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豪门大少私爱二婚小妻

055:公共传唤,现代版陈世美

整个S市,最近都有一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气息。

先是孙氏在一夜之间破产被人收购了,当然,孙氏在S市虽然也算是个数得着的家族企业,但是势力的确是无法跟上流企业相媲美的,但是继孙氏破产被收购两个星期之后,宁氏也宣布破产,这的的确确让S市的经济动荡了。

宁氏,可不是小企业,这一破产,连S市的领导班子都跟着受到了余震的波及,发生了工作变动,从经济到政局,都开始陷入一股诡异紧张的浪潮中。

当然了,还有一件事比较反常,那就是在这段时间,屡次发生危机,受到波及的傅氏,不但没有受到影响倒下去,反而迅速的重整旗鼓,又发展壮大起来。

“墨成,别太累了。”沈佳人端着一杯牛奶走进书房,看着还在忙工作的厉墨成,有些心疼的皱眉。

自从厉墨白受伤以后,她是真正见识到了这个男人的怒气,雷霆之势让她都觉得心有余悸,孙氏一夜破产,就连宁氏那么大企业也在两个星期之后彻底垮掉,原因就是厉墨成再收购孙氏之后,清查公司账务,发现了一本暗帐,里面记载了孙氏跟宁氏两个暗中勾结,联手对付傅氏,所以,这厉*oss索性一不做二不休,直接将宁氏也给连窝端了。

宁氏一倒,问题就多了,牵连甚广不说,就连政局都受到波及,而这大少爷也爽快,不知道从哪里收集的资料,往纪委一交,起初还有几个反对指责他的领导,接连被请去纪委喝茶,再也没有指手画脚的资格,这一重棒,彻底镇压下了那些蠢蠢欲动还想出来搅局浑水摸鱼的人,倒是让政局前所未有的太平起来。

不过,强势镇压的好处是见效快,但是后遗症也是很多的,这不,为了彻底肃清那些小尾巴,厉*oss已经昏天暗地的忙了快三个星期了,白天上班在公司忙,晚上下班回家在书房忙。

“就快好了,臭小子睡了?”厉墨成将沈佳人顺势搂紧怀里,抱在腿上坐着,手指还在不停的翻阅着文件,随口问了一句。

“嗯,睡得可踏实了。”想起厉宇轩熟睡的小脸,沈佳人就不由的露出一丝慈爱的笑容,母性光辉闪闪发亮,看着厉墨成的眼睛仍旧没有离开文件,她心疼的感慨了一句:“真想永远也长不大啊。”

“那怎么行!”厉*oss一听沈佳人的话,有些不悦的皱眉,“我现在恨不得那臭小子快快长大,然后我就将这些乱七八糟的事都丢给他,空出时间来陪你。”

“那还要等个十几二十年的。”沈佳人白了厉墨成一眼,“哪有你这么做爹的,合着生出儿子来就是为了奴役他的啊。”

沈佳人看着这堆积在书桌上的文件,不赞同的说。

“这叫成长!整天裹着尿片能有什么出息,早点长大指点江山才是男人该做的事。我这个做老子的早就为他搭好平台,就等着他开疆拓土呢。”厉墨成一副天底下再也找不出我这样好的老子的口吻说道。

“那还是让他别这么快长大了。”沈佳人撇撇嘴说,“我可不舍得。”

“难道你就舍得我?”厉墨成哼哼了一声,“厚此薄彼!喂我!”说完,看了眼桌上的牛奶,眼神颇有点嫌弃,他不喜欢这种东西,但是小兔子的心意,不能浪费。

“喝牛奶有助于睡眠,你最近太累了。再休息不好,身体会吃不消的。”沈佳人自然是知道厉墨成的想法的,拿起牛奶来送到厉墨成的嘴边。

厉墨成也十分配合的喝了一大口,咽下去之后,咂咂嘴说:“其实没必要这么辛苦的去弄牛奶的,你这里不是有现成的?”说完,还色色的碰了碰沈佳人的胸。

“正经点!”沈佳人脸红的拍掉厉墨成的手,然后又喂了厉墨成一口牛奶,这个家伙都忙的一个人恨不得掰成几个用了,还有心情跟她*呢!

她真是无话可说了。

“一直在正经着啊。”厉墨成像是没看到沈佳人的不自然似的,继续抱着沈佳人看文件,喝牛奶。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两个人在书房腻歪了,所以沈佳人已经习惯了,给厉墨成喂完一大杯牛奶之后,她准备收拾下功成隐退了,谁知道眼睛却瞥到厉墨成新拿到手的一份文件上。

“你在调查傅氏?”沈佳人继续窝在厉墨成的怀里看着文件,问道。

“嗯。”厉墨成也不否认,坦坦然然的承认,大大方方的当着沈佳人的面看资料。

沈佳人好奇的跟着看了起来,不一会惊讶的问:“傅氏最近好几笔投入资金都是来自海外?”

