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第一百五十六章 千里子王藤

因为刚才激战散落的花瓣,此时漫天飞舞,一场惊心动魄的花雨从天而落。

湖面水波流淌,掀起层层涟漪,残碎的花径,莲叶散落水面。

一片一片,残破不堪,到处都是一片狼藉。

离夜看着因为对战造成的破坏,一阵肉疼,这些都是极好的药材,现在就这么碎成渣。

不只是湖面各种,岸边也有不少地方遭到了破坏。

“没事的,你看。”九尾红狐走到离夜身边,深处一只爪子指了指四周。

飞卷而起的花瓣,形成一道轨迹,所有花瓣顺着轨迹划过,往同一个方向飞卷而去,湖面散落的花径莲叶,神奇般的一根接着一根崛起。

对战造成的一切影响,都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复苏,莲叶快速修复,生长,变得更为翠绿,花径亭亭而立,细小的花苞逐渐成形。

万物都变得像是有了生命,四周都变得生机勃勃,快速恢复。

“太夸张了吧!”离夜惊讶看着快速生长的各种药材,所有的一切都在恢复,以可以看的见的速度在恢复。

这何止是夸张,简直太不可思议了,就连外面的药谷,都不曾有这样的恢复速度。

“离夜,这空间是你的,你不想让它毁灭,自然会按照你所想进行快速恢复,还有这个药谷,你不是一直想把药谷搬进来。”九尾红狐笑着说道,狐狸眼眯成一道缝隙。

这就是空间主人带来的影响力,当然,如果空间主人的精神力不强,也是没用的,离夜可以做到如此,就能知道她的精神力有多可怕。

嘎?这个药谷的形成,是因为她?

“小狐狸……”

“我叫赤魅。”赤魅满头黑线看着离夜,有点后悔没有一开始告诉离夜,自己叫什么,以至于她总叫小狐狸,它哪里小!?

“这根千里王藤,你知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进来的?”她怎么没有半点感觉,这里就出现了千里王藤。

离夜想了想,除了那天枯萎的白色藤蔓,就没其他能想到的地方了。

赤魅惊讶看离夜,呆呆问道:“当初不是把千里子王藤吸收了,促成一股源源不绝的暖流,那可是千里子王藤的生命之源。”

说到这里,赤魅不禁嘀咕,离夜也太好运了,千里子王藤的生命之源都被吸走了,简直就是变态。

要知道这千里子王藤本来就是可遇不可求,能得到它已经不容易,偏偏她还能吸收千里子王藤的生命之源,变成自己的生命之源。

这样,以后她要是好好利用这股生命之源,在关键的时候,会有不小的作用。

离夜:“……”

所以,这么说,她丹田处那股暖流,其实是千里子王藤的生命之源!

离夜不禁轻啧,不知不觉得到这么好的东西。

不过纳兰清羽不是说千里子王藤不是褐色的,她记得洞里的是白色,白色的千里子王藤……等等!

离夜猛地惊醒,看向赤魅,眯起眸子。

“这些你是怎么知道的?”它怎么知道自己那么多事!

赤魅歪着头看向离夜,叹息道:“我是被这片空间孕育出来的,知道一点,也不奇怪。”

它知道的也就这么一点,她不仅仅把千里子王藤吸收了,还用这股暖流,让空间里长出了一根新的千里王藤。

说这是运气,和离夜本身也有不小的关系,两点缺一不可,才能促就现在这样。

“那你就呆在这空间里吧,我先走了。”离夜看着慢慢恢复的山谷,这速度真的比外面要快很多,看上去还是不错的。

这个木盒,这么一个空间,没事的时候进来住住也挺好。

“对了,这空间,没事的时候可以当飞行器,逃走也能用到。”赤魅嘿嘿笑道,狐狸眼中露出几分狡黠。

打不过就跑进空间里面,然后快速离开,木盒的速度,一般人是追不上的,用来逃命刚好。

离夜白了一眼赤魅,双手抱臂,“这个你不说我也知道。”

倒是千里子王藤的生命之源在她身体里,这点出乎意料,不过这也是件好事,每次对战消耗的时候,暖流和造化诀的相辅相成,能帮她不小的忙。

“嘿嘿。”赤魅邪邪轻笑,它一直想见见这个空间的主人,不愿意承认,现在见到了,还被契约,没想象的那么糟。

“我先走了,以后也可以把红莲放进来。”说着,离夜飞身离开,白色藤蔓立刻将她托起,往外送去。

赤魅看着离夜消失的方向,转身看了看已经恢复了的山谷,眼中闪过一丝惊讶。

这个人类还真是强大,竟然用这么快的速度就恢复了。

也许,跟她契约,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关闭的木盒打开,一道光束从里面一闪而出,翩翩少年,稳稳落在地面,面带笑容,玫瑰红唇勾起弧线。

