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明宫妖冶,美人图

616.【番外一】兰生竹老

她走了。

秦直碧望着这空空荡荡的府邸,望着这空空荡荡的江山。

望着……这空空荡荡的心房,望着这空空荡荡的余生。

好空啊。

属于她的噩梦终于结束了,可是属于他自己的噩梦却刚刚开始鲫。

从此这庙堂虽高,却要一肩担起年幼的皇帝,担起这百废待兴的天下。她走时将这一切都托付给他,他只能扛起,永不能放下。

她的心思他懂,她纵然注定远去,可是她却没在最一开始便自顾而去。因为她放不下司夜染的江山,放不下建文余部的安危,也放不下她爹为此奉献生命的社稷,放不下自己既然有幸参与的朝堂峻。

若她一人走了,只为自己安乐,却叫朝堂动荡,天下大乱,那就不是她。

所以她又忍了这么些年,忍到将新帝推上皇位,忍到将整个江山都稳妥地托付在他掌心,她这才转身而去。

司夜染为她而放弃的这片江山,她好好地整理好了,才能安心离去。

所以他不敢有半点的疏失,不敢有丝毫的懈怠,他必须扶保、教导着新帝长大成人,辅佐他成为大明朝的中兴明君,一扫土木之变以来的阴霾,将一个清明的天下留给后世。

方不负她所托.

坐在书房西窗下,他没点灯,只借着月色,在白纸上清描了一幅墨兰。

以他才学,自然不是不会画,只是当年他看了她的画,便在心中暗暗立誓:从此只看她画,自己再也不画了。

而今晚……他唯有重拾画笔,才能勉强藏一藏心痛。

只因为她临去时说,若有来生,若他化身为竹,她会取他做笔,永远握在掌心,永不离弃。

握笔,心痛。

墨兰好画,区区几笔便已风骨自现;可是画完之后呢?他又要凭借什么来压住心里的疼痛?

他宁愿曾经便早早死了,也不愿一步步走到今天,亲手松了她走。

从此她与司夜染天涯相随,从此他自己却只有这孤窗月影。

从此能陪伴他的,只有记忆里她的音容笑貌,只有年少岁月里的衣香鬓影。他的人要活在当下,活在世上;可是他的心,却只能沉溺在回忆里,再也回不来了.

那些孩子里,他是第一个猜到司夜染身份的。

从那时兰芽找他来问“司”姓的典故,他就猜到了。

司姓少见,身为太监更没必要给自己取这样生僻的姓;更何况司夜染是那样一个心思缜密的人,他给自己取这样一个姓,必有缘故。

猜到的那天,他头顶宛若响起一个炸雷,让他呆坐在窗边良久无法回神。

他知道兰芽在找的人是谁了。

彼时因为岳夫人一句“皇孙慕容”,让兰芽穷尽了脑力。她以为这天下的皇孙只有两个方向:或者是现今皇帝的亲戚,或者是刚撤回草原的北元。她又因为了“慕容”这个姓本该是胡姓,于是直接将“皇孙慕容”认定了是草原人。

可是兰芽终究是个女孩子,她不知道这天下还应该有另一个皇孙的。

建文皇太孙。

建文帝本身就是以皇太孙身份继位,所以建文也会赐封自己的孙子为皇太孙。皇太孙的封号不同于普通皇孙,而就是储君之尊,是可以直接承继皇位的。

“司”反过来写就是“后”,“后”又是历代君王原配,例如“皇后”。只不过司夜染这个姓氏取义不是皇后的“皇后”,而是“皇之后代”罢了。这样委婉的心意,却又是这样不想隐瞒的清傲。

只是他自己彼时也无法想通的是,岳夫人临死之前为何要将自己的女儿托付给那个灭门的仇人?就算他是建文皇太孙又如何?

怀着疑问,他不敢告诉兰芽,只希望有朝一日他能替她想明白,再告诉她罢。

却没想到离别来得竟那样地快,司夜染旋即送他去青州念书。这分明是想将他与兰芽隔开,也分明是在用兰芽的性命要挟他服从!

为了她,他咬牙忍下来。即便从那一刻起就明白自己将来的命运,是要被摆上朝堂,他也义无反顾地去了。

便连山洞里被藏花鞭打之辱,若以他自己的心性,早不堪受辱咬舌自尽,可是他那晚却硬生生忍了下来……只为了要有朝一日回到京师,回到她面前。

她说过要他别辜负上天器重,她希望他经纬天下。

纵然那一夜他已不堪活下来,他却也还是忍下来了。

忍下来了…….

