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春闺玉堂

189 新人

幼清想起来她出嫁那日的情形,薛潋起哄让宋弈倒背女戒,廖杰口若悬河的狡辩……不知道,今天轮到他倒背女戒,他要怎么狡辩。

“当初就是他帮着宋大人挡的吧。”赵芫笑眯眯的道,“今儿这旧账新仇一起算,三弟肯定不会放过他的,更何况,还有我哥呢,这两个人凑在一起,屋顶都能掀翻了。”

赵子舟的婚期也在八月,不过薛思琪在月头,他在月尾!

幼清掩面而笑,想到廖杰的样子觉得很有趣,赵芫就好奇的拉着幼清的手,道:“现在没什么事,咱们去看看吧。”

“不去,一会儿他们就要进来了。”幼清拉着赵芫,“你都是孩子的娘了,怎么一到这种热闹的时候,你自己就变成孩子了。”

赵芫哈哈笑着,道:“我怎么不是孩子了,我和我的茂哥儿一起长大不成啊。”话落,正好有婆子来回事,她就马不停蹄的又去忙活了,幼清这里也不得闲,来的女眷她和薛思琴迎着看顾着,来来往往的她都不知道跑了几趟了。

辰时差一刻的时候,外院的门开了,薛潋抱着豪哥很得意的回来,拍了幼清的肩膀,幼清一愣问道:“你怎么回来了,新郎官进来了吗”

“看看。”薛潋将豪哥的小手一松,又从豪哥的怀里拨拉了几下,舅甥两个人抓出十来个封红,幼清接了一个过来拆开,发现里头都是十两或二十两的银票,一小叠估摸着有七八张的样子,她露出惊讶的表情来,道,“这是特意给豪哥的封红,还是进门的封红都包成这样?”

“都是这样的封红。”薛潋挑着眉头道,“保定廖氏可真是财大气粗,迎亲的红包也敢这么厚。”

幼清也觉得,她现在有点担心薛思琪的婚房会布置成什么样子了,会不会也是珠光宝气的金玉满堂的样子?

“廖大人背女戒了没有?”幼清笑着摸摸豪哥的小脸,薛潋就道,“当然得背,你别看他平日口若悬河,今儿可害怕了,一副拿不出手的样子。”

幼清掩面而笑。

开完了席面,廖杰便到了内院,幼清远远看着,在人群中看到了宋弈的身影,隔着那么多人那么远,宋弈仿佛感受到她的视线,立刻转头过来,两人的视线在空中一碰,幼清轻轻笑了起来,宋弈也是满脸的笑意。

薛思琪的妆当然谈不上好看,但是却很可爱,圆圆的脸粉粉的嘴唇,穿着大红的喜服,像极了贴在门上的福娃……她和廖杰一起给薛老太太磕头,给薛镇扬以及方氏磕头,由薛霭背着上了轿子。

京中似乎很久没有这样热闹的场面,街道上许多百姓都在一边乐呵呵的看着热闹,廖杰高坐马上,一派器宇轩昂的样子。

薛思琪坐在轿子里,听着外头的鞭炮声,她将头上的盖头扯下来,自怀里拿了块点心吃了起来,从昨晚开始她的肚子就有点饿,可一直到现在她都没有捞着东西吃,还好上轿的时候,春荣给她塞了几块点心,她能吃着压一压饿。

薛思琪吃完,又小心翼翼擦完嘴,盖上盖头一本正经的坐着,眼前就浮现出廖杰的样子。

稀里糊涂的,轿子停了下来,薛思琪由廖杰用大红绸牵着进了门,男眷们围在喜堂中观礼,薛思琪看不到人,但是却能盖头底下看到一双双的鞋面,以及耳边传来或高或低的笑声,她和廖杰三叩九拜的折腾出一身的汗,终于入了洞房。

喜房里也很热闹,薛思琪能感觉到有很多双眼睛落在她身上,她尽量露出镇定从容的样子,脚步缓慢的在床上坐了下来,全福人念着祝词儿,随即廖杰将她的盖头用秤挑开,她很满意的听到了房间里响起一阵惊呼声。

薛思琪抬头去看廖杰,他亦是穿着喜服,浓眉星目,气质温雅,和她想象中的样子没有差别,而廖杰也正望着她,嘴巴忍不住抽了抽,呵呵笑了两声!

这妆容也太难看了,连原来的样子都看不出来了。

廖杰心里头非常的嫌弃。

薛思琪看出来,难不成他还嫌她长的不好看?她都没有嫌弃他,他还有胆子嫌她,好,好的很!

薛思琪不冷不热的撇了眼廖杰,廖杰在全福人的示意在薛思琪身边坐了下来。

屋子里的女眷一阵闹腾,抓着花生莲子往两个人身上丢,廖杰眼捷手快的接着,薛思琪就显得意兴阑珊的,时不时撇他一眼!

夫妻二人喝过了合卺酒,廖杰要在东床上压坐半个时辰,来闹房的女眷们便纷纷告辞走了……薛思琪是一个都不认得,不过她也不着急,该认识的她总会认识的。

房间里只剩下廖杰和薛思琪,几个丫头也关了门退在外面,只有桌子上的喜烛跳动着。

薛思琪看廖杰,廖杰侧过脸来看看薛思琪,皱眉……薛思琪暗怒昂着头望着他,问道:“你那什么表情?”

“我?”廖杰看着薛思琪,想了想道,“没什么,你的妆有点……有点花了!”

薛思琪一愣,腾的一下站起来,顶着凤冠跑到镜子前头,随即啊的一声捂住了脸,她爱出汗,方才闷了一路这个时候脸上的粉早就花的跟只猫一样,难怪刚才房里的那些人发出一阵惊呼声,原来叹的不是她的美,而根本是在嘲笑她的狼狈,她气的指着廖杰:“你出去,立刻给我出去!”

廖杰皱眉,还是很客气的道:“你若觉得难看便去洗洗脸,我帮你喊丫头来?”

“我让你出去,听到没有。”薛思琪觉得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人家成亲都是美美的,只有她出了这么大的丑不说,廖杰还一副嫌弃的表情的看着她,她真的气的不得了,“你不出去,我走!”话落,猛地拽了头上的凤冠丢在床上,开门就要走。

廖杰早就听说薛思琪的脾气不大好,今儿就算见识了,他忙赶过去拉着她,赔着笑脸:“你现在丑了,在房里只有我一人看见,可若你现在出门,可是家里所有人都会看见的,你可要想好了。”

薛思琪杏目圆瞪,廖杰干干的扯了扯嘴角,看了看时间,道:“时间不早了,我去前头陪客,你……早些歇着吧。”顿了顿又道,“那个……床上的床单重新换一下,脏死了。”

薛思琪根本没有听清他说什么,她就听到他说一句她丑死了,等廖杰出去,她砰的一下将门关上。

春荣和沁兰等人进来,薛思琪忙重新洗了脸换了身干净的衣裳,薛思琪气呼呼的道:“去找点吃的,我饿了。”春荣应是,不一会儿从刚外头端了个托盘回来,里头摆着几样小菜和一碗饭。

薛思琪吃过,坐在桌边喝着茶,心里才觉得舒服了点。

“奴婢好像听到您和姑爷拌嘴了?”春荣见薛思琪一脸不悦的样子,小心翼翼的哄着她,薛思琪闻言就道,“谁和他拌嘴,他那是嘴贱!”没见过像他那样说话的,是谁说的他口才了得的,她非得找那人理论去。

春荣其实也听到了,她笑着劝着道:“”……可见姑爷没有把您当外人,若不然他也不会说这种话的。

“那还是当外人比较好。”薛思琪皱皱眉,伸了腰和春荣道,“我先歇着了,你们也去歇着吧,明儿还有好多事呢。”她今天粗粗看了一眼,估摸着廖府来了不少人,明儿认亲应该要花些时间。

春荣笑着应是,低声道:“您浅浅的打个盹儿,姑爷还没有回来呢。”

薛思琪点点头,趴在枕头上不过几息的功夫就睡着了,春荣摇摇头放了帐子,带着沁兰几个人退到了外间守着,过了约莫三四个时辰廖杰才踏着夜幕被人扶着回来,一进门他便拂开扶着他的小厮,看了春荣一眼,春荣带着几个丫头行礼:“姑爷好。”

原来是薛思琪带来的丫头,廖杰微微颔首,转头对自己的常随道:“给我送些热水进来。再把我的衣裳拿来!”说着,就自己去解外头的喜服,解了一半发现春荣几个人还面红耳赤的站在对边,他摆手道,“都回去歇着吧,今儿也累了一天。明天起来老爷再给你们打赏。”他温文尔雅,说话的速度不快不慢,面色又很柔和,春荣几个人都觉得这个姑爷好。

廖杰在门外将衣服脱的只剩下中衣,换了鞋子才进了卧室,让人打了水细细的洗了澡,他披着头发出来,原想看会儿书,可听到了床上轻轻浅浅的鼾声,他便有些坐不住,撩开帐子朝床里头看去。

卸了妆的薛思琪皮肤白白嫩嫩的,圆圆的小脸在枕头挤成包子似的样子,很可爱,可廖杰很惊讶,从来没有想过女子睡觉还能睡成这样的,他咳嗽了一声,薛思琪没有什么反应,廖杰又咳嗽了一声,薛思琪似乎嫌吵咕哝了一声,翻了个身!

她嫌热,上身穿了一件到大腿间的中衣后,下面便只着了一条裹裤,原本腿放在被子里还好,如今翻了个身,顿时一条肉呼呼白花花的大腿就从被子里滑出来,异常显目的落在大红色的锦被上,非常的赏心悦目。

廖杰嘴角又抽了抽,几不可闻的吞了吞口水,觉得口干舌燥!

“咳咳……”廖杰又咳嗽了几声,薛思琪依旧没有醒过来,他走到桌边喝了口水,想上床去睡可又觉得不好意思,在床边上来回走了好几遍,最后心一狠躺在了床上。

他动作很大,想着这样总能惊醒薛思琪了吧,可他不知道,薛思琪昨晚就没有睡,今儿早困的眼皮黏在一起了,就算这会儿打雷,也惊醒不了她。

廖杰伸出根手指,想找个能戳的地方,戳一下,可是手指从薛思琪的后脑勺移到脚底板,他也没有下的去手!

廖杰还是翻了本书出来,靠在床头看,余光时不时撇一眼薛思琪显目的大腿,半天都翻不了一页,他看着那大腿直发愣,就在这时薛思琪猛然一个鲤鱼打挺似的从床上翻了起来:“哎呀,完了,现在什么时辰了。”她还记得今天是她的洞房花烛夜,可不能被她睡过了。

廖杰结结实实的被她吓了一跳,可硬生生的忍了下去,道:“还早,你若是累了再睡一会儿。”他的声音又轻又柔,看着她的目光也没有前面的嘲讽,薛思琪顿时就没了气,抓着被子将自己的腿盖上,有些尴尬的道,“不好意思,我方才睡着了!”

廖杰笑笑,道:“没事,我也正准备睡了。”

“哦!”薛思琪目光闪烁,指了指枕头,“那个……要不一起睡?”

廖杰一愣,点点头:“好,一起睡。”

薛思琪就拥着被子,拱啊拱的移到枕头上躺着,廖杰也躺了下来,两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又一起闭上了眼睛,薛思琪心里砰砰直跳,满脑子都是昨晚看的那本书里的图画,虽画的不算美可该有的全部都画出来了,而她该懂也都懂了。

要是廖杰翻身过来,她是要顺势搂着他的脖子朝着他笑呢,还是欲语还休的故作矜持一下?

廖杰心里也砰砰直跳上,他睁开眼,瞧见薛思琪正闭着眼睛,不过长长的睫毛微微煽动着,显然是没有睡着,他咳嗽了一声,身子朝薛思琪那边挪了挪……想了想,一咬牙翻了个身趴在了薛思琪身上。

薛思琪骇了一跳,睁开眼睛看着他,两个人一个上一个下大眼瞪小眼。

廖杰不再说话专心脱衣服,薛思琪很配合的伸手去解他的衣领,廖杰一惊看着她,薛思琪没注意很认真的去解他的扣子……

本来以为她会害羞,没想到她还挺大方的,廖杰喜欢薛思琪的性子,就越发的来了兴致。

两个人就着烛光,一会儿工夫就将对方剥的赤条条的,薛思琪的目光自上往下一扫,仿佛此刻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顿时满脸通红,她害羞廖杰却不曾,扑着她情再难自禁。

等水到渠成时,薛思琪疼的哀嚎一声,道:“你不能轻一点啊,疼死我了!”

“疼吗,哪里疼?”廖杰也很紧张,哆嗦着满头的汗,他伸手去摸,薛思琪就一脚抵在他胸口,喝道,“不准乱摸!”

廖杰哦了一声,再压抑不住……薛思琪疼的又挠又咬又叫的。

春荣在外头听的脸红心跳,加上心惊胆战的,她真怕一会儿两个人在里头打起来,二小姐的脾气,那可真是说来就来的!

过了一刻,春荣听到廖杰要水,她垂着头忙喊了个小丫头抬水进去,余光飞快的撇了眼帐子里,就听到薛思琪在里头直哼哼:“我不洗,我要睡觉,明早再说!”

“这怎么行。”廖杰满身满薛思琪挠的火辣辣的,他嘶嘶的吸着冷气,哄着道,“快去洗,乖!”

薛思琪翻了个身趴着不动,又困又累又疼,她咕哝道:“你要洗你就洗,别吵我。”话落,下上眼皮打架,一副要睡着的样子。

廖杰用力忍着,起身自己去洗了澡,然后又将自己收拾干净,换了衣裳,等回来时看见乱糟糟的床便实在忍不住,他用被子将薛思琪裹住放在软榻上,喊了春荣进来换了被单,然后又将薛思琪放回去,拿毛巾给她从手指头一直擦到脚趾。

等做完了这一切,他才觉得的舒服了一些,靠在床头打了个盹儿。

廖家这边很热闹,但寿山伯府中,却是阴云密布,郑辕和郑夫人相持不下,房里的丫头婆子们骇的没有人敢说话,过了许久许久,郑辕才了口:“人是你接进门的,和我没有半分关系,你想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吧!”

“孜勤。”郑夫人叹了口气,道,“思文长的很漂亮,性格又温顺,你先去试试好不好?”又道,“你不肯成亲娘也不逼你,可你身边也没个照顾,娘怎么能忍心呢。”她见到薛思文时,便就觉得那个姑娘还不错,长的很清秀,笑起来安安静静的,虽算不得端庄大方,可做一个妾室,以薛思文的姿色和才情是绰绰有余了。

所以,她明知道刘氏是故意整这个庶女的,她也当做不知道,将薛思文接进了门。

她什么都不求,只盼着薛思文有这个本事将郑孜勤的心留住,或者说,让他不要一根筋到底的把心思放在方幼清身上!

“我的事不用你管。”郑辕撇了眼郑夫人,大步出了门。

郑大奶奶从屏风后头走了出来,看着郑辕越走越远的背影,她扶着郑夫人道:“娘,您这样逼着他没有用,他若是真有这个心思,外头那么多女子,他总能看中一两个,再说,即便良家的看不上,不还有那些青楼楚馆的吗,可是您瞧,他是连那种地方也不去。”

郑夫人叹气,她和方幼清接触的越多,就越觉得方幼清像个闪闪发光的明珠,心里越懊悔,可是事已至此她便是再懊恼也无济于事……现在她唯一想的就是郑辕不要死心眼,方幼清再好可已经是宋太太了,惦记着她只有让自己难过。

比方徐鄂,竟然为了方幼清舍生忘死,她真的怕哪一日遇到这种情况,郑辕也能和徐鄂那样,舍生忘死的。

郑夫人叹了口气,和郑大奶奶道:“你抽空让你房里的梅儿去那边走动走动,都是妾室,说话或许方便一些,教教她如何勾住男人。”

郑大奶奶心道郑夫人可真是急糊涂了,和她说妾室勾男人……她恨不得将这些人都打包发卖了才好,想归想,她还是应了一声,道:“娘,我知道了!”