将中央空地包裹的藤蔓,看到离夜出来,伸出一个触角,蹭了蹭离夜。

“这就是你把我困住的原因么?”离夜摸了摸红色触角,微笑道。

千里子王藤是千里王藤孕育出来的,能感觉到木盒的变化,千里王藤让离夜待在这里,就是为了让她知道木盒中的变化。

藤蔓蹭了蹭离夜,好像无声的在回答就是这样。

“我已经看到了,现在让我出去吧,放心,我还是会让这里变成‘后花园’的。”天材地宝这些东西,没有人会嫌多,这个地方距离湖城也不是很远。

把这个地方划分进去,没有什么不可以的,说不定作用还不小。

藤蔓好像听懂了离夜的话,圈圈层叠的藤蔓,慢慢松开,光芒照射进来,一根触角将离夜环住,轻柔托起,往岸边送去。

水屏不知道什么时候消失不见,离夜只觉得眼前一花,转眼已经到了岸边。

“离夜,你没事吧!”着急等待的红莲,看到离夜被藤蔓送了回来,急忙着急问道。

这藤蔓留离夜一个人在那,到底有什么事情,还把它给赶出来了!

简直过分,有什么事情是它不能知道的,好歹他们一起生活了那么长时间!

“没事。”离夜回神淡笑,貌似这一次有不小的收获。

“没事就好,不过藤蔓到底做了什么?”它都等好久了,也不知道离夜在里面发生了什么事,只能在外面等着。

被赶出来以后,它连水屏都靠近不了,这藤蔓也是够了!

离夜笑看着红莲,嘴角勾起神秘莫测的笑容,缓缓轻启,“我知道以后你去什么地方,不被人发现了。”

在空间里,只有她一个人会知道红莲的存在,这个方法比红莲待在她身体里好的多,就不会被人发现红莲存在,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什么?”红莲看到离夜嘴角勾起的笑容,只觉得阵阵发凉,心里涌出不安。

它怎么觉得离夜想说的不是什么好事,到底是什么东西?

“先走吧,等去日月殿之前,一定会告诉你。”离夜直径走出药谷,之前她还在担心,把红莲带在身边,去日月殿,迟早被人发现。

现在有那个空间,里面还有赤魅守着,可以说是天下最安全的地方。

红莲一头雾水,有什么事情非得在去日月殿之前,才能说?

见离夜走远的背影,红莲急忙回神,“等等我!”

管它是什么,反正离夜到时候会说的,它想那么多干嘛。

一人一火,一前一后,快速离开药谷,鳞甲虎鳄站在湖边,看着离开的身影,笑眯了眼睛。

很快它就能跟着主人离开这里了,真好!

直到身影完全离去,鳞甲虎鳄才慢慢后退,庞大身体没入水中,最后消失不见。

走出药谷,离夜看了看四周,直接往湖城方向走去。

药谷和湖城的距离不是很远,所以离夜才会有,把药谷变成后花园的这种想法。

断魂山脉没有特定的主人,也没有人敢成为这么大山脉的主人,离夜想也不是想要全部的断魂山脉,只是要一小部分罢了。

有了这个想法,离夜加快速度,她离开已经将近一天了,北宫子弟要是没遇上什么,速度快的话,都已经到了湖城。

鬼魅般的身影在树林间飞速闪过,速度快到让人咋舌,分不清楚哪个身影才是真。

离夜速度极快,不过半个小时的功夫,站在森林中,就能看到不远处巍峨的城池,偌大两个字高高挂起——湖城!

“一路上也没看到他们,看来应该是先到湖城了。”离夜停下步伐看了看四周,没有看到北宫家众子弟的影子。

昨晚的事情,尽管有点小失误,她还是非常相信北宫子弟的实力的。

“一年多了时间,又回来了。”红莲笑眯眯点点头,又回到了湖城,不过这么远远看过去,总觉得湖城有很大变化。

离夜期待注视着不远处的湖城,她现在倒是有点期待了。

“走!进去看看!”话落,眨眼,离夜已经走出十几米外,往湖城方向快速走去。

巍峨城池,遍地莲花,莲池片片,看不到人家所在,宛若身处在莲花仙境之中,一切都是那么美好。

然而,这些早已和如今的湖城,没有什么大的关联。

以前那遍地莲花,处处莲池的景象,已经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尽管还是有莲花的存在,却没有之前那么的繁复。