因为傅氏与沈佳人的关系,傅少卿一直不喜欢也不主张接受明诚的投资与赞助,这一年多来,傅氏屡遭挫折,虽然明诚也施以援手,但是沈佳人清楚的很,傅氏能再站起来,资金方面的确是没有依赖明诚,她其实有的时候也挺好奇傅少卿是怎么做到这一切的,要知道失去明诚的注资,傅氏在S市可是四面环敌,要重新站稳脚跟,太艰难了,可是傅少卿却在这条艰难的路上硬是爬起来了,傅少卿的个人能力,的确是一方面,但是另一方面……沈佳人一直不愿意去细想,如今被厉墨成这么直接的捅到面前了,她也不禁开始思考这个问题了。

“会不会是傅少卿在国外的人脉,他在英国留过学的。”沈佳人想了一下说。

说实话,傅氏虽然是她的,但是在她眼里,这个大馅饼却是没有什么太大的诱惑力,所以就算是傅少卿将傅氏夺去,归为己有,她也没有太大的感觉,而且经历了这么多,目睹着傅少卿将傅氏当成自己的责任使命一样的“出生入死”,沈佳人觉得,傅少卿比自己更适合傅氏的当家人。

“还不清楚。”厉墨成看着调查结果皱了皱眉头,然后中肯的下了结论:“傅少卿本人是没有什么坏心思歪脑筋,但是你也知道,他脑子不够用,我不过是替你看着他点,免得再被人骗了。”

好吧,姑且算着是厉*oss中肯的评价好了。

“随你们吧,反正傅氏,他想要的话,就拿去好了,我没什么意见。”沈佳人耸耸肩,无所谓的说。其实,她心里相信,傅少卿不是那种人,但是正如厉墨成所说的,看着他点儿,是好的,总要长点心。

看完傅氏的文件,沈佳人要去睡了,不过这次,反常的,厉*oss放下手上的工作,跟她一起回到卧室,沈佳人简直有点受宠若惊的感觉,“今天不忙了?”

“你想让我继续去忙?”厉墨成挑挑眉。

“不是,就是有点惊讶而已,那赶紧休息吧,你这阶段太累了,今晚好好睡个觉。”沈佳人体贴的说。

“嗯,是该好好休息,不然某个人还以为我身体不行了呢。”说完,就一下将沈佳人推到在床上压住。

“别闹了,忙了这么多天了,好好睡觉。”沈佳人脸一红,推了推厉墨成的胸膛说。

“先睡你,再睡觉!”厉*oss霸道的不容拒绝的搂着爱妃在龙床上翻滚起来。

第二天沈佳人很正常的晚起了,醒来,厉*oss已经不在了,摸了摸身边的床,已经冷掉了,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离开的。

沈佳人抱着被子在床上滚了一圈,想起昨天晚上两人滚完床单,厉*oss说到了给儿子加餐的时间了,于是让她先睡,自己去伺候小家伙去了,她原本是打算等着厉墨成回来一起睡的,结果太累了,不知道怎么就睡死过去了,现在想想,那个家伙很有可能就没回来,又睡在书房里了吧?

还真是拼命啊!

沈佳人心里感叹,不知道怎么又想起昨天晚上厉*oss说的什么让她独守空房这么多天怨妇气质浓郁的话来,脸上又不争气的红了,看着自己一身欢爱后的痕迹,心里羞窘的想所以说,那个男人说的他有能力喂饱她们娘俩是这个意思了?

还真是色!

一起来就心情大好的沈佳人也没有去找厉墨成,而是去婴儿房看了一眼儿子之后,一头扎进厨房里去了,给厉墨成熬粥煲汤,她想好了,既然这厉*oss这么忙都想的这么面面俱到,做的可圈可点,滴水不露的,那么她也该好好表现一下,给厉*oss送送爱心午餐什么的,奖励下辛勤赚奶粉钱的男人。