再后来,像是回事殿试,一路向前去,他知道无论是她还是司夜染的人,都在一路扶保着他。可是那个高高在上的朝堂之位、那所谓的锦绣前程,又哪里是他想要的?

学程文武艺,货卖帝王家,这仿佛是古来学子向学最终的目标,可是彼时那个过高高坐在朝堂上的皇帝又是个什么人呢?那

是个亲自下旨,灭了他满门的人啊!

父亲一生忠心耿耿,只因为编纂的史书上给建文说了两句客观的评价,便招来这般大祸。爹娘倒也罢了,好歹已经不在世上;可是他的大姐,却生生受了那么多不该是人遭的罪!

那样的帝王,他如何能去扶保?

所以那个什么状元,别人想要,他秦直碧却看都不稀罕看!

可是……她就在那里看着他啊。

贡院、宫里,她都在轻轻盈盈地凝视着他。他知道就算自己再不愿,却也要为了她,得了那个状元去。

状元,不仅仅是一个荣耀,更不仅仅是一份功名。那是一副重担,一份责任,她只放心交给他去。

否则其他还有林展培,还有陈桐倚,可是她却独独只看着他。

那是她信他,看重他,所以哪怕只为了她的心意,他也要忍下来。

恭恭敬敬回答那个灭门仇人的策问,谨谨慎慎向他三拜九叩高呼万岁,认认真真去扮演一个重臣顺民的角色,一步一步由五品的翰林走向内阁,走向权力的巅峰。

那些繁华和锦绣,却实则从来都与他自己无关.

最后,最难以忍受的终于还是来了。

吉祥借着她身为太子之母的身份,撺掇着皇上指婚!

他心下也是欢喜,却也从未敢真的欢喜——因为他明白,她会誓死不从。

在他自己的欢喜和她的誓死不从之间,他如何能只选了自己的欢喜?!

果然,聪慧的她想出了法子,自甘做小。

做小,便不是他的妻,没有婚礼,甚至没有正式的名分,生育之前不入族谱,死后也不入祖坟……做小,她便实则还是与他的生命远远错开,不会与他有任何正式的记录和瓜葛。

她宁愿做小,宁愿委屈自己,也要与他保持这样远远的相距!

他懂了,那一刻心字成灰之余,他也更明白自己该怎么做,才能成全了她。

于是便有成亲那晚,他虽然口口声声说要将洞房花烛留给她,可是他却还是吞下了小窈送上来的合卺酒。

小窈的性子,他比谁都了解,那杯递上的酒里会有什么,他也比谁都清楚。

可是他要装作不知。

因为皇帝耳聪目明,因为吉祥心思细密,他的这个洞房花烛夜绝不可以有名无实,否则皇上和吉祥便定然都会起疑!

他明白,她是注定不肯……于是他只能忍痛毁了自己,将自己所有所有的心愿,都毁在小窈的那一杯酒里。

然后皇上和吉祥便都会知道,他是彻夜与小窈在一处,所以才没能跟兰芽在一起。这不是兰芽在有意欺君,这只是内宅之间女人争斗的手腕……兰芽伏低做小,便难免要受正室的暗算罢了。

唯有如此,才能叫她三天之后回宫,逃过皇上的疑心去。

他知道,那晚她也心有默契地跪在外面整夜。

故意忍受那凄冷,故意受丫头的气,只是为了将这出戏做得更足。

可是他也明白……她那样心甘情愿地委屈自己,何尝不是在陪他一起疼?

都说女子初晚会疼,可是他那晚同样好疼啊。

疼的是心,是要亲自一刀一刀凌迟了自己今生最美的心愿。

从此更是让她明白……他已不配,他已——放手。

这一份隐秘的心情,成功瞒过了皇上,甚至瞒过了天下。

却没瞒过她。

最后她临走时与他说,她这一生最对得起朝堂,对得起天下,却独独对不起他……他便都懂了,原来那曾经悄然为她所做的一切,她心里都明白。

于是放手的那一瞬,纵然心痛如绞,却又如释重负。

他只想让她明白:他这一生最快乐的时光不是高中状元,不是权柄在握,不是主宰朝堂,而只是……当年与她书画联璧;

只是……那一年在人牙行里,红着脸感受她的指尖拂过他。

他年少成名,其实他这一生最美好的时光便也全都终结在了年少时光里。

人牙行里,如果不是她救了他,他便绝不会再活下来;而后来,既然还是活下来,便都只是为她而活。

而从此后,纵然活着,却也早已死去了。

心为兰生,身随竹老。

愿她安好——

题外话——【9月3日,固伦和新帝的番外】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