湖城中,除了莲花,也终于有了其它东西的点缀,各种美景相辅相成,如今的湖城,显得更加的生动。

将一座城池如此变化,是一个巨大的工程,可即便工程再大,四家团结联手,也不是什么难事。

吵杂的声音响起,在已经寂静了一年的湖城中,显得格外不和谐。

“还请各位回去,湖城在一年前已经说过,不准外人进出!”稳重的声音在城墙上响起,高大男人,早已褪去了一年前的生涩,成功掌握大局,甚至能够运用自如。

站在城下的人,不屑看着城墙上的男人,脸上露出讥笑。

“傲刑,你还没资格跟本长老这么说话,让你们傲家老祖出来。”湖城城外,四五十人的队伍,浩荡站在下面,看到城上的傲刑,不想多加搭理。

傲刑皱了皱眉头,不耐烦看着来了一次又一次的人,他们就不烦么!

“这位长老,老祖早就闭关了,本家主敬你是日月殿长老,不想兵戎相见,湖城不接待外人。”傲刑大袖一挥,直接下逐客令。

日月殿真是够了,这一年来,不止一次的在他们灵师四家周围转悠,每次还发起挑衅,要不是离夜说尽量不要和外人发生冲突,他们真想和日月殿打一场。

让他们知道,灵师四家不是怕他们,只是不想节外生枝。

城下每个人身上都穿着熟悉长袍,一月一日,就是他们身份的证明,其中只有为首的长老,服色有所不同,其余的都只是普通的子弟。

为首长老眯起眼睛看着傲刑,这一年,乾护法让他到蓬城附近查看,是不是灵师四家真的没落了。

灵师四家在天龙国地位不低,能把他们收复,成为日月殿的一份子,天龙国,北宫家族,还有什么可担心的。

可惜这一年下来,灵师四家,怎样都不肯打开城门,就跟传闻中的一样。

封闭一切,外人不得出入,里面的消息也传递不出,灵师四家就像是与世隔绝,真的没落了一样。

“傲刑,就算是你傲家家主,别忘了老夫的实力面前,你也没这个资格和老夫说话!”他当然知道傲家老祖闭关了,比起傲家,更奇怪的是花城叶家。

叶家向来和其它三家不和,这次也很奇怪,竟然一起没落。

他原以为叶家是最好说服的,结果每次还没靠近花城,就被人阻挡在外。

要不是乾护法下令不准主动挑衅,这一年的时间,他也不用来回在灵师四家外面奔波。

“有没有资格,不是你说了算,话已经说道这个份上了,我也不想再说什么,请回。”傲刑说完,扬袖而去。

这些日月殿的人还是尽早赶走的好,不能让他们发现什么。

为首长老目光狰狞,早晚有一天,灵师四家,他一定要踩在脚下,让他们知道他的厉害!

“走!”

一声呵斥,日月殿众人摇了摇头,没有说什么,自觉离开。

这种事情,一年下来,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每次都是这样,他们才不到五十个人,要攻下灵师四家的城池,不是他们能够做到的。

日月殿众人刚走没两步,远处浩荡的队伍大步走来,每个人脸上都带着兴奋的笑容,但是在看到他们以后,脸上的笑容顿时收起。

日月殿看到的人,正是北宫家族子弟,为首的人正是北宫石楠。

看到日月殿站在湖城之下,众人纷纷停下身影面带疑惑。

“日月殿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北宫石楠疑惑轻语,日月殿出现在这里,难道是发现了什么?

站在北宫石楠身边的几个人,咬咬牙,紧张道:“现在该怎么办?”

日月殿的在这里,他们这么光明正大走进去,肯定会引起怀疑的,可日月殿怎么会这?

“先看着。”北宫石楠深吸一口气,定了定心神。

日月殿的人应该看不出他们是北宫家的人,少主也说过,看到日月殿的人,要小心一点,他们手上有奇怪的兵器。

“好。”众人点点头。

日月殿为首长老带着人,慢慢走近北宫石楠他们,脸上露出淡淡笑意。

他们应该是湖城的人,没想到一下子会出来这么多,这就好办了。

湖城的人在这里,还怕傲刑不肯出来!

“各位可是要进湖城?”两队人马走近,那个长老先行开口。

北宫家众人相视一看,心里警铃大作,丝毫不敢放松。

该死的,日月殿的人出现在这,能有什么好事,肯定是为了来一查究竟的,看看灵师四家发生了什么事,现在他们要是承认是去湖城,麻烦会不小。

北宫子弟脸色犯难,答也不是,不答也不是。

说不是去湖城,他们已经走到这里了,说不是也没人会信,说是的话,后果更麻烦,这要怎么说?

两队人僵持在湖城之外,气氛寂静无比,格外诡异。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