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明宫妖冶,美人图

623.(固伦番外)7也许只缘好奇

这一晚,弘治皇帝辗转反侧,怎么都睡不着。

睁开眼,是那个小宫女俏皮地往他掌心滴蜡油;闭上眼,还是尹兰生眼里面上都光芒闪闪的模样。

他想,他这么放不下的缘故,是因为他不明白她为什么不怕他吧?

聪慧美丽的女孩子,他并非没见过。比如月月,比如从前的兰伴伴。可是她们跟尹兰生都不同。她们在他面前都谨守宫规,时时刻刻都将他当做是皇上;反倒尹兰生冰雪聪明,猜到了他是皇上,也还并无紧张。

便是她给了他答案,他也还是觉得说不通啊峻。

更何况她只是一个来自藩属国的贡女,在大明半点根基都没有,凭什么就一点都不怕?

少年皇帝哪里明白,固伦对他的不怕自然是有缘故的鲫。

固伦是建文血脉,本该是这大明天下最尊贵的公主。纵然司夜染和兰芽都没有将她真实的血统告知,只想让她像个普通的女孩儿一样自由自在地长大,可是那份骨子里天成的尊贵却是抹杀不掉的。

更何况固伦从小在李朝的王宫里长大,见惯了那些宫廷礼仪。李隆虽然在风传里是个坏脾气的少年君王,可是对她从小到大都是对她极尽呵护。在景福宫里,李隆将她当做唯一能相依为命的人,所以也让她早早就明白什么是佯作凶怒背后的细细柔情。

还有就是藏花啊。那样的人亲手带大的孩子,又会将什么放在眼里。

弘治皇帝这么百思不得其解了几天,终于到第七天,忍不住了。

身为皇帝,这个世上怎么可以还有他想不明白的事情?所以他要见她,只有见了她才能找见答案。

就算她几次三番明里暗里地说,不希望他再微服驾临内书库,可是他却还是要去。

总归他是皇上,他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他凭什么听她一个小宫女的呀?

若是她说了不让他去,他就真的不去了……那他又算什么了?

于是他便急匆匆地去了,一路上竟然恨不能是小跑的。大步翻飞进了内书库的大门,长安都跑得险些岔了气儿。

终于进了内书库大门,他反倒放慢了脚步下来,仿佛闲庭信步,端着架子迈着方步往里走。长安却破坏了气氛,一路走一路怪声儿地抽着气,叫他心下这个气馁。

提醒自己下回再来换个人跟着,可不带着长安这个惯会搅局的了。

长安其实也委屈,也不是自己愿意出那怪声的,只是岔气儿了,大口吸气儿的时候,空气进了嗓子眼儿,就跟拉风匣似的,就自己变成那个动静了,怎么都控制不住。

他这一顿抽气儿没白抽,固伦从屋里听见了,忙出来张望,这才见少年皇帝一脸清傲了立在廊下。

明明都来了,还不肯上阶来;可是既然不直接进来,却还不走。

堂堂皇帝陛下,时间哪儿有这么清闲的?

固伦便赶紧过来见礼,福身而下,还没等跪倒呢,皇帝便已极快地说了:“免了吧。”

那音调,带着三分的傲然,三分的不耐烦,三分的闲散,却终究还是有一分的——巴望。

巴望她怎么着?

固伦还没等想明白,却还是先被长安给吸引过去了,赶紧跟皇帝禀告了一声儿,然后进屋去倒了杯茶端出来,递给长安。

长安心下感念,却也不敢喝,用眼角瞟着皇帝。

果然,他的小祖宗又不高兴了,抿着唇角,却压着脾气嗤了声:“她给你倒的,殷殷的心意,你何必不喝?”

长安赶紧都灌到嘴里去了,然后就呛着了。两手捂住嘴,憋得几乎要死了。

固伦忍不住瞟了皇帝一眼:“圣上开恩,别吓着安公公了。”

皇帝仰天翻了个白眼儿:“咳吧。咳呀!朕何时不叫你咳了?”

固伦满腔的无奈,便想起从前与李隆相处的道行,上前朝皇帝福身。

“不知安公公带没带皇上随身的茶具?”

皇帝淡淡瞟了她一眼:“没有。来的急了,顾不上。”

一不小心,就说了实话。

固伦左右瞧瞧,上前低声问:“奴婢要是给皇上用了奴婢们用的粗瓷茶杯,会不会被问罪?”

皇帝这才心下隐约一甜,故意继续端着,哼了一声儿:“朕不治你的罪,还谁敢?”

