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明宫妖冶,美人图

622.(固伦番外)6你是皇上又怎样

少年皇帝的目光只都落在固伦面上,只当固伦猛然抬头望来时,才连忙转开,仿佛也去看那首饰样子。

固伦眨了眨眼,便起身将书合上。

“怎么了?”皇帝心下流淌过一抹怅然,知道是她故意拉开距离了。

固伦正色问:“这么晚了,不知道指挥使大人来内书库有何公干?若是要找什么书,便将单子给我,我去找来。峻”

终究是夜半更深,也总归是男女有别。尤其固伦看得出来这个人今晚分明是盛装而来……心意便有些特别了。

皇帝忍不住叹息:“我就来看看,不行么?”

固伦自然也知道转圜,便嫣然一笑:“当然行。只是时辰不早了,大人也该看完了吧?”

皇帝顾着帝王体面,才没发脾气跺脚,“你撵我?鲫”

固伦指了指门上的铜牌:“有规矩的。我就是个小小宫女,得守宫规。”

少年皇帝倒来了少年心性儿,非但不走,反倒拽过固伦身后的椅子,索性坐下了:“我就在这儿,看谁敢难为你。”

长安额角的汗都快下来了,心说皇上在这儿,自然没人敢为难;可是若是让人看见了大夜晚的,皇上跟个李朝的贡女这么私自相处着,那也不合规矩啊。

见少年黄帝如此,固伦也有些无奈,忍不住掐着腰瞪着他瞧。怎么都觉着他这股子撒邪气的模样,很有些像李隆。

李隆也时常在拿她没办法的时候,最后一张牌便是端出君王的身份来,让她无可奈何。

好在她心念转得快,随即便被他新换的新翼善冠给吸引了。上头有金花儿,尊贵好看。他坐着,她站着,正好盯着看得清楚。

少年皇帝这端着架子呢,结果发觉那小妮子没动静了,便纳罕地抬头看她一眼,这才发现她盯着他的帽子看得不亦乐乎,倒仿佛帽子比他这个人更吸引他心神似的。

皇帝真是不知该怒还是该笑,便忽地伸手一拍桌子,砰的一声,吓了固伦一跳,啊了一声。皇帝这才笑了,眉目浮动。

固伦这才明白皇帝是在使坏,便掐腰瞪他:“你故意的!”

他含笑朝她仰脸看过来:“是啊。”

当了这么多年的皇帝,甚至从小懂事起就要做出老成早慧的模样,他几乎从未有机会摆出自己少年的淘气来,甚至都忘了自己今年也才不过十六岁。于是此时跟这个小丫头斗气,叫他很觉自在。

也许她妙就妙在,从一开始就认错了他的身份,不知道他是皇帝,所以他跟她说话办事才会这么自在,不用拘着宫规。

所以……他心下也忍不住想知道,倘若他对她揭开了身份,她是不是也会如同宫里其他的女子一样,对他只知道唯唯诺诺,就再不能这么自在地说话和淘气了?

他还承认了他!固伦叉着腰左右找物件儿,看用什么能报复回去。

可是这里是内书库,除了书就是书,唯一差别的就是蜡烛。

固伦便使了坏,冷不丁抓过他的手来,摊开掌心,然后将蜡烛拎起来,火头朝向他掌心就摁下去。

长安一看就吓疯了,惊声尖叫:“使不得,万万使不得!尹兰生你这是灭门的大罪!”

少年皇帝也有些紧张,不过竟然也还是稳稳坐着,没动也没逃。

等长安奔过来看,固伦已经收回了蜡烛。她没用火头去烫皇帝,只是淘气地将蜡油滴在他掌心罢了。

蜡油热,却不至于烫,滴在掌心便凝固了,形成小小的图案。

这都是固伦从小玩儿惯了的,从前跟李隆也没少了这么玩儿。

皇帝不由得挑眉,看掌心那小小的图案。

为了避免火头烧着他,所以她移动得很快,仓促之下只来得及画一个圆圈儿。可是也许是因为长安在旁边鬼叫得吓人,于是她手抖了抖,倒仿佛是画下一颗心。

等长安鬼叫着冲过来挡在皇帝身前,固伦已经笑意盈盈地将蜡烛放回烛台去了。

长安面无人色,伸开两手挡着皇帝,还在鬼叫:“护驾,护驾!”

