我背后使了阴招,可是周家的人也没有干净到哪里去,若不然周礼当年会升迁!?这个时候来装好人,不要笑掉了牙!”

“住口。”薛镇扬蹙眉道,“谁让你来府里的?给消停点,出去!”

刘氏眯了眯眼,狠狠的瞪了眼薛梅,又转头冷冷的看了眼周礼,推开拉着她的婆子,转身就走,她方到门口,楼梯上薛思画追了下来:“娘……”眼巴巴的看着刘氏。

刘氏回头看了她一眼,摆摆手,道:“你快回去歇着,娘过几天再来看你。”话落,头也不回的走了。

薛思画坐在楼梯上默默的垂着泪。

薛梅将薛镇扬将刘氏赶走,心头便高兴起来,她扶了扶歪在一边的发髻,和薛镇扬道:“大哥,我们真的和太后那边没有任何的关系,您就相信我们!”一顿又道,“都是文茵那丫头,被粤安侯府坑了,连累了我们。”

“现在不是我帮不帮你们的事。”薛镇扬冷声道,“妹夫的差事是内阁拟的票递进西苑,圣上亲自朱笔批红的,莫说我没有这个本事,便是有也不会这个时候去冒险。”他微微一顿,“你们消停两年,还是好好把原哥儿培养成才,到时候周家还有希望。”

薛梅听着露出满脸的绝望,又朝周礼看去,周礼站在门口一动不动。

“大哥……”薛梅还要再说,薛镇扬摆手打断她,“过了中秋节,娘便要回临安,你们若是无处可去就和娘一起回去,若是不愿意,那就随你们。帮,我是绝对帮不了你们的。”

薛梅跳了起来:“你……你们太狠心了。”她说着视线一转忽然落在幼清面上来,指着她和薛镇扬道,“是不是方幼清不让您帮的,她一直和茵儿和我们过不去,小小年纪,心比蛇蝎还要毒。”

幼清喝茶的动作一动,无辜的看着薛梅,不知道她怎么说着说着就绕到她身上来了。

“你怎么扯到幼清身上去了!”薛镇扬一连的不悦,薛梅冷笑连连,道,“她可不是省油灯,干净不到哪里去。”又咬牙切齿的看着幼清,“你不要太得意,这天下总有能收拾得了你的人。”

幼清不置可否,没有顺着薛梅的话回嘴。

“走吧!”周文原拉着薛梅往外拖,“你嫌丢人还丢的不够吗,他们要真想帮你,当初就不会害你了,你现在就是自取其辱。”话落,强硬的将薛梅拖出去,周礼负手看了众人一眼,跟着出了门。

一家三口闷声的回了福满楼,周文原气鼓鼓的回房歇着去了,周礼和薛梅站在房里,薛梅道:“你刚才怎么不说话,这个时候不求,往后你就真的没有希望了,难道你真让我们母子跟着你回乡种田啊。”

周礼冷冷的撇了一眼薛梅,想到刘氏方才在暖阁里说的薛梅在西山的事情,他攥着拳头忍着怒:“如今,只能回去,等他日再想办法!”话落,他走到柜子里收拾自己的衣物,“走吧,今天就走!”

“不行。”薛梅过去拉着周礼,道,“我不走。”

周礼转头过来看着她,冷漠的道:“你若不走便留在这里,我和原哥儿回去。”话落,将薛梅推开!

薛老太太气的喘着气,方氏请了郎中来,忙活了好一会儿,等薛老太太吃了药睡了,大家才从烟云阁散了,幼清望着薛镇扬,问道:“姑父,我爹爹呢?”

“在正院歇着的。”薛镇扬指了指智袖院,幼清便和方氏一起往智袖院去,在院子里就看到方明晖负手站在抚廊下,在他对面,春杏不知在说什么。

方明晖的脸色很不好看。

“爹爹!”幼清皱眉几步走了过去,视线警告的看着春杏,春杏一见大家进来,匆忙行了礼退了下去……

------题外话------

虽然闹哄哄,但是月票什么该投别浪费哈。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