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明宫妖冶,美人图

617.(固伦番外)1我有一个小小的小小的心愿啦

弘治皇帝朱佑樘十六岁,周太皇太后与内阁首辅秦直碧商议,该为皇帝筹备大婚。

首当其冲,便是皇后人选。

按照大明朝选妃立后的规矩,本该在大婚之期前便由太后或者先帝择定十二位女子入宫,层层选拔后留下三人在宫中养育,观其德行,最后从中定一人为皇后,二人为皇妃。可是弘治皇帝身世特殊,于是迟迟到了十六岁还未曾择定候选之人。

况且,太皇太后和秦直碧心下都明白,皇上身边早有了人选。

月月峻。

当年皇帝还在冷宫时,月月便是他唯一的玩伴。这些年月月更是陪伴皇帝一同长大,皇帝所有的甘苦都由她陪着走过来。皇帝对月月的情分,天下无人能比。纵然是太皇太后,当年她可强行改变先帝的心意,不准万贞儿为后;却轻易不敢违拗此时这个少年皇帝的心意。

只因为这个孩子生于忧患,虽面上和善周全,实则心意极为坚定,凡事只要认定,便任凭是谁都不准有半丝扭转鲫。

只是月月是岳家的孩子,岳兰芽是个太监,岳家曾被皇帝下令灭门;月月自己又在宫里长大……此事于皇家颜面有损。

秦直碧便上奏,建议送月月出宫。另寻人家寄名就是。

最后择选,正巧南京国子监生张子虚的女儿好学仙道,悄然舍了俗家身份出家去了。那女儿的年纪,甚至大致的性情和身量都与月月相仿,皇帝便亲自点头,送月月出宫,去了南京。

这么多年相依为命的两人,在宫门前洒泪而别。皇帝殷殷嘱托,说一年之后必定迎娶她,让她等这一年。

月月含泪拜倒,不叫皇帝拦着,郑重地三拜九叩之后,捉着他的袍袖,嘱咐他这一年要好好照顾自己。别夙夜料理国事,别累坏了身子。

月月走了,皇帝的心便也空了。

就又仿佛,十年前兰伴伴走的那个晚上,他也这样亲自送到宫门口,殷殷地说:“伴伴答应过朕,明早就回来。”彼时兰伴伴都应下了,可是这一走,就再也没有回来。

他这一生,纵然高高在九五之尊,却仿佛身边每一个人都是这样一个一个离他而去,只将他一个孤零零地丢在这九重宫阙里,对影自怜。

所幸,身边终究还有一个恩师秦相。

兰伴伴是他的侧室,兰伴伴去了,秦相便也去了半条命。从此再无人间喜乐一般,将全部的时间和心力都放在公事上,都陪在他身边。

如今朝野上下都称赞他是中兴明君,更有人说是“弘治盛世”,他明白这大半倒都是秦相的功劳。

秦直碧躬身上奏:“启禀圣上,李朝听说了太皇太后要为皇上议婚之事,于是……请求入朝进贡。”

皇帝叹了口气:“自然是皇祖母身边的恭慎夫人给出去的消息。”

秦直碧不置可否,只问:“皇上可否允准?”

皇帝点头:“虽说朕从未想过要从李朝贡女里选人充塞后宫,不过既然这也是这多年来李朝进贡的规矩,到朕这儿改了,倒也不妥。就让他们来吧。”

从太祖时期,李朝便有贡女,成祖朱棣的生母据说就是李朝贡妃。成祖朱棣自己独宠李朝贡女权妃,以后每一代皇帝后宫中都有李朝妃子,到此时已成定例。

皇帝远远眺望月月离开奔赴的南方,柔声道:“月月你放心,不论李朝送来的是何样的女子,朕都绝不会对任何一个动心。就算留在宫里,也只是赐封女官,如同当日的恭慎夫人一般,不会留任何一个充塞六宫。”

秦直碧却没来由地,悄然叹了口气。

只因为那使团里,有一个他也挂心却又忧心的人啊.

