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明宫妖冶,美人图

619.(固伦番外)3朕想见见这个姑娘

固伦好容易说服了李隆,回头又为难着该怎么跟藏花说。

她能想到,小爹爹一定一说就会拒绝的。她也想过干脆不告诉他了,自己直接从宫里偷偷就走了。可是……以小爹爹的性子,他到时候会说不定会因此掀翻了景福宫去,再一直追到大明,直到最后从深宫里把她给揪出来。

那就糟了。

于是她左思右想,还是决定回去跟他都招了。只是小心翼翼,曲尽奉承,哄着小爹爹才好。

实则这些年里有好些时候,她都想改成喊他“小娘”的。他是比娘还更像娘的人啊。

孰料小爹爹听了她的话,非但没急,反倒是愣怔了半晌鲫。

直到她上前去在小爹爹眼前挥手,才将小爹爹的神给唤回来。小爹爹只幽然叹息一声说:“你果然是你娘的女儿。”

这是答应了还是没答应呢?

她便上前缠磨小爹爹,追问什么意思啊。小爹爹努力地笑着,可却还是目光里藏起了她看不懂的忧伤,他只说:“……你娘小时,也是这样不安分,总想满天下去跑。”

“真的?”她好奇。

小爹爹却又拢上又一层哀伤:“……其实,我也没机会见着。那些过往的故事,都是听你爹爹说起罢了。那段时光,只是你爹和你娘独享的罢了。便连是我,也无从知晓。”

然后小爹爹就起身出去了,一身大氅站在月下,良久良久。

叫她错觉,那月光变成了水,哗啦一声从天际倾倒下来,打湿了他的衣衫。

她窝在房内,便也觉得心下好难过,隐约知道自己犯了错,隐约明白为何这些年小爹爹从来就没想过要有一个自己的家,只是这么紧紧地跟在她身旁;而爹娘便是满世界地去走,也都放心将她交给小爹爹带。

她便蹑手蹑脚跟出去,小心地哄劝,说“小爹爹你是不是担心没办法跟我爹娘交待?”

小爹爹这才哼了一声:“我就怕你爹和娘知道了,虽然也会担心,却终究不会拦着你。小祖宗啊,你终究长大了,你想干的事儿,你爹和你娘总会纵着你去。”

月月被送出大明京师,大人和兰芽就得了消息,他们这便又南下去了。藏花明白,他们是想借此在南京再见见月月。

张子虚是大人的人,多年前就是月桂楼的主人,后来勉强考了个国子监生,为的便是这样隐约一步退路罢了。于是秦直碧才向皇帝推荐了张子虚,让月月寄名,成了张家的女儿。

大人和兰芽知道这怕是月月唯一出宫的机会,知道月月的婚期近了。于是他们又要下西洋去,要亲自为那孩子采买些天下难找的嫁妆去。

固伦大喜:“小爹爹的意思是,便也会如我爹娘一般,纵着我去?”

藏花忧伤地叹一口气,伸手替她抿了抿鬓发:“去吧。小爹爹也喜欢看你如当年的你娘一般勇敢。”.

青丝梳成长长的一根大辫子垂在身后,穿上华丽的织锦绣金的袄裙,固伦随着贡女的队伍走进了大明的宫廷。

旧日模样未曾改变,只是今时的视角又有不同。

尚仪局派出女官来迎,按着花名册一一点名。

女史叫到:“尹兰生。”

没有回答。固伦还在悄然盯着身畔飞来的一只蓝蜻蜓。

女史皱眉,抬眼看了看众女,又扬声叫了一遍:“尹兰生!”

固伦身边的一个贡女伸手推了固伦一下,固伦受惊回神,这才听清女史在叫什么。

急忙含笑拎起裙裾上前施礼:“奴婢在。”

真是该打,竟然忘了自己不能叫固伦的本名,于是李隆要她自己换个符合李朝方式的名字,她自己因娘亲之故便拣了“兰生”二字;李隆最后亲自给她掂对姓氏,本来想要她随他姓李,倒是固伦自己不愿意,于是李隆便给她用了“尹”。

尹为后姓,可是固伦明白李隆用的这个“尹”不是此时的王大妃尹昌年的姓氏,用的是他亲娘废妃尹氏的那个尹。

一个姓,也浸透了他的心意。她便含笑受了,在花名册上变成了尹兰生。

这么被连叫两遍名字,已是失仪,尚仪局女史更没想到固伦非但没怕,反倒是含笑上前,便忍不住挑眉盯了她一眼。

旁边同来的女官不由得凑过来耳语一声:“难道不觉得她有些眼熟么?”