厉雪舞一看沈佳人一起床就钻进厨房里去了,立刻上来帮忙,听说是要给自个儿儿子去送午餐,厉雪舞立刻高兴地在一边打着下手教着沈佳人做菜。

快到午饭时间的时候,沈佳人在厉雪舞的指导下,有模有样的做出三菜一汤来,然后放进保温盒,带着直奔明诚去了。

“大少夫人,前面好像有点不对劲。”车子被堵在半路上,司机敏锐的察觉到这不是一般的路况问题,刚开口示警,车子就被拦下来了。

“大少夫人,您给大少打电话我先跟他们周旋,尽量争取时间。”司机当然不是普通的司机,是厉墨成精挑细选的保护沈佳人的人。

只不过,双拳难敌四手,沈佳人的电话还没有拨出去,就被人缴获了,她看着抢了自己手机的黑衣人,倒是没有什么惊吓的表情,只是将饭盒放到一边的位置上,放稳了,然后从容的下车,看了一眼被四个人制服了的司机,说了一句:“我跟你们走。”

司机满是愧疚的看着沈佳人,暗怪自己保护不周,但是沈佳人看了一眼司机,对那几个人说:“我不想看到我的人有任何损伤。”

“黄毛丫头,口气不小!”沈佳人的话刚一说完,就听一边的黑色汽车里传来一声不悦的呵斥。

透过开了四分之一的车窗,沈佳人清楚的看到了里面端坐的男人,没有硬碰硬的说些什么,而是不紧不慢的走上前,在对方的司机打开车门的时候,坐上车。

刚才从一出事,她就已经大概猜到是怎么回事了,早就有了心理准备。

车门关上,沈佳人打量着那位身居要职,年过半百的威严男人,沉默着不说话。

“见了长辈,连该有的礼节都没有,这就是你所谓的修养?”楚越被沈佳人看的不自在,这么多年来,他还是第一次被一个小辈用这种审视的目光打量着,一点不懂规矩,丝毫不将他放在眼里,简直是跟那个逆子如出一辙,看了就让人生气。

“楚部长,我也在考虑我的修养问题。”沈佳人开口,语气颇有点儿懊恼:“实在是想了半天,也不知道该怎么称呼您这位半路杀出来的长辈。抱歉抱歉!”

“哼!”楚越冷冷的哼了一声,然后不再说话,也不再看沈佳人,完全将沈佳人当成空气一样。

沈佳人有点来气了,不知道这家伙葫芦里又卖的什么药,但是楚越不说话,她也不说话,原本,她就没有什么话跟这个家伙好说的,更不想拿自己的热脸贴别人冷屁股。

车厢里压抑的沉默,楚越面带不悦,面色阴沉,沈佳人则是面色平静,毫不慌乱,像是一点儿也不担心楚越劫持了自己,会将自己怎么样似的。

“你倒是心宽,一点也不担心我会将你怎么处置?还是你觉得,我不敢处置你?”楚越倒是先沉不住,被沈佳人的样子给激怒了。

“说实话,我很担心。”沈佳人说着,还配合的深吸了一口气,做了个深呼吸,努力平静下来,然后直视着楚越的说:“可是担心解决不了任何问题,所以我让自己尽量不担心。”

这话说出来,倒是让楚越微微一愣。

他原本以为,被自己这么一折腾,沈佳人就是不吓得屁滚尿流也得吓得失了常态,而现在,他突然觉得自己之前的判断,好像出了很大的纰漏。

这个女人没有虚伪的讨好自己,也不避重就轻的拨开自己的话题,而是这么直白的,简单的承认自己很害怕,但是害怕于事无补,于是她让自己冷静下来。

的确,有些不一样。

“哼!我一把年纪了,还不至于将你绑架了拿你来要挟自己的儿子。”楚越冷冷的说。

“那就好,说实话,我刚才还真怕你一时间想不开,做了无可挽回的事。”沈佳人实诚的说,话里实在的让楚越很的不找人缝上她的嘴。

沈佳人假装没看到,这个厉墨成血缘上的父亲,自己血缘上的公公,实在让人喜欢不起来,谁让他有那么一大群不讨喜的家人来着?

不过,她其实从一看到楚越的时候,就知道楚越不会给她苦头吃,太为难他,只不过,介于楚越的复杂背景,他这么大庭广众之下堂而皇之的劫持了自己,肯定是在某些地方,走投无路了才将注意打到自己身上,这才是最可怕的。

“雪舞最近怎么样?”车子开进一个僻静的地方,停好了之后,司机下了车,楚越才开口问道。

“过的很好,很滋润,又年轻了好几岁。”沈佳人语调轻快,如实的回答。

楚越的脸色变了变,但是忍住了怒气没有发泄,只是粗喘了一下,继续说:“她倒是心宽,说放下就放下,说嫁人就嫁人,将我当成什么了?!”

“恕我直言,楚部长,这是我婆婆的私事,也是我们厉家的家事,您越界了。”沈佳人也学着楚越冷笑一声,说道:“而且您当年不也是说娶妻就娶妻,活脱脱演绎了个现代版的陈世美?”

上一章
下一章