李朝。

景福宫。月色倾城。

国王李隆(燕山君)板着脸走进内库,亲自验看将要进贡给明朝皇帝陛下的贡品。

在他身边,一个穿内侍服饰的少年,两眼晶灿,笑靥如花。

一进了内库,李隆就寒声冷气地要求所有人都退出去,他要自己看,不用他们伺候。

这位少年君王从小的脾气就不大好,言行作为总出人意表,于是发出这样的命令,手下倒也不那么惊讶。齐齐躬身施礼,高声说:“遵旨,殿下。”

众人鱼贯而出,他身旁那一脸清丽的小内侍却一点离开的意思都没有。待得库房里安静了下来,李隆才冲那小内侍翻了个白眼。

“去看吧!”

那小内侍一声欢呼,像饥饿的小猫儿冲向鱼虾,上下翻找,回头来笑意盈盈问:“殿下,金子哪?”

这世上虽说人人都爱金子,但是能爱到这样两眼冒绿光的也不作第二人想。

没错,这女扮男装的小内侍,就是固伦。

她从小在李朝宫廷里长大,是藏花坚持要让她享受公主一般的童年。就算不能在大明的皇宫里成长,好歹也得在李朝的王宫里吧。

国王李隆当年是被兰芽救下

命来,又多赖兰芽的扶保才顺利承继王世子之位,渐至继位为王。于是李隆从小就与固伦一起长大,对固伦的感情也是独一无二。

这情状,倒是像极了大明皇帝与月月的情形。

这进贡给大明皇帝的贡品,规制最高,甚至就连国王自己都不能擅自翻动,可是他却任由了固伦上下左右地翻找。找到金子或者金子制品,便叹着气任她把玩。

固伦看着笑着,欢畅无比,可是看着看着却发了呆。

李隆蹙眉,最难忍受她在他身边的时候走神。他总忍不住觉着,她是在想别人。

一想到她会是在想别人,他就十分十分愤懑。

他便沉声道:“你又在想什么?”

固伦被吓了一跳,回眸睨了他一眼:“殿下吓死我了!”

李隆无奈地叹气,咬牙垂首:“……抱歉。”

这普天之下,他还对谁道过歉?

固伦随即嫣然而笑:“好啦,我不生气。”

李隆走过来,也不顾脏乱,挨着她坐下:“那就告诉我,刚刚在想什么。”

固伦歪头一笑:“想金子呀!”

李隆恼了:“知道你爱金子,我找尽了天下的金子给你看,你又在想何处的金子?”

固伦知道他认真了,便咯咯笑着转过来:“我知道殿下对我好,可是殿下招来的也只是李朝国内的金子呀。不瞒殿下,我小时候是见过大明皇帝宫里的金子的!我说真的哟,有满满七个地窖,连着那么多个屋子,所有的屋子里都是金光闪闪!”

李隆挑眉:“真的?”

固伦认真:“我要是撒谎,天打五雷轰。”

李隆面色一白,急忙伸手捂住她的菱唇:“别胡说!就算你撒谎,我也信就是;我都肯信,上天凭什么打雷?!”

固伦笑起来,可是笑得眼睛好酸。

便只好掰下他的手,叹口气:“殿下太当真了。我都不怕,殿下何必担心。”

李隆别开头去:“……总归,我不准有人伤你。你就好好留在我身边,哪儿都不准去。”

长大了,最熬不过的就是时光,他们两个都长大了。

她小时候也曾有许多次离开他身边,听说是跟他爹娘泛舟下西洋了,又或者是骑骆驼去西域了……可是她走一段时间就会回来,回到他身边来。

可是近来大妃和王大妃开始给他议婚,他便也想到了她,突然意识到他们都长大了,他要迎娶王妃了,而她将来也要离开王宫,也要嫁给别人去。

一想到这里,他就莫名地心痛如绞。

他不准她走。

看他又自顾生气起来,固伦冷不防拍了他肩膀一下,将他吓了一跳。

固伦拍手大笑,大笑之后又惆怅了下来:“可是我……还是好想再看一眼那些金子啊。”

那年见了一面,这么多年便都念念不忘。那么多的金子哎,是她以后再也再也没机会见到过的哎。

毕生爱金子,你说怎么办。

李隆便恼了:“孤派人去找金子来。七个地窖是不是?我一定给你找来!”

固伦心下又酸又甜,拍拍他的手:“又说傻话。那是大明皇帝才有的,李朝穷尽全国之力也找不来的。”

小家伙说着娇羞地凑上来,抱住他手臂:“殿下,给我一个恩典好不好?”

李隆心下咯噔一声,有极其不好的预感袭来:“你又想作甚?!”——

题外话——【谢谢大家这几天的红包~】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