这两个女史年纪轻,倒没机会见过兰芽,所以此处所指不是说固伦像兰芽。她们指的是月月。

皇帝对月月的感情,后宫的女人全都心知肚明。此时月月不在,偏在这样个时候,李朝贡女里来了个酷似月月的……这当中,在后宫女人们的心计里,又要生出来多少的算计。

固伦自己倒是不知,只是庆幸当时两个女史虽然盯着她嘀咕了几句,却没责罚她,便将贡女们带去休息了。只说皇上有旨意,不必见她们,就都分下去当宫女即可。

其余的贡女一听没机会见大明皇帝,

没机会成为嫔妃,都是一片哀声。只有固伦心下开心不已。

她就说李隆不必担心嘛,还什么大明皇帝看了她会纳了她,实则连见的机会都没有。她只管专心去找她的金子就够了。

不过固伦倒也发现了,她在一群贡女当中的待遇却是最好的。非但没直接分去那些杂务重活的司局,而且就连住的地方也比旁人好,倒是跟负责教习的大宫女们有相同的待遇了。

同来的韩家女儿韩同伊便忍不住一声冷笑:“废妃尹家破落户的女儿,凭什么?!”

韩同伊出自仁粹大王大妃的家族,自视甚高,以为进了大明后宫,仗着恭慎夫人这位太姑祖母,总有希望被纳为后宫的。结果凤凰落地,还不如隐为坡平尹氏家女儿的尹兰生。

固伦听见了,便做了个鬼脸:“不如咱俩换换身份?你姓尹来,我姓韩?”

反正连尹都是假的,她自然不介意换个别的。

那韩同伊却气得直翻白眼儿:“你,你!下格的婢子!”

固伦摊摊手,“那算喽。当我没说。”

固伦被分去内书库,是个寂寞的差事,是整天见不到人,只能见到书的。

可是固伦还是欢欢喜喜地去了。因为固伦事先打听过,内书库和放金子都属于皇帝的内库,于是管内书库就也有机会去看金子。这对她来说就是美梦成真,是这天下最好的差事.

且说弘治皇帝。

月月走了,要一年后才能重见。他越发形单影孤。

便忍不住思念娘亲。

登基之后能给娘的哀荣,他都给了。追封皇后,与父皇同葬;还派人去了大藤峡追查娘的身世,想要追封她的亲族……可是做这些又能怎样?还是已经找不回娘亲。

朝里有大臣猜度他的心意,便上疏说“窃听闻当年太后亡故,皆因万皇贵妃善妒所致”,他们联名建议他褫夺万贞儿的谥号,甚至开棺挖尸……倒是他自己给免了。

当年他自己也恨万贞儿,可是好歹她是父皇的心头所爱,他若当真那样做了,将来又如何去见父皇。他便当廷叱责了那些臣子,说他们“阴附朕意”,罚俸夺官。从此朝中不敢再有人这样揣测他的心意。

只是他心下,却难免因此而更觉得对不起娘。

身在皇位,却原来依旧还是无法替娘报仇。

他便忍不住到娘曾经值守过的内书库去看看。

虽然原来的内书库烧毁了大半,可是这些年已经修缮了,隐约又是当年的模样。

这日他没叫任何人陪着,只有贴身的太监长安,一同走进内书库去。

内书库里天光幽静,他推门而入,听见里头有个姑娘在低声地哼唱着一支歌儿。不是他听过的大明的歌儿,而仿佛是来自李朝的歌儿。

他这才想起宫里是新近来了一批李朝的贡女。他为着月月,便一个都没见,都打发了去当宫女罢了。

却没成想,在这儿却遇见一个。

他也曾好奇,当年的父皇是如何在六宫独宠的情形之下,在内书库里遇见了娘,喜欢上娘的。娘是大藤峡蛮女啊,难道就是这份异族的特别才叫父皇停下脚步,并且一见倾心的吧?

于是今日,同样的内书库里,听见同样来自异族的歌儿,皇帝便不由得笑了。

他想见见这个李朝的贡女。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