固伦这才觉得不对劲,回眸盯着他。

皇帝托着掌心,皱了皱眉,直接伸脚将长安给踹一边儿去。

这个长安,忠心可嘉,可是太没眼色。

长安被皇帝一脚蹬开,全无防备,连滚带爬才稳住身子。

皇帝却只含笑盯着固伦,举起掌心来:“你这画的又是什么呀?”

固伦看了一眼,也瞧见没画圆,便咬了咬樱唇,顺带胡诌出一个来:“呃,画的是桃儿。”

少年皇帝忍俊不已,扑哧儿笑出来:“不太像。”

固伦便皱了皱眉:“那你就当是桃叶子好了。”

掌心,叶子。

皇帝垂下头去,仿佛有些心事再度被隐隐勾动。

曾经便有一个神奇的小女孩儿,在他堂堂皇子手里,放下过一片金叶子。

他便笑:“好,就是桃叶子吧。桃之夭夭,宜室宜家。”

固伦听得懂。平生最爱金,却也该读的书一样都没落下。桃之夭夭说的是新娘出嫁,此时听起来倒是怪怪的。

她便淡淡笑了笑:“大人还不请回么?”

来之前答应过李隆,不当大明皇帝的妃子,也不招惹大明任何的男子。他得她允诺,才肯放她此来,那她就不能违背。

她又撵他……

在这偌大的皇宫里,或者说在这个大明天下,除了她,还有谁敢这么两次三番地撵他?

或许只是因为,在她眼里,他只是个锦衣卫,身份低微不够尊贵?

他便深吸口气:“你都不问问我姓甚名谁么?好歹我上次都问了你的名姓,你却竟然对我问都不问?”

固伦惊讶地扬了扬眉。其实他叫什么名字也没什么要紧,反正称呼上叫“指挥使大人”就够了啊。

况且……

固伦妙目一转,又盯了长安一眼。

她也不傻,听得懂那个宦官喊“护驾”。

再抬眼看眼前这个少年的装束,所有规制便更是一览无余。

从前没深究,只是因为大明宫廷里的宦官和锦衣卫的衣着严格来说都是违制的,所以她想他是锦衣卫,穿得接近皇帝冠服的仪制,也算情有可原。可是此时既然他这么郑重地问,她又如何还不明白。

那是一种含蓄的自矜,是想看她惊慌失措吧?

可是她当真没什么好惊慌失措的。

她便淡淡一笑:“这天下总有一个人的名字,是任何人都问不得的。所以我索性不问。”

那个世上唯一的“无名之人”,自然是现世的帝王。

皇帝便微微挑了挑眉:“你猜到了?”

固伦便跪倒,“奴婢拜见皇上,我主万岁万万岁。”

皇帝忍着微笑,点点头:“起来回话。”

固伦便也清清亮亮地起来了,依旧没什么惶恐之色。

他忍不住抬眼盯住她:“知道朕是谁,你依旧不怕么?”

固伦大胆地迎上他的目光,上下打量他:“知道是皇上,又为什么要害怕?皇上很可怕么?”

皇帝一笑:“朕终究是皇帝。”

固伦点头:“臣民面对帝王,是该心生敬畏。但是所谓的畏,不是惧怕,而是因为敬而生的肃穆与谨慎。奴婢对皇上的敬畏之心半点不少,只是却不是怕。”

这张伶牙俐齿的小嘴儿……

皇帝满意微笑:“你的应对倒超过这宫里许多的女子去。要朕说,就是五个字:好大的胆子。”

他又瞄了她一眼,含笑止住下面的话。

他喜欢她有这么大的胆子。

否则这煌煌天下,他连找个人能自在说话的都没有,总是面对一群头不敢抬、唯唯诺诺的女人,又有什么意思?

固伦也只莞尔一笑:“皇上说奴婢好大的胆子,难道是要治奴婢的罪么?”

皇帝哼了一声:“你终于怕了?”

固伦想了想:“那也是怕板子,依旧不是怕皇上。板子打在身上疼,不怕是傻瓜。”

“哈哈!”皇帝没忍住,大笑出声。

固伦轻叹一声:“其实知道皇上是皇上,还是锦衣卫指挥使大人都无妨。只是既然是皇上,就请圣驾以后不要再这样夜晚驾临了。奴婢终是担待不起。”

她是无心,却招惹来了大明的皇帝。这若是被李隆知道了,不知又要惹多大的脾气。

虽然明明知道,远隔关山,李隆没机会知道。可是说也奇怪,她这么站着,就也仿佛能想象到李隆那气哼哼的模样儿。

所以还是算了,她不想惹他生气——

题外话——【明天见~】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