“那就好了。”固伦笑眯眯回身进屋,拿着自己的茶杯。却还是犹豫了下,放回去。

等她再出来,却是端着一节竹筒。

竹节有底儿,截口磨平了,能当茶杯用。还是个雅器。

她见爹给娘做过。每逢不知何处寄来竹叶青茶的时候,爹就去斩竹子,亲手给娘做,然后娘捧着爹亲手做的竹筒茶杯喝竹叶青茶,就会在后院的竹林里坐良久。

就连她想去问问怎么回事,爹却拎着她,不叫她去打搅娘。

固伦便笑:“皇上用这个吧。全新的,皇上别嫌弃。”

倒了茶捧给皇帝,皇帝进屋拣了个椅子坐了,闻着那竹子自然的清香,竹香和茶香相得益彰,倒也叫他更觉着欢喜。气儿便顺了下来,也不说话,一口一口地喝茶。目光只仿佛若有似无地才从固伦面上滑过,然后配殿廊下还一声一声传来长安没完没了的咳嗽声。

叫他心下离奇地觉得宁静,欢欣。

喝完了整杯茶,他才缓缓说:“这是朕的内书库,朕想来就来。”

这么没头没脑的一句,叫固伦愣了一下,随即才明白这是说什么呢。她只能陪着笑:“皇上说的是,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皇上想去哪儿就去哪儿。”

皇帝瞄了她一眼,又不动声色地道:“朕身为天子,每日都要读书。这内书库是朕的藏书所在,所以朕只是来看书的。”

固伦又扬了扬眉,便也认真点头:“圣上勤于攻读,奴婢等有目共睹。”

他想说的话都说了,她也都是顺着他说的,可是……皇帝却觉得心里堵得慌,不知怎地就恼了。

他将空了的竹筒杯子墩在桌上:“谁要你阿谀朕?!”

固伦吓了一跳。这可真是伴君如伴虎,她今儿这么顺从了也不行,反倒更惹他小爷生气了?

固伦知道这时候要是跟他较真儿,那才真傻呢,于是用了对付李隆的法子:转移话题。

她便提着裙子,翩然一礼,堆了一脸的笑,说:“皇上听,安公公不咳了。”

皇帝这才留意,果然不咳了。

长安也听见了,心说:可不是不咳了,都给吓回去了!

固伦再歪头瞧着皇帝:“皇上,那竹筒当杯子好不好?只是可惜回头就得毁了,不能叫人知道皇上用了。”

皇帝挑眉睨着她:“谁说就得毁了,回头朕带走就是。”说着举目去找长安:“袖着!”

长安赶紧颠颠儿地跑上来,连残茶一块儿都袖到袖子里头去。

固伦这才笑了:“启禀圣上,奴婢说实话,刚刚圣上天威是当真将奴婢吓了一大跳。真的,差点跳起来。皇上可息怒了?不然奴婢给皇上磕头请罪吧。”

皇帝掀了掀唇:“算了。朕何必跟你一个小小宫女一般见识!”

固伦含笑跪倒:“谢主隆恩。”

茶也喝完了,话也说了这么一箩筐了,她心下悄悄儿地想:接下来该干什么了?

难道就这么陪堂堂大明皇帝陛下斗嘴玩儿?

固伦便问:“不知圣上有何示下?”

皇帝瞪她:“又撵朕?”

固伦连忙摆手:“皇上赎罪,奴婢岂敢。这是皇上的内书库,皇上说来就来。只是奴婢还有差事没办完呢,皇上可否让奴婢去了?”

“什么差事?”皇帝瞪她。

“整饬藏书啊。”固伦一指这满山满谷的藏书。每天都要拂拭尘埃,还要检查有无蠹虫,还要看是否有线装松脱……每天这么检查一遍,搬来搬去也都是力气活儿。

“那你忙你的,朕自管看自己的书。不叫你时,你也不用应对朕。”皇帝说着自行起身,随便从书架上取下一卷书来,搁在桌上翻看着。

固伦也只要依了,施礼告退,然后径自去忙。

只是……也许是误会了吧,时常在忙到一段,抬手擦汗时,瞧见皇帝的目光若有似无地落过来。撞见她的目光,便连忙错了开去。

自此,皇帝每隔几天就要来看书。勤的时候每天都要来,就算偶尔不来,可是隔不过三天便又必定来了。

这消息她自不愿张扬,却还是被风长了腿脚,传到了太皇太后和宸妃邵氏那里去——

题外话——【下一更周一哈~】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