郑夫人无奈,觉得无计可施了。

郑辕径直出了府,负手在城里漫无目的的走动,等他回神过来时,竟然发现自己站在槐树胡同口,再往里面走几步,便就是宋府。

他叹了口气,可却并没有立刻离开,而是静静的看着胡同里影影绰绰的几盏灯,过了一刻,从另外一个胡同口有四顶轿子走了出来,提着灯笼一行人有说有笑,郑辕朝暗处移了移,那四顶轿子忽然停了下来。

“姐夫,大姐,要不你们晚上住我们那边去吧,省的来回的奔波。你们倒无所谓,可别累着豪哥儿了。”说话的声音一出来,郑辕就听出那是幼清的声音,他心里大喜,目光落在那顶轿子上,果然,就看到她的脸从里头探出来,笑眯眯的满脸的喜色。

郑辕想起今天是廖薛两家的办喜事的日子,难怪她这么晚才从薛府回家。

几个人说了几句话,薛思琴和祝士林带着豪哥从胡同里出来往家去,幼清则和宋九歌拐弯进了槐树胡同!

郑辕又站了一会儿,直到街面上传来更鼓的声音,他才转身离去,独自一人,长长的影子在夜风中孤零零的移动着,他走了不知多久,天色已经泛着白,他径直转道去了十王府,在十王府门口碰见个小内侍,探头探脑的朝里头看,一件郑辕就滋溜一下躲在了马车后面。

“你哪个宫里的?”郑辕负手,看着小内侍,面色威严。

小内侍哆哆嗦嗦的从车后走了出来,拢着手道:“奴婢是乾西的十一皇子身边的小武。”说着,撇了眼郑辕。

“十一皇子?”郑辕微微一顿,“既是在宫里当差,为何又到十王府来?”

小武就恭恭敬敬的回道:“圣上说我们主子十岁了,问他是要继续住在宫里,还是到十王府来住。”

“圣上问的?”郑辕愣住,眼眸微眯,他怎么不知道十一皇子见过圣上的事情,“是你时候的事?”

小武就回道:“昨天夜里的事情,我们皇子现在还在西苑服侍圣上呢。”

谁安排十一皇子进西苑的?张澜?钱宁?还是单超,或者……宋九歌?

郑辕打量了眼小武,不再多问,大步进了十王府。

“小武”等郑辕离开,就捂着嘴笑眯眯的跑了,径直跑到一条死胡同里,他呼呼喘着气停下来,立刻就有个同样年纪大小男孩跑了出来,一把拉着他道:“殿下,您没有被发现吧。”

“没有。”他摇着头,笑着道,“我们快回去吧,要不然母亲会担心我的。”他说着,飞快的将自己身上穿着内侍服脱下来,两个人互相换了衣服,“小武,回去可千万不能和娘说,知道没有?”

“奴婢知道了,肯定不说。”小武点着头,朝外头看了看,问道,“那您还去宋大人家里吗?”

“不去了。要是让他知道我今天偷偷跑出来,一定会生气的。”说着他拉着小武猫着腰蹑手蹑脚的走了,等到了西侧门他又直起腰来,和小黄门亮了腰牌,小武道,“圣上请十一皇子去西苑的,尔等看清楚了。”

这是大家第一次见到十一皇子赵承修,所以,忍不住想要多打量几眼。

------题外话------

话说,谢谢秋心,一下子送五百大颗的钻钻,太厉害了,土豪,请让我抱大腿吧~!

要放假了,祝大家三天